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KENGRUSS – 冈居木 Gang Jumu

Gang Jumu
MASKENGRUSS

Als Maßnahme gegen die Pandemie
wird unser Büro kaserniert.
Nach dem Frühstueck in der Kantine
treff ich Herrn Shi, den alten Kollegen.
Will ihn grad grüßen,
da zieht er sich schon die Maske herunter,
bis der Mund ein bisschen hervorschaut:
“Mahlzeit!”
Ich machs ihm nach, automatisch:
“Mahlzeit!”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冈居木#(12.0)

 

伊沙推荐:中国德州诗人冈居木,不幽默不欢,无幽默不灵,本诗又一次证明。这一方面说明特色鲜明,另一方面说明还须拓宽。

况禹点评《新诗典》冈居木《口罩礼》:本诗维系了作者诗风中一如既往的细腻与幽默。这在人类历经了两年多疫情洗礼的当下,殊为难得。诗中人物寒暄之际,口罩一拉一抬,透出疫情下人情世故的惯性,只是来来往往间,之前坚守半天的防疫功课也算白做了。类似情形其实在生活中并不少见,比如疫情中火车站、机场、社区医院等处摘下口罩的刷脸认证。

【亚坤评诗】
口罩礼
作者|冈居木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比较纯正的口语诗。
新诗典昨日和今日的推荐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智性和幽默。

站在我个人的经验里,这首诗的口语语言非常干净。它与“传统诗歌语言生态”切割得比较彻底。
从美学意味上看,它很容易给爱好者带来一种“淡而无味”的“诗感假象”。

首先,这首诗是一首疫情诗。它的视角完全脱离了传统疫情诗的语境。内容非常独特幽默。写疫情,恐怕还真没有人这样写。
写“口罩礼”(这个词,应该也是新创)这个角度,并如此松弛幽默智性,请问有么?

再者,这首诗的画面感非常“聚焦”。用直白的口语“画”了一幅很可感、很常见、很生活、很真实的“疫期画”。

我就有过这种经验——“在带口罩途中,遇见师长,赶紧拉下口罩,打招呼”。
我想大多数人应该都有过这种经验。
但只有作者,把它写了出来,还写得这么形象、有趣、可感。

更重要的是:“口罩礼”和“吃饱了”这两个细节,直接指向了疫情期间“人心”的幽微变化和不同感受。
它已悄然改变了世界人民的“心理”、“行为”和“生活”。
从这个角度看,此诗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和“现实意义”。

(马亚坤.2022.04.12.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12一周联展(2022.4.3——4.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12一周联展(2022.4.3——4.9)

 

标签: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