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May 2022’ Category

VATERS LETZTE HALBE STUNDE – 江湖海 Jianghu Hai

9月 20, 2022

Jiang Huhai
VATERS LETZTE HALBE STUNDE

Vati sagt mir, er hat
scharfes Gehör, klare Sicht,
harte Zähne, schnelle Reaktion.

Die Ärzte sagen mir,
Ihr Vater hat ein schwaches Herz, Leberrückbildung, Nierenversagen, unumkehrbar.

Ma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江湖海#(31.0)

 

伊沙推荐语:我想弱弱地说一点江湖海的缺点:首与首之间的差别太小了,单首诗付出的匠心明显不够,生活太平稳内心无激荡所致?你不能闷着头写,要一首一首地用心写。这一首还好,让人看到面对同一事物,当事人的主观感受与科学的客观事实对比的触目惊心。

0919况禹点评《新诗典》江湖海《父亲活着的最后半小时》:父亲传递的是安慰与愿景,医生传递的是仪表诊断与现实。主观与客观的反差,构成爱与悲伤的旋律。

 

PANZER DEMONTIERT – 刘不伟 Liu Buwei

8月 18, 2022

Liu Buwei
PANZER DEMONTIERT

Kann nicht an die Front,
mach im friedlichen Wohnpark
das Notizbuch im Handy auf,
nehm einen Panzer auseinander.

PAN
Z
E
R

Die Waffe bleibt stehen,
die Ketten verrosten.
Angreifer und Verteidiger,
diese jungen Soldaten,
gehen alle nach Hause.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伊沙推荐语:
有的人,平时挺强调诗的代性、先锋性的,可只要重大时事题材一来,便一夜回到解放前,将中国现代诗这四十余年的发展成果拱手相让,将其新诗嘴脸暴露无遗。刘不伟这首写得好,这是后现代的战争,这是后现代的诗人,也给了我们一个必要的警示!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不伟《拆坦克》:老牌帝国主义死而复活,战火的威胁无处不在,全球的睁眼瞎们在各国政客的拨弄之下一片,这时候,诗人站出来,发出对和平的清醒呼唤。这一次,刘不伟将他走哪儿“拆”哪儿的语言行为艺术的炮口,对准了邪恶的战争。本诗让人素然起敬。

KATZE BORGEN – 梅花驿 Meihua Yi

7月 2, 2022

Meihua Yi
KATZE BORGEN

Früher gab es viele Mäuse.
Wenn ein Haus befallen war,
borgten die Leute unter den Nachbarn
eine Katze von ihrem Besitzer.
Sie brachten die Katze nach Haus,
nahmen sie auf,
gaben ihr Leckerbissen und gut zu trinken.
Die Katze brachte dann 100 Prozent,
in ein, zwei Tagen
waren alle Mäuse im Haus vernichtet.
Die Katze war so mit dem Haus vertraut,
sie kam auch später
immer wieder
in der Nacht vorbei,
um zu patroullier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梅花驿#(25.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7月3日,4108首,1264人。第25个梅花驿(河南)日

伊沙推荐:你相信吗?美国通过禁止堕胎法案,咱们的老梅同志已经写诗表过态了,我感觉当年的诗江湖培训了一支时事应急反应部队,哪里出事了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针对抒情诗人、知识分子的不及物,口语诗人替现代诗过了现实关,本来是好事,变成条件反射甚至由此生发成道德优越感便是危险的了。拿老梅的写作来说,面面俱到的打卡不解决问题,你缺的是爆发力和诡异性,所以保常春藤易,夺冠亚军难。本诗好在抓了一个独特的生活现象。

况禹点评《新诗典》梅花驿《借猫》:人与宠物的关系,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人往往以自己的世界观和行为方式看待宠物,殊不知宠物也以它的方式看我们眼前的一切,偶有视线重合,才能皆大欢喜。比如本诗反映的——人在以雇佣的方式看到猫的替人捉鼠,而猫呢,捉鼠完全是出于食物链关系和自己特有的领地意识。

【亚坤评诗】
借猫
作者|梅花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诗,我的第一反应是喜欢看诗歌背后的东西。这种对文本和内部精神的“过度阐释”,真是有利有弊。
比如本诗,我读第一遍,脑海中闪现的就两个字——“人性”。
我们都知道:从中国文化和国人心理这个纬度上讲,猫和老鼠具有远超动物学属性的“现实意义”。
它们太具有典型性了。同时它们背后的“折射意味”和“荒诞感”共同构成了一幅具有典型文化意味的“精神地图”。
如果站在我刚刚提到的这个“诗歌空间”里来看待本诗,它就有了“人性”和“人味”。
当然,即使不站在这个纬度里,只站在诗歌呈示的“画面”里。猫和老鼠在本诗中,依然具有“故事性”和“生命质感”。
另外,这首诗的叙述和画面感都特别好。尤其最后部分,这个节奏的转折,是真正的“惊蛰之声”!

(马亚坤.2022.07.02.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26——7.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26——7.2)

 

 

楚河汉界

6月 29, 2022

楚河汉界
维马丁

楚河汉界
都可以去死
可是老人家
大都可爱
年轻人下棋
都比较无辜的
何况跑来跑去小孩

我们二十多年前
到十四年前
在北京左家庄
所住的院子
都有人下棋
还有麻将等等

下棋无辜的
都坐在外面
不像麻将
有时候有暴力

我下得很差
每次都忘记
怎么走好
所以下得很少
有几天
跟老朋友下围棋
他只有那几天在北京
他下得还可以
我刚刚学会
几天以后
打败了他
学会他下的样子
他有点不高兴

维也纳没人跟我下
有一段时间下国际象棋
跟画家朋友
有咖啡馆不让我们下
怕我们赌博
一直觉得他画画很棒
可对现代诗
也许不感兴趣

在心里当诗人
写诗这个够了
不过其他时候
多么希望
有人感兴趣

也许作艺术
都是孤独
何况在国外
跟朋友下棋多么好
很久不见面了
虽然都住维也纳

画画讲技术
哪怕现代画
写现代诗
一直凭感觉
跟楚河汉界有什么关系

以前住重庆
也住过武汉
为什么说
楚河汉界去死

昨天读了一篇文章
中国几个大学某几个人
都写乌克兰战争
好像不说战争
所以很无聊
有人翻译成英语
希望在国外有人赶兴趣
第一篇就开始谈罗马帝国
文章最后谈楚河汉界

中间谈中国近四十多年
跟着西方新自由主义
就把这个
当世界大规则
相当国际法

不过最近
二零一六年以后
川普要大家都分离
而且美国一直很霸气
所以现在俄国
不顾规则
中国为啥不跟他做朋友

反正他们领导
像罗马恺撒
过卢比孔河
不顾现存规矩

在这种情况
因为西方的霸气
中国跟着那俄国沙皇
没啥不合理
谁都先估计
自己山河

读这篇文章一直觉得
作者很年轻
显出他知道卢比孔河
并希望世界
知道楚河汉界

这个到底有什么可恨
不是很好吗

我觉得问题
是有国际法
有联合国
有八十年前
二战中间
中国抗战
和七十多年前
二战以后
所建立的规则

你觉得因为近四十年
跟着西方新自由主义
富裕了
就可以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乌克兰
本来在院子里下棋的老人
跑来跑去的孩子
现在
在哪里

四十多年前
1970年代开头几年
有非常霸气的几个人
开始实行新自由主义
推翻智利民主社会主义政府
让军队独裁者
实行新规则

那个霸气的美国政府
就是去北京建交的政府
同时在越南
打最残忍的战争

我觉得历史
尽量尽能
不看西方
不看中国
看小点的地方
也许更有意思

你没有被轰炸
还可以下棋
欧洲等等
知道楚河等等
很好很好

只是说战争
对我们很近
你如果连这个词
跟着那沙皇都不能说
有谁跟你下

2022.6

UNTERM HIMMEL – 农家旺 Nongjia Wang

6月 28, 2022

Nongjia Wang
UNTERM HIMMEL

Den Berg Lu hinauf neben der Lotushöhle
Sieben, acht Mönche kommen vorbei
Vielleicht Spaziergang nach dem Mittagessen
Sie reden beim Gehen
Ukraine
Russland
Kaiser
Militärischer Angriff
Raketen
solche Wörter
hab ich ungefähr
von ihnen gehört

2022-02-25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农家旺#(2.0)

 

伊沙推荐:本诗读来不简单,是对红尘之外僧人六根不净的小调侃吗?标题之正却有肯定之义。那就只是客观表现,懂点佛理就好理解了:普度众生者,如今生灵涂炭,不是你们该关心的吗?

况禹点评《新诗典》农家旺《天下事》:近些年,穷疯了的美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穷的)好像一直在努力拆散地球村,安栅栏、挖壕沟,搞些“大房懒婆娘”闹分家的把戏。问题,地缘意义上的地球村可以用强权或形形色色技术划分边界,但人们意识中的地球村,你是没法分割的。比如诗中的和尚,信息时代,已是拿工资的他们,没法六根清净,也不必清净。和尚也是人,“胸怀天下”不是他们的错,而恰恰是政客们的贡献。

【亚坤评诗】
天下事
作者|农家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本诗读后,我喜欢其相对冷静和克制的态度。虽然,从诗中,我无法看出作者的具体观念。既看不出他对战争的态度,也看不出他对“僧人议论战争、政治和国际时事”的态度。他只是选择了呈示一个很平常的画面。

这其实是个很大的优点。说实话,站在诗的角度上,这种冷静和克制肯定是一个可靠的诗写态度。

其次,谈谈佛的入世。我认识不少道门和佛门朋友。如果认为僧人都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家人,那可真是大错特错了。这对佛的传统也是一种误读。

恰恰相反,我看到的僧人都是“入世”的,这个“入世”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
僧人不“入世”,在我的思想里,“佛相缺失”,难成大道!
越是高僧,越通透,毫无挂碍,出入自如,来去自由。
所以,谈论国家大事,谈论战争,讨论国际局势,这太正常不过了。
本诗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

(马亚坤.2022.06.26.上海)

 

NOTIZ ZUM UKRAINEKRIEG – 莫高 Mo Gao

6月 23, 2022

 

Mo Gao
NOTIZ ZUM UKRAINEKRIEG

Als der Krieg ausbrach
sah ich in den Nachrichten
so viele Ukrainer
aus ihrer Heimat flüchten.
Sie hatten Eines gemeinsam:
Sie nahmen nicht viel Gepäck mit
(Es ging einfach nicht).
Jeder Mensch einen Rucksack,
so wie wir auch oft auf der Reise.
Ich sag zu Mu Jiang,
wir müssen unbedingt
solche Rucksäcke gut aufbewahren
und bereit haben.

2022-03-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7.0)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现在企业供职,相信唯有口语诗能表达和写出日常生活状态。

伊沙:莫高算是我近年所交的新朋友,俄乌开战百余日了,我们还从未交流过立场问题,我也从不会去打听什么,更不会去说三道四地干预,我以为这是做人的基本涵养:别人的立场与我无关。而作为诗人、《新诗典》主持人,我只需要保持专业的专注与敏感:这是一首好诗,好在由一个细节生出的共情,让全篇充满代入感和感人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俄乌战争纪实》:人同此心。每看灾变新闻,都禁不住会设身处地,绝望地想自己会怎么办。本诗便极好地还原了这一层。善良的人,谁不是天生的和平主义者呢——除了那些欺压过和正在欺压我们的人类败类。

高歌:​本诗印象深,以至于逛商场时想起它,也想买个逃难时用的双肩包……也许需要给不熟悉诗人的读者解释一下:诗中的木匠系诗人的妻子,也是一位诗人。

【亚坤评诗】
俄乌战争纪实
作者|莫高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全诗总计十二行。前九行如标题所写,它是战争的画面纪实。
当然,这里有一个很核心的点,也是这首诗的精彩点,需要说明一下。
应该讲,这个纪实的视角,是一种转述的视角,它是一个第三视角。说实话,我们也不可能有第一和第二视角。这里的所有人并不在这场战争里直接受难,且也无法如战地记者一样身临现场。
这里就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诗中占据主体性的我,究竟应该怎样去表达战争的问题。这真得很重要。
如果只是依据材料去阐述战争现场。那么它其实是有问题的。自战争开始,这种诗实在太多了。
让我惊喜的是:当我读到这首诗的最后三句时,诗的主人翁出现了。这是最重要的一个转折。一个精彩的“细节提纯”!
它把我们无法直接触摸到的战争带到了一个人的“个体感受里”。由此,诗的内部精神终于链接上了。我们能很直观地感到:战争一点都不远,它其实距离我们很近。
此时,作者幽微的心理状态,是可感的,是现实的,更是落地的。
这首诗除了具有浓厚的“现实反思”意识之外,我还读出了深刻的悲悯、无奈和良善!

(马亚坤.2022.06.23.上海)

 

 

ASCHE – 洪君植 Hong Junzhi

6月 17, 2022

Hong Junzhi
ASCHE

Meine kleine Schwester hat mir gesagt,
die Asche unserer Mutter wird am Heimatort im Fluss verstreut.
Im siebenten Jahr nach Mutters Tod
schickt mir die Schwester aus Seol eine Schmuckschachtel für Ringe,
mit einem kleinen Rest, der nicht pulverisiert ist.
In der kleinen Schachtel
ist meine Mutter.
Ich sitz 13 Stunden starr am Schreibtisch,
nehm das Bisschen Asche in den Mund,
lutsche vorsichtig,
kau, bis das Blut kommt,
schlucks langsam runter,
schrei wie verrückt
Mama –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语:六月下半月推荐诗中的上乘之作,洪君植写诗有一个鲜明的优点:爆发力强,爆发点有变化,这是一名真正的诗人身体上所携带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洪君植《骨灰》:爆发力太强了,堪称情感的核爆!而且是反技术的爆发力——它来自生命,和对亲人的爱。

 

 

AUF WIEDERSEHEN – 唐欣 Tang Xin

6月 17, 2022

Tang Xin
AUF WIEDERSEHEN

sein berufsleben geht wirklich
mit online-unterrichtet
zu ende er hat nicht erwartet dass
jemand anmerkt hab viel gelernt danke herr professor
hoffe nächstes semester hab ich sie wieder
er weiß nicht wie ernst das gemeint ist
sagt auch nicht im juli geht er in pension
er schickt nur ein emoji mit fäuste zusammen, gruß nach dem kampf oder so,
das kann man so und so interpretieren

Ma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不知道此轮唐欣提供的照片是否他的光荣退休照,我只是作为同行算他正在站最后一班岗上最后半月课,本诗是他向他的学生他的学校他的职业生涯的告别辞,看起来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说了,祝贺唐老师平安到站功德圆满!这一轮推荐和一个半月亚军就是《新诗典》为你举行的欢送会:从此祖国的教育事业不需要你了,但文学事业更需要你!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同学们再见》:老唐退休,又一个好老师告别讲席了。这是学生之憾,也是教育之憾,但对诗人,或许倒是复归健康和大自由的一个契机。本诗一如既往地克制,再次显示出了“唐氏口语”节制、意蕴无限的魅力。

 

《喊口号》

6月 15, 2022

《喊口号》

维马丁

如果说不能一面挺和平一面挺俄,是口号吗?应该怎么说话你才觉得可以?我觉得对我喊文革不对。你觉得我喊口号,还有人叫我红种,也许是你们长大在红肿时代。因为目前的战争,欧洲也有很猛烈的讨论,尤其是作家诗人们,比如在德国。德国笔会刚刚分裂,在柏林建立了新的笔会,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必须支持乌克兰,必须很快,其他都是次要的。我觉得他们对。另一方说德国和北约千万不能跟俄国直接打,这是最重要的。两方都不说俄国对,欧洲没有人觉得欧洲有理由开始打战,也许除了一些塞尔维亚人之外。欧洲近三十年是欧洲当代历史,中国人在中国没资格说出简单的判断。尤其是诗里就是很可笑。有时候倒有点道理,从外面看有可能看到里面看不到的。伊沙去过欧洲多次,自眼看到,还听到了些。

 

西方的逻辑
伊沙

那年去马其顿
出席斯特鲁加诗歌节
诗歌节的司机大哥
谈起该国的生存之道
彻底倒向西方
同时申请加入北约与欧盟
到现在
北约早早批了
欧盟迟迟不批
我想:西方的逻辑大概是
穷人入伙难
其家可架炮

2022.6.12

 

我当欧洲人一读就觉得有道理,哪怕最近跟伊沙吵架了多少。伊沙这首也许还有一点类似我从外面写中国出现疫情那一刻。

 

新型肺炎
维马丁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先写了中文,还有德语版。英语以后写的,也许第二天。这首在中国不能发表,网上能看到已经不错。这两年贴了几次,没有人说诗里的批评有什么不对。就是不能发表。同时候写了另一首可以发表的:

 

相信魔鬼
维马丁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魔鬼循环,很多国家都有,疫情这几年都是魔鬼的时代。那么哪一首更重要?也许两种都是好诗,自己不好说。两种批评都很有用,这个可以自己说吗?第一首“据说”包括多年尤其在中国之外的媒体对中国社会的单独看法。
诗人对当代当面的社会问题反应不一定是直接的,也不一定需要很明显的反应,因为艺术需要以后也认得出来,大家都忘了当面细节以后,看到或听到作品就可以认出来某种情况,就是艺术的魔力。几百年,几千年以后还听得出来。不过具体情况也很重要,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互相补助。说这些当外国人说也许不用,你们都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说得更好。只是要认定,诗人有很多种。这就是伊沙推新世纪诗典的成功,纳入了那么多完全不同的声音。一开始还纳入了完全不属于任何跟伊沙有接触的圈子,了不起。新诗典是非常开放的东西。可惜这两年有一些很好的诗人不参加了,比如秦巴子,比如西安最出名的口语诗人们除了伊沙都不参加。非常可惜!不过也可以说,有了新诗典,持续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贡献,是一个非常大的,杰出到成立。大家的成立,还包括老外!
那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很难?因为伊沙喜欢写政治。诗人有很多种,伊沙写诗也写很多完全不同的形体,同时候写梦,写鸟鸣,写日常生活,写自己家庭,写动物,写小区,写上课记录。所以不能说伊沙必须写政治,只是说长期免不了。不是每个人,每个诗人都这样,有的一辈子都写比较间接的,写得非常好。伊沙第一个代表作是1988年写的《车过黄河》。诗里有一个我隐身到厕所里,厕所里才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地盘。这首诗讽刺一切伟大的期待,一切跟黄河、历史、伟人、民族联系的严肃的期待。伊沙可以讽刺一切,包括诗人自己。整个九十年代都这样,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新世纪也有不少讽刺自己的诗,也一直继续说到世界一切,说到中国和世界各种严肃的问题和现象。说到这儿都没有回答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不容易。也许是脾气。跟我相处有时候不容易,就是因为脾气。还有其他的问题,但脾气肯定很明显。骂人很快,很厉害,很粗鲁。伊沙和我都有这个现象。一般看不到,否则哪有可能有了多年的友谊?哪有可能合作那么好?不只是我,如果伊沙脾气每天都这样,可以成功吗?新诗典可以成功吗?
四月份一首拙作说出了本来的问题。不是伊沙一个人,不是我一个人,不是中国或奥地利等等任何一个地方的单独的问题。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写了以后在微信给湘莲子看,她马上说你怎么那么清楚说到了上海?写的时候我当然想到很多别的,完全没有具体想法写上海。那时候上海还没有完全封城。写的时候主要想奥地利!还想到资本经济。为啥写中文?想想吧,资本经济哪里最厉害?是先写了中文,一开始都知道说法不完美。问题显出来,也许是口语吧,但是中国有口语诗人这样写诗吗?一开始感觉到这个,还是没办法。以后图雅说就这样写才能写得出来。五月份我们维也纳家有从德国来的客人,德国著名犹太女作家 Esther Dischereit。她曾经在维也纳当教授,2015年跟其他不同大学的教授邀请伊沙、郑晓琼来奥地利。Esther 住在我们家里,杜鹃和我有机会听到她念出诗,就是她十几年前或者更早写的,音乐性非常强的,都是比较短的,说到孩子长大的诗歌。都是她随时能背的。非常好!然后有一天我也给她念自己的最新的作品,《本来的问题》,先读了德语版。她马上说像一个老人家活到老才能说出的判断,有一点讽刺。就是讽刺,谁有资格说整个世界本来的问题?我觉得也许自己从中文翻译成德语不够好,不能翻译出本来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问题。英语 original problems, 德语 Probleme, die da waren。这个很口语,翻译出来了口语的日常语言的味道。只是没足够翻译出来原文显出的尴尬。而且毕竟我和 Esther 是完全不同的诗人,虽然都关心政治,尤其是当面的社会问题。她因为有这个关心,而且是国际的,开放的关心,才接触到中国的诗歌。
伊沙最近只可以随便说西方的问题,其他的不能随便说了,比以前严格的多。结果开始自己说别人批评清零措施就是诗怨,要不是诗冤吗?好像是前者。别人可以写当面的问题,伊沙不能写了?受不了!必须可以怪其他的诗人。因为伊沙就是比较直接反应当面社会情况的诗人。就是写涉及到政治的诗人,中国的和国际的现象都有。这两年世界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严重的问题。像 Esther 或像伊沙的诗人,就是虽然背景完全不同,但都是关心社会和政治的诗人,在这样的时代必须有反应。那么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反应都是限制的,怎么办?本来已经写比较间接的诗人还比较容易。可以说不一定需要写铁链女。只是因为伊沙以前写社会问题写了非常成功,所以现在不写有点尴尬。我当外国人也许最容易,完全不公平。

 

铁链女
维马丁

铁链女
在哪里?
解封了吗?
有没有阳性?
铁链女
永远
隔离
吗?

镇压女人
奥地利也有
有过极大极荒谬的案子
被镇压的女人
消失了吗?
至少
没人禁止你
谈这件事

2022.5

 

就是不公平!不过我这个老外男人写出来这样的中文诗,有人想读吗?也许不可以发表,除了网上之外。春树喜欢,春树给肯定很难得!就是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厉害。她的诗可以发表吗?这个题目除了网上也许都不能发表。不过春树有她的小说。写诗重要,一直写诗,但还是主要因为写小说才得到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作家的位置。

 

寻找

春树

有一个人被抓走了
下落不明
我们寻找她
就像寻找森林里消失的小鹿

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总会还在哪里藏着
我们关注她
就像关注清晨的露水
开放的花朵

她被谁摘走了呢?
叶子上的露水
也要被阳光晒干了

她们在哪里呢?
还有人一直在寻找她们呢
她们的名字是什么呢?
她们自己知道
造物主也知道

2022,4,16

 

非常厉害!但愿伊沙可以在新诗典推荐这样的诗!以前好像可以,有时候。反正觉得,写了这首诗,春树都不用写战争。已经写了世界级的非常难得的杰作。
好,现在写到哪里?喊口号,湘莲子说喊口号好,友谊万岁!是的,玩玩岁岁,岁岁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伊沙,谢谢徐江,谢谢所有的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朋友!

2022.6.14 – 2022.6.15

 

 

VERSCHIEDENE SACHEN: GEGENMITTEL – 徐江 Xu Jiang

6月 15, 2022

Xu Jiang
VERSCHIEDENE SACHEN: GEGENMITTEL

Schönheit des Flusses der durch die Stadt geht mit hohen Häusern am Ufer
Schönheit der Wolken die langsam vorbeiziehen vor Fensterwänden im leeren Cafe
Schönheit von Baumkronen im dichten Wald egal ob von oben oder von vorn
Schönheit des Verkehrs in der Nacht auf der Brücke
Schönheit der Sterne auf dem Bildschirm auch auf dem Bildschirm der Himmel ist schön
Schönheit des Windes den du nicht siehst im Frühling von vorn von oben im Herbst
Schönheit des Regens der prasselt auf Köpfe auf Autodächer der vor den Wischern rasch zurückweicht
Schönheit wenn Ketten am Hals an den Händen im Kopf aufgehen
Schönheit die schwankt vom Licht in der halbvollen Teetasse oder natürlich
auch manchmal im Whiskey
Schönheit der Zeichen die vom Pinsel fließen oder die springen von der Tastatur
Schönheit wenn Poesie verschwindet, und du der Wiedergabe nachjagst
Schönheit von abgeriebenen Holzschüsseln
Schönheit im Traum im Traum sich winden egal in welchem Traum dann steigst du auf und fliegst wieder zurück
Schönheit von Zigaretten die brennen im Nichts und ihre einzelnen Schreie
Schönheit von Katzenspuren im Schnee oder von anderen kleinen Tieren
Schönheit des Kriegs der alles vernichtet
Nein! Scheiß auf den stinkenden Krieg in dem alles nicht mehr exist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5.0)

《新诗典》小档案:徐江,1967年生。著有诗集《徐江的诗》《黄昏前说起天才》《杂事诗》《杂事与花火》《我斜视》、诗学专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等20多种。

伊沙推荐:4.4《新诗典》十一周年云诗会冠军,6月下半月推荐诗冠军。我之所以如此欣赏这首诗,就在于开年以来强大的现实将大把诗人搞得方寸大乱时,本诗是现代主义的。后现代主义口语诗不等于机械写实主义和传统现实主义,我的同志哥们,警醒吧!

况禹点评《新诗典》徐江《杂事诗·反对时事的诗》:诗人没有不关心时事的,但他不能够为时事所累,尤其是不能被所有正的/反的主流喧嚣所裹挟。如果一个艺术家对时事的理解,和随便哪个地区的首相、外交部长和电视新闻主持人近似,那你还是别写了,同时还要反省——自己怎么被魔鬼摄去了魂魄?

【亚坤评诗】
杂事诗·反对时事的诗
作者|徐江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面对徐江老师这首诗,我一下子有点“哑火”。
尤其是面对一个资深诗人,一个三十多年来一直身处中国诗歌一线的诗人。
尤其是面对一个抒情、意向、口语、后口语等都可以自如写作,古典诗境、文化阐释、知识分子理数等都可以“自由进出”的现代诗人。
我原来不想仅就一首诗来评一首诗。我希望看到一个诗人的全部。所以,在新诗典推送的诗人中,我都会去看他的全部推送。

在读诗和评诗的过程中,我总想从中拆解出一些独属于自我的“独特意味”,这其实是有问题的。
追寻意义的过程,也许就是消解意义的过程。何况是面对一首好诗。何况是面对其他人的一首好诗。更何况这是评论。也许,理性退后,我更应该重视感受。
只针对一首诗的精准感受。
以后,也许应该多几种花样评诗。比如:

请看这首诗的文学修养。它每一句都有独立的“诗点”,每一句都有一个独特的“诗性画面”。

请看这首诗的感觉。它每一句都有聚焦和精微的透视。诗歌质感可以抵达“一滴水的内部”。

请看这首诗的形式和节奏的变化。它的形式形成了一种铺陈的“绵密之美”。它长线条的“乐句”中,每一句都有节奏的转折。
而最后一句,恰是一个惊天的节奏变化。
一个完满的“诗核爆破”!

(马亚坤.2022.06.15.上海)

JEDEN NACHMITTAG UM 4 – 杨森君 Yang Senjun

6月 10, 2022

Yang Senjun
JEDEN NACHMITTAG UM 4

Jeden Nachmittag um 4
erklingt pünktlich die Melodie
zur Zeitansage in der kleinen Stadt
seit über 30 Jahren
weiß nicht warum
um diese Zeit
weiß auch nicht wer das festgelegt hat

Die Zeiten sind anders aber nicht die Musik
es gibt andere Chefs die Musik ist nicht anders
woher der Klang kommt
hat mich nie gekümmert
Ich glaub es weiß kaum ein Mensch

40 Jahre in der kleinen Stadt
30 Jahre die Zeitmelodie
an jedem Nachmittag um 4
Ab jetzt an den Nachmittagen um 4
egal ob du sie brauchst oder nicht
wenn sie jemand brauchen kann, wird sie erklin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杨森君#(5.0)

 

《新诗典》小档案:杨森君,宁夏灵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梦是唯一的行李》《上色的草图》《砂之塔》(中英文对照)《午后的镜子》《名不虚传》《西域诗篇》《沙漠玫瑰》《石头花纹》等。诗作获宁夏第五届、第六届文艺评奖一等奖,银川市首届贺兰山文艺奖成就奖,首届《朔方》诗歌奖,《飞天》十年诗歌奖,第五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

伊沙推荐:对于口语诗人,如上发现并不称奇,但对于抒情诗人,这是转换诗维的信号,当为之鼓掌!毫无疑问,杨森君是一位优秀的抒情诗人,还是我心目中宁夏首席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森君《每天下午四点》:下午四点报时确实奇怪,构成了诗的一个梗。背后是什么?应该是人对权利的某种滥用吧。

​【亚坤评诗】
每天下午四点
作者|杨森君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初读这首诗,我一下没找到头绪,感觉有点懵。一直在揣摩作者的用意和这个“报时音乐”的所指。因为这牵涉到这首诗的内部底色和“诗歌基本逻辑”。我必要要弄明白,否则,不好评诗。
事实上,当我晚上处理完各种工作,夜深人静,再次读它时,突然恍然大悟。
这首诗,按照我的理解,它的指向其实非常清楚。
它是一首批判诗,更是一首反讽诗。
它内部指向的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现实问题。
那就是基于权力或既定规则上而产生的一种“盲态”现象。
我造了个词——“盲态”。
也就是一种大家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或者大部分人默认无声的“潜规则”。或者是一种臃肿的形式化“毒瘤”。大家常看到的一种睁眼“盲”现象。
不管是基于何种原因,仔细想想,诗中质问的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
这样看,这首诗的“内部力量”就很可观了。
一首骨头里散发着“批判力”的现代诗。

(马亚坤.2022.06.09.上海)

 

和平和戰爭 – Frieden und Krieg, Peace & War

6月 8, 2022

和平和戰爭
維馬丁

俄國侵略烏克蘭
大規模侵略烏克蘭
現在一百多天了
歐洲在二戰以後
有哪些戰爭?
南斯拉夫戰爭,
差不多整個九十年代,
非常殘忍,
非常可恥。
還有現在
俄國在烏克蘭
的侵略戰爭
我是歐洲人
十八歲左右才開始學中文
一開始學繁體字
比簡體字早
那時候在維也納
有台灣女朋友
台灣留學生
一直都說中國
幾乎每次說的是台灣
國民黨教育
1988年到1990年
我在台灣
女朋友留在維也納
她很容易吃醋,
太容易相信人家跟她說
我在台灣怎麼樣怎麼樣
其實沒什麼,真的
在台灣發現了很多當代歷史,
台灣和大陸
都需要找民間的資料
台灣1988年雖然剛剛解嚴
可是相當自由,
外國人都自己找房間
我的房東很巧就是歷史學者
以後也是文學專家,
閩南話文學
他因為不屬於國民黨
不能在大學工作,
對我沒關係
我們幾乎每天晚上交談
我的中文因為他進步,
還有自己喜歡北島等等,
還有崔健
跟女朋友的愛情散了,
主要是她不能相信我。
跟房東,跟台灣,跟一些同學
的友情
一直繼續
關注當代現實,
從台灣和大陸的文學、音樂、朋友
找歷史和現實
也不會停止
我是歐洲人
奧地利人
為什麼寫詩?
為什麼學中文?
一直覺得沒具體的答案
也許有才能,其他的
都是偶爾出來的
不過感情,上面說的一切
無論發生什麼
和平和戰爭
也就是這樣

2022.6

湘莲子制图

湘莲子制图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FISCHE FÜTTERN – 喂鱼等等

6月 3, 2022

FISCHE FÜTTERN

Letztes Jahr hat Yi Sha
zum Drachenbootfest
geschrieben,
wenn er seine Verwandten in Amerika bittet,
Brotstückchen in den Mississippi zu werfen,
würden die das nicht machen.
Aber wenn er mich bittet,
geh ich sofort zur Donau
und füttere die Fische und Schwäne.
Ich hab gesagt, ist mir eine Ehre,
ich mach das sowieso
die ganze Zeit mit den Kindern,
egal woran man in China gedenkt.
Vielleicht wars vor zwei, drei Jahren,
jedenfalls vor meinem Streit mit Yi Sha.
Werd ich noch zur Donau gehen
und Semmelbrösel reinwerfen?
Die Kinder sind schon groß,
also wahrscheinlich nicht.
Aber das Gefühl
wird nicht verschwinden.

MW 1. Juni auf Chinesisch, 3. Juni auf Deutsch

喂鱼等等
维马丁

去年伊沙
在端午节
写诗说
如果请他在美国的亲戚
把面包屑​
扔进河里​
他们不会答应
如果请我在奥地利
我会去多瑙河
喂天鹅和鱼
我說是,非常荣幸
我带着孩子
一直这样做
无论中国纪念什么
也许不是去年
前年大前年
在伊沙和我
吵架之前
那么我还会去多瑙河
扔面包屑吗?
孩子长大了
大概不会
不过感情
不会消失

2022.6.1

TOOTHACHE

toothache is the best state
to write a poem
you are more careful
just kidding
you go to the dentist
they make you comfortably numb
you go home again
the state is still there
in the background
you know​ it will come out
to bite you
quite soon

MW 6/2/22


​56

fifty – six
sechsundfünfzig
sex & fifty
德语说五十六
就是 sex & 50

五十几和做爱
whatever
其实什么时候有爱
什么时候有光明
和阴影就好
liebe haben
licht & schatten
actually to have love
to see the sun
to be warm
to have light and shade
whenever is fine

2022.6.2

威尼斯

每次到威尼斯
都觉得谢天谢地
威尼斯还在
没有被拆掉
有的小路很像喀什
以前的喀什
意大利当然有装修
但大部分建筑就很破旧
有古老的味道
去年秋天还要戴口罩
威尼斯都是走小路
有时候很拥挤
戴口罩合理
现在不用了
渡船上也许还要
虽然冒险大概也差不多
现在威尼斯
差不多已经像三年前
意大利差不多已经恢复
可以住古老建筑看地中海
可以去游泳
只是
新闻里有战争
欧洲的战争

2022.5.29


BREATH

every breath
of any animal
including you
each drop of water
that nourishes
a tree
or anything​
nourishing
giving shade
is worth more
than a poem.
what is poetry for then?
maybe
among other things
to remind you

MW Mai 28, 2022​

呼吸

每个生物的,也包括你的
每一次呼吸
滋润一棵树,或万物的
每一滴水
能够滋养和
庇护
似乎比一首诗
更有价值
那么诗歌何用?
也许
其价值之一是
提醒你

维马丁5 28, 2022

5/28,2022 石见 水央译

梦见马斯克

这两天妻子做梦碰见马斯克,
埃隆•马斯
他正在吃一种萨拉卷饼​
妻子杜鹃从人家的食品
吃了一口
人家有点不高兴
他还拿着卷饼
周围是杜鹃的家人
他们请马斯克先生吃饭
家人非常不好意思
和生气

2022.5

人品
怎么品出来?
写首诗吧,
如果你会

人品不是那样品得出来
那到底怎么知道?
需要
你需要
你需要的时候
你的朋友
希望他有​

2022.5.28


WAS

was bin ich
was sind wir
was sind wir vier
oder fünf
was ist dieser zug
europa afrika
leben ​
was immer
morgen früh
wenn gott will
wirst du wieder geweckt
oder halt an der grenze
und morgen ist urlaub
oder halt in der früh
wenn du viel glück hast

MW Mai 2022

 

 

维马丁2022年5月诗选

Poems from May 2022

 

旅途想当代历史

中国到底是什么?
奥地利到底是什么?
欧洲到底是什么?
奥地利是什么
在二战前
其实不清楚
在二战中
也许更不清楚​
二战后
也许慢慢清楚起来
不过也是
故意忘记很多
到了八十年代
才慢慢可以记得更多
记得更全
八九年以后
他们说冷战结束
奥地利到底是什么
可以做什么
应该做什么
并不完全​清楚
排外问题
九十年代更明显
同时因为南斯拉夫战争
难民来了
人口多些
从一百年历史来说
都可以是奥地利人
到了新世纪
整个欧洲
其实都有同类的问题
2015年因为叙利亚战争
难民又来的多
除了右派没多大问题
不过还是有
不少不安全感
欧洲各地区
情况都不同
现在有新的战争
新的不安全感
奥地利也许还可以
欧洲也许还好
希望各地
世界各地
不会更坏
不会更糟
虽然知道
预报一般来说
并不好

2022.5

 

 

 

 

SCHAUKEL – 刘子瑜 Liu Ziyu

6月 1, 2022

Liu Ziyu
SCHAUKEL

wenn sie niemand
antaucht
kann sies nicht
aushalten

schaukelt von selbst

Übersetzt von MW am 1. Juni 2022

伊沙推荐语:诗之魅力何在?没有公式,没有定律,永远靠感觉,永远讲灵气,永远吸引着创作者去做形形色色的创造。这便是张敬成助攻来几个学生,我一眼看中这一首的理由。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子瑜《秋千》:这是一首刻意忽略逻辑和自然常识的诗。没有人的时候,秋千因何而动?所有人当然都知道。但如果你非要那么去看待一件事,生活就会变得乏味无趣,而诗歌恰恰是反对乏味和无趣的。所以在诗人眼里,秋千必须能够凭空“晃了晃”。这样去感知,才是诗的正途。

【亚坤评诗】
秋千
作者|刘子瑜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短,我抄录在此。请各位读者自己细看。如下:

秋千 | 刘子瑜

没有人
推它的时候
它自个儿
忍不住

晃了晃

如果读者对这首感觉型兼具心理运动特质的纯诗还是没有感觉,那我就再说一个细节——“作者只有13岁”。

如果读者对13岁这个概念,无动于衷。那我就由本诗再提出一个老问题——“诗感的天生触动和后天培养”。这首诗的感觉,我认为是天然的。

如果读者对诗中“秋千”这个意象,只能从实物形象和平面化视角来看待,那我就再说一种感觉——“请试着把一个人的命运放在秋千上”。

“秋千”这个意象在本诗中,毫无疑问被赋予了“生命细节”。这种拟人化的“律动感”,本质上看,是一种生命的“悸动”。

诗中天然散发的,幽微的心理细节,使这首诗具有了不可言说的“生命质感”。

(马亚坤.2022.06.01.上海)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 茗芝 Ming Zhi

6月 1, 2022

Ming Zhi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Papa erklärt mir Mathematik,
die Fibonacci-Folge.
Papa sagt,
zum Beispiel Tannenzapfen, Ananas, Blätter,
ihre Muster,
oder die ganz kleinen Zimmer im Bienenstock,
die ganz dünnen Flügel von Libellen.
Sonnenblumen, Rittersporn,
Tagetes, Zwetschkenblüten,
wie diese Blütenblätter entstehen,
das passt alles perfekt
zu dieser Zahlenfolge.
Ich glaube,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3.0)

 

伊沙推荐:儿童节到了,我忽然意识到:《新诗典》开风气之先推出的小诗星们,已经快要过不了儿童节,赶紧把最后的儿童节送给他们。茗芝这一首,典型性"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爸爸在讲一首诗》:多年前也曾听人说过数学的诗意,我一直不太信(虽然我高考的数学分还可以),诗人大多数数学都不大好。但从本诗观之,江湖海显然是个例外,能通过自己的讲解让女儿感受到数学之美,这对父女真是有福。不过这福气,我还是坚持认为,首先得益于他们都是诗人。

【亚坤评诗】
爸爸在讲一首诗
作者|茗芝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音乐评论中有一句很常见的话——“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虽然我不认为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认为它依然是一种流动的音符,但这句话我却很小就记住了。阅读这首诗时,突然想到这句话。从数学的角度讲,我一直也认为“精美的数学结构和符号”本身就是一种优美的音乐。它完整的层次和丰富的内部细节,看起来绝对是一首绝妙的诗!
更何况,现在数字诗已经是一种很常见的“审美存在”。
说这些,是因为这首诗就是在写这个内容。
你看作者的阐述语言,我相信应该不是她爸爸的原话。这里面一定加入了作者的文学创造。
全诗语言非常自然、松弛、可感!通篇都是口语,就像说话一样。但我们读后,又觉得这就是诗。质感和色彩都很独特的诗!
她语言背后的“真诚”和读者之间的距离非常近!感觉就像一个小姑娘站在我们面前。她非常真实地在朗诵。
这种诗就是基于“心灵真纯”基础上的,一种活着的诗!
是的,作者的爸爸就是在讲诗。

(马亚坤.2022.05.31.上海)

 

 

EIN TEIL VOM WASSER AUF DER ERDE – 魏诗童 Wei Shitong

5月 24, 2022

Wei Shitong
EIN TEIL VOM WASSER AUF DER ERDE

Die Tränen von den Aliens
sind auf die Steine gefallen,
als die Saurier ausgestorben sind.

2021-03-3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3.0)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八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伊沙推荐:战火连天、大疫弥漫、怪病横生、人心错乱……地球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之中,在此严峻的形势下,读一读一位中国孩子对上一次地球浩劫的诗意阐释,是否会换来多一些警醒与刹车?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地球上的一部分水》:如果仅仅是外星人的眼泪、恐龙灭绝,这基本上还是属于孩子想象世界里常见的元素,甚至可以说,是多年来好莱坞科幻在影视银幕屏幕上,为我们植入的效果。但一加上题目——《地球上的一部分水》,这就厉害了,彻底进入了童叟皆宜的想象世界,而且着想象离我们生活的环境并不那么远。诗就是这样,一句之差(有时甚至是一词之差),天地完全不同。

【亚坤评诗】
地球上的一部分水
作者|魏诗童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想象力奇绝,深含时代隐喻又内部充满文明守望的好诗。
小作者只有八岁。应该讲,她不会想到这些“非诗”的问题,但当她随口说出这些诗性话语时,一首诗的所有内容就全有了。
有时候,孩子的诗,就是一种“天赐”。可遇不可求。所以,我一直主张家长应该随手记录孩子的说话。一旦时间过去了,又没有发现,就自我失效了。

这首诗的标题真是点睛之笔!它是全诗的精神内核,是整首诗的“发动机”。
“外星人的眼泪”在孩子的心中多么具有“神秘又超能量的光辉”。它散发出的是真正的爱!
如果结合标题看,眼泪就是那一部分水,或者说是地球的“水眼”。这样,诗歌的思想性就更高了。它散发出的不光是童心之怜悯,更是“地球之光”,是“人类之光”,是一种真正的生命大爱!

通过本诗,站在成人的视角,我确实看到了一个超纯度的“孩童之心”。她透明的眼睛里,照射的是整个地球!

(马亚坤.2022.05.24.上海)

 

EIN GLÜCKLICHER MENSCH SEIN – 第一闲人 Diyi Xianren

5月 23, 2022

Diyi Xianren
EIN GLÜCKLICHER MENSCH SEIN

Nicht ins WeChat schauen.
Keine Nachrichten und auch nichts lesen.
Schwimmen, die Sonne untergehen sehen.
Am Wasser sitzen,
denken.
An die Menschen aus den Höhlen in Afrika,
mit ihnen ziehen,
in alle Ecken und Enden der Erde.
Dabei natürlich nicht daran denken
wie sie einander bekämpfen und töten.
Das würde das Glück reduzieren.

2022-04-09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第一闲人#(6.0)

 

伊沙推荐:在《新诗典》所有诗人中,真正参过战的大概只有第一闲人,在诗外我也愿意听听他怎么看待眼下的俄乌战争,在诗内我看到的是厌战、超拔,这才是一个人的全部,而偏偏有人非要把人类异化成扑克牌,只有正面和背面。

况禹点评《新诗典》第一闲人《做一个幸福的人》:我在本诗里读出了当代人的禅意。瘟疫和战乱,以及随之而来的人类生活困境加剧,这些负能量的东西本来就多,人类何苦还要通过各色媒体去自我加重内心的不安呢。如果大家不承认自己是庸人中的一员,那真不妨像诗中所写,从告别同类的聒噪开始。

【亚坤评诗】
做一个幸福的人
作者|第一闲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1.本诗可以看作是一首“时代预言”。它内部隐含的内容,不可谓不深刻。它直接指向的“当前现实”,亦不可谓不精准。闲人老师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争,他一定有非常刻骨的,不足为外人道的生命、政治和战争体会。如果再结合当前俄乌战争、全球疫情等现实情况,我们回头再来看这首诗,个中滋味可就非常不一样了。很值得去细细体会!

2.在当前环境下,本诗还可以看作是一首个体的“精神之道”。而且,这个“精神之道”有普遍的现实意义。就我本人而言,虽是后学,但依然心有戚戚焉。这种内部心性和精神的建构,正是我目前在做的事情。

3.换句话说,在本诗中,作者说“不刷朋友圈/不看新闻/也不读书……”。难道就真的完全这么做么?毫无疑问,肯定不是。这本质上牵涉的还是一种“心性问题”。它其实不是细节问题,而是“大道”问题。
如果你始终站在一个二元立场上来看待这个问题,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其它内容根本就没必要谈。
说心里话,在当前环境下,诗人的“心性问题”是一个急需“反观”、“内化”、“批评”并重新“确立”的“棘手问题”。
作为一个年轻诗人,我说这话很容易引起误解或批评。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马亚坤.2022.05.22.上海)

马金山|读第一闲人的诗《做一个幸福的人》的十一条:
1、生活里有诗,也有智慧;
2、做一个幸福的人,做一个幸福的诗人;
3、第一闲人,男,1964年生人,本名吴宁洲,当过兵打过仗,做过公务员。办了提前退休 ,或游泳或云游。喜欢写点东西;
4、第一闲人的诗,充满对生命的热爱,且饱含着个体人生的智慧,在诗里行间,尽显积极而美好的一面,构成了独特的个体气质,是诗的,更是人的;
5、本诗给人一种豁达的心境,这是当下最为弥足珍贵的人生态度,而作为打过仗的人,诗人很好地诠释了自己的价值观,与此同时,还给幸福一个全新的注解;
6、诗一开头,即以自然的笔触,描绘出个人的生活,尤其是当下极其嘈杂而又浮躁的时代,选择不干什么似乎更加不易;
7、诗中写到的生活,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来说,是多么的美好而又珍贵呀!
8、而诗人每天都在游泳,看日落,想一些干净的事物,这是人生的修行,也是一种人生境界和高级的智慧;
9、标题是一个很好的人生态度,也一定是一本书的好标题,因为它不仅是人类追求的一种状态,而且还有一定的暗示作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心想什么,事将成为什么,如诗”;
11、人生之诗、态度之诗、智慧之诗。

 

 

 

VERKAUFE BOB DYLANS AUTOBIOGRAFIE – 谷驹休 Gu Juxiu

5月 21, 2022

Gu Juxiu
VERKAUFE BOB DYLANS AUTOBIOGRAFIE

Das Cover ist abgenutzt,
die Seiten vergilbt.
Ich habs vor zehn Jahren in die Hand bekommen,
aber nie richtig ernsthaft
auch nur einen Abschnitt gelesen,
obwohls meine Jugend repräsentiert.

He, du Nobelpreisträger,
mit Zigarette und Gitarre,
lieber Herr Dylan,
bitte hören Sie zu:

Ich verkaufe Sie, aber das heißt nicht,
dass meine Welt zusammenbricht.
Ich hör noch Rock’n’roll,
alle möglichen Arten,
obwohl nicht mehr live in der Bar oder auf einem Festival.
Aber ich glaub –
ich hab Ihr Buch schon verstanden.

Unzähligen Trivialitäten und Problemen ins Auge schauen,
das ist ja auch Rock’n’roll.
Außerdem bin ich 8x oder mehr
umgezogen, in Shanghai allein.
Also schon länger ein rolling stone.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谷驹休#(9.0)

 

感谢伊沙老师推荐上典,从诗自评几句题外话:

​1、诗题借鉴了万青乐队《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曲名,而“崩塌”一词在诗中也有新的表达,我想,相比十年前,精神世界有过修正和重塑的同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

2、诗中特地提一嘴“诺贝尔文学奖”,可看作我揶揄西方话语霸权的一个小动作,其实,英美全方位全学科的洗脑能力,坑遍的国家不在少数,它比大多数中国人所意识到的更强大,择善学取之,择不善弃之。

3、摇滚乐普遍有很强现实隐喻,不同乐队不同歌曲怎么解读,可左可右,见仁见智,不变的可贵的是抗争意识和呐喊态度。但是,如果思考过度依赖摇滚歌词上,难免会跑偏。

4、诞生于英美的摇滚乐,曾是解体苏联的外部因素之一,好在这招放今日中国已不灵了,甚至年轻摇滚歌手刘森《温情》里写了一句“灯塔不愿倒”,什么意思你懂。

5、有人说,年轻人越来越“左”,张口“资本”闭口“剥削”,其实这种“左”未经历练并不牢靠,跟十年前,网络上众口一词“民主与自由”的现象相似,大部分属于一种牢骚。

6、与此同时,奥威尔、阿伦特、哈耶克……等名字,开始以短视频形式,下沉到一些城市中老年的朋友圈,与年轻人的b站弹幕互为奇观了。但我信一个老师说的话:任何人任何事任何国家,都没有回头路可走。某种担忧,未必成真,至少会走形。

7、接受 “左”的情绪流量还是“右”的情绪流量,很多时候是屁股决定脑袋,无可厚非,只是一些大热话题,背后姓“资”还是“社”,为改革还是为捣乱,有些屡出谣言,不可不慎。

8、回到此诗,我是想说:不可尽信各路意见领袖,要动用你自己的经验、立场、本心……西方有些社科理论,也许不适合巍巍中华,“自由主义泛滥”或“百家争鸣”的时候,在这片土地上都不是啥好年代。

伊沙推荐:曾经一度,摇滚乐是现代文明教育的部分,在中国,没有当过摇滚青年是悲哀的,当一辈子摇滚青年也是悲哀的,本诗就是这个意思。

况禹点评《新诗典》谷驹休《卖掉那本鲍勃·迪伦自传》:书有千万种,摇滚乐不一定是独属于青春期的,但与摇滚乐有关的书——无论翻译还是原创,却大多数只适合青春期阅读。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大约跟作者的文笔和涉世都有些关系。而且作者一旦成长,自然也就会对读物有更高的要求。不过本诗还可以扩大一下理解范围——好多青春时节吸引/影响过我们的书,伴随着光阴流逝变得不再吸引我们了,这里面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人的成长与成熟。

【亚坤评诗】
卖掉那本鲍勃·迪伦自传
作者|谷驹休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1.本诗标题就是作者“回望自我青春”的一种现实结果。它暗含作者当下的现实心境。事实上,“卖掉这本自传”就意味着不爱或者结束么,肯定不是。它意味着自我对生活、时间、青春、成长、理想、际遇等现实问题的一次“系统总结”。

2.事实上,作者在接下来的诗中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卖掉你/绝非出于什么/精神世界的崩塌……但我想/我已读懂了你”(原诗摘录)。很显然,在生活和时间的“磨砺”下,作者已然更加清醒和成熟。虽然,这里面包含着无法示人的“伤痛”。

3.最后一段尤其好。最后一句更是点睛之笔。“一块滚石”既指向了现实生活对作者的“精神打磨”,又应和了本诗的主体内容(诗歌、摇滚、青春、理想)。

4.由本诗我其实想到了我自己。我与作者差不多。大学作为贝斯手也玩过四年摇滚,也写诗,也喜欢鲍勃·迪伦,在上海也曾搬过七次家,也干过好几种工作。只不过,这些我早早就放下了。所幸,它们都还在心底。有些,甚至已经开花结果!
可见,“守”与“放”都是一种“爱的深度体现”。这中间,贵在一个“诚”字。正如这首诗的优点一样——“赤诚”!

(马亚坤.2022.05.21.上海)

 

ZUFLUCHT – 李振羽 Li Zhenyu

5月 20, 2022

Li Zhenyu
ZUFLUCHT (Buddha, Dharma, Sangha)

Ich nehm am Einheitsfronttreffen teil,
einer neben mir fragt:
“Von welcher Religion kommen Sie?”
“Konfuzianismus.”
“Was ist die Adresse?”
“Konfuziustempel.”
“Welche heiligen Schriften?”
“NPC: Neues Buch der Lieder.”

2022-01-17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振羽#(10.0)

 

《新诗典》小档案:李振羽:1970年生,有著作和诗集多种。有包括《李振羽诗文集》(4卷本,含诗歌、散文随笔、评论、中国先锋诗人访谈录各1卷)《中国先锋诗歌典藏导读》《外国先锋诗歌典藏导读》等在内的谷熟来禽书系待出版。

伊沙推荐:读此诗,我未当作性情之言,而是看作很硬的道理。不是有人云:口语诗是世界观吗?大事一来,别说世界观,观世界都做不到了,立马回到盘峰中的知识分子:首先是知识分子(还要加上"公共的"),其次是诗人。对我来说,除了诗人还是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振羽《皈依》:貌似哪儿都不挨着,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对于一部分现代诗作者而言(至少我算一个),孔孟著述(不是后人的阐释)所代表的上古中华文化精髓、鲁迅(可能还包括胡适脱俗的一小部分)、十九世纪萌发自欧美的现代诗,乃至汉语中具备现代性的优秀作品,构成当代活体诗歌的一个传承。多数诗外的人会看不明白(无妨),一部分诗内人表示不同意(尊重他们的不同意),但道理就是如此。不讨论,不解释。

【亚坤评诗】
皈依
作者|李振羽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1.这首诗不太好评。诗中牵涉出的文化宗教问题比较复杂。更重要的是诗中所隐含的诗观问题。它引出的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现代诗学问题。几句话很难说清楚。

2.它不光有诗观问题,我甚至读出了一种个人的“价值观问题”。诗歌最后一句“现代诗经”,在我看来,它不光是一种现代性诗歌观念的阐述,更是一种朴素的,人本化的现代性文化观念的“宣誓”。

3.标题起得好。我们都知道“儒家思想”在中国文化史中,虽未形成“宗教”,但因其强大的文化和精神影响力,以及厚重的历史及现实意义,它几乎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精神宗教”。尤其是历史及现实语境里的知识分子。
那么,站在“文庙”这个大堂里,读书人(诗人也是)究竟应该以怎样的“精神姿态”面对眼前的现实?很显然,这首诗,作者给予了自我的回答。那就是——“现代诗经”。

至于,“现代诗经”究竟有哪些所指,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

4.最后要说一下,这首诗不光有个体精神和价值观的阐述,还隐藏着深刻的批判性。通读诗歌,内容里面藏着一种不卑不亢的“反讽意味”。读者自己可以去体会。

(马亚坤.2022.05.20.上海)

 

IN DIESER NACHT – 蒲永见 Pu Yongjian

5月 19, 2022

Pu Yongjian
IN DIESER NACHT

Der Mond dampft. Im stillen

Wald dieser warmen Nacht
ist ein Stöhnen. Regenwürmer
kriechen auf die Straße,
wechseln ihre Höhlen.
Nachtigallen singen die ganze Zeit diese Nacht,

unter dem Baum, wo du oft hingehst.
Schatten überlagern einander.
Deine Frau schläft, Gesicht zur Wand,
mit einem tiefen Ausdruck,
sehr berührend, wie sie daliegt.

Sollst du das Licht ausmachen und schlafen gehen,
oder die Tür öffnen, das Licht aufdrehen?
In dieser Nacht
weißt du noch gar nicht,
wie du den Morgen erwarten willst.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蒲永见#(11.0)

 

《新诗典》小档案: 蒲永见,现居四川江油,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绵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八十年代开始习诗,其诗或豪放、或宁静;或口语,或“知识分子写作”,全凭心情和心境而论。曾在《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新诗文》、《诗潮》及《新世纪诗典》等报刊网络发表诗作500余首及部分评论作品,出版诗集《穿过》。诗歌曾入选《新世纪诗典》、《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当代诗经》、《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8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四川诗歌年鉴》等选本。认为诗歌应是自然与心灵的感应,只有对心灵高度觉悟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诗人。

伊沙推荐语:去年绵阳李白诗歌奖颁奖礼诗会三甲作品,抒情诗之上品:"今夜你妻子面壁而睡/表情格外深刻/睡态格外动人"一一这三句着实拨动了我的心弦。我这个人,就是一个泛诗主义者,我看一位诗人的所作所为,只按照专业逻辑:有老婆而从未给其写过诗者,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动物。

况禹点评《新诗典》蒲永见《今夜》:很罕见别致的第二人称抒情作品,可视为情诗,也可视为禅诗,甚至可将其称作“情/禅诗”。我读此诗时,还有一点想起朱自清大师《荷塘月色》结尾那一句。

【亚坤评诗】
今夜
作者|蒲永见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直在读偏重“写实主义”的作品,突然来一首美好而沉静的“抒情诗”,感觉很惊喜。

首先我对这首诗的“诗歌气息”感到着迷。
应该讲,这是一首具有散文诗气质的精品抒情诗。(要特别强调一下,它不是散文诗,它是一首现代抒情诗,但揉合了散文化的经典气息和质感。我的个人看法)

整首诗的修辞、叙述节奏和内部气息都非常稳定、安静、成熟、迷人。通读这首诗,能明显感觉到作者深厚的文学修养。

全诗总计四段。每一段都独具匠心,精彩极了。
第一段只有一句。它其实是个“总纲”,也可以理解成情境化描述的“引子”。它既交代了时间(今夜),也散发出了非常明确的诗歌气质(月亮散发出热气,是一种环境渲染)。

第二段是在第一段内容基础上的“深度延展”。它还是在渲染“整体环境”,但更细致,更幽微了。请读者们看第二段的铺陈和修辞细节。非常的安静,非常的精准,非常的诗化,气息稳极了!

第三和第四段,在前面情境化描写的基础上,终于进入到了“情感内部” 。主人公出现了。在这里面,“主人公”用的是第二人称——“你”,非常精彩。这种方式给全诗带来一种难以捉摸的“神秘色彩”。

直到最后,作者也没有交代本诗“明确的生命细节”。他让这种安静且沉入式的神秘感一直延续到了最后。
说实话,我还是没弄清楚“女主人”的具体情况。这恰恰是这首诗的迷人之处。

(马亚坤.2022.05.19.上海)

 

 

 

VATERS SCHIRM – 庞琼珍 Pang Qiongzhen

5月 18, 2022

Pang Qiongzhen
VATERS SCHIRM

Vater zieht sich an,
kommt nicht ins Gewand.
Er zieht mir den Mantel an.
Es fängt an zu regnen.
Wir rennen im Regen.
Ich trage Vaters Regenmantel.
Vater wird nass.
Ich will ihm einen Regenschirm kaufen.
Der Regen wird stärker, kein Schirm ist zu finden.
Wir rennen im Regen,
ich find keinen Schirm.
Wir kommen nicht aus dem Regen heraus.

Vater ist vor zehn Jahren gestorben,
aber in meinen Träumen, der Mantel,
der Schirm. Vater, wie bring ich ihn Dir?

2022-03-03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庞琼珍#(21.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5月19日,4062首,1254人。第21个庞琼珍(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庞琼珍:终于将父亲写进了《新诗典》,而这距我写父亲的第一首诗已经过去37年。那首诗《带着我 父亲》1985年3月发表在中国政法大学《星尘》诗刊(那一期与海子老师同刊)。我是父亲40岁时的孩子,是父母异地工作生活的意外之喜。那时,父亲在油田井队,难得探亲一次。当时条件艰苦,但我很被家人看重。上小学时,父亲给我订的第一本杂志,就是复刊后的《诗刊》。诗是各类学习中最美的文字。我和父亲可以比赛着学习。我上大学时,父亲接近我现在的年龄。那天,在编好父亲十年祭诗歌公号的早晨,我看见了日晕彩虹。哦,父亲,在另一个地方,您十岁了!正是在沙地上撒欢儿的时候。我也希望能和您遥相呼应,每天有新鲜的生命力在长。

伊沙推荐:4.4云诗会订货作品,一首抒情诗之上品。亲情诗依然是典诗的一大热门题材,诗人们真情流露各显神通。本诗的形式是记梦,记梦诗一定要有梦味儿。

​况禹点评《新诗典》庞琼珍《父亲的伞》:很艺术的亲情诗,读时我也在琢磨——为什么跑不出雨呢?也许,雨就是另一种形式的亲情和思念。

【亚坤评诗】
父亲的伞
作者|庞琼珍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情感诗”依然是当代诗的一个“母题”。
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但在我的阅读经验里,这是基本成立的。
每天,中国诗坛都会生产出很多情感诗(好诗和坏诗都很多)。这样看,当代诗在系统回到生活内部,完成“写实”任务后,自然也就完成了生活背后“个体心灵”的“勾画”。
这是一份厚重的,非常可信的,独属于中国人的“心灵史”文本。
这是由这首“亲情诗”(情感诗一种)突然想到的一个问题。

下面看诗。

这是一首写“梦”的诗。作者写的是“梦中的父亲”。我们都知道,“梦”具有高度的“精神性”。从“情感沉淀”这个角度讲,“梦”的情感纯度要比现实部分(现实的不可说或没法说或没机会说)更高。
通读本诗,作者在梦中完成了“亲情的倾诉”和“情感的渲泄”。作者的父亲,毕竟已经离开了她。即使在梦里,在暴雨中,她也没能给父亲打上伞。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痛感”啊!
情感的纯度和思念的浓度,在梦里达到了极致!

你再看当代诗的画面感,这种极端清晰且准确的画面感。它需要非常精准的语言阐述。诗歌看似口语化,很简单,但其实是非常难的。
要知道:梦其实就是“精神影像”。本诗已经形成了一种非常生动的“动态镜头” 。
它一下一下,逐渐把画面推到了我们的心里。
尤其精彩的是:在梦中,大雨里奔跑,作者和父亲都没能从雨中跑出去。
这太幽微了!生命的“况味”是多么复杂,情感的滋味是多么丰富,才能沉入雨中啊!
好诗!一首让人印象深刻的亲情诗!

(马亚坤.2022.05.18.上海)

 

 

HEILUNG MIT SCHMALZ – 刘健 Liu Jian

5月 18, 2022

Liu Jian
HEILUNG MIT SCHMALZ

Früher war Schmalz
etwas Herrliches.
Schmalz machen und damit braten,
Fladen mit Fleisch, der beste Duft.
Aber die tiefste
Erinnerung ist für mich
damals im Winter:
Meine Handrücken,
aufgesprungen vor Kälte.
Mutter streicht Schmalz
auf meinen
erfrorenen Handrücken,
grillt die Hand überm Kohleofen.
Es zischt und zischt.
Ein paar Mal grillen,
die aufgesprungene Haut ist geheilt.

Okto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健#(5.0)

 

《新诗典》小档案:刘健,1957年北京生人,一个口语诗初恋的老男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

伊沙推荐:一个50后,将猪大油炼成了时代意象,多少人挂在嘴上,就是没写,谁先写就是谁的。由此延及到后一个意象冻疮的"裂口",也非常漂亮,本诗在五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健《猪大油妙用》:“猪大油”在人们记忆中停留的时间,不是一代两代,甚至可以由此上溯到漫长的农业文明时期(今天人们意识不到的东西,不意味着它们不存在)。是可以将其视为中国人生活中地标式的元素。同意主持人说的,这样的诗,谁先写出来就成了谁的专利,文学中的题材,率先“圈地”也是非常重要的,它背后藏着对生活的敏锐。

 

 

WAS TUN – 里所 Li Suo

5月 16, 2022

Li Suo
WAS TUN?

Ich weiß nicht,
was ich mit den restlichen Kartoffeln
anfangen soll.
Vor ein paar Tagen
waren sie noch
ahnungslose Kinder.
Jetzt haben sie
Triebe,
jede eine Mama.

März 2022
Übersetzt im Mai 2022

 

《新诗典》小档案: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现居北京。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曾获评“磨铁诗歌奖·2017年度汉语十佳诗人”、第1届“先锋书店诗歌奖·青年诗人奖”、第8届“NPC李白诗歌奖·推荐奖”、第11届“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出版有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

​伊沙推荐语:我不是因为两个妙喻而要把一个半月冠军送给里所,而是感觉到这已经出自她手上精妙的功夫了,她在更年轻的时候也未必全是观念型的诗人,现如今却已然成其为功夫型的诗人,诗歌是观念的艺术,诗人却必须锤炼至功夫型才更可靠。

况禹点评《新诗典》里所《怎么办》:带了喜悦的一首诗,发芽的土豆,通常会被人带了恶感描述,妙解“发了芽的妈妈”,一下子,生命感出来了。本诗以孩子借喻时用的是在这里趋近于无性别差异的阳性词“他们”,用“妈妈”喻指时,用了“她们”,微妙的转换里,生长的过程也显现出来了。本诗秉持了里所诗里一贯的细腻,又呈现出了语言上的新变化。

高歌:发了芽的妈妈,质朴而精妙,这样的心声,只能来自心有真爱与深情的诗人!酷评又是宝贵一课,新观念锤炼真功夫!

 

 

PAPAS POESIE: 一楼半 Yilou Ban

5月 15, 2022

Yilou Ban
PAPAS POESIE

Neujahrsfeiern in der Fabrik,
Papa hat jahrelange Erfahrung,
in letzter Zeit hat er Fortschritte gemacht.
Er kommt sicher allein nach Haus.
Papa raucht nicht,
wird nicht verrückt, wenn er trinkt.
Aber er produziert Poesie.
Heute gießt ihm Mama Honig mit Wasser auf.
Ich nehm die Waschschüssel von gestern abend.
Papa sitzt sinnend am Tisch.
Auf einmal sagt er:
“Heute trink ich Maotai,
der ist fürs Kotzen zu teuer.”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本诗令我怀念起好演员傅彪来了,剧本里的台词是:"路易十三,我不吐,舍不得!",被其在拍摄现场发挥成:"十三,路易的,我不吐,舍不得!"一一简直是在教编剧:啥叫口语?也是在教口语诗人:口语诗也无止境。本诗来自于袁源的助攻,对其学生扶上马再送一程。

况禹点评《新诗典》一楼半《爸爸的诗》:被迫酒局的爸爸“可以一个人安全回家”,这句抓住了我,之后又是“喝醉后会写诗”“我都舍不得吐”,这样的诗一定来自生活,没法编,但一定需要作者日常的悉心打捞和剪裁,本诗做得不错。

​马金山|读一楼半的诗《爸爸的诗》的十一条:
1、于诗人而言,生活赋予人生的是诗;
2、真正的生活,最终都会被诗意所擦亮,这是我们经历的一切,还将回到生活当中;
3、一楼半,2001年5月12日生,陕西渭南人,曾就读于西安交大附中,现为厦门大学航院大三学生;
4、诗路的选择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它将是一个写作者的未来;
5、本诗以蓄满口语真气的声音,贴近实实在在的生活场景与细节,把一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展现出来了,其中又饱含着人生复杂的辛酸与艰难;
6、诗里行间尽显一个人的生活,且充斥着满满的中国气息,既有纤细的感觉,又有对事物的细节化处理,在场而饱满;
7、尤其是浸透着呼吸和脉搏的感觉,不仅画面感十足,而且还颇具质感,在会心一笑的同时,又不免有些许忧思;
8、诗中描写的本身是人生的不易与职场的艰辛,而结尾处的两行爸爸的话,瞬间让人感到轻松愉快不少,而且还加重了诗意的气息;
9、诗题《爸爸的诗》,巧妙地融合了爸爸的人生经历,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成为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日常生活中隐含着巨大的诗意财富”;
11、人生之诗、生活之诗、艰辛之诗。

君儿读诗
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8254974&promote_id=957250

 

 

DIE FRAU MIT DEN RINGEN – 书香 Shu Xiang

5月 14, 2022

Shu Xiang
DIE FRAU MIT DEN RINGEN

Von Zeit zu Zeit
sperrt sie den Tresor auf,
schaut in die Schmuckschatulle,
starrt jeden schönen perfekten Ring an,
wischt sie ab, reibt sie sauber,
jeden einzelnen, bis er glänzt.
Aber sie steckt sich keinen an.
Wenn sie fertig geputzt sind,
starrt sie lange
auf ihre Hand.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诗典》小档案:书香,本名龚建华,1977年10月16日出生,现居深圳。《中国·流派》诗刊社长兼主编。2016年主编并结集出版建华文苑合集《且听风吟》,2019年主编出版《过三巡》书香、秀实、招小波诗选。作品发表于《诗潮》《中国诗影响》《圆桌诗刊》《泉诗刊》《中国诗人生日大典》(2018卷)等诗刊杂志。部分作品被翻译并收录《大篷车》当代中国诗歌,《冬至》英文诗刊2018创刊号,在美国幸存者村庄书局出版。

伊沙推荐:什么是女性诗歌?这就是女性诗歌。女性诗歌不仅有女权、抗争、批判的一面,还有表现女人天性、特性的另一面。本诗来自于图雅的助攻,作者的书法更叫人惊艳。

​【亚坤评诗】
擦戒指的女人
作者|书香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新诗典继昨日推送诗人草钤写女性情感心理的诗作后,今日又推送一首女性写“女性情感心理”的诗。毫无疑问,这两首诗都是好诗。它们都写得实在是太幽微了,太值得人去好好体会了。
正因为如此,从男性的角度讲,我反而有些失语了。倒不是说不能细评,是那种情感和心理实在太微妙了,最好自己去意会。

从本诗来讲,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首“心理诗”。你仔细读,体会诗歌背后那种“难以言说的内心世界”。短短十行诗,内容和情感高度浓缩,几乎写尽了一个女人的一生!

它有三个最重要的母题。一个是婚姻,一个是情爱,一个是时间。

可以讲,这三个问题都是世界级的“难题”。
我无意去探讨这三个问题。
重要的是这首诗已经具备了“复杂而丰富的内在情绪”。它完成了诗的“自足”和“站立”。

谁敢说自己已经很好地消化掉了这三个问题。
谁敢说面对作者如此颤动的女性内心(几乎是在时间的背影里,深刻而孤绝的回望自我),没有一丝内心的震动和思考。

尤其是男性朋友们,这首诗,究竟带给了我们一种怎样的心理感受?!还是说毫无感受!
走进时间之门,女性绝唱也!

(马亚坤.2022.05.14.上海)

 

 

 

EINE FRAU IST VERLIEBT – 草钤 Cao Qian

5月 13, 2022

Cao Qian
EINE FRAU IST VERLIEBT

Zhao Xiaoting sagt, ihr Mann daheim
ist betrunken,
tastet nach dem Kühlschrank, macht auf,
das Licht geht an, er sagt iih!
Macht zu, macht wieder auf,
das Licht geht an, er sagt wieder iih!
Er macht zu, macht auf, es wird hell,
er hebt mit der Hand seinen Schwanz,
streckt den Bauch vor und pischt auf die Lampe.
Als Zhao Xiaoting erzählt,
lacht niemand, aber sie selbst
fängt an zu gackern.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推荐:多年以前,我与洪烛合编《向仓央嘉措致敬》(主题诗选),公开征稿,最终入选作者中有草钤,她循着我的蛛丝马迹来到口语诗大圈,当我发现她从新诗转型到合格的现代诗时,向她正式约了一次稿,她回应了但是一直未来稿,前些日子我检索新旧两个邮箱,确定这是事实。以我判断,她是想得太多心存顾虑吧。她上月去世后,张小云、左右两位诗人各助攻来两组她的诗,我仔细读过后选出的竟然就是当年造成我向其约稿的一首诗(一个人的审美可以多么顽固),这一隔隔的不仅是时间,还有空间一一阴阳两隔!好在张、左两位同行的善心已经不会再带给她任何顾虑了,天堂里没有江湖和是非。悼念草钤,也再悼洪烛!

况禹点评《新诗典》草钤《有爱情的女人》:借用二手素材写作,许多时候是危险的。比如本诗里的这个醉酒段子,我最早看到是在九十年代的一个国外笑话(当时在编杂志,这类东西看得极多),后来陆续又被本土化、被网络和方言化、乃至被不同的相声一再搬运,成了一个著名的“梗”。刚读到它,暗叫了声不好,替本诗揪起心来。好在作者没有到此为止,而是落笔于讲段子的人。这就不一样了,有了形象和角色感。再回到题目,把段子当生活讲给别人听的“赵小婷”,究竟是一个拥有爱情的人呢,还是在塑造爱情的人呢,这又成了一个耐琢磨的“梗”。

【汉仔读诗】
草钤的《有爱情的女人》好得很,诗里的情景一下子让我想起我也曾多次遭老婆类似的“揭发”,是不是女人都有这个共同点呀,在众人面前对自己男人的那些“检举”其实都是一些假抱怨真喜欢,在抱怨这抱怨那的嗔怒中又带着喜悦的表情实在可爱,女人表达爱情就是这么个让人抓摸不透,如果不懂欣赏这一点,那么你在看女人(情商的一种)这一栏里就不及格。祝贺天堂的草钤,错过了约稿又得到了助攻,可谓是是金子总会发光。
2022/05/13

 

MEIN FREUND DER HÖHLENMENSCH – 胡家进 Hu Jiajin

5月 12, 2022

Hu Jiajin
MEIN FREUND DER HÖHLENMENSCH

ich hab die nachricht ausgesandt,
er schreibt erst nach einer stunde zurück.
ich sag er ist ein höhlenmensch,
ein smartphone ist eine verschwendung für ihn.
er sagt homo sapiens der moderne
und stumpfer höhlenmensch passt perfekt.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推荐:本诗是我现代诗写作课第二届学生中涌现的第四首订货诗,在课堂上一读出,把大家逗乐了,把我也逗乐了。年轻人活泼的心思即诗,快人快语即诗,可惜绝大部分人终生不知道,而有些人写了一辈子,也不晓得这些才是诗,是现代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胡家进《我的山顶洞人朋友》:一看就是女孩写的,诗中男孩的幽默我喜欢,尤其在目前这个幽默在全球减少、而偏执却在翻倍增长的时段。学会让你的生活多一些幽默和对幽默的欣赏,不仅是少年人,更是成年人们的新功课。

【亚坤评诗】我的山顶洞人朋友作者|胡家进(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长话短说。关于这首诗,我想说的话,其实在其它诗中有所涉及。我不想重复。在此说三点。1.一首诗的标题非常重要。它是一间房子的钥匙。给一首诗起一个好的标题,其实是很难的。我相信写诗好多年的人,都有这方面的体会。这首诗的标题就很有意思。它既精准,又有趣味性,还有文化深度意味。2.一首诗选择一个什么样的“诗点”进入诗歌本身,这非常重要。本质上看,一首诗成功与否,与作者的个人诗感和选择的角度直接相关。比如这首诗,它本来应该是一首常态化的小情诗,但因为选择了“山顶洞人”这个角度,整首诗的色彩和质感就完全不一样了。另外,诗歌结尾部分“山顶洞人和现代人是绝配”这一句把这首诗从“情诗意味”拉进“文化诗”内部中去了。3.这首诗的语言很放松,很有幽默感!这非常重要。尤其是口语诗,更是如此。这是现代诗的一个很重要的品质。年轻的写作者,似乎在这方面占有很大优势。期待00后的年轻写作者,在生命的旅程中,能一直保持这种松弛和自然!(马亚坤.2022.05.12.上海)

 

 

PAPA, KOMM SCHAU! – 张书菲 Zhang Shufei

5月 10, 2022

Zhang Shufei
PAPA, KOMM SCHAU!

Die Bäume an der Strasse
sind alle umgehaut!
Sauerstoff wird immer weniger.
Wir werden uns
die Nase zuhalten beim Atmen,
damit wir nicht so viel verbrauch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书菲#(4.0)

 

伊沙推荐:高歌、张书菲父女最近的写作形成鲜明对照,父亲忧国忧民忧地球忧人类忧诗忧同行,诗中灵光全无,双线选空;女儿弱弱一呼吸,灵气十足,诗意满满,线上订货。千万别以为,这只是一个角落里的选诗,与大历史无关,那是你文学史没学好。我劝同行躲进纯诗成一统,竟被多人多处反唇相讥,不信就以身试法做实验呗。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书菲《爸爸,快看》:孩子直觉与成人不同。每次遇到类似的事,我会心疼树冠和树荫的消失,小朋友们担心的是氧气。

高歌:自贺女儿的第四首好诗成立,感谢伊沙老师,尤其对我的批评,自我反省:今年以来,读了一肚子史(屎),竟不会写诗了——在诗上下的工夫不够,不够专注,又为时事心焦,终是舍本逐末……今天忙到头昏脑胀,为同事们算绩效,六毛钱要套八个公式去考核,忙活一整天,感觉计算表格还是有问题,明天接着做,回家奖励女儿吃冰淇淋去。

 

 

 

ERSTE KLASSE – 张致臻 Zhang Zhizhen

5月 7, 2022

Zhang Zhizhen
ERSTE KLASSE

Die Lehrkraft lässt einen Schueler
vor der ganzen Klasse
rauskommen.
“Stell dich bitte
in die Ecke!”
Er schlurft
gemächlich
in seine Ecke,
will sich hinhocken.
“Warte!”
Die Lehrkraft zögert.
“Na dann geben wir dir
einen Erste Klasse Sitz!”
Sie nimmt einen Stuhl an der Wand
und lässt ihn in der Ecke sitzen.

2022-0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推荐语:这一个雅座,何其妙哉!最妙的,一定来自于生活,而非大脑。有人想跟我学口语诗,恕我不线上设坛开讲,看我推荐的诗,让孩子教你,没感觉,教不会,就算了,就当人生中多了一次试错。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致臻《雅座》:我的一个小学兼初中同学,有次回忆对我小时的印象说,“我经常一走出教室,就看见他在门口被罚站。”此诗让我想起了童年的那段岁月,还好,诗中的小朋友遇到了一个风趣的好老师,接着又成就了一位新一代小诗人。

​【亚坤评诗】
雅座
作者|张致臻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在我的个人经验里,这是一首挺具有代表性的“后口语诗”。

1.这首诗是典型的“事实诗意呈现”。它没有用到任何传统的诗歌技巧(但不代表它没有技巧)。眼中看到什么,就站在诗的角度,去写什么。这种类型的诗,其实非常考验写作者的“现代性诗感”。作者只有16岁,可喜可贺!

2.这首诗有“智趣”。评价一首“现代性口语诗”的优劣,可以从很多个方面进入。从我个人角度讲,其中有一个很核心的层面,那就是“智趣”。
“智趣”其实是很难的。自然天成,趣味弥漫,诗意彰显。这很不好写。

因为这和写作者的“心灵能量”相关。据我目力所及,恰恰是很多成熟的写作者很难写出非常自然的“智趣”作品。主要是因为在写作一首诗时,思考的问题太多。(尤其是精神性、社会化和情感性问题)

3.这首诗的语言也非常好。它都是落地的。整首诗没有任何“虚空”的词。小作者更没有想去“写”诗,他只是非常老实地“呈示”画面。
在我个人看来,这个路子是非常正确的。他一出笔,就直接进入了“现代性”文学语言。

现在,很多小朋友写诗或文(我一直在关注),受书本、应试和教学影响,一出手就进入了“词语”里。这非常要命!这种思维,从一定意义上讲,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者!
即使以后有机缘,他进入了“写作语境”里。自我还要从头反思和重新校订。

4.这首诗的标题也非常好。“雅座”与诗中的内容形成了非常紧密的“链接”。增加了本诗的“智趣”,提升了它的“诗歌色彩感”。

祝福作者!

(马亚坤.2022.05.06.上海)

马金山|读张致臻的诗《雅座》的十一条:
1、发现,是写作的基础;
2、每一首好诗,都将会是情感的宝藏,这个世界重要的一部分;
3、张致臻,2006年12月生于北京,现就读于厦门五中初二年级。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
4、张致臻的诗,善于捕捉身边的事物,并以口语化的方式,写生活,写好玩的,写自己感受到的东西,故在诗里行间,最易触及到事物质感的部分,尤显珍贵与惊喜;
5、本诗中的情节,很容易引起共鸣,因为在几代人的教育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碰见这样的情况,而此诗的呈现,再次给我们提了个醒,任何时候,生活中再平常的事物,都是现代诗最好的素材;
6、诗一开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在特定的环境中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场景,让人感觉到严重,且又唤起了不少人的记忆;
7、紧接着,进行了很大的调整,这既是因为这位同学的表现决定的,也是老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总之,让人觉察到了什么;
8、诗中没有交待“被罚”同学具体犯了什么错,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惩罚,却写出了极其复杂而又微妙的教育现场;
9、结尾部分,在幽默风趣的话语中,足见老师的仁爱之心,以及轻松愉快的教育现场和内心变化;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触及人心的感觉,就是诗的源头”;
11、教育之诗、现场之诗、感觉之诗。

 

 

 

DIEB – 莫沫 Momo

5月 7, 2022

Momo
DIEB

In Paris im 10. Bezirk
verlässt ein junger Mann
mit einem Buch von Patti Smith
eine Buchhandlung.
Ein Wächter schreit:
“Halt! Sie haben nicht bezahlt!”
Er packt
den jungen Mann am Arm,
und starrt ihn an.
Draußen
strömen die Leute
mit Weihnachtseinkäufen,
ein friedliches Treiben.
“Ich gebs zurück wenn ich fertig bin”,
sagt der junge Mann.
Der Wachmann nimmt ihm das Buch aus der Hand
und schiebt ihn aus der Tür:
“Du Dieb!”
Der junge Mann
geht auf der Strasse,
verschwindet langsam
zwischen den Mensch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推荐语:本诗让我想起鲁迅小说《孔乙己》中的话:窃书不算偷。而这是一个巴黎的孔乙己。而这是一首秘鲁人在法国用中文原创的诗。不论今后的地球如何撕裂,《新诗典》都是多边多极主义文化的信奉者和推动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沫《扒手》:21世纪以来,中文诗坛涌入几位外籍选手,莫沫是其中之一。有时候很羡慕莫沫这样的双语诗人,一边连着乌纳穆诺、洛尔迦,一边连着李白、李清照。通常来说,异质语言可以给一位诗人带来深入认识母语特色的机会,有时还可以讲外语的某种倾向,当成自己双语写作中的疫苗。中文中可做诗歌疫苗的不是古典式,也不是韵律,恰恰是五四松绑后的新诗。口水四溢,罗里吧嗦。它和中国式的热情交际,把不少外籍汉语诗人和研究者都带进了沟里。本诗好在没有这些痕迹。初读给我感觉便像在看某部法国新浪潮电影或是意大利托纳多雷电影的片段,活体生活的韵味十足。诗中的外语人名,中译是帕(芭)蒂·史密斯,是现代摇滚音乐中被誉为第一朋克女歌手的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作家),音乐迷们应该不陌生。回到文本,诗中的偷书小伙儿显然是兜里没什么钱的,不止蹭读,还“顺”书。这一点非常带感,符合全世界文艺青年的处境。在诗里读到,很亲切。

【亚坤评诗】
扒手
作者|莫沫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对话之诗。一首叙事之诗。一首人性之时。一首文明之诗。

全诗情绪非常平静。作者站在第三人的视角,给我们播放了一系列非常精彩的“连动镜头”。我读完,仍能深刻感受到作者隐藏在镜头后面的那双“深邃之眼”。

整首诗基本都是对话,中间和结尾有几句情境化的描写和铺陈。诗歌气质非常“宁静”。这种“内收型”的情绪控制,让这首口语诗爆发出了很强大的“诗歌能量”。仔细读后,真是“五味杂陈”。

这首诗的“画面感”非常出彩。诗中的三次对话,很精准,生动刻画了门卫和年轻男子的“心理细节变化”。

通读本诗,我更看重的是诗中隐忍的情绪和一种隐含的“诗歌文明”。
作者在本诗中并没有展现自己的“价值判断”。她控住的非常好。
结尾处有一种淡淡的“哀愁感”和“心灵波澜”。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作者内心的“颤动”!

我在想:如果我面对一个偷书去看的年轻人,我该怎么去处理?

(马亚坤.2022.05.05.上海)

马金山|读莫沫的诗《扒手》的十一条:
1、诗事,即史诗;
2、精彩的对话,不仅是小说的灵魂,也是现代诗的精神面貌;
3、莫沫,作家、诗人、纪录片导演。秘鲁人,母语为西班牙语,精通汉语、英语、法语。曾在美国、法国、古巴、西班牙读书和工作。中文创作作品散见于《单读》《诗歌月刊》等;
4、在我的印象中,莫沫的诗,是极其接近中国汉语写作的女诗人,因为其汉语诗歌中没有什么弯弯绕,也没有什么措辞上的问题,且用词极为准确,这些甚至连很多生来就用汉语写作的人都要精彩;
5、莫沫的诗,在自然的地域文化之中,仍然能够看到并感受到异国风情,而这种独有的味道,恰好构成了极富感染力的作品,在平实的语言里,在自然的生活中;
6、本诗以口语化的形式,描述出真实存在的情景,在极富弹性的对话过程中,将人物的性格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既是时代背景,也是特殊人群的精神风貌;
7、诗一开头,以一个熟悉的场景,把书店所发生的一幕,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记录,日常而细腻,有效地还原了现场;
8、诗中所呈现出来的东西,带有明显的西方色彩,以及早期中国化的故事情节,是一部精彩的微电影,也是现实世界的真实写照;
9、现代版的经典故事,在幽默而诙谐的语言之中,结合进了生活的具体内容,成为了凸显故事结构的诗篇;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在写作中,充满了力量”;
11、荒诞之诗、画面之诗、故事之诗。

 

 

HYPNOSE – 小虾 Xiao Xia

5月 5, 2022

Xiao Xia
HYPNOSE

Als erfahrene Therapeutin
hat sie damit vielen geholfen.
Liebeskranken,
Schulversagern,
Alleinerziehenden,
Taxifahrern,
Leitenden Managern,
Streunern…
Sie hat auch durch Hypnose
jemanden, der wegen eines Fehlers
für immer die Augen geschlossen hatte,
lebendig gema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小虾#(6.0)

 

午休起来看见自己
颤颤巍巍来到6.0
就当54礼物了
感恩感谢[合十][合十]

解析一下:
该篇原型来自于身边一位好友,她对心理学热爱程度可以说是如痴如狂,不疯何以成魔?[偷笑][偷笑]她所学到的深度也是我等所无法企及的,望尘莫及这个词用在这想来就对了。她利用自身所学帮助了身边很多的人,在此就不一一列举,感恩这位心理咨询师。
愿我们都越活越清明,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玫瑰][憨笑]

伊沙推荐:好一个资深的心理咨询师,《新诗典》题材之广,恐怕无人能出其右。这一方面是以口语诗为主造成的,口语诗的食材得以保其质,不像抒情诗、意象诗,先把素材全剁成了馅儿,包成饺子、包子。另一方面,是编选者的自觉使然。

​况禹点评《新诗典》小虾《催眠术》:近八九年跟医院交道打得多了些,每至那些三甲医院乃至社区医院,看到年龄不一的患者,都在感慨做医生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每个被病患围绕的好医生,又何尝不是菩萨降世。本诗是写心理医生的,多半部在展示医生的常态,结尾飞了起来,融入想象的天堂。

【亚坤评诗】
催眠术
作者|小虾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本诗标题为“催眠术”。诗歌素材选的好。
“催眠”本身就具有“现实”和“精神”两个世界的重要意义。选择这个“题材”,一定意义上讲,“诗的精神方向”就有了。

本诗告诉我们——“职业是自我写作一个重要素材来源”。一定意义上讲,“职业更容易出好诗”,特别是特殊职业。我们应该回到自身,深度挖掘人、事和生活。

本诗纯口语,没有依靠其它“技巧”做特别支持。平实的口语叙述,如果没有“特别具有质感的个人化语言”做辅助,就很容易变得扁平。所以,最后一般都要“从诗的内部进行致命一击”。这其实很难,想写好也很不容易。
这首诗“最后四句”就进行了“诗歌内部精神的转折”。这是它成功的关键!

如果说前面八句都是诗歌叙述性的“铺垫”,还没有出诗的话,那么最后四句就是“典型的诗的生发阶段”。
这既需要稳定成熟的叙述,又需要精准高效的“诗歌思维。

本诗本质上写的是“众生相”。它精准指向的是一种“人间精神病态”。它的“精神内核”是一种“生命况味”的“提纯”。

我们总不能每天都做一个“闭着眼睛的人”!

(马亚坤.2022.05.04.上海)

​马金山|读小虾的诗《催眠术》的十一条:
1、写出来即是赞美;
2、诗的素材,决定了诗的意趣,而题材,则是诗的生命;
3、小虾,女,80后,广西来宾人;
4、小虾的诗,生活化程度非常高,且充满了现实的质感,不仅情感丰富,而且细节极其动人,还不乏趣味横生的佳品,让人回味不已;
5、本诗以口语化的形式,将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情况,以及所遇到的各类群体及由此发生的一切,构成了新的题材类型和剧情,让人不由感叹人世的无常;
6、前半部分,以排比的句式,将心理咨询师的日常,以及特定的人群,进行了有效的呈现,既凸显行业,又饱含了事物的内容;
7、后半部分,继续以递进的方式,进入到一个极不寻常的场面,画面极致而且充满生机,且蕴含着丰富的想象空间;
8、诗中不同的身份,有着不同的时代特征和精神面貌,而心理咨询师这个特殊的群体,在诗人的笔下,描绘出极为丰富的一面,事实具体,现场本真;
9、诗的标题,在不同的选本中,是较为常见的标题,具有普遍的经典性,而诗人却写出了与众不同的新意,使得诗的现代性,呈现出丰富的想象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那个惊艳的一点,是诗的灵魂”;
11、职业之诗、时代之诗、赞美之诗。

UNTERWELT – 张韬 Zhang Tao

5月 4, 2022

Zhang Tao
UNTERWELT

der geheimnisvollste ort in der stadt
ist unter den kanaldeckellöchern.
da schau ich in die unterwelt,
seh überhaupt nichts
und glaub umso eher
dass da unten was lebt.
wenn ich es anschau,
werd ich auch angeschaut.
endlich kommt der tag,
der deckel geht auf,
da stehen zwei
menschliche gestalten
mit helmen.
die augen, die nasen, die hände, die kleider,
alles pechschwarz.
ich weiß,
das sind ureinwohner
von unten,
vertreter der unterwelt,
mit leuten von oben durch heirat verbunden.
also jemandes sohn,
jemandes ehemann,
jemandes vater.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韬#(3.0)

 

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典人、傲夫诗社人,总之是个人。

伊沙推荐: 五四纪念日,中国青年节。哪一代完完整整全在青年(传统标准,联合国标准大无边)?我想应该是90后,所以有意推荐一名90后诗人。本诗富有想象力,这是值得鼓励的,机械写实主义已经成为口语诗之滥殇。我见过作者,在此给点忠告:诗路长,切忌急,急吼吼,行不远。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韬《地底世界》:有意思。从现实走入了真正的想象,而且并没有变得轻飘,后一点在本诗中是非常难得的。

【亚坤评诗】
地底世界
作者|张韬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当我注意到作者97年生人时,说实话,心中充满赞叹。我在这个年龄时,还在写校园文学,这就是差距。当代诗总是给持续在场的写作者一种“压迫感”。一代一代年轻人都写得太好了。你必须沉下来,持续内化,系统精进,眼中总盯着“繁花”,能持续更新一生么?

本诗有“三好”。
其一诗歌感觉好。感觉这个东西,还真不好讲。这首诗,我读过以后,第一感觉就是作者的诗感很好。语言特别出色。因为诗感好,所以诗歌质感就非常特别。我读后就能记住。

其二诗歌画面感很好。这是由作者的语言和叙述带来的。尤其是诗歌后半部分(从井盖被打开开始),非常出彩。

其三想象力很好。由于当代诗对现实的直接干预,导致诗歌“实”的部分持续增强,“虚”的部分(这里的“虚”是诗学意义上的)被逐渐“消解”了。诗歌想象力永远是其基本命脉。这首诗就有很好的“想象力”。可以说,是后半部分“飞升”的想象力成就了这首诗。

更令人惊叹的是这首诗其实写的是“现实问题”。它的内部空间很大,很有能量和力度。通读以后,还有很深的生命痛感。
真是一首好诗!

(马亚坤.2022.05.03.上海)

 

 

KEHRT NICHT ZURÜCK – 莲心儿 Lianxin Er

5月 3, 2022

Lianxin Er
KEHRT NICHT ZURÜCK

Oma Zhen ist gegangen,
sie ist 109 geworden.
Leute vom Dorf sind vorbeigekommen,
sie ist ganz still vor dem Grabstein gesessen.

Im Grab war kein Körper, nur Kleider,
von ihrem “Gatten”, den sie nie getroffen hat,
er wurde nach Burma verschickt als Soldat
und starb im Grenzgebiet vor ein paar Jahren.
Er war nicht der einzige dort
ohne Staatsangehörigkeit.

Als Oma Zhen in seine Familie kam,
trug sie bei der Zeremonie einen Hahn.
Der Mann war gerade eingezogen worden, zum Verteidigungskrieg.
Die Schwiegereltern wollten ihn vorher verheiraten.
Später schrieb der Mann aus Yunnan,
da war ein Foto von ihm in Uniform.
Das war ihr einziges Andenken von ihm.

Als sie starb,
hielt sie dieses Bild
auf ihrem Schoß.

2022-03-0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莲心儿#(10.0)

 

首先要感谢伊沙老师在“春天敲响和平的钟”云诗会上订货本诗《没有回家的士兵》,由此,也会有更多人了解和关注到这个群体。
做公益多年,其中一块就是关爱抗战老兵,这是一群被遗忘、被闲置、被灰色的群体,尤其是非常敏感。他们少小离家抗战战死沙场,有墓地墓碑者甚少,能有尸骨回家的更甚之。
在国内,原媒体人孙春龙是关爱抗战老兵的创始人和领路人,他写过一本书《没有回家的士兵》,我也曾有幸参与朗读录制。
其实我一直想多写这个题材,但是这些年写过此类题材确实不多,以后会更多的去写、去做事,铭记历史,他们不能被遗忘。

再次感谢伊沙老师和广大诗友的支持鼓励。遥祝安康顺意!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5月3日,4046首,1249人。第10个莲心儿(北京)日

伊沙推荐:
对于抗战中的赴缅远征军,我知道些什么?这是美式装备武英烈的家属,我又能知道些什么?活到109岁,一定是其未曾谋面的丈夫的阳寿加到了她的头上。细读这个故事这首诗,希望下一代不要太离谱,在阅读历史与现实时显得越来越不靠谱的下一代。

况禹点评《新诗典》莲心儿《没有回家的士兵》: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电视和网上看人们消费苦难和战争,看到想吐,此刻读此诗,泪目。

高歌点评:
没有国籍的远征军,邢昊兄有杰作在耳,本诗同样令人动容,守望远征军的遗属,怀抱从未谋面的丈夫的照片故去……永恒之爱的雕像。

【亚坤评诗】
没有回家的士兵
作者|莲心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当前俄乌战争还没有结束,读到这首写“赴缅远征军”的诗,真是百感交集。
此诗原来在其它群我就读过,也和莲心儿交流过,现在仔细再读,依然深受感动。
最主要的一点是——“这首诗没有落在宏大叙事或空泛抒情上,而是牢牢落在了个人和生命细节上。”

历史有时候很虚无,有时候又很可感。
比如:我如果跟你说80年前远征军赴缅作战如何艰苦,如何悲壮,你只能当故事听,很虚无。但如果我要告诉你——“本诗珍奶奶的故事”,特别是带你去现场看坟。这段历史立马会变得很可感、很具体、很真实。

这首诗就是用“书写个体命运和心灵史”的方式来为远征军的历史“立传”。
这与我写《马家沟纪事》的意义是一样的。
当然,一个具有明确历史、文化和群体意义的文本,需要非常丰富的“个案素材”做支撑。
诗人莲心儿常年关注帮扶“远征军老兵”,这方面,她有很大的优势。
我很期待莲心儿能给我们带来更多这方面的“素材”和“诗歌文本”。

一首叙述很精彩,生命细节很充分,个人情感很饱满的好诗。

(马亚坤.2022.05.02.上海)

 

 

EIN BUB MALT EIN BILD – 江宁坪 Jiang Ningping

5月 1, 2022

Jiang Ningping
EIN BUB MALT EIN BILD

Im Gedränge im Luftschutzbunker
bleibt er dicht bei Mama.
Mit zitternden Fingern
malt er auf das Zeichenpapier
eine zähnefletschende
Kanonenkugel
mit rotem Hintern.
Aber gleich
knirscht er selbst mit den Zähnen
und zerreißt sein Bild.

2022-03-02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ai 2022

伊沙推荐语:这是自俄乌开战两个多月以来,《新诗典》推荐的第二首涉战诗,何以如此之少?并未刻意为之,大小题材平等,自然而然的选稿结果。在这样的一首诗面前,你会问:作者站在哪一边的?立场何在?我没问,谁问谁无聊。说穿了,我的立场永远站在好诗一边,并且反对将诗沦为反映现实的工具,诗生性不是工具,它是生物,兀自开花。在五月上半月推荐诗中,本诗当获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江宁坪《一个小男孩的画》:关于国际战争话题,先说两句——我一直觉得对于国人来说,那多数是个宣泄话题——因为疫情和持久被迫的封闭,人的神经变得脆弱,于是为(并非不相干的战事)而吵,成了不分阶层、不论年龄的普遍现象。但相对于真正的战争,多数人不是亲临者,尤其是在信息超级倾斜(双方都在自我神圣化、并对敌方污名化)的当下,很可能一动笔就掉入自选的泥潭。本诗之聪明在于——回到了人和战争关系的本位,尤其是“妈妈”一出现,所有的描写(哪怕是虚构的)都有了充足的合理性和——人类的道义感。

【亚坤评诗】
一个小男孩的画
作者|江宁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写战争的诗。作者借助一个小男孩的视角(画了一个红屁股的炮弹,立即又咬牙切齿撕得粉碎),把自己内在的感受和观念情绪清晰地表述了出来。
当然,你也看成是一种事实画面的直接呈示。作者并没有做任何个人情绪或观念的植入。
不管何种方式,这首诗是写完了。而且,完成度很好。

先说画面感。这首诗有很好的画面感。既有色彩感,又有动作细节,层次分明。
从诗中,判断不出这个画面感是“实相”,还是作者内化出来的“心相”。
这其实给我们一个启示:诗绝不仅仅是事实的呈现。它必须要有“精神”、“血液”,甚至“灵魂”的植入。

其次这首诗写的比较“内收”。作者主体“隐藏”的比较好。诗歌情绪压制很好。
对于战争诗来讲,这很重要。仅有的情绪表达(小男孩的情绪表达)也只有最后两句“咬牙切齿,撕得粉碎”。然后节奏和情绪都立即刹车了。所有诗歌“内部意味”,都留给读者自己去体会!

(马亚坤.2022.05.01.上海)


QU QIUBAI UND DIE INTERNATIONALE​ – 轩辕轼轲 Xuanyuan Shike

5月 1, 2022

Xuanyuan Shike 轩辕轼轲
QU QIUBAI UND DIE INTERNATIONALE​

1923
hat Qu Qiubai die Internationale
als Erster ins Chinesische übersetzt.

1935
hat Qu Qiubai vor seiner Hinrichtung
die Internationale gesungen.​

1966
haben die Roten Garden,
die mit Qu Qiubais Internationale
aufgewachsen waren,
sein Grab zerstört.

1. Ma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ai 2022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