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NES TAGES, EINE JÜNGERE SCHWESTER – 丁小琪 Ding Xiaoqi

Ding Xiaoqi
EINES TAGES, EINE JÜNGERE SCHWESTER

Eines Tages hat eine jüngere Schwester
ein leuchtend grünes Kostüm getragen,
grün wie eine Melone. Ich frag warum,
sie sagt, mein Mann hat mich betrogen,
und ich geh so zu seiner Familie,
ich will, dass das allen bei ihnen auffällt,
was er aus mir gemacht hat.

Übersetzt von MW am 8. 3.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丁小琪#(3.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9日,3992首,1243人。第3个丁小琪(河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 丁小琪,女,南阳人,60后。声乐教师,诗人,历史文化随笔作家。出版有诗集《花儿开在月光下》《爱情伸长了手》等。

伊沙推荐:继续过三八,推荐一位中国女诗人,本诗属于女人写、写女人,算是女性诗歌。祝《新世纪诗典》全体女诗人节日快乐!这是丁小琪的3.0,她从1.0到2.0,用了五年;从2.0到3.0,用了四年一一以往我要列举出来,一定是带批评的,今天不,在经历了开年以来公共话题密集期中国诗人(包括少数外国诗人)相互强迫症式的自虐之后,我意识到不强求一律才是人性,才是尊重,才是美德,每个人请按自己的节奏来!

​况禹点评《新诗典》丁小琪《有一天,一个妹妹》:女性不容易,以幽默来这样表现愤怒的女性更了不起,同样,意识到捕捉这样的情节入诗的作者同样具备了现代诗的大心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丁小琪《有一天,有一个妹妹》: 一个被老公背叛了女人,只能以一身绿衣去婆家表示抗议,不免令人心疼又心酸。本诗反映的是现代人婚姻家庭中并不鲜见的实际问题,并有一定代表性,同时也带给人启发与深思:虽然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可经营一段婚姻的难度却提升了。

【亚坤评诗】
有一天,一个妹妹
作者|丁小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哈哈!太好玩了,我读笑了。
曾几何时,我们读现代诗,更多的是沉重、悲伤、反思、批判等偏内化的情绪。现在,随着口语诗的发展,越来越多偏向“智性”、“幽默”和“解构”的诗开始进入我们的视野。应该讲,这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试问:
如果你觉得一个人站在黑暗中哭泣是一种“深度情感”释放,那么当一个人给你讲一段脱口秀,你开怀大笑,而他笑着笑着,却流泪了,这是不是一种“深度情感”?

试问:
当你聆听贝多芬音乐的“沉重命运”或肖邦音乐的“极致抒情”时,你觉得这很艺术。那么当你聆听莫扎特的“松弛”、“纯净”、“幽默”和“含着眼泪欢笑”时,请问这是不是艺术?

归根结底,现代诗的发展,不会因为一种思潮的影响,或者一种诗歌审美的“凝固”与“偏见”而停止“自我内部更新”的步伐。它一定会站在“诗歌身体内部”不断推陈出新!

回到这首诗,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1.这首诗的标题是整首诗的第一句。
我的写作经验告诉我:一首诗的标题、起始句和收尾句是最难整的三个部分。

其中标题尤其难搞!很多写作者,当标题难以确定时,他会直接选择诗里的一句或第一句作标题。这个很常见!这首诗就是。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2.这首诗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很松弛、很口语、很生活、很幽默、很简单。

但我想问的是:在现代快餐文化盛行的现实环境里,你觉得这首诗真正的“情感本质”和“内核指向”是什么?
你觉得它的本质轻松么?幽默么?它真正的现实意义是深刻的,还是浅薄的?

(马亚坤.2022.03.08.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标签: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