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M GLÜCK – 草屋 Cao Wu

Cao Wu
ZUM GLÜCK

Ein Freund ist von uns gegangen.
In der Nacht davor hat er noch
mit ein paar Freunden
zusammen gezecht.
Ein Freund sagt,
gut, dass ich in der Nacht
nicht dabei war.
So wie wir zueinander gestanden sind,
vielleicht hätte ich ihn
ins Grab getrunken.

2022-08-1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伊沙推荐:本诗写的是朋友情。他是得庆幸,王昌龄去襄阳看孟浩然,孟烧河鲜招待朋友,引来自己背部毒疮发作一命呜呼,让王背负千古骂名。这是冷抒情一一不,反抒情。

况禹点评《新诗典》草屋《庆幸》:本诗也属于活到了才能写出的那种。我读此诗时正在酒桌上,本人不算好酒,但因为同座朋友中有心脏多次搭桥者,还是暗暗为该老哥捏把汗。中国酒文化的复杂你说它好也好,你说它暗藏惊心动魄也好。总之都是一体两面,从哪个角度来强调,则要看命运了。也是细思恐极。

【亚坤评诗】
庆幸
作者|草屋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好诗!遇到拔尖诗时,要叫声好!
我个人认为:当代口语诗写作,能持续保持日常性写作已经很难了。在此基础上,如能再守住数量(量必须要大,因为这涉及到真正的生命耐力,以及精神和身体持续共振的能力)则更难矣。如果谁在“量大”的基础上,还能保持住常态化的“质”,则可期也。
如果谁以上都能自如做到,还可以周期性输出“尖诗”,且可以长时态保持(十年一周期观察),则大诗人气象也。
这些要求,实在是太难了。天赋、修为、身体、精神、文化、运势、命运缺一不可。
本诗,在我个人看来,就是一首尖诗。
主要是它写的太巧了。这个巧不是小巧,而是大巧。 这是一种带着思想、内容和精神力的“巧”。它不是抖机灵。
这首诗是典型的“反写”,这是一种逆向思维写法。由于是写友情,且内容是一个悲剧,作者又是反写,这就带来了一种意想不到的“荒诞效果”。
你可以从正向去看这首诗(说话的那个朋友可能是冷处理,他其实很伤心),你也可以从反向去看这首诗(他也可能是批判这种社会现象或者作者想揭示人性的冷淡和阴暗)。
这里面的况味就很值得体悟了。
就本诗来讲,我个人感觉主要还是说的后者。

(马亚坤.2022.08.26.上海)

 

标签: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