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农家旺’

UNTERM HIMMEL – 农家旺 Nongjia Wang

6月 28, 2022

Nongjia Wang
UNTERM HIMMEL

Den Berg Lu hinauf neben der Lotushöhle
Sieben, acht Mönche kommen vorbei
Vielleicht Spaziergang nach dem Mittagessen
Sie reden beim Gehen
Ukraine
Russland
Kaiser
Militärischer Angriff
Raketen
solche Wörter
hab ich ungefähr
von ihnen gehört

2022-02-25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农家旺#(2.0)

 

伊沙推荐:本诗读来不简单,是对红尘之外僧人六根不净的小调侃吗?标题之正却有肯定之义。那就只是客观表现,懂点佛理就好理解了:普度众生者,如今生灵涂炭,不是你们该关心的吗?

况禹点评《新诗典》农家旺《天下事》:近些年,穷疯了的美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穷的)好像一直在努力拆散地球村,安栅栏、挖壕沟,搞些“大房懒婆娘”闹分家的把戏。问题,地缘意义上的地球村可以用强权或形形色色技术划分边界,但人们意识中的地球村,你是没法分割的。比如诗中的和尚,信息时代,已是拿工资的他们,没法六根清净,也不必清净。和尚也是人,“胸怀天下”不是他们的错,而恰恰是政客们的贡献。

【亚坤评诗】
天下事
作者|农家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本诗读后,我喜欢其相对冷静和克制的态度。虽然,从诗中,我无法看出作者的具体观念。既看不出他对战争的态度,也看不出他对“僧人议论战争、政治和国际时事”的态度。他只是选择了呈示一个很平常的画面。

这其实是个很大的优点。说实话,站在诗的角度上,这种冷静和克制肯定是一个可靠的诗写态度。

其次,谈谈佛的入世。我认识不少道门和佛门朋友。如果认为僧人都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家人,那可真是大错特错了。这对佛的传统也是一种误读。

恰恰相反,我看到的僧人都是“入世”的,这个“入世”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
僧人不“入世”,在我的思想里,“佛相缺失”,难成大道!
越是高僧,越通透,毫无挂碍,出入自如,来去自由。
所以,谈论国家大事,谈论战争,讨论国际局势,这太正常不过了。
本诗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

(马亚坤.2022.06.26.上海)

 

SÜSZKARTOFFELGEDÄCHTNIS – 农家旺 Nongjia Wang

6月 27, 2021

Nongjia Wang
SÜSZKARTOFFELGEDÄCHNTNIS

Weißhautkartoffeln Nordostkartoffeln Rote Kartoffeln Kürbiskartoffeln Lila Kartoffeln
Gedörrte Süßkartoffeln Süßkartoffelgelee Süßkartoffelbonbons Süßkartoffelnudeln Süßkartoffelbällchen Süßkartoffelsuppe
Gegrillte Süßkartoffeln gedämpfte Süßkartoffeln gekochte Süßkatoffeln gebratene Süßkartoffeln Süßkartoffel-Pommes Frites
Eine Süßkartoffel in der Schultasche,
auf dem Heimweg am Dorf-Süßkartoffelfeld wenn kein Mensch da ist eine stehlen
und sie daheim dann mit ein paar anderen aufhängen am Kopfende von meinem Bett
Die Süßkartoffeln wo schon der Zucker rauskommt sind die allerbesten Süßkartoffeln
Mein Magen war in meiner Jugend nur lauter Süßkartoffeln

2021-02-2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农家旺#(1.0)

伊沙点评《薯忆》:谁都经历过,你没写出来,你写出来的,没有别个绝,你就失败了,诗写充满了,这样的失败,在本诗面前,一地失败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农家旺《薯忆》:红薯充斥的年代,甜吗?今天的人肯定会觉得甜。但天天吃,胃是会反酸的。不过要说它是“时代病” ,还真谈不上。红薯是南方人的叫法,北方人叫白薯、山芋、地瓜、山药(河北一些地方这么叫),叫法不一样,品相也不一样,“红薯”依然是这里面最好吃的一种。而且北方的白薯或山芋、地瓜,产的还是少,我小时候城里粮店买不到它们和糙米(机米)的时候,大家只好买玉米甚至红色的高粱米吃。我还吃过高粱米面蒸的窝头,您猜怎么着,胃里像坠了团软水泥。这一切,直到伟大的改革开放到来,才渐渐退出人们的记忆。

黄平子读农家旺《薯忆》

——《新世纪诗典》3736

薯忆

农家旺

白皮薯 东北薯 红心薯 南瓜薯 紫薯
红薯干 红薯皮 红薯糖 红薯粉 红薯丸子 红薯稀饭
烤红薯 蒸红薯 煮红薯 炒红薯 炸红薯
上学时书包里揣一个红薯
课间偷偷掏出来啃一口
回家路过村里的红薯地趁着无人偷一个
红薯收回家了在床头挂几个
糖分出来的红薯是最好吃的红薯
红薯填满了我少年时代的胃

2021.01.22

黄平子读诗:“薯忆”也是忆薯。“白皮薯 东北薯 红心薯 南瓜薯 紫薯”,这是薯的种类。“红薯干 红薯皮 红薯糖 红薯粉 红薯丸子 红薯稀饭”,这是薯的产品。“烤红薯 蒸红薯 煮红薯 炒红薯 炸红薯”,这是薯的吃法。“上学时书包里揣一个红薯”,这是小时候的主食,也是小时候的零食。“课间偷偷掏出来啃一口”,也有人上课偷偷掏出来啃一口。“回家路过村里的红薯地趁着无人偷一个”,我们这里除了偷红薯,还可以偷花生,有的时候也可以偷香瓜和甘蔗。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有谁没有偷过东西?“红薯收回家了在床头挂几个”,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糖分出来的红薯是最好吃的红薯”,这句话也不太懂。我们的经验是:收了水,开始变蔫的红薯是最好吃的红薯。“红薯填满了我少年时代的胃”,我也是吃红薯过来的人。到现在也还深爱着红薯。人吃红薯,猪吃红薯藤,红薯真是个好东西。

2021年6月26日20点38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