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N ICH IRGENDWO GEH AUF DER WELT – 李少君 Li Shaojun

Li Shaojun
WENN ICH IRGENDWO GEH AUF DER WELT

Ich war in Osteuropa in einem Weingarten bei einer Kleinstadt.
Strauch und Gras, alles still. Niemand empfängt uns.
Kein kleiner Hund, keine Katze.
Aber es war ein sehr schöner Spaziergang.

Ich war in Teheran im Zentrum in einem Park,
Muslime breiten Teppiche aufs Gras, da sitzt man im Kreis,
Burschen und Mädchen tauchen die nackten Füße in den eiskalten Kanal.
Sie sind froh, tun nicht nur so.

Ich war auch in einem dichten Wald bei New Jersey,
am Straßenrand geparkt, ein Hirsch rennt schnell weg.
Die Leute dort sagen mir, von ganz nah
schaut mich vielleicht ein Wolf kaltblütig an.

Überall wo ich hingeh, hör ich die Ansage:
Wenn Sie aussteigen, achten Sie auf Ihre Wertsachen!
Ich hab mir gedacht, die wertvollsten Sachen, die ich bei mir hab,
das bin ich selbst, und mein Herz.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伊沙推荐:开放时代的中国诗人开始走向世界,在本诗中我乐见于这世界是真的世界,而不是被强权分割的世界,我乐见于其中有被西人污化为"邪恶轴心"的"善良轴心"(出自一位德国女作家语),我乐见于"我最贵重的/只有我自己,和我的一颗心"。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少君《当我在世界各地行走……》:游子行万里,如同书虫破万卷书,这两者最难的,就是守住慧根,而不被世相与心相中的千奇百怪裹挟。这和本诗中“最贵重的……我的一颗心”,其实都是近似的道理。

 

【亚坤评诗】
当我在世界各地行走……
作者|李少君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夜已深了。上海疫情严重,我仍处在“飓风之眼”中。写诗评诗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唯能带来“心”的安慰。

这种感觉和诗中作者的内在感觉,在某一时刻,某一种环境里,应该是同和的。

一个写作者,无论在何种境遇里,都应该能找到自己本源的“那个声音”!只有这种,才能回望“心灵之塔”。否则,就非常危险。

如果结合李少君老师本身的工作属性看,这种“内部的警醒”很难得,我能读出其中的“自省”和“自觉”。这种平衡感的把握真得很难!

诗中沉静的叙述,是在内心冷静克制下完成的。很稳,很静寂,很内醒!

整首诗还透着“精神智性”,让我陷入基于诗歌内容背后的个体沉思!

尤其值得特别说一下的是:这首诗的散文化叙述,非常安静。气息真得很稳!这和作者的心性一定有关系!
总共四段,每段四句,结构和形式也非常稳,非常干净!

最后一段,最后两句的“升华”,提炼了这首诗的“精神纯度”。让内部的“生命哲思”得到完满的释放!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天地一瞬,独心与万物同在!

(马亚坤.2022.04.13.上海)


​黄平子读李少君《当我在世界各地行走……》

——《新世纪诗典》4027

当我在世界各地行走……

李少君

我到过东欧小城郊外的葡萄园
草木静寂,没有任何人来欢迎我们
一条小狗一只小猫都没有
但我们仍欣欣然,在枝叶间一路游荡

我还到过德黑兰市中心的公园里
穆斯林在草地上铺开地毯,合围而坐
青年男女赤脚伸进沟渠冰凉的水里
他们的快乐,不只是表面上的

我也到过新泽西附近的茂密森林里
公路旁停留时,我看见一头鹿迅疾离去
但当地人告诉我,隐秘的不远处
也许有一只狼正冷眼盯着我

我每走到一处,总有声音提醒我:
下车时请带好你的贵重物品
我想了一下,我最贵重的
只有我自己,和我的一颗心

黄平子读诗: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等十八部,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主编。第一小节,在“东欧小城郊外的葡萄园”行走。没有人,也没有小狗小猫,“我”体会到了草木的寂静。第二小节,在“德黑兰市中心的公园里”行走。从青年男女身上,“我”体会到了穆斯林的快乐。第三小节,在“新泽西附近的茂密森林里”行走,从“我”眼中的鹿和当地人话中的狼,我体会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第四小节,一句“下车时请带好你的贵重物品”,让“我”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友好。曹操云:“宁我负人,毋人负我。”面对不友好的世界,“我”显然选择了另一条处世之道:“我想了一下,我最贵重的/只有我自己,和我的一颗心”,“我自己和我的一颗心”,这是别人永远也无法窃取的!
2022年4月13日20点14分

 

标签: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