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CHBEBEN – 华少 Hua Shao

Hua Shao
NACHBEBEN

In der plötzlichen großen Erschütterung
vom 12. 5. 2008
ist mein Mann
wie ein Hase
die Stiege hinunter gestürmt
und hat mich alleine oben gelassen.

Meine Freundin fragt,
manche Ehepaare haben sich deswegen
scheiden lassen,
warum du nicht?
Ich sag
ich hätte
vielleicht
dasselbe gemacht.

2020-10-29
Übersetzt von MW am 2.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华少#(3.0)

 

伊沙推荐:我的长篇小说《李白》刚好写到李杜初相见:如此好玩的李白为何会在初见时善待如此不好玩的杜甫?因为他发现这是一个开口说话句句不离诗的诗痴,并且极具专业性,一看就是个人物。《新诗典》之所以可以一兴十年,就在于年年都有狂热诗痴的加盟与推功,四川绵阳说唱俑便是最新最旺的薪火。华少又写出有新意的好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属于上乘之作,活得通透方才写得通透,我从不认为狭隘、乖戾、极端、任性即先锋,先锋必须得先进:宽容、大度、豁达、智慧。

​况禹点评《新诗典》华少《余震》:以己念推人心——古代之仁爱;以人行省己身——现代人性之觉悟。

《新诗典》小档案:华少,四川绵阳人,天蝎座,现在企业供职。说唱俑口语诗群同仁。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2诗人华少《余震》
这首诗刚读完,把我怔住了,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一句古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自然界的地震终束了,而对生活造成的余震才开始了,只不过各家有各家的余震,很多是难言的余震,往往与生存有关、与情感有关、与婚姻有关。
这首诗也让我想起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人性往往是经不住考验的,千万别考验人性。但人不考验,老天爷会考验,这不,突如其来的地震生死大考来了,妻子面对撇下自己兔子一般快跑的丈夫,面对“有夫妻因为这事/离婚了”的现实,仍选择不离,而是用换位思考包容了人性的弱点,这多多少少是对人性的洞悉,不可过分较真。尽管诗人最后说:“换成我/可能也会/和他一样”,但真的会是那样吗?这个“可能”,加上诗人写了这首优秀的口语诗作,我相信她其实只是语言上的以牙还牙,不大可能真的会这么去做,虽然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她怎样去做。
华少这个名字咋看像一个汉子,实则为女子,但读完全诗,其坦诚度、真实度,足以感到这真的是一位汉子,女汉子,有些人该羞愧!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标签: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