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IEFERE NACHT – 张小云 Zhang Xiaoyun

Zhang Xiaoyun
IN TIEFERE NACHT

Vom Hören der Stille im Lärm
zum Hören der Stille in der Stille:

Das Leben durchgehen nach Funken
und aus den Funken das Feuer entfernen.

Getreide worfeln nach Stroh,
vom leeren Stroh die Leere verlangen.

2021-03-03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小云#(16.0)

伊沙推荐:我吵吵得让天下人都知道了:我要写《李白》,并为此而做专业准备。精研盛唐各位大家,在信仰上在文化上,儒释道必占其一,或交替混杂影响。如此说来,当代有信仰者在走向大家之路上已然占先,张居士所在的佛系诗人便是一个代表,拿诗看,确实是个独特的存在,貌似我已说过了:老三代中与我交往最顺溜的是一位居士,不知是这代人太戾气了,还是我太娇气了,天晓得。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小云《夜向深》:禅意——而且是活体的禅意。也许(我猜的),禅意之外,还有更丰厚的意蕴。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小云《夜向深》:一首的读完让人内心无比宁静的小诗,有着淡淡的禅意。这种静不仅仅是关于夜的文字透露出来的,更是诗人丰富的心灵,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洒脱的人生态度带给我们的。有人在宁静中感到寂寞;而有人却能在寂寞中享受宁静。诗的第一节营造出寂静的氛围,显得平淡不惊,犹如起跳前的助跑,以达到最佳的状态;第二节凌空一跃,“生活中翻检火星/火星里剔除火”,生活的滋味不外乎感受光和热,并将这份光热再传递他人,太强则过犹不及,太弱则收效甚微;最后一节稳稳当当落到地面,“谷堆里扬出秕谷/向秕谷要空”,也许大多数人都喜欢饱满的谷粒,而诗人并不嫌弃秕谷,因为秕谷给诗人以“空杯”的启示,其实这不仅是一种智慧、境界,也是一种人生观。这样的心态需要修炼,需要终身学习,才能在宁静中才能真正意识到自我的决然独存,从而触摸到心灵。

马金山|读张小云的诗《夜向深》的十一条:
1、从诗到诗,也是一种诗写;
2、事物内部隐的部分,是另一种境界,或者思想的打开;
3、张小云,1965年生于福建厦门。著有诗集《我去过冬天》、《够不着》、《现代汉语读本》、《北京类型》、《买菜哪MyChina》、《一路畅通》等。2019年1月获亚洲诗人奖,2020年6月获李白诗歌奖特别奖;
4、张小云的诗,一直的印象就是禅意十足,哪怕是以口语写就的仍然是,而加入隐喻的方糖,似乎与作者的信仰更加接近,更具魅力与活力;
5、回到本诗,每一行诗里,都包含一种隐秘的精神与禅修的力量,在动态和静态的背景里,烙印下个人化的体验,精神内涵与极境融通其中;
6、第一节,有打座向禅的意蕴,有以动入静的化境,还有由静止静的精深,并有听觉盛宴的纵横,既是形式上的破入,更是思想里的蓬松;
7、第二节,转而回到生活,不只是开化,还有动词里的行为,由表象到内部,无不彰显禅道与智慧,直抵事物的本源,浸入太阳系之中,达到某种境界;
8、最后一节,引向身边的物象,在物与物的相互转化之间,不仅达到了极致的个性体验,还延伸至奇掘的深度,物化于内,而身处幽谷,宽阔而透彻;
9、题目中的“夜”,是一种辽阔,也是一种境地,与“向深”形成鲜明的对比,并由此产生巨大的能量,连结起来,达到空间和时间上更广的向度;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静夜思深,也是一种态度,还是一种化境”;
11、禅意之诗,隐喻之境,生之化境。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