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蓝色妖姬’

KAFFEE-ZEREMONIE:蓝色妖姬 Lanse Yaoji

9月 28, 2021

Lanse Yaoji
KAFFEE-ZEREMONIE

Herr Wang im Dorf
hat erfolgreiche Kinder,
er trinkt nicht mehr Tee
aus grossen Teeblättern,
sondern Kaffee.
Nachbarn und Freunde
kommen öfters und trinken mit.
Aber wenn er Kaffee macht,
nimmt er dieselben Sachen
wie früher für Tee.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蓝色妖姬#(1.0)

 

《新诗典》小档案:蓝色妖姬,女,70后,本名李慧君。山西省长治市人,有诗作入选《2019口语诗年鉴》和《山东诗歌》以及多个网络平台。

伊沙推荐:越保守越落后的诗歌环境,对诗越求全责备,反之则反,譬如本诗,只要有趣就够了,别的已不重要。赵立宏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蓝色妖姬《别样咖啡》:很特别的场景。其实把有些日常细节反过来想也就明白了——比如茶缸子泡速溶咖啡、拿雀巢咖啡瓶子当日常水杯……生趣吗,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8蓝色妖姬《别样咖啡》

这首诗写得意味深长,太妙了!喝的茶叶变成咖啡,但茶具没有换成冲泡咖啡的工具,给人一种没有同步跟上来的感觉。茶叶是中国传统文化,鸦片战争其实就是茶叶战争,本质上就是英国人想喝茶不够喝,要求清廷开放通商口岸却不开放导致的一场贸易战争。咖啡是舶来品,一定程度上象征着现代文明。二者相遇,有四种可能:茶叶装茶杯、茶叶装咖啡杯、咖啡装茶杯、咖啡装咖啡杯。显然,王某在不差钱的前提下选择了第三种混搭风格。这本来无可厚非,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喝咖啡用茶杯,倒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说他可爱恋旧;如果“他的邻居和朋友/也时不时地到他家蹭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几个人一起可爱恋旧,但如果放大到一个地方,一个国家,事情也不是茶杯装咖啡那么简单,那就真的令人担心了,可能真的会是“别样咖啡”,甚至端起一杯“苦咖啡”。

 

马金山|读蓝色妖姬的诗《别样咖啡》的十一条:
1、我所想的,就是心里油然而生的,诗篇;
2、未完成,既是一首作品的命运,还是一个人的命运;
3、蓝色妖姬,女,70后,本名李慧君。山西省长治市人,有诗作入选《2019口语诗年鉴》和《山东诗歌》以及多个网络平台;
4、毫无疑问,长治是一块挖之不竭的宝地,近期,在诗人赵立宏兄的不断推助下,越来越尤显重要与珍贵,更加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长治诗群;
5、本诗在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存在与区别,将人情事故融入其中,由现代性的场面与背景展示出农村生活的冰山一角,在日常化的细节描述中,勾勒出妙趣天成的滋味人生;
6、诗里行间,短短九行,除了交待了人物、情景和关系之外,在茶与咖啡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极大的反差,质感、透彻;
7、而趣味正是蕴含其中的事理,一个产物是中式的,而另外一个则是西方的,这样的融合,构建出了现代式的文明;
8、最后一行,简直就是神来之笔,既是事物的本来面貌,还是诗味的又一道风景;
9、诗中内容意味丰富,精彩纷呈,而诗的标题,则直面诗核,滋味十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与事物的差异化,自然之间皆有意趣”;
11、趣味之诗,事物之诗,现实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