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LETZTE KLASSE – 唐欣 Tang Xin

Tang Xin
DIE LETZTE KLASSE

Die letzte Klasse. Daudet. Seine Muttersprache. Chinesisch.
Aber keine Invasoren. Es ist nur.
Er muss in die Rente. Mit seinem Handy
Online-Klasse für Völker in China.
Mit Uighur*innen, Kasach*innen, Hui, Yi und Mongol*innen sprechen. Über
Joyce und Die Toten. Nicht erwähnen,
dass das der Endpunkt ist. Für seine Laufbahn als Lehrender. Nur dass
am Ende der Erzählung Schnee fällt. Dass sie darauf achten.
Schnee fällt überall. Auf die Lebenden und auf die Toten.
Das ist so gut, das will er immer wieder lesen.
Jedesmal spürt er, dieser Abschnitt ist ein Gedicht.

Jun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伊沙推荐:唐欣上一轮推荐写的是想象最后一课,这一轮推荐写的是现实中的最后一课,退休之年写退休之事,连出好诗。本诗既是今夏绵阳诗会单场冠军,也是9月下半月冠军,还确保老唐继续满额,实力使然,退休跟写诗没关系。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最后一课》:看了诸多同感,唯一的不同是——老唐现在已步入逍遥游的状态,我还暂时只能心向往之。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享受好眼前的一切,认真过好它,庶几无悔。

【亚坤评诗】
最后一课
作者|唐欣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太复杂了!在这么短小的诗评中,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语言”和“阐释”的无力。
这恰恰也暗和了这首诗深含的“存在主义的虚无和自证”。(乔伊斯的《死者》部分也是探讨这个问题)
写这首诗时,唐欣老师的心境是多么“内省”和“肃杀”。他借着乔伊斯短篇小说《死者》结尾的精彩名句把自我心境和哲思阐述得淋漓尽致。真是迷人!
这首诗内部体量真大。简单点讲,就是内容延展和精神表达太宽阔。甚至,可以看成是一首直面时代、命运、文化和自我的“绝笔”(此绝笔非绝笔,他是一种回望和自证)。

诗歌给的信息点太多,虽多,但紧扣情绪和主题,都很恰当。

你当然可以把它看成是一首文化诗。事实上,它更多的是建立在文化基础上的“哲学沉思”。前两句出现了”母语”和“侵略者”这两个核心词句。它明显折射了一种“文化价值”思考和史学意义上的“追问”。
紧接着,诗歌出现了“多民族”现象(回、彝、蒙、维吾尔、哈萨克等),这显然也是一种精心安排。它深含“文化本体论”(个体)和“无中心主义”(整体)的沉思。这其实恰恰是“存在主义哲学”问题。也是乔伊斯短篇小说《死者》想探讨的问题。
最后,作者还是回到了他个人。“最后一课”很显然不仅仅指向“课堂”这个纬度。它要宽宏很多。
所以你看最后三行,作者借《死者》原文诗性的小说语言,完成了一次自我精神的“诗化”!
这其实是一种极致的“个体抒情”!

(马亚坤.2022.09.15.上海)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