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NE WINTEROLYMPIADE – 蒋涛 Jiang Tao

Jiang Tao
MEINE WINTEROLYMPIADE

Meine Winter-Olympiade,
da waren 9 Pop-up-Fenster,
die melden die Goldmedaillen für China,
sonst ist mir alles auf die Nerven gegangen.

2022-02-20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涛#(28.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9日,4022首,1243人。第28个蒋涛(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蒋涛,1969年2月生于西安,诗人作家编剧导演,居北京。1990年于西外因伊沙写诗,1991年被伊沙推荐在《一行》发表。第四届亚洲诗人奖大奖、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得主。《新世纪诗典》十大60后诗人,常春藤诗人。出版诗集《雾都孤儿》等。

伊沙推荐语:在家门口举办的冬奥会成了诗的冷门题材,并非全是由于诗人大多不爱体育之故,还有爱戴有色眼镜的原因(题材被分成三六九等)。蒋涛是没有被异化的正常人,脑子里没有那些个劳什子,他写他的冬奥,诗中有高科技带来的好玩。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涛《我的冬奥》:弹窗过于活跃是近年微软系统电脑的常态型困扰(最近也正折磨着我),冬奥则是非常态型主题,这两个东西发生碰撞,本身就是一件奇事。这一次,蒋涛羚羊挂角式的思维,又为我们上演了它接地气后的惊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涛《我的冬奥》:读到本诗才突然想起来,二月份举办的北京冬奥会已然成为过去,竟然没见几首与此相关的诗歌。今天读到这首诗无疑是一种惊喜,诗作从一个侧面写出了作为网络用户对弹窗儿的切身感受。由最初带给人的新奇感,到现在对用户所形成的诸多困扰。用户们普遍都对这种强迫式的广告形式很厌恶,既影响了访问者的上网速度,同时还会有很多潜在的不安全因素。而我对弹窗“唯一不反感”的原因,是因为它会“告诉我中国得了金牌”,也可看出“我”对冬奥会的关注,甚至还有一种欲说还休的归属感,态度客观而又真实,足见诗人心胸的坦荡与豁达。

​张小云读蒋涛《我的冬奥》

好吧,是蒋涛的冬奥
因为看到诗中“唯一”一词
我也有了眼睛一亮的“不反感”
这让我很快闪到高中读到的
子集交集并集差集补集这一堆集合概念
又想起后来碰到的集合必存唯一
第一元素最后元素唯一后继唯一前驱
谁是谁的那啥谁是谁的唯一
这些我连看都看不进去的结构
说真的,除了金牌,它是谁的冬奥
北京和张家口的朋友们也说没弄明白
回过神说句话:蒋涛这4句诗
集合起来有点狠

2022.4.8

读蒋涛的诗《我的冬奥》有感 | 亚黎

诗题《我的冬奥》与文中“我的冬奥”
可能不是一个意思
文中的会不会是冬奥网页的标题名
看到中国得金的心情
才应了诗题的内涵

一个屏幕上同时出现9个弹窗儿
照常理会很烦人
但受一颗中国心的促使
忽略了

2022.4.8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