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ÄTE JAHRE DER MUTTER – 唐欣 Tang Xin

Tang Xin
SPÄTE JAHRE DER MUTTER

Späte Jahre, das beginnt mit Verlust?
Die Namen in der Familie weiß sie nicht mehr,
von ihrem Mann weiß sie nichts mehr.
Jetzt weiß sie auch nicht mehr, wer sie ist.
Aber ich glaub, sie geht zurück,
bis in ihre Kindheit in Chongqing.
Gestern sagt sie, ihre Geschwister kommen sie abholen,
sie muss unbedingt unten warten.
Aber warum sind sie dann nicht gekommen?
Wahrscheinlich hat es bei ihnen geregnet.
Die Namen von Onkel und Tante stimmen,
aber der Wohnort ist halt Beijing.
Außerdem bin ich einer von ihnen.
Das hätt ich wirklich nie gedacht,
dass meine Mutter zu meiner Schwester wird.

Okto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唐欣#(33.0)

 

伊沙推荐:唐欣并非以情动人的诗人,也不是常能出新的诗人,他母亲这个病得得一箭双雕地支持了他的诗。母亲在就好,她不认识我们了,我们认识她!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晚年的母亲》:人到高龄,意识的流动不是顺时针的,有时会逆向,有时又犹如漩涡。我们有幸,在一个科学和医学常识(还包括一部分心理学)疯狂普及的年代陪父母一起经历这些,它们有时带来幽默,有时带来自嘲,有时带来泪水。这一切,就是时间和亲情,也是生命的别样庄严。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唐欣《晚年的母亲》:今天走在我前面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让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老年,读到这首诗,这样的感觉更是无比地真切。本诗记录了母亲老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母亲还是那个母亲,只是因为患有老年病让人觉得熟悉而又陌生,同时也更像一个需要悉心呵护的孩子,由当初的“羊羔跪乳”到现在的“乌鸦反哺”,不变的是流淌在血液里骨肉亲情。因为诗人真情实感的流露,即便是冷抒情式地叙述,但由于以这样一种冷抒情的方式写出来,反而使诗获得了更深邃的情感空间。冷叙述在叙事性得到加强的同时,蕴含着内心深处的疼痛与心酸,同样直击人心,令人动容。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7诗人唐欣《晚年的母亲》这是一首写亲情的好诗,有张力的好诗,写得不紧不慢,像是迈过中年的诗人陪着晚年的母亲在絮语,弥漫着一种怀旧感伤的氛围,又时不时冒出一些让人温暖喜乐的画面。读过唐欣的很多诗,这首诗即便不看名字,也几乎可以在短时间内认定是唐欣之作。这就是一个诗人的辨识度,他与语言构成了如何生成一首诗的某种内在的关系,虽然这种关系绝非一成不变。我还感到,这首诗有一种梦幻的味道,超现实的味道,或许进入晚年的母亲,随着一定程度上的失忆,其实也可视为进入一种梦幻,在这个梦幻里,一切不可能的皆有了可能,就像诗的最后两句:“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母亲/有一天  变成了我的妹妹”。​马金山|读唐欣的诗《晚年的母亲》的十一条:1、以微澜的动静,丰富而独特的感受,以及滋味浓郁的文字,写出充满温度的生活,也是写作的一种境界;2、写作像日常生活的状态,就是有话好好说,让这个载体,表现出不凡的思想,发挥语言应有的光芒,让真实回归于真实;3、唐欣,当代诗人、批评家。1962年生于陕西。现在北京石油化工学院任教。1984年开始写诗。著有诗集《在雨中奔跑》、《晚点的列车》、《雨天和蛇》、《母亲和雪》等。现居北京;4、唐欣的诗,可谓诗如其人,在平实的语言背后,以安静、淡然的心境,真实而厚重的生活,在柔软细腻的笔触下,构成了细致入微的感觉,达成了饱含情感的表达,给人以无限的回味;5、本诗由生活回归到日常,由生命回归到现实世界,由细节集中到细节,由时间组合成时间,构建出了情景交融的人生;6、诗一开头,就抓人心,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而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且这种存在,一个词:“丢失”的表现,让“晚年”融于一体,直击人心;7、随之而来的,从三个角度,写出了老人晚年的生活逻辑,一个是“想不起来了”“亲人的名字”,另一个是“不记得了”“伴侣”,三是“搞不清楚了”“自己”,由周围的亲人,回到了自己,呈现事实,表现意趣;8、诗中描写母亲接人的细节画面,式微而又充满生活气息,并将一个老人形象,以及行为刻画得惟妙惟肖,无不令人感动,而又叫人难以忘怀;9、最后一节,写得也是多么的漂亮呀,“母亲/有一天/变成了我的妹妹”,是总结,是不一样的感觉,再一次落到了“晚年的母亲”身上,难以名状,莫名而幽然;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生活,写出生活本真的样子,这不只是时间的刻度,还是生命的温度”;11、亲情之诗、痛切之诗、时光之诗。​黄平子读唐欣《晚年的母亲》——《新世纪诗典》3881晚年的母亲唐欣晚年是从丢失开始的吗亲人的名字想不起来了曾经的伴侣不记得了  现在甚至连自己  也搞不清了但又似乎是往回走  一直回到童年的重庆老家  昨天她说  她的哥哥姐姐要来接她了  非要下楼去等着那他们最后怎么又没来呢大概是那儿  天下雨了吧舅舅和嬢嬢的名字都没错可是居住地  换成了北京好像又跟我混成了一个人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母亲有一天  变成了我的妹妹2021.10黄平子读诗:唐欣,1962年生于陕西,现在北京石油化工学院任教。《新诗典》资深诗人。“晚年是从丢失开始的吗”,是疑问,也像设问,因为后面有答。“亲人的名字想不起来了”,丢失之一。丢名字。“曾经的伴侣不记得了”,丢失之二。丢伴侣。“现在/甚至连自己  也搞不清了”,丢失之三。丢自己。三丢层层递进,越丢越严重。“但又似乎是往回走”,晚年的另一种情况,严重程度不亚于丢失。“一直/回到童年的重庆老家”,往回走之一。空间倒流。“昨天/她说  她的哥哥姐姐要来/接她了  非要下楼去等着”,往回走之二。时间倒流。“那他们最后怎么又没来呢/大概是那儿  天下雨了吧”,补充说明。无奈之下,调侃之情,溢于言表。“舅舅和嬢嬢的名字都没错/可是居住地  换成了北京”,往回走之三。人与地的置换。“好像又跟我混成了一个人”,往回走之四。人与人的置换。“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母亲/有一天  变成了我的妹妹”,无奈之下的再一次调侃。唐欣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乐观才能幽默,有识才能风趣。先前,人的寿命更短,估计不会出现那么多的老人问题。现在,人的寿命长了,问题也就多起来了。长寿也是一把双刃剑。

2021年11月18日21点14分

 

 

标签: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