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ÜNER PASS – 华少 Hua Shao

Hua Shao
GRÜNER PASS

Aus dem Team hör ich,
der alte Lu schwindelt.
Mit diesem Sportler sollte man nicht mehr verkehren.

Ein paar Jahre später hat der alte Lu
geborgtes Geld nicht zurückgezahlt,
er kommt gerichtlich auf die schwarze Liste,
er darf nicht fliegen und nicht in den Hochgeschwindigkeitszug.
Gestern ruft er mich an,
ich soll beantragen,
dass das Gericht seine Beschränkungen aufhebt.
Ich antworte ihm,
Anstand wäre ein unbeschränkter
grüner Pass.

2020-09-09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华少#(4.0)

 

伊沙推荐:《新世纪诗典》在我眼中就是浩瀚史诗长卷,由中国当代优秀诗人集体创作,本诗为我们贡献了一个老赖的典型人物(在此之前还从未有过),这便是作者来源丰富的好处。

况禹点评《新诗典》华少《通行证》:“老赖”这些年似乎已经成了民间常见的一个老大难的问题。诗歌当然应该对其有所反应,难度在于怎么反映。本诗好在叙述时所把握的距离感,太近容易单纯被愤怒和不满点燃;远了则又太淡默。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华少《通行证》:如诗中“老陆”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周围并不鲜见。他们的这种“赖”不止体现在经济方面,也表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是由其人品所决定的。所以往往被人称之为“老赖”,表示对其不讲规则、缺乏底线、失信于人的行为最大的蔑视。此类人不仅在舆论或道德层面受人谴责,近些年上升到法律层面也对其进行打击和制裁,“限高”便是其中最有力的手段之一。本诗最精彩的部分是诗人对“老陆”的回答 : “我回复他,人品/是没有年限的/绿色通行证”,诗人成了生活的见证者与观察者,通过巧妙地说理与反讽,有力、有节,又义正辞严地将自己的想法与看法表达了出来,更是对公序良俗的维护。真是酣畅淋漓、大快人心!

​读华少《通行证》|雪也

这是一首平实的诗歌,或者说是一首写实的诗歌。诗歌反映的或塑造的人物形象,就是我们身边存在的一类人物,他们有了统一的名称——老赖。

由诗歌的题目——通行证,自然我们就会想起北岛的那首诗歌《回答》起首的两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当然,本首诗歌的“老陆”,是不是可以冠之以卑鄙,或值得商榷。但品行不好,是确定的。

第一节,就有球友对我说,老陆打球作弊,并且劝我不要和他打交道。不知这是啥球,不管是啥球,本是游戏,游戏都作弊,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和考试作弊,这和文坛抄袭是一样的。所谓细节看人品。

第一节可以看做是草蛇灰线,是合理的铺垫。第二节,就印证了那位球友说的话。老陆上了法院的黑名单。

第三节,老陆打“我”电话,请“我”给法院申请,取消对他的限高。且不说,这申请是否可以有效。即使有效,“我”也未必答应。对于这样的人,作者还是很干脆很坚决地拒绝了。当然,从表达来看,还是很委婉的——人品,是没有年限的绿色通行证。正好是,卒章显志,篇末点题。

老赖进诗歌,很少。老赖进诗典,也是第一次。编选者伊沙老师,是最有发言权的。

 

标签: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