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EAL & REALITÄT – 柏君 Bai Jun

Bai Jun
IDEAL & REALITÄT

Als junger Mann hab ich von berühmten Leuten gelesen.
Hätte nie gedacht, dass ich selbst
mich abrackere fast das ganze Leben
nur für diese
paar Dutzend Quadratmeter Schneckenhaus.

2022-04-12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柏君#(10.0)

 

《新诗典》小档案:柏君,河北唐山人,出生于1973年。多年来,一直尝试口语诗的写作,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卷》、《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2019卷)》、《爸爸们的诗》,并有零星诗作发表于《诗潮》、《雨露风》、《中国诗歌》等刊物。

伊沙推荐:唐山有诗人,唐山还有好诗人。本诗恐怕会引起不少人共鸣,尤其是那些打小想象力发达,对成功的想象中融合进了物质欲的人们。

况禹点评《新诗典》柏君《理想与现实》:短短几行诗,触及两大话题:一是文学工作者与世俗人眼里的成功。前者是无用的、孤单的、自强不息的,后者则是事功的、耀祖光宗,此二者从来南辕北辙,为全世界通行的定理。二是作家的成长与成熟。从兴致勃勃直奔成功的幻想,到淡定坦然审视时代和自己所从事工作的真相,进而直面甚至幽默地呈现出理想与现实的反差。后者才是由写作的“金钢境”步入“天象境”(借助武侠电视剧的武功境界提法)的直观体现。

【亚坤评诗】
理想与现实
作者|柏君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本诗提出了一个千古难题。这是自人类文明诞生以来,就存在的一个问题。从二者最本质、最纯粹的层面讲,它们基本无法兼容。但从物质和精神这两个纬度上来审视,尤其是从人的角度上来审视,这二者又必须交合在一起。这不是你愿不愿意或者能不能的问题,这是自然界中万物(不管是人还是事)存在的一个“常道”。一定意义上讲,这确实是一个“悖论”。
诚然,在人类文明史中,也确实有突破这个“常道”的。但当你试图这样走时,你要清楚你是否就是文明史中的那个人。
即使你确信你是那个人,你也要想清楚你是否能在“破道”的基础上达到自足、自洽、自适、自活。
要知道,不成神,既成疯,或成魔!
而纵观人类文明史,这些例子也有很多。

我个人一直认为:一个人既能沉入泥土,活得通透,一身烟火凡尘气,又能寒月霜钟,澡雪归来,净土超我入山中才行。尤其是文学艺术等以精神为主导方向的现实从业者。

本诗内容,虽然也指向社会性,也有具体国情问题。但本质上,亦如是。

(马亚坤.2022.08.24.上海)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