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维马丁’

LAND OF POETRY – 维马丁

四月 5, 2020

Martin Winter

LAND OF POETRY

 

These few weeks,

Chinese poetry didn’t get sick at all,

quite the opposite.

This means

there is hope for China.

 

3/2/20

Translated by MW, April 5, 2020

 

诗国
维马丁

这几个星期
诗一点都没有病,
恰恰相反。
那就是说
中国有希望。


시의 나라
Martin Winter

이 몇 주일간
시는 병 나지 않았을뿐더러
그와는 반대였다
그러니 이것이 바로
중국의 희망이다

2020.3.2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新世纪诗典10,NPC4月6日,3290首,1077人。第12个维马丁(奥地利)日

伊沙推荐语:大疫之中,先锋诗人表现得再好,在中国主流文化眼中等于不存在,你只配当庸众与网络暴民恶搞暗整的对象,但是在一个外国人眼中,似乎不是这个样子,成了本诗中所写的那个样子,这便是人类的眼光和世界的见证。维马丁之于中国诗歌,越来越重要,本诗在第十季的头半月中可居亚军。

《新诗典》小档案:维马丁,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曾经住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写作用德语、英语、中文。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等。2013年开始参与新世纪诗典。

徐江点评《新世纪诗典》维马丁《诗国》:我总觉得一个真正的现代诗人,是不该有中国古来流行至今的土鳖“乡党”意识的,人对故乡的爱不应该是地域狭隘,反而应该像孟子所说的那样,以近及远,成为具有国际视野、普世视域的艺术家。作为精通用汉语写作的欧洲诗人,维马丁对中国和汉语的热忱,及其设身处地的关注,堪为中国同行的榜样。《诗国》一诗便是最新的例证。

朱剑评《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诗国》:“诗一点都没有病”,俨然已成名句,实际上这是一种价值判断,代表着作者的立场和价值取向,维马丁热爱中国,一直密切关注着中国先锋诗歌,这才有这首具有穿透力、写出了事实真相的好诗。新冠病毒对人类的生命带来威胁,也考验着人的良知和一个国家的文明,还好,在沉渣泛起之时,中国最好的一群诗人,用大量具体的作品,捍卫了中国诗歌的文明之光。

韩敬源:中国有诗的传统,但是并没有发出现代的力量,正如我们念叨李白,但在李白诗中发现“意象诗”的是美国大诗人庞德。现在的境况是后现代主义口语诗在国际上发出诗国的传统力量,让世界诗人另眼相看。但在国内却是官方漠视,普通大众不解,一部分网络人渣极尽泼污水置我于死地的状况,生态环境恶劣可见一斑。从汉学家、奥地利诗人维马丁的视野里,可见后现代主义口语诗的价值。感谢维马丁!

梅花驿:在我的眼里,维马丁就是一个中国人,就是一个中国诗人。他懂中国,更懂诗。这首《诗国》就是明证。

能水跟读典十002维马丁《诗国》:目力所及,大疫时期最好的爱国诗。比那些讴歌体,隔靴搔痒体不知好多少倍。原因在于,它忠于事实的自我判断,不玩狭隘的家国情怀,并且与大疫这一人类严重公共危机瞬间联系起来,真诚而纯粹!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诗国》的十一条
1、维马丁,1966年6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翻译家、汉学家。曾经住中国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教过书。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等;
2、维马丁,在当代中国,已然是最具影响力的外国诗人之一;
3、维马丁的诗,在精神与情感方面,与中国诗人的诗维上有着某种暗合,让人感觉到其诗中的思想、观念、生活、情感,均有一种广义上的契合,既博大精深而又厚重深刻;
4、在伊沙的倡议下,并以此诗中“诗一点都没有病”之佳句,命名为《新诗典》九周年百名诗线上抗疫朗诵会,凸显了本诗行的现代性,又表现出本诗的普遍意义与价值;
5、外国诗人眼中的大疫中国,不只是诗的,还是世界性大情怀的,在本诗中,既浓烈而又清晰可感;
6、诗中所示之意,具有强大的穿透力,实则是一种国际视野和诗人价值观、世界观的扩充与再现,也是灿灿的泱泱中华魂魄之精髓;
7、先锋诗人的觉察力和汉语写作的重要性,在本诗中都有体现,廖廖数行,却道出了诗与现实,精神与生活,灾难和人类;
8、本诗写于中国仍未出现拐点的疫情期,不得不令人感叹,诗人的国际视野和对中国疫情的判断力,表现出诗人的态度和情感意念;
9、诗的标题《诗国》,既回到了诗的本身,又道出了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国度的文明和民族精神,令人充满期待与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大情怀必定成就大诗,成就大诗人”;
11、疫之见证观。

君儿朗读:https://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48763858&promote_id=957250&from=timeline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2.0)

谢谢大家!

 

 

 

 

 

CORONA-VIRUS 新冠病毒

二月 12, 2020

Painting by Tu Ya 图雅

 

Yi Sha

GUIDE

 

I am a shoddy travel guide.

About 20 days ago

in Vienna

I led Bai Li

to a group of angels

who hold golden cups at the sky

and told him this was in celebration

of a good harvest.

Actually it is for victims of the Black Death.

At this time the current plague in our country

had already begun.

 

February 9th, 2020

Translated by MW, February 2020

 

 

Yi Sha

REISEFÜHRER

 

Ich bin ein sehr lahmer Reiseführer.

Vor ungefähr 20 Tagen

in Wien

hab ich Bai Li

vor eine Gruppe von Engeln

die goldene Schalen gen Himmel halten

geführt und gesagt

das sei ein Denkmal für reiche Ernte.

Eigentlich ist es eine Pestsäule.

Damals hat sich in unserem Heimatland

schon eine Seuche ausgebreitet.

 

2020-02-09

Übersetzt von MW am 10. Februar 2020

 

《导游》

伊沙

 

我是个蹩脚的导游

大约廿天前

在维也纳

我把白立

导到天使们向天

捧着金碗的

纪念碑下说

这是庆祝丰收纪念碑

其实那是

黑死病死难者纪念碑

当此时

祖国大疫起

 

 

CORONA-VIRUS

In China
haben die Leute
die angeblich alles kontrollieren
was angeblich unvermeidbar sei
schon wieder
versagt.

MW  Februar 2020

 

新型肺炎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相信魔鬼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BELIEVE IN THE DEVIL

 

Vicious circle

is called devil’s circle

in German.

And so we can say

the Corona virus

is the fault of the devil.

 

MW February 2020

 

禽流感

 

2006年

禽流感

好像要威胁奥地利

至少健康部长这样觉得

让她的丈夫跟德国医疗公司

制作一两千万口罩,

奥地利人口不到八百万。

结果奥地利没有人感染

但健康部长夫妇

一直有麻烦

还有奥地利诗人写口罩记。

那位丈夫

一直擅长卖军火。

在多瑙河旁边

拥有华丽的宫殿。

 

2020、2

 

 

VOGELGRIPPE

 

2006

hat die Vogelgrippe

Österreich bedroht.

Jedenfalls hat die Gesundheitsministerin

über ihren Mann

Millionen von Masken anfertigen lassen.

Die Regierung musste 7,7 Millionen Masken kaufen,

eine für jeden Menschen in Österreich.

Keiner hat die Masken gebraucht.

Die Ministerin wurde verspottet.

Der Mann ist für Waffengeschäfte bekannt.

Er hat ein Schloss nicht weit von der Donau.

Angeblich gibt es noch viele Masken

in Kasernen, angeblich sind sie alt.

Vielleicht kann man sie noch verwenden?

Bitte schickt sie nach China, wenns irgendwie geht.

 

MW Februar 2020

Poems by Bai Li 白立, Chun Sue 春树, Jiang Huhai 江湖海, Martin Winter 维马丁, Pang Qiongzhen 庞琼珍, Tu Ya 图雅 and Yi Sha 伊沙。

45 masks – poems by Yi Sha, Shen Haobo, Ma Fei, Zhu Jian, Xu Jiang, Martin Winter, Xiang Lianzi, Xidu Heshang, Chun Sue, Jun Er, Zhao Keqiang and many others!

Assembled by Zhao Keqiang

2003年非典,有人戴着口罩去抢钱;

2020年开年,大家拿起钱到处去抢口罩;

口语诗是具体的,透过赵大爷从朋友圈抢来的这45只口罩,“你能够看见普通人的抗疫生活及所思所想,你能够看到这一段非常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完整生态”(伊沙)。

本辑诗人:伊沙、沈浩波、马非、朱剑、徐江、维马丁、湘莲子、西毒何殇、王有尾、李勋阳、春树、赵克强、阿煜、轩辕轼轲、君儿、五月牛、张敬成、香如故、图雅、赵立宏、刘健、张才模、紫花地丁、朵儿、柏君、第一闲人、隐形鸟、东海潮、胡泊、向宗平、梅花驿、南人、二月蓝、虎子、杨瑾、白立、江湖海、拉萨、高歌、鬼石、袁源、苇欢、彭晓杨、散心

WANG WEI’S GRAVE – 王维墓

五月 10, 2019

Martin Winter
WANG WEI’S GRAVE

Wang Wei’s Grave.
Key research zone,
No entrance!
Something with aviation.
Wang Wei up in heaven
smiles at the foreigner
who brings a child
under his tree,
the gingko he planted,
father & son hiding under their hoods,
stealing close
to his stone
to read his poetry
in language from far, far away.

Written in Chinese on April 13, 2019
on location, a factory site near Xi’an.
Translated in Mai 2019

《王维墓》

维马丁

王维墓
科研重地
禁止入内
好像跟航天有关系。
王维在天上
笑着看见
在他种的
银杏树下
有外国诗人
还带孩子
都戴上帽子
偷偷靠近,
对他的幕牌
用外语
读他的诗。

2019,4,13

 

 

黄花长城 – THE GREAT WALL AT HUANGHUA CHENG – GROSSE MAUER BEI HUANGHUA CHENG

五月 4, 2019

Martin Winter
GROSSE MAUER BEI HUANGHUACHENG

Auf der Großen Mauer
schreiben die Leute.
Manche mit Kreide,
manche ritzen in die Steine.
Die Kreide ist eigentlich der Mörtel,
der Mörtel zwischen den Ziegeln,
der herausfällt.
Jemand schreibt “Mexico”.
Jemand schreibt “Polska”.
Jemand schreibt auf Französisch ein Datum
zum Beweis, dass er gestern hier war.
Manche schreiben ihre Namen, auch gegenseitig
mit Telefonnummern,
so etwas gibt es überall auf der Welt,
junge Leute lieben das.
Und jemand schreibt
Es lebe die Rote Armee,
ich liebe die Rote Armee,
und hoffe auf den Weltfrieden.

MW 8. April 2019, geschrieben auf Chinesisch.
Deutsche Fassung 28. April 2019

Martin Winter
THE GREAT WALL AT HUANGHUA CHENG

People write
on the Great Wall.
Some use chalk,
some carve into the stone.
The chalk is actually lime,
mortar between the bricks
that fell out.
Somone writes “Mexico”.
Someone writes “Polska”,
means he’s from Poland.
Someone writes a date in French
and proves he was here yesterday.
Some people write each other’s names,
with telephone numbers.
I saw this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teenagers love it.
And someone writes
The Red Army is great,
I love the Red Army,
and hope for world peace.

4/8/19, written in Chinese
English version 4/28/19

黄花长城

伊维马丁

黄花长城
有人写字。
有的用粉笔,
有的往石头里刻。
粉笔其实是石头中间的灰,
砖头中间的灰,
掉下来了。
有人写”墨西哥”。
有人写”波兰”,用波兰语。
有人用法语写日期,
证明他昨天来过。
有人互相写朋友的名字,
加电话号码。
全世界都有,
青少年都爱这样做。
还有人写
红军伟大,
我爱红军,
愿世界和平。

2019 – 4 – 8

伊沙推荐语:千万别以为维马丁入典很容易,于私,他是我在外国人中惟一可称挚友者; 于公,他写中文诗,对于《新诗典》意义重大,但是毎次入典照样很难,他投稿落空的时候很多-因为,只要有一点小不顺,我就不会选,而他平时在中文语言场外写作,写的还是口语诗,很容易小不顺。本诗是他在这个春天的中国行中写的,写于北京,一入中文语言场,他就一顺百顺了,如此一来他这个欧洲人在"思"上的优势便完全发挥出来了。

徐江微博:徐江点评《新世纪诗典》维马丁《黄花长城》:用中文写作的奥地利诗人维马丁,写出了所有母语为中文的作者羡慕的诗篇。汉语的能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发掘诗意的方式。连在城砖留字这样平时受谴责的行为,此刻读来都显出可爱和生趣。

李勋阳:涂鸦司空见惯,我自己写过有个家伙在一棵树上,刻了一句“某某某,我×你”,这个×字因为树长裂缝长成了个黑洞——就有意思了,到底是什么呢,维马丁这首细节也很足,就是结尾真是大力金刚掌,与长城形成足够深的意味,你想想长城本来就是战争工事,而最后落脚世界和平就有意思了

而前面还真有世界各族人,(法国的、波兰的、墨西哥的),空间就变大了,变厚了,(咦,又是大诗么[偷笑])

刘傲夫:容量很大的诗!

湘莲子:国际观察家!同事看到这首诗还不信,还以为只有中国人才会“到此一游”

蒋涛eatchina:世界的长城

浙江周鸣:走向世界的”长城”。。

高不见_looking:诗人写在了纸上 坚固的字 也许一天,一位诗人,一本诗集,又去了那里

赵立宏1975:从符号学角度和外国诗人看,长城有非常重要的象征内涵和文化意义,但本诗却是写现场,在“能指”层面写在旅游景点经常看到的情景,剔除了象征和意义,回到事情本身来观察、思考和呈现。可以体会到诗人的观念和价值观是包容和开放的。联想到这两天一些诗人写巴黎圣母院大火的诗歌,多么令人羞愧和不安。

민들레 꽃 활짝 핀 장성
Martin Winter

민들레 꽃이 활짝 핀 장성에
누군가가 글씨를 쓴다
어떤 사람은 분필로
어떤 이는 돌에다 글을 새긴다.
분필이라고 하지만 실은 돌 사이의 횟가루,
벽돌 사이의 횟가루가,
떨어져 나왔다.
어떤 사람은 “멕시코”라고 쓰고
누군가는 “핀란드”라고 핀란드어로 썼다
어떤 이는 프랑스어로 날짜를 써,
자기가 어제 왔었음을 증명한다.
어떤 사람은 서로 친구의 이름을 쓰고,
전화번호까지 덧붙이었다.
전 세계에 다 있다,
청소년들은 모두 이렇게 하기를 좋아한다.
그리고 어떤 사람은
홍군은 위대하다,
나는 홍군을 사랑한다,
세계 평화를 원한다고 썼다.

2019 – 4 – 8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王维墓

维马丁

王维墓
科研重地
禁止入内
好像跟航天有关系。
王维在天上
笑着看见
在他种的
银杏树下
有外国诗人
还带孩子
都戴上帽子
偷偷靠近,
对他的幕牌
用外语
读他的诗。

2019,4,13

蔡文姬

维马丁

蔡文姬
当女诗人
和写下历史
的历史人物
在死后的待遇
至少现在
比同样在陕西
去世的
班固
白居易
王维
待遇都好。
有人扫墓
有纪念馆
还相当丰富。
至少这一次
重男轻女
被颠倒
一点点。

2019, 4, 13

梦见自行车钥匙

维马丁

骑车回家
有调皮的姑娘等着
一停下来把轮子中间的螺丝
拧松,
先有一边的掉下来
我下车追她,从地上捡回螺丝
可是她已经回到车另一边,
把那边的中间螺丝
拧松,
掉下来了。
大小和颜色不同了。
这次在地上很难找,
因为地上的颜色和花纹
终于找不到。
让我很烦了,
以后车怎么骑?
着急追她没赶上。
醒来慢慢地安静下来,
跟自己说是梦,
只是梦。

2019,4,14

埋下皇帝

维马丁

在西安埋下来很多皇帝,
有的还在,
是一块山丘。
可以上去,
边走边讨论他。
我们上了
两千多年前的
汉宣帝
现在叫杜陵。
可惜没有杜甫。
不过旁边据说还有一位公主。
山丘一样大,
但是她好像
搞了另一个
风景区。

2019,4,15

大雁塔

维马丁

西安大雁塔
曾经有人摔死
在韩东的诗里,
在八十年代。
现在不可能,
修得太安全。
不过如果你硬要摔死,
也许有办法。
不要到最上面,
那边有保安。
最上面第七层,
你在六层爬出去
也许可以,如果你很瘦,
也许够高。
不过要警告你,
这次韩东不会感兴趣。

2019, 4, 17

西安月亮
维马丁

清真泡馍

2019, 4, 17

北京
– 献给前门麻花大姐

維馬丁

很多地方还是老样子
地方变了,拆了更多
不过人没变,剩下的人
还是老样子。
大姐做煎饼,非常好吃,
最好的早餐。
她说她四点起床,
半夜多才睡觉,
不能睡。
做得好,还能做多久?
很多地方没变多少,
只是老了些,孤独了些。
有的地方没了,太多。
有漂亮的,干净的,
老人游泳的地方,就在二环。
日坛地坛等等公园
尽量像以前。
不过房子贵,整个气氛
比十一年前没增加活跃,
反而少了些。
还能做多少?
不知道大姐
晚上怎么想。

2019, 4, 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9一周联展(2019.4.14——4.2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0.0)

 

 

我的新诗典4.0! BERLIN GIRL

十一月 22, 2015

CAM00782

ICH4

 

Bridge_Yi_Sha_Shen_Haobo_IBERLIN GIRL

berlin girl

berlin beautiful girl

berlin young & beautiful girl

berlin big young & beautiful girl

sleeps in the subway

hope she’s alive

MW July 2015

Berlin_Girl

BERLINERIN

berlinerin

schöne berlinerin

junge schöne berlinerin

große junge schöne berlinerin

schläft in der s-bahn

hoffentlich lebt sie

MW 2015

Yi Sha 伊沙 and Martin Winter 朗诵会 10/5/2014 – VSC Reading Series

三月 28, 201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