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YASAUCE MIT REIS – 龐華 Pang Hua

Pang Hua
SOYASAUCE MIT REIS

Jedesmal wenn die Rede kommt
auf Reis mit Soyasauce,
spür ich im ganzen Körper
den guten Geschmack.
Werd aber kaum so blöd sein,
das wieder zu koch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紀詩典作品聯展:龐華(10.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庞华#(10.0)

伊沙:微言大义,乃口语诗之惯常招数。经历过的人,自然是懂的,未经历过的人,只要你有心灵有智慧,自然也会懂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庞华《酱油拌饭》:有年龄的问题,有胃口差异的问题,但归根到底,是岁月的问题。或者说,答案和忧虑,都藏在岁月的变迁里。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庞华《酱油拌饭》:看到诗题,相信一定会引起有相同生活经验之人的共鸣。这种特殊年代里身体的记忆残留至今,想起时便犹如昨日重现,可见印象是多么地深刻。就如这“酱油拌饭”,在当年无论是多么的美味,但在物质生活如此丰富的今天,还念念不忘的话,的确令人匪夷所思。无论是口味发生了变化,还是阅历让人有了更高地追求;人,毕竟还是要向前看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哪怕再美好也罢;如果一味地沉湎其中,与过去纠缠不休,不是蠢又是什么呢?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评庞华《酱油拌饭》|雪也

酱油拌饭,没吃过,但酱油炒饭倒吃过,味道还不错。酱油拌饭,是属于时代的回忆。虽是“美味”,也只能聊聊而已,不会愚蠢到,再次品尝。就好像不少人不能再吃红薯一样,过去吃得太多,再吃反胃。伊沙老师说,微言大义。的确如此。通过味觉,来写时代的沧桑变化,以小见大。

黄开兵:童年记忆!好像什么能吃的都是美味!我还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吃法:放牛回来,妈妈还没做好晚饭,但我会先盛上一碗热粥,滴上两点猪油,撒上一点盐,筷子搅匀,拿个盘子盖上,去洗个脸回来,又吃个满头大汗,实在是天下第一美味!现在,也不敢再试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庞华的诗《酱油拌饭》的十一条:
1、一个诗人所需要做的,不仅要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诗的本身,还要抓住生活赋予的每一次悸动;
2、写诗,是一个大的话题,需要时刻保持一颗敏感的心,否则,写出来的事物,将不会有太大的惊喜,至少不会有太强的活力;
3、庞华,江西南昌人,70后,获长安诗歌节首届现代诗评论奖、《新世纪诗典》第九届现代诗评论奖及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著有《一个梦的归宿》、《呼吸》,不定期推出“庞华读诗”微信公号;
4、庞华的诗,语言通俗易懂,内容丰富而不乏韧劲,其口语化的质感丰盈饱满,而且通透有力,饱含文化底蕴与现代文明气息,并深埋万般滋味;
5、回到本诗,短短六行,从口中说出的,到身体感受并且回到味觉与思维状态,真可谓是一个完整的逻辑关系,言简而意深,焕发出无限的遐想空间;
6、由味觉体验唤起的一种独特记忆,并由此引发理性的思考与表达,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生活气息,是感觉,还是错觉;
7、诗中所散发出来的东西,是多方位多层面的,还有时间的积淀和生命的经历,这就是诗意浓缩的精华部分;
8、结合现实,诗内充斥着一种通感,抵达另一种通感,既是一种呈现,还是另外一种再现,并由此引发生活与内心的激烈碰撞;
9、就文本而言,既是一种记录,更是一种生活的态度,在字里行间,所给人的激荡和种种痕迹,都了然于胸;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留下生活的痕迹,生命将会更加精彩”;
11、现实之诗,味觉之诗,记忆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