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HALTSTRASSENENDE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Sidse Laugesen
ASPHALTSTRASSENENDE

Damals nach China. Kaum Zeichen gekonnt. Alles fremd. Sehr erdig.
Vor vielen Jahren. Fahrradfahren. Hitze in der Sonne. Pechschwarzer Asphalt.
Am Asphaltstraßenende, goldgelber Mais. Rundherum Stille. Auch keine Leute.
Zu meinen Füßen eine Jauchegrube. Angelegt am Asphaltstraßenende.
Die erste Jauchegrube, die ich gesehen hab. Rundherum Stille. Keine Leute. Sonnenhitze.
Pechschwarzer Asphalt. Goldgelber Mais. Nur in der Jauchegrube Bewegung. In dem warmen dunkelbraunen Kot viele tausend Insekten, die tummeln sich froh.

Übersetzt von MW aus dem Chinesischen am 7.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劳淑珍#(4.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3991首,1243人。第4个劳淑珍(丹麦)日

伊沙推荐:国际劳动妇女节,推荐一位丹麦女诗人。用中文写中国,过去的中国,当然可以写,让一般外国朋友最受不了的去处,当然可以写,善意、恶意或敌意暴露的是诗人自己的品,本诗处理得极好。大道理决定不了什么,诗的分寸在毫厘之间,心正者把握起来很容易。

侯马:写出了几十年来我多次设想的一个问题,以给人启发使人愉悦豁达的文学笔触。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劳淑珍《柏油路尽头》:柏油路的尽头会有什么?相信很多人会浮想联翩,各种画面应有尽有……然而读者在劳淑珍的引领下看到的是“金黄玉米田出现”还有“一片粪坑”,这样的情景也许和大多数的想象多少有些出入,尤其是“粪坑”的出现会让一些喜欢唯美主义的人产生不适感。然而正是有了这“粪坑”才会孕育出“金黄玉米田”美丽而震撼的景象,这丰收在望的场景让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明天;生命在这里图腾、成了生命的乐园:“成千上万的小虫子快乐地奔腾。”这一幕留在诗人的脑海里经年未散,回忆式的记录让人仍能体会到诗人当时温暖宁静、寂寞欢喜的心境,以及对诗歌独到的发现与体验。

李勋阳:这也是国内乡村卫生最大的问题,记得有段时间,推广把茅厕转变为沼气池,但似乎不太成功。所以春暖花开,骄阳似火时,有时会突然碰见诗里这样的情形,印象中写天热和嘤嘤嗡嗡的情景,我记得马原的《白宽石河滩》里也最让人印象深刻。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