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韩德星’

MEINE MADELEINES – 韩德星 Han Dexing

11月 9, 2021

Han Dexing
MEINE MADELEINES

Oma und Opa nacheinander gestorben,
Geschenke daheim von Begräbnissen.
Am meisten große Kekse eingewickelt
mit bunt bedrucktem dünnem Papier,
ordentlich aufgetürmt in einer Ecke.
Die Kekse sind hart,
meine Schneidezähne sind schon verbogen.
Ich tauch die Kekse in eine Schale
mit warmem Wasser
oder stecks in die Tasche,
brechs auseinander auf dem Schulweg.
So hat sich mein Schmerz
als ich klein war im Magen
mit Süßem verdünnt.

2021-07-19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韩德星#(5.0)

 

伊沙推荐:70后诗人也开始回忆了,很好。这种吃法让我太有亲切感了,这是细节的力量,今昔中外之间架起通道也甚好。个人的史诗就是民族的、家国的。况禹点评《新诗典》韩德星《我的玛德兰点心》:巧了,我昨晚还这么吃木糖醇饼干来着(没什么油,不蘸水吃太容易碎)。“小玛德兰点心”语出普鲁斯特《寻找逝去的时间》,描写主人公追忆童年时吃点心的美妙瞬间。本诗则借写贫穷岁月里孩子的幸福瞬间,婉转地悼念了亲人。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韩德星《我的玛德兰点心》:把“门牙都咬歪了”的硬饼干,当作香酥可口的玛德兰点心,多少带有点阿Q“精神胜利法”中以苦为乐的味道,也写出了童年对于悲伤非常真切的感受,既没有捶胸顿足,更没有悲痛欲绝。老老实实又有条不紊地叙述,令读者仿佛穿越时空回到诗人的童年,一起见证那透着苦楚与酸涩的生命过往,代入感很强,让人觉得这不是诗人个人的生活经历,而是我们很多人身上都有的刻骨铭心的印记。具体而微的细节描写活画出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也增强了诗歌的艺术性和可读性,所以说“没有细节就没有艺术”,这句话没毛病。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8诗人韩德星《我的玛德兰点心》有时候就是这样,悲伤不会是永恒的,就像欢乐也不会是永恒的一样,悲伤中孕育着新的希望,生活总要继续。我想起一部名著里写到的,送葬的人群到了最后,跳起了欢快的舞,也是这个道理。这首诗令人欣赏的是叙述的口气,细节的呈现令人难忘,把一段过往岁月里从记忆里打磨得异常明亮,也让人记住了一种叫玛德兰的点心。​马金山|读韩德星的诗《我的玛德兰点心》的十一条:1、现代诗,就是生活本身,就是时代的背景;2、写,是写作者的通行证;作,就是写作者的墓志铭;3、韩德星,70后,河南杞县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现居杭州;4、韩德星的诗,充满了现代的生活气息,有着丰富的现场感与人文性,让人倍感生命的音色和时代的元素,且不乏强烈的批判意味;5、本诗以饼干的事物为主线,将吃的细节过程,融入身体的感受为语言,在一连串的动作面前,既存于个体化的体验,还唤起了一代人共同的生活记忆;6、在朴实的语言世界里,将个人的经历和情感结合其中,构成了鲜明的时代特征,充斥着满满的生命印记,充满了人性的魅力;7、诗中虽然未曾交待具体的时间,但出现了奶奶爷爷的字词,即已明确了时代背景,而这些内容,也是诗源的根和本;8、而吃饼的诸多细节,不仅鲜活,形象,而且深刻有力,通透性加强,事实上的诗事已裸露无疑;9、诗的最后两行,晃动着身体的魔力和语言的艺术,着实妙不可言,令人回味悠长;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除了写下去,还要写出来”11、记录之诗,回忆之诗,时代史诗。

 

 

ANGEHALTEN – 韩德星 Han Dexing

6月 21, 2021

Han Dexing
ANGEHALTEN

Eine alte Lehrkraft, grad pensioniert,
war erkrankt und gestorben.
Die Hochschule wollte in zwei Gruppen
zur Bestattung gehen und Abschied nehmen.
Busse waren organisiert,
Kränze bestellt.
Eine Stunde vor der Abfahrt
die plötzliche Absage.
Das Krankenhaus, wo die Lehrkraft verstorben war
da wurde ein Brite, der in Hangzhou lebte
positiv auf Corona getestet.
Jemand von uns hat gesagt,
wir sollten im Herzen Abschied nehmen.
Ich hab mir gedacht,
im Himmel gibt es kein Covid,
hoffentlich hast dus dort gut.
Und bitte verzeih uns
was unter den Menschen hier noch passiert.

2021-01-07
2020-07-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韩德星#(4.0)

伊沙点评《叫停》:疫后时代的诗,十分难能可贵,今日的现实,未来的历史。什么才是货真价实的当代诗?一比较便知真相:当疫情初发,成为公共事件,诗人群起而上时,抒情诗人很积极,拼命朝前凑抢镜头,一旦转入常态化,跑得比兔子还快,便只有拜托口语诗人料。

况禹点评《新诗典》韩德星《叫停》:本诗写出了全新环境给常态生活所带来的变异。诗末对逝者的祝愿,令全诗变得凝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韩德星《叫停》: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特别现在疫情尚未结束的特殊时期,一切安排都有可能会被突发的疫情打乱或叫停。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普通人人的力量便显得格外薄弱,而作为诗人将这段历史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也算是功莫大焉。本诗不长,叙述有条不紊,字里行间透出的是厚重的同事之情,还有深深地遗憾。唯有希望逝者能够收到诗人心中这真挚的祝福:“愿逝者在没有病毒的天国/好好享福/并请多多包涵这糟糕的人间” 。

马金山|读韩德星的诗《叫停》的十一条:
1、诗者:写下来,放手机里,“控一控”,水就会流出来;
2、在我的观念里,诗的立意高于一切,甚至于诗性本身;
3、韩德星,1974年生于河南杞县。有诗作选入《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诗潮》、《北京文学》等。现居杭州;
4、韩德星的诗,从自身角度出发,以口语诗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内心,表现自己的所见所闻,既触及生命,又融汇生活;
5、此诗在疫情卷土重来的当下,作为身处疫区的一分子,结合司空见惯的事物,倍感触感和真实,残酷且现实;
6、口语诗有一个非常丰富而有趣的东西,那就是它的质感性,还有就是它的生命感,以及由此产生的生命力;
7、正如本诗,从开始的老教师病逝,到计划去告别,再到突然发现逝者住的医院查出阳性,到最后同事的话和我的想象,构成了一首活生生的现代口语诗;
8、诗的结尾,作者内心深处所呈现出来的情感,真可谓充满善意与真诚,现实而残酷;
9、读完全诗,回头再看标题,突然发现,作者用得真是精准,而且又有一种力量感,还像一个阀门,一拧就关住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特殊时期,于口语诗人而言,更容易看见诗”;
11、疫情之诗,现实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韩德星《叫停》

——《新世纪诗典》3732

叫停

韩德星

一位退休不久的老教师
因病去世
学院准备分两拨
去殡仪馆追悼告别
车安排好了
花圈也订好了
临出发前一小时
突然通知活动取消
逝者最后住的医院
查出一位在杭英国男子
新冠病毒阳性
有同事说
我们就在心中悼念送行吧
当时我想的是
愿逝者在没有病毒的天国
好好享福
并请多多包涵
这糟糕的人间

2021.1.7
2020.7.8

黄平子读诗:“一位退休不久的老教师/因病去世”,退休不久,所以人缘犹在。“学院准备分两拨/去殡仪馆追悼告别”,说明人多。“车安排好了/花圈也订好了”,万事具备。“临出发前一小时/突然通知活动取消”,始料不及。“逝者最后住的医院/查出一位在杭英国男子/新冠病毒阳性”,大疫之下的人间万象。“有同事说/我们就在心中悼念送行吧”,心中的悼念才是真正的悼念。“当时我想的是/愿逝者在没有病毒的天国/好好享福/并请多多包涵/这糟糕的人间”,这是美好的祝愿。不过,去天国的,都是老人、病人。天国不可能比人间好吧?

2021年6月21日20点14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