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魏诗童’

EIN TEIL VOM WASSER AUF DER ERDE – 魏诗童 Wei Shitong

5月 24, 2022

Wei Shitong
EIN TEIL VOM WASSER AUF DER ERDE

Die Tränen von den Aliens
sind auf die Steine gefallen,
als die Saurier ausgestorben sind.

2021-03-3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3.0)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八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伊沙推荐:战火连天、大疫弥漫、怪病横生、人心错乱……地球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之中,在此严峻的形势下,读一读一位中国孩子对上一次地球浩劫的诗意阐释,是否会换来多一些警醒与刹车?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地球上的一部分水》:如果仅仅是外星人的眼泪、恐龙灭绝,这基本上还是属于孩子想象世界里常见的元素,甚至可以说,是多年来好莱坞科幻在影视银幕屏幕上,为我们植入的效果。但一加上题目——《地球上的一部分水》,这就厉害了,彻底进入了童叟皆宜的想象世界,而且着想象离我们生活的环境并不那么远。诗就是这样,一句之差(有时甚至是一词之差),天地完全不同。

【亚坤评诗】
地球上的一部分水
作者|魏诗童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想象力奇绝,深含时代隐喻又内部充满文明守望的好诗。
小作者只有八岁。应该讲,她不会想到这些“非诗”的问题,但当她随口说出这些诗性话语时,一首诗的所有内容就全有了。
有时候,孩子的诗,就是一种“天赐”。可遇不可求。所以,我一直主张家长应该随手记录孩子的说话。一旦时间过去了,又没有发现,就自我失效了。

这首诗的标题真是点睛之笔!它是全诗的精神内核,是整首诗的“发动机”。
“外星人的眼泪”在孩子的心中多么具有“神秘又超能量的光辉”。它散发出的是真正的爱!
如果结合标题看,眼泪就是那一部分水,或者说是地球的“水眼”。这样,诗歌的思想性就更高了。它散发出的不光是童心之怜悯,更是“地球之光”,是“人类之光”,是一种真正的生命大爱!

通过本诗,站在成人的视角,我确实看到了一个超纯度的“孩童之心”。她透明的眼睛里,照射的是整个地球!

(马亚坤.2022.05.24.上海)

 

MOND – 魏诗童 Wei Shitong

10月 6, 2021

Wei Shitong
MOND

In der Nacht
auf dem Heimweg
streckt mir der Himmel
die Zunge heraus.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Oc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2.0)

 

伊沙推荐:不知道"双减"之后,小朋友们的国庆长假,是否会玩得多些更快乐些?推荐一位小朋友的诗,祝孩子们长假快乐!这个道理一小部分家长懂了:得不到爱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爱的;没有快乐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快乐的。童心未泯就等于诗心未泯。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月亮》:成年作者往往感叹,有的小作者是天生的诗人,接着又会说写不出那样的诗,因为小朋友的诗不太合成人的诗理。其实小朋友们的诗也是有诗理的,那就是趣味。趣味是最大的诗理,只是成人作者往往忽略这个。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七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7日,3839首,1209人。第2个魏诗童(甘肃)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魏诗童《月亮》:我向来不敢小觑孩子的发现力和创造力。今天读到魏诗童这首小诗,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一点。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而诗人笔下的天空和月亮却各具情态。本诗中小诗人将月亮比喻成“天空的舌头”,真是一出手便不同凡响!天空不再是孩子眼里常见的冷冰冰、毫无表情的铁青着脸,这舌头一吐,分明就是一个做了错事的调皮孩子,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意象存在,是成了与小诗人可以对话、可以相互倾诉的同龄人;寥寥数语不仅写出了其微妙的心理,还兼具惟妙惟肖的表情和丰富的情感色彩,瞬间将天空写得鲜活可感,充满了异质感与无限的意趣。读来令人浮想联翩的同时还有会心的一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6诗人魏诗童《月亮》:
月亮在吐舌头,这是这首小诗发现的事实的诗意,感觉真好。为什么要吐舌头?吐舌头在这里有着一种调皮、可爱,也可以是反讽、甚至反抗的意味,它让我们从正儿八经的现实重新审视生活、生存,给人一种新的启示。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写出让成人都欣赏的诗,这的确是本事,更大的本事是,成人不仅仅会欣赏,还会惊讶,还有思考,这就更好了。就我本人而言,我想起了爱因斯坦古稀之年吐舌头的画面,那幅照片也成为20世纪具有影响力的一张形象符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ACHT IST DA – 魏诗童 Wei Shitong

2月 8, 2021

Wei Shitong
NACHT IST DA

Großer Schnee, großer Schnee,
der kleine schwarze Hund,
hast Du ihn weiß gemacht?

2021-01-24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Wei Shitong, weiblich, geb. 2014, Kindername Doudou, kommt aus Tianshui in Gansu. Mag Malen und Schreiben, geht in die erste Klasse Grundschule.《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2014年出生,小名豆豆,甘肃天水人。喜欢画画和写字,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一年级三班。

伊沙推荐语:久违的鬼石助改其女儿魏诗童,一次成功。这时候上父推女的诗似乎有点缺眼力件不合时宜一一如果看人眼色玩乖巧,《新诗典》还是《新诗典》吗?事情的根本在于不论她是你的谁:其诗是否值得一推?七岁的小姑娘明显是有诗才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天黑了》:想起了著名的“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古诗妙也妙,但总还是显出成人的匠气,在天然上不知这一首。对作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魏诗童《天黑了》:一首让人恍若回到童年的诗歌,1诗中这灵魂一问,可能很多人小时候都有,但也只是一个闪念便倏忽不见了。回过头来想想,我们一生与太多的好诗擦肩而过,究其原因还是诗才不够,本诗的小作者魏诗童就抓住了诗机,一蹴而就写出了这首人人心中有而笔下无的小诗,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便足以证明一切。至于“那只小黑狗”是不是大雪染白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感受到了小诗童认真观察、善于思考的头脑,和一颗水晶一般纯洁通透的诗心。

梅花驿:魏诗童小朋友这首《天黑了》太有意思了。一首诗里,有几层意思。慢慢的品,就品出来了。自己也写过雪与狗题材的诗,大人的世界和小孩的世界的多么不同。

伊沙:距3600首大节点还有1首1人1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