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SICHT – 川江 Chuan Jiang

Chuan Jiang
GESICHT

Ein Vogel fliegt dem Großen Buddha
vorm Gesicht hin und her,
stellt sich sogar auf Sein großes Ohr,
auf die Schultern und auf den Kopf.
Der Große Buddha lächelt,
er glaubt nicht, dass er von Vogelkot
überall auf den Wangen
an Gesicht verl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诗典》小档案:川江,本名汪洪,1961年生,生活工作在重庆的四川泸州人。街拍摄影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文物保护志愿者。长期从业于兵工领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3日,3876首,1218人。川江(重庆)日伊沙推荐:​作为一名真正的爱国诗人,我希望《新诗典》中尽现祖国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但必须用好诗加以表现。四川乐山大佛便是我心向往之至今未曾谋面的景点,因而喜读本诗,它写得很有佛性。感谢图雅的助攻。​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川江《面子》:中国人是最看重面子的。所谓的“面子”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社会心理建构,面子也是一个人自尊与尊严的体现,既是一种有形的脸,又是无形的脸,有人为了“面子”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诗人以“我心”度“佛心”,相对于人性的复杂与矛盾,佛性简单又慈悲,大度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更何况鸟屎?所以人们看重的面子之事,在佛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只会“笑眯眯”地看待一切众生,以微笑面对人和事,保持良好的心态。嘲笑那些想不开,万事钻牛角尖可笑可悲之人。 也是指导人们做人做事要大度,换位思考,不要斤斤计较,宰相肚里能撑船。本诗言近而旨远,没有一句说教,却给人以启迪与深思,值得去细细品味与学习。​读川江《面子》|雪也这首诗只有一只鸟和一尊佛,鸟是在佛的身边飞来飞去的,佛是笑眯眯的。伊沙推荐词里说,这里的佛,是四川的乐山大佛。想到小时候看的电影,《神秘的大佛》。电影里的大佛,也是乐山大佛。这部电影,据说是国内第一部武侠片,剧情很模糊了。乐山大佛,据说是弥勒佛,所以诗人说是笑眯眯的,也是对的。诗歌的画面,是很和谐的,是美的。即使大佛的满脸,都是鸟屎,也依旧是真实的,是美妙的。最后两句,大佛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为什么,因为大佛始终是笑眯眯的,没有因为满脸鸟屎而有丝毫的愤怒。想到耶稣曾向门徒说的话,如果一个人打了你的左脸,那你就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看来耶稣,和大佛一样,也是不要面子,不讲面子的。反观俗世中的人呢,是要面子的。虽然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即使再受罪,也要讲面子。美国传教士阿瑟·史密斯说:“‘面子’这个词本身就是一把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之锁的钥匙”。鲁迅说——“面子”类似于“脸”,但有一条界限,如果落到这条线以下,便是失了面子,也叫“丢脸”;而如果超出这条线以上,那便有了面子,或曰“露脸”。有的城市的工程,又叫面子工程。虽处俗世,关于面子,我们要向大佛和耶稣学习。​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2诗人川江《面子》这首诗说了大实话!“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显然,用多数国人的眼光看,这是一只不懂事的鸟,不知天高地厚的鸟,敢在大佛脸上拉屎,这是大不敬啊,岂止是丢面子那么简单,简直可以杀无赦了!但幸亏这是一只鸟,人类无暇顾及这种不敬,人类光是顾及同类诸种“有失面子”的不敬就耗费了大量精力,甚至诉诸武力。看来,人类应该向大佛学习这种豁达与包容。或者,人类应该向鸟类学习这种无畏与冒犯。什么时候人类看待面子,像大佛看待鸟类诸种不敬的行为那样简单,“笑咪咪的”,一笑而过,哪怕只是稍有改观,那就不错了,尽管这很难。

 

 

标签: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