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桑克’

IM JAHR 756 – 桑克 Sang Ke

五月 26, 2021

Sang Ke
IM JAHR 756

Wohin soll ich noch fliehen?
Dörfer sind keine Dörfer mehr, auch in den Bergen
kann man sich nicht verstecken. Kann nur hier warten,
Schafott oder sonst ein Schicksal. Der Zug
steht am Bahnsteig, die Leute schauen aus den Ritzen,
beneiden mich wahrscheinlich. Ich dagegen
beneide die flatternden Spatzen,
die Wolken, die reinen Asketen, die sich bald auflösen.
Weiß keinen Ausweg, dreh mich im Kreis,
denk mir das Ende ist mir ganz klar, aber dann
wein ich doch. Bin noch verwirrt,
über den Augen sitzen nur Weißkopfraben,
Köpfe am Stadttor, krah krah.

2020-06-02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桑克#(6.0)

伊沙:从杜甫的视角写开去,桑克是能写清楚的知识分子诗人一一大部分知识分子是写不清楚或者不敢写清楚的,因为腹中空空没有啥,一清楚就现原形了。在北师大诗群中,桑克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这更说明这群诗人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只是学校幸运,赶上了这群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桑克《天宝十五载》:“谜底就在谜面上”,天宝十五年,是安史之乱爆发的年头。作者在想象中把自己幻化成了杜甫,往来穿行于唐代和现代,发着人生和时光的感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桑克《天宝十五载》:如同一部穿越剧的片段,随着诗圣杜甫的脚步来到了天宝十五载,在这特殊的时间节点,杜甫为避免兵祸从奉先老家出逃,本诗的记录应该与此经历相关。诗中的“我”即“杜甫”,“杜甫”即“我”,这一段内心独白将心理活动刻画得极为细腻动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我”惶恐无助、迷茫孤独的心绪,在此刻“蓬间雀”、“虚无的云”都成了“我”眷恋的对象,以至于“无计可施”、“落下泪来”, 内心的纠结与眼前之景令人徒增感伤;而诗的末尾一笔宕开:“眼球们/延秋门上的白乌头/呱呱叫了起来。”由虚入实,余韵袅袅。史诗般的记录,精彩地语言表达,也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史与史诗,是可以相互书写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桑克的诗《天宝十五载》的十一条:
1、清而不白,是诗的妙处,更是妙用;
2、把诗的层次感写的清晰、明了,就是一首诗的魅力所在,还是一首诗的思想内涵;
3、桑克,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
著有《桑克的诗》《朴素的低音号》等。现居哈尔滨;
4、桑克的诗,语言结实而丰盛,层次清晰且分明,有强烈的趣味性和思辨力,且有活泼的内在质地,文本极具通感和鲜活效果;
5、本诗以仿写他人为我心,犹临其境,又如某人,视角独特而丰富,穿越古今,如果背景清楚了,这首诗就不难理解,可感可触了;
6、诗一开头,很自然地进入到了一个特定的场域,由地的方位到环境的幻境,由物及事,隐含其中;
7、诗中写到的每一个事与物,细节透亮,语境颇有韧性,每一句与另一句之间,既独立成句,又互为关联,构成了强大的诗性张力;
8、此诗既是现场的娓娓道来,又是情境的一一再现,还是心理的游记与滑行,毫无违和地撕裂开生活的实锤;
9、诗题直面历史的时间纵轴,像极了记叙的味道,又直抵原形原貌,既是开始,还是结尾的纵深;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混沌是一个人的世界,也是一首现代诗的状态”;
11、穿越史诗,情境之诗,另一首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桑克《天宝十五载》

——《新世纪诗典》3706

天宝十五载

桑克

我还往哪儿逃呢?
乡下已非过去的乡下,而山野之间
也藏不住人了。只能在这里等着
斧钺或者命运的指令。火车
停在站台上,那些从孔隙向外张望的人
恐怕还在羡慕我吧。而我呢,
却在慕恋着从空中飞过的蓬间雀,
慕恋着已将境界修炼得近于虚无的云。
想到无计可施,原地转了几个圈,
便以为将结局想透彻了,谁知竟然
落下泪来。还是糊涂哇,
眼球们/延秋门上的白乌头
呱呱叫了起来。

2020.06.02.

黄平子读诗:伊沙老师说,这是一首“从杜甫的视角写开去”的诗。他的第一根据应该是“延秋门上的白乌头/呱呱叫了起来”,这两句诗吧?因为杜甫写过一首《哀王孙》,其诗有云:“长安城头头白乌,夜飞延秋门上呼。这里提个小小的疑问:“白乌头”有没有写错?是不是应该为“白头乌”。杜甫诗中说的“头白乌”指的是白头颈的乌鸦。这种乌鸦称“头白乌”和“白头乌”都可以,称“白乌头”好像解释不通。伊沙老师的第二根据应该是本诗的题目:《天宝十五载》。天宝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年号,共计使用15年。天宝三载正月朔,改“年”为“载”。天宝十四载,发生了安史之乱。天宝十五载——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六月,唐玄宗由延秋门(长安禁苑西门)出长安,赴蜀避难,途中发生了马嵬驿之变。杜甫的《哀王孙》写的就是这件事。百度杜甫年谱说:“756年杜甫45岁。岁初,在长安。五月,至奉先避难。闻肃宗(唐玄宗之子) 即位灵武,即留妻子于三川,只身从芦子关奔行在所(皇帝行宫)。途中为贼所得, 遂至长安。”756年就是天宝十五载。天宝十四载十月,也就是安史之乱前一个月,杜甫曾赴奉先探望寄居此地的妻儿,写下了著名的《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桑克写的,是杜甫的那次至奉先避难之事吗?有意思的是,桑克还让主人公玩了一次小小的穿越:“火车/停在站台上,那些从孔隙向外张望的人/恐怕还在羡慕我吧。”伊沙老师说这是杜甫的视角,可我读来读去总觉得诗中的“我”像李隆基。最后“眼球们”几个字没读懂,也是穿越吗?是不是指哪些看热闹的人?
2021年5月26日20点27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23——5.2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23——5.29)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