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王科峰’

TO KILL LIVING THINGS – 王科峰 Wang Kefeng

1月 13, 2022

Wang Kefeng
TO KILL LIVING THINGS

Offering to our ancestors, killing a chicken –
mother is a vegetarian,
doesn’t want to take life.
Father picks up the kitchen knife with his right hand,
he knows how to bleed out an animal.
His left hand never leaves his pocket.
“My left hand has turned prayer beads all my life,
can’t stand to see blood.”

Translated by MW in January 2022

伊沙推荐语:佛系反讽诗,在《新诗典》形成了一大现象。金斯堡说,写你看到的,别写你想到的一一做到这一点,可真不容易,譬如我此刻被封城在家,我看到的并不比你更多,我通过"听说"写诗写日记写网文,对你就是欺骗,而你以为我在现场,特别好骗。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科峰《杀生》:一半儿守约,一半儿从俗。貌似茅盾的东西,构成了某种幽默性,这后面隐现的,当然是人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科峰《杀生》:不忍杀生,却偏偏要杀鸡;不想见血,却偏偏要放血。人性便是如此地复杂与矛盾。国人是讲究孝道的,人们把祭祖也看作是尽孝,来表达怀念与追思。各地祭祖的以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祭祖要杀生,有些地方却不杀生。一般来说信佛的人信因果,所以不会杀生祭祖,在他们看来祭拜祖先而杀生是非常大的罪业,通常会奉上瓜果、香花,或诵经、吃斋念佛之类。诗人作为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只是将眼前之景加以呈现,就已充满“事实的诗意”,而其中宗教、传统、以及丰富内涵的叠加,又无形之中增强了反讽的力度和诗歌的张力。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3诗人王科峰《杀生》
这依然是一首表现中国人特性的诗。实用主义往往导致功利性和机会主义,而与真正的信仰无关,这也就有了左手转菩提不想见血,右手却很诚实很熟练地拿刀给鸡放血,两者并行不悖。当然你理解成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也行,但这种智慧有时是要付出极高代价的,从杀鸡这件事上看得还不明显,但一脉相承。

​马金山|读王科峰的诗《杀生》的十一条:
1、写到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也不少,是一门高难度的技艺;
2、写作,对事物的描写越具体,就越容易震撼心灵,直抵灵魂;
3、王科峰,90后,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入选浙江省“新荷计划”人才库,浙江文学院青年作家诸暨班学员,绍兴市作家协会会员,曾获浣纱文学奖;
4、本诗作者年龄不大,却写得如此老道,不只是一个好字可以概括的,因为诗里面流溢出来的东西,太过真实和强大了;
5、本诗通过祭祖,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并将本真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呈现出来,其中还隐含着幽默风趣的意味,甚至于只可意会,且滋味幽长;
6、两种文化,两种表达,或者两种不同事物的反差,必定会成为诗意的人生,并道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人性话题;
7、此诗很好,好在诗人没有一丝杂念,只是把所看见的事物,一一细细道来,让它们自己发声;
8、诗的标题,也极其的够劲,不是信仰,也不是杀鸡,而是杀生,将诗的空间完美地展现出来了,这是实力诗人当有的表现;
9、在此必须补充一行,那就是,每一行诗里,都有至少一个动词,在发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简约的诗行里,的、地、得,尽可能的慎用”;
11、信仰之诗、敬畏之诗、人生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