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use’

WAS TUN – 里所 Li Suo

5月 16, 2022

Li Suo
WAS TUN?

Ich weiß nicht,
was ich mit den restlichen Kartoffeln
anfangen soll.
Vor ein paar Tagen
waren sie noch
ahnungslose Kinder.
Jetzt haben sie
Triebe,
jede eine Mama.

März 2022
Übersetzt im Mai 2022

 

《新诗典》小档案: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现居北京。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曾获评“磨铁诗歌奖·2017年度汉语十佳诗人”、第1届“先锋书店诗歌奖·青年诗人奖”、第8届“NPC李白诗歌奖·推荐奖”、第11届“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出版有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

​伊沙推荐语:我不是因为两个妙喻而要把一个半月冠军送给里所,而是感觉到这已经出自她手上精妙的功夫了,她在更年轻的时候也未必全是观念型的诗人,现如今却已然成其为功夫型的诗人,诗歌是观念的艺术,诗人却必须锤炼至功夫型才更可靠。

况禹点评《新诗典》里所《怎么办》:带了喜悦的一首诗,发芽的土豆,通常会被人带了恶感描述,妙解“发了芽的妈妈”,一下子,生命感出来了。本诗以孩子借喻时用的是在这里趋近于无性别差异的阳性词“他们”,用“妈妈”喻指时,用了“她们”,微妙的转换里,生长的过程也显现出来了。本诗秉持了里所诗里一贯的细腻,又呈现出了语言上的新变化。

高歌:发了芽的妈妈,质朴而精妙,这样的心声,只能来自心有真爱与深情的诗人!酷评又是宝贵一课,新观念锤炼真功夫!

 

 

PAPA, KOMM SCHAU! – 张书菲 Zhang Shufei

5月 10, 2022

Zhang Shufei
PAPA, KOMM SCHAU!

Die Bäume an der Strasse
sind alle umgehaut!
Sauerstoff wird immer weniger.
Wir werden uns
die Nase zuhalten beim Atmen,
damit wir nicht so viel verbrauch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书菲#(4.0)

 

伊沙推荐:高歌、张书菲父女最近的写作形成鲜明对照,父亲忧国忧民忧地球忧人类忧诗忧同行,诗中灵光全无,双线选空;女儿弱弱一呼吸,灵气十足,诗意满满,线上订货。千万别以为,这只是一个角落里的选诗,与大历史无关,那是你文学史没学好。我劝同行躲进纯诗成一统,竟被多人多处反唇相讥,不信就以身试法做实验呗。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书菲《爸爸,快看》:孩子直觉与成人不同。每次遇到类似的事,我会心疼树冠和树荫的消失,小朋友们担心的是氧气。

高歌:自贺女儿的第四首好诗成立,感谢伊沙老师,尤其对我的批评,自我反省:今年以来,读了一肚子史(屎),竟不会写诗了——在诗上下的工夫不够,不够专注,又为时事心焦,终是舍本逐末……今天忙到头昏脑胀,为同事们算绩效,六毛钱要套八个公式去考核,忙活一整天,感觉计算表格还是有问题,明天接着做,回家奖励女儿吃冰淇淋去。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 邢昊 Xing Hao

4月 20, 2022

Xing Hao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Ihr Dichterlinge
sollt nicht arrogant sein.
Müsst ihr Unterlagen schreiben,
könnt ihr keinen Furz tun.
Li Bai konnte wohl
recht gut Sätze bilden.
Er hat sich den Kopf zerbrochen,
wollte gerne im System sein,
vielleicht der große Pinsel
zu Rechten des Kaisers.
Aber er hat gemerkt,
er hat nicht das Zeug,
um das Zeug zu sch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7.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1日,4034首,1246人。第27个邢昊(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邢昊,原名邢少飞,六十年代初,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当代先锋诗人、画家。
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山花》《作品》,香港《秋萤诗刊》, 韩国《同胞文学》《东北亚新闻》,美国《新大陆诗刊》《休斯顿诗刊》《ΆrchΩ》、《ZET》,奥地利《podium》等国内外文学杂志,发表诗作千余首。
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六十多种选本。获第四届亚洲诗人奖,第十一届李白诗歌奖特别奖、《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美国亦凡文学奖。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
从外部因素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正从黄金时代,步入白银时代。但从其内部作品品质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恰恰正从白银时代,步入黄金时代。《新世纪诗典》在捍卫现代汉语诗歌尊严的同时,也坚定地捍卫了中国诗人的独立精神。
在《新世纪诗典》这个残酷的竞技场,我学会了运用减法。一行十个字,我减成五个字;一首十五行,我减成五行;十一年写了近千首诗,我减得只剩下八十首。我的奋斗目标不大也不小,等到《新诗典》十五周年,争取再拿出五十首实打实的干货。

伊沙推荐:这个写材料的别太自信,李白能否写你那种材料我不知道,但李白可以起草大唐帝国的国书,代表作是失传的《嗤蛮书》,李白在大明宫翰林院堪称先进工作者,被皇帝、贵妃频频召见,很忙很红火。是以,当代人这点小聪明小悟性,压根儿就对付不了活色生香的历史。是以,解构它,难度低了点儿。


​【亚坤评诗】
一个写材料的嘲笑李白不是那块料
作者|邢昊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事实指向的诗。

这首诗所“特指”的问题,很尖锐、很现实、很棘手、很常见、很可感、很无奈。

一定意义上讲,它是当代诗人、艺术家等群体的“死穴”。
在现实语境和社会丛林中,艺术家如果想求得“自我”,实现“精神纯度”和“艺术生命”的自由圆满,一个最困难的现实问题——怎样在现实社会生态中“破”并最终“立”住。

说得再简单一点,一个艺术家怎样在保持“艺术纯度”、“自由意志”和“高峰体验”的同时,又能整理好世俗生活。最起码,活得好、有尊严、有保障。

这个问题,本质上看,也是这首诗所折射和提纯的问题。

这是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一个“悖论”。
一个真正的“精神陷阱”。

当代诗人侯马曾在他的诗作《在京津塘高速加油站》中说“诗神就是让伊沙证明/当教师也可以写好诗/让徐江证明/自由职业也可以写好诗/让侯马证明/干公职也可以写好诗/让沈浩波证明/经商也可以写好诗”。

这首诗中的观点,我非常认同。它也基本回答了诗人邢昊在本诗中所指向的那个“深度问题”。
我甚至还可以依着本诗补充一点,我要大声说“诗神也可以证明/写好诗的人/也可以写好材料”。

这里面牵涉到“精神的锻造”、“思想的修炼”、“社会的内化”、“人性的把控”,甚至“哲学的沉潜”。
没有什么不可以,重点看你的“精神力”和“心性的修为”。
做好了,它都是互养的“精神财富”。

一首兼具现实意义、批判内质和反讽意味的好诗。

(马亚坤.2022.04.20.上海)

 

 

OLD PAPERS – 莫高 Mo Gao – ALTE ZEITUNGEN

9月 21, 2021

Mo Gao
OLD PAPERS

I have begun to write with a brush,
and to save paper,
found a big heap of old news.
They call it old news,
actually it doesn’t look like anyone read it.
I think I haven’t read papers in over ten years.
While I’m writing,
I am reading some headlines.
These great thick characters,
they’re influencing me.

Translated by MW in September 2021

Mo Gao
ALTE ZEITUNGEN

In letzter Zeit schreib ich gern mit dem Pinsel.
Um Papier zu sparen,
hab ich einen Haufen alter Zeitungen gefunden.
Alte Zeitungen,
sie schauen aber gar nicht gebraucht aus.
Hab auch über zehn Jahre keine Zeitung mehr in der Hand gehabt.
Beim Üben mit dem Pinsel
schau ich ein bisschen die Schlagzeilen an.
Diese dicken, groben Zeichen,
die haben Einfluss auf mich.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5.0)

伊沙推荐:很有意思很有趣,习书者体会犹深。什么是诗?如果说破便不存在的东西,即诗。这便是阐释学的诗评模式,弄不好便成为诗之敌。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旧报纸》:本诗揭出了报纸时代生活的一奇——除了输送资讯,报纸还有以下三大用处——练书法、卷烟叶、上公厕。本诗貌似着重落笔于前一种,但又不全是,它在有意无意之间隐含的信息量极大,关乎精神,也关乎个人的认知。没有执着于讨论,而且恰到好处的呈现。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近五十,说人话,写口语诗!

新世纪诗典,NPC9月22日,3824首,1205人。第5个莫高(四川)日

 

YOU DON’T HAVE TO TAKE PART – 沈浩波 Shen Haobo

6月 13, 2019

 

Shen Haobo

NO TITLE

you don’t have to take part
of course you don’t dare since long ago
you don’t have to support it
of course you don’t dare either
but please don’t deride
please keep some respect
for the last bit of good
in your fearful heart
long tamed into submission
please don’t hang your head from far away
don’t say with a sigh
“what use is this?
this is no use.”
even if you have been steeped in desperation
you should know
this is not a question of useful or not.

June 2019, shared on WeChat
Translated by MW, June 2019

 

 

Shen Haobo
OHNE TITEL

Du musst ja nicht mitmachen.
Natürlich traust du dich längst nicht mehr.
Du musst es auch nicht unterstützen.
Natürlich traust du dich auch nicht.
Aber lach es nicht aus.
Bitte bewahr deine Achtung
vor dem letzten Rest an etwas Gutem
in deinem verschreckten
längst schon folgsamen Herzen.
Und lass noch weniger von sehr weit weg
den Kopf hängen mit einem traurigen Seufzer:
“Was nützt das?
Das nützt nichts!”
Auch wenn dein Herz schon lang in Verzweiflung badet
solltest du wissen
es ist nicht die Frage obs nützt oder ni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19

 

 

《无题》

沈浩波

你可以不参与
当然你早已不敢
你可以不支持
你当然也不敢
但请不要嘲笑
请为你已经吓坏了的
驯服的内心保持
最后一丝善的尊严
更不要在远远的地方
垂头丧气地叹息
“这有什么用?
这没有用的”
即使你的内心早已被绝望浸泡
也应该知道
这不是有用和没用的问题

2019/6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