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梁园’

SPUREN – 梁园 Liang Yuan

3月 23, 2022

Liang Yuan
SPUREN

Das Qinling-Gebirge
im silbernen Schnee.
Kleiner weißer Weg,
eine Wildspur
schräg darüber.
Im Reif am Wegrand
ein Haufen Müll.
Trinkflaschen, Esstaschen
wirr durcheinander.

2022-02-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梁园#(6.0)

《新诗典》小档案:梁园,本名梁晓英,1968年5月出生,陕西宝鸡人,年轻时曾有散文作品发表,新诗典诗人,诗作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文化艺术报》等报刊,入选《与李白对饮》 《人间最美丽的故事》《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等。

伊沙推荐:一首环保诗。大家设想一下,假如本诗所写地点不是秦岭,换成别的随便什么山,诗的力量就小多了,这充分说明了符号的力量。所以,诗人不要虚妄,我们可以创造语言,但更多时候,我们只是在利用、消费语言以及语言学的成果。

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痕迹》:城里人为什么向往自然?因为远离人群以及人类自身的浊气。可惜,随着商业化进程,人迹罕至的地方确乎已然不多,凡有景观处,皆有人之污浊行为的遗迹。本诗中把所描写的污染发生地选在秦岭,更凸显了问题。秦岭是什么地方?中国南北地理和气候的分界线,也是历代假隐士们迷恋的终南山等名山的所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春晓《痕迹》:作为一名环保志愿者,诗人没有在诗中向人们大声疾呼保护环境,不要乱扔垃圾。而是先描绘了一幅美丽的“雪后秦岭图”,野兽也在此留下了脚印👣,而与美景格格不入的是人类留下的“一堆丢弃的垃圾”,鲜明的反差触目惊心,这样的一幕已足够令人反省与深思。先扬后抑的写法使得批评与谴责反而显得多余,“大音希声”便是如此。秦岭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尚且逃不脱环境污染的尴尬,想必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环保意识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不落实到身体力行一点一滴去做,都是空谈,于事无补。

​【亚坤评诗】
痕迹
作者|梁园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好诗!一首灵动的画面诗!
一首干净的纯诗!

由于这首诗作者选择的地点是“秦岭”,从内部气息、精神干净度和诗歌空间感上讲,它确实起到了很纯正的“引领作用”。

秦岭是华夏命脉!
作者写“秦岭”,尤其又是写“痕迹”,不管是写“野兽的脚印”(文明的心迹,诗中有一种神秘性,指向很深的文化肌理),还是写“塑料瓶和食品袋”(现实的痕迹,诗中有一种批判力,指向很深的社会肌理),内部精神都折射出一种“文化心迹”!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首基于现实反思意识上的文化诗!

它内容上写的是“环境生态问题”,实际诗核内部写的是“精神生态问题”。

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作者选择写“秦岭”,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的空间足够大,精神视野足够辽阔,基本能容纳作者“精神的表达”!

标题“痕迹”与诗中的内容遥相呼应!

诗中野兽出没的痕迹(脚印)和人类活动的痕迹(垃圾)形成了两种精神空间的“交涉”,把“精神痕迹”这个母题带到历史、文化、自然和社会现实中去了!
“浅”可述“环境生态”,“深”可表“文化精神”。
可谓好诗!“内化”的妙!“拾取”的妙!

(马亚坤.2022.03.22.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UNTER DEN MENSCHEN – 梁园 Liang Yuan

10月 24, 2021

 

Liang Yuan
UNTER DEN MENSCHEN

Nach dem ärztlichen Rat an die Familie,
der Kranke​ solle essen was er wolle,
was eigentlich hieß,
der Kranke hat nur​ noch ein paar Tage,
hat Papa zu seinen Enkeln gesagt,
was ihr jungen Leute gern habt,
das möchte Opa auch.
Wir gehen sofort einkaufen,
Schaschlik mit Meeresfrüchten.
Er kriegt gar nichts runter,
schauts nicht einmal an.
Als ein Krankenpfleger
ihn zum Essen ermuntert,
sagt er, das ist für Sie,
bitte essen!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梁园#(5.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5日,3857首,1212人。第5个梁园(陕西)日

伊沙推荐:梁园诗如其人,人情味足。我在《点射》集中有议论:有些人毫无人情味,却自以为有人味儿,那人味儿岂不又成了一个概念的空壳?有些人的写作就是靠概念在维持。还有一个真相:梁园写首好诗,要比白立容易,就像木匠写首好诗,要比莫高容易。诗被老婆压着写,作为男人应该感到幸福。

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在人间》:人间有无奈,老、病各占其一。置身其间,多有尴尬体验,难得的是在这类时刻,表现出对他人的善意,如本诗所写。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在人间》:看完真是无比心酸,病重到什么都吃不下的老爷子,还劝护士吃儿孙给自己买的食物,老人的纯朴善良让人心疼又感动。举重若轻地叙述,满满都是人间的真情:子女的孝心,对他人的关爱,都让这些人间小事释放出强大的诗意,不仅言之有物,更是言之有情,准确又力道十足地击中人们的软肋,让人久久难以释怀。

黄开兵:那些不懂诗的人,都觉得口语诗冷漠,口语诗人无情。他们永远读不出口语诗那种不动声色之下的真情实感。“于无声处听惊雷”!他们习惯了蹩脚的诗人矫情地表演:啊!悲伤!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梁园的诗《在人间》的十一条:
1、诗是听见,是看见,也是感觉,还是想象的艺术;
2、于诗人而言,黄金在生活中,在生命里,在时间的缝隙内;
3、梁园,本名梁晓英,1968年5月生,陕西宝鸡人,年轻时曾有散文作品发表,新诗典诗人,诗作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文化艺术报》等报刊,入选《与李白对饮》 《人间最美丽的故事》等;
4、诗人的身体里,已经注入诗意的质素,这是与生俱来的气质与能力,在梁园的语言世界里,显而易见,自然而然,也是天然;
5、梁园的诗,生活化浓,在当代口语化写作的过程中,此优点极为凑效于一身,既有活出来的感觉,还有生长于心的力量;
6、本诗通过对病情严重时期老人的情景描写,结合年轻一代喜欢的饮食文化,构成了一种特殊的反差,并在老人身上和话语之间,所表现出来的感觉,塑造出美好的人物形象,散发出幽远的故事与魅力;
7、诗中的动静极小,也似乎只是完成了一位老人在最后时光的记忆,或者生命的一个瞬间细节,但这个细节给人的感觉无限多,而这些多,正是诗意的部分;
8、尤其是老人两次的话语,无论是对己还是对人,都充斥着对于生命的期待和善念,而这种态度就是活生生的生命,以及为人之本;
9、诗的标题,不仅覆盖了诗意的空间和生活,还进一步加强了诗意的味道与力度,宏大叙事中含有丰富的精神内涵与外延生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与老人的对话中,很多时候,都有自然的诗性和智慧,也是诗的重要元素”;
11、生活之诗,生命之诗,对话之诗。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BITTE – 梁园 Liang Yuan

5月 22, 2021

Liang Yuan
BITTE

Meine Uroma
hat sechs Kinder geboren.
Bei jedem hat sie im Tempel
100 Teigtaschen geopfert,
für die Kinder gebetet,
langes Leben, Gesundheit.
Uroma war Pächterin,
Getreide war knapp,
die Teigtaschen waren
in Daumengröße.

Den Gottheiten waren
die Teigtaschen vielleicht zu klein.
Von den Kindern
ist eines 18 geworden,
das kleinste nur 6,
sie sind alle gestorben,
nur eines von ihnen
ist alt geworden,
meine Uroma.

2021-01-15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梁园#(4.0)

伊沙推荐:有人写诗,天然有优势,不论写什么,写得有意思一一这个"有意思"怎么能翻译成书面语词汇呢?"有趣"吗?"好玩"吗?"有天趣"吗?好像都差点意思,总之就是"有意思",梁园就是这样的诗人。

0522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许愿》:家族记忆中的生活,也依然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本诗与宗教关系不大,更多地涉及近代的风俗。也是写人生的诗、生命的诗,言之有物,但又拒绝被形形色色的概念和意义框住。就像生活本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许愿》:正如主持人所说,这是一首有意思的诗。有民俗,有家史,有个人的命运,还有关于神灵的神秘感,不知“太姥姥”的几个孩子早夭和 “也许神灵/嫌弃饺子小”有没有必然联系,与太姥姥的不幸遭遇相比,“我姥姥”能够“最终活到老”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简洁流畅的语言,读来格外舒服,淡淡的忧伤与无奈萦绕期间,让人读之难忘。

韩敬源:口语诗的“冷抒情”真是高级,规避了那种不知所云酸不溜秋的直抒胸臆,本诗就是间接抒情、冷抒情的典范,沉重而有趣的诗,生命之诗。十部新诗典,一部近现代中国人的心灵史,上苍保佑还没有吃饱饭的人民,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

MENSCHLICHKEIT 1. LEKTION – 梁园 Liang Yuan

2月 26, 2021

Liang Yuan
MENSCHLICHKEIT 1. LEKTION

Ich bin ganz klein,
sitz auf dem Schemel,
hör Omi erzählen
eine Diebesgeschichte.

Der Dieb gräbt ein Loch
in eine Lehmwand,
steckt seinen Kopf hinein;
wird von dem Herrn
des Hauses entdeckt.

Der Herr verstopft
das Loch so dicht,
dass der Kopf nicht hinaus kann,
kocht einen Topf Hirse;
füttert dem Dieb
den brennheißen Brei
bis er tot ist.

„Zu grausam“,
sagt der Onkel, der neben uns
die Geschichte gehört hat.
Ich wollt gerade
dem Herrn applaudieren,
stopp mittendrin;
merk mir, was er
gesagt hat, bis heute.

30. September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推荐:中国人辛苦,逮着过年就不放,非过到正月十五元霄节才算过完,本典也要有所表示。但凡诗人,不论男女,乖戾人众,得一和善可亲的大姐不易,当置于这团团圆圆的节日。诗也是接地气生活化有人味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人性第一课》:姥姥的讲述传递的是千百年来传统的寓意——小娃娃长大要做好人,不要做贼;舅舅的表态代表了当代人的价值判断。作为读者,我的第一反应会倾向于舅舅。但经过大疫情的教育,我也不敢轻易否认姥姥的价值观。两者各有侧重,但一首诗能让人想到这些,已经成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人性第一课》:由于人们的价值观及认知等的差异,以及人们对人性的理解有诸多不同,从而导致人性教育的多样性。大多数人最初的人性教育受家庭的影响极大,甚至远远超过了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一如本诗中听完姥姥讲完“一个贼的故事”,舅舅说出了三个字“太残忍”,使“正为主人/叫好的我/愣了一下”,这一“愣”显然我是有所触动,意识到这样的“叫好”似有不妥,当时因为年龄限制,也不会完全明白到底有何不妥,只有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才会有所领悟。而“一辈子/记住了/舅舅的话”便是家庭里长辈对晚辈人性教育的结果:这样的一课,足以影响人的一生;一颗善良的悲悯之心便是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中淬炼出来的,始终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