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 蛮蛮 Man Man

Man Man
BLUE

I wake up in the morning,
A Yu tells me old Mr. Ren is gone.
Just saw him last year,
he was hale and strong.
I make a sound,
then go out to buy food.
Lifting my head to look at the sky,
a rare clear blue.
You can see how a plane flies by,
a grey blinking light.

August 2020
Tr. MW in February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蛮蛮#(10.0)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四,NPC2022年2月19日,3974首,1241人。第10个蛮蛮(陕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蛮蛮,90后,山东兰陵人,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现居西安。作品见于《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给孩子的诗》《陪孩子读诗》。

伊沙推荐:口语诗真不只是语言的口语化,它已经积累了很多东西:譬如个人性,本诗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关于任洪渊先生之死,我这么写就不对了,蛮蛮这么写对得很,如果是传统抒情诗又会统一成一个口径。天然的诗人,绝无矫情之忧,因为她不懂表演,写给自己顶多还有阿煜看。本诗在这个半月中绝对算上品。

​况禹点评《新诗典》蛮蛮《蓝》:诗意自然,不矫情。挺好。一个人生死的讯息对于不同的人,激起的反应是不一样的。哪怕这讯息是关于诗人的。一句“任老”就够了,里面流露出自然而然的尊敬,同时有毫不矫情的淡然。任洪渊先生天上有知,一定也会感到欣然。此诗也可作为去新诗化的学习范本——尤其对那些爱为非亲非故逝者大写嚎啕过誉词句的作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蛮蛮《蓝》: 从诗的表面看似云淡风轻,实则是诗人对情感表达的拿捏恰到好处: 若是表现得捶胸顿足、肝肠寸断,明显过了头,太假;而不痛不痒、无动于衷又显得过于冷漠无情。诗人只是用天空“清澈的蓝”便将自己对逝者的尊敬与追思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来,哀而不伤,毫不做作。诗歌的结尾处亦颇有深意:人的一生也许正如天空中经过的飞机,能够留给世间的便是那道“闪着银灰色的光”。

 

标签: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