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MA IST NICHT GEMEIN – 杨蕴熙 Yang Yunxi

Yang Yunxi
MAMA IST NICHT GEMEIN

Der Frauentag kommt.
In der Kalligraphie
schreiben alle Kinder:
Du bist eine Lilie.
Als Geschenk für die Mama.
Nur ich schreib:
Mama ist nicht gemein.
Das ist ein Geschenk, das Mama will.

Übersetzt von MW am 29. April 2022

伊沙推荐:孩子写天真言,谓之"童诗";孩子写大实话,便是成人版现代诗,成人谓之"语言还原",本诗即是如此。《新诗典》开办11年,少儿组已由00后改换10后,一代代诗人在此如万物生长。

高歌:童言的可贵,众所周知,还不会作假撒谎客套,一兰心蕙质就客套了,还是不凶好啊……其实养儿育女,很难不发脾气,不打屁股就不错了,还是怕一些小恶习把孩子惯坏啊。

伊沙:孩子写天真言,谓之"童诗";孩子写大实话,便是成人版现代诗,成人谓之"语言还原",本诗即是如此。《新诗典》开办11年,少儿组已由00后改换10后,一代代诗人在此如万物生长。

​【亚坤评诗】
妈妈不凶
作者|杨蕴熙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多好的一首诗。一首时代之作!
据我目力所及,当代“童诗”有三个常见的内容方向。
其一是基于天生敏感、灵性和天赋,在个体童年世界里写就的“真童诗”。这类诗往往心灵纯度很高,是真正的“童诗”。

其二是在童年世界里,受社会、家庭、学校和书籍等影响,而写就的“假童诗”。所谓“假童诗”,也就是本质上显现出惊人早慧或早熟的“童年诗”。这类诗“精神内核”指向的其实是“成人世界问题”。

其三是在体制、官方、学校或泛社会语境中,因为考试、作业、朗诵、分数等需要,基于“术”的训练而产生的“假诗”。也就是童年个体真实感受缺失,本我心灵不在场,或者刻意隐藏起来的(不管是主观行为还是客观环境)“假诗”。

据我的观察,真正有心灵纯度的“童诗”比较少,而具有早慧风格的“童年成人诗”比较多。
这可能是在当下信息社会里,各种知识爆炸,以及特殊社会形态(比如:城乡转型、留守儿童、离异家庭、情感虚拟等等)影响所导致的结果。
现在孩子知识面的堆积和心灵社会化,是一个几乎不可逆的过程。

回到本诗,从我个人感觉上讲,它大概基于“纯童诗”和“童年成人诗”之间。
本质上看,它的内容依然指向了“一个社会常态化存在的家庭教育现状”。(妈妈比较兄)

但从孩子的“精神渴求”和“心灵呼唤”(她/他只想要一个不凶的妈妈,没有附加条件,仅此而已)上讲,它又是纯度很高的“心灵纯诗”。

可以讲,大部分的孩子都在这个教育体制、家庭现实和社会结构中生活成长,很多家庭和孩子恐怕也无法脱离这个语境。这是一个现实。
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找到一种平衡。这是当下中国家长和孩子的“宿命”。

(马亚坤.2022.04.29.上海)

 

标签: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