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SSSTAPFEN – 左右 Zuo You

Zuo You
FUSSSTAPFEN

Im WeChat vom Wohnblock
klagt der untere Stock
über den oberen.
“Können Sie oben bitte nicht
jeden Tag mit Stöckelschuhen
hin- und hergehen?
Ich hör es jeden Tag,
auf meinem Kopf
macht es dingding dongdong,
manchmal glaub ich,
das Dach stürzt gleich ein.”

Ich denk mir,
obwohl ichs nicht hör
und auch nicht spür,
aber ich weiß, jeden Tag
gehen ganz viele Füße
über mir,
über meinem Kopf
hin und her.

Übersetzt von MW am 4. Jänner 2023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3.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2023年1月5日,4294首,1306人。第33个左右(陕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左右,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山阳。少年时期(16岁)开始在《辅导员》《商洛日报》《雏凤新声》等报刊发表诗歌,从此与文学结缘至今(18年诗龄)。曾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40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有作品被译介到欧美、日韩等,曾获紫金·人民文学之星诗歌佳作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柳青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等,现居西安。

伊沙推荐:投稿时左右在附信中提醒我,说自觉已订货的那首份量不够,又多发了几首,我读完从中选出了本诗,份量比先前增加了,但不足以进半月前四,他与前四的差距正在于年龄、阅历一一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并愿意为你指出来,至少在我前进的道路上就没有遇见过。

徐江点评《新诗典》左右《脚印》:新冠让人们步入前所未有的禁闭生活状态。“楼顶的脚步声”无疑是许多人禁闭生活中的共同体验,它属于“类公共题材”,却同时具有私人性。对于诗歌写作而言,则照例算“谁先写好了归谁”的情形。左右反应快,属于抢先写出的那批作者,所不同于他人的是,本诗他又加了一层保险——从失聪角度想象脚步在头顶走动的感受。

​李勋阳:做为细心的邻居,我经常不敢高声语,恐惊楼上人,但正如诗里情形,楼上却忘了他脚下有人,我倒是经常提醒小孩,在家走路轻点,楼下有人,尤其还有婴幼儿的话,走路会打搅小朋友睡觉的

​吴书衔:“每天都有一串脚印,在头上走来走去。”“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多数人的幸福感是建立在踩别人(说攀比说虚荣可能会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获得的。在中国式社会里的人际关系,群体关系,藏在集体潜意识里的心理结构。有时委屈,有时得意。总之就是这个沉淀几千年的心理结构框住你。
能跳出来者,谁?
左右这首就是心灵的敏感度高,感受能力强,才能写出来。因为是日常身边的事,又因是集体无意识,大家习以为常,见惯不怪。平地起波澜。安静中听见高跟鞋声的,是耳朵。写出来则是跳出来看了之后的事,是心灵能力。是观照,是诗。

 

 

 

广告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