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o Yiwu in Taiwan, America, Europe …

廖亦武,撥算盤吟詩,圖片來源新新聞

廖亦武,撥算盤吟詩,圖片來源新新聞

廖亦武不是基督徒。也不是台灣的客家人、本省人、原住民、民進黨、工會、長老教會等等。不用支持美國右派,不用支持伊拉克戰爭等等。不用一直當知識分子。甚至不用當海外異議分子。因為不是基督徒,所以《上帝是紅色的》更自然地當報告文學。廖亦武不知是是流亡作家,是流浪漢、囚犯等等,可以引用《三國》的開頭說無論生活在哪裡都是四川人,不用關心一個中國等等政治詞彙。廖亦武無論在哪裡都可以當作家、詩人、音樂手、行為藝術家等等。詩歌朗誦繼承金斯堡、狄蘭·托馬斯等等,甚至讓我想起維也納已故的詩人Ernst Jandl和其他擅長上場並同樣擅長把自己的經歷和記憶配合反對專政、尊敬和承認社會底層的寫作。讀廖亦武不意味不可以讀任何其他作家或詩人。台灣作家可以讀小說家甘耀明、詩人夏宇、戲劇家和詩人鴻鴻等等。有很多作家,非常多元的文化,非常複雜的問題。而有了廖亦武就不用擔心中國會怎麼樣。社會底層的人關心的不是政治。是關心很多生活最基本的事。心、記憶、家、天氣、吃飯、來往。無論在哪裡,無論什麼時候都有作家等等人士讓你欣賞和注意比政治、歷史、國家等等更基本的生活瑣事。包括魯迅,也包括張愛玲。他們的文學裡、生活裡顯然都有社會、經濟、國家、戰爭等等大問題。不過文學、藝術不是為了先解決大問題。是為了不忘記每個人都有一些基本的、大家需要關心的東西。

讀廖亦武,同樣可以讀中國大陸小說家余華或莫言、詩人于堅、鄭小瓊、龐培等等。香港、海外作家顯然亦可以讀很多,包括用英語、法語等等寫作的華人。讀廖亦武也許就不會覺得如果讀北島就不應該讀劉曉波、不會覺得聽顏峻的詩和聲音就不用聽任何地方的民謠、跟踪艾未未就不用跟踪在台灣、奧地利等等地方藝術跟社會、政治、經濟等方面的關係。所以我2012年二月份在台灣的文學經驗跟廖亦武在台北、台南等地方的朗誦會在我的記憶裡是分不開的。很多作家很難跨越寫作和關心公民權利。你博客的讀者也許很多, 而真正喜歡你的詩或你的小說的人比起來可能就少了,或者說有很多人只關心你的博客,根本沒工夫多注意你的詩或小說,無論你是北京的西藏詩人唯色或上海的賽車作家韓寒。廖亦武跟很多作家、評論家等等不同,他不用說他喜歡誰,除非說他喜歡的四川民間歌手。

我各人喜歡的書有很多種。詩歌、偵探小說。。。最近讀了西蒙·無邦(Simon Urban)的《Plan D》。主要的主人公為一名東柏林警察。在這篇小說裡,德意志民主共和國2011年底還存在。很喜歡。黑色幽默。一月份,還未去台灣的時候讀了村上春樹去年的大作《1Q84》. 人物、地點、日常生活都寫得很棒。以前也讀了他的小說,都很喜歡,短片和長篇都很欣賞。很喜歡的長篇包括《舞!舞!舞!》、《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挪威森林》等等。《1Q84》的故事開一部分始在1968年的東京大學示威,就像《挪威森林》。我很喜歡《挪威森林》。但是讀完《1Q84》就覺得把社會的一些基本的問題只顧在一些局外者的生活裡會產生很大的矛盾。因為《1Q84》裡沒有《一九八四》這篇小說。沒有監獄、沒有博愛部,根本沒有烏托邦。只有兩個月亮。1980年代的東京的一些小街頭等等地方描寫得非常好,生生有味。有恐懼,有人懷疑她是否生活在1984年。可以說有大哥。但他不是人人都知道的人物。只有相當小的教派裡的人在某段時間裡認識那位原來在1968年當大學教授的領導。總共來說我還是非常喜歡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也很喜歡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寫的《使女的故事》。跟那兩本書比起來,《1Q84》就比較無害。廖亦武在監獄裡讀了《一九八四》。最近在台北演出的時候,廖亦武也提到《一九八四》跟他自己的經驗的關係。總共來說, 廖亦武可以讓你喚醒,讓你感覺到一些各人的問題和一些各國社會的問題。總會比只讓你感覺到1980年代的日本一些生活細節強。但廖亦武自己大概不會想到這樣的比較,因為根本不需要。

Advertisements

标签: , , , , , , , , , , ,

2条回应 to “Liao Yiwu in Taiwan, America, Europe …”

  1. Poetry and music « 中国大好き Says:

    […] or in exile are a small minority. Some are more concerned with politics than with art. Others, like Liao Yiwu, have made experiences that have linked their art and their concerns for society in a way that […]

  2. Punks, empathy and torture: Pussy Riot in China and Vienna « 中国大好き Says:

    […] Cornelia Travnicek and Manfred Nowak. Both in German. Non-Fiction and Fiction. No connection. Like Liao Yiwu 廖亦武, Bei Ling 貝嶺 and that Berlin novel, what was it called? Plan D. Ok, there was a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