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ociety’

《喊口号》

6月 15, 2022

《喊口号》

维马丁

如果说不能一面挺和平一面挺俄,是口号吗?应该怎么说话你才觉得可以?我觉得对我喊文革不对。你觉得我喊口号,还有人叫我红种,也许是你们长大在红肿时代。因为目前的战争,欧洲也有很猛烈的讨论,尤其是作家诗人们,比如在德国。德国笔会刚刚分裂,在柏林建立了新的笔会,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必须支持乌克兰,必须很快,其他都是次要的。我觉得他们对。另一方说德国和北约千万不能跟俄国直接打,这是最重要的。两方都不说俄国对,欧洲没有人觉得欧洲有理由开始打战,也许除了一些塞尔维亚人之外。欧洲近三十年是欧洲当代历史,中国人在中国没资格说出简单的判断。尤其是诗里就是很可笑。有时候倒有点道理,从外面看有可能看到里面看不到的。伊沙去过欧洲多次,自眼看到,还听到了些。

 

西方的逻辑
伊沙

那年去马其顿
出席斯特鲁加诗歌节
诗歌节的司机大哥
谈起该国的生存之道
彻底倒向西方
同时申请加入北约与欧盟
到现在
北约早早批了
欧盟迟迟不批
我想:西方的逻辑大概是
穷人入伙难
其家可架炮

2022.6.12

 

我当欧洲人一读就觉得有道理,哪怕最近跟伊沙吵架了多少。伊沙这首也许还有一点类似我从外面写中国出现疫情那一刻。

 

新型肺炎
维马丁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先写了中文,还有德语版。英语以后写的,也许第二天。这首在中国不能发表,网上能看到已经不错。这两年贴了几次,没有人说诗里的批评有什么不对。就是不能发表。同时候写了另一首可以发表的:

 

相信魔鬼
维马丁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魔鬼循环,很多国家都有,疫情这几年都是魔鬼的时代。那么哪一首更重要?也许两种都是好诗,自己不好说。两种批评都很有用,这个可以自己说吗?第一首“据说”包括多年尤其在中国之外的媒体对中国社会的单独看法。
诗人对当代当面的社会问题反应不一定是直接的,也不一定需要很明显的反应,因为艺术需要以后也认得出来,大家都忘了当面细节以后,看到或听到作品就可以认出来某种情况,就是艺术的魔力。几百年,几千年以后还听得出来。不过具体情况也很重要,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互相补助。说这些当外国人说也许不用,你们都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说得更好。只是要认定,诗人有很多种。这就是伊沙推新世纪诗典的成功,纳入了那么多完全不同的声音。一开始还纳入了完全不属于任何跟伊沙有接触的圈子,了不起。新诗典是非常开放的东西。可惜这两年有一些很好的诗人不参加了,比如秦巴子,比如西安最出名的口语诗人们除了伊沙都不参加。非常可惜!不过也可以说,有了新诗典,持续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贡献,是一个非常大的,杰出到成立。大家的成立,还包括老外!
那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很难?因为伊沙喜欢写政治。诗人有很多种,伊沙写诗也写很多完全不同的形体,同时候写梦,写鸟鸣,写日常生活,写自己家庭,写动物,写小区,写上课记录。所以不能说伊沙必须写政治,只是说长期免不了。不是每个人,每个诗人都这样,有的一辈子都写比较间接的,写得非常好。伊沙第一个代表作是1988年写的《车过黄河》。诗里有一个我隐身到厕所里,厕所里才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地盘。这首诗讽刺一切伟大的期待,一切跟黄河、历史、伟人、民族联系的严肃的期待。伊沙可以讽刺一切,包括诗人自己。整个九十年代都这样,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新世纪也有不少讽刺自己的诗,也一直继续说到世界一切,说到中国和世界各种严肃的问题和现象。说到这儿都没有回答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不容易。也许是脾气。跟我相处有时候不容易,就是因为脾气。还有其他的问题,但脾气肯定很明显。骂人很快,很厉害,很粗鲁。伊沙和我都有这个现象。一般看不到,否则哪有可能有了多年的友谊?哪有可能合作那么好?不只是我,如果伊沙脾气每天都这样,可以成功吗?新诗典可以成功吗?
四月份一首拙作说出了本来的问题。不是伊沙一个人,不是我一个人,不是中国或奥地利等等任何一个地方的单独的问题。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写了以后在微信给湘莲子看,她马上说你怎么那么清楚说到了上海?写的时候我当然想到很多别的,完全没有具体想法写上海。那时候上海还没有完全封城。写的时候主要想奥地利!还想到资本经济。为啥写中文?想想吧,资本经济哪里最厉害?是先写了中文,一开始都知道说法不完美。问题显出来,也许是口语吧,但是中国有口语诗人这样写诗吗?一开始感觉到这个,还是没办法。以后图雅说就这样写才能写得出来。五月份我们维也纳家有从德国来的客人,德国著名犹太女作家 Esther Dischereit。她曾经在维也纳当教授,2015年跟其他不同大学的教授邀请伊沙、郑晓琼来奥地利。Esther 住在我们家里,杜鹃和我有机会听到她念出诗,就是她十几年前或者更早写的,音乐性非常强的,都是比较短的,说到孩子长大的诗歌。都是她随时能背的。非常好!然后有一天我也给她念自己的最新的作品,《本来的问题》,先读了德语版。她马上说像一个老人家活到老才能说出的判断,有一点讽刺。就是讽刺,谁有资格说整个世界本来的问题?我觉得也许自己从中文翻译成德语不够好,不能翻译出本来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问题。英语 original problems, 德语 Probleme, die da waren。这个很口语,翻译出来了口语的日常语言的味道。只是没足够翻译出来原文显出的尴尬。而且毕竟我和 Esther 是完全不同的诗人,虽然都关心政治,尤其是当面的社会问题。她因为有这个关心,而且是国际的,开放的关心,才接触到中国的诗歌。
伊沙最近只可以随便说西方的问题,其他的不能随便说了,比以前严格的多。结果开始自己说别人批评清零措施就是诗怨,要不是诗冤吗?好像是前者。别人可以写当面的问题,伊沙不能写了?受不了!必须可以怪其他的诗人。因为伊沙就是比较直接反应当面社会情况的诗人。就是写涉及到政治的诗人,中国的和国际的现象都有。这两年世界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严重的问题。像 Esther 或像伊沙的诗人,就是虽然背景完全不同,但都是关心社会和政治的诗人,在这样的时代必须有反应。那么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反应都是限制的,怎么办?本来已经写比较间接的诗人还比较容易。可以说不一定需要写铁链女。只是因为伊沙以前写社会问题写了非常成功,所以现在不写有点尴尬。我当外国人也许最容易,完全不公平。

 

铁链女
维马丁

铁链女
在哪里?
解封了吗?
有没有阳性?
铁链女
永远
隔离
吗?

镇压女人
奥地利也有
有过极大极荒谬的案子
被镇压的女人
消失了吗?
至少
没人禁止你
谈这件事

2022.5

 

就是不公平!不过我这个老外男人写出来这样的中文诗,有人想读吗?也许不可以发表,除了网上之外。春树喜欢,春树给肯定很难得!就是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厉害。她的诗可以发表吗?这个题目除了网上也许都不能发表。不过春树有她的小说。写诗重要,一直写诗,但还是主要因为写小说才得到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作家的位置。

 

寻找

春树

有一个人被抓走了
下落不明
我们寻找她
就像寻找森林里消失的小鹿

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总会还在哪里藏着
我们关注她
就像关注清晨的露水
开放的花朵

她被谁摘走了呢?
叶子上的露水
也要被阳光晒干了

她们在哪里呢?
还有人一直在寻找她们呢
她们的名字是什么呢?
她们自己知道
造物主也知道

2022,4,16

 

非常厉害!但愿伊沙可以在新诗典推荐这样的诗!以前好像可以,有时候。反正觉得,写了这首诗,春树都不用写战争。已经写了世界级的非常难得的杰作。
好,现在写到哪里?喊口号,湘莲子说喊口号好,友谊万岁!是的,玩玩岁岁,岁岁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伊沙,谢谢徐江,谢谢所有的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朋友!

2022.6.14 – 2022.6.15

 

 

JEDEN NACHMITTAG UM 4 – 杨森君 Yang Senjun

6月 10, 2022

Yang Senjun
JEDEN NACHMITTAG UM 4

Jeden Nachmittag um 4
erklingt pünktlich die Melodie
zur Zeitansage in der kleinen Stadt
seit über 30 Jahren
weiß nicht warum
um diese Zeit
weiß auch nicht wer das festgelegt hat

Die Zeiten sind anders aber nicht die Musik
es gibt andere Chefs die Musik ist nicht anders
woher der Klang kommt
hat mich nie gekümmert
Ich glaub es weiß kaum ein Mensch

40 Jahre in der kleinen Stadt
30 Jahre die Zeitmelodie
an jedem Nachmittag um 4
Ab jetzt an den Nachmittagen um 4
egal ob du sie brauchst oder nicht
wenn sie jemand brauchen kann, wird sie erklin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杨森君#(5.0)

 

《新诗典》小档案:杨森君,宁夏灵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梦是唯一的行李》《上色的草图》《砂之塔》(中英文对照)《午后的镜子》《名不虚传》《西域诗篇》《沙漠玫瑰》《石头花纹》等。诗作获宁夏第五届、第六届文艺评奖一等奖,银川市首届贺兰山文艺奖成就奖,首届《朔方》诗歌奖,《飞天》十年诗歌奖,第五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

伊沙推荐:对于口语诗人,如上发现并不称奇,但对于抒情诗人,这是转换诗维的信号,当为之鼓掌!毫无疑问,杨森君是一位优秀的抒情诗人,还是我心目中宁夏首席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森君《每天下午四点》:下午四点报时确实奇怪,构成了诗的一个梗。背后是什么?应该是人对权利的某种滥用吧。

​【亚坤评诗】
每天下午四点
作者|杨森君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初读这首诗,我一下没找到头绪,感觉有点懵。一直在揣摩作者的用意和这个“报时音乐”的所指。因为这牵涉到这首诗的内部底色和“诗歌基本逻辑”。我必要要弄明白,否则,不好评诗。
事实上,当我晚上处理完各种工作,夜深人静,再次读它时,突然恍然大悟。
这首诗,按照我的理解,它的指向其实非常清楚。
它是一首批判诗,更是一首反讽诗。
它内部指向的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现实问题。
那就是基于权力或既定规则上而产生的一种“盲态”现象。
我造了个词——“盲态”。
也就是一种大家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或者大部分人默认无声的“潜规则”。或者是一种臃肿的形式化“毒瘤”。大家常看到的一种睁眼“盲”现象。
不管是基于何种原因,仔细想想,诗中质问的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
这样看,这首诗的“内部力量”就很可观了。
一首骨头里散发着“批判力”的现代诗。

(马亚坤.2022.06.09.上海)

 

和平和戰爭 – Frieden und Krieg, Peace & War

6月 8, 2022

和平和戰爭
維馬丁

俄國侵略烏克蘭
大規模侵略烏克蘭
現在一百多天了
歐洲在二戰以後
有哪些戰爭?
南斯拉夫戰爭,
差不多整個九十年代,
非常殘忍,
非常可恥。
還有現在
俄國在烏克蘭
的侵略戰爭
我是歐洲人
十八歲左右才開始學中文
一開始學繁體字
比簡體字早
那時候在維也納
有台灣女朋友
台灣留學生
一直都說中國
幾乎每次說的是台灣
國民黨教育
1988年到1990年
我在台灣
女朋友留在維也納
她很容易吃醋,
太容易相信人家跟她說
我在台灣怎麼樣怎麼樣
其實沒什麼,真的
在台灣發現了很多當代歷史,
台灣和大陸
都需要找民間的資料
台灣1988年雖然剛剛解嚴
可是相當自由,
外國人都自己找房間
我的房東很巧就是歷史學者
以後也是文學專家,
閩南話文學
他因為不屬於國民黨
不能在大學工作,
對我沒關係
我們幾乎每天晚上交談
我的中文因為他進步,
還有自己喜歡北島等等,
還有崔健
跟女朋友的愛情散了,
主要是她不能相信我。
跟房東,跟台灣,跟一些同學
的友情
一直繼續
關注當代現實,
從台灣和大陸的文學、音樂、朋友
找歷史和現實
也不會停止
我是歐洲人
奧地利人
為什麼寫詩?
為什麼學中文?
一直覺得沒具體的答案
也許有才能,其他的
都是偶爾出來的
不過感情,上面說的一切
無論發生什麼
和平和戰爭
也就是這樣

2022.6

湘莲子制图

湘莲子制图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ZUFLUCHT – 李振羽 Li Zhenyu

5月 20, 2022

Li Zhenyu
ZUFLUCHT (Buddha, Dharma, Sangha)

Ich nehm am Einheitsfronttreffen teil,
einer neben mir fragt:
“Von welcher Religion kommen Sie?”
“Konfuzianismus.”
“Was ist die Adresse?”
“Konfuziustempel.”
“Welche heiligen Schriften?”
“NPC: Neues Buch der Lieder.”

2022-01-17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振羽#(10.0)

 

《新诗典》小档案:李振羽:1970年生,有著作和诗集多种。有包括《李振羽诗文集》(4卷本,含诗歌、散文随笔、评论、中国先锋诗人访谈录各1卷)《中国先锋诗歌典藏导读》《外国先锋诗歌典藏导读》等在内的谷熟来禽书系待出版。

伊沙推荐:读此诗,我未当作性情之言,而是看作很硬的道理。不是有人云:口语诗是世界观吗?大事一来,别说世界观,观世界都做不到了,立马回到盘峰中的知识分子:首先是知识分子(还要加上"公共的"),其次是诗人。对我来说,除了诗人还是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振羽《皈依》:貌似哪儿都不挨着,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对于一部分现代诗作者而言(至少我算一个),孔孟著述(不是后人的阐释)所代表的上古中华文化精髓、鲁迅(可能还包括胡适脱俗的一小部分)、十九世纪萌发自欧美的现代诗,乃至汉语中具备现代性的优秀作品,构成当代活体诗歌的一个传承。多数诗外的人会看不明白(无妨),一部分诗内人表示不同意(尊重他们的不同意),但道理就是如此。不讨论,不解释。

【亚坤评诗】
皈依
作者|李振羽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1.这首诗不太好评。诗中牵涉出的文化宗教问题比较复杂。更重要的是诗中所隐含的诗观问题。它引出的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现代诗学问题。几句话很难说清楚。

2.它不光有诗观问题,我甚至读出了一种个人的“价值观问题”。诗歌最后一句“现代诗经”,在我看来,它不光是一种现代性诗歌观念的阐述,更是一种朴素的,人本化的现代性文化观念的“宣誓”。

3.标题起得好。我们都知道“儒家思想”在中国文化史中,虽未形成“宗教”,但因其强大的文化和精神影响力,以及厚重的历史及现实意义,它几乎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精神宗教”。尤其是历史及现实语境里的知识分子。
那么,站在“文庙”这个大堂里,读书人(诗人也是)究竟应该以怎样的“精神姿态”面对眼前的现实?很显然,这首诗,作者给予了自我的回答。那就是——“现代诗经”。

至于,“现代诗经”究竟有哪些所指,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

4.最后要说一下,这首诗不光有个体精神和价值观的阐述,还隐藏着深刻的批判性。通读诗歌,内容里面藏着一种不卑不亢的“反讽意味”。读者自己可以去体会。

(马亚坤.2022.05.20.上海)

 

HYPNOSE – 小虾 Xiao Xia

5月 5, 2022

Xiao Xia
HYPNOSE

Als erfahrene Therapeutin
hat sie damit vielen geholfen.
Liebeskranken,
Schulversagern,
Alleinerziehenden,
Taxifahrern,
Leitenden Managern,
Streunern…
Sie hat auch durch Hypnose
jemanden, der wegen eines Fehlers
für immer die Augen geschlossen hatte,
lebendig gema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小虾#(6.0)

 

午休起来看见自己
颤颤巍巍来到6.0
就当54礼物了
感恩感谢[合十][合十]

解析一下:
该篇原型来自于身边一位好友,她对心理学热爱程度可以说是如痴如狂,不疯何以成魔?[偷笑][偷笑]她所学到的深度也是我等所无法企及的,望尘莫及这个词用在这想来就对了。她利用自身所学帮助了身边很多的人,在此就不一一列举,感恩这位心理咨询师。
愿我们都越活越清明,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玫瑰][憨笑]

伊沙推荐:好一个资深的心理咨询师,《新诗典》题材之广,恐怕无人能出其右。这一方面是以口语诗为主造成的,口语诗的食材得以保其质,不像抒情诗、意象诗,先把素材全剁成了馅儿,包成饺子、包子。另一方面,是编选者的自觉使然。

​况禹点评《新诗典》小虾《催眠术》:近八九年跟医院交道打得多了些,每至那些三甲医院乃至社区医院,看到年龄不一的患者,都在感慨做医生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每个被病患围绕的好医生,又何尝不是菩萨降世。本诗是写心理医生的,多半部在展示医生的常态,结尾飞了起来,融入想象的天堂。

【亚坤评诗】
催眠术
作者|小虾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本诗标题为“催眠术”。诗歌素材选的好。
“催眠”本身就具有“现实”和“精神”两个世界的重要意义。选择这个“题材”,一定意义上讲,“诗的精神方向”就有了。

本诗告诉我们——“职业是自我写作一个重要素材来源”。一定意义上讲,“职业更容易出好诗”,特别是特殊职业。我们应该回到自身,深度挖掘人、事和生活。

本诗纯口语,没有依靠其它“技巧”做特别支持。平实的口语叙述,如果没有“特别具有质感的个人化语言”做辅助,就很容易变得扁平。所以,最后一般都要“从诗的内部进行致命一击”。这其实很难,想写好也很不容易。
这首诗“最后四句”就进行了“诗歌内部精神的转折”。这是它成功的关键!

如果说前面八句都是诗歌叙述性的“铺垫”,还没有出诗的话,那么最后四句就是“典型的诗的生发阶段”。
这既需要稳定成熟的叙述,又需要精准高效的“诗歌思维。

本诗本质上写的是“众生相”。它精准指向的是一种“人间精神病态”。它的“精神内核”是一种“生命况味”的“提纯”。

我们总不能每天都做一个“闭着眼睛的人”!

(马亚坤.2022.05.04.上海)

​马金山|读小虾的诗《催眠术》的十一条:
1、写出来即是赞美;
2、诗的素材,决定了诗的意趣,而题材,则是诗的生命;
3、小虾,女,80后,广西来宾人;
4、小虾的诗,生活化程度非常高,且充满了现实的质感,不仅情感丰富,而且细节极其动人,还不乏趣味横生的佳品,让人回味不已;
5、本诗以口语化的形式,将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情况,以及所遇到的各类群体及由此发生的一切,构成了新的题材类型和剧情,让人不由感叹人世的无常;
6、前半部分,以排比的句式,将心理咨询师的日常,以及特定的人群,进行了有效的呈现,既凸显行业,又饱含了事物的内容;
7、后半部分,继续以递进的方式,进入到一个极不寻常的场面,画面极致而且充满生机,且蕴含着丰富的想象空间;
8、诗中不同的身份,有着不同的时代特征和精神面貌,而心理咨询师这个特殊的群体,在诗人的笔下,描绘出极为丰富的一面,事实具体,现场本真;
9、诗的标题,在不同的选本中,是较为常见的标题,具有普遍的经典性,而诗人却写出了与众不同的新意,使得诗的现代性,呈现出丰富的想象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那个惊艳的一点,是诗的灵魂”;
11、职业之诗、时代之诗、赞美之诗。

ICH WEISS – 蒋雪峰 Jiang Xuefeng

4月 29, 2022

Jiang Xuefeng
ICH WEISS

Manche können es gar nicht erwarten,
anderen die Tür zu versiegeln.
Manche verbieten anderen zu pflügen,
verbannen das Rind und den Menschen dazu.
Manche verprügeln alte Leute auf ihrem Spaziergang im Hof.
Manche schnappen ein Ehepaar auf dem Weg ins Spital.
Manche kaufen mit Lebensmitteln in isolierten Höfen
die Körper von Frauen.
Andere verkaufen Passierscheine.
Manche isolieren infizierte Bewohner
von ihren Kindern,
verweigern Versorgung und Medizin bis zum Tod.
Manche verkaufen Tofu so teuer wie Fleisch.
Manche ziehen weiße Kittel an
wie die Parteiuniform der Armee.
Sie sind die Übermenschen
in Macht im Glück,
die anderen sind Juden.

Diese Leute versündigen sich
und handeln im öffentlichen Auftrag.

Da und dort bis zum Himmel sind noch viele Leute,
die können es gar nicht erwarten
“zu helfen”.

Ich weiß!

2022-04-28
Übersetzt von MW am 29. April 2022


我知道/蒋雪峰

有的人迫不及待
去封别人的门
有的人不准别人耕地
连牛带人一起驱逐
有的人在殴打在小区散步的老人
有的人在抓去医病的夫妻
有的人在利用食物
换取被封闭小区女人的肉体
有的人在贩卖通行证
有的人把患病的居民
和子女隔离
断粮断药至死
有的人在把豆腐涨成肉价
有的人穿着大白
如同穿上了党卫军制服
作威作福
把所有人
都当犹太人

这些人明明在作孽
却是在执行公务

身边天边还有很多人
跃跃欲试
等着去“帮助”别人

我知道

2022.4.28(图片借自亨利)
(Bild von Henry)
蒋雪峰四月诗 Gedichte vom April
https://mp.weixin.qq.com/s/auyGQhAzIKSO0tKmEWwFsQ

 

 

KREUZUNG – 雪也 Xue Ye

4月 26, 2022

Xue Ye
KREUZUNG

bei grün
fahren alle
schneller nach vorn

bei gelb
werden manche
noch schneller

bei rot
warten die meisten
motorräder und elektrofahrräder
fahren öfters bei rot

meistens liefern sie etwas
manche haben gute helme
die mit schlechtem helm
verlassen die welt
leider sind
die meisten helme nicht gut

2022-02-24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雪也#(3.0)

 

《新诗典》小档案:雪也,男,70后,江苏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有诗歌、散文和文艺评论在《诗选刊》等纸媒发表。有诗歌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诗歌月报》、《口红诗歌》和《中国现代诗巡展》等平台发表。诗歌公众号《雪也飘诗》主编,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新话说:写你看见的,别写你想到的。但是还有句老话:透过现象看本质。可喜的是:本诗将这两点全都做到了。懒人经济创造出的新的就业岗位,生龙活虎虎口夺食的外卖小哥,红绿灯下的高危职业。

​况禹点评《新诗典》雪也《十字路口》:外卖经济给工薪族带来便捷,也给交通部门和行人(尤其是动作迟缓的人)带来困扰。凡事有利就有弊。外卖有弊的一面,厉害在害人害己——关键是社会还不够成熟和敏锐,没人想到给外卖员特辟出某些路线。本诗后两句有冲击力,也是诗眼。

A READING 《一份解读》

4月 24, 2022

A READING

people are the same anywhere
anytime, although progress
is very​ very precious
you don’t​ have to be a poet
to realize people and animals
and plants​ and the sun
and the​ earth should be respected

sometimes it’s nice to root for a place​
even a continent maybe​
but to begin a war is wrong
especially if you are big and​ strong

you don’t have to talk about the war
it’s close, but not that close, thank god
we talk about each others’ lives
we are all thankful we’re not in Shanghai

art is good, pictures, music, words
to meet each other and care for another
to read, to listen, to eat and to drink
life is very precious
take care

MW April 23rd, 2022

Photos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Reading organisation etc. by Gudrun Kollegger

Books by Chun Sue 春树, Jiang Xuefeng 蒋雪峰, Juliane Adler 朱鹰 & Martin Winter 维马丁

《一份解读》

人都差不多
无论身处何时何地
虽有进展 这很珍贵
你不必成为诗人
才了解 人类 动物
植物 太阳
地球 应获得尊重

有时 扎根一个地方是好的
甚至也许是一片大陆
然而发动战争就是错
尤其你如此強大

你不必讨论战争
战争很近,却又并不那么近,感谢上帝
我们谈论彼此的生活
我们都庆幸我们不在上海

艺术很美好,图片,音乐,文字
遇见并关心
去读、去听、品尝与畅饮
生命宝贵
且珍惜

维马丁 2022 年 4 月 23 日
石見、水央  译

My poems from April 2022 –

维马丁2022年4月诗选

Photos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Photos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Photo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Photo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 邢昊 Xing Hao

4月 20, 2022

Xing Hao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Ihr Dichterlinge
sollt nicht arrogant sein.
Müsst ihr Unterlagen schreiben,
könnt ihr keinen Furz tun.
Li Bai konnte wohl
recht gut Sätze bilden.
Er hat sich den Kopf zerbrochen,
wollte gerne im System sein,
vielleicht der große Pinsel
zu Rechten des Kaisers.
Aber er hat gemerkt,
er hat nicht das Zeug,
um das Zeug zu sch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7.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1日,4034首,1246人。第27个邢昊(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邢昊,原名邢少飞,六十年代初,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当代先锋诗人、画家。
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山花》《作品》,香港《秋萤诗刊》, 韩国《同胞文学》《东北亚新闻》,美国《新大陆诗刊》《休斯顿诗刊》《ΆrchΩ》、《ZET》,奥地利《podium》等国内外文学杂志,发表诗作千余首。
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六十多种选本。获第四届亚洲诗人奖,第十一届李白诗歌奖特别奖、《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美国亦凡文学奖。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
从外部因素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正从黄金时代,步入白银时代。但从其内部作品品质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恰恰正从白银时代,步入黄金时代。《新世纪诗典》在捍卫现代汉语诗歌尊严的同时,也坚定地捍卫了中国诗人的独立精神。
在《新世纪诗典》这个残酷的竞技场,我学会了运用减法。一行十个字,我减成五个字;一首十五行,我减成五行;十一年写了近千首诗,我减得只剩下八十首。我的奋斗目标不大也不小,等到《新诗典》十五周年,争取再拿出五十首实打实的干货。

伊沙推荐:这个写材料的别太自信,李白能否写你那种材料我不知道,但李白可以起草大唐帝国的国书,代表作是失传的《嗤蛮书》,李白在大明宫翰林院堪称先进工作者,被皇帝、贵妃频频召见,很忙很红火。是以,当代人这点小聪明小悟性,压根儿就对付不了活色生香的历史。是以,解构它,难度低了点儿。


​【亚坤评诗】
一个写材料的嘲笑李白不是那块料
作者|邢昊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事实指向的诗。

这首诗所“特指”的问题,很尖锐、很现实、很棘手、很常见、很可感、很无奈。

一定意义上讲,它是当代诗人、艺术家等群体的“死穴”。
在现实语境和社会丛林中,艺术家如果想求得“自我”,实现“精神纯度”和“艺术生命”的自由圆满,一个最困难的现实问题——怎样在现实社会生态中“破”并最终“立”住。

说得再简单一点,一个艺术家怎样在保持“艺术纯度”、“自由意志”和“高峰体验”的同时,又能整理好世俗生活。最起码,活得好、有尊严、有保障。

这个问题,本质上看,也是这首诗所折射和提纯的问题。

这是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一个“悖论”。
一个真正的“精神陷阱”。

当代诗人侯马曾在他的诗作《在京津塘高速加油站》中说“诗神就是让伊沙证明/当教师也可以写好诗/让徐江证明/自由职业也可以写好诗/让侯马证明/干公职也可以写好诗/让沈浩波证明/经商也可以写好诗”。

这首诗中的观点,我非常认同。它也基本回答了诗人邢昊在本诗中所指向的那个“深度问题”。
我甚至还可以依着本诗补充一点,我要大声说“诗神也可以证明/写好诗的人/也可以写好材料”。

这里面牵涉到“精神的锻造”、“思想的修炼”、“社会的内化”、“人性的把控”,甚至“哲学的沉潜”。
没有什么不可以,重点看你的“精神力”和“心性的修为”。
做好了,它都是互养的“精神财富”。

一首兼具现实意义、批判内质和反讽意味的好诗。

(马亚坤.2022.04.20.上海)

 

 

IN DEN BERGEN – 沈浩波 Shen Haobo

4月 18, 2022

Shen Haobo
IN DEN BERGEN

die fünf leute im wagen
sind in schweigen verfallen
niemand weiss mehr
wohin er fahren wird
wann wir wieder halten
vorher haben wir
noch debattiert
um drei uhr hat jemand gesagt
vielleicht haben wir uns verfahren
aber er hat entschieden erwidert
keine sorge, kein problem
um vier war es dann schon ein streit
aber er hat sich mit beiden händen
festgehalten am lenkrad
dadurch ist unser streiten
völlig sinnlos geworden
jetzt ist es fuenf
es wird schon dunkel
die dichten wälder
machen die bergstrassen
sowieso nicht heller
wir vier wissen alle
er hat sich verfahren
wir wissen auch
dass er es schon weiss
und er weiss auch sicher
dass wir es wissen
niemand macht mehr den mund auf
es bleibt still im wagen
wie wenn es gar keinen fahrer gäbe
und wir fahren weiter

2022-01-15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5.0)

 

伊沙推荐:中国内地第一次引进美国电影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在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公路片,国人不觉其好。80年代中后期,罗伯特.伯莱一首写火车的诗让我等诗人开心胸。现如今,如本诗,我们可以从容、耐心、细致、微妙地写出在途中在车上人的心理,这便是中国现代诗在过往三、四十年取得的巨大进步,诗与时进,时不亏诗,我坚决捍卫的就是这个,它不是谁恩赐于我们的,是我们自己拼出来抢出来的。集中国现代诗之大成,本诗在4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获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在山中》:旅途中的汽车自带神秘感。比如山路、险路,又比如迷路。我记得有次出行哭笑不得的经历——司机驱车驶在浩瀚无边的原野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看着让人忐忑。有心急的同伴儿问:“下个目的地啥时能到?”司机说:“快了快了,二三十分钟就到”。而且谁问他都这么答。结果活生生走了三四个钟头,有人终于恍然大悟:“看来司机的口头禅就是’快了快了,还有二三十分钟’……”本诗当然没那么喜感,它出色地写出一种另类的尴尬,带了神秘——而这神秘的一部分来自于尴尬情境下微妙的心理博弈。

ORIGINAL PROBLEMS – 本来的问题 – PROBLEME, DIE DA WAREN

4月 16, 2022

ORIGINAL PROBLEMS

The pandemic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War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and even faster
economy problems
society problems
relationship problems
ordinary people
what can they do?
we need
to help each other
that’s clear
for all to see
what else can we do?
we thought
society as it was
economy as it was
relations as they were
would go on like that
nothing could stop it
well, we were wrong

MW April 2022

PROBLEME, DIE DA WAREN

Die Pandemie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Der Krieg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und zwar noch schnelle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Was können die Leute
da tun?
Wir müssen
einander helfen,
das ist auch ganz klar.
Was kann man noch tun?
Früher haben wir geglaubt,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das geht immer so weiter,
das hält niemand auf.
Das ist gar nicht so,
da kommt man halt drauf.

MW April 2022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上面头一张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ZÄHNE ANSCHAUEN LASSEN – 赵克强 Zhao Keqiang

4月 12, 2022

Zhao Keqiang
ZÄHNE ANSCHAUEN LASSEN

Nach dem Abendessen sagt Zhao Meimei [unsere Tochter],
Zhao Keqiang, nimm mich mit zum Zahnarzt,
ich glaub meine Karies sind schon eine Wohnung mit mindestens drei Schlafzimmern,
wenns auf eine Villa hinauskommt,
wirds noch viel teurer.

2021-11-29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克强#(13.0)

伊沙推荐语:本诗向我们提供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精彩的口语其实是修辞:“我觉得我的牙齿/已经被蛀成三室两厅了/如果蛀成别墅”一一用的借代和比喻。所以说,惟口语论者是狭隘的,在开年以来一连串社会公共题材上流露出的意识不但保守,甚至反动。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看牙齿》:以住宅术语,来指代和喻指蛀牙,这是诗人赵克强笔下的一道华彩。诗之魅力,有时在意,有时在境,有时在语(技),本诗兼得后两者。堪称巧妙之作。

【亚坤评诗】
看牙齿
作者|赵克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赵克强老师的诗,我曾评论过。

“非常幽默又后现代的诗歌意识,口语写作的稳定输出能力和语言的极度松弛感!同时,深度的社会现实折射能力以及对中年男性心理的持续解构能力!”

现在看,我更确信我说得没问题。

我有一个很明确的感觉:诗中的幽默感,其实是很难的。这和一个诗人的“心力”和“心性”有关。“幽默”本质上深刻体现了“智性”。它是现代性的一面“镜子”!

赵克强老师的诗非常幽默,深含智性,也有很多“反讽”和“批判”,诗歌精神力非常松弛,是一个真正的现代性诗人!

这首诗就是如此!仅仅六行,语言松弛幽默,口语智性的感觉遍布其间。两处非常形象化的“修辞”异常精彩。它还灵动地指向了现实问题,可感度很高!

带着现代诗的思维,仔细读,你就能感受到它的内核。

通过我的观察和理解,以“幽默”作为核心要素的诗人,放下的比较彻底(真放下和假放下,此关乎修炼,可另谈),生命体验纯度会“很高”!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现在,还是如此),诗人的精神触角往往都会沉浸在“沉重现实”、“情感重量”、“哲学思考”、“文化意识”、“政治批评”等语境中。

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是诗的“母题”。但如果我们把自我本体全面沉浸其中,让诗的情绪(其实很多是非诗的因素)掌控自我,而不是自我掌控诗,这就非常危险!

当前,恰恰就是如此!最起码,从我的角度上讲,就是如此。从个人心力上讲,我肯定是要“警醒”的!

在这种时候,很有意思,“幽默智性”的诗人往往不会被情绪左右。这真得很明显!
一个值得所有诗人思考的问题!

(马亚坤.2022.04.11.上海)

WANNA FIGHT? – 想打架 – WILL RAUFEN

4月 8, 2022

WANNA FIGHT?

You think
you have to say what’s right.
So you write
sodden poetry.
No one has to say what’s true or not.
If you have a feeling
you can write how the war is absurd,
how people suffer.
You can write what you feel.
You cannot write
what people should think.
Yesterday I told a friend
a story from the year 2000.
I was in Xinjiang,
spent the night in Kashgar.
In the lobby at the hotel,
someone screamed:
Wanna fight?
In several languages,
including Chinese.
Huge guy,
not a bad fighter.
Some people tried,
couldn’t get past him.
I said something,
don’t remember exactly,
maybe let’s sit down,
have a drink.
He calmed down a little,
sat down with me, told me his story.
He was from Kazakhstan,
going back and forth
buying and selling,
had been on the road for many years.
He spoke Russian at home.
At that time Putin had just come to power.
He really liked Putin,
Putin would reinstate the Soviet Union.
We were sitting and talking,
sometimes he would get up
to see if anyone
would want to fight him.
Calming down
was a process.
I remember feeling
he was very direct,
I could respect him.
At the same time
I was hoping no one would get hurt.
I respect him,
like every ordinary person.
He is a person,
his Putin is a fantasy.
A rather funny fantasy at the time.
You are an ordinary person,
you tell me your fantasy,
I don’t get mad at you.
You think a poet
has to tell you what’s true.
On the contrary,
you can say what you feel,
what’s in your heart.
Some say it well,
it gets very moving.
If you take your fantasy
to tell people
what you think is right,
I’d rather have that guy
who wanted to fight.

MW 4/5/22 in Chinese,
English version 4/9/22

维马丁2022年4月诗选 – poems from April

WILL RAUFEN

du glaubst
du musst sagen was richtig sei
deshalb schreibst du
schlechte gedichte
niemand muss sagen was stimmt oder nicht
wenn du das gefühl hast
kannst du schreiben wie absurd der krieg sei
wie hilflos die leute
du kannst schreiben was du spürst
du kannst nicht schreiben
was irgendwer denken soll
gestern hab ich einem freund
eine geschichte erzählt
im jahr 2000, vor über 20 jahren
war ich in xinjiang unterwegs,
nicht weit von pakistan
hab in kashgar übernachtet
im hotel in der lobby
hat auf einmal einer geschrien
wer will mit mir raufen?
in mehreren sprachen
auch auf chinesisch
ein grosser kerl,
wahrscheinlich betrunken
nicht schlecht im raufen,
ein paar habens versucht
ich hab mit ihm geredet,
vielleicht hab ich gesagt,
trinken wir was zusammen
er hat sich hingesetzt und erzählt,
er sei ein händler aus kasachstan,
er lebe schon viele jahre auf reisen,
kaufen und verkaufen
in seiner familie spreche er russisch
putin war damals erst grad an der macht
der raufende händler
war sehr für putin
putin werde die sowjetunion wiederherstellen
wir sind gesessen und haben geredet
manchmal ist er noch aufgestanden
er hat sehen wollen
ob noch wer bereit war zu raufen
es hat länger gedauert
es war ein prozess
ich hab das gefühl
er war sehr direkt
ich kann ihn respektieren
gleichzeitig hoff ich
dass niemand verletzt war
ich respektier ihn
ich respektier alle gewöhnlichen leute
hoffentlich
er ist ein mensch
sein putin ist seine vorstellung
damals eine eher lustige vorstellung
du bist ein gewöhnlicher mensch
du erzählst mir was du dir vorstellst
ich reg mich nicht auf
du glaubst ein dichter
muss sagen was richtig sei
ich mein im gegenteil
du kannst von deinen gefühlen erzählen
was du auf dem herzen hast
manche können das sehr bewegend
wenn du deine vorstellung nimmst
und allen sagst was stimmt oder nicht
dann hab ich noch lieber
den raufenden händler

MW auf Chinesisch am 5. April,
auf Deutsch am 6. April 2022

《想打架》
维马丁

你以为
你需要讲道理
所以进来
你写得不好
没有人需要讲道理
诗人有感觉
可以写战争的荒谬
可以写平民的无助
可以写自己的感觉
不可以写
应该想什么道理
昨天跟朋友
讲一个故事
2000年,二十多年前
我在新疆旅行
在喀什过夜
旅馆一楼
突然有人喊
谁跟我打架?
用两三种语言
也包括中文
他身体很大
也许喝醉了
打架还可以
有几个人试试
打不过他
我跟他说话
不记得很清楚
也许说我们坐下
一块喝一杯吧
他安静下来
坐下跟我讲
他是哈萨克人,
做生意多年了
跑来跑去做买卖
他的家庭讲俄语
那时候普京刚上台了
那个人说
他挺喜欢普京
普京该恢复苏联
我们坐着讲话
有时候他还站起来
看看有没有人
想跟他打架
安静下来
是慢慢的过程
回忆里我觉得
这个人很直率
可以尊敬他
同时候希望
打架没有人受伤
我尊敬他
尊敬所有碰到的普通人
他是人
他的普京是幻想
那时候是有点可笑的幻想
你当普通人
你讲你的幻想
我不跟你生气
你以为大诗人
都需要讲道理
我觉得刚刚相反
可以讲你的感觉
可以讲你的心情
有的人讲得非常感动
如果拿你的幻想
给大家讲道理
你还不如那个
想打架的人

2022.4.5

记录

维马丁

一条很长很长的桌子
只有一个独坐者
他死了
也许这是最后的记录
也许其他的记录都丢了
以后谁看
还真的难说

2022.3.29 晚上于维也纳

RECORD

A very long table.
One lone guy
sits at one end.
He’s dead.
Maybe this is the last thing recorded.
Maybe all other records are lost.
Hard to say
who is going to watch it.

MW 30/3/22

AUFZEICHNUNG

Ein sehr langer Tisch.
Ein einsamer Kerl
sitzt an einem Ende.
Er ist tot.
Vielleicht ist das die letzte Aufzeichnung.
Vielleicht sind alle anderen verloren gegangen.
Schwer zu sagen
wer sie anschauen wird.

MW Chinesisch 29. März 2022, deutsche Fassung 5. April 2022

GEDICHTE SCHREIBEN

Gedichte schreiben ist keine Schule,
es ist ein Spiel für zwischendrin.
Schreiben ist nicht etwas begründen,
Gedichte sind grundlos.
Manche haben Regeln,
Regeln des Klanges,
eine Stimmung für die Musik.
Klang und Bedeutung sind nicht zu trennen.
Im Kern des Gedichts steckt dein Gefühl.
Dein Gefühl, wenn dus schreibst,
dein Gefühl, wenn dus liest.
Dein heimlicher Spaß außer der Schule,
deine diebische Freiheit.

MW Chinesisch März 2022, deutsche Fassung 5. April 2022

Picture by Xing Hao 邢昊

Picture by Xing Hao 邢昊

写诗

维马丁

写诗不是上课
是课外的游戏
写诗不是讲道理
诗没有道理
有的诗有规则
声音的规则
音乐的调律
意思和声音是分不开的
诗的核心是你的感觉
作者的感觉
读者的感觉
给你偷偷的
课外的乐
偷偷的自由

2022.3

Picture by Xing Hao 邢昊

Picture by Xing Hao 邢昊

LIEBESGESCHICHTE

Gestern hier in der Klasse
hat jemand gesagt,
Gedichte Schreiben sei grundlos.
Heute werden wir diskutieren
warum diese Annahme
völlig grundlos ist.
Werfen wir einen Blick
auf das Buch der Lieder,
aufgezeichnet um 500 vor unserer Zeitrechnung.
Darin sieht man ganz deutlich
den Stand der Gesellschaft,
die Situation der Zentralebene.
Schauen wir noch
auf andere Kulturen,
zum Beispiel sumerische
oder ägyptische alte Gedichte,
die sind von Gesellschaft und Religion
überhaupt nicht zu trennen!
Ich glaub hier in der Klasse
hat noch jemand gesagt,
durch dreitausend Jahre
seien im Buch der Lieder
die Liebesgeschichten
immer am beliebtesten gewesen!
Das sei ähnlich wie mit dem Hohelied
in der hebräischen Bibel!
Liebesgeschichten
als Liebesgeschichten
sind völlig grundlos!
Gut, Schluss für heute,
morgen schreiben wir Prüfung,
ihr müsst euch gut vorbereiten!

MW Chinesisch März 2022, deutsche Fassung 7. April 2022

爱情故事
维马丁

昨天上课
有同学说
诗没有道理
今天我们好好讨论
无道理说法
为什么无道理
你们看诗经
是不是反应
社会的状态
九州的局势
那么看看
其他的文化
中东古老诗歌
不是跟那边
那时候社会宗教情况
都分不开的?
好像还有同学
说诗经里
读的最广
三千年下去
仍然还都是
爱情故事
跟圣经雅歌
同样的局势
爱情故事
当爱情故事
多么无道理!
好,时间到了
今天下课了
明天有考试
要好好准备!

2022.3

EIGENE AUFZEICHNUNG

Hoffentlich hat jeder gern keinen Krieg,
hoffentlich hat jeder gern keinen Streit.
Ich muss nicht unbedingt sehr viel schreiben.
Deutsch zwei Gedichte, Englisch zwei Texte,
noch ein paar Chinesisch ist schon genug.
Manche Wut muss ich nicht wieder herzeigen.

MW April 2022, zuerst auf Chinesisch

自己的记录

希望谁都宁可无战争
也宁可无吵架
自己写了少点好了
德语两首,英语两首
中文几首已经很好
有的气话不用再宣扬

2022.4

天气愚人节

维马丁(奥地利)

我们这里
在奥地利
一直到昨天
雨水太少
一直太干燥
都几个月了
受到大西洋
等等的影响
好像中国这几个月
雨水不少,下雪很多
如果你本来就觉得
北约近二十几年
在南斯拉夫等等方面
不一定很成功
要不说非常糟糕
也许你觉得欧盟一样
那么如果官方媒体
说欧洲下雨下雪很厉害
整个北约一直都下雪
都几个月了
你相信吗?
奥地利不属于北约
奥地利对俄罗斯
对苏联
对南斯拉夫
有很复杂的历史
很复杂的关系
这几个月到底怎么样?
我们这里不下雨
一直到昨天
而且没有人
制裁古典音乐
除了本来
不喜欢古典音乐的人
你想相信啥
跟这里的情况
也许完全不符合
那么整个欧洲
整个欧盟
整个北约美国西方天下
都制裁古典音乐吗?
会吗?
近几十年
到底谁一直都相信官方新闻?
二战时候
犹太人和纳粹
都热爱贝多芬、
莫扎特、舒伯特
欧洲等等
没有人制裁俄罗斯音乐
纽约也没有
有一个指挥因为他一直
非常支持俄罗斯领导
现在不受欢迎
这也很可惜,俄罗斯指挥
对俄罗斯音乐感觉很好
就这样而已
那么现在这里的天气
我跟你说
你相不相信?

2022.4.1

维马丁2022年3月诗选

PARENTS

what did we have ten years ago?
what did not have ten years ago?
we had everything
we must have lacked something
where did we screw up?
where did we succeed?
some things I know
some things I don’t know
it was yesterday
it was long ago

MW March 2022

父母

我们十年前有什么?
我们十年前缺什么?
我们曾经拥有一切
我们一定是缺失了什么
我们在哪里搞砸了?
我们在哪里成功了?
有些已知
有些不知
那是昨天
那是很久以前

维马丁 2022 年 3 月
石见译

《世界日》

世界喷嚏日
世界咳嗽日
世界窒息日
世界精疲力尽日
世界伤痛日
世界遗忘日
世界之日
阳春
或秋日

维马丁2022 年 3 月 20 日
3/20/2022 石见译

WORLD DAY

world day of snot
world day of coughing
world day of short breath
world day of exhaustion
world day of pain
world day of forgetting
world day
of spring
or fall

MW March 20, 2022

WENN – 海青 Hai Qing

3月 29, 2022

Hai Qing
WENN

Wenn alle im Alter Pension bekommen,
werden viele Filme
verschwinden.
Wenn es vom Kindergarten bis zur Oberstufe Pflichtschule gibt,
werden viele Filme
verschwinden.
Wenn alle Menschen öffentlich krankenversichert sind,
werden viele Filme
verschwinden.
Wie wenn ein Meer plötzlich austrocknet!
Z.B. 1981 “Xi Ying Men”, dieser Film mit dem alten Hoftor.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青#(12.0)

《新诗典》小档案:海青,60后先锋诗人,山东人。诗作发表或入选《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山东文学》《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诗探索》《中国诗影响》《诗》(韩国)《中国当代诗经》(韩国,双语)等选本和刊物及众多公众号。出版中韩双语诗集《花落的方式》,《梦境(一)》,《梦境(二)》。

伊沙推荐语:
​这个角度太刁了,看起来在说电影,实际上在写现实。选出好的角度,插入一个杠杆,就能撬起地球。本诗在这扩大的半月中属于特点突出的上乘之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海青《如果》:好角度。诗歌不是不能反映现实,但写的时候,务求艺术化,在反映对问题的思考和追问同时,也要展示出诗歌本身灵动的特质。这不算太难的事,但不知为什么,近些年钟爱写实与宣泄的热血诗人,恰恰忘掉了。本诗的出现和入典,非常及时。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海青《如果》:“免费养老”、“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一直是国人梦寐以求的福利,胡星斗教授这些年也多次建议全面推行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和免费养老,但因为种种原因都不了了之了,看样子任重道远。本诗行文上由三个排比构成,收到了循环往复、一唱三叹的效果,虽是预设的场景,却表达了诗人内心强烈的情感与诉求、责任与良知,这既是对现实民生的反照,也让我们从中看到了某种希望。

张小云:​读海青《如果》

好一个重复的如果
好一串电影消失的碎碎念
好一部《喜盈门》。呵呵
咀嚼出来了
表层都读到了
海青中间层触及孝亲育儿现实
内里那一层她可是直刺
计划生育所造成的
不可逆转的代价
她这首诗最妙在于
读的人得解码
这正与伊沙荐评语
所用了那个“刁”字暗合
解得有味道,是她“刁”得妙
“刁”在她转了三道弯

2022.3.28

 

LOVE – 維馬丁 Martin Winter

3月 28, 2022

Martin Winter
LIEBE

Liebe,
wie soll ich das schreiben?
Ich schreib gerne Zeichen
mit ein bisschen mehr Strichen.
Ai, dieses Zeichen,
da ist ein Herz drin.
Aber
die meiste Zeit
ist Zeichen schreiben
besonders wie viele Striche
gar nicht
so
wichtig.

MW Chinesisch im Febr. 2022, auf Deutsch im April 2022

Martin Winter
LOVE

Love,
how to write it?
I’ve always liked
to write traditional characters.
There is a heart in the “ai”,
same as in Japanese.
But actually,
most of the time,
writing,
especially wondering
how many strokes,
isn’t
really
that important.

First written in Chinese,
February 2022. Tr. 3/27/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7.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8日,4011首,1243人。第17个维马丁(奥地利)日

《新诗典》小档案:维马丁 (Martin Winter), 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住过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等媒体作翻译、编辑。他的诗歌和译作发表在美国、欧洲、亚洲和澳洲。2020年磨铁出版了汉英双语诗选《最终我们赢得了雪》。2013年开始了参加新诗典。

伊沙:维马丁同志最近很忙,忙于为中文诗歌军团当李德,忙于肃清我这种不正确分子诗中的流毒,带病还要工作,动作那么多,行为那么多,说话那么多,到自己的诗上,都不及这一个"爱"字。所以呀,诗真的是做减法,"窗含西岭千秋雪",我要的是窗中千秋雪,不要你的西岭,不要你的冬天。

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爱》:读马丁这首,一是赞叹诗好,二是深受启发——有紧迫感,一位奥地利诗人写汉语诗能写得这么精准、语言那么节制,身为中文作者,还是要老老实实、时刻返观自己的语言状态,尤其是对矢志于口语诗的作者而言。

读维马丁的诗《爱》有感 | 亚黎

每个男人心里都存有一股男孩气
每个女人心里都住着一颗少女心
作为奥地利诗人
一个纯老外
能这么喜欢汉字
还能用我们现在生活里基本不用的
大多出现在书法作品里的繁体字
写出这个“爱”
那句话说得好
“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2022.4.5

韩敬源:在好诗人这个前提下,仅只是因为对单一“公共事件”观点不同就“痛下杀手”的绝对不是现代人,也不是现代诗人,那是把诗工具化了。微马丁本诗在“写字”的过程把敏锐的感觉呈现为微妙的诗意,尤其结尾处还有“得其意忘其形”的发现,诗的高级发现。李勋阳:诗中所写,也正如一些语言文字学家所讲,大陆的文字简化将繁体字里面很多东西没了,比如这个“愛”字就特别典型,让人遗憾,但是我又不会向不少人,呼吁退回去,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许多事一旦打开,再退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花费几倍的力气都没用,徒劳这些精神干嘛,因此我也给我身边写书法的盆友交流过。既来之则安之,不要一写书法还固执地认为繁体才是王道,相反简体字的书法到现在还没有人成为立法者,这才是现在还写书法者的机会。扯远了,这首诗说的“愛”这个字的精华在哪里,所以哪怕字写得不好,正因为里面的心,心意所至,天地可鉴[微笑]

张小云读维马丁《爱》

常常骂简化字胡搞的例子中
无心之“爱”便是其一
没想到维马丁居然将它写成诗
还好,知道“爱”在心理学
被视为贪著,便没露出
嫉妒恨的表情来
但对他在汉语汉字上的用“心”
却生起了深深的敬意

2022.3.27

黄文庆评维马丁的《爱》
维马丁的诗无论长短,内里都有某种“大”的气场,这可能与他的气质和他跨国界、跨语种的写作有关。
这一首透过对一个“爱”字的汉语写法,显示了他内心的开阔、纯真和暖意。
他的这种气度和性情是装不出来的,作为血液里流淌着汉语基因的我们,看到他这样认知、这样写,心里对他油然而生出很多敬意。
当然,字只是一种符号载体,他对太多的其他字无感,我们也是如此。
这首诗,就是因为他所说的“心”字,把我们的心烫了一下,亮了一下,激活了一下,我们,包括伊沙对他投出了仰视的目光。
最近一个阶段,维马丁对伊沙有点意见,且表现得有点尖锐,语言和观点都多少带刺。我也看到了伊沙一改以前的凌厉,做了一定的包容。
其实,他们的小矛盾让我想起恩格斯的一句名言,改造一下就是——“他们的冲突是思想认知角度的,不是相互人格的”。
维马丁写了这样的诗,伊沙选了,我看到他们两位都很“有心”,越过这个坎,友谊还是友谊,只会更加深厚。
所以,这首诗,不单单是一首好诗,他见证和记录了两位重要诗人、一对诤友之间友谊回暖、气度拓展的断代史般的节点。
这是一段诗坛经历思想碰撞后握手言和的划时代事件史话。
2022.3.27


워터 미틴

爱자를
어떻게 쓰나
나는 언제나
번체자를 쓰기 좋아한다
마음을 나타내는 글자가
바로 이 글자이다
그러나
대부분의 경우
글을 쓸 때
글자의 획은
조금도
중요하지
않다

2022.2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读维马丁《爱》|雪也

有个观点是知人论世,所以在谈维马丁这首诗之前,首先来谈谈我对维马丁的印象。我没见过维马丁,我翻看了聊天记录,是去年11月5日我加了他微友。他首先解释了他的名字——我在奥地利维也纳,所以交维马丁(应该是叫,他粗心打错了)。他还说——在中国以前在人民画报,目前给人民文学做德语版。奥地利有翻译组织参加了。我回复说,都是国刊都是大刊。同几乎所有的微友一样,我们也只是加微友的时候,简单地聊了几句,后来就很少交流过。我后来拉他进了我的公号微信群,他偶尔也在群里帖诗,公号也选用过他的诗。我经常翻看他的朋友圈,他貌似经常在伊沙老师的朋友圈里留言,有时是询问,有时他会谈他自己的观点。以至于这次乌俄战争,引起了两人不同的争论,甚至友谊的小船差点就翻了。正如赵大爷的留言,他没想到伊沙诗典会推送维马丁的诗,我也没想到。也许这就是君子和而不同吧,当然也可以看出伊沙的胸襟。我感觉到的维马丁,按照我们的界定,可能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有点执拗,有点偏执,有点一根筋,情商可能不高。但人品,真的不错,这也是伊沙老师没有和他真正分手的原因吧。在我的观感中,很多大艺术家,都是天真烂漫的,维马丁就有类似的品质。

下面我们走近维马丁的这首小诗吧。爱的繁体字,是愛。我是在初中的时候,就知道是这样写的。当时有一位女同学,说了一个谜语,打一个字。具体谜语忘记了,有一句把你搂在怀里,谜底就是愛。关于这个字,维马丁说,他喜欢繁体字,因为是代表心意。但诗歌的后面,他又说,大部分时候,写字笔画一点都不重要。这其实并不矛盾哈。汉字,就是一种书写的工具,可以用来表情达意,具体的笔画真的不重要。但,愛很重要。

愛,让人靠近,让不同国籍的人相识。愛,让人们可以靠近。因为有愛,这个世界,才那么可爱。

【亚坤评诗】

作者|维马丁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维马丁的诗让我很惊叹!这绝不是虚话!
为了评他的诗,我把新诗典推送他的17首中文诗仔仔细细看了几遍。
说实话,我一下子真不知该从哪个纬度说起。
他的中文诗歌,结合他的语言(母语)、生活环境和文化语境看,有很多东西可以说。
如果再结合国内诗歌语言环境看,则可说的东西更多。这甚至能形成一个“诗学个案”。

这个课题可以结合女诗人劳淑珍的“诗学个案”进行对比研究。

因为是短评,我实在无法展开。现在,我换一种策略,在本诗评中,只选择提出问题!

1.维马丁写中国文化诗比较多,往往能写得很纯粹!他甚至能抵达文化精神本体最要害的部位(17首中文推荐诗中有很多首)。相反,母语诗人,则困难很多!甚至,越想写 越远离,这是为什么?

2.就本诗来讲,他的中文诗歌语言已经把“非诗的语言水分”拧得很干了!从诗的角度讲,纯度真得很高!从心的层面、情的层面、物的层面、语言的层面都“很干净”。这到底是天分,还是后学和修炼?
(不光是这一首,请通读他的诗,如果你在那个纬度里,看看就知道了)

3.我从维马丁的朋友圈和各种小细节中发现,他其实是个很单纯、善良,性格有些偏执的人!(不好意思,这只是我的感觉,没有恶意),他对中国的现实生态和骨子里的世俗和情理,其实并没有完全内化。但他却可以写出纯度非常高的“中文诗歌”,尤其文化诗!这到底是什么在起做作用?语言和心象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4.就本诗来讲,它依然是一首很完满,很有深度的文化诗!毫无疑问,诗人维马丁理解了“爱”这个汉字的深意。

通过他后七句的“转折阐述”,我基本可以确认:他超过了“愛”这个字的“形式部分”,抵达了内容的细部和深部。

中国汉字的“形”、“意”,背后的“情”、“思”、“礼”等问题,我在这首诗中,都读到了。

这是一首好诗,带给我的诗学感受!祝贺诗人维马丁!我就先提这四点感受吧!

(马亚坤.2022.0327.上海)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爱》的十一条:
1、诗意的终极奥义,还是语言;
2、有的诗,需要多重意趣,而更多的时候,诗只需要一个就好;
3、维马丁 (Martin Winter),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住过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等媒体作翻译、编辑。他的诗歌和译作发表在美国、欧洲、亚洲和澳洲。2020年磨铁出版了汉英双语诗选《最终我们赢得了雪》。2013年开始了参加新诗典;
4、维马丁的诗,其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力极强,这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而正是这种敏感而鲜活的状态,会给勤奋的人,更多的回馈,且惊喜不断;
5、读完这首诗,我专门又搜出“爱”的繁体字来看,惊讶于维马丁的发现和创新精神,这个字中间真的有一个“心”字,而正是这些刻骨铭心的情感,让人更觉温暖;
6、本诗通过一个世界性的字“爱”,以个体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视角,复述内心深处对“爱”的表达,简单直接,却又情深意浓;
7、一开始,即抛出一个问题,来诠释这个“爱”字,由此联系到作者自己的内心想法和感受,并大胆创新入诗,呈现出一种大爱无疆;
8、后半节,诗人对于字的理解,进行了深入而广泛的研究,并付诸于诗中,让观点构成一种“意”,既是一种诗意,还是一种心境;
9、此诗写得智慧且诗意开阔,这些都是很容易让人能够感受到的,是一种气质、气场和境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像诗一样,人,简单一点好”;
11、汉字之诗、大爱之诗、感受之诗。

《爱本无心》
张小云

这几天为了下阶段练刻字
题材上找出来的语句中
有带“爱”字的
心想人家繁体字是有心之爱呢
顺便跟大伙儿又对简化字揶揄一通
为了弄清楚字源,还是查了查
翻说文解字,本义是行皃
也就是行走的样子
跟爱不搭界
继续查,才知甲骨文没出现过
到金文才有但它恰恰是由
欠心或旡(即无)心
构成
也就是伸脚一般的笔划
往东拐是欠心
往西歪则是无心

2022.1.13

GEBRÜDER ZHOU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3月 18, 2022

Zhang Jingcheng
GEBRÜDER ZHOU

Ich habe einige Bücher gesammelt,
von Lu Xun
und von seinem Bruder Zhou Zuoren.
Zuerst in einem kleinen Teil des Bücherschranks,
dann in einem großen Rahmen.
Ich hab die zwei Brüder
niemals getrennt.
Ich glaub ihre beiden Seelen im Himmel
haben auch nichts dagegen.

Alles in Rauch und Wolken verstreu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8.0)

《新诗典》小档案:
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伊沙推荐:有意思!在当前国际形势国内舆情下,特别有意思。汉奸身份,不该也并未影响二先生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但是终究成不了大先生这般的"民族魂",历史公正,文学有道。此诗对作者本人来说,属于另辟蹊径,十分可贵。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周氏兄弟》:本诗写出了不少现代文学读者+书虫的共有体验。周大+周二,这兄弟俩的书就该放在一起,互为映衬,互为对照。同理——概念人儿写不出这首诗。这也恰是大先生和二先生的生平与作品留给今人的启迪。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周氏兄弟》:背道而驰的周氏兄弟,却在诗人的书柜里相依相偎:“从来没有让他兄弟俩/分开过”,诗中毫不掩饰对两位文学大师作品的尊敬与喜爱,足见诗人内心对他俩最终分道扬镳的遗憾和惋惜,只想尽一己之力帮助他俩“复合”,并设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在诗人看来,所有的恩怨情仇,在时间的长河里早该“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短短十行里不仅涉及文学与历史、还有自我意识的彰显,以及特立独行的诗歌精神与素养。

【亚坤评诗】
周氏兄弟
作者|张敬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坦诚讲,这首诗不太好评。

原因在于:这首诗涉及到的内容比较复杂。
最复杂的是:本诗涉及到一个史观问题。

历史是当下的历史!当然也是非当下的历史!历史是发生的历史,当然也是书写的历史!历史是活着的历史,更是死去的历史!

这里面的复杂性和特殊性问题,搞史学研究的人,应该深有体会。

从我的史学观角度讲,作为一个后学,审视前人的观念、行为、作品等内容时,我会尽力回到“事件本身”,直接呈示,而不会做价值评价,更不会做史学评判!

这倒不是说我本身没有观念或价值标准,而是自我进行“个体悬置”了!这也许是一种相对冷静的史学研究策略!

这首诗说的核心问题,其实就在这里。不管是文学史意义上的,还是政治观念上的,还是生活和情感上的,先不说对错,用作者的原话讲——“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是否真的烟消云散了,我们暂且不讲。但,历史的真实性(发生史)影响逐渐弱化,历史的书写性(评价史)影响逐渐增强,这倒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只从文学史的角度看,二周在自己的系统中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个基本没有争论!

如果从时代行为的角度讲,这兄弟俩的选择差别可就大了。这里面牵涉到政治、价值观、时代处境、个人思想、命运等一系列问题。非常复杂!

但周作人亲日,并在伪政府工作这是事实!
这当然是致命的“污点”!

如果从生活和家庭的角度讲,周家兄弟,唯有周作人处理的最好!也做的最到位!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不管怎么讲,本诗最终给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本人也很认同。
那就是:
“从来没有让他弟兄俩/分开过/我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我想他们如能看到今日之国运,应该感到欣慰!

(马亚坤.2022.03.18.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ALS ES KRACHT IN KIEW – 湘莲子 Xiang Lianzi

3月 4, 2022

Xiang Lianzi
ALS ES KRACHT IN KIEW

1

Meine Tochter schreibt zehn Emails
an ihre Doktormutter
dann kommt erst die Antwort:
Keine Sorge,
das ist noch nicht das Schlimmste.
Meine Mutter ist Professorin in Moskau,
meine Tochter vermietet ihre Gebärmutter.

2

Meine Tochter heult,
fürchtet, dass ihre Professorin sich umbringt.
Früher sind sie von Achmatovas Gedichten
auf den 2. Weltkrieg gekommen,
dann auf Stefan Zweigs “Die Welt von Gestern”.
Diese Wütenden und das Gejohle der Invasoren!
Und als eine, die weint,
verehrt sie Achmatova,
aber sie wird wie Zweig
sich die Pistole
an die Schläfe setzen!

3

Meine Tochter schreibt wieder Emails,
rät ihrer Professorin, rasch wegzugehen,
zu einem behördlich bereitgestellten Schutzraum,
aber die Professorin sagt nein.
Sie glaubt nicht an russische Raketen,
sie will den Palast der Kunst nicht im Stich lassen,
in der Sowjetunion eine der drei größten Akademien,
sie will bleiben.
Meine Tochter sagt, bitte malen Sie
eine chinesische Flagge, hängen Sie die vom Fenster!
Die Professorin tippt ein Smiley,
danke,
mein Kindchen,
pass Du auch gut auf,
auf Dich und Dein Kind.

4

Am Sonntag
geht die Professorin mit dem Studenten Viktor
in die Sophienkathedrale.
Viktor sagt,
von heute an
wird er nie wieder Russisch sprechen.

Kind!
Was kann Russisch dafür,
was kann der Kiever Rus für das Ganze?

Meine Tochter erinnert sich,
als sie zuerst auf Ukrainisch unterrichten sollte,
hatte die Professorin oft so protestiert.

2022-02-24-27

Übersetzt von MW, 4. 3.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湘莲子#(31.0)

 

《新诗典》小档案:湘莲子:我的女儿曾在基辅留学八年,我无时不在为乌克兰祈祷!

伊沙推荐:俄乌战争爆发已八天,我的立场似乎已经天下知,咦!怎么推了一首挺乌之作?很奇怪吗?一个泛诗论者的立场归根结底只能站在诗这一边,之所以会选本诗,与其挺谁无关,与其新鲜有关,人家有途径搞到第一手材料,而不是分行的新闻(还有假新闻呢)。

况禹点评《新诗典》湘莲子《当基辅传来爆炸声》:滋味复杂的一首复调之作,没有非此即彼简单的对错,只有无尽的哀伤。这是所有善良者的悲恸,诗就该这样,回到《圣经》时代即是这样——“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湘莲子《当基辅传来爆炸声》:好诗!这是来自乌克兰首都基辅最真实又新鲜的第一手材料,全诗分四节,每一节都写到女儿与恩师在战争期间的沟通与交流,女儿对恩师的关切与担忧跃然纸上。本诗亦涉及诗歌背后某些复杂的文学、历史及政治方面的内容,庞大的题材却处理得十分得心应手,文字功力着实很不一般;内涵丰富而有厚重,既有现实意义更有历史价值,读之内心收到极大触动与震撼。愿战争早日结束,愿百姓不再受苦!

韩敬源:来自战火中心的切肤之感,一个母亲的担忧和惊恐在具体真实的生活中提供了年轻一代未曾有的贴肉的生命震撼,也是这种“体验”成就了诗——最好一生都不要有这样的体验,愿世界和平!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俄国侵略乌克兰 –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2月 25, 2022

 

俄国侵略乌克兰
维马丁

俄国侵略乌克兰
这几个星期
一直都准备
一直都否认
他会开始打战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
欧洲和平
一下取消了
很多人都说了
二零年不好
二一年不要了
二二年会好
俄国侵略乌克兰
这次虎年可以取消吗​?

2022.2.24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Diese paar Wochen
haben sies die ganze Zeit vorbereitet,
die ganze Zeit verleugnet,
dass sie Krieg machen.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Frieden in Europa
ist auf einmal gestrichen.
Viele haben gesagt,
2020 war schlecht,
2021 wollen wir nicht mehr,
2022 wird besser.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Können wir dieses Tigerjahr
streichen?

MW 24. Februar 2022,
auf Chinesisch geschrieben, selbst übersetzt

 

Зеленський звернувся до громадян Росії

“Хотят ли русские войны? Я очень хотел бы ответить на этот вопрос. Но ответ зависит только от вас, граждане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比赛》
维马丁
写作
是一种优待
阅读
是一种优待
吃喝
玩耍上班
跳舞
睁开你的眼睛
聆听
我们需要互相照顾
人们需要互相对待
有尊重
有尊严
人不是牛
牛需要好好对待
土壤要好好处理
我们需要互相尊重
我们需要互相关心
作为人类
无论如何
不管我们说什么
我们相信
不管政府怎么说
我们是人
无论如何
每个人都需要尊严
如果我们只有比赛
但没有尊重
我们就没有尊严
当比赛结束时
我们有什么?
哦,是的,我们有枪炮。
维马丁 2022 年 2 月
荒目 译

 

GAMES

to write
is a privilege​
to read
is a privilege
to eat to drink
to play to work
to dance
to open your eyes
to listen​
we need to look out for each other
people need to treat one another
with respect
with dignity​
people aren’t cattle
cattle need to be treated​ well
soil needs to be treated well
we need to respect​ one another
we​ need to care for each other
as human people
no matter​ what
no matter what we say
we be​lieve in
no matter what the government says
we are people
no matter what
every one needs dignity
if we have games
but we don’t have respect
we don’t​ have dignity
when the games are over
what do we have?
oh yeah, we have guns.

MW February 2022​

GRÜNER PASS – 华少 Hua Shao

2月 22, 2022

Hua Shao
GRÜNER PASS

Aus dem Team hör ich,
der alte Lu schwindelt.
Mit diesem Sportler sollte man nicht mehr verkehren.

Ein paar Jahre später hat der alte Lu
geborgtes Geld nicht zurückgezahlt,
er kommt gerichtlich auf die schwarze Liste,
er darf nicht fliegen und nicht in den Hochgeschwindigkeitszug.
Gestern ruft er mich an,
ich soll beantragen,
dass das Gericht seine Beschränkungen aufhebt.
Ich antworte ihm,
Anstand wäre ein unbeschränkter
grüner Pass.

2020-09-09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华少#(4.0)

 

伊沙推荐:《新世纪诗典》在我眼中就是浩瀚史诗长卷,由中国当代优秀诗人集体创作,本诗为我们贡献了一个老赖的典型人物(在此之前还从未有过),这便是作者来源丰富的好处。

况禹点评《新诗典》华少《通行证》:“老赖”这些年似乎已经成了民间常见的一个老大难的问题。诗歌当然应该对其有所反应,难度在于怎么反映。本诗好在叙述时所把握的距离感,太近容易单纯被愤怒和不满点燃;远了则又太淡默。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华少《通行证》:如诗中“老陆”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周围并不鲜见。他们的这种“赖”不止体现在经济方面,也表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这是由其人品所决定的。所以往往被人称之为“老赖”,表示对其不讲规则、缺乏底线、失信于人的行为最大的蔑视。此类人不仅在舆论或道德层面受人谴责,近些年上升到法律层面也对其进行打击和制裁,“限高”便是其中最有力的手段之一。本诗最精彩的部分是诗人对“老陆”的回答 : “我回复他,人品/是没有年限的/绿色通行证”,诗人成了生活的见证者与观察者,通过巧妙地说理与反讽,有力、有节,又义正辞严地将自己的想法与看法表达了出来,更是对公序良俗的维护。真是酣畅淋漓、大快人心!

​读华少《通行证》|雪也

这是一首平实的诗歌,或者说是一首写实的诗歌。诗歌反映的或塑造的人物形象,就是我们身边存在的一类人物,他们有了统一的名称——老赖。

由诗歌的题目——通行证,自然我们就会想起北岛的那首诗歌《回答》起首的两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当然,本首诗歌的“老陆”,是不是可以冠之以卑鄙,或值得商榷。但品行不好,是确定的。

第一节,就有球友对我说,老陆打球作弊,并且劝我不要和他打交道。不知这是啥球,不管是啥球,本是游戏,游戏都作弊,人品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和考试作弊,这和文坛抄袭是一样的。所谓细节看人品。

第一节可以看做是草蛇灰线,是合理的铺垫。第二节,就印证了那位球友说的话。老陆上了法院的黑名单。

第三节,老陆打“我”电话,请“我”给法院申请,取消对他的限高。且不说,这申请是否可以有效。即使有效,“我”也未必答应。对于这样的人,作者还是很干脆很坚决地拒绝了。当然,从表达来看,还是很委婉的——人品,是没有年限的绿色通行证。正好是,卒章显志,篇末点题。

老赖进诗歌,很少。老赖进诗典,也是第一次。编选者伊沙老师,是最有发言权的。

 

DIE FLÜCHTIGE TANTE – 木匠 Mu Jiang

2月 1, 2022

Mu Jiang
DIE FLÜCHTIGE TANTE

Mutter und ihre Schwestern waren 4,
sie war die älteste.
Die jüngste Schwester
war nicht mehr jung und frisch,
sie ist zu den Lius verheiratet worden.
Später
hat sie die Schläge echt nicht mehr ausgehalten,
in einer finsteren stürmischen Nacht
ist sie geflüchtet.
Das war vor über 40 Jahren,
sie ist nie zurückgekommen.

Heute
komm ich vorbei an ihrer Stadt.
Ich schau aus dem Fenster,
schau, was sie hier anbauen,
ungefähr dasselbe wie dort bei uns.
Maisfelder, Reisfelder,
Erdnüsse, Weintrauben, Paprika.
Auf einmal ist mir
viel wohler.

2021-07-15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木匠#(5.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日(大年初一),3956首,1236人。第5个木匠(四川)日

伊沙推荐:以二月上半月冠军诗篇,向《新世纪诗典》全体诗人拜年!本诗之所以勇夺新春之桂冠,正在于它写得大(不是假大空的大)写得开阔写得豁达写得畅亮,第一节是世道,第二节是人心。

况禹点评《新诗典》木匠《那个逃婚的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表达的其实是一个古老国度传统的话题——有时是因为父母包办,有时则纯粹是因为饥饿……这种中国式传统婚姻形形色色的苦,快些在人间绝迹吧。

【亚坤评诗】
那个逃婚的姨
作者|木匠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它通篇的爱和情感的隐忍深深打动了我。
这是一首以女性视角写就的,关乎女性命运的佳作。

作者是女性。诗的标题“那个逃婚的姨”主人公也是女性。而诗歌的核心内容也是在写特殊时期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命运。

正因为作者写得很小(只写了她逃婚的小姨),写得很幽微(命运的波折感叙述很细腻),我们才能从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命运中看到那个特殊时代,普通女性的整体命运。从这个角度讲,这首诗其实是一首“情感大诗”。

全诗两段。第一段是回忆性的个体叙述。语言平静、舒缓、幽微。这一段中有几个很核心的句子。比如:最小的妹妹,一个干饼子,挨不住打,逃了出去,四十年没回来。
大家仔细看,这里有多少细节。可以讲,完全就是用细节的力量来支撑整个叙事的进行。
“因为一个饼子,就嫁人了。最小的姨因为承受不住挨打,半夜逃了出去,四十年都不愿再回去。”
我们可以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灵伤痛!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冲击!

第二段的写作更加精彩!作者从回忆回到了现实。
她路过“那个被打,逃婚的,最小的姨母的城市”。这种情感的冲击是很沉重的。但作者却没有写她姨的具体状况或者自己的感受,而是笔锋一转,写了车窗外地里的庄稼。“看到地里的庄稼 和我们那边差不多  也种的有玉米,水稻 花生,葡萄和辣椒  心里一下子 宽慰了许多”
这真是神来之笔!由具体可感的,活着的,泥土里的庄稼来折射一个普通女人一生的命运。真是精彩!
而最后两句由物思人后的情感宽慰,让这首诗的情绪达到了极致!好诗!

((马亚坤.2022.01.31.上海))

​马金山|读木匠的诗《那个逃婚的姨》的十一条:
1、诗,让思想变得更加丰富与活力;
2、写出来的,都是人生。活下去的,都是灵魂之痕,唯有诗,让生命充满温暖与光;
3、木匠,本名王春云。女,70后,《新世纪诗典》诗人;
4、我注意到,木匠的简介里,每一次入典,都会有些许的变化,这既是一种正常的状态,还是一种写作的态度,比如本次,是《新世纪诗典》诗人;
5、木匠的诗,口语化,生活化,之中,自带对人文的关怀和对时代的揭露与批判;
6、回到本诗,这是一首高级的诗,这是一首抵达时代背景的诗,这是一首充满生命内涵的诗,将人世的沧桑与世事的变迁都展现出来了,开阔而饱满,深入且透彻;
7、诗的第一节,描写的是家庭、社会与事件,而正是这些情节,在自然条件下,形成了旧时代背景,揭示出来的是环境的复杂和现实的残酷;
8、第二节,好像一个电影镜头,一下子切到了现在,把看见的,让自己内心明亮的东西,言之有物地呈现出来了,既是一种心理状态,还是舒心又美妙的感觉;
9、本诗写出来,就是一种批判,就是一种关怀,就是一种生活,就是一种态度;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本身,在诗中呈现的逻辑性,于诗而言,是大与伟大的关系”;
11、中国之诗、命运之诗、人物之诗。

​黄平子读木匠《那个逃婚的姨》

——《新世纪诗典》3956

那个逃婚的姨

木匠

母亲姊妹4个
她排行老大
最小的那个妹妹
一个干饼子
就嫁去了刘家
后来
实在挨不住打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逃了出去了
40多年过去了
她再没回来过

今天
我路过她住的那个城市
从车窗望出去
看到地里的庄稼
和我们那边差不多
也种的有玉米,水稻
花生,葡萄和辣椒
心里一下子
宽慰了许多

2021.7.15

黄平子读诗:木匠,女,70后,《新世纪诗典》诗人。“母亲姊妹4个/她排行老大”,先前的人姊妹多,真的挺好。“最小的那个妹妹/一个干饼子/就嫁去了刘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个干饼子”,说明彩礼可怜。看似闲闲的一笔,却是后来悲剧的起因。“后来/实在挨不住打”,家暴。不过,那个年代好像还没有这个概念。女人挨打是常事。“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逃了出去了”,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40多年过去了/她再没回来过”,夫家没什么留恋,娘家呢?“那个逃婚的姨”是不是把不幸的根源归结到了娘家?“今天/我路过她住的那个城市”,人没有回过,联系还是有吧?否则“我”又怎么知道她住哪里?“从车窗望出去/看到地里的庄稼/和我们那边差不多/也种的有玉米,水稻/花生,葡萄和辣椒”,这是一个南方的城市了。从水稻和花生可以知道。“心里一下子/宽慰了许多”,哪块土地不长庄稼,哪块土地不养人。
2022年1月31日18点52分

 

 

SPRITZMITTEL – 茗芝 Ming Zhi

1月 21, 2022

Ming Zhi
SPRITZMITTEL

bringt nicht nur
die krankheit weg und die schädlinge
nimmt auch
in den dörfern
tief in den bergen
die leben mit
der verzweifelten
verkauften frau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1日,3945首,1231人。第12个茗芝(广东)日

伊沙推荐:对于一位诗人来说,恐怕难有一生的平台,但会有一个阶段相对稳定的平台一一在过去11年间,对于中国最优秀的现代诗人来说,《新世纪诗典》正是这样一个存在。毫无疑问,茗芝是本典土生土长的00后诗人的重要代表,她成长得很好:创作、学习两不误,以自己的节奏在前行,我当然希望年轻有为的诗人为本典添砖加瓦,但我更希望他们的人生充满规划整盘皆赢,天知我用心良苦!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农药》:一首思维横向跳跃的少见佳作,从农药杀虫,到人在无奈绝望下求助于农药来解脱,呈现出的视野跨度极广,崭新且凝重的诗意,也由此而形成。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茗芝《农药》:世上很多事物就像一把双刃剑,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这便是事物的两面性。小诗人茗芝以自己洞察世界的双眼,对社会初心不改地关注,准确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农药既能“带走/农作物的病虫害”,又能夺去“对生活绝望的/妇女的生命”这一事实,加之先扬后抑的写法,尽现生活的残酷与辛酸,诗虽小却如投进湖中的石子,一样会激起阵阵涟漪,令人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马金山|读茗芝的诗《农药》的十一条:
1、诗是诗人最好的代言;
2、很多时候,把诗写出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悲悯之心和关切之情;
3、茗芝,2007年冬至生,出版诗集《茗芝童谣》(九州出版社)、《茗芝诗歌》(现代出版社)两部。诗作入选《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获奖若干。作品被译成多国语言;
4、2016年2月,在珠海参加完伊沙的诗歌活动,送江湖海兄回惠州,首次见到其女茗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她不仅文静礼貌,而且大方得体,还对小动物极有爱心,眼睛里充满了光。祝福茗芝,祝福她们一家;
5、当时,送给我的诗集《茗芝诗歌》,仍然在我的书架最显眼的位置,经常取下来翻看,依然会给我无限的惊喜和意外,这就是好诗的魅力所在;
6、初读本诗,让人膛目结舌,只要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会颇有感触,尤其是萦绕耳边的“毒药”,即诗中的“农药”,以及一个骷髅头图案,不由让人心颤;
7、本诗并不因为其短,而否定是一首大诗,其中所揭示出来的社会性问题和人类的命运,以及一部分特殊群体,在进入小康社会的21世纪的今天,仍然需要关注与重视,或许,这也是该文本的重大意义;
8、诗的前半节,对病虫害一笔带过,而后半节,关乎生命的部分,诗人则深入细致的描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诗意的东西自然的,真实而残酷的,悲惨的,现实的社会现象,倾泄而出;
9、而诗人把它们写出来了,且写得深刻有力,很多时候,用诗的方式写出来,即是一种关怀。本诗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的统一,必将成就出好文本”;
11、人类之诗、关怀之诗、残酷之诗。

 

GEBORENE YUAN – 沈浩波 Shen Haobo

1月 19, 2022

Shen Haobo
GEBORENE YUAN

Als ich lesen gelernt hab,
hab ich Omi gefragt,
“Wie heißt du?”
Omi hat Kreide genommen,
auf die Wand geschrieben: Geborene Yuan.
Die zwei Zeichen, die Striche
sehr schön gemalt.
Omi hat halt
nur ein paar Zeichen schreiben können.
Die zwei Zeichen für Geborene Yuan
haben dabei die meisten Striche,
sind am schwersten zu schreiben.
Omi hat diese zwei Zeichen
für ihren Rufnamen gehalten.

2021-12-1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4.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8日,3942首,1231人。第34个沈浩波(北京)日

伊沙推荐:初选毕的心声:此诗从体形看,就是好诗。喊一万声女权,不如写这么一首好诗!如此之佳作,此次未入半月前二的原因在于:在典史上,在多年前,梅花驿写过一首同类型的佳作。

0117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袁氏》:家中老奶奶,有姓无名,以“氏”当“名”。这好像也是现当代文学中的一个母题了。而惟其关于家人,每一次进入文学,都会带给读者不一样的贴身之疼。传统之可怕、绵延,并没有因当年《狂人日记》的疾呼而戛然终止。这恐怕是比“女权”概念更大、更发人深省的话题。我不知道《袁氏》会不会是该母题下诞生的最后一首名篇,希望是吧。毕竟,我们希望自己的土地,多少能再进化一些,哪怕是一小点。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7诗人沈浩波《袁氏》
袁氏,一个姓袁男人的女人,本不是名字,但奶奶当成了自己的名字,一方面是因为识字不多,更深层次的原因往往是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里,女人往往是男人的附庸,本应有的名字也淡化不提,只称为某氏,比如这首诗里的”袁氏“。尽管这两个字在奶奶的识字里,”笔画最多/最难写的“,但她依然”一笔一划/写得很好看“,这个细节加深了命运的景深,亦可看作一种情感的流露。

马金山|读沈浩波的诗《袁氏》的十一条:
1、诗是万物的肉身;
2、写好一首诗,与用不用力无关,和是否写出了事物本身的内涵有关;
3、沈浩波,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出版有诗集中文诗集《心藏大恶》、《蝴蝶》、《文楼村记事》、《命令我沉默》、《向命要诗》、《花莲之夜》等,西班牙语诗集《下半身》,韩语诗集《理想国》。 现居北京;
4、才气,是沈浩波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在他的身上,才,不只是诗,还在于强大的感染力与表现力;而气,则主要表现在他的精气神与气场,每每让人感到活力满满,激情四射;
5、沈浩波的诗,先锋、厚实、温情,而且层次分明,逻辑性强,能够把平实的事物写得通透自然而又明澈,且不乏极强的探索精神,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与生命感;
6、本诗以记录的方式,将存留于记忆与内心深处的故事,以个人化的表达,干净的语言,把一个时代女性的社会地位和教育背景展现无疑,而其中所揭示出来的东西,即为史;
7、对于一个人来说,名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而本诗正是以文字的载体,很好地记录了下来,并构成一个时代独具特色的中国姓名史;
8、诗中微妙的细节,在于诗人以问的方式,来寻求心中所想要的答案,而不识几个字的奶奶未回一言,则以写出的“袁氏”二字作为回应,既是一种情感交流,还是一种独特的表达;
9、本诗给我了巨大的共鸣,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情节不同,但是足以震撼到我;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萦绕在心中的记忆,以个体的语言,细致地把它们记录下来,那可能就是最好的诗”;
11、记录之诗、时代之诗、残酷之诗。

GEFÜHL – 海菁 Hai Jing

12月 25, 2021

Hai Jing
GEFÜHL

Spür auf einmal,
hier
fühlt sichs fremd an,
obwohl
ich hier
daheim bin.

Übersetzt von MW am 25.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菁#(12.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6日,3919首,1227人。第12个海菁(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
海菁,曾用名曲奇饼,生于2011年6月,珠海市九洲小学五年级学生,六岁半开始写诗。曾获“《新世纪诗典》十大新秀诗人”称号,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口语诗:事实的诗意》、《孩子们自己写的诗(第一、二季)》、《汉语先锋2019诗年选》等。同时,她也是《孩子们自己写的诗(第二季)》的插图作者,喜欢画画,相信圣诞老人,理想和愿望一直在变。

伊沙推荐:《新诗典》第一个十年,我们陪伴了00后诗人的成长,这个经验可以让我们更好地陪伴10后诗人。海菁之于10后,恰似游若昕之于00后,处于领头羊的位置和角色,现在正处于释放灵气的阶段,那就尽情地释放吧。

况禹点评《新诗典》海菁《感觉》:陌生化是现代诗重要的表现手法之一,但在本诗,它不再是手法了,就是从生活中截取的诗本身。有谁能想象作者才小学五年级?!写诗这种事,天赋说了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海菁《感觉》:也许很多人都有过小诗人海菁这种一刹那的感觉:突然觉得熟悉的家变得很陌生,或者一个熟悉的人变得仿佛你根本从未相识。然而绝大多数人也只是停留在这表面的“感觉”上,与生活的诗意擦肩而过。诗人毕竟是诗人,年龄虽小但捕捉诗歌的触角却是如此敏锐,并诉诸于文字,记录下来的不仅仅是一种瞬间的感觉,也是一种他人难以察觉的心情,更是一个孩子眼里对家、对整个世界的描述和看法,“所写即所感”,满屏的错愕和无奈让人心疼不已。

 

VOLKSPOLIZIST LÖST EINEN FALL – 白立 Bai Li

12月 9, 2021

Bai Li
VOLKSPOLIZIST LÖST EINEN FALL

Einer kommt eine Anzeige machen,
er hat etwas verloren.
Was hat er verloren, fragt der Polizist.
Er sagt, er hat Flaschen verloren,
Alkohol und Getränke, weit über 100.
Und er hat eine Spur!
Es waren Kollegen, die haben sie gestohlen!
Das war ein ganzer Arbeitstag!
Der Polizist sagt müde:
Ihr Müllsammler müsst schon selbst
auf eure gesammelten Sachen aufpassen.
Wenn du weggehst,
glauben die anderen, du willst es nicht mehr.
Da können wir wirklich nichts machen.

Der Müllsammler dreht sich stumm um
und geht grimmig weg.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白立#(17.0)

 

伊沙推荐:本诗甚好,好就好在:它不是"关怀底层",也不是"批判国民性"一一这些都是文人态度,作者采取了诗人态度一一即文学的态度:表现底层,于是连拾荒者的生存逻辑都写出来了。

《新诗典》小档案:白 立,1963年出生,《秦岭文学》执行主编,宝鸡市作协副主席。作品入《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中国先锐诗选》《中国先锋诗歌地图陕西卷》《中华精短散文选》《中国当代爱情诗选》等数十种选本。有作品被翻译成英语、韩语、俄语、德语等多种文字,跟随“新诗典”诗人团诗旅9个国家。曾获“中国潮”全国报告文学奖、省报刊优秀编辑奖、市政府优秀创作奖等。出版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集《西部之恋——白立抒情诗百首》《一个被漠视的诗人》《诗歌的普及》等。

况禹点评《新诗典》白立《民警断案》:生活气息浓,且有着近似原声传递的现场感。甚至让人联想起类似《秋菊打官司》《有话好好说》这类电影中的桥段。诗中的民警和拾荒者都让人同情,又都带了某种无奈下的戏剧感。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白立《民警断案》:本诗以警察和拾荒者的对话展开,两人各执一词,最后警察明显占了上风,眼看报案无果,以“拾荒者二话没说/转身悻悻地走了”而告终。诗人作为旁观者,并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和看法,而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和喜好,将读者带入诗歌特定的情境之中,感受个性鲜活的人物形象与时代脉搏。叙述上一气呵成,富有节奏感,凸显了语言的奇妙和表现力。

 

 

UNI-ABSCHLUSSARBEIT:马非 Ma Fei

12月 3, 2021

Ma Fei
UNI-ABSCHLUSSARBEIT

Ich hab drei Monate verwendet,
fünfmal umgeschrieben,
auf dreißig Seiten Papier
über zehntausend Zeichen.
Meine Note war “gut”.

Ich hab für Chen Feng geschrieben,
in einer Nacht,
in einem Zug,
dreitausend Zeichen Abschlussarbeit.
Er hat ein “sehr gut” beko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非#(33.0)

 

《新诗典》小档案:马非,生于1971年。出版诗集《一行乘三》《致全世界的失恋书》《宝贝》《青海湖》《四处走动》《我不是来睡觉的》《那个人》等8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日语。荣获2013年长安诗歌节现代诗成就奖、磨铁诗歌奖·2017中国年度诗人大奖、第十届(2020)《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李白诗歌奖"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奖"。现居西宁。

伊沙推荐语:诗人要有身份感,譬如《新诗典》满额诗人(数据王)、李白诗歌奖成就奖(最高大奖)得主就不能满足于刚过底线水准的推荐诗,为此我否掉了马非两首订货,让其在压力下写了一个月,虽无惊喜,但也还好,沉淀在记忆中的事实胜过各种观念。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非《大学毕业论文》:马非犀利,貌似从记忆中打捞出一团岁月的纠结,实质拎起了一长串当代教育之怪、乃至智识之怪,隔了长长的岁月望过去,越想越觉得惊悚。

高歌:话说我这个没上过大学的人,也替人写过一篇研究生论文,优秀。平心而论,中国论文价值几何?除了抄来抄去,就是代笔。真正做学问一样去面对课题者,才令人起敬。

韩敬源:叙述的语气口气、内在的节奏都有现代感,在清醒和悲痛的迷离中有种情感线索上的清晰。现实与基于现实基础上的超现实质感都以情感的深邃为线,最后“我”的冷静有种别样的通透而又清澈的气质!好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非《大学毕业论文》:诗中所写这是典型的付出与得到不成正比,或者人们常说的“有意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这样的生活或学习体验脱胎于日常,也许很多人都会有,也更容易引起共鸣,折射出教育体制、评审机制等方面存在的现象及弊端,从而跳出个人史的窠臼,汇入时代的洪流之中,而每一个个人史又是构成整个民族史不可或缺的要素,因而不容被忽视。

闫闫:写论文太痛苦了,那时候最怕接到导师的电话,所以都是静音,写完论文就换了铃声

马金山|读马非的诗《大学毕业论文》的十一条:1、诗中的现实,比想象更加长久,正如思想高于一切;2、经历是人生宝贵的财富,而记忆就是写作的来源,使得生命更具意义;3、马非,生于1971年。出版诗集《一行乘三》《致全世界的失恋书》《宝贝》《青海湖》《四处走动》《我不是来睡觉的》《那个人》等8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日语。荣获2013年长安诗歌节现代诗成就奖、磨铁诗歌奖·2017中国年度诗人大奖、第十届(2020)《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李白诗歌奖"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奖"。现居西宁;4、马非是我敬重的一类诗人,因为其人的真,和诗的实,融合于诗中,达成了人诗合一,都是这个时代最为珍贵的东西,更是多数诗人尤为重要的部分;5、马非的诗,以口语的方式,在日常化的生活中,由自觉的写作意识和先锋性,以及对事物的认知与观察能力,让事物回到真实,生长出值得玩味的东西,且已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6、本诗通过几个数据的变化,在前后之间的对比,所得出的结果,勾勒出教育中的某种现象,不仅引人深思,更加呈现出一个时代的世相面貌;7、诗由两节构成,一节关于“我”自己的,第二节则是关系到别人的,不同的是“我”的代笔,而这样的变化,就是诗意最具价值的东西;8、而诗中简约的描述,紧凑的语言和行为,成为中国教育之一种,也是人生之一种;9、标题直白地表达阶段性情状,既有传统的教育时间,还有具体的内容,皆为经历的过程与事物,共性,共鸣;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本真与事实,就是写出了现实的奥秘”;11、记忆之诗、数据之诗、荒诞之诗。

 

马金山读新诗典11月

本期诗人:
李荼、晏非、李勋阳、李东泽、周鸣
洪君植、小麦、蒲永见、韩德星、草屋
胡泊、刘健、川江、麦甜、曲煜萌
于斯、宋壮壮、唐欣、严力、潘洗尘
李少君、庞琼珍、易小倩、毛姐、徐厌
张致臻、杨经纬、李启践、黎贡、陆勤应

 

FIVE YEARS AGO

11月 29, 2021

FIVE YEARS AGO

5 years ago
the world was different.
The sky was open
in front of our windows.
All these houses had not been built.
You could look east
and see the sun rise
right from the railways.
Actually I don’t mind the houses,
I don’t mind the bridge,
I don’t mind the garbage disposal,
although I liked the trees and the weeds
and the wild roses that were there before.
Our house is new, too.
There are still rabbits or even hares
behind and between.
The world has moved on
in terrible ways.
For us in Vienna
here in this house,
here in this quarter,
we can feel privileged.
First of four Sundays
before Christmas.
So today we light the first candle.
People do it for Chanukah, too.
It’s Thanksgiving weekend.
Take care now, y’all.

MW November 28, 2021

 

 

 

 

ALTE LANDSTRASSE IM WESTEN – 李少君 Li Shaojun

11月 20, 2021

Li Shaojun
ALTE LANDSTRASSE IM WESTEN

Wer vom Osten daherrast auf der Autobahn,
der passt nicht zum Rhythmus hier in der Wildnis.

Wenn die Sonne untergeht, wird es noch einsamer.
Vorn auf der Strasse trotten die Kuehe.
Egal, wie du hupst, egal wie du schreist,
egal wie du bruellst, sie geben nicht Vorrang.

Diese Viecher sagen dir damit:
Sie sind eigentlich hier die Herren!

Ue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少君#(7.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1日,3884首,1220人。第7个李少君(北京)日《新诗典》小档案: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及英语诗集《碧玉》、《李少君诗歌精选》等十八部,被誉为“自然诗人”。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德、西班牙、韩、俄、葡萄牙等十多种文字,收入大学教材等上百种选本。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主编。​伊沙推荐:李少君被称为"自然诗人",自己也似乎欣然接受了,而这是很有风险的。自然主义者、环保主义者,似乎都是复古、反现代化的代名词,我宁愿认为:譬如本诗,不是"自然诗人"的必然结果,而是一个诗人的瞬间感觉。​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少君《西部的旧公路》:有西部感。出乎意料的洋气,又绝对是本土的,接地气。长度也恰到好处。这种题材,惧繁复,越多说,留给读者的空间就越小。而诗歌这种体裁,空间在许多时候就是美感本身。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少君《西部的旧公路》:东部和西部不仅是存在自然景观的差异,人们的观念、生活节奏和思维方式也大为不同,就连动物的行为也被潜移默化,都是慢条斯理的。基于此,西部的人到东部,不习惯那里喧嚣和快节奏;而东部的人到了西部,也很难适应这里的荒凉和慢节奏。本诗便是这一现象的真实写照,心急火燎的东部人遭遇西部牛群的慢慢吞吞、旁若无人,任你再大本事也无可奈何,因为“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所以正应了国人那句“客随主便”,其中哭笑不得和无可奈何的情态富有画面感,滋生出别样的幽默风趣,并可自由出入于现实、时空与心灵,无所不往,无所顾忌。

GESICHT – 川江 Chuan Jiang

11月 12, 2021

Chuan Jiang
GESICHT

Ein Vogel fliegt dem Großen Buddha
vorm Gesicht hin und her,
stellt sich sogar auf Sein großes Ohr,
auf die Schultern und auf den Kopf.
Der Große Buddha lächelt,
er glaubt nicht, dass er von Vogelkot
überall auf den Wangen
an Gesicht verl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诗典》小档案:川江,本名汪洪,1961年生,生活工作在重庆的四川泸州人。街拍摄影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文物保护志愿者。长期从业于兵工领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3日,3876首,1218人。川江(重庆)日伊沙推荐:​作为一名真正的爱国诗人,我希望《新诗典》中尽现祖国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但必须用好诗加以表现。四川乐山大佛便是我心向往之至今未曾谋面的景点,因而喜读本诗,它写得很有佛性。感谢图雅的助攻。​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川江《面子》:中国人是最看重面子的。所谓的“面子”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社会心理建构,面子也是一个人自尊与尊严的体现,既是一种有形的脸,又是无形的脸,有人为了“面子”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诗人以“我心”度“佛心”,相对于人性的复杂与矛盾,佛性简单又慈悲,大度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更何况鸟屎?所以人们看重的面子之事,在佛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只会“笑眯眯”地看待一切众生,以微笑面对人和事,保持良好的心态。嘲笑那些想不开,万事钻牛角尖可笑可悲之人。 也是指导人们做人做事要大度,换位思考,不要斤斤计较,宰相肚里能撑船。本诗言近而旨远,没有一句说教,却给人以启迪与深思,值得去细细品味与学习。​读川江《面子》|雪也这首诗只有一只鸟和一尊佛,鸟是在佛的身边飞来飞去的,佛是笑眯眯的。伊沙推荐词里说,这里的佛,是四川的乐山大佛。想到小时候看的电影,《神秘的大佛》。电影里的大佛,也是乐山大佛。这部电影,据说是国内第一部武侠片,剧情很模糊了。乐山大佛,据说是弥勒佛,所以诗人说是笑眯眯的,也是对的。诗歌的画面,是很和谐的,是美的。即使大佛的满脸,都是鸟屎,也依旧是真实的,是美妙的。最后两句,大佛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为什么,因为大佛始终是笑眯眯的,没有因为满脸鸟屎而有丝毫的愤怒。想到耶稣曾向门徒说的话,如果一个人打了你的左脸,那你就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看来耶稣,和大佛一样,也是不要面子,不讲面子的。反观俗世中的人呢,是要面子的。虽然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即使再受罪,也要讲面子。美国传教士阿瑟·史密斯说:“‘面子’这个词本身就是一把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之锁的钥匙”。鲁迅说——“面子”类似于“脸”,但有一条界限,如果落到这条线以下,便是失了面子,也叫“丢脸”;而如果超出这条线以上,那便有了面子,或曰“露脸”。有的城市的工程,又叫面子工程。虽处俗世,关于面子,我们要向大佛和耶稣学习。​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2诗人川江《面子》这首诗说了大实话!“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显然,用多数国人的眼光看,这是一只不懂事的鸟,不知天高地厚的鸟,敢在大佛脸上拉屎,这是大不敬啊,岂止是丢面子那么简单,简直可以杀无赦了!但幸亏这是一只鸟,人类无暇顾及这种不敬,人类光是顾及同类诸种“有失面子”的不敬就耗费了大量精力,甚至诉诸武力。看来,人类应该向大佛学习这种豁达与包容。或者,人类应该向鸟类学习这种无畏与冒犯。什么时候人类看待面子,像大佛看待鸟类诸种不敬的行为那样简单,“笑咪咪的”,一笑而过,哪怕只是稍有改观,那就不错了,尽管这很难。

 

 

FEDER – 洪君植 Hong Junzhi

11月 5, 2021

Hong Junzhi
FEDER

in der mittelschule
sieht ein freund
ich schreib nur mit kugelschreiber
und schenkt mir eine feder,
die hat sein vater als preis gewonnen.
eine kusine die neben uns wohnt
sagt ich hab ihre feder gestohlen.
ich weine beim fahrradfahren
zu meinem schulfreund fünf kilometer,
bitte ihn dass er für mich aussagt.
am nächsten tag macht mein freund
die sache in der schule publik.
ich geh nach haus und finde
in meiner schultasche
zwei dutzend federn.
also müssen
mehr als die hälfte der klasse
mir federn geschenkt haben.

eine davon
verwend ich
bis heute.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洪君植#(12.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6日,3869首,1217人。第13个洪君植(美国)日伊沙推荐:60后诗人开始忆同学少年,很好,要忆就要为自己负责,为读者负责,为历史负责,为文学负责:细节准确、质地朴素,不拔高,不贬低,无可辩驳,不可置疑,比最好的现实主义小说家还要真实,惟后口语诗可以胜任。​况禹点评《新诗典》洪君植《钢笔》:读着心里热乎乎,甚至有些泪目。连带着也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童年,似乎没有如此暖人的记忆,大概东北的人情味儿更浓,加上那时天津属于超一线城市,大城市的人情更冷漠吧。班上同学闹唤丢文具的记忆倒还是有的,不过最后也终归成了岁月中的“无头案”。多年后分析“案情”,大约还是那时的小伙伴们家里太穷吧。贫穷足以改变孩子的品行,不变的要么是那时家教(一个没啥家教的年代)的超级成功,要么归功于天性。也惟其如此,本诗所写的委屈,和接踵而来的温情,显得尤其动人。这同样也是口语和日常视角的成功。李勋阳:诗写钢笔,别说作者,就连小一代的我到初高中还盼望自己🈶 一支好钢笔(诗里最后竟然一下有20多支钢笔,真是都有点“小富翁”了啊),到现在我还有浓重的钢笔情结,为数不多的写字机会都使用钢笔——最后赞叹一下,作者的钢笔书法真漂亮啊,用得多写🉐 就好,正如现在人们所说,电脑毁了一代人的书法,80后以降普遍书法不好,就是手写已经都不常用了啊​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洪君植《钢笔》:在我看来,同学情是仅次于亲情的人类情感,不掺杂任何功利性在里面,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代尤觉弥足珍贵,更有许许多多共同学习和陪伴成长的快乐,令人终生难忘。本诗从一只钢笔入手,引出一段少年时代的回忆,后来一只钢笔变成二十几只钢笔的过程,不仅仅是钢笔的量变过程,更是友情、同窗之情的沉淀和累积,水晶般清澈透明;叙述一波三折富有故事性,情感起伏跌宕格外扣人心弦,读来温暖动人极易唤起读者的共鸣。读洪君植《钢笔》|雪也这是一首温暖的诗。是一首有关钢笔的故事,我相信作者没有任何的虚夸,是事实的诗意,是人性的温暖。故事,也是发生在初三。朋友看作者用的是圆珠笔,于是送了作者一支钢笔。而且,是朋友父亲领奖的钢笔。谁知道,邻家的表妹说作者偷了她的钢笔。这样的委屈,年少的作者难以承受,哭着骑自行车到九里外朋友家,请朋友过来澄清。那么这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没想到,这位朋友又在学校里把这事公开地说了出去。可能主要目的,也是澄清和安慰吧。但结果是,放学回家后,作者发现书包里有二十几只钢笔,全班半数同学都送了作者一支钢笔。作者啥心情呢?没说。这里就是留白。作者的心情也无需多说。第二节,只有三行。其中的一只,作者一直在用。那作者的内心,读者或可以猜测到了。又是一首回忆之诗,又是一首动人之诗。没有任何的矫饰,只是平静地叙述。让人读来,也倍感温暖。这里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ANSTELLEN – 虎子 Huzi

10月 23, 2021

Huzi
ANSTELLEN

Von meiner Familie kommen Fotos,
anstellen zum PCR-Test.
Die Leute sind im Schatten versteckt.
In der Warteschlange sind Namenschilder,
Haarklammern, Ärmelschoner, Schlüssel,
eine Mineralwasserflasche.
Ein Schirm, eine kleine Zwiebel.
Ich seh auch noch einen
flatternden Schmetterling,
weiß nicht für wen
der sich anstellt.

2021-08-07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虎子#(8.0)

 

虎子存谢:我的8.0。感谢伊沙老师,一路走来,每一步的点拨指导,都让我受益,唯有坚持方不负期待。

伊沙推荐:虎子是善写尖诗的选手,拿过半月冠军、现场冠军便是明证,这一轮入典诗比较平常,反倒让我放心,因为永远写尖诗是不可能的,只靠尖诗才能入典怕是给自己挖坑,平常好诗可以蓄厚。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3日,3855首,1212人。第8个虎子(河南)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虎子《排队》:疫事有关的话题,多数都是沉重和灰暗的。偶有一些带着挣脱努力的亮色,会让人生出喜悦,比如本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虎子《排队》:排队做核酸是疫情期间人们的常态,在这种见怪不怪的日常中挖掘诗意,全凭诗人敏锐的洞察力和将发现变为文字的能力。本诗中“胸牌、发卡/袖套、钥匙/矿泉水瓶/雨伞、一把小葱……”凡此种种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都替代它们的主人排起了长队,它们的主人却在荫凉的地方躲避阳光,这一细节写得有趣又画面感十足,如同一幅静物写生。诗的最后一只飞舞的蝴蝶打破了宁静,“不知它在替谁/排队”拟人的手法中有诗人的疑问,诗的意味由此深长而隽永,值得细细去品味。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2人诗人虎子《排队》
这首诗读来有趣、提神!新冠疫情给人带来灾难,但灾难下仍有亮色在闪耀,仍有生活的气息在呈现。反复阅读此诗,我还想到,当疫情使人类从大自然回退,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令人赞叹;而当人们做核酸躲进荫凉,我们平时可能忽略的那些小物件,比如胸牌、发卡、袖套、钥匙、矿泉水瓶,包括雨伞、一把小葱,一样闪闪发光,瞬间就能让人内心涌动温情,我们甚至从一个词能回想起过往的诸多记忆。诗的最后写到那只飞舞的蝴蝶,“不知它在替谁排队”,更是令人浮想联翩,一下子把沉闷的现实激活了。

读虎子《排队》|雪也

核酸检测,是疫情时代有关部门采取的统一措施。核算检测,是有效果的,广大市民也是极力配合的。有时核酸检测,是演练,是预防。有时核酸检测,是查漏补缺。不管怎说,人民是愿意的。而反观西方有的国家,因为民主和自由,有些措施不能一竿到底,致使疫情扩散严重。虎子的这首诗,就呈现了国内人们排队核算检测的现状。虽然是照片,但也是来自第一现场。从诗歌的前半部分来看,因为天热,人们都躲在阴凉的地方,代替他们排队的,是发卡、钥匙、矿泉水瓶和一把小葱等物件。看来组织者,也是人性化,没有强求人们必须排队晒太阳。排队,本来是严肃的。但物件在排队,就显得很轻松,甚至有几许荒诞。如果仅仅这样写,那就不是诗了,那就是简单地叙述一件事情。作者在照片里,竟然发现了一只蝴蝶,于是作者就突发奇想,这只蝴蝶,是代替谁在排队呢?排队的物件,都是不动的物体。飞翔的蝴蝶,却是自由的。蝴蝶不怕阳光暴晒,蝴蝶没有疫情,蝴蝶让人羡慕。一只蝴蝶,使照片或画面灵动起来,和谐起来。因为有这样的一只蝴蝶,于是玉成了一首好诗。(修改版)

​马金山|读虎子的诗《排队》的十一条:
1、生活现场,就是诗的现场,因为它是光,照亮别人,也温暖自己;
2、生活里那些微不足道的琐事,会是很好的素材,无用但滋养诗意与灵魂;
3、虎子,本名周海涛,河南南阳人,1962年出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原诗歌节同仁。著有诗集《时光碎语》;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首次见到虎子兄,我的南阳老乡,战友诗友,倍感亲切,不仅有同样的人生经历,还有精神的共通之处;
5、虎子的诗,虎虎生风,既有生活的浓郁意味,还有生命的质感,更有禅性的奇妙与智慧,以及历史的纵身和现实的世界;
6、本诗由一个疫情期间的情节,以一个具体的排队细节,并将看到的已经日常化的画面,敏锐地捕捉到生活中真实的模样,犹如一幅静物素描;
7、诗里行间,在一系列司空见惯的画面中,展现出作者对身边事物敏感的描述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现场触感力十足,且给人以悠远的感觉;
8、两个细节,一个是排队的描写,另一个是结尾部分的一只蝴蝶的显现,动静结合,鲜明有力;
9、此诗在思想层面,若隐若现之间,是当代社会现象,还是生活常态本身;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约到极致即为上品”;
11、疫情之诗,情景之诗,画面之诗。

 

 

HEILIGWASSER TEMPEL – 闫永敏 Yan Yongmin

10月 20, 2021

Yan Yongmin
HEILIGWASSER TEMPEL

Mönche in blauen Kutten,
einer hebt seine Kutte an
und geht sehr schnell.
Hab noch nie so eilige Mönche gesehen,
deshalb starr ich ihn an.
Er spürt meinen Blick,
grüßt mich,
sagt, kommen Sie.
Ich schau mich weiter um,
in einer grossen Halle dann
schlägt dieser Mönch einen Gong.
Ich knie auf den Polster, leg meinen Rucksack ab,
er sagt, Tasche vorn im Auge behalten,
damit’s keiner wegnimm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闫永敏#(22.0)

 

 

伊沙推荐:又见僧人。口语诗的一大特点,就是将僧人当成人来写(不是神或文化符号),通过生活化的细节。所以口语诗,压根儿不止于语言的口语化,也不止于这观那观,它是人之为人的极其高级的思维方式。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0日,3852首,1212人。第22个闫永敏(天津)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闫永敏《在圣水寺》:当代人写和尚,喜欢写其俗。但多数写不好,因为写出来的不是和尚的俗,而是自己的俗。况且和尚之道,也不是要避俗,而是通俗,在信愿和俗世间搭建一道桥梁。比如本诗,和尚俗得恰到好处,满满都是善念。这显出的又是作者的心境与功力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9人诗人闫永敏《在圣水寺》
僧人的本质仍是人,这首诗生动地写出了这位僧人作为人的一面,他不拘所谓的小节,“走路快”,像邻家小哥那样善意提醒客人防止包被拿,读来有趣、有意思、有味道,同时仍不失僧的本色。一首好的口语诗让人记住了一个亲切的僧人,也记住了这座让人内心有所触动的寺庙:圣水寺。

黄开兵:闫永敏的诗,往往都是动静极小的,极细腻,很耐读,此诗依然如此,情节还有了波折,甚至可以当微电影剧本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闫永敏的诗《在圣水寺》的十一条:
1、文字是心灵的窗户;
2、不用真情写出来的文字,是没有温度的,是没有热量的,还是没有灵魂的;
3、闫永敏,出生于1983年1月12日,籍贯河北省,现居天津;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再次见到闫永敏,还是一样的对事物充满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这些都构成了一个独特的诗人特质;
5、闫永敏的诗,先锋、现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精神气质,是原创力和启发性都很强的诗人,还是自带原生精神与思想性的诗人;
6、在读此诗的时候,我不禁在想,如果把诗中的僧人,改为一个特定的平常人,会是什么样子,还会有这么强大的诗质吗?
7、本诗由两个细节,很好地诠释了寺院内的人世情节,将看见,和感受到的僧人世事,以极小的动作幅度,呈现出事实真相的同时,还有感觉;
8、此诗写得极为生活化与场景化,与诗这个形象相吻合,不仅如此,在平实的语言面前,显现出无尽的能量和力量;
9、回归到了人的身上,从诗开始急切的僧人,到结尾善意的提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反差,搭建起诗意的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微小的细节,式微的动静,就能够掀起惊涛与骇浪”;
11、人生之诗,生命之诗,后口语诗。

 

黄平子读闫永敏《在圣水寺》

——《新世纪诗典》3852

在圣水寺

闫永敏

穿蓝色长衫的僧人
提着长衫的一角
走路很快
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
不禁盯着看
察觉到我的目光
他对我打招呼
说来了啊
我继续参观
然后在一个大殿里
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
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
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
防止被人拿走

黄平子读诗:“穿蓝色长衫的僧人”,外貌描写。是那种灰蓝吗?“提着长衫的一角/走路很快”,动作描写。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这是古代的标准礼仪。“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不禁盯着看”,一个女人家盯着僧人看,这就失礼了。“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对我打招呼/说来了啊”,好一句“来了啊!”平时打招呼不都是“吃了没?”“我继续参观/然后在一个大殿里/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再见。这位僧人被“我”惦记上了。“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防止被人拿走”,蓝衫僧人显然也记住了“我”。善意的提醒里充满禅意:寺庙里也有贼。佛只受香火,不管俗事!
2021年10月20日14点5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RIEDHOFSBLICK – 笨笨 S.K.

10月 19, 2021

Ben Ben S.K.
FRIEDHOFSBLICK

Auf einer Reise nach Deutschland
hab ich bemerkt dort bauen sie gern
rund um einen Friedhof.
Wohnzimmerfenster schauen auf Gräber,
sie gehen dort zur Erholung spazieren.
Für sie ist der Friedhof
am nächsten bei Gott.

2018-09-08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7.0)

 

伊沙推荐:本诗是前不久在长安举办的《新诗典》第二届厨艺诗会上订的货,身为东道主,笨笨SK表现突出,厨艺获冠军,诗艺居前茅,本诗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亦属上乘之作。此生立志要出百国的作者在对事实的诗意的敏锐发现中,写出了异域文明的他山之石。

​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坟景房》:“坟景房”这个命名厉害,既出自事实的诗意,又对二十年来内地针对假中产购买者推出的“海景房”“湖景房”,有了一个不无喜感的戏拟,同时内核又不失其庄重。不过本诗也引出我的一个疑问——德国人是因为喜爱,才把房子建在墓地边吗?或者是先有房子,后有墓地?我的理解应是后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坟景房》:因受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中国人对待生死的态度与很多国家截然不同。大部分中国人好生恶死,什么事只要和死亡、鬼、坟之类联系到一起就会觉得晦气,不祥,唯恐避之而不及。具体到买房这样的事情更能体现这种文化的差别,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一女子新买了一套住房,等搬进去才发现与几座坟墓毗邻,觉得很不吉利,于是强烈要求退房。中国人喜欢海景房、山景房,不喜欢坟景房,因为离坟太近影响心情更害怕撞鬼;而德国人喜欢坟景房,因为“他们认为/墓地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两者的态度是如此地不同,完全是因观念的不同所造成。看似一首动静不大的小诗,却给人以内心强烈的冲击,起到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艺术效果,这与诗人丰富的阅历、匠心独特的视角是分不开的,那些只知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是万万写不出来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8人诗人笨笨SK《坟景房》
国内房产宣传偶尔能看到海景房、河景房,江景房、山景房、湖景房,但绝无坟景房。我注意到网上有一篇报道,是说某乡镇有墓景房,让居民很闹心,不敢往窗外看。本诗呈现出的异国人居习惯则为我们呈现出另一种认知,不止喜欢把房建在墓地周围,而且“喜欢把观景的窗户/对着墓地/休闲时还喜欢去墓地散步”,这的确是文化的巨大差异!实事求是地说,我们这个国度,一方面认为逝去的亲人去了无忧无虑、无病无痛的美好天堂,却又在日常生活中潜意识里认为他们化作了鬼,可能还在地狱里,唯恐避之不及,当然也就不会产生“墓地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的认知;一方面我们也怀念逝去的亲人,实际上却又害怕逝者安放得太近,说不定会恐怖地来找我们,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当然不会产生像德国那样的文化了。我们多数人只会在特定的日子里去远处的坟茔看看他们就行了,平时偶尔出现在梦里,或在现实中念及他们,也多半是遥念。读这首诗,可能不会对此在的现实产生什么改变,但却有助于我们沉思,什么是生死,如何更好地看待生死,如何才是对生命的尊重。我听见坟墓里有人大声地回答:请正视死亡!

 

马金山|读笨笨SK的诗《坟景坟》的十一条:
1、唤醒沉睡的记忆,也是诗的药用价值;
2、经典的作品,超越时代本身,令人百读不厌,因为已经被说出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3、笨笨.S.K,曾用笔名,白若唐。70后,特约记者,医务工作者。有200多首作品见于报纸杂志等刊物,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德文、韩文、俄文,日文、法文等;
4、笨笨.S.K的诗,不知不觉中,已然在发生着变化,比如本诗写于三年前,但诗里行间所融合的新鲜、丰富与敏感的元素,无不彰显出诗意的意境和诗人对生活的扑捉能力;
5、回到本诗,将一种观念,递进式的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探究与深入,并将一种信仰根植入人的内心深处,这是特定环境下的人群,所信奉的现实;
6、从诗的内容来看,的确有新鲜的味道,令人不禁思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和感受?尤其是在中国文化中的在坟或墓地较为回避甚至反感的环境,道出了世界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巨大差异性;
7、诗中从喜欢,到并喜欢,再到还喜欢,层层叠叠,通过对房子的方位呈现,到窗户设计理念,再到日常的生活习惯,语言简练,结构严谨而丰富;
8、此诗虽为旅行所得,但诗中的内容,诗人未曾使用听说,而是直接运用了发现一词,可其中的奥妙却绝然不同,足见作者的写作能力和深厚的写作功底;
9、结尾三行,进一步推动了前面三种递进的观念,更加确定并强调了人们对于信仰的重要性,或许,这也是异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人应该是生活的有心人”;
11、文化之诗,阅历之诗,信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EISTER ZONG XIAN – 邢昊 Xing Hao

10月 19, 2021

Xing Hao
MEISTER ZONG XIAN

Ein Mensch fragt,
“Existiert Buddha?”
Der Meister sagt, “Ja!”
Ein anderer fragt, “exisiert Buddha?”
Meister Zongxian: “Nein!”
Der dritte fragt,
“Existiert Buddha?”
Meister Zongxian
bleibt stumm wie ein Fisch.

Der erste, der fragt
ist ein Buddhist.
Der zweite
ist ein Atheist.
Der dritte
ist natürlich Beamter.
Er möchte, dass Buddha
seinen Hut mitbeschütz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5.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8日,3850首,1212人。第25个邢昊(山西)日

伊沙推荐:本诗与我的入典诗《智慧》写了同一个人物,那是十一年前我与本诗作者等一众诗人在南岳衡山一座寺庙里做一日修行体验时遇到的宗显法师,换一个角度,可以证明这是一位有智慧的真僧。本诗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宗显法师》:二十来岁开始,对禅宗有些兴趣,于是这些年零敲碎打,中外禅宗和尚的公案、逸事都会翻一翻。本诗中的这位法师是南岳衡山的,观其思路,应是禅宗无疑。我依稀记得任洪渊老师当年有过一个观点,他认为禅宗是中华文明中诗性思维与佛教碰撞后奉献给世界的最重要的贡献,是十足的东方智慧。诗中的场景也印证了这一点。至少是其辩证和观照因具体人而不同的一面。

 

张小云:读邢昊《宗显法师》

既有对机而说的意趣
又明缘起之理
实际邢昊何止于此
功夫啊
好一顶乌纱帽
非典乃至戴冠的
病毒都为之不得不遁逃的家伙
居然借宗显法师的“不吭”
将贪者这一世间最凶毒源首味
“显”于无声

2021.10.17

 

《宗显禅师》
君儿

法师告诉我们
入世是为更好的出世
将来他的心愿是办一所孤儿院
办一座慈善医院
建一座广济小镇
只是广济在山中
不知这个小镇应坐落何处
法师告诉我们
菩萨畏因
众生畏果
并让我们记下来
法师说不同宗教
不同法门
原本清凉一味
法师说他不敢破斋食肉
呵佛骂祖
因他没到此境
还穿不过去
法师希望
这世上多一些信佛的人
那样人间灾难
就可以大大减少
阿弥陀佛
我信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宗显法师》的十一条:
1、诗在诗人那里,就是信仰;
2、诗歌是抒情的产物,是智慧的结晶,是内心的力量,还是精神的艺术;
3、邢昊,原名邢少飞。诗人、画家。1963年生于山西襄垣。现穿梭于晋城、北京、重庆三地。著有诗集《人间灰尘》《蛇蝎美人》《怀乡记》等。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亚洲诗人奖;
4、邢昊的诗,充满先锋的气息,并在精练与极简的语言表达中,显现出非凡的生活质感与生命力量,且张力十足,给人以无限的回味感;
5、本诗由三个人的问,与法师的三种回答,告诉我们,佛既是唯一,也是无限,而正是这种态度,才构成了人世的多种,即真正的“佛”到底在那里,通过一个人物,凸显出来人类的大智慧;
6、诗的第一节,罗列了三个人,和法师之间不同的对话,而同样的问题,因人而异,答案不同,却正是这样的错垫,传递出佛家的博大与精深;
7、第二节,既是对第一节的补充,还是对三个不同身份的人的明确与注解,更是对特定身份的一群人的印象与表达,态度干脆而鲜明;
8、尤其是最后两行,对于“官”的内心刻画,再反观法师的态度,何尝不是一种伟大的智慧表现呢;
9、此诗整体的结构并不复杂,却显现出极为丰富的厚实气息,在字里行间,不仅感受到一种场景感,而且让人感触到一种境界,思想意识的真实,以及背后所包涵的精神世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诗的简单在于,录出现场,升华心理活动”;
11、场景之诗,生命之诗,智慧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邢昊《宗显法师》

——《新世纪诗典》3850

宗显法师

邢昊

一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答:“是!”
另一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答:“不!”
第三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
没有吭声

第一个提问者
是个佛教徒
第二个提问者
是无神论者
第三个提问者
当然是个官了
他只想让佛保住
自己的乌纱帽

黄平子读诗:第一小节,三问三答。三个人问的问题都相同,为什么宗显法师的三次回答却各异?诗人开篇抖出一个老大的包袱。第二小节,解谜。对佛教徒来说,佛是存在的。对无神论者来说,佛是不存在的。对“只想让佛保住/自己的乌纱帽”的官来说,佛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论语》云:“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中说得更通俗:“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看情形办理,文章和演说也是这样。”
2021年10月18日20点44分

 

 

TRAURIG ZORNIG – 王爱红 Wang Aihong

10月 11, 2021

Wang Aihong
TRAURIG ZORNIG

Heute auf dem Weg hinaus
einer alten Dame begegnet
Eine Hand ausgestreckt vorm Autofenster
bebend, schwankend
leer und nur leer –
Eine gestrige Bettelmethode
sie hat keinen QR-Code
ich hab nur mein Handy
Sie entfernt sich enttäuscht
ich drück auch noch
auf die Hup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爱红#(3.0)

 

伊沙推荐:现在不容易遇见乞丐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位,又无法满足别人,于是悲愤交加,捶响喇叭。在同题材诗中有所刷新,如我在课堂上所讲:先不提创造,从创意开始。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爱红《悲愤交加》:这几年自从手机支付的方式悄然兴起,的确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方便,于是很多人身上都不习惯携带现金了。这就如同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方便的同时也有不便,在偶尔需要用现金的场合就不免会尴尬,一如本诗中所遭遇的:先进的付款方法遇见了落后的乞讨方式,空有助人为乐的热情和一颗悲悯之心,口袋里却掏不出一毛钱,悲愤交加、捶胸顿足之余一记拍大腿的动作,“我却竟然锤响了/喇叭”,让人不由唏嘘感叹。虽然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而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读来依然会让你的心灵有所触动、有所思考,这恐怕便是作者的无心之得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张小云:
“捶响喇叭”让“悲愤”
有了高分贝的形象
至于
悲愤交加为哪般?
是没能帮上那位老太的自己?
是让行乞都颤颤巍巍空空荡荡的空气?
读的人尽管想

2021.10.10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0诗人王爱红《悲愤交加》:悲愤交加的似乎是,对于弱势群体,我们的社会救助和保障水平仍不足以令人放心,而技术进步带来老年人(包括这位老太乞丐)的不适应确实需要改进,但似乎不会令人悲愤交加吧。最后两句把悲愤推向高潮,但不是强指,而是事实的诗意,内心的情绪影响到肢体变化,“我竟然捶响了/喇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王爱红的诗《悲愤交加》的十一条:
1、要相信,在生活面前,诗意会随时发生;
2、细节,是摄入诗的灵魂,而日常的真实,就是想象的写照;
3、王爱红,1963年生,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等,曾多次获奖。现居北京;
4、此前未读过作者的诗,今天这一首,作为有过同样经历者,唯一的不同是没有后面的“捶响喇叭”,没有把这一切写成诗,而这些,更加重了我强烈的共鸣感;
5、本诗的在场感与真实性极强,笔触细腻,语言清晰、明快,内容又凸显现实性,其中所包含的情怀纯澈而幽深,给人以无限的触感和回味;
6、尤其是诗里所显现出来的生活底色,与本身的社会情状形成差异,特别是行乞者没有微码这件事,是“活”的诗眼点,还是诗维的过渡,既巧合,又绝妙;
7、诗中两个不同身份人的立场,同样有的失落感,注入了鲜活的生命质感,并透析出人性无限的遐想与光辉,擂动人心;
8、结尾部分,是一个情节,或者动作的描述,还是内心情绪的一种表达,却正是这个细节,进一步升华了全诗的意蕴和内涵;
9、标题由一个成语构成,既直面现实,又直击内心,可谓与诗的内容相得益彰,还是事物本真的投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你所经历的,给你心颤的瞬间,务必精准的记录下来,因为它是诗”;
11、现实之诗,人性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新世纪诗典》3843

悲愤交加

王爱红

今天出门
我遇见一位老太
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
颤颤巍巍
空空荡荡
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
她没有微码
我只有手机
看着她失望地走远
我竟然捶响了
喇叭

黄平子读诗:“今天出门”,时间,背景。“我遇见一位老太”,人物。写人用“位”,这是表尊敬。“老太”是行乞之人,“我”能尊而敬之,非常了不起。比给她钱更了不起!“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颤颤巍巍/空空荡荡”,动作描写,细节描写,强调其老,其空。“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她没有微码/我只有手机”,行乞也要与时俱进。“看着她失望地走远/我竟然捶响了/喇叭”,点题:“悲愤交加”。悲的是“老太”,愤的是自己。看多了各种乞讨,看多了各种“筹”,经常“被乐捐”,我早已麻木,难得王爱红还有一颗想给而不得的“悲愤交加”之心。捶喇叭是一个有趣的细节。
2021年10月11日16点11分

 

 

IM BILD – 江湖海 Jianghu Hai

10月 3, 2021

Jianghu Hai
IM BILD

Auf einmal wisch ich auf eine Nachricht: Laos!
“am 29. 08. in Luang Prabang,
vier neue einheimische Infizierte. ”
Das sind Untertitel, im Bild: ein Mönch
legt Feuerholz nach. Der Sender der Nachricht
kommentiert auf Chinesisch:
“In den Tempeln werden nicht nur
mehr Verstorbene eingeäschert,
die Mönche und Nonnen kümmern sich um Waisenkinder,
sie helfen den Laien bei allen möglichen Sorgen.”
Ich erinnere mich an ein anderes Bild,
das hab ich in Luang Prabang
vor drei Jahren und acht Monaten selbst aufgenommen.
Es hat sich auch in mein Gedächtnis eingebrannt,
als etwas Heilsames:
Sechs junge Brüder in roten Roben,
ein schwarzer Hund, ein fremdes Mädchen in Dunkelblau
scharen sich um ein tanzendes Feuer.
Außerhalb dieses Rahmens sind noch im Bild dabei
ein Haufen Chinesen, das sind wir Dichter von NPC,
wir bringen Poesie. Heuer im Frühling aus China
sind Ärzte gekommen, mit Medikamenten, Masken und Impfungen.

1.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 Oktober 2021

《新诗典》小档案:江湖海,60后,湖南人,居广东。中国作协会员,新诗典诗人。1979年起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1000多首(篇)。出版个人专著20余部。作品入选100余种选本,被译为英、德、俄、法、日、韩等多种文字。获NPC李白诗歌奖金奖、亚洲诗人奖、深圳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井秋峰诗歌奖年度大奖等多个奖项。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4日,3836首,1209人。第29个江湖海(广东)日

伊沙推荐:
整合之诗:将《新诗典》文化与当前疫年文化巧妙有效地整合在一起,令人感慨万千,疫情尚未完全控制,地球的未来莫测,我希望在未来我们想起这些出国的经历时不会说:那是《新诗典》的黄金时代。

况禹点评《新诗典》江湖海《画面》:三四年间,天地翻覆,无论是驴友,还是诗人,还是其他的人群,几乎关于生活的所有,人们都在从头适应,从头学起。剧变固然令人惆怅,但滔天疫情下,诗歌又何尝不是心灵之药呢。

黄开兵:那幅照片,我还有印象,画面很令人深刻!和平温暖,诗人诗歌;疫情死亡,医生药品……画面重叠间呈现出悲悯情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江湖海《画面》:但凡你去过某个地方,在那里留下了自己的脚印,无形中那个地方就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里的荣辱兴衰也会牵动着你的喜怒哀乐。诗人眼前视频中呈现的悲惨凄凉的疫情景象,与多年前狂欢美好的回忆形成鲜明的反差,令人油然而生淡淡的忧伤,两种画面的叠映中交织的是跨国之谊和诗人之情,还有隐隐作痛的担忧。巧妙的构思,情感的把控,以及文字产生的张力,都彰显出诗人卓越的诗写功力。诗的最后“今年开春之后/前往的是中国医生/他们带去药,口罩和疫苗”,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文化的输出,更有中国医生救死扶伤的人间大爱和国际主义精神,让人温暖又心安。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3诗人江湖海《画面》
直到此刻,老挝的新冠疫情仍在持续蔓延,但总体上并不算严重。截止10月1日,老挝境外输入病例27例、本土病例437例;累计确诊病例24310例,死亡19例。这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诗人提到的中国医生,提到的药、口罩和疫苗。这首诗从现实的画面切入记忆的画面,从疫情时不时的提醒强行返回三年多前此地一派祥和的情景。这种对比是抖动的,剧烈的,也是丰富的,能看出这样一个崇尚佛教的国家对待生死的态度,以及对待人的态度。“火焰”一词既灼心,又照亮了整首诗。灾难下的火焰,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超度亡灵火化遗体,因而是死亡之火、祈祷之火;记忆里的火焰,则是六个红袍少僧、一只黑狗、一个少女围簇一起舞蹈的薪火,因而是希望之火、生命之火。给诗人造成强烈视觉冲击,难以释怀的可能还有一点,那就是两种不同意义的火焰竟在同一座城市点燃!资料显示,2018年2月初,新诗典诗人专门组织过西双版纳-老挝行,其中新世纪诗典第50场,正值新诗典2500首诗之夜,就是在琅勃拉邦举行的。诗中写到的琅勃拉邦,算是老挝比较繁华的城市了。短短几年,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几多悲欢,令人感叹。所幸这一切,有新诗典诗人见证,这位名字里每个字都蓄满水的诗人把两个画面定格,把诗人和医生定格,显得意味深长。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苦难中的国度,诗人和医生,天然承担着“疗愈”之职,二者皆深怀仁爱之心,二者皆有大造于世,我想,老挝的天空一定会铭记他(她)们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江湖海的诗《画面》的十一条:
1、简洁语言本身的韧性,或者说弹跳力,给诗意注入了新鲜活力的同时,更增添了它的无穷活力与独特魅力;
2、文本是诗人生命的骨头,生活的血肉,呼吸与声音,还是迷人的身材与心跳;
3、江湖海,60后,湖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9年起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1000多首(篇)。出版个人专著20余部。作品入选100余种选本,被译为英、德、俄、法、日、韩等多种文字。获NPC李白诗歌奖金奖、亚洲诗人奖、深圳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井秋峰诗歌奖年度大奖等多个奖项。现居广东;
4、江湖海其人,充满了血性的色彩,这是2015年长安诗歌节第163场(深圳专场)的诗会上,我读了一首《两个小孔》,而受到非口语诗人极度的排斥与讥讽,却受到其仗义执言好诗时我感受到的,与此同时,通过对其日常的关注,能够感受到其对待工作就像对待诗歌一样,充满了期待与热情;
5、江湖海的诗,首先凸显出来的是高产,其次就是对个体生活与经历的呈现,既直击现场,又触动人心,并给人带来巨大惊喜的同时,还给人以强烈的力量感;
6、回到本诗,先由看到网络上的国外事物,再回到记忆里曾经所经历过的种种情景,融合于一体,构成了一幅幅色彩斑斓的世界,一切都在同一个时代,却有着不同的变换莫测的人生故事;
7、诗中从几个角度描述,以细腻的笔触呈现出独特的异域风情,并由此带来了不同的文化元素,还能够深刻感受到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善念,这不仅仅是诗的魅力,更应该是文化的胜利;
8、此诗的诗维虽然复杂,却层次分明,犹如一幅画面上的不同色块,既相互兼容,而又相对独立,这也正是本诗在诗维逻辑上,最值得珍视的部分;
9、就诗的内容而言,生动鲜活的画面,何尝不是一首诗呢,更何况带着现实的残酷与大爱和温暖;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我们所经历的这个时代的一切,正在一步步成为史诗”;
11、当代之诗,情景之诗,融合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GUTE BEWERTUNG – 圆白点 Yuan Baidian

9月 30, 2021

Yuan Baidian
GUTE BEWERTUNG

die ware ist schon ausgeliefert
da sagt der verkäufer
der tisch ist zu schwer
du brauchst einen mann
aber sofort
nimmt er das gesagte
wieder zurück
ich muss lachen
und geb ihm dafür
eine gute bewertung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巧,又有大意思,所以好。诗,如果不能写出眼前的生活,就不是当代诗,在文学史中就是可以被取代的诗(因此不被载入)。赵立宏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圆白点《一记好评》:在场且有趣的诗,作者很敏锐,对细节的捕捉和还原令人印象深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圆白点《一记好评》:给卖家一个好评的生活经验绝大部分人都有,但如何将其转变成一首耐人寻味的小诗,就只有很小一部分能够为之了。本诗从网购生活中一个买家与卖家稀松平常的沟通入手,用极为简洁的诗句,将卖家热情周到地服务及担心语言可能会引起买家不适的微妙心里展现得淋漓尽致;而“我”则洞悉了这一切,“大笑”、“回手给他一记/好评”,这看似微不足道的好评,却是对卖家莫大的鼓励。也凸显出”我”的豁达、善良与豪气,瞬间感到周身都被一种温暖紧紧包裹。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9圆白点《一记好评》

这首诗好玩!诗人遇到了一位幽默、温情、诗意的卖家。本来诗人作为顾客,是上帝,无正事卖家一般不打扰,但有时上帝面临的情形令人怜惜,尤其当一个女上帝,买了一个太重的桌子,引发了卖家忍不住的关怀,提醒“你需要一个男人”。虽然卖家忍不住幽了上帝一默,出发点也是善意的,但马上冷静下来,因为不知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上帝,于是才会出现“迅速撤回”的一幕。但再迅速,这次也不如上帝迅速!幸好上帝看见了撤回的内容,才成就了此诗。真好!一位好玩的上帝,懂幽默的上帝,“回手给了一记好评”的上帝,当然,这还是一位会写诗的上帝。互联网时代,生活中的点滴美好并不缺少,诗意也不缺少。

查文瑾评:女诗人的“一记好评”,把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购物体验写得妙趣横生,像是给了某类叙事诗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你疼,又似乎疼得很舒服。(2021.9.29)

马金山|读圆白点的诗《一记好评》的十一条:
1、诗歌成为一个诗人的信仰是可怕的,而是生活的一部分,则是可观的;
2、往往,一首好诗,是在寻找一位好诗人,而不是一个诗人在寻找一首好诗;
3、圆白点,一个痞子范儿的女博士,80后,混迹教育科研单位,现居北京;
4、通过近期赵立宏兄的推荐诗来看,不仅推荐的作品质量好,而且有着独到的味道和视角,并在丰富的人生感悟里,形成了独一无二的价值观,值得更多的期待和惊喜;
5、一记幽默的细节,足以支撑起一首佳作,这就是当代生活所带来的另外一种诗的妙用与魅力,使得人生丰富多彩;
6、“桌子太重”与“男人”,融合在一起,在文字面前,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并成为诗意生活最质感的一面;
7、诗中卖家的一个不恰当的回复,在诗人这里,却构成了不一样的感觉,成为了一个诗眼,成就了一首好诗;
8、卖家发信息后,又忽然撤回,双重的效果,多样性的感觉,饱含着明澈的意味与智性;
9、诗里行间,在情节的一波三折之间,正好构成了一幅幅生动而具体的诗性,既着眼于眼前,又回归到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当代诗里,滋味即诗味”;
11、当代之诗,幽默之诗,滋味之诗。

黄平子读圆白点《一记好评》

——《新世纪诗典》3832

一记好评

圆白点

已发货
卖家提醒
桌子太重
你需要一个男人
说完
又忽然
迅速撤回
我大笑
回手给他一记
好评

黄平子读诗:“已发货/卖家提醒/桌子太重/你需要一个男人”,卖家的提醒真的很善意。这是在提醒买家,也是在夸耀自家的桌子。“说完/又忽然/迅速撤回”,卖家的撤回也是善意的,因为他的提醒会让人产生歧义:“你需要一个男人”替你帮这张桌子;“你需要一个男人”……“我大笑/回手给他一记/好评”,“我”大笑,不仅因为“我”看懂了卖家善意的提醒,也因为“我”看懂了卖家善意的撤回。对这样的卖家,不给好评怎么说得过去?
2021年9月29日20点48分

马金山九月十一条

(本期诗人:赵克强、左右、高歌、摆丢、曲有源、
大九、周芳如、亚黎、范可心、图雅、
香香美食居、喵小咪、万野、暮云平、孙丽珠、沈浩波、徐江、南人、李岩、马金山、君儿、莫高、木匠、第一闲人、劳淑珍、宗尕降初、夏微、霍巧玲、蓝色妖姬、圆白点)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9月合辑)

SELTEN KOSTBAR – 宗尕降初 Changka Gyamtso

9月 25, 2021

Changka Gyamtso
SELTEN KOSTBAR

Poesiefestival, ich komm an im Hotel.
Beim Einschreiben ins Gästebuch
schreib ich schnell und leicht
in grossen Zeichen
‘Tashi Delek’.
Eine Hotelangestellte
jauchzt überrascht.
Ein Haufen von Leuten
umringt mich,
ich bin ganz erschreckt.
Was war denn —
ich hab es auf Tibetisch geschrieben,
in meiner Muttersprache.
In Mianyang, mitten in Sichuan
wirkt das besonders selten.

2021-06-1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宗尕降初#(4.0)

 

 

伊沙推荐:有这么一个事实:抒情诗人参加典会无乐趣,因为不会现场作诗,系列诗会后半程,无现场诗拿不出手。是的,是口语诗人恢复了中国诗采风与口占的光荣传统,令当代诗人与诗的关系回到了唐朝,本诗就是一例。

况禹点评《新诗典》宗尕降初《稀为贵》:内容好!语言感觉好!关键是,这样娴熟的汉语口语诗,它出自一位藏族诗人之手。口语对诗人天赋的激活作用,由此可见。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5宗尕降初《稀为贵》

藏文书写扎西德勒是:བཀྲ་ཤིས་བདེ་ལེགས,对于汉语语境的人们而言,确实亮睛,一定会产生新奇感,加上诗人书写时一定会稍稍龙飞凤舞,就更是好看,以稀为贵也就不怪了。读懂这首口语诗并不难,却让我思考一个问题:何为诗?诗亦稀为贵吗?在女服务员和众人因藏文书写少见而产生兴趣给诗人造成追星之感时,诗人其实是清醒的。我又在想,如果把宗尕降初的这首诗摆在她(他)们面前,人们会“惊奇地欢叫起来”吗?会“蜂拥而至”吗?答案是不大可能,除非诗人用藏文抄写,当然那胜的仍是语种书写本身。由此,现代诗,不止是口语诗仍任重道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宗尕降初的诗《稀为贵》的十一条:
1、写诗就是灵魂四处的游离;
2、永不松懈,于写作者,这四个字,也极为重要与适用;
3、宗尕降初,藏族,90后,有诗歌、小说散见《民族文学》等报刊,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选本。曾获贡嘎山2017年度短篇小说奖、第四届理塘仓央嘉措诗歌节优秀奖;
4、今年六月,在绵阳诗会见过作者一面,没有交流,只是从外表来看,一位高大的藏族小伙,内秀里透露着浓浓的地域化气息;
5、宗尕降初的诗,以口语言的表达,对生活不同的切页进行直白式呈现,并由此揭露出现实中本真的事物,显现出批判的意趣和生活;
6、回到本诗,将参加诗会的经历结合自身的地域文化,由此所繁殖出来的感觉与现场,以及其中所暗含的深意,构成了一首令人回味悠远的后口语诗;
7、诗一开头,以日常化的方式描述了一个场景,并由此情景一步步深入,进一步延伸,在语言的过程中呈现诗意的旋律;
8、诗中将与众不同的东西,有别于他人融于其中时,忽然发现,即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这是个体的经历,还是当下人普遍的价值观念;
9、而结尾的情节,正好点题,把个人所处的位置和状态无一遗漏地描述了出来,是补遗,也是两种文化的碰撞与交融,是白描,还是精神层面的一种升华;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诗人应向自己的生活要诗,你会发现,诗一直都在”;
11、文化之诗,现场之诗,信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稀为贵
@宗尕降初

在诗会入住酒店
题字时
我轻轻挥手
写上四个大字
扎西德勒
一旁服务的女孩
惊奇地欢叫起来
一群人
也蜂拥而至
吓得我一时没恍过神
原来——
我用母语藏文
写下的这四个字
在巴蜀绵阳
显得特别稀有

2021-6-13

 

 

 

 

ODD JOBS: WHEN I WAS 24 – 徐江 Xu Jiang

9月 16, 2021

Xu Jiang
ODD JOBS: WHEN I WAS 24

I saw a small monkey
escape from its cage
on Monkey Mountain
by climbing big trees.
He walked for a while
on the perimeter wall,
looking back to the cage.
He saw no other monkeys following,
so he returned
the same way.

Translated by MW, 9/15/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3.0)

 

伊沙推荐语:猴子是最接近人的低等动物,猴子的动物性最接近于人性,所以本诗貌似是在写动物性,实则是在深刻地揭露人性,当获9月下半月亚军。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7日,3819首,1205人。第33个徐江(天津)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徐江《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一首让人读完沉思的妙绝的杰作,经过30年的岁月沉淀写出。绝大多数生物包括人和猴子的特性都是群居和从众,这也是现实和环境的残酷所逼。那只可爱的猴子有了一个难得的契机,溜出了笼子,获得了向往的珍贵的自由。可是,它势单力孤啊,落单的恐惧和笼外生存的未知,让它又顺原路回到笼子。这首诗以极朴素的语汇所披露的残酷性,让人深思。这正是诗歌的迷人之处,可以写成万字长篇科学论文,但诗的开放性却让读者自己去完成,千人千读千解千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二十四岁时的记忆》:一只机灵的小猴,好不容易逃脱了人类的笼子,可还没等我们替它”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举动喝彩呢,结果不知它是因为受不了独自在外的寂寞无聊,还是习惯了在笼子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竟然“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光是这只猴子,在我们的周围又有多少人在关键时刻也做出了如这猴一样的选择,猴性即人性,在这些动物的身上我们能更多地看到人类自身的影子,那隐藏在诗歌语言背后的强大的诗意,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自己去体悟,正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徐江的诗《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的十一条:
1、诗人的信仰就是诗,而诗就是诗人的一切;
2、简约是古代诗歌的魅力,甚至是艺术,而在现代诗歌之中,则更是瑰宝;
3、徐江,1967年出生。1991年创办《葵》。曾五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著有《黄昏前说起天才》《徐江的诗》《花火》《杂事诗》《四季杂事》《雾中杂事》《杂事与花火》《我斜视》《哀歌·金别针》(与侯马合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启蒙年代的秋千》等二十多种;
4、徐江是一位资深的写作者,且是一位对文学有着深厚的个人特点和严谨态度的人,而正是这些,才构成了一位当代重要而又受人尊重的诗人、诗评家;
5、徐江的诗,在平实的语言深处,饱含着丰富的生活和思想观念,不仅如此,还在事物的现场,凸显生命的轮廓和人性的光辉;
6、回到本诗,由笼子里的猴子溜出笼外的一系列场景,在一个往返的回转里,道出了暗含其中的深意,并由此揭露出人性的本貌,读来让人回味悠长;
7、诗中的内容,是以记忆中的画面,进行了在场性的还原和呈现,并由此带来了巨大的视觉效应和内心激荡;
8、尤其是结尾部分,鲜活的场景,既是神来之笔,还是现实的残酷与升华,充斥着五味杂陈的气息;
9、除此之外,此诗还揭透出幽默和诙谐的哲学思考,即真正的自由到底是怎样的,在简洁而朴素的语言里,生动地再现了这个问题;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文字自己说话,自己去生发想象,比直白的表达更加深刻”;
11、人性之诗,哲学之诗,批判之诗。

黄平子读徐江《杂事诗·24岁的记忆》

——《新世纪诗典》3819

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

徐江

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
从猴山的笼子
顺着几颗大树
溜到了笼外
在不远的围墙边儿
走了一会儿
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
没有其他猴跟过来
就又顺着原路
回去了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的题目告诉读者,这是一首回忆之诗。徐江生于1967年,24岁就是1991年。“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从猴山的笼子/顺着几颗大树/溜到了笼外”,这是写小猴子出逃。从“顺”、“溜”等字看,小猴子的这次出逃好像是无意的行为。“在不远的围墙边儿/走了一会儿”,这是笼外。笼外的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没有其他猴跟过来/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笼外如果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没有猴子。没有同伴的世界多寂寞啊,这才是最主要的!笼子算什么!

2021年9月16日20点30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MPATHIE – 孙俪住 Sun Lizhu

9月 14, 2021

Sun Lizhu
EMPATHIE

Heuer regnet es viel,
die Dachrinne im zweiten Stock ist verstopft,
ein großer nasser Fleck auf der Mauer.

Der Mann regt sich auf,
Er findet keinen für die Reparatur,
niemand kommt für diese Lappalie.

Die Frau sagt, mach es doch selbst!
Der Mann sagt, der Giebel ist hoch und eng,
ich kann dort nicht stehen.
Die Frau sagt, ich geh schon! Ich bin dünn.

Auf dem Dach sind ein paar Ziegel kaputt, die gehören ersetzt.
Der Mann sagt, da mach ich noch gute Ziegel kaputt.
Die Frau sagt, ich geh! Ich bin dünn und leicht.

Ein Freund lädt zur Hochzeit, man trifft sich davor für Geschenke.
Der Mann hält die Einladung und sagt,
ich geh! Du bist dünn, du isst ja so wenig!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语:虽说口语化不等于口语诗,可口语诗也不能忘记了口语的魅力,本诗很好地体现了口语的魅力。还有就是:喊三万句女权口号,不如来上这么一首好诗。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5日,3817首,1205人。孙丽珠(河北)日

《新诗典》小档案:孙丽珠,河北威县人,威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师,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诗作发表于《清风》《新诗大观》《山东诗歌》《齐鲁文学》《当代诗歌地理》《浩然诗刊》《暮雪诗刊》《文学高地》《朝阳区诗词研究会》等纸刊和网络平台,偶有获奖。2021年9月加入傲夫诗社。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孙丽珠《体谅》:对照诗的内容,再来看题目取为《体谅》,颇耐人寻味。这一对男女之间确实够“体谅”的:家里该干活的时候,男人各种理由找借口,而“女人说我去吧  我瘦”,于是男人成功甩锅;而到了吃喜酒这样的好事,男人一句“我去  你瘦  吃那么少”,将女人一把推开。女人对男人的“真体谅”,与男人对女人的“假体谅”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反讽的意味更加浓厚,人物的形象也更为突出。“雨水大”致使房檐出了问题,同时也通过这雨水观照出了人心。读者对诗中的“男人”有多鄙夷与不屑,就对“女人”有多怜悯与心疼。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 曲有源 Qu Youyuan

9月 4, 2021

Qu Youyuan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Vom Kaiser bis zu einfachen Leuten,
von alters her bis heute,
niemand entgeht dem Lauf der Zeit.

Auch wenn ich mich verkrieche
in meine Jahresringe,
am Ende
komm ich auch ins Krematorium.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曲有源#(13.0)

 

 

《新诗典》小档案:曲有源,1943年生,男,汉族,吉林省怀德县人,祖籍山东蓬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居家写作,每日笔耕不辍。著有诗集《爱的变奏》、《句号里的爱情》、《曲有源白话诗选》、《曲有源绝句体白话诗集》、《删繁就简》。诗歌《关于入党动机》获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1979-1980);诗集《曲有源白话诗选》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伊沙推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曲老就是我们《新诗典》的宝,40后以上的诗人还能战者,目前只剩他一人,本来,鲁迅奖第二届就撸上的他,不在我给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他老人家这个创作劲头,看来非得来个李白奖成就奖加冕不可了。老年写作就要有老年写作的样儿,就要包含历尽人生大彻大悟的智慧,本诗正是如此。

简评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雪也

诗的题目,其实是两句话,基本是两节诗的最后一句,或者说也概括了两节诗的内容。第一节,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岁月。在时间年前,帝王和平民是平等的。岁月没饶过任何人,又有人说,“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第二节,诗人回到自身,来谈生死。虽然躲进年轮,但最终难免被火化。古人云: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为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八十耄耋。由简介可知,作者已七十高龄,由诗也可以看出,诗人已看淡生死,看透生死,以淡泊宁静之心,对待未来,对待时间,对待生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是啊,“岁月没饶过一个人”。遥想当年多少帝王为求得“长生不老”,费尽心机结果依然未能如愿。正如曹操所言:“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没有谁能逃脱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本诗对生死看得极为通透,诗人坦言“而自己躲进年轮/最终/也难免被火化”,惧怕、躲避都不能逃脱死亡,谁会一直长生呢,恐怕只有文学作品里的仙人妖怪罢了。人到老时,身体会变得虚弱,精力也会变得不那么充实。老了其实不可怕,怕的是心态出了问题,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至关重要,既然无法躲避,何不笑对人生?亦是超脱于生死。只不过是死有所归,如是而已。

黄平子读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新世纪诗典》3807

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曲有源

从帝王到平民
从古到今
岁月没饶过一个人

而自己躲进年轮
最终
也难免被火化

黄平子读诗:这是一位78岁老诗人写的诗。“从帝王到平民”,这是从人物身份的角度看。“从古到今”,这是从时间的角度看。“岁月没饶过一个人”,这是点题目的前半句:“岁月不饶人”。“而自己躲进年轮”,这是拟物,把自己比作一棵树。“最终/也难免被火化”,这是点题目的后半句:“自己也难免火化”。先前,火化是树的命运。现在,火化是人的命运。借用伊沙老师的话说:“这是活出来的诗”。
2021年9月4日20点14分

 

 

AUTOVORHERSAGE – 卿荣波 Qing Rongbo

8月 9, 2021

Qing Rongbo
AUTOVORHERSAGE

an der straße stehen
augen zu, zählen
bei zehn, augen auf
welches auto vorbeifährt
das fährst du
in zukunft

vor ein paar jahren
steh ich mit ihr an der weiling strasse
wir machen den test
das erste mal sehen wir einen bus
ich sag, das zählt nicht
das zweite mal sehen wir ein lastendreirad
ich sag schamlos, zählt auch nicht
das dritte mal
bet ich beim zählen
lass es ein feines auto sein
am besten eine kolonne
von feinen autos
wir waren schon bei zehn
haben uns kaum getraut
die augen aufmachen

ich weiss noch
am ende war das ergebnis
ein chinesischer BYD-FO
diese marke
wird schon längst nicht mehr hergestellt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卿荣波#(5.0)

 

伊沙:有意思!有意思是什么意思?有意思就是有意思,口语诗尤其要写得有意思。我们也要渐渐学会用口语来评论口语诗,如此才更精准,更有意思。

况禹点评《新诗典》卿荣波《买车测试》:普通人的生活当然不易,但也没有整天写得比生活本身还苦——杜甫和陆游也都没教过人这样去写。本诗写得就是这类生活,苦中作乐。乐作不成怎么办——把它身上的幽默感挖出来,这也是成功的办法之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卿荣波《买车测试》:一个有趣的小测试,测试的结果因为不可控,也许并不尽如人意。只是测试的过程里包含着太多对生活的希冀和向往,因而令测试者内心忐忑不安。“不敢睁开眼睛”就是怕这样的希望会落空,巨大的心理落差大概是很多人的软肋。微妙而真实的心理活动,反映了当代人的生活态度与追求,自有一种容易让人产生共情的魔力,并具有别样的喜感,诗的末尾处测试的结果,又加深了这种喜剧效果。

黄开兵:人们对未来的憧憬,总是美好的。而现实往往让人尴尬。本诗好在于,没有陷入悲哀的俗套,有一种自嘲的洒脱和淡淡的惆怅……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卿荣波的诗《买车测试》的十一条:
1、写诗的意义,在于事物本身散发出来的光;
2、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都是一个诗人。每一个诗人,不一定是一个艺术家;
3、卿荣波,1983年出生于陕南,媒体人,《新世纪诗典》诗人。现在西安;
4、卿荣波的诗,以口语表达为基础,以生活现实为诗核,以情感状态为背景,以事实话说实事,挖掘颇具内涵的部分;
5、读罢本诗,像极了人的一生,过程,过程,还是过程,在口语的过程中,在生活的过程中,在过程的过程中;
6、诗一开头,抛出一个引子,或者说是悬念吧,将闭眼数车这件事,更多的是人心里面的一个意念性的东西;
7、第二节,直击现场,在一次又一次的情节描述当中,将个体化的感觉溢于文字;
8、最后一节,令人出其不意,或许这就是一种意味性的东西,透彻、深入;
9、而标题则丝毫没有变化,正视买车与测试,一种行为,还有一种是情景;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数个戏剧化的场景,分为一个个戏剧化的场景,就是一个戏剧化的场景”;
11、戏剧之诗,经历之诗,生活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ESPRÄCHE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终于回维也纳!

7月 29, 2021

liebe freundinnen und freunde, liebe leute, liebe sternchen und stars, liebe familie ;),

hier unten ist ein text. bitte weiterverbreiten, wenn ihr wollt. und oder sagt mir was euch einfaellt. wies euch geht. bin neugierig!

gestern hab ich endlich mein buch aus china bekommen. 2020 im herbst erschienen, die buecher gibts dort in buchhandlungen und online, bis mai 2021 haben sich nachweislich ueber fuenfhundert stueck verkauft. das ist wenig dort, aber immerhin, von wien aus gesehen. oesterreichische kunst und kultur. Uebersetzt von Yi Sha 伊沙 und Lao G 老G.
mein chinesisches handy hat keine umlaute, sorry. oder ich bin inkompetent oder beides 🙂

oesterreichische kunst und kultur, also z.b. auch ein gedicht für den toten vierzehnjährigen florian p., den ein polizist in den rücken geschossen hat, als der bub etwas stehlen wollte in einem supermarkt. dieser text ist drinnen, ebenso wie andere aus beijing, die auch kritisch sind. es ist ein gutes buch. (dieser absatz ist ein nachtrag mit umlauten 🙂

der chinesische zoll hat mehrere mal diese chinesischen buecher aus china nicht durchgelassen. aber diesmal war es sehr schnell, nur zehn tage oder so. xiron heisst der verlag, xiron poetry club 磨铁读诗会  ist die reihe, begruendet von Shen Haobo 沈浩波. sichuan wenyi 四川文艺出版社 ist der verlag der die isbn bereitgestellt hat. es gibt ja keine privaten verlage in china. jedenfalls duerfen nur organisationen der provinzen des staates etc. isbns erhalten, die verkaufen sie dann weiter. sichuan wenyi, da faellt mir ein, wenyi kann auch seuche sein, mit anderen zeichen. wenyi im sinn von kunst und kultur in diesem fall selbstverstaendlich.

FINALLY WE HAVE SNOW heisst das Buch, auf Chinesisch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 eine zitrone. a lemon also kein superhit vorlaeufig vielleicht. auf dem umschlag ist eine zitrone. sollte eine scheibe sein. ist es ja, ist ja ein bild. a slice of lemon a slice of tangerine a ginger cake finally we have snow ein stueck zitrone ein stueck mandarine ein ingwerkuchen endlich haben wir schnee. das ist das titelgedicht.

manche texte im buch sind in beijing entstanden, manche in wien, viele an vielen anderen orten. manche sind sehr kritisch. manche haben absichtlich oder unabsichtlich etwas beruehrt oder erwaehnt, was dann nicht gedruckt werden durfte. die meisten dieser texte spielen nicht in china. es sind nicht so viele. aber es gibt ein eigenes kleines extra-buch dafuer im verlag fabrik.transit, auch letztes jahr erschienen.

im maerz ist ja auch hier in oesterreich ein buch mit gedichten herausgekommen, auf chinesisch und deutsch. BRETT VOLLER NAE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子, NPC-Anthologie. neue poesie aus china. 1.Band A-J, 81 Autorinnen und Autoren, mit Sternchen und Stars.

Dieses zweite Buch habe ich uebersetzt, herausgegeben haben es Juliane Adler und ich. Wird fortgesetzt!
fabrik.transit heisst der verlag, www.fabriktransit.net

das buch ist natuerlich auch vom chinesischen zoll abgefangen worden, obwohl keine dissidentinnen und dissidenten dabei sind, nur sternchen und stars, wie gesagt. ein oder zwei sind durchgekommen. aber es wird gehen.

liebe gruesse

euer
martin
(usw)

GESPRAECHE

ich bin jeden tag im gespraech mit china
mein china ist ein dichter kreis
oder ein loser kreis
von gewinnern
von verlierern
von leuten die gedichte schreiben
von freunden
bekannten
unbekannten
das sind die meisten
leute die schreiben
lesen
schuften manchmal
hoffentlich keine schufte
aber faschisten
aber vorsitzende
europaeische sowjetische asiatische ehemals jugoslawische usw
ihre verteidiger mittelfeldspieler
stuermer
die haben alle gedichte geschrieben
jedenfalls viele
frauen eher weniger
oder gibts solche schuftinnen?
was weiss ich
ich bin jeden tag im gespraech
mit meiner sprache
mit unseren sprachen

MW Juli 2021

 

AUFWERTUNG – 王乙蓝 Wang Yilan

7月 29, 2021

Wang Yilan
AUFWERTUNG

Heute vor elf Jahren
haben wir uns den Trauschein geholt
für neun Yuan.
Zusammen mit dem Grundbuch der Wohnung
sind die beiden Scheine
nun um ein Vielfaches aufgewertet.

2021-05-27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Wang Yilan, geb. 1985, wohnt in Qinhuangdao. Seit Ende 2020 Mitglied der Aofu Poetry Society. Liest immer schon gern, schreibt alles Mögliche. 《新诗典》小档案:王乙蓝,1985年生人,现生活在河北秦皇岛,对文字一直有深刻的热爱,喜欢阅读各种书籍,平时也写一些说不上什么类型的文字,2020年底加入傲夫诗社开始接触口语诗,进而开始这方面的创作,有诗作发表在一些诗歌公众号。

 

伊沙:诗是一扇窗户,从中可以看到自己,本诗一定会让婚期更早婚龄更长年纪更大者感慨更多。但愿一切都在升值:不是表面的价格,而是实际的价值。

新世纪诗典11,NPC7月30日,3770首,1192人。王乙蓝(河北)日
距3800首大节点还有30天,1200人大节点还有8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乙蓝《升值》:一个“升值”,既意在言外,却又始终在事实之内。体现出变与不变之妙。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乙蓝《升值》:成功度过“七年之痒”的考验,迎来结婚十一周年纪念日,可喜可贺!在当今离婚率居高不下的中国,这无疑收获的不仅是房本的升值,更是爱情的增值;世间任何物质财富都能以金钱来衡量,但爱情的价值却是无法估量,且愈来愈显得格外珍贵。本诗短短六行,信息量不小,尤为动人的是诗人字里行间,溢出的是满满的幸福和满足,极易让读者不同程度地受到感染。

 

 

ICH WOHN NICHT GERN IN DER HÄMATOLOGIE – 日月念念 Riyue Niannian

7月 26, 2021

Riyue Niannian
ICH WOHN NICHT GERN IN DER HÄMATOLOGIE

Es wird erst hell, ein Wagen wird hinausgeschoben.
Noch ein Wagen wird hinausgeschoben.
Ich versteck meinen Kopf im Bett,
hör immer noch auf dem Gang die Räder,
das furchtbare Quietschen am Boden, die Schritte des Personals
wirr hin und her, den Lärm und das herzzerreißende Schluchzen.

Nachher …
totenstill.

Mein Kind ist krank, das rennt in mir herum,
lässt mich nicht atmen.
Sie schieben wieder einen Wagen hinaus,
weiß zugedeckt.
Die Erwachsenen in der Hämatologie
halten die Kinder ganz fest.

2021-05-25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日月念念#(2.0)

伊沙点评《我不愿意住在血液科》:生命中无法承受之沉重!不论我的写作还是我的编选,对这路诗都持同一种态度:不希望满眼都是,一但出现绝不逃避。愚以为:除此之外的极端两头,都是有问题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日月念念《我不愿意住在血液科》:医院是个让人揪心的地方。其实何止是家长,又何止是血液科。生命受苦的地方,每双注视的眼睛,都联系着一颗颤抖的心。这也是我们永远不得不面对的大主题。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日月念念的诗《我不愿意住在血液科》的十一条:
1、尊重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每一行诗,瞧!它正在发光;
2、看自己比较陌生的书籍,给缺损的部分补补钙,诗句是骨头,诗意是营养;
3、日月念念,本名汪彩明,甘肃漳县人,现居贵州。中国诗歌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漳县第九届政协委员。作品见于国内外各种刊物,出版诗集三部,有作品被译为英语、德语、韩语等多国语言。获第六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9-2020)新锐奖;
4、日月念念的诗,自带生活的态度,和生命的温度,还饱含事物的智性之羽,以及现实的一切光辉;
5、本诗承载着生命之重,在进入式的场景描述中,再现出医院里最真实的一面,细节生动而形象,并包括着人生的终极奥义;
6、诗中以自己熟悉的事物为根本,从内部的角度出发,平铺直叙,道出个体的人生轨迹,整体描写波澜起伏,鲜活有效,言之有物;
7、从声音到画面,再从心理活动到现实世界的情感,呈现出场景中的各种细节,无不彰显出永远的生命之路;
8、尤其是诗内由思想状态到现实生活,凸显生命的重要课题,动静有常,生活无限况味;
9、最后两行,点燃了整首诗的生命的终极之线,还是作为父母的下意识行为,更是对命运的另类态度,本真而又充满现场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从自身出发,挖掘生命中最具价值的事与物,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
11、生命之诗,现场之诗,本真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CHWARZ & WEISS – 杨艳 Yang Yan

7月 9, 2021

Yang Yan
SCHWARZ UND WEISS

Ich war das erste Mal bei der Arbeitsstelle von meinem Mann
bei einem Symposion.
Wollt einen guten Eindruck machen,
hab geschwankt zwischen vielen Sachen zum Anziehen,
dann etwas gewählt,
ich glaub, attraktiv und seriös.
Dann wieder daheim beim Ausziehen seh ich,
unter der leicht durchsichtigen Bluse
trag ich zwei BH,
schwarz und weiß.
In der Hitze in dieser Sitzung
den ganzen Nachmittag
hab ich gar nichts gemerkt.

2021-05-20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schwarz-weiss_hand_20210708183019

伊沙推荐:有心人恐怕已经注意到了:此次《新诗典》"女诗人小辑"(史上已有多次了)正名为"女性诗小辑"。女性诗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泛女性诗:所有女性作者写的都是,另一种是典型性女性诗:专写女性持殊性的诗,今天推荐的本诗就属于后一种。自命"女权主义者"的某男拿《新诗典》开刀问罪,殊不知我们以专业态度尊重女性的善举早已经甩了他八条街,别拿"女权主义"四处寻衅滋事,你也不过是个一不小心坠入其列的无知主义者、反智主义者、泛道德主义者罢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艳《黑与白》:老话有“关心则乱”一说,本诗写的状态也可以看作是其中一种。你可以读解成生活状态的描摹,也可以读解成一首低奢的情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杨艳《黑与白》:典型的女性经验之诗。也许越在乎越容易出错,不小心叠穿两件胸罩,还在炎热的天气里开了一下午会而不自知,可能是由于兴奋、紧张,也可能是注意力高度集中所致,以至于回家后才发现,至于参会的其他人是否注意到这一点,不得而知。类似诗中这样的糗事,估计很多人都有过,有的可能更甚于此。只是谁先写出来谁就占了先机,就这一点而言杨艳无疑拔了头筹,以一首既现代又有趣、还关乎爱情的好诗告诉我们,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

马金山|读杨艳的诗《黑与白》的十一条:
1、意识,于口语诗写作而言,至为重要;
2、趣在现场,以及现实之中;
3、杨艳,1982年生于福建柘荣,新诗典中国十大女诗人、第六届长安诗歌节大奖唐·青年诗人奖得主,《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现居宁德;
4、上月中旬,绵阳诗会,初次见到杨艳,和想象中的一样,饱含着诗性的特质与感觉,或许,这也是一个好诗人的形象吧;
5、不得不说,杨艳是一个日常写作者,而且在生活的内部,从独特的自身诗歌向度,到诗意的深处挖掘之处,具有超乎常人的质感和超验性;
6、杨艳诗的先锋意识与身体性毋庸置疑,是最具代表性和典型性的,因为其一再捕捉到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于其他人而言,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正是这些,才更加的重要和弥足珍贵;
7、诗中以“杨艳式”的描述及生活中式微的气息,构建出女性独有的味道与体验,并在内心深处跳荡着微澜,形成了一幅幅鲜明且丰富的情感故事,细腻而又深刻;
8、此诗还告诉我们,专注于某一件事情,在潜意识里面,已然成为值得往深层挖掘的质地,既是一种状态,还是现实的描绘与再现;
9、另外一点就是,诗里面洋溢着一种紧张、温暖和生动的氛围,给人一种高级的质感,这是生活中本有的东西,还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动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之中有黄金,沉静下心来,写,就是诗的一切”;
11、生活之情,爱情之诗,女性之诗。

张小云:

读杨艳《黑与白》

既然伊沙和侯马的评价点
落在“女性诗”上
自然转移焦点,竟暗合徐江的
“关心则乱”——关乎心便出差错
大热天里叠穿一黑一白两件胸罩
出这糗事(黎雪梅语)是因为
“第一次去男友单位”
除此,从诗中“微透的白衬衫”
还瞥见诗者杨艳将自带的
好看且端庄的审美“性征”具象化
黑与白可以是错乱颠倒的自讽
又可以是单纯分明的自证
 
2021.7.8

黄平子读杨艳《黑与白》

——《新世纪诗典》3749

黑与白

杨艳

第一次去男友单位
参加座谈会
想让自己形象好点
试了好几套衣服
最后选了一套
自认为好看且端庄的
回家后脱衣服才发现
我在微透的白衬衫里
叠穿了
一黑一白
两件胸罩
那么热的天气
开了一下午会
完全没有发觉

2021.5.20

黄平子读诗:“第一次去男友单位/参加座谈会/想让自己形象好点”,“男友”是私,“单位”是公,于公于私,“第一次”的“形象”都很重要。这叫做首因效应。“试了好几套衣服/最后选了一套/自认为好看且端庄的”,“好看”,自然是为男友,“端庄”自然是为单位。“几套”里挑“一套”,估计折腾得也够呛了。《战国策》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是不是这样?“回家后脱衣服才发现/我在微透的白衬衫里/叠穿了/一黑一白/两件胸罩”,胸罩肯定也是在试衣服时叠穿的。不同颜色的衣服配不同颜色的胸罩。试衣服时没有发现,大概是因为匆忙。“那么热的天气/开了一下午会/完全没有发觉”,大概是因为紧张。爱情会冲昏人的头脑!不过这是幸福的昏。

2021年7月8日21点59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Wang Wei 王维 & Han Yu 韩愈

6月 21, 2021

Han Yu (768-824)
PENNED DRUNK FOR SECRETARY ZHANG

Chang’an playboys‘ plates
brim with reeking meat.
No drinking poetry,
just wine in red skirts.
Full after dinner,
they buzz like mosquitoes.
My buddies and me
are stinking and free.

Translated by MW in June 2021

photo by Chun Sue

Wang Wei (701-761)
GRÜNER BACH

Gelber Blütenstrom, vorher grüner Bach.
Windet sich vom Berg, fünfzig Meilen durch.
Tost in Felsen drin, wird bei Föhren still.
Fließt mit Wassernuss, spiegelt Kraut und Schilf.
Am Bach ist mir leicht, am Strom werd ich ruhig.
Lass mich auf dem Stein angeln bis zum Schluss.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青溪
王维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
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MEIN KÖRPER IST IHR GRAB – 王小龙 Wang Xiaolong

6月 17, 2021

Wang Xiaolong
MEIN KÖRPER IST IHR GRAB

Es ist kein Tag zum Gräberbesuch,
am Friedhof sind nicht viele lebende Leute.
Niemand kommt wie ich mit leeren Händen,
hebt ein Gingkoblatt vom Boden auf
um eines Freundes zu gedenken.
Auf dem Grabstein ist sein Foto eingefasst,
da ist Zhang Baji in besten Jahren.
Baji war technisch auf höchstem Niveau.
Gib ihm ein Bruchstück von einem Zahnrad,
er findet ein neues, das passt.
Was nützt ihm das, gar nichts.
Tüchtige, untüchtige, alle hat man nach Haus geschickt,
die Fabrik geschlossen,
den Boden verscherbelt.
Essen, essen, schlafen, schlafen noch ein paar Jahre,
dann ist er hier eingezogen.
Zhang Baji,
du lebst jetzt drinnen in meiner Brust.
Eher links, nu, hier.
Ich verstreu ein paar Gingkoblätter,
zum Beispiel als Schild, dort oben
steht nämlich gar nichts.
Auf den Steinen sind nur große Namen.
Vielleicht hat sie ihren ein paar Mal verwendet,
ich weiß nur, alle nannten sie Fähige Zhou,
eine fähige Hand, ihre Füße waren entscheidend,
acht Stunden war sie auf ihren Füßen,
Webstühle kontrollieren, wer weiß wieviele Schritte sie geht
in ihrem Leben, wieviele Enden sie zusammendreht.
Das Große Shanghai braucht keine Baumwollfabriken mehr,
Webstühle zerbrochen,
Fabriken abgerissen.
Sie kehrt zurück ins Neue Baumwolldorf,
geht gar nicht mehr vor die Tür.
Auf dem Foto, ein armes Kindergesicht,
zwinkert und lacht.
Zhou Nengshou, fähige Zhou,
du lebst jetzt in meinen Rippen.
Rechte Seite, nu, hier.
Ich verstreu ein paar Gingkoblätter.
Kein einziges Zeichen bleibt über dich.
Was soll ich dir sagen!
Alles wär nicht genug.
Noch jemand, ein trotziges Gesicht.
Xiao Jiangbei von der Schiffswerft,
er baut auf dem Ofen ein hohes Gerüst,
ein Ruck mit der Zange, glühend rote Nieten
fahren zischend in Stahlplatten und in die kleinen Löcher am Kiel,
dann schwingt der große Hammer gleich nach.
Diese Arbeit, die gibt es nicht mehr.
Xiao Jiangbei, das war seine Spezialität,
Umschulung zahlt sich auch nicht mehr aus,
Wanderarbeiter sind billiger.
Er kann nur daheim mit zwei Walnüssen spielen,
im Traum schlägt und tritt er noch.
Xiao Jiangbei,
du wohnst jetzt in meinem Kopf auf der linken Seite,
nu, hier.
Die andere Seite bleibt für den ältesten Wang.
Er war der beste Maurer unter dem Himmel.
Die jetzigen Hochhäuser, warum
sind das nur lauter Glaspaläste?
Richtige Mauern und Fassaden,
die kriegen sie gar nicht mehr zusammen.
Zum Beispiel die Häuser am Bund in Shanghai,
die kriegen sie nicht mehr zusammen.
Tüchtige Maurer, gibts nicht mehr.
Wang Laoda ist nicht mehr da.
Du hast dich gemeldet beim Krematorium
jetzt lebst du in meiner rechten Kopfhälfte,
nu, hier.
Lauter Gingkoblätter, ein goldener Boden.
Wenn der Wind kommt, werdens gleich komische Zeichen.
Zurückgestellt, in Reserve, abgebaut,
potentielle Arbeitskraft, wieder einzugliedern, Plan 4050:
Frauen ab 40, Männer ab 50,
in Rente gehen, von der Wirtschaft in die Gesellschaft,
sozalisierte Menschen, ehrenwerte verdammte Gesellschaft,
früher hieß das Kandidaten fürs Arbeitslager.
Einen Ausdruck hasse ich am meisten,
das heißt, gesunden Leuten die Hand abhacken.
Warum hackst du nicht einfach deine eigene Hand ab,
was machst du mit meiner Hand?
Zhang Baji,
Zhou Nengshou,
Xiao Jiangbei,
Staub zu Staub,
Erde zu Erde.
Sie wohnen alle in meinem Körper,
in meinen Knochen,
im Blut,
in meinem Atem.
Mein Körper ist jetzt ihr Grab.
Sie können nichts sagen,
aber ich darf nicht schimpfen?
Eine Handvoll Gingkoblätter,
der Freunde gedenken.
Es ist kein Tag zum Gräberbesuch,
am Friedhof sind nicht viele lebende Leute.
Niemand kommt wie ich, mit leeren Händen,
greift in die Luft, als wollt er jemanden würgen.

Oktober 2017, redigiert Dezember 202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小龙#(8.0)

《新诗典》小档案:王小龙,1954年生于上海,海南琼海人。

伊沙推荐:在绵阳《新诗典》十年大庆酒桌上,口语诗先驱者王小龙先生成为一个话题,沈浩波说他到今天还写得这么好是得益于性格中有硬的东西,我说没有这种硬当年也跨不出那一步。这种硬不像上海人,像其祖籍海南人一一过敏症患者别过敏,我娘就是上海人,这里没有地域歧视,只是文学批评。本诗以小见大,收放自如,写得真好,该当6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小龙《我身体就是他们的坟》:这是一首滚烫的写给已故工友们的挽歌。典型的城市文明的产物,且深深地打着作者生命历程留在心底的烙印。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小龙《我身体就是他们的坟》:一首情真意切的悼亡诗。墓园里睹物思人,斯人已逝,往事却历历在目,那些曾属于他(她)们的辉煌早已随风而去,心中的悲伤逆流成河却无以言表,只有将自己的身体当做“他们的坟”来寄托哀思、埋葬痛苦。这样的人间悲剧不仅仅是诗人个人的,也是时代的悲剧,家国的悲剧。整首诗感情炽烈、悲愤难抑,首尾以“不是上坟的日子/墓园里活人不多/没有人如我,两手空空”遥相呼应,结构浑然一体,生死形成强烈反差,情感也进一步加强,大有苏轼“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的孤独寂寞、凄凉无助而又无处诉说的沉痛,格外感人。

 

马金山|读王小龙的诗《我身体就是他们的坟》的十一条:
1、一首诗的轻与重,在于这记拳头能否打在心脏上;
2、于诗,现实是时代文明的一部分;
3、王小龙,诗人、纪录片工作者。1954年生于上海,海南琼海人。著有《每一首都是情歌》;
4、王小龙的诗,读的多了,发现一个很难得的特点,就是诗的开头非常的“抓”人,这可是一门真功夫;
5、本诗通过对四个人物的描写,以细腻而具体的生活和生命的裸露,呈现出一个时代最本真的色彩与面貌,叫一代人刻骨铭心,而且饱含深情;
6、其中的人物命运,不仅仅是个体的,更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历史时期的,正是这样的一个个小人物记,才构成了宏大的历史使命;
7、诗中由作者熟悉的场景和人物,作为底色背景,在城市建设中所发生的变化为线条,勾勒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轨迹,烙下了深深的记忆;
8、诗的开头与结尾,都以“不是上坟的日子/墓园里活人不多”为实,写得沉重有力,充满诗意的质感,壮观而意外;
9、整首诗的旋律真切,情感浓烈,语言生动形象,并且劲道十足,绘制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历史时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以小见大,是当下写作值得深思的一个问题”;
11、生命之诗,悼念之诗,时代史诗。

 

 

 

BITTE – 梁园 Liang Yuan

5月 22, 2021

Liang Yuan
BITTE

Meine Uroma
hat sechs Kinder geboren.
Bei jedem hat sie im Tempel
100 Teigtaschen geopfert,
für die Kinder gebetet,
langes Leben, Gesundheit.
Uroma war Pächterin,
Getreide war knapp,
die Teigtaschen waren
in Daumengröße.

Den Gottheiten waren
die Teigtaschen vielleicht zu klein.
Von den Kindern
ist eines 18 geworden,
das kleinste nur 6,
sie sind alle gestorben,
nur eines von ihnen
ist alt geworden,
meine Uroma.

2021-01-15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梁园#(4.0)

伊沙推荐:有人写诗,天然有优势,不论写什么,写得有意思一一这个"有意思"怎么能翻译成书面语词汇呢?"有趣"吗?"好玩"吗?"有天趣"吗?好像都差点意思,总之就是"有意思",梁园就是这样的诗人。

0522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许愿》:家族记忆中的生活,也依然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本诗与宗教关系不大,更多地涉及近代的风俗。也是写人生的诗、生命的诗,言之有物,但又拒绝被形形色色的概念和意义框住。就像生活本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许愿》:正如主持人所说,这是一首有意思的诗。有民俗,有家史,有个人的命运,还有关于神灵的神秘感,不知“太姥姥”的几个孩子早夭和 “也许神灵/嫌弃饺子小”有没有必然联系,与太姥姥的不幸遭遇相比,“我姥姥”能够“最终活到老”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简洁流畅的语言,读来格外舒服,淡淡的忧伤与无奈萦绕期间,让人读之难忘。

韩敬源:口语诗的“冷抒情”真是高级,规避了那种不知所云酸不溜秋的直抒胸臆,本诗就是间接抒情、冷抒情的典范,沉重而有趣的诗,生命之诗。十部新诗典,一部近现代中国人的心灵史,上苍保佑还没有吃饱饭的人民,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

ICH GLAUB DAS IST NICHT PRIVAT – 华少 Hua Shao

5月 10, 2021

Hua Shao
ICH GLAUB DAS IST NICHT PRIVAT

Ich war fast 40,
da haben wir in Kalifornien legal eine Leihmutter gefunden,
einen Sohn und eine Tochter bekommen, beide gesund.
Bei verschiedenen Gelegenheiten,
wenn dieses Thema zur Sprache gekommen ist,
hab ich allen anderen von der Erfahrung erzählt.
Fünf Familien
haben sich so auch ihren Traum erfüllt.

Assistierte Reproduktionstechnik
gibt wie jede andere medizinische Behandlung
den Menschen, die sie brauchen
zusätzliche Möglichkeiten, und eine Wahl.
Und wenn ich mein Herz ausschütte,
dann nur in der Hoffnung,
dass weniger Menschen das durchleben,
die Verzweiflung und Hilflosigkeit,
die ich gehabt hab,
gegenüber dem Untersuchungsbericht.

2021-01-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伊沙推荐语
古人以内容为质、形式为文,文质兼容,论其优劣。曾记否,第三代,推崇"怎么写",小视"写什么",此一歪风,被我扭转,一声断喝:形式与内容,不是皮与肉的关系,而是血肉难分。仅凭其内容,其质,我也要力推本诗,它写了我们从未有过的生活,现代诗务必与时俱进。

况禹点评《新诗典》华少《我不认为这是隐私》:大题材。只要是生活,生、老、病、死都属大题材,事实上,我们迄今还真没见到过比它们更重要的人间话题。本诗属于“生”,而且涉及近来大热的“代孕”话题。诗中写到了合法代孕,给无法常规生育的父母,所带来的生活希望。凡事适度则宜,世间事,皆如此。

新世纪诗典11,NPC5月10日,3689首,1171人。第2个华少(四川)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华少《我不认为这是隐私》:一首有光亮、能量和智慧含金量的诗。最初读到时,是在当时社会经受的尖锐的争论中,诗人本着科学精神,将本人的隐痛,面对检测报告单的绝望和无助,平实地写出,发出了诗人理性的有担当的声音,独树一帜,颇具力量。平等而真实地分享个人亲身经历,其实是非常难的,因为难才更可贵。云诗会听到,母亲节再次读到,做母亲多难,做母亲多好。

《新诗典》小档案:华少,本名张华;四川绵阳人,现居成都,企业创始人,说唱俑口语诗群同仁。2020年8月开始学写口语诗,喜欢口语诗的简练、随性记录生活点滴,这是一件值得一直做下去的事。

黄开兵:一个非常独特的题材,也是极易引起争议的题材。我手抄此诗时,心里一直为诗人的勇气点赞。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WÄCHTER DER HAUPTSTADT – 原音 Yuan Yin

5月 7, 2021

Yuan Yin
WÄCHTER DER HAUPTSTADT

Die Wohnstätte des Dichters Lu Xun,
an einem bedeckten Tag.
Ich betrete den Hof.
Um zu verstehen,
wo unser Lehrer der Moderne geschlafen hat,
frag ich einen Wächter:
„Wohin ist Süden?“
„Sag ich Ihnen nicht!“
„Wieso?“
„Ich bin Wächter, kein Führer!“
„Ich frag Sie ja nur
nach der Richtung!“
Der Wächter zeigt in eine Richtung:
„Ich sag Ihnen nur,
dort geht die Sonne auf!“

2020-11-16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伊沙推荐:语言歧义出好诗,后现代的花样多着呢,一个只知道平仄格律的读者,你让他怎么阅读观代诗?就算他读了文学专业的博士在大学里把一辈子教授,也不见得会懂这些,怎么办呢?有大志的诗人只好抛弃读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原音《北京保安》:大学时几乎隔两周就去新街口一带的北魏书店(离今天的新街口地铁站不远)去逛,鲁迅的八道湾故居好像也离那一带不太远。但时间有点久,已记不清自己到底去凭吊过没有。貌似没有,又貌似去过。不过今天回过头来琢磨这件事,如果去过,那是应该的本分。如果确实没去过,考虑各地旅游部门对名人故居的做派,倒也不是多遗憾的事。鲁爷的书在我的每间书房里,鲁爷的文字甚至也融入了我对母校的记忆里,那还需要什么形式感吗。读原音这首诗,保安那令人不太舒服的俏皮,让我又一次想到这些。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原音《北京保安》:哈哈,好一个职责分明,“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保安,人在异地摸不清东西南北很正常,运气好的话能遇到热情周到的当地人给你指个方向,如果遇到本诗中保安这样的,你也只能苦笑不得,好在最后保安手指一个方向, “只告诉你太阳/是从那边升起来的” ,含蓄地告知东面的方位,让人心里稍稍有所宽慰。诗人将“人在旅途”中遭遇的尴尬,写得饶有趣味,极易唤起读者的共鸣,语言简洁明了,却张力无限。

马金山|读原音的诗《北京保安》的十一条:
1、诗是共鸣的艺术;
2、对话录,在诗里诗外,都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纵深;
3、原音,70后,诗人,《摘星楼》主编,星语诗社发起人,少儿诗歌教育研究者和践行者;
4、在北京磨铁诗歌活动中,见到过同说河南话的熟面孔原音兄,畅谈甚欢,而且其近半年来的《摘星楼》诗刊亦办得如火如荼,甚是精彩;
5、由作者亲身经历,在一问一答之间,构筑成语言之谜途,沾染生活的底色,勾勒出别具韵味的声响,智慧、深切;
6、诗中的地名,可谓承载着特别的意义,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均会给人以极强的共鸣感,既显复杂,又不失含蓄;
7、而结尾的一句“我只告诉你太阳/是从那边升起来的”,既是习惯性的地域强势语调,还是另外一种想象的引伸,真可谓掷地有声;
8、题目中特别的区位,确定了特殊的人群,而正是这种特殊,构成了敏感的现实与话题的呈现力,以及精神层面丰富的内在事物关联,明晰而鲜活;
9、此诗凸显后现代主义风格,在平实的语言世界里,道出了人与人之间极为微妙的东西,既中国化,还是中国式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话的世界里,充满话题和值得玩味的元素,这既是汉语的魅力”;
11、现代之诗,对话之诗,中国之诗。

黄平子读原音《北京保安》

——《新世纪诗典》3687

北京保安

原音

参观鲁迅故居
那一日阴天
走进院内
为弄明白
先生住的方位
我问保安
“哪边是南?”
保安回答“不告诉你”
“为什么?”
“我是保安不是导游”
“我也只是问你
方向又不是别的”
保安手指一个方向说
“我只告诉你太阳
是从那边升起来的”

2020.11.16

黄平子读诗:我喜欢有趣的诗,像这首一样。我喜欢有趣的人,就像那个北京保安。在所有的职业中,我觉得保安是挺无趣的。你想想,一个人整天在一个地方坐着或者站着,看人或者车子进进出出,多无聊啊。如果有人过来搭讪,当然要幽他一默喽:“哪边是南?”——什么人哦?我在这里当了一辈子保安,还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吔!这个人想耍什么阴谋诡计?“不告诉你”!“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我是保安不是导游”,你又没有给我钱,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也只是问你/方向又不是别的”。你确定?你确定?不过,你没给我钱,“我只告诉你太阳/是从那边升起来的”,够意思了吧。这是鲁迅故居的保安,有鲁迅一样的冷幽默。一个小幽默,可以扫除一日的阴霾。

2021年5月7日15点42分

 

PRISON VISIT – 阿煜 A Yu

5月 3, 2021

A Yu
PRISON VISIT

In a row of shaved heads,
my little sister finds our dad
in the blink of an eye.

Over his blue prison garb,
he wears an eye-catching vest.
This is something
other people’s dads don’t have.

On the way back,
little sister is excited.
„Daddy has become an official,
hasn’t he?“

Translated by MW in Ma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阿煜#(12.0)

伊沙推荐:在中国青年节里,我要推荐一名真正的中国青年诗人一一为什么这样说呢?联合国把青年的上限定在了45岁,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中国诗人一代比一代晚熟,我想回到古人的标准:三十而立以前,所以选择了今年27岁的阿煜。他18岁时曾创造了《新诗典》诗人最年轻入典纪录,那时还没有推荐游若昕,00后也还没有冒出来。九年过去,他已成长为90后一代中的优秀诗人。本诗黑色伪幽默,尽是生活的沉重与荒凉,也是五月上半月冠亚军的有力争夺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阿煜《探监记》:整齐划一的特殊世界里,爸爸身上的蓝马甲意味着某种不一样——但依然是环境许可的不一样,这是一层。另一层发现是妹妹的天真解读——无论是否准确,依然显露出女儿对爸爸生活前景的某种期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阿煜《探监记》:本诗写得淡定而从容,诗人力图轻松地写出兄妹俩探监的感受,尤其结尾部分“妹妹兴奋不已”,来自于她对父亲那件“别人家爸爸/所没有的”马甲的猜想,不管妹妹的猜测是否正确,这短暂的快乐仿佛足以弥补以往父爱的空缺,重新点燃了希望之火……我们不难从中读出生活之重和现实之殇,以及对服刑人员子女成长问题的关注与思考。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阿煜《探监记》:举重若轻,千钧之力泻于笔下,呈现出诗人日渐增长的语言和情节推进的控制力,妹妹的话让撕开的伤疤更疼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阿煜《探监记》

——《新世纪诗典》3683

探监记

阿煜

在一排光头中
妹妹一眼就找到了
我们的爸爸

他蓝色的狱服外
套了件醒目的马甲
那是别人家的爸爸
所没有的

回来的路上
妹妹兴奋不已
“爸爸一定是当官了
对吧”

黄平子读诗:我查了一下百度,据说中国的囚服有多种颜色。蓝色的囚服也有两种,一种是戒毒所的,衣领上有着竖的红白条纹。一种是成年犯人的,深蓝色服装的背部有蓝白相间条纹。“一排”说明被探的人多。“光头”是犯人的特殊标志。“妹妹”和“我”是探监者。“我们的爸爸”是被探监者。“醒目的马甲”标明了“爸爸”的特殊身份。是这件“醒目的马甲”,让“妹妹一眼就找到了”“爸爸”。是这件“醒目的马甲”,让妹妹为爸爸自豪:“那是别人家的爸爸/所没有的”。也是这件“醒目的马甲”,让妹妹兴奋不已:“爸爸一定是当官了”。马甲是随便穿的吗?当然不是。度娘说:监狱犯人不穿马甲,只有看守所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外提审讯时穿马甲。马甲的颜色也分多种,桔色马甲一般是普通在押犯罪嫌疑人,黄色和粉色马甲是被判决完的犯罪嫌疑人……有可能判死刑的,都穿蓝马甲。“妹妹”还小,她不懂这些。阿煜很精,他故意留下了悬念。

2021年5月3日21点16分

VIZE-DIREKTORIN:雪克 Xue Ke

4月 24, 2021

Xue Ke
VIZE-DIREKTORIN

Er kommt frisch von der Uni,
hängt bei seinem Schreibtisch
ein Holzschnittporträt des Dichters Lu Xun auf.
Die Vizedirektorin
bemüht sich von Herzen,
belehrt ihn: Wir sind alle junge Menschen,
wenn, dann häng Wirtschaftsleute des Jahres,
wie kannst du deinen Opa
den ganzen Tag ausstell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雪克#(4.0)

伊沙推荐:好一句"你爷爷"!肯定是人家的"爷爷"!让人哭笑不得的一首诗。口语诗貌似语言简单,但一定要写出味道来,如此五味杂陈,甚好!

况禹点评《新诗典》雪克《女副总》:本诗所写读来有喜感。抱歉——不是喜感,却是现实。而且与鲁迅作品在教材中锐减、萧红作品在课本中被改得百孔千疮……相映成趣。鲁迅的祖国对鲁迅正变得陌生起来,这一幕会越发常见——说来也是,好东西,阿猫阿狗也不配知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雪克《女副总》:曾以为鲁迅先生在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女副总的一句“咱们都是年轻人/要摆/也要摆那些年度经济人物/怎能把你爷爷/成天搁这呢”令人啼笑皆非,也写出了某种精神和物质的疏离感,看样子女副总崇拜的莫过于那些年度经纪人物,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吧,所以也就不足为奇了。清晰集中的语言,所蕴涵的爆发力和张力却是无穷的,相信每个人都能在诗中反复咂巴出不同的滋味。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雪克《女副总》

女副总

雪克

刚入职的大学生
在案头摆了
一帧鲁迅先生的木刻画像
女副总发现后
掏心掏肺地
教育他:咱们都是年轻人
要摆,也要摆那些年度经济人物
怎能把你爷爷
成天搁这呢

黄平子读诗:维马丁先生说:“怎么可能她认不出鲁迅画像?”呵呵,她认不出就对了。其一,人家“是年轻人”嘛。中国的年轻人,虽然天天学着鲁迅的文章,但那是教材,是为考试学的,为老师学的。谁会在意鲁迅长啥样呢?其二,人家的精力全在“那些年度经济人物”身上嘛。鲁迅算老几?没钱不说,还又矮又小的。我不奇怪女副总认不出鲁迅先生的像,我只奇怪她搞错了鲁迅先生的辈分。鲁迅先生于1881年9月25日,病逝于1936年10月19日,享年56岁。流行画像中的鲁迅先生最多只能当刚入职大学生的爸爸,女副总怎么就认成了爷爷呢?不过话又说会来,人家年纪轻轻就混到了副总,还是有两把刷子滴。“刚入职的”帅哥(不是哥,怎么会迷鲁迅,不是哥,怎能让女副总掏心掏肺),快收下女副总的心和肺吧。2021年4月24日21点1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IM PARADIES – 默问 Mo Wen

4月 23, 2021

Mo Wen
IM PARADIES

Frau, Anfang 40,
kriegt Krebs und stirbt.
„Sie war wirklich ein guter Mensch,
macht Sauerkraut für die ganze Anlage.
Sogar der alte Wächter am Tor hat geweint.“
Nachbarn seufzen,
„Gute Menschen haben kein langes Leben.“
Jemand, der eigentlich nicht religiös ist,
sagt etwas gewunden,
gute Menschen, die kommen zuerst
ins Paradies des Buddha im Westen
und habens dort besser.

2021-03-06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伊沙:是的,我听说过"好人活不长",我也听说过"坏人没有好下场",我发现随着在诗中浸淫越深,我对文化越宽容一一但凡能入诗的东西,就是文化。诗人有态度,诗歌很包容一一对不起,很显然,口语诗才可能如此,说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