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陳銘華’

OUT OF MY HAIR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5月 4, 2021

Chen Minghua
OUT OF MY HAIR

Every time I wash myself, I always pick up the comb and face the mirror, wanting to comb – all this hair I shaved off completely, working at home, cleaned off three hundred or thirty strains of pain, as the Buddha says.

He really doesn’t know anymore how to say it, the comb cannot abandon the head,
or the other way round.

Translated by MW in Ma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陳銘華#(6.0)

伊沙推荐:刚经历过4.20《新诗典》十年大评我心里有本明账:1959年以前出生的宿将榜,一首诗最值钱,陈铭华从5.0升到6.0,便迈进了"十大",在11季首轮。有一次我向陈铭华约诗,他问我散文诗可以吗,我回答:当然可以一一诗体的丰富永远是本典所追求的。还有一次,我说陈继承了台湾商禽体的散文诗,他说他学的是旅美的秀陶一一这不矛盾,李白自认为学的是鲍照、谢朓,文学史却认为他继续了屈原、陈子昂。

况禹点评《新诗典》陈铭华《发之外》:寻常的感觉、情境不易出诗。除非你让瞬间的异样感,带出来人对存在的追问。如本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陈铭华《发之外》: 某种习惯一旦养成,短时间内很难改变。一如本诗中的“他”,明明头上稀疏的头发已经“剃光、净了”,但在每次盥洗毕/总不由自主地拿起梳子来对镜梳——”,多年梳头的习惯,总会在不经意间显露,以至于“他实在分不清楚,是梳不舍头还是头不舍梳”,看似无意识的动作有时恰是内心世界真实的袒露,表面是写头发,可每位读者却能从字里行间读出发之外的更多隐秘的东西,生命感十足,令人不胜感慨唏嘘。

黄平子读陈铭华《髮之外》

髮之外

陈铭华

每次盥洗畢,總不由自主地拿起梳子來對鏡梳——那在家上班,剃光、淨了三百或三十煩惱絲的頭
他實在分不清楚,是梳不捨頭還是頭不捨梳

黄平子读诗:《新世纪诗典》至今推荐了陈铭华六首作品,其中五首都是散文诗。这首也是。陈铭华是越南华侨,西贡沦陷或解放时,举家跑到美国。陈铭华写的还是繁体字,我引用时尽量保持原貌。估计年轻人读起来会有点辛苦,但是也没办法。“每次盥洗畢”,这是时间。“總不由自主地拿起梳子來對鏡梳”,这是事件。对镜梳什么?当然是梳头发?可是:“那在家上班,剃光、淨了三百或三十煩惱絲的頭”。“我”有头,但是已无发!“我”将头剃光,将发剃尽,有两个原因:一是在家上班,一是头发日渐稀少。佛家用三千烦恼丝喻头发。言其多。“他”用“三百或三十煩惱絲”喻头发。言其少。多是烦恼,少是另一种烦恼。“他實在分不清楚,是梳不捨頭還是頭不捨梳”,这是点睛之笔。“他”分不清,别人也分不清。因为“梳”本来就是因“头”而存在的。有了“头”,“梳”才有用。有了“梳”,“头”才能顺。梳不舍头,头也不舍梳。是“髮之外”,也是“梳之外”。

2021年5月4日20点32分

张小云:

读陈铭华《髮之外》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铭华兄都光头了
当然只能是发之外咯
“净了三百或三十烦恼丝的头”
照此逻辑似乎寻见发之外的
什么。什么的源头又是啥
“不由自主”“分不清楚”
这才是做为人
长着“烦恼丝”的根源
这根源在与“发”纠缠的表象
“是梳不舍头还是头不舍梳”
于是,诗在哲学层面究某种境
(是境不是竟)
他厉害在不露痕迹地究

2021.5.4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UNSICHTBAR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10月 31, 2020

Chen Minghua
UNSICHTBAR

Er wedelt mit den Fäusten: „Mein Virus ist verschwunden!“, er schwört Stein und Bein: „Virus verschwunden!“, er gackert ununterbrochen: „Mein … ich … ich bin …“, zuletzt hör ich ein Echo im Wind: „Ich bin … verschwunden.“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Oktober 2020

Chen Minghua, 1956 geb. in Vietnam, lebt seit 1979 in Los Angeles, Elektronik-Ingenieur. Publizierte viele Gedichtbände, Chefredakteur einer Zeitschrift für chinesischsprachige Lyrik. 《新诗典》小档案:陳銘華,1956年生於越南嘉定,1979年定居於美國洛杉磯。現職電子工程師。中學時期開始寫詩,1990年12月偕詩友創辦《新大陸》詩雙月刊,任主編。著有詩集《河傳》、《童話世界》、《春天的遊戲》、《天梯》、《我的複製品》《防腐劑》及《散文詩五論》等。

伊沙推荐语:

从本诗我知道陈铭华的一票将要投给谁,本月之内就会有结果,不论结果如何都不影响这是一首好诗,长远看也是如此,而在这半月推荐的诗中,这首现代散文诗可居冠军,回想起三年前在首尔举行的一场典会上陈铭华就曾夺冠,也真不算是冷门。本主持陕西宝鸡推荐。

 

新世纪诗典10,NPC11月1日,3499首,1128人。第5个陈铭华(美国)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陈铭华《隱形記》:来自北美铭华兄拿出了一首重磅诗歌,作者没有点明诗中人物是谁,妙在如此。读者可以把想象的半径无限扩大——北美政客、葡萄牙球星,乃至全世界所有无视科学的“人物”们。

梅花驿:可以把《隐形记》看作是一部微型诗剧。借用股市术语,这也叫题材叠加:疫情、“懂王”和总统选举等等。诗中的“台词”真的很精彩。

 

MOURNING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5月 27, 2020

Chen Minghua 
MOURNING

Time flies like light passing through blinds to the second shelf on the first book rack by the window, an old alarm clock between a few books of poetry, lingering on the second hand, as big as “Driftwood” by Luo Fu, but I still browse like an impatient youth to verify yellowing memories the umpteenth time.

3/18/19
Translated by MW, May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