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FENKÖNIG – 高歌 Gao Ge

Gao Ge
AFFENKÖNIG

An der Kreuzung an einem Eck
seh ich den Affenkönig,
ein Mensch mit Fell aus dem Fernsehen.
Liu Xiao Ling Tong, “das sechsjährige Kind”,
mit seinem grossen Stab,
er wartet auf die Ampel.
Als es rot wird,
humpelt er auf seinen Stab gestützt,
unbeholfen,
zu einer Reihe von Autos,
klopft immer an die Scheibe
und bittet um Almosen.
Ich bekomm feuchte Augen.
Mein großer Bruder in Buddha
ist hoffentlich genug geprüft
auf seiner Reise in den Wes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高歌#(25.0)

 

伊沙:用喜剧的方法写悲剧,也许才是正剧。并且这还是正宗的华夏文明中国诗。80后者,名为愤青的乖戾之徒不少,高歌能够得以幸存,从身居穷乡僻壤却爱出国、爱足球,就找到答案了。

《新诗典》小档案:高歌,山东滕州人,生于1980年6月9日。《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常青藤诗人、十大80后诗人,曾荣获第三届亚洲诗人奖,唐·名人堂成员,葵同仁,泉同仁。说几句心里话: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个写前妻,把自己写得声名狼藉的男人。三年来由于“前妻诗”和随感论语《断言》(不是诗),感觉自己继蒋涛之后,也成了女诗人公敌。可我们一点都不厌女,恰恰是被女厌受害者。本来都是去中心化、身在边缘的诗人,抒写的也都是个人的遭际与心灵,奈何一遇宏大叙事,就抱团主流话语圈,去攻击真正独立的思考,写个离婚就是不尊重女性,写个代孕就是宣扬剥削思想,难道先锋得就剩下一堆正确了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高歌《大圣归来》:乍一看题目,以为大圣归来必是衣锦还乡,谁料读完才发现这是一首让人悲喜交集的诗,悲的是归来的大师兄“悟空”竟然沦落到“敲着车窗化缘”的境地,让人悲从中来;喜的是这个“悟空”的“照着六小龄童/粘毛妆扮”的模样,着实滑稽可笑,再加上他拿着金箍棒当拐棍,走路“一瘸一拐”的形象,行为举止与大家心目中“孙大圣”相去甚远,更添了几分喜剧色彩。诗的最后对“大师兄”真诚的祝愿,让我们看到了诗人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完全不同于那些只是沉浸在关注自我的、“小我”式写作当中的诗人,而是将视线投向了社会,投向了那些需要被关注的,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底层人民身上,这样的作品也定是读者所喜闻乐见的。

简评高歌《大圣归来》|雪也

这是诗人在十字路口看到的现象:打扮成孙悟空的乞丐,在红灯亮起的时候,拄着拐棍,走向一辆辆小车,敲着车窗化缘。金箍棒,本是孙悟空的致胜武器,此处却成了拐棍。这样的一身行头,到底能否乞讨更多的钱,不得而知。但这副景象,却打动了作者,“眼眶一热”,并且还有美好的祝福。不知这样的悟空,是男是女,年龄多大,但要知道,我们的低保和养老机制,要加强和进一步完善。这是一首情怀之诗,但写法不同,诚如伊沙所言,是用喜剧的方法写悲剧。诚哉斯言。

马金山|读高歌的诗《大圣归来》的十一条:
1、在事物之中,力量即一切;
2、在写作过程中,不必追求全方位的写作,只需要有钉子精神,有的放矢,定会有所收获;
3、高歌,山东滕州人,生于1980年6月9日。《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常青藤诗人、十大80后诗人,曾荣获第三届亚洲诗人奖,唐·名人堂成员,葵同仁,泉同仁;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首次见到高歌,既能够感受到生活带给他的沧桑感,更能够感受到他对诗歌炽热的心,透着真实与赤诚;
5、高歌的诗,语言通俗而结实,在现实的事物中,凸显现场的情节,其中蕴藏着丰富的生活,以及绝妙的先锋意识和后口语的质地,还不乏历史的纵深;
6、诗的前面一节,布满了欢快的节奏与氛围,浓郁而又饱满,且平铺着淡淡的生活意味,具体而又形象;
7、而后面的一节,则话锋一转,让人潸然泪下,与前一部分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反差;
8、诗中极其平常的一幕,在作者的笔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细节强大而且细腻,实现了画面和内心的完美融合;
9、还有一点,就是诗里的动作,让诗意成为了一种骨感,也是一种诗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通过另外一种角度或者思维方式,达到更加丰富的诗意,也是一种写作能力”;
11、悲剧之诗,现场之诗,生活之诗。

别名(老健)

新诗典推荐高歌的诗
大圣归来
诗里写有人照着
六小龄童扮的悟空
扛着金箍棒
在路口
敲车窗化缘
为新诗典荐诗
翻译的
远在奥地利诗人
维马丁问
六小龄童
是一个还是六个
六岁的儿童
打扮当孙悟空
一个人去乞讨
高歌回复
中国家喻户晓的
1986版电视剧
西游记中孙悟空的
扮演者叫
六小龄童
维马丁说哦明白
是孙悟空的
别名

黄平子读高歌《大圣归来》

——《新世纪诗典》3805

大圣归来

高歌

十字路口的一角
照着六小龄童
粘毛妆扮的悟空
扛着金箍棒
在等红绿灯
红灯亮起
他拄着
金箍棒的拐棍
一瘸一拐地走向
一辆辆小轿车
敲着车窗化缘
我的眼眶一热
祝大师兄化够
人生西行的盘缠

黄平子读诗:“十字路口的一角”,这是地点。“照着六小龄童/粘毛妆扮的悟空”,这是人物。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是最深入人心的孙悟空。要扮孙悟空,当然要学他的样。“扛着金箍棒”,这是孙悟空的标配。“在等红绿灯”,电视里的孙悟空可是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啊。想不到现实中的大圣被一个红绿灯给挡住了。“红灯亮起/他拄着/金箍棒的拐棍/一瘸一拐地走向/一辆辆小轿车”,红灯停,绿灯行。大圣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金箍棒变成了拐棍,这大圣原来是残疾人啊?孙悟空是猴子,不残疾,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敲着车窗化缘”,解谜。十字路口很危险,这位大圣也是迫于生计吧。“我的眼眶一热”,这是神态描写。“祝大师兄化够/人生西行的盘缠”,这是心理描写。“大师兄”是孙悟空在《西游记》中的排行。网络上说:“人生如西行,妖精真磨人,大圣归来……被尿淋。”想不到电视里上天入地的角,变成了生活中被迫乞讨的主。

2021年9月2日20点06分

 

 

标签: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