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TER – 蒋彩云 Jiang Caiyun

Jiang Caiyun
WINTER

In the south in the countryside,
when it gets cold suddenly,
you have old people leaving this world.
Some from old age,
some in sickness and pain,
some sit in the sun
and then they are gone.
The most envied ones,
they pass in their sleep.
After my great-aunt went, in the morning,
when the sun came out,
a cook said
it was a good day.

Translated by MW, March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彩云#(8.0)

伊沙推荐:诗人者,尤其是女诗人,太乖戾了,叫人担心不久长;太敦厚了,叫人担心不锋利一一我对蒋彩云就有后一个担心,再加上以我观之一脸福相,便加重了担心,但愿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在我看来,这是一首文化诗一一为什么是文化诗呢?考虑到一般人民群众和行业里没文化的知识分子都听不懂我的话,就不解释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彩云《冬天》:写掌勺师傅的话是亮点,滋味复杂。突破了悼亡诗、亲情诗的类型局限,成了有生命地域的作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彩云《冬天》:阴冷肃杀的冬天,对于体弱多病的老人来说的确是道坎儿,如果迈过去则是幸运,迈不过去就只能听之任之了,所以民间也有句老话叫“老人难过冬”。而老人去世后,遇到晴朗的好天气,据说是福佑子孙的好兆头。本诗有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大背景,语言凝炼,在有限的篇幅中,有事实、有习俗,更有暗含在字里行间的情感波澜,视角独特新奇,诗意连绵而又滋味浑厚。

张小云:

读蒋彩云《冬天》

越是大节气
生命越是忙于更叠
每人积累不一样
最终各有各的“走”法
当然,如果肯坦然面对
那对归宿当有良善的观念

蒋彩云这位90后女诗人
能有如此美好的观想与祝愿
离不开生养她的环境滋养
伊沙以“文化”点准了其中的奥妙
当代社会要实现最后的完美
其实何其难哉

圣者的第四大名号就叫“善逝”
国人总提到的五福临门
压轴的最后一福
正是“善终”
将这些依为目标
不就是完整的
人生观的一部分吗!

2021.3.11

 

 

标签: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