ICH BIN BAI LI – 白立 Bai Li

Bai Li
ICH BIN BAI LI

Familienname Bai, Rufname Li.
Beide Zeichen nicht viele Striche, schön einfach!
Gut zu merken.
Manche Leute nennen mich Li Bai, mit denselben Zeichen.
Klingt wie ein Waschmittel: Stante pede weiß!
Die Dichterin Xi Wa nennt mich überhaupt nur so.
Ich sag: Du nennst mich Li Bai wie Li Taibai, Li Taibo, der größte Dichter.
Aber so vielen anderen passt mein Name sowieso nicht.
Sie sagen, ich stehe ewig nicht auf,
und wenn ich aufstehe, ist es vergebens,
weiß aufgestanden, so heißt es wörtlich.
Also lass mich meinen Namen ändern!
Ich will ewig stehen, ganz gerade stehen, was kann ich tun?
Zhang Li, Wang Li, Li Li, wie kann ich heißen?
Mit einem anderen Namen, steh ich dann wie ein Riese?
Ich heiße immer noch Bai Li,
hab nicht einmal einen Künstlerna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白立身上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写得老实,写得实诚,如此一来,便会有趣,便是个体,便是自己,而非相反,这个行当,小聪明者,太聪明者,自以为聪明者,聪明反被聪明误者,太多了。大年初六,请最会做饭、最会爬山、最会生活的白立代表《新诗典》向典中1969年以前出生的”老诗人”拜年!

况禹点评《新诗典》白立《我叫白立》:以自己名字为题材,不止需要有娱乐精神,人还得能活到位。恕我直言,百分之九十九的诗人都写不好,因为太拿自己当事儿(而许多时候大家又太不拿自己当事儿)。白立当然不一样,因为他洞悉这“一”和“九十九”的微妙关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白立《我叫白立》:这首诗可以看作是诗人的自我介绍或自画像,但于我而言更像是他的个人宣言。写得不卑不亢,实实在在,没有任何花招。从自己的姓名入手,叙述了一些与其相关的趣闻轶事,不变的是诗人坚守的原则和底线,洋溢着对自己姓名的喜爱和自豪感,展现出诗人倔强的性格、冷静地思考,以及满满的自信,语言幽默风趣极有感染力和力量感。在诗中诗人任由自己的认知、经验、思想和感觉在自我意识之中来来去去,而真正存留下来的只有自我意识。这就是本体,也是较深层的、鲜活可感的、真实的诗人自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白立的诗《我叫白立》的十一条:
1、灵感源自于这个活生生的世界,更源于每个人丰富的内心;
2、诗人本身就是诗,因为人是奇特的神灵,总会在不惊意间蹦出明晃晃的诗黄金;
3、白立,1963年出生,《秦岭文学》执行主编,宝鸡市作协副主席。作品入多种诗歌选本。有作品被翻译成英语、韩语、俄语、德语等多种文字。跟随“新诗典”诗人团诗旅9个国家。曾获“中国潮”全国报告文学奖、省报刊优秀编辑奖、市政府优秀创作奖等。出版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集《西部之恋——白立抒情诗百首》《一个被漠视的诗人》《诗歌的普及》等;
4、2017年,惠州诗会见到白立兄,其给我的最大感触,就是活得真,活得年轻,活得有活力,活得透亮,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可贵的品性;
5、白立的诗,自然而然,真实而鲜活,从早期的《我是一个被漠视的诗人》,到今天的《我叫白立》,无不体现出一如既往的坚持,更是一种可贵的精神境界;
6、回到本诗,层次分明,逻辑关系干净,由自信、自嘲,到自由,自主,且深具共情性,于个人,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7、以“笔划简单”、“好记”作为切入点,构成第一层,并徐徐展开,到玩笑话的“立白”,并具体到“洗涤品牌”,形象生动而又趣味横生;
8、而西娃的调侃,或者某种程度上的“逗乐”,都会让人产生强烈的错觉感,智慧的诗人以“叫我李白”而化为美好的事物,再围绕“立”字列举出各类名字,仍不改其名,最后两行像是宣言,还像是内心深处坚定的声线;
9、标题像极了自我介绍,不,不是像,而本身就是,这是诗人的,也是高贵灵魂的,直抒胸臆,既有淡淡的自豪感,还有一股倔强的精气神;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由我出发,回到本我,坦诚相待,必有回响”;
11、个人史诗,名字文化。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7

3607

我叫白立

白立

我姓白 名立
喜欢它的笔画简单
并且很好记
有人开玩笑叫我立白
一种洗涤品牌的名称
女诗人西娃从来只叫我立白
从不叫我白立
我说:就当你叫我李白
可N多人都说我的名字不好
它让我永远也立不起来
立起来也是白立
因此让我改名
我想永立直立 站立又能怎样
张立 王立 李立又能怎样
难道改了名字就能顶天立地
我依然叫白立
而且连笔名也不取

这是一首拿自己姓名开涮的诗。“我姓白 名立”,是开篇自报家门。古人有姓,有名,有字,有号。今人有名无字。“喜欢它的笔画简单/并且很好记”,这是自己对自己姓名的评价。“有人开玩笑叫我立白/一种洗涤品牌的名称”,这是别人将“我”的姓名颠倒过来开玩笑。“有人”是泛指。“西娃”是特指。西娃虽然没有拿“我”的名字开玩笑,但估计她的普通话不标准,所以“我”把她对“我”的称呼听成了“李白”。“李白”和“立白”谐音。“可N多人都说我的名字不好/它让我永远也立不起来/立起来也是白立/因此让我改名”,这是由音到义更深一层的玩笑。“N”是数学里表示多的一个变量。开玩笑开到了“让我改名”,也就不仅仅是玩笑了。我看到过很多改名字的案例,原因五花八门。这种望文生义的原因,占比不在少数。“我想永立直立 站立又能怎样/张立 王立 李立又能怎样/难道改了名字就能顶天立地”,这是“我”对“N多人”奇谈怪论的反驳。“想”是心理描写。“难道”是强烈的反诘。“我依然叫白立/而且连笔名也不取”,这是再次表明态度,大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之势!2021年2月16日19点2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

读白立《我叫白立》

看得清自己所叫的
就是个假名安立
白立这首诗就不是白写
名到此时
也就不白立
起码在我这里是这样

它拥有了我所认识的诗友白立
包括同行过一起吃过喝过
包括被问公知你对此怎么看时
反而不争辩却继续亮观点
包括向我约稿也
常到朋友圈为我点赞
等等,等等,的
那个微信好友名字从白立
到白立1白立2白立3白立4的
那个写诗的男性公民白立的
唯一体

总和

2021.2.15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