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石薇琪’

KRÄHEN – 石薇琪 Shi Weiqi

6月 22, 2021

Shi Weiqi
KRÄHEN

Am Himmel kreist eine Krähe.
Da kommt eine zweite,
fliegt auch einen Kreis.
Da kommt noch eine Krähe.
Drei Krähen drehen sich
am Himmel.

2021-01-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Shi Weiqi, geb. im Februar 2014. Geht in die 1. Klasse Volksschule in Zhendong bei Laibin in der Region Guangxi. 《新诗典》小档案:石薇琪,2014年2月生,广西来宾市镇东小学1班。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石薇琪#(2.0)

伊沙推荐:多么干净的纯诗!似乎孩子比大人写干净的纯诗要来得容易,因为孩子原本就是干净的。别光看到如今诗童大增,还要看到孩子写诗的底线已被《新诗典》提得相当高,不通过一定程度的专业学习,仅仅来个"童声独唱"已经没有彩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薇琪《乌鸦》:语言“简单”的循环往复里,有情节,也有滋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薇琪《乌鸦》:我始终相信只有心灵真正纯净的人,才能写出干净的诗。一如本诗的作者,寥寥几笔如同儿童简笔画的勾勒,凌空转圈的乌鸦便极具动感和画面感,蓝色的天空,黑色的乌鸦,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和心灵冲击,仿佛在天空舞蹈的不是乌鸦,而是小诗人自由不羁的心灵,在她不染尘埃的眼睛里,素来让人厌恶的乌鸦都被写得如此可爱!诗写完全出于作者自身对世界的观察和领悟,倾注了更多的是她的生命体验。反复修辞的使用也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表现出小诗人良好的语感和文字把控能力。

马金山|读石薇琪的诗《乌鸦》的十一条:
1、让事物充满活力,也是诗的源动力;
2、把平常之物,写出深刻与厚重,也是一门高难度的动作;
3、石薇琪,2014年2月生,广西来宾市镇东小学1班;
4、《乌鸦》一如作者以往的诗歌品质,纯粹而干净明朗,也有别于其以往的作品,在本质的纯澈方面,更显沉实与厚重;
5、本诗语言干净细腻,场景在野外也多有常见,但不见有人写出其形其状,还原本真于自然,已凸显清透无暇于心境;
6、诗中以乌鸦的惯性行为,在一个姿势之间往复,将一种行为贯穿始终,保持了某种信念的力量,互相影响,并互为带动,貌似写乌鸦,更是写人;
7、三个排比句式,在一个景物之间往复,不仅形象、具体,而且透彻出一种洁力,这是一种以物造境,更是以境化物;
8、最后两行,也可作为诗的最后一节,但它构成了奇特的妙境,成为了诗意完整的一部分;
9、无欲则无敌,在人生的道路上如此,在艺术的本质内部,也是如此,犹如本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一种事物写到极致,也是一种境界与态度”;
11、纯澈之诗,动物之诗,画面之诗。

 

 

HEULEN – 石薇琪 Shi Weiqi

1月 26, 2021

Shi Weiqi
HEULEN

In der Klasse
hör ich auf einmal
jemanden heulen.
Die Lehrerin fragt sie
was los sei.
Sie sagt überhaupt nichts.
Die Lehrerin fragt noch ein paar Mal.
Die Schülerin sagt, ich will nach Haus,
ich will schlafen.

5. Oktober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1

Shi Weiqi, geb. 2014, geht in die erste Klasse Grundschule in Zhendong, Laibin in Guangxi.《新诗典》小档案:石薇琪,2014年生,广西来宾镇东小学一(1)班。

伊沙推荐语:本诗作者是广西诗会上升起的两位10后小诗星之一,石薇拉的妹妹,三个A的小女儿,我觉得三个A可以竞逐中国最幸福的父亲了。本诗告诉你:怎么活就怎么写,怎么想就怎么写,小时候没学会,长大就晚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薇琪《哭》:读完莫名地心疼:现在的孩子太可怜了!素质教育下的孩子真的太累了,学习负担重导致睡眠不足,已是常态。本诗从孩子的视角写孩子,我们读到的更多的是“休戚与共”的情感。小作者是广西诗人三个A的小女儿,年龄虽然小,却已成功将我这个大粉丝俘获了。之前也约过薇琪几次稿,喜欢她简单明了、畅达率真的诗,这才是诗歌最本真的样子,任何强加于或附着于其上的所谓“意义”,都是画蛇添足。没有什么诗歌比“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更能打动人心的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薇琪《哭》:一句“想回家”,成年人读了会乐喷,对诗中的娃娃们却显然不是快乐,那里面藏了多少人生最初天性遭禁锢的难耐!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46

新诗典第3586首

石薇琪

上课的时侯
突然听到有人
大声哭起来
老师问她
怎么回事
她都不说话
老师又问了几遍
她说我要回家
我想睡觉

2020年10月5日

石薇琪小朋友生于2014年,写这首诗的时候可能在读一年级,最多也是二年级。小诗人用自己的笔为我们记下了一起课堂意外事件:“上课的时侯/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哭起来”。在小学,学生哭闹是常事。不过上课的时候突然哭,就有点不正常了。学生哭了,老师肯定要问一个为什么。“她”不说,是不好意思说,因为她的理由说出来会让别的小朋友笑话:“我要回家/我想睡觉”。我们这边学校,六岁就可以读一年级。有的家长心急,孩子才五岁多,就送到一年级去了。还美其名曰:“不要输在起跑线上!”虽然国家三令五申说小学不可以考核,不可以排名。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政府照样死命抓学生的考试成绩。读书很苦,作业很多。从小陷在题海里的学生没有一点学习的乐趣。上课不能睡觉,小学生怕老师,熬不住了,自然哭。石薇琪很小,她当然想不到那么多。她只是用自己的笔,不加讳饰地记录了这看起来好笑,实则引人深思的一幕。2021年1月26日20点34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