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ICH DER WEISSEN PFERDE – 北浪 Bei Lang

Bei Lang
TEICH DER WEISSEN PFERDE

Ich war mit Song Yulan in der Oberstufe.
Vor dem Liebesfest kommt sie aus dem Süden und besucht Verwandte.
Wir treffen uns bei der Schule wie vor 30 Jahren.

Die Oberstufe ist jetzt ein Kindergarten.
In den Bergen im Westen am Teich der weißen Pferde
ist immer noch ein stiller Weg unter Bäumen.
Wir sitzen Schulter an Schulter im Wald,
reden über Mitschüler von damals.
Wang Jun und Zhao Qiong kommen auf,
wir versinken in Schweigen.
Nach dem Abschluss wollten sie heiraten,
die Eltern haben die Hochzeit verhindert.
Die beiden haben sich im Teich ertränkt ,
das war in der Gegend
ganz lange das Thema.

Den Hang hinauf
nehmen wir uns von selbst
an der Hand.

12. 8.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北浪#(4.0)

伊沙推荐语
七夕,中国的情人节,特推荐本诗。殉情的事,任何年代都有,推荐这个,是何用意?这只是一首诗,跳过诗去探寻它的社会意义,有些人(甚至还是"诗人")病得不轻,异化至变态。拒绝异化,让我专注于诗。

新世纪诗典11,NPC8月14日(七夕节),3784首,1194人。第4个北浪(甘肃)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北浪《白马池》:中国人是没有情人节的。为何?文化。存天理、灭人欲,貌似是中华文化的基因。今人硬要对标欧美,选了个惨兮兮的牛郎织女纪念日。即便如此,还是无来由,世间本无“牛郎”,国外倒是有,属于腐朽制度下的男性工作者。“织女”一直倒是有,但不是来自天上,而是黄道婆一类的苦工总称(当然,也有例外。《四世同堂》里大赤包倒是被委任为“织女”管理者,但那其实又不是“织女”称谓本意,而是旧社会性工作者了)。总之,情侣过节,在我国似乎一直放不准位置(古人多放在清明节和元宵节)。但事实真是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不信就去读志在教化百姓而编的《诗经》,孔夫子大砍大删后的情诗,许多时候也都洋溢着开心和欢乐。从这点说,《白马池》由殉情回忆,到享受岁月过后的“劫后”欢乐,实在是给“七夕”注入了全新的人间正能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北浪《白马池》:临近七夕,读到这首诗心里多少有点沉甸甸的。宁静的白马湖边令人触景生情,旧事重提之时同窗之情与爱情交织,殉情的悲情故事让人不由想起莎士比亚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主人公,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失去的惋惜与留恋,所以才分外懂得珍惜。随着的流逝带给人更多的是默然的思索与感触,诗的结尾处:“我们不约而同地/牵着彼此的手”,此处无声胜有声,只有彼此的相偎相依,更深切而动人。

李子缘点评《新世纪诗典》之北浪《白马池》:同是棒打鸳鸯散,但没走极端,活着才是硬道理……这怕是入典最快的一首[Laugh]此诗亦悲亦喜,结尾圆了多少人的梦,甚好……是的,选稿信息不知多少人看见了,我也看见了,但没敢投稿,投新诗典不是撞大运,要想写出如北浪老师一击即中的诗,还是需要阅力和功力的。诗的结尾,诗人用看似轻描淡写的笔调,用饱含深情悲天怜人的大爱,让一对恋人复活……我们即他们。

 

李振羽点评北浪新诗典4.0《白马池》:
北浪是我大学时的同门师弟,他的诗歌又一次上典,我比任何人都兴奋。他原是官刊的宠儿,也是陇东乃至陇上最有影响力的中青年诗人和评论家。大约2014年他开始跟读《新世纪诗典》,次年参与筹办新诗典·崆峒山诗会后,他也上典了,至昨天推荐,已有《闪着光》《碑文》《火攻》《白马池》四首好诗上典。凭这四张金色的诗歌名片,北浪开始真正走出了陇上一隅,而得以跻身全国先锋诗界。
《闪着光》属意象淑清类的新乡土诗,也是他过往十多年此类诗歌的登顶之作;自《碑文》开始转向口语,撮取生活片段写世相人心,已入佳境;《火攻》写疫情下的民俗细节,颇显口语之妙趣;《白马池》以复调笔触写历经三十年时光冲刷濯洗的感情、爱情、同学友情,语言天然质朴,叙述干净老道,感情控制与溢出恰到好处,几已臻于化境。
据我所知,北浪为人,心底纯净,且对生活颇多思考感悟,在芜杂纷繁的当下真有一颗虔诚的“佛心”;北浪为诗,视域宽阔,广涉博取,且对文本多有打磨萃取,在激荡变革的诗歌大潮中,真有一颗金贵的“诗心”。在大70后的这拨诗人开始迈入理智之年,大多处于气踹嘘嘘爬坡求变的瓶颈式困境,《白马池》让我看到了北浪写作的一次实实在在的大提升大突破,也由此似乎可以预见他日后诗歌写作的光明之境。
去年之初,我力主把谷熟来禽·谷熟(新锐)诗歌奖授予北浪,当时心底还有点恻隐之心,有了这首《白马池》,我就完全可以坦然了。
再次祝贺北浪!这样真好,我的诗歌旅途中的好兄弟。
(2021年8月14日星期六)

马金山|读北浪的诗《白马池》的十一条:
1、当一行诗蹦出来,钻进你心里面的时候,一定要抓住它,很有可能,它是一首伟大诗篇的骨头;
2、无论任何人,哪怕你是他人口中的天才,也千万别把写诗当成一件容易的事,更别把它当做儿戏,因为谁糊弄它,它必定会给你开一个大大的玩笑,让你身败名裂,成为历史的笑柄;
3、北浪,原名刘鹏辉,1970年2月出生于甘肃庆阳,在庆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作品发表于《新世纪诗典》等,著有诗集《低音区》和文学批评专著《捉影书——21世纪庆阳文学研究》,有文字被译成英、德、韩等语种;
4、北浪的诗,带有原始固有的个体性思维习惯和观念,将自身的经历和生活汇集其中,且蕴含着丰富多样的内容与形式,意境深远而不失个性;
5、本诗以当下的生活,穿插记忆深处的故事,在七夕这个特殊的日子,写出了最具痛切与震撼人心的情感本身,叫人唏嘘不已;
6、第二行中的“七夕”,把这首诗的调子,定在了这个颇具含义而又具体的情景,让一个特定时间和区域凸显质感;
7、在平实而自然的语言里,把一种再次的相聚,以及身边的一事一物,触动内心深处最真实而深刻的一面,情景交融,生死交织;
8、切除掉中间一节,仅仅一头一尾两节,也是一首诗,但是却不会构成一种真实的情感纠葛与现实,更不会达到深度的效果与深刻的情态;
9、标题则再度成为一个地方性的印记,使得一首诗的份量更加丰富与厚实,更加凸显一首诗的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录即诗,细节即诗”;
11、记录之诗,生活之诗,现场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8.8——8.14)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8.8——8.14)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