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FISCHE – 黄开兵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GOLDFISCHE

Ich eile zur U-Bahn,
geh durch die Kontrolle,
seh eine junge Frau
mit einem Kind
die gerade flehend
zum Sicherheitsmenschen sagt:
„Nur ein paar kleine Goldfische,
welche Gefahr können die verursachen?
…“
Nach der Kontrolle
steig ich in den Aufzug.
Der Sicherheitsmensch
hat sie noch nicht ausgelassen.

28.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黄开兵#(9.0)

 

伊沙:开年以来,黄开兵自觉加入了《新诗典》的义工团队,用自己专业的书法技能为典诗服务,一下子就将自己的诗人形象放大了一一有些人永远不懂得奉献与得到之间的辩证关系,你让他(她)为大家做点奉献,那简直就是在割其肉,这种人反而得不到什么。十年《新诗典》,我自然收获多多,其中一大项就是对人的认识:社会上有多少种人,诗人中就有多少种人,甚至更难打交道。本诗,典型性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开兵《小金鱼》:是啊,小金鱼又能造成什么伤害呢?我也在问。人类到底怕什么呢?也许是自己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黄开兵《小金鱼》:本诗宛如一部微型的都市生活剧。赶地铁过安检这样的事,再稀松平常不过了,然而在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故事上演,只要你是个眼中有诗、心中有诗的的人,总会在这诗歌的宝库里挖掘出潜藏的诗意。本诗反映的便是生活中情与理的冲突:带孩子的年轻女子,“正可怜巴巴地/对安检员说:/就几只小金鱼/能造成什么危害呢?……”是啊,微不足道的小金鱼能有什么危害呢?可安检员有自己的职责所在,双方僵持不下,于是就出现了诗人最后看见的那一幕:“我过了安检/上了垂直电梯/安检员还没有/为她们放行” ,由此可见情与理是两相矛盾的东西,情更加注重是否符合自己的意愿,而理更加尊重事实,何况中国本就是讲究人情的大国。所以只要有人的存在,像这样的冲突就会永远继续。这不仅是情与理,也是个体与集体,个人与社会的冲突,而作为旁观者,因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黄开兵:那天,朋友约饭。我下完课就赶地铁,过安检时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就一直在我心里盘旋。我儿子很喜欢小动物,那天在朋友处拿了两只乌龟,上不了地铁,只好坐公交车回来。我至今还记得儿子过不了安检时可怜的模样。我不知道小金鱼的结局如何,我只写我看见的。感谢新诗典,感谢伊沙先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