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李东泽’

ECHO EINES JAHRHUNDERTS – 李东泽 Li Dongze

三月 27, 2021

Li Dongze
ECHO EINES JAHRHUNDERTS

Vor 100 Jahren
hat jemand gesagt
Gott sei gestorben.

100 Jahre später
säubern wir Lehrbücher
von vertrockneten Res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东泽#(14.0)

伊沙:作者乃诗江湖旧将一一这一支,是我初开《新诗典》时思想上倚重的主力军(那时候尚不敢设想土生土长于《新诗典》者会发展成怎样的力量),又走过了《新诗典》十年,当祝贺之!有这两个十年的历练,今生便注定了。本诗写得好,写得大,口语诗人,也要敢于朝大里写去,敢于表现自己的时代概括力和命名力。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东泽《世纪回响》:本诗触及了一个巨大的主题——人类精神状态的演变。说“神死了”是一回事,彻底将其残余的影子和碎片(干尸)从人的视野里逐出则是另一回事。前者属于心智的自我觉醒,后者则属于因噎废食和认知上的画地为牢。许多事,过犹不及。相信始作俑者尼采天上有知,也是要对此发狠诅咒的。

高歌:虽说老百姓没资格关心政治,但意识形态无孔不入,方方面面高度统一,却是不争的事实。你不关心它,也躲不掉它,它会追着揍你,比如我们的孩子,课本里就没有上帝了,将来和有信仰的国度的交流就缺了一块……还要等着将来再补上。前几天读西方哲学,才知道我们马列教科书里的概念与西哲的形而上学概念完全相反,几乎是信口胡说,也太他妈不负责任了,包括唯心主义、经验主义等等,之前的灌输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还有左和右也一样,不一个意思。所以,交流会变成驴唇不对马嘴……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李东泽的诗《世纪回响》的十一条:
1、诗是生活的再创新;
2、诗是时代的符号,是认知,是思想,是午后的一个美梦;
3、李东泽,1976年出生,2000年大学专科毕业,同年开始从事传媒工作,20年间多次获得国家及省级新闻奖。1998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2001年在《岁月》杂志发表处女作,2007年成为《葵》同仁,20年间发表诗作600余首,诗歌入选多种选本;
4、李东泽的诗,多维视角,层次丰富,题材多样,一方面对其作品的变化表示欣赏,另一方面对其多种类的试验表示疑虑,此也为一把双刃剑;
5、回到本诗,两节六行,从时间到空间,由上帝到干尸,具有独特而丰富的层次感,不仅如此,空间结构和布局轮廓,均表现出非凡的知识概述;
6、诗的第一节,引用别人的话,将一个形象的人物呈现出来,既有对精神意识的觉醒和思考,还有对时空的拉伸与揭示;
7、第二节,则回到当下的状态,回到百年前的时间衔接,不只具有教课书式的描述,还有首尾呼应的映照,多阐释的暗合;
8、诗的层次鲜明,语言言简意赅,形式逻辑丰富,观点和立场坚定;
9、诗的标题,具有时间的穿透力,时空穿越性,以及内心的强大震撼力,无限写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大而不空,需要诗意的硬核与厚实的质地”;
11、时空之诗,觉知之诗,精神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东泽《世纪回响》:在宗教里上帝是正义而全能的,人们约束自己的欲望然后作一个有爱心和善良的人,就会活着平安死后入天堂,这是大部分宗教的教义和基本的理论。而尼采的“上帝死了”,并不是说没有上帝了,而是说,上帝原先的决定性影响力,正在逐渐消逝,也可以说我们认为我们完全不需要上帝,从而也证明了尼采是一个无神论者。反观19世纪的欧洲,也确实如尼采这句话所说的,人们的思想逐渐摆脱宗教的束缚,迎来了人文主义的全面觉醒。除了尼采,俄罗斯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卡拉马佐夫兄弟》里面也说到“上帝死了”,可见人们对于摆脱蒙昧信仰的需求。所以百年前就死了的“上帝”,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在这个创新的时代、思维改变的时代、在“一百年后/我们把他的干尸/清理出课本”是无比及时且正确的选择,不仅是时代的要求,也是社会发展进步的需要,这是世纪的回响,也是诗人发出的时代的最强音。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307

3644

世纪回响

李东泽

一百年前
有人说
上帝死了

一百年后
我们把他的干尸
清理出课本

“一百年前”是时间。是很久的时间,也是一个大概的时间。“有人说/上帝死了”,说这句话的人大约是尼采。尼采是一个哲学家。他曾经自诩为太阳,后来精神崩溃了。黎雪梅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说过类似的话。我打开《卡拉马佐夫兄弟》,发现果然不错。不但说了,还有很多处。其中一处说:“同样,设若他认定灵魂无法不灭,上帝并不存在,那就马上去加入无神论者和社会主义者的行列。”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发表时,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还没有开写。陀思妥耶夫斯基才是“上帝死了”的第一人吧?管他呢。中国人不信上帝。中国人也不信尼采。中国人什么都不信。上帝是死是活,中国人一点都不感兴趣。“一百年后”也是时间。这个时间就是现在。诗人用“一百年后”说现在,意在营造一种沧桑感。“我们把他的干尸/清理出课本”是事件。维马丁先生说,本诗有“思想误会”和“假的历史”。他指的,应该是这两句吧。这两句诗太简洁,所有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其一是“我们”。“我们”是谁?是中国,还是世界?是哲学界,还是神学界?其二是“他的干尸”。这是上帝的干尸,还是尼采的干尸?尼采说,哲学家的第一特性是缺乏历史感,几千年来,凡是经哲学家处理的一切都变成了概念木乃伊。尼采杀死了上帝,诞生了第一具木乃伊。尼采说完“上帝死了”,又诞生了一具木乃伊。其三是“清理出课本”。因为干尸的不确定性,连带出了课本的不确定性。“我”读的是师范,后来自考中文本科。在我有限的学历里,不知道哪本课本有上帝和尼采。

2021年3月27日22点41分

 

 

CALL OF THE WILD – 李东泽 Li Dongze

十月 22, 2020

Li Dongze
CALL OF THE WILD

Although it was very annoying
he still filled in the form
as they wanted it.
Half a year later
the member list of the Writers‘ Society
didn’t include him.
He felt insulted
and cursed himself,
served him right,
like a wild tiger
who applies to be kept in a pen.
A moment later
he comforted himself
it is exactly because
this way they let you
keep your last bit of pride,
why shouldn’t he be proud just a little?
Then suddenly he thought of
Ah Q.

August 2020
Translated by MW, Oct. 2020

 

GÖTTINNEN – 李东泽

四月 24, 2019

Li Dongze
GÖTTINNEN

Ich wünsch Dir alles Gute zum Frauentag
Du sagst Göttinnentag.
Ich erinnere mich wie Du dagelegen bist
auf dem Bett lauter Schmerz ich wollt Dich aufschneiden.
Du hast es ausgehalten
und unser Kind normal rausgebracht.
Dann hast Du gehustet jedesmal ist ein Strahl
Urin rausgekommen.
Später haben wir erst gewusst
das ist eine Krankheit nach der Geburt
haben das viele Frauen bekommen.

2019-03-11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19

 

 


<span>%d</span>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