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CHBÄR – 吴雨伦 Wu Yulun

Wu Yulun
WASCHBÄR

Ich hab mit dem Auto
einen Waschbären erwischt,
in einem Wald.
Er ist sehr schnell über die Straße,
ich hab mich nicht bremsen getraut.

Als er im Licht aufgetaucht ist,
hab ich gezögert.
Ich hab das Lenkrad verrissen,
wollt ihm helfen, dass er unten wegkommt.
Aber es hat “bums” gemacht.

Ich glaub, er ist tot.

Keine Trauer, keine Klage,
kein Gedenken,
kein Begräbnis.
Die Dunkelheit hat ihn verschluckt.

2021-10-06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20.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日,3894首,1224人。第20个吴雨伦(美国)日

伊沙推荐:我毫不犹豫将本诗列为12月上半月冠军,因为它未落窠臼有所突破:面对同样的事实,十有八九者会流着泪上演文人悲悯忏悔秀,十有一二者会轻浮地大肆渲染死亡,此二俗科,本诗全都回避掉了,对死亡做出了适度到位精准的再现。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浣熊》:我喜欢这样的诗,接近零度,但比零度多出了“我”,这才是现代诗中人的视角,绝对的“零度”里没有“人”。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雨伦《浣熊》:因“我”一时的大意,造成了一只浣熊的生死未卜。但我没有装模作样地自责与忏悔,也没有渲染一种悲伤沉郁的气氛,只是将“车祸”的经过真实地加以还原,其中不乏善意与担忧,“它消失在黑暗里”便是内心对浣熊的祈祷与祝愿,而异域的风情、年轻诗人澎湃的诗心,也令本诗显得卓尔不群,别具一格。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30诗人吴雨伦《浣熊》
写出事实,“我撞死了一只浣熊”。写出过程,“我不敢踩刹车”,“我犹豫了”“我转动方向盘,想帮助它从车底钻过”。写出真相,“我想它是死了”“它消失在黑境里”。写完就嘎然而止,没有煽情但情绪仍似乎一触即破,没有哀嚎悲伤但读者仿佛从那“砰的一声”里听到浣熊那没有发出的哀嚎悲伤,没有缅怀和葬礼,作者写这首诗其实就是一种缅怀,所有读者全在诗里参加了葬礼。好在浣熊已是无危物种,我们的惋惜可能会小一些。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1——11.27)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1——11.27)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