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陆勤应’

LAGERRAUM – 陆勤应 Lu Qinying

11月 30, 2021

Lu Qinying
LAGERRAUM

Ein altes sechsstöckiges Haus ohne Lift,
da ist die Wohnung von einem Freund.
Vor dem Haus stehen ebenerdige kleine Gebäude,
das sind Lagerräume für jeden Haushalt,
ordentlich zugeknöpft vor der Brust.
Wir gehen Essen und kommen vorbei,
drei von den Lagern sind offen.
In jedem seh ich ein gelbes Ofo,
alle sind schon privat überno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30日,3893首,1224人。陆勤应(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陆勤应:男,汉族,1972年7月14日生人,安徽省庐江县白河村人。有诗歌在《北京文学》《北方作家》等杂志、报纸刊发表。

伊沙推荐:口语诗讲究独特视角的个人发现,发现世界角落中的奥秘,本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新人"如此成熟,体现的是后口语诗成体的成熟,令人欣慰。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勤应《储藏室》:隐蔽的角落偶然洞开,呈现出的是人心的隐秘。我虽然不是小黄车的赞成者(因为它以畸形的暴食暴饮式的伪需求,扰乱了这个国家本就十分艰难的自行车产业),有时甚至还因为它们的恶劣占道,生出“电锯狂魔”般肢解的念头,但将其据为己有的做法,确实太过分了。不过也许我们错了——在少数人心里,他们热爱的邪恶岁月,才刚刚过去了半个世纪多一点。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29诗人陆勤应《储藏室》
一个妙喻:一排储藏室是一栋老楼胸前穿戴齐整的纽扣。一个发现:三间敞开的储藏室里都是矮屋藏车,实则为偷车。小黄车也曾是我所在的小城中一道黄色的风景线,给人们出行带来过方便,但后期本地体验极差,连押金也无法退还。不知占为己有的这几家是否有过这种遭遇,会不会也是因此而把小黄车私有化。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原因,这样做都有失公德。当小黄车成为过去,也许待在储藏室中是它最好的归宿,具有标本和陈列的意义。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陆勤应《储藏室》:   昨天刚刚看到一则新闻,某地几家经营餐饮的老板联合起来为环卫工人免费提供午餐,结果快开饭的时候,被一群大爷大妈一抢而光。如果说这是“明抢”的话,诗中所写“在打开的三家储藏室里/我看到/都有一辆/占为己有的/小黄车”的这种将共享单车据为己有的行为,就属于小偷小摸的“暗盗”。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一类爱“小偷小摸”的人屡见不鲜,他们往往觉得自己的行为只是占小便宜,无伤大雅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顺手牵羊的行为发展下去有可能会已经触犯法律。诗人洞察世事并将这一现象写进诗中,视角独特切入精准,语言行云流水暗含讥诮,立体地呈现出某些小市民令人不齿的苟且之事,以引发众多读者的关注与思考。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