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 于斯 Yu Si

Yu Si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Ein paar hundert Fische, vom Markt
zum Qingshui geführt, freigelassen.
Aber davor müssen sie sich eine halbe Stunde lang Sutras anhören.

Aus Plastiksäcken (mit Wasser und Sauerstoff),
in den Fluss gekippt,
da sind die Fische noch etwas betäubt.
Viele wollen nicht gleich in die Mitte,
verstecken sich am Rand in den Algen,
werden im Netz an der Stange gefangen.

Dieser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ich glaub, den nennen sie Schwarzkind.
Schwarzkind, wenn der sonst einen Fisch fängt,
grinst er den halben tag lang vor Freude.
Jetzt hat grad vier, fünf gefangen,
nur sein Gesicht bleibt unbewegt.
Von flussabwärts läuft eine Frau,
bleibt stehen und sagt, er sei genial!
wie könne er wissen,
wohin genau die Fische schwimmen?
Er steht da und hält den Mund,
sein Gesicht bleibt unbewegt.

2021-11-04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于斯#(2.0)

 

伊沙推荐:国庆期间在长安,从赵克强口中得知,于斯就是蔡椿芳,我上大学时就知道的诗人。老将回归,老马识途。本诗是"事实的诗意"的典型佐证,"捞放生鱼"这个事实一摆在这儿,整首诗便强大地立起来了,力压群雄,勇夺11月下半月冠军!况禹点评《新诗典》于斯《捞放生鱼的人》:来自生活的真滋味,不是构思出来的,也不是概念出来的,而是有心人品味后的打捞。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于斯《捞放生鱼的人》:在佛教里,是把放生看作诸多功德中排第一位的,是积最大的福,行最大的善。很多佛教的信徒们都会选择合适的机会,搞些简单的仪式后进行放生。这样的活动也让不少精明的人看到了商机,并从中渔利。本诗中的主人公“黑娃”无疑也是这样一个黑心的商人,把别人放生的鱼捕获后,再次进行售卖进行牟利。诗中多次提到他的表情,是亮点也暗藏着玄机,现在的他连着捞四五条放生鱼也不及当初捞一条鱼所带来的喜悦,“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这一前一后鲜明的反差,正是他胸有成竹、见惯不怪的的表现,当然其中也有不愿被人识破而泄露了天机的故作矜持。诗中的细节描写尤为值得称道,“没有细节,就没有文学艺术”,对于典型人物的塑造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因此而催生出强大的诗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5诗人 于斯《捞放生鱼的人》这是一首内涵丰富的口语诗,也就是说,它不是在一个平面上写完的,因而写得有皱褶,有难度。全诗共两段,第一段写了鱼的三种状态:一种是衣食无忧的鱼,在市场上,这些鱼装在塑料袋里,有水可饮,有氧可吸,可谓悠哉,但随时可能丧失生命。第二种是被救赎的鱼,也就是被念经放生的鱼,在清水河里,生命得以相对自由。第三种是无法救赎的鱼,在河岸边的水草中,这些鱼习惯了塑料袋塑造的虚幻的美好环境,已丧失了生命的活力,不敢中流击水,被捞放生鱼的人捞起来,满足了口腹之欲,三种鱼的命运,层层推进,推出了一个悲剧。一般口语诗写到这儿也就可以了,也算有看点有亮点了,但诗人于斯不是这样,他在第二段把视线从鱼切换到人,切换到捞放生鱼的人身上,继续把诗意引入深入。这个叫黑娃的捞鱼人,有一个奇怪的行为,平时捞到鱼笑个不停,捞到放生鱼时却不笑不说话,其中的缘因,或许他自己隐约是清楚的,毕竟这些放生鱼是被念过经的鱼,谁知道捞这些鱼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呢。马金山|读于斯的诗《捞放生鱼的人》的十一条:1、成就伟大的作家,平实的,不断的写作之心,是作品的生命;2、诗的生活,是内心的激荡,脖子上的喉结,舌尖上的一抹抹红,还是生长在诗人尖尖上的柔软;3、于斯,1964年生于湖北新洲。1983年大学毕业赴西藏工作,1993年转业到成都。1983年起曾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等平台发表诗歌。出版诗集《冈仁布钦及其它》《降临》。《嘀嗒诗歌》主编;4、与作者虽未曾谋面,但通过朋友圈,足见其对诗是真热爱,主要表现在,其拖着病体,仍然乐此不疲地编选诗歌,推荐在其主编的《嘀嗒诗歌》上,让人敬佩;5、本诗从语言表达能力来看,通透明亮而又细腻丰富,从诗维角度来看,诗路的层次清晰,在事物的本质特征来看,在情景的过程中,徐徐展开,可谓意趣横生,生机盎然;6、诗由两节组成,一节是对即时性现场的有效描写与呈现,而另一节,则是对记忆中场景的又一次刻画,并将一个人对事物的不同阶段,进行了全面而细腻的描述,且丝毫不留痕迹;7、诗里行间,还有不少弹性十足的句子,且饱含滋味,比如:“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等,简直太有语言的感受力和表现力了,或许这就是好诗的味道与样子吧;8、标点符号的运用,尤其是逗号和句号,是诗中极为重要而传统的东西,在这里,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效果,值得关注与重视;9、题目既直接,而又有画面效果,且不乏生活的角力与生命的变化,在一张一驰之间,构成了一种印记;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即震撼力”;11、画面之诗,信仰之诗,人性之诗。​黄平子读于斯《捞放生鱼的人》——《新世纪诗典》3879捞放生鱼的人于斯几百条鱼,从市场运到清水河边,被放生前,要听几个信徒念半小时经。从装满水、灌了氧气的塑料袋里,进入河水,这些鱼有点懵,其中很多条不肯游到中流去,老往岸边水草中躲藏,被长杆捞网捞起来了。这个捞放生鱼的人,我曾听见有人喊他黑娃,黑娃平时钓着一条鱼,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刚刚一会儿工夫,他就捞着了四五条放生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有个从下游跑步过来的女人,停下夸他简直神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鱼要游到这儿,他闭着嘴不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2021.11.4黄平子读诗:于斯,1964年生于湖北新洲。曾出版诗集《冈仁布钦及其它》、《降临》和长篇小说,发表中短篇小说二十余篇。病退后住在成都。《嘀嗒诗歌》主编。“几百条鱼”,说明鱼多。“从市场运到/清水河边”,一个是死地,一个是生门,鱼儿有幸。“被放生前,/要听几个信徒念半小时经”,半小时太长,只争分秒。可不可以先放生,再念经?“从装满水、灌了氧气的/塑料袋里,进入河水,/这些鱼有点懵”,听念经听懵的。“其中很多条不肯游到中流去,/老往岸边水草中躲藏”,有理有据,事实胜于雄辩。“被长杆捞网捞起来了”,可怜!才出市场,又入捞网!“这个捞放生鱼的人,/我曾听见有人喊他黑娃”,这娃真够黑,放生鱼也捞。“黑娃平时钓着一条鱼,/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刚刚一会儿工夫,/他就捞着了四五条放生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对比。钓鱼和捞鱼是两回事。一条和四五条也是两回事。黑娃也有笑不起来的时候。“有个从下游跑步过来的女人,/停下夸他简直神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鱼要游到这儿”,女人到底是夸还是损?黑娃到底是神还是鬼?黑娃自己当然很清楚:“他闭着嘴不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他敢说吗?他敢笑吗?他敢怒吗?2021年11月16日20点57分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