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黄平子’

DER ERSTE – 黄平子 Huang Pingzi

10月 10, 2022

Huang Pingzi
DER ERSTE

Vater
ist der erste aus Zhusha
in der Stadt
auf dem Friedhof.

2022-06-20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伊沙:本来就想说黄平子的写作存在问题:方向太明确(乡土?),意义太清晰,他又夫子自道地给我提供了证据:"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一一我想说的是:诗是文科、是艺术,跟编码解码不是一个思维,探寻规律没问题,把规律简约简单化,问题就大了。

【亚坤评诗】
第一
作者|黄平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极短诗。全诗只有四行,其实就是一句话,而且还是一句完全叙述性的话。这就带来一个现实问题:这首诗是如何成立的?

顺着这个思路,下面,我们来仔细看看这首诗。

最核心的一点,我个人认为这首诗的“空间”是打开的。也就是说它不仅仅止于是一句话,更重要的是这句话背后的“诗性空间”是开阔的,有精神性。
简单来讲,它最起码指向了三个纬度。
其一是在特殊时代背景下,中国人的“个人生死”和““幽微心理”问题(本诗主要是死亡身后事问题)。
其二是对传统丧葬文化,特别是对乡村丧葬文化的关照和思考。
其三是借“亡人在城里住公墓”这个角度折射了“活人在城里住商品房”的问题。也就是国人牵肠挂肚的“房子问题”。
你看,短短四句诗,国人三座大山,指出了其中两个。诗歌背后的意味不可谓不“宽”。

这首诗,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那就是它没有发力。轻描淡写,一句话,就说出了作者的心中事。至于,面对“父亲是朱砂第一个在城里住公墓的人”这个现实,作者内心究竟是怎样一种“况味”,外人无法感知。这也促成了这首诗的产生。
总之,这是一首滋味比较复杂的诗!

(马亚坤.2022.10.10.上海)

 

SOMMER – 黄平子 Huang Pingzi

3月 16, 2022

Huang Pingzi
SOMMER

Reis
senkt wie Mutter den Kopf
Mutter
beugt sich hinunter wie Reis
Mutter
schneidet den Reis mit der Sichel
Reis
schneidet mit Halmen Mutter ins Gesi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黄平子#(2.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7日,4000首,1243人。第2个黄平子(江西)日

《新世纪诗典》大节点一4000首纪念日!

《新诗典》小档案:黄平子,男,70后,中学教师,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诗快报》等发表作品。磨铁读诗会2020年度汉语十佳诗人。傲夫诗社成员。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

伊沙推荐:《新世纪诗典》,第4000首推荐诗,留给一首极具经典性的作品。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质感十足的蛰人句子,这只是一首很一般的诗,有了此句,一跃而居上品,这便是句的重要性,以及句与篇的关系。

伊沙:《新世纪诗典》4000天纪念日,萧衍有言:刻意为之,不算功德一一以此言自勉,走向未来。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平子《夏天》:诗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文学体裁。奇就在于它不能以逻辑和因果来判定成败。有的诗,句句惊人,捏合到一起不成样子,甚至到结尾彻底掉了链子。有的诗,句句平易,临到结尾却来了句漂亮的翻转。本诗即是后者的一个代表。

黄平子读黄平子《夏天》

——《新世纪诗典》4000

夏天

黄平子

水稻
像母亲一样低头
母亲
像水稻一样弯腰
母亲
用禾镰割水稻
水稻
用叶子割母亲的脸

2021年11月30日6点49分

黄平子,男,70后,中学教师,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诗快报》等发表作品。磨铁读诗会2020年度汉语十佳诗人。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首先,要感谢磨铁,感谢沈浩波,里所,后乞。《夏天》先在磨铁读诗会选用。磨铁的肯定,增加了我投稿新世纪诗典的信心。其次,感谢伊沙,感谢他的选稿,感谢他在新世纪诗典4000首大关这个重要节点推荐《夏天》。第三,感谢《夏天》的评论者,翻译者,推荐者。《夏天》是写母亲的,也不仅仅写母亲。《夏天》是写童年记忆的,记忆里有苦痛,又不仅仅是苦痛。我喜欢夏天,喜欢夏天的热。在最热的夏天,我也不戴草帽,一任炎热的太阳晒出我的汗,晒脱我的皮。我一直很怕冷,夏天很好,不用愁没有衣服穿,大不了打赤膊。夏天是农村的收获季节。水稻在夏天成熟,花生在夏天成熟,西瓜在夏天成熟……虽然夏天忙得人直不起腰来,但是忙过了就有吃,有什么不好呢?我的老家太窝要山没山,要水没水。我们一家人就靠几亩薄地糊口。我父亲结扎后身体不好,家里的活大多由母亲做。在农村,割稻子是最辛苦的事。头顶有烈日,脚下有泥水。水稻的长叶子上长着锯齿,像一把把小锯子。一发稻子割下来,脸上、手上,到处都是血口子。稻子上还有细细的绒毛,沾到身上,有说不出的痒。天太热,湿答答的衣服又捂出了一身痱子……这让人又爱又恨的夏天啊!2022年3月16日20点43分

我的新长征之路

黄平子

从《小萝卜头》
到《夏天》
从1.0
到2.0
从3450
到4000
我整整走了
550天
此时
中央红军
已经胜利到达
陕西吴起镇
完全了
举世闻名的
二万五千里长征

2022年3月16日21点31分

 

KLEINER MÄRTYRER – 黄平子 Huang Pingzi

9月 13, 2020


Huang Pingzi
KLEINER MÄRTYRER

Grüne Kletterpflanze
an der Straße
rankt sich hinauf an roten Ziegeln
durch einen Drahtzaun
in einen
völlig verstaubten
Lüftungsventilator.
Dort war der grüne Trieb
unvorsichtig,
ist zu lange geblieben,
hat eine große Gurke gebildet,
wollte noch raus
und ist nicht mehr herausgekommen.

12. August 2020, 20 Uhr 25 Minu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