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1960s’ Category

FAHNENSTANGE – 張小云 Zhang Xiaoyun

12月 8, 2021

Zhang Xiaoyun
FAHNENSTANGE

Vor dem Familientempel der Chen stehen 8 Fahnenstangen.
Jede Fahnenstange wird an beiden Seiten von Steinen gehalten.
Auf den Steinen stehen die Absolventen der Palastprüfungen von der Song- bis zur Qing-Dynastie.
Auf dem Platz davor liegen 6 abgezogene Föhrenstämme.
Bürgermeister Chen sagt, manche Stangen müssen ersetzt werden.
Ich frage, was ist, wenn jetzt jemand aus der Familie
seinen Doktor macht und so weiter, kriegt er vielleicht eine Stange?
Der Bürgermeister schüttelt den Kopf.
Aber er fügt gleich hinzu, bei der letzten Renovierung vor über zehn Jahren
haben die Ältesten sich besprochen,
falls ein Nachfahre
etwas Höheres wird als Vize-Kreisvorstand,
dann kann man schon darüber beraten.

2021-10-28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小云#(18.0)

 

伊沙推荐:这个地方,在福建漳州,我也到访过,不曾写成诗,关键在于:当时无从了解当代情况,所以无缘古今嫁接擦出火花,也就无诗而归。时隔多年,读小云兄诗,受教了!

​高歌:那些断裂的,未延续下来的,是太厚古拘泥,还是不同时代的价值观对接不上呢?不过,做官在此间倒是亘古不变地被尊重被推崇……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小云《旗杆》:张小云的诗里有一路,属于“有滋有味的当代风俗画”,之前已经领略过他笔下的北京现代市井,这一首又把我们带到了福建漳州。至于博士博士后没有过去的进士在老人处获凭高(这一点我很赞同),副县长以上却又评官威胜出(其实也不算太错,因为古代相当多县令都是进士出身,当代的副县长好赖也算个县丞罢),这都不过是顺笔一带的,也正因不刻意,反倒显出了机锋。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小云《旗杆》:“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对国人有着非常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历来是中国知识分子毕生的追求的目标,因为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活着的时候不仅可以光宗耀祖,受人尊敬与崇拜,死了之后还可以在祠堂立牌位,受后人供奉祭祀。这一点至今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如诗中所写“如果哪位后生当到副县长以上/就可以研究为他立杆”,这仍然是对权力尊崇与膜拜,哪怕是读到博士与博士后也不能网开一面。一根旗杆横贯古今,细致入微地景观描摹,让我们能感受到陈氏宗祠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在其中还有荣耀、有传统,还有根深蒂固的家族观念及国人的心理意识,教科书级别地呈现,令人思接千载,不胜感慨唏嘘。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8诗人张小云《旗杆》立旗杆表彰优秀之士,本无可厚非,奈何历朝历代说到底就是官本位,当了官才算优秀人才,当了大官才是栋梁之材,才能光宗耀祖,其他的技能都只是等而下之,或者奇技淫巧。我们在那些枯黄的地方志书中,能够连篇累牍地看到这种糟朽的记载。这种现状到了近代以降,在华夏大地是否有了实质性改观,本诗可作一个样本考察,读到博士博士后的明确不能立旗杆旌表,而“如果哪位后生当到副县长以上/就可以研究为他立杆”,官本主义的现实仍未真正破局,未来的路还会很艰辛。需要指出的是,以前的进士好歹都可称学富多车,学而优则仕能够理解,而今官场所见所闻,可称得上怪现状,既看不到进之学识,亦看不到士之风采。马金山|读张小云的诗《旗杆》的十一条:1、很多时候,把事物写清楚,就是诗;2、写作的目的首先是表达情感,表现事物,然后让已经死的东西,再重新的活过来,并且充满活力;3、张小云,1965年生于厦门,走过第三代诗歌年代,倡行过荒诞与类型实验写作。著有诗集《我去过冬天》、《够不着》、《现代汉语读本》、《北京类型》、《买菜哪MyChina》、《一路畅通》等。2019年1月获亚洲诗人奖,2020年6月获李白诗歌奖特别奖;4、至今为止,也见过居士两面,一次是2017年冒着台风参加的惠州诗会上,另一次是今年六月份的绵阳诗会上,其在沉静中,依然给人以朴实而温暖的感觉,这就是诗人无形的通感;5、张小云的诗,荒诞之中,充盈着禅性的意蕴,含厚中显现出独特的精神内涵,既有口语化的质感,还有现代化的生活记录,却总有一种陌生化的力量深藏其中,让人回味悠长;6、诗以镜头式的布局,一步步引向深入,透过现象,书写独具特色的传统文化,并在此基础上,将古今的门第观念,予以融汇贯通,细致入微,而又深刻透彻;7、诗中不紧不慢的陈述,具体到一个明确的区域,位置,以及宗祠上面,从而形成了鲜明的时代背景和历史纵深,并由旗杆融为一体,不仅是精神的,更是信仰的;8、不在于文化程度的高低,而在于官位的大小,这是从古至今一直以来,人的价值观现实一面的真实写照,还是根深蒂固的思想体系;9、诗的标题《旗杆》,在本诗中带有信仰的东西,而且让人深刻地感受到宗教事务的高级文化,并自带典型的意识与力量,又颇有代表性;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的呈现,是一切事物的力量”;11、信仰之诗、观念之诗、文明之诗。

 

 

TAU – 梅花驿 Meihua Yi

12月 7, 2021

Meihua Yi
TAU

ein tropfen tau
überwindet gebirge
er reist tag und nacht
nur um einmal
die sonne zu sehen

2021-11-26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梅花驿#(23.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8日,3901首,1224人。第23个梅花驿(河南)日《新诗典》小档案:梅花驿,原名秦学昌。生于1965年。中原诗歌节同仁。《新世纪诗典》常青藤诗人。著有诗集《孤独的火车》《云潮集》。现居河南平顶山。​伊沙推荐:这是口语诗人写的意象诗一一这是《新诗典》自开办以来形成的特有现象之一:由口语诗人写出更正宗更庞德更玲珑更剔透的意象诗,而不是晦涩化浑浊化浪漫化新诗化杂语化的土特产意象诗。这就叫正本清源。况禹点评《新诗典》梅花驿《露珠》:最简单的笔法,能写出最复杂的况味,这就不是简单了,而是由繁入简。口语诗的厉害,“立足人生而写”的厉害,也正在于此。韩敬源:黄海兄这种“呆呆”的发问中有种“人的瞬间的出神”,这种出神不可分析但可感知——得物忘形,“存在”的感知,依我的个人经验而言,这种感知越多诗歌越灵诗和人越有现代感,这也是口语诗高级之所在。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梅花驿《露珠》:这是一颗有信仰的露珠,明知道为了“看一眼太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依然“翻山越岭/日夜兼程”而在所不惜。在这里“露珠”不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意象存在,更是一个有着执着追求、不屈不挠的追梦者的形象,与传统文学作品中“露似真珠月似弓”、“清露坠素辉”、“夕露沾我衣”中唯美脆弱的露珠不同,诗人赋予其强大的精神内涵和蓬勃的生命力,这种化抽象为具体的写法,使原本美丽的露珠更加光彩夺目,也表现了诗人对不断超越自我、不断自我完善的更高人生境界的追求。

 

STATUSFRAGE – 黄海兮 Huang Hai

12月 6, 2021

Huang Haixi
STATUSFRAGE

hab kukuruz gekauft auf dem markt
die haut abgezogen, ein wurm windet sich

ich seh schon, er ist noch ein wurm vom land
aber kennt er meinen früheren status?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黄海兮#(26.0)

 

伊沙推荐:物我互换,已成技巧,关键在于:用得怎样?作者用这种悠悠然的口气,带有拙劲儿的发问,真是好极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海兮《身份问题》:一头是寻常所见,另一个牵着人生之问。思维的跳脱把它们连结起来,问得读者心头一惊。

庞华点评《新诗典》之黄海兮《身份问题》:一声追问,尽现诗的哲学性和哲学的诗性,其实并非高深莫测,其实更在于一种现实中邂逅的主客体互见、交织的事实性顿悟:我之为我,我之为他,两面对立并存的镜子。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黄海兮《身份问题》:一个城里的诗人对一条乡下的虫子发出的追问,语言不乏孩子气的稚拙与烂漫,说是“童真未泯”也不为过。身份问题从哲学角度来说,就是身份角色问题,对人们来说是一个很重要,并影响人生选择的问题。在此诗人对一条虫子发问,看似痴傻,况且这一问可能永远得不到答案,但也丝毫不影响本诗的意义和价值。诗人沉浸在这物我两忘,主客体完全融为一体的创作状态,正是文学创作乃至一切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5诗人黄海兮《身份问题》
一首有趣之诗,有趣源于巨大与微小的对比;一首物我交换之诗,交换止于疑问而没有全盘武断。我倒是相信,进了城的人与进了城的虫子都会丢失某些原先的身份,只要时间足够长。因为现实残酷啊,坚硬啊,不丢失不行啊。如果丢失了原先的东西,在现代之城又吸纳到新鲜的东西,能活下来,也未必是坏事。诗人看它像乡下的虫子,可能虫子未必这样认为,虫子也有新生之欲望;就像诗人希望虫子能认出他乡下的身份,同样,虫子也未必这样认为,也许虫子看到的诗人亦是一个新人。

马金山|读黄海兮的诗《身份问题》的十一条:
1、诗歌也是取舍的艺术,在于没有任何意图与偏见,而在于个体的人生;
2、在简约的文字里,能够支撑起强大的思想观念,与生活某一方面的价值,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境界;
3、黄海兮,原名黄海。诗歌和小说写作者。新诗典常青藤诗人和磨铁读诗会(2017)中国十佳诗人。现居西安;
4、在过去的几年里,见到过诗人两次,一次是2018年在北京参加他领取磨铁诗人奖,另一次是2019年,单位组织到西安旅游,期间找他玩,总体感觉,诗与人达到了某种统一,这是一件奇妙而美好的事情;
5、黄海兮的诗,貌似简单,但无论是在题材方面,还是在对事物敏锐的观察力和细节性呈现能力方面,都有着强大的力量感,且不乏对故乡的情怀,将现实与超现实的东西,写得厚,写得巧,写得丰富而独特,而又颇具生命价值和文化气息;
6、本诗短短四行,以直铺的形式呈现出动态的生活画面,并在“虫子”与“我”之间的相互转换,引发出意味深长的一问,不由让人内心一颤,随之而来的就是思考;
7、诗的前两行,可谓是一句话,三种行为,一个是“买回苞谷”,另一个是“剥皮”,最后一个是“虫子蠕动”,在动态的过程里,构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8、后两行,回到“我”目睹的情景,并即刻在脑海中浮现出“乡下的虫子”,由此及彼,构成内心深处的追问,情深意切;
9、最后的生命一问,既是对人生的叩问,还是对来时的路的寻觅,更是对身份的某种确认,巧妙而又互为关联,无论是情感的,还是情绪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诗的每一行里,都有一个动态的画面,是一件特别而至关重要的事情”;
11、生活之诗、画面之诗、哲理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8——12.4)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8——12.4)

 

 

 

ERBSTÜCK DER SCHWIEGERMUTTER – 李啟践 Li Qijian

11月 28, 2021

Li Qijian
ERBSTÜCK DER SCHWIEGERMUTTER

In den 1970er Jahren
bei einer Handelsreise ins Ausland
ist mein Onkel im Flugzeug gesessen.
Für jeden Fluggast gab es zwei Zigaretten, Marke CHUNGHWA.
Mein Onkel hat eine davon geraucht,
die andere hat meine Schwiegermutter bekommen.
Ungefähr ein Dutzend Jahre später
ist meine Schwiegermutter gestorben.
Unter ihrem Kopfpolster war eine kleine Blechdose,
darin ist der Zigarettenfilter gelegen,
eingewickelt
in Papier.

Mae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诗典》小档案:李启践,男,1963年生,重庆市南川区人,1982年中师毕业,现在教小学音乐课。闲时喜骑行、驴行、攀岩、探洞等。有诗作在《佛城诗歌》《银河系》等刊物发表。伊沙推荐:60后以上的,都还记得那个年代,我记得:父亲连飞机上发的面包都舍不得吃,带回家里让我和妹妹尝尝。记下它,这是最鲜活最生动最真实的历史。前几日,我在课堂上又口吐莲花:《史记》贵为第一史,因其有文学性: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小说之鼻祖。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启践《婆婆的遗物》:不同年代的生活,后人听起来恍若隔世。比如坐飞机、抽中华烟,五十年前那可都不是普通人家敢想象的。今天我们之所以觉得距离不太遥远了,既要感谢商品经济下的价值化差异,取代了社会生活里的制度性差异,也要感谢顺应民意推动了改革开放。[Rose]周洪勇点评李启践的上典诗《婆婆的遗物》:引以为豪的珍藏,却是让人泪目的辛酸。临近退休的老朋友李启践,重庆南川区第8位上典诗人。据说,最近在某区县什么杯文旅征文中溃败,优秀奖也没捞着1个,写征文的老手不活便了,而诗作的上典,已足够可以抚慰——他的创痕!还是收起我风风凉凉的嘴,热烈的祝贺他!————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启践《婆婆的遗物》: 一只中华烟的过滤嘴烟头,成了婆婆留在世间,留给子孙的遗物,在外人看来这烟头也许一文不值,但在当年带给婆婆的除了惊喜、荣耀,还有对子女爱的回馈的无比珍惜,所以被一直安放在“她枕头边的小铁盒子里”,几十年如一日直到老人去世。于是这小小的烟头,便成了家人之间爱的见证,以及晚辈思念老人的一个念想。虽是一首“个人”之诗,却能唤起很多人的共情,诗中的场景很多人都不会觉得陌生,很“中国化”,时代的印记和个人的情感交织,书写的是历史的、现实的、内心的多种经验,不仅是个人史、家族史,也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另一种史。君儿读诗: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6853175&promote_id=957250马金山|读李启践的诗《婆婆的遗物》的十一条:1、再悲情的诗,也会有让人愉悦的一面,而这一面,正是写出作品本身所带给作者的;2、第一个在作品里,写出与众不同的人,不是开创者,就是默默无闻者,这一切,都取决于老天的安排;3、李启践,男,1963年生,重庆市南川区人,1982年中师毕业,现在教小学音乐课。闲时喜骑行、驴行、攀岩、探洞等。有诗作在《佛城诗歌》《银河系》等刊物发表;4、本诗记下的,是一个具体的场景与事物,但在这个过程中,勾勒出的不只是时间的年轮,个人简史,还是一种家庭化的再现;5、诗一开头,直接引入时间的节点,而这个时段,描绘出来的不只是一个人的时间,更加是一个时代的样子,也是一种记忆的再次唤起;6、紧接着,以记录的方式,抒写并明确出遗物的来源,将场景化的东西予以呈现,叫人倍感熟悉而又温暖;7、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人物的出场,也是关于香烟的又一次延续,这种延续,正是生活故事情节的变化与现实;8、最后一节,则把烟头的细节,鲜明地体现出来,直击人心,而又给人以无限的回味和触动;9、此诗除了情境式的描述之外,就是一种唤醒 ,一种对生命,对人生的深度思考与探究;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触动心灵的那部分,完完整整地记录下来,就是时代史诗”;11、记录之诗、时代之诗、记忆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1——11.27)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1——11.27)

 

 

WINZIGE WOHLTAT – 徐厌 Xu Yan

11月 24, 2021

Xu Yan
WINZIGE WOHLTAT

Beim Essen in Hohhot,
am Nachbartisch sind Leute aus Henan.
Ich versteh eher nicht was sie reden,
aber sie regen sich gar nicht auf.
Fast zwei Wochen nach der grossen Überschwemmung
wird mein Herz zum ersten Mal ruhig.

2021-07-30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厌#(2.0)

 

伊沙推荐:最小的慈善,用最小的动静来表现,就是最对的,本诗有着与生活同步的真实,像人的呼吸一样自然一一这也体现出口语诗的要诀。况禹点评《新诗典》徐厌《最小的慈善》:餐厅哪有不热闹的。热闹下却衬出心静。“小慈善”不算小,反倒隐藏着沉甸甸的大爱心。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24诗人徐厌《最小的慈善》除了物质方面支持遭受洪灾的人民,其实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比如这首诗里体现出的对灾民的尊重,连吵闹也不觉得是吵闹了,反而感到心静。这的确是最小的慈善,人人似乎都可以做到的慈善,也是一个现代文明的社会应有之义。继中原之后,山西今年稍后也被灾,但引起的关注并不大,于是,在微博上,我见到与本省洪灾有关的帖子都会点个赞,希望一个个赞能有助于把它送上热搜,在我看来,这也是小小的慈善。小小的慈善,辽阔的抚慰,把心都融化了,口语诗功莫大焉。莲心儿读《新世纪诗典》徐厌之2.0诗《最小的慈善》我在此次大西北公益回访之行抵达呼和浩特时,徐厌大哥和众诗友、文友设宴招待,我第一次见到了行侠仗义、为正能量为正义两肋插刀的老徐本人。那之后的每次酒宴,都是读诗谈诗写诗的盛宴,老徐在进入写诗状态时简直是那种走火入魔的痴狂状态,只见他是边琢磨边嘟囔边修改每一句每一个词,写到绝妙之处他会站起来击掌疾奔。我还记得他写了特棒的一首《秋天的妹妹都是好命的》。这首《最小的慈善》从意想不到之处着手,却又颇显人之常情,微妙之处见真善,微小之处更震撼。本诗写得短小精悍毫不赘述,结尾之处一语中的简直太妙了!大好之诗!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厌《最小的慈善》:七月的大洪灾给中原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生命财产损失,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每一个善良朴素的人都对灾区人民致以诚挚的祈祷与祝福。古语云大音希声,其实大爱也是无声的。有时候不需要你去施舍,也不需要主动地去做些什么,而是默默地给予关注,以及理解与宽容,让自己获得心灵的宁静澄澈,就已足够。如果每个人都能对他人抱有“最小的慈善”,那么所有这些“小善”就会汇成“大爱”的海洋,人间也会因此变得更加温暖与祥和。诗人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们什么是“最小的慈善”,言简而意深,“情动于衷而形于言”,加之平民化、个人化的视角,无不彰显出一个诗人的良知与胸襟,令人肃然起敬。马金山|读徐厌的诗《最小的慈善》的十一条:1、记录生活,记录心境,就是记录人生,于诗人而言,就是写诗;2、细小的事物,在细微的变化之间,构成了鲜明与丰富,这是诗艺的节奏,也是一门高境界的写作;3、徐厌,男,1964年4月生于江苏金坛,久居呼和浩特,长期从事建设工程。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发表诗作,偶获小奖,上过《新世纪诗典》;4、徐厌的诗,充满生命的思考和生活的奥义,在简洁的语言风格里,流露出浓烈的奇特气息,让人感受到不易察觉的细节,凸显个体的人生与精湛的技艺;5、本诗的动静真小,但这种小的细节,却让微妙的感觉,给人无限的震撼力,简直干净极了,就像诗里由纯粹而带出来的情感一样,饱满而富有魔力;6、短短六行,语言通俗而结实,层次分明,从场景到心境,从感觉到的事物,丝毫不掺加任何修饰,即把真实的生活,完完全全地呈现出来,却迸发出非同寻常的感觉来;7、诗里行间,有多种对应关系,有情景的,有地理位置的,有心境的,有事件的,互相呼应,而又紧密相连;8、不得不说,诗的标题用得真好,既一语中的,而又意味深长,有形容的东西,但又落到了实处,且留下了内心的激荡;9、此诗还告诉我们,诗除去思想和生活的表达外,还是文字与文字的碰撞与融合;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也是把自己放进去,然后再自然地跳脱出来”;11、生活之诗、感觉之诗、时代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14——11.20)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14——11.20)

 

 

SAKA SAKA! – 庞琼珍 Pang Qiongzhen

11月 22, 2021

Pang Qiongzhen
SAKA SAKA!
– für meine Freundinnen aus der Republik Kongo

Saka Saka!
Das Geräusch der Maniokblätter,
mir rinnt das Wasser im Mund zusammen.
Saka Saka!
Wir sind in Strandkleidung im Unterricht,
Saka Saka!
wenn wir müde sind, kauen wir Blätter und tanzen.
Saka Saka!
Es ist lustig, aber ich lächle gezwungen.
Saka Saka!
Kongo! Kongo!
Zwei Mal im Leben ein großes Fest!
Hochzeit! Begräbnis!

Ue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Saka Saka ist im Kongo ein typisches Essen aus Maniokblättern.)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庞琼珍#(19.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2日,3885首,1220人。第19个庞琼珍(天津)日伊沙推荐:记得我早年有首诗《非洲食葬仪式上的挽歌部分》,读过那首诗的人便会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本诗,以及我的语言观:我就是希望汉语能够呈现多姿多彩,它可以击出非洲鼓的节奏,近四十余年以来,现代汉诗的巨大进步与现代汉语的开放包容发展相辅相成,诗人们为母语的生长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况禹点评《新诗典》庞琼珍《萨卡!萨卡!》:语感、节奏都不错,双行内容的选择也把握到位,一首诗就这么成了!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庞琼珍《萨卡!萨卡!》:一首节奏感很强的诗歌,读着读着心也跟着仿若鼓点的韵律飞扬起来,眼前就会浮现出刚果人载歌载舞的画面,“萨卡”作为当地的特色食品,也是人们生命力量的载体和凝聚,虽远隔万里也似乎能闻到其散发出的诱人的香味,这就是文字带来的超强感染力。而“萨卡!萨卡!”一句在诗中的反复使用,也构成了段与段之间的排比,如同串项链的绳子贯穿始终,串起的是记忆里最珍贵的点点滴滴,也是是制造节律、渲染气氛、抒发感情的必要手段。简洁有力、脆生响亮的短句,跳跃而活泼,好像惟其如此才能写得酣畅淋漓,曲尽其妙。就连诗句里不变的深情与灵魂,以及诗歌最后的感叹也不曾离开它。诗歌表达的内涵是无比丰富的,但“诗无尽解”,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仅仅感受一下这节奏、气势、色彩以及蓬勃而出的命力,就已足矣。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21诗人庞琼珍《萨卡!萨卡!——写给刚果(布)双边班的朋友》有的诗让人若有所思,有的诗教人热情起舞,这首诗显然是一首能让人起舞的诗,至少在内心里会有节奏的律动。有的诗适合念,有的诗适合唱,这首诗写得极具气势,章法有度,充满生命的活力,唱起来一定也会是明快奔放的。萨卡作为刚果的一种食品,不知什么味道,但我想能让诗人一下子激情四射,仿佛唤醒了身体内沉睡的摇滚,一定有它的别样滋味吧。我想像琼珍写这首诗时,像一个人在打架子鼓,不亦忙乎,不亦乐乎,她脑海中出现的是她中刚双边班的朋友们,大家服饰华丽,笑容洋溢在脸上,一起在她“萨卡!萨卡!”节奏的驱动下,进入她的诗行,成就了这首别开生面的好诗。马金山|读庞琼珍的诗《萨卡!萨卡!》的十一条:1、诗歌评论是诗弹跳出来的球,至于它会不会再弹跳回诗人的诗里,那不是诗评家的事情;2、好诗都是活出来的,我不禁要问,在这个看似蓬勃发展,实则混乱不堪的人世,又有谁不是在用力地活着呀?所以好诗不只是活出来的,更是写出来的;3、庞琼珍,诗人、法律人、援外老师。1966年生于四川南充。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南开大学经济学硕士。著有诗集《时间停在里面》,汉英对照诗集《庞琼珍短诗选》,中韩双语诗集《断代史》;4、本诗的巧妙之处,在于节奏,节奏,还是节奏,本诗的丰富之处,在于语言的生长能力,生长能力,而独特的文化,就是现实的丰盈;5、诗中的动词,就是跳动的脉搏,让诗性充满活力与朝气,这既是节奏的声音,也是时代的跳荡,更是文明的状态,融合为现代,强化于母语;6、一行一行的串联,构成的是在场,是画面,是情景,是细节,还是精彩纷呈的一面,两面,多面;7、结尾的两行,尤为突出,而又极其重要,突出的在于写尽了一生,重要在两次礼成,鲜活而又生动;8、诗的标题,尽管是一个词的累积,但其中还是带有动态的效果,而这种感觉,是带有惯性力的,还带着语言的魅力,耐人咀嚼;9、此诗在分节上,把每两行分为一节,这样的变化,一定会让诗增色不少,虽然这是西方国家很多诗人和中国官方诗人把诗写短后常用的技艺,但如果在这首诗里用到也会漂亮不少;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不要忽视了简单的重复,这可也是生活真实,诗写的精要”;11、现场之诗、情景之诗,生动之诗。

 

 

ALTE LANDSTRASSE IM WESTEN – 李少君 Li Shaojun

11月 20, 2021

Li Shaojun
ALTE LANDSTRASSE IM WESTEN

Wer vom Osten daherrast auf der Autobahn,
der passt nicht zum Rhythmus hier in der Wildnis.

Wenn die Sonne untergeht, wird es noch einsamer.
Vorn auf der Strasse trotten die Kuehe.
Egal, wie du hupst, egal wie du schreist,
egal wie du bruellst, sie geben nicht Vorrang.

Diese Viecher sagen dir damit:
Sie sind eigentlich hier die Herren!

Ue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少君#(7.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1日,3884首,1220人。第7个李少君(北京)日《新诗典》小档案: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及英语诗集《碧玉》、《李少君诗歌精选》等十八部,被誉为“自然诗人”。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德、西班牙、韩、俄、葡萄牙等十多种文字,收入大学教材等上百种选本。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主编。​伊沙推荐:李少君被称为"自然诗人",自己也似乎欣然接受了,而这是很有风险的。自然主义者、环保主义者,似乎都是复古、反现代化的代名词,我宁愿认为:譬如本诗,不是"自然诗人"的必然结果,而是一个诗人的瞬间感觉。​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少君《西部的旧公路》:有西部感。出乎意料的洋气,又绝对是本土的,接地气。长度也恰到好处。这种题材,惧繁复,越多说,留给读者的空间就越小。而诗歌这种体裁,空间在许多时候就是美感本身。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少君《西部的旧公路》:东部和西部不仅是存在自然景观的差异,人们的观念、生活节奏和思维方式也大为不同,就连动物的行为也被潜移默化,都是慢条斯理的。基于此,西部的人到东部,不习惯那里喧嚣和快节奏;而东部的人到了西部,也很难适应这里的荒凉和慢节奏。本诗便是这一现象的真实写照,心急火燎的东部人遭遇西部牛群的慢慢吞吞、旁若无人,任你再大本事也无可奈何,因为“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所以正应了国人那句“客随主便”,其中哭笑不得和无可奈何的情态富有画面感,滋生出别样的幽默风趣,并可自由出入于现实、时空与心灵,无所不往,无所顾忌。

WHY AM I NOT HAPPY? – 潘洗塵 Pan Xichen

11月 19, 2021

Pan Xichen
WHY AM I NOT HAPPY?

Recovered from a fatal disease,
it’s like a miracle.
But why
am I not really happy?
Because the whole world
is in a terminal state.

2021-10-23
Translated by MW, Nov. 2021

Pan Xichen
WARUM BIN ICH NICHT FROH

Eine wunderbare Heilung
von einer tödlichen Krankheit.
Aber warum bin ich nicht glücklich?
Die ganze Welt
ist unheilbar krank.

2021-10-23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潘洗尘#(26.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0日,3883首,1220人。第26个潘洗尘(云南)日《新诗典》小档案:潘洗尘,当代诗人。有作品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教材。先后出版诗集17部。作品被译成英、法、德、俄等多种文字,获得各类文学奖项百余次。现为《读诗》主编,天问诗歌艺术节主席,天问文化传播机构董事长。​伊沙点评《为什么不高兴》:本诗读罢,感受强烈,第一节,读之大喜,为之振奋!第二节,读之共鸣,这个世界,真是太坏了!人性让人绝望!诗在有时候,就要敢于一杆子插到底。况禹点评《新诗典》潘洗尘《为什么不高兴》:大白话,也是大实话,充满凛然正气。韩敬源:为潘洗尘老师从一场必死的大病中奇迹般痊愈而高兴——一定是诗护佑期待潘洗尘老师出更多杰作。他近年的诗绝望中突转希望,浓烈的烟火气中通透明亮,真好!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潘洗尘《为什么不高兴》:人生大事,无非生老病死。“一场必死的大病 /奇迹般的痊愈”,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本来可喜可贺,而我却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原来“我”的病虽然好了,但却发现“整个世界/已病入膏肓”,这样鲜明的对比,对于“我”来说是惊人的意外,由其所带来的巨大失望,早已将大病痊愈的喜悦涤荡得一干二净。面对如此不可救药的世界,“我”个人即使痊愈了又该如何面对?在此,诗人没有将“我”和世界对立起来,而是和谐共生的关系:世界好,“我”则好;世界不好,“我”亦不好。诗人关注的不是个人的好坏,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对整个世界、大多数人的关注上。诗人坚守的良知和责任感,让诗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诗人在此袒露出的宽阔的胸襟,令人钦佩与叹服。也许人生大多时候,即是一场临时的存在,活着就是进退维谷,心态必须以常态待之。由此更见禅意之妙:临在。所以要坦荡豁达地面对天地万事万物,拿起与放下都是一码事儿。但又要不屈命运:怀着一丝希望奋争。莫不如是:听天命尽人事。本诗在叙述上先果后因的安排,不仅悬念顿生、十分引人入胜,也增强了诗歌的表达效果,好诗的魅力尽显。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9诗人潘洗尘《为什么不高兴》我的书架上有一本潘洗尘先生的诗集《深情可以续命》,几年过去了,也许正是日常生活中的那些深情,清醒看待世界的那些深情,有诗为伴的那些深情,让“一场必死的大病/奇迹般的痊愈”。当我读到这儿时,真心为潘洗尘先生战胜病魔由衷的高兴,非常的高兴。我甚至认为是诗神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手了,让一个优秀的诗人继续在尘世上创造好诗。即便如此,诗人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诗人关注的不止是自己的疾病,更胸怀世界,深刻地看到整个世界“已病入膏肓”,当然也就高兴不起来了,但诗人因此而写下这首好诗,我想内心应该也是高兴的吧。

SPÄTE JAHRE DER MUTTER – 唐欣 Tang Xin

11月 19, 2021

Tang Xin
SPÄTE JAHRE DER MUTTER

Späte Jahre, das beginnt mit Verlust?
Die Namen in der Familie weiß sie nicht mehr,
von ihrem Mann weiß sie nichts mehr.
Jetzt weiß sie auch nicht mehr, wer sie ist.
Aber ich glaub, sie geht zurück,
bis in ihre Kindheit in Chongqing.
Gestern sagt sie, ihre Geschwister kommen sie abholen,
sie muss unbedingt unten warten.
Aber warum sind sie dann nicht gekommen?
Wahrscheinlich hat es bei ihnen geregnet.
Die Namen von Onkel und Tante stimmen,
aber der Wohnort ist halt Beijing.
Außerdem bin ich einer von ihnen.
Das hätt ich wirklich nie gedacht,
dass meine Mutter zu meiner Schwester wird.

Okto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唐欣#(33.0)

 

伊沙推荐:唐欣并非以情动人的诗人,也不是常能出新的诗人,他母亲这个病得得一箭双雕地支持了他的诗。母亲在就好,她不认识我们了,我们认识她!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晚年的母亲》:人到高龄,意识的流动不是顺时针的,有时会逆向,有时又犹如漩涡。我们有幸,在一个科学和医学常识(还包括一部分心理学)疯狂普及的年代陪父母一起经历这些,它们有时带来幽默,有时带来自嘲,有时带来泪水。这一切,就是时间和亲情,也是生命的别样庄严。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唐欣《晚年的母亲》:今天走在我前面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让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老年,读到这首诗,这样的感觉更是无比地真切。本诗记录了母亲老年生活的点点滴滴,母亲还是那个母亲,只是因为患有老年病让人觉得熟悉而又陌生,同时也更像一个需要悉心呵护的孩子,由当初的“羊羔跪乳”到现在的“乌鸦反哺”,不变的是流淌在血液里骨肉亲情。因为诗人真情实感的流露,即便是冷抒情式地叙述,但由于以这样一种冷抒情的方式写出来,反而使诗获得了更深邃的情感空间。冷叙述在叙事性得到加强的同时,蕴含着内心深处的疼痛与心酸,同样直击人心,令人动容。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7诗人唐欣《晚年的母亲》这是一首写亲情的好诗,有张力的好诗,写得不紧不慢,像是迈过中年的诗人陪着晚年的母亲在絮语,弥漫着一种怀旧感伤的氛围,又时不时冒出一些让人温暖喜乐的画面。读过唐欣的很多诗,这首诗即便不看名字,也几乎可以在短时间内认定是唐欣之作。这就是一个诗人的辨识度,他与语言构成了如何生成一首诗的某种内在的关系,虽然这种关系绝非一成不变。我还感到,这首诗有一种梦幻的味道,超现实的味道,或许进入晚年的母亲,随着一定程度上的失忆,其实也可视为进入一种梦幻,在这个梦幻里,一切不可能的皆有了可能,就像诗的最后两句:“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母亲/有一天  变成了我的妹妹”。​马金山|读唐欣的诗《晚年的母亲》的十一条:1、以微澜的动静,丰富而独特的感受,以及滋味浓郁的文字,写出充满温度的生活,也是写作的一种境界;2、写作像日常生活的状态,就是有话好好说,让这个载体,表现出不凡的思想,发挥语言应有的光芒,让真实回归于真实;3、唐欣,当代诗人、批评家。1962年生于陕西。现在北京石油化工学院任教。1984年开始写诗。著有诗集《在雨中奔跑》、《晚点的列车》、《雨天和蛇》、《母亲和雪》等。现居北京;4、唐欣的诗,可谓诗如其人,在平实的语言背后,以安静、淡然的心境,真实而厚重的生活,在柔软细腻的笔触下,构成了细致入微的感觉,达成了饱含情感的表达,给人以无限的回味;5、本诗由生活回归到日常,由生命回归到现实世界,由细节集中到细节,由时间组合成时间,构建出了情景交融的人生;6、诗一开头,就抓人心,这可不是一般的问题,而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且这种存在,一个词:“丢失”的表现,让“晚年”融于一体,直击人心;7、随之而来的,从三个角度,写出了老人晚年的生活逻辑,一个是“想不起来了”“亲人的名字”,另一个是“不记得了”“伴侣”,三是“搞不清楚了”“自己”,由周围的亲人,回到了自己,呈现事实,表现意趣;8、诗中描写母亲接人的细节画面,式微而又充满生活气息,并将一个老人形象,以及行为刻画得惟妙惟肖,无不令人感动,而又叫人难以忘怀;9、最后一节,写得也是多么的漂亮呀,“母亲/有一天/变成了我的妹妹”,是总结,是不一样的感觉,再一次落到了“晚年的母亲”身上,难以名状,莫名而幽然;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生活,写出生活本真的样子,这不只是时间的刻度,还是生命的温度”;11、亲情之诗、痛切之诗、时光之诗。​黄平子读唐欣《晚年的母亲》——《新世纪诗典》3881晚年的母亲唐欣晚年是从丢失开始的吗亲人的名字想不起来了曾经的伴侣不记得了  现在甚至连自己  也搞不清了但又似乎是往回走  一直回到童年的重庆老家  昨天她说  她的哥哥姐姐要来接她了  非要下楼去等着那他们最后怎么又没来呢大概是那儿  天下雨了吧舅舅和嬢嬢的名字都没错可是居住地  换成了北京好像又跟我混成了一个人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母亲有一天  变成了我的妹妹2021.10黄平子读诗:唐欣,1962年生于陕西,现在北京石油化工学院任教。《新诗典》资深诗人。“晚年是从丢失开始的吗”,是疑问,也像设问,因为后面有答。“亲人的名字想不起来了”,丢失之一。丢名字。“曾经的伴侣不记得了”,丢失之二。丢伴侣。“现在/甚至连自己  也搞不清了”,丢失之三。丢自己。三丢层层递进,越丢越严重。“但又似乎是往回走”,晚年的另一种情况,严重程度不亚于丢失。“一直/回到童年的重庆老家”,往回走之一。空间倒流。“昨天/她说  她的哥哥姐姐要来/接她了  非要下楼去等着”,往回走之二。时间倒流。“那他们最后怎么又没来呢/大概是那儿  天下雨了吧”,补充说明。无奈之下,调侃之情,溢于言表。“舅舅和嬢嬢的名字都没错/可是居住地  换成了北京”,往回走之三。人与地的置换。“好像又跟我混成了一个人”,往回走之四。人与人的置换。“这确实是我没想到的  母亲/有一天  变成了我的妹妹”,无奈之下的再一次调侃。唐欣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乐观才能幽默,有识才能风趣。先前,人的寿命更短,估计不会出现那么多的老人问题。现在,人的寿命长了,问题也就多起来了。长寿也是一把双刃剑。

2021年11月18日21点14分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 于斯 Yu Si

11月 17, 2021

Yu Si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Ein paar hundert Fische, vom Markt
zum Qingshui geführt, freigelassen.
Aber davor müssen sie sich eine halbe Stunde lang Sutras anhören.

Aus Plastiksäcken (mit Wasser und Sauerstoff),
in den Fluss gekippt,
da sind die Fische noch etwas betäubt.
Viele wollen nicht gleich in die Mitte,
verstecken sich am Rand in den Algen,
werden im Netz an der Stange gefangen.

Dieser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ich glaub, den nennen sie Schwarzkind.
Schwarzkind, wenn der sonst einen Fisch fängt,
grinst er den halben tag lang vor Freude.
Jetzt hat grad vier, fünf gefangen,
nur sein Gesicht bleibt unbewegt.
Von flussabwärts läuft eine Frau,
bleibt stehen und sagt, er sei genial!
wie könne er wissen,
wohin genau die Fische schwimmen?
Er steht da und hält den Mund,
sein Gesicht bleibt unbewegt.

2021-11-04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于斯#(2.0)

 

伊沙推荐:国庆期间在长安,从赵克强口中得知,于斯就是蔡椿芳,我上大学时就知道的诗人。老将回归,老马识途。本诗是"事实的诗意"的典型佐证,"捞放生鱼"这个事实一摆在这儿,整首诗便强大地立起来了,力压群雄,勇夺11月下半月冠军!况禹点评《新诗典》于斯《捞放生鱼的人》:来自生活的真滋味,不是构思出来的,也不是概念出来的,而是有心人品味后的打捞。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于斯《捞放生鱼的人》:在佛教里,是把放生看作诸多功德中排第一位的,是积最大的福,行最大的善。很多佛教的信徒们都会选择合适的机会,搞些简单的仪式后进行放生。这样的活动也让不少精明的人看到了商机,并从中渔利。本诗中的主人公“黑娃”无疑也是这样一个黑心的商人,把别人放生的鱼捕获后,再次进行售卖进行牟利。诗中多次提到他的表情,是亮点也暗藏着玄机,现在的他连着捞四五条放生鱼也不及当初捞一条鱼所带来的喜悦,“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这一前一后鲜明的反差,正是他胸有成竹、见惯不怪的的表现,当然其中也有不愿被人识破而泄露了天机的故作矜持。诗中的细节描写尤为值得称道,“没有细节,就没有文学艺术”,对于典型人物的塑造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因此而催生出强大的诗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5诗人 于斯《捞放生鱼的人》这是一首内涵丰富的口语诗,也就是说,它不是在一个平面上写完的,因而写得有皱褶,有难度。全诗共两段,第一段写了鱼的三种状态:一种是衣食无忧的鱼,在市场上,这些鱼装在塑料袋里,有水可饮,有氧可吸,可谓悠哉,但随时可能丧失生命。第二种是被救赎的鱼,也就是被念经放生的鱼,在清水河里,生命得以相对自由。第三种是无法救赎的鱼,在河岸边的水草中,这些鱼习惯了塑料袋塑造的虚幻的美好环境,已丧失了生命的活力,不敢中流击水,被捞放生鱼的人捞起来,满足了口腹之欲,三种鱼的命运,层层推进,推出了一个悲剧。一般口语诗写到这儿也就可以了,也算有看点有亮点了,但诗人于斯不是这样,他在第二段把视线从鱼切换到人,切换到捞放生鱼的人身上,继续把诗意引入深入。这个叫黑娃的捞鱼人,有一个奇怪的行为,平时捞到鱼笑个不停,捞到放生鱼时却不笑不说话,其中的缘因,或许他自己隐约是清楚的,毕竟这些放生鱼是被念过经的鱼,谁知道捞这些鱼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呢。马金山|读于斯的诗《捞放生鱼的人》的十一条:1、成就伟大的作家,平实的,不断的写作之心,是作品的生命;2、诗的生活,是内心的激荡,脖子上的喉结,舌尖上的一抹抹红,还是生长在诗人尖尖上的柔软;3、于斯,1964年生于湖北新洲。1983年大学毕业赴西藏工作,1993年转业到成都。1983年起曾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等平台发表诗歌。出版诗集《冈仁布钦及其它》《降临》。《嘀嗒诗歌》主编;4、与作者虽未曾谋面,但通过朋友圈,足见其对诗是真热爱,主要表现在,其拖着病体,仍然乐此不疲地编选诗歌,推荐在其主编的《嘀嗒诗歌》上,让人敬佩;5、本诗从语言表达能力来看,通透明亮而又细腻丰富,从诗维角度来看,诗路的层次清晰,在事物的本质特征来看,在情景的过程中,徐徐展开,可谓意趣横生,生机盎然;6、诗由两节组成,一节是对即时性现场的有效描写与呈现,而另一节,则是对记忆中场景的又一次刻画,并将一个人对事物的不同阶段,进行了全面而细腻的描述,且丝毫不留痕迹;7、诗里行间,还有不少弹性十足的句子,且饱含滋味,比如:“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等,简直太有语言的感受力和表现力了,或许这就是好诗的味道与样子吧;8、标点符号的运用,尤其是逗号和句号,是诗中极为重要而传统的东西,在这里,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效果,值得关注与重视;9、题目既直接,而又有画面效果,且不乏生活的角力与生命的变化,在一张一驰之间,构成了一种印记;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即震撼力”;11、画面之诗,信仰之诗,人性之诗。​黄平子读于斯《捞放生鱼的人》——《新世纪诗典》3879捞放生鱼的人于斯几百条鱼,从市场运到清水河边,被放生前,要听几个信徒念半小时经。从装满水、灌了氧气的塑料袋里,进入河水,这些鱼有点懵,其中很多条不肯游到中流去,老往岸边水草中躲藏,被长杆捞网捞起来了。这个捞放生鱼的人,我曾听见有人喊他黑娃,黑娃平时钓着一条鱼,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刚刚一会儿工夫,他就捞着了四五条放生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有个从下游跑步过来的女人,停下夸他简直神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鱼要游到这儿,他闭着嘴不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2021.11.4黄平子读诗:于斯,1964年生于湖北新洲。曾出版诗集《冈仁布钦及其它》、《降临》和长篇小说,发表中短篇小说二十余篇。病退后住在成都。《嘀嗒诗歌》主编。“几百条鱼”,说明鱼多。“从市场运到/清水河边”,一个是死地,一个是生门,鱼儿有幸。“被放生前,/要听几个信徒念半小时经”,半小时太长,只争分秒。可不可以先放生,再念经?“从装满水、灌了氧气的/塑料袋里,进入河水,/这些鱼有点懵”,听念经听懵的。“其中很多条不肯游到中流去,/老往岸边水草中躲藏”,有理有据,事实胜于雄辩。“被长杆捞网捞起来了”,可怜!才出市场,又入捞网!“这个捞放生鱼的人,/我曾听见有人喊他黑娃”,这娃真够黑,放生鱼也捞。“黑娃平时钓着一条鱼,/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刚刚一会儿工夫,/他就捞着了四五条放生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对比。钓鱼和捞鱼是两回事。一条和四五条也是两回事。黑娃也有笑不起来的时候。“有个从下游跑步过来的女人,/停下夸他简直神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鱼要游到这儿”,女人到底是夸还是损?黑娃到底是神还是鬼?黑娃自己当然很清楚:“他闭着嘴不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他敢说吗?他敢笑吗?他敢怒吗?2021年11月16日20点57分

GESICHT – 川江 Chuan Jiang

11月 12, 2021

Chuan Jiang
GESICHT

Ein Vogel fliegt dem Großen Buddha
vorm Gesicht hin und her,
stellt sich sogar auf Sein großes Ohr,
auf die Schultern und auf den Kopf.
Der Große Buddha lächelt,
er glaubt nicht, dass er von Vogelkot
überall auf den Wangen
an Gesicht verl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诗典》小档案:川江,本名汪洪,1961年生,生活工作在重庆的四川泸州人。街拍摄影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文物保护志愿者。长期从业于兵工领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3日,3876首,1218人。川江(重庆)日伊沙推荐:​作为一名真正的爱国诗人,我希望《新诗典》中尽现祖国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但必须用好诗加以表现。四川乐山大佛便是我心向往之至今未曾谋面的景点,因而喜读本诗,它写得很有佛性。感谢图雅的助攻。​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川江《面子》:中国人是最看重面子的。所谓的“面子”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社会心理建构,面子也是一个人自尊与尊严的体现,既是一种有形的脸,又是无形的脸,有人为了“面子”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诗人以“我心”度“佛心”,相对于人性的复杂与矛盾,佛性简单又慈悲,大度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更何况鸟屎?所以人们看重的面子之事,在佛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只会“笑眯眯”地看待一切众生,以微笑面对人和事,保持良好的心态。嘲笑那些想不开,万事钻牛角尖可笑可悲之人。 也是指导人们做人做事要大度,换位思考,不要斤斤计较,宰相肚里能撑船。本诗言近而旨远,没有一句说教,却给人以启迪与深思,值得去细细品味与学习。​读川江《面子》|雪也这首诗只有一只鸟和一尊佛,鸟是在佛的身边飞来飞去的,佛是笑眯眯的。伊沙推荐词里说,这里的佛,是四川的乐山大佛。想到小时候看的电影,《神秘的大佛》。电影里的大佛,也是乐山大佛。这部电影,据说是国内第一部武侠片,剧情很模糊了。乐山大佛,据说是弥勒佛,所以诗人说是笑眯眯的,也是对的。诗歌的画面,是很和谐的,是美的。即使大佛的满脸,都是鸟屎,也依旧是真实的,是美妙的。最后两句,大佛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为什么,因为大佛始终是笑眯眯的,没有因为满脸鸟屎而有丝毫的愤怒。想到耶稣曾向门徒说的话,如果一个人打了你的左脸,那你就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看来耶稣,和大佛一样,也是不要面子,不讲面子的。反观俗世中的人呢,是要面子的。虽然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即使再受罪,也要讲面子。美国传教士阿瑟·史密斯说:“‘面子’这个词本身就是一把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之锁的钥匙”。鲁迅说——“面子”类似于“脸”,但有一条界限,如果落到这条线以下,便是失了面子,也叫“丢脸”;而如果超出这条线以上,那便有了面子,或曰“露脸”。有的城市的工程,又叫面子工程。虽处俗世,关于面子,我们要向大佛和耶稣学习。​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2诗人川江《面子》这首诗说了大实话!“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显然,用多数国人的眼光看,这是一只不懂事的鸟,不知天高地厚的鸟,敢在大佛脸上拉屎,这是大不敬啊,岂止是丢面子那么简单,简直可以杀无赦了!但幸亏这是一只鸟,人类无暇顾及这种不敬,人类光是顾及同类诸种“有失面子”的不敬就耗费了大量精力,甚至诉诸武力。看来,人类应该向大佛学习这种豁达与包容。或者,人类应该向鸟类学习这种无畏与冒犯。什么时候人类看待面子,像大佛看待鸟类诸种不敬的行为那样简单,“笑咪咪的”,一笑而过,哪怕只是稍有改观,那就不错了,尽管这很难。

 

 

ERBSTÜCK – 刘健 Liu Jian

11月 11, 2021

Liu Jian
ERBSTÜCK

meine über 80jährige mutter sagt
in der familie von deinem vater
gibt es schon einige generationen
keine besonderen erbstücke mehr
wir haben nur diesen knoblauchmörser
für deinen vater war das ein schatz
den er dir hinterlässt. willst du ihn?
knoblauchmörser, das wort kenn ich schon.
ein mörser und ein stössel.
ich frag einfach, ist es aus gold?
aus gold, sagt sie, wärs dann noch bei uns?
stein ist es.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健#(4.0)

 

伊沙推荐:2018年,首次在"新人"中发现刘健这个50后的"退休老人"我还很兴奋,三年过去,随着60后开始退休,"退休老人"的队伍将逐年增大,中国诗人的平均年龄将更进一步提高,中国现代诗亦将更趋成熟,写满一生者将湧现,你们盼的"大师"将到来。本诗是生活的诗、家庭的诗,人间的诗。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健《传家宝》:真好!口语的,日常的,轻松自嘲的,沉重的,五味俱全的……都有了,却又是举重若轻、简中带繁。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健《传家宝》:有意思!“我”和“母亲”两代人的对话构成了诗歌的主体,短短十二行信息量却不小,也是构成诗歌张力的要素。在以前那个家家几乎都是“一穷二白”、人人吃不饱肚子的年代里,能活下来已是万幸,家里能有传家宝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诗中“母亲”的失望、嗔怪、还有责备,让人不免心酸;而我的不以为意、略带敷衍的回答,看得出我对“传家宝”根本没抱任何希望,只是应付母亲的问话而已。结尾处“母亲”用反问回答了我的问题,既有生活的苦涩又不乏那个年代吃苦长大的老人所特有的风趣,这是她(他)们克敌制胜、对付苦难生活的重要法宝之一。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1诗人刘健《传家宝》双十一,对新诗典诗人而言,不仅有淘宝,还有传家宝。这首诗写到的传家宝,不是金的,是石头的,不那么值钱,但谁说不值钱的东西就不能成为传家宝。而且,往往很值钱的东西传不下来,传着传着就断了,因为惦记它的人太多了。正是那些看起来不那么值钱的普通的东西,日用的东西,却能历经岁月洗礼保存下来,成为传家宝,比如这款石头制成的蒜臼。这首诗细读之下,还能读出国人对传统认知的变化,我认为这种变化是积极的:诗中写到的传家宝或许还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但有些所谓的传家宝真的还有意义吗,还要当成宝吗,殊不知早已成为一种桎梏!我还想到,口语诗人会保存生活本真的语言,比如“蒜臼”,比如“臼窝”和“蒜锤”,这些词语像是刚从老刘家的犄角旮旯里拿出来那样鲜亮生辉。读刘健《传家宝》|雪也一般大户人家,都有祖传的东西,而且大多都有一定收藏价值,毕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嘛。读到这首诗的名字,你或许认为也是啥宝贝。八十多岁的母亲说,老刘家几辈子没传下什么宝贝,有个捣蒜的,你爸当宝贝。作者知道,那是蒜臼。我们这地方,也是这样叫的。精彩的,是最后的问答。作者随口问,是金的吗?既然是传下来的,作者这样脱口而出的疑问,也很正常。那么老母亲的回答,就有意思了,就值得品味了——金的还能传到你吗?石头的。这里隐藏的想象空间,就很大了。祖传的,往往都是贵重的,也能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为何这位老母亲还有这样的逻辑判断呢?这就有张力了,这就有诗意了。马金山|读刘健的诗《传家宝》的十一条:1、干净至极,也是写好一首诗的奥秘;2、好好活,好好的生活,好的诗,自然而然地就来了,来到了人间,也将成为未来;3、刘健,1957年生于北京。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2019中国诗歌排行榜、《君儿读诗》、《李锋评诗》、《佛城诗歌》等;4、已退休的诗人刘健和同是50后的北京诗人石蛋蛋一样,都是容易被人忽略的重要诗人群体,尤其是他们对个体的人生经历和体验极显特质,而又浓厚、透彻;5、通过朋友圈,对刘健生活和写作的关注,相信其未来的诗歌将更加丰富多彩,因为经历,也是因为生活;6、刘健,一位日常的写作者,通过岁月的洗礼与沉淀,将生活的细微之处呈现得丰富多彩,且把个体的生命意趣写得独特而深刻,亦给人带来无限的惊喜;7、本诗在朴实的语言里,满满的生活气息,而这些事物看似简单,恰恰是最难写的,尤其是将家庭写得如此细腻、透彻而又饱满,着实五味杂陈,妙趣十足;8、诗中的语感,以及内容的真实,在日常的对话里面,将家庭生活推向了另一种极致,既还原现实,又升华生活;9、诗的标题,取用得极为巧妙,既一语双关,而又意味深长;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向生活要诗,向光阴要诗,向生命要诗,向内心的真实要诗”;11、时代之诗、生活之诗、人生之诗。

 

 

EXKURSION – 草屋 Cao Wu

11月 11, 2021

Cao Wu
EXKURSION

in der unterstufe
holt man ihn aus der klasse
bringt ihn ins zentrum auf den sportplatz
eines kindergartens
gibt ihm ein megafon
er muss seinem vater zureden
der sich in zimmer 301 versteckt
dass er seine waffe aufgibt
und keine kinder
als geisel nimmt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草屋#(5.0)

《新诗典》小档案:草屋,本名赵学臣,1963年生,吉林梅河口人。诗、小说和评论散见于国内外多家杂志及网刊、民刊,出版小说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等。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0日,3873首,1217人。第5个草屋(吉林)日伊沙推荐:写得过瘾!像小说中对典型人物的刻画。但是"他"该有出处,与"我"产生关联一一如此,方才是后口语诗与小说之区别,目前这样写多了,成惯常手法,别人就会说你《故事会》。况禹点评《新诗典》草屋《课外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诗中所述,都是一段极虐心的残忍事。甚至事实、虚构?已不算重要。人类是世上最凶残的动物吗?我认为是的,尤其对于里面某些道义动物。草屋:写《课外题》这首诗,缘起于一起恶性事件,尽管过去有三十年了,因其行为的残忍程度,至今提起时还是让人唏嘘不已。这个学生的父亲,是我们原单位农药科的一名科员。起因是他工作不顺心,怀疑科长和经理在进口农药、化肥时有贪腐行为。几次写检举信,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因此对政府不满,伺机报复。那天他拎着装在提包里改短的双管猎枪去政府大院,被门卫拦截,没能入内,便改道去了市中心幼儿园,对无辜的孩子开了枪(有数名死伤),并挟持一个班的孩子当人质,要求单位某领导上去,与他对质。他儿子被公安人员带到操场,劝说他放下武器时,武警除了拦截住拼命往幼儿园里闯的孩子家长们,各个角度都埋伏好了狙击手。也因此他亲眼看见他爹,从窗口刚一露头,就被枪击毙命的场面……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草屋《课外题》:这道“课外题”确实非常难,一方面在于“他”能否通过自己的劝说,让父亲放下武器,以免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酿成大祸;另一方面关乎那个被父亲当人质的孩子的安危,让人确实捏了一把汗。所以这不是一道普通的“课外题”,更是一个重要的社会命题。诗歌并没有交代“他”劝说父亲的结果如何,“他”的这段扣人心弦的离奇故事,如同小说中的情节一般,给读者留下了悬念和巨大的想象空间。诗歌的语言很节制,然而透过文字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现实的残酷性,以及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对人的成长所带来的影响,塑造出非常态的诗歌主体和艺术形象,而对其命运的隐忧更是其中尤为动人心魄的部分。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9诗人草屋《课外题》事实的诗意充沛,甚至饱和。说的真好,“不要拿孩子/当人质”,但诗中说到的“他”,也不过是一个初一学生,也还是个孩子,就被警察拿出来当作劝说他爹放下武器的人质了!孩子无疑是大人的软肋,我想诗中这次人质解救事件应该以成功告终了,因为双方都是把孩子当作人质了。诗题很有意思,的确是一道“课外题”,这次课外真人秀,拷问着社会和成人的良心,以及我们到底该如何对待孩子。尤其,当“他”被人从教室游街一样带出,带到幼儿园的操场上时,作为一个绑架人质的犯罪嫌疑人的孩子,那种无助、恐惧、害怕、羞辱、委屈,肯定五味杂陈,而这对一个孩子的心灵产生的伤害可能更大,但在形势所迫下却无人很好地顾及。同样,在诗中没有出现的那一个或几个处于犯罪嫌疑人胁迫下的孩子,恐怕感受也大同小异吧。希望在孩子这件事上,现代人都能打个及格分。马金山|读草屋的诗《课外题》的十一条:1、诗里行间动态的东西,是鲜活的魂;2、诗是诗人的信仰。写抒情诗的,信仰就是抒情诗;写意象诗的,信仰就是意象诗;写口语诗的,信仰就是口语诗;3、草屋,本名赵学臣,1963年生于吉林梅河口。诗、小说和评论散见于国内外多家杂志及网刊、民刊,出版小说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等;4、草屋的诗,在娓娓道来的故事情节里,有着小说的语言表达和细节描写,还有夺人眼球的诙谐部分,且充满讥讽气息,又兼具现实、现场、现代的生活,读之让人为之一颤;5、本诗通过一个电影镜头式的画面,一气呵成,在日常的语言内,散发出非同凡响的味道,既有现实的残酷,还有留下空白,给人以巨大的想象空间;6、诗一开头,即以一种真实的生活状态,在一种紧张的氛围中,表现出中国式的教育现状与细节,尤其是“带”字和“要求”,诸如此类字眼的情景,显示出了普遍存在的问题;7、诗中描写的故事与情节,尤其是每一行里都有动态的细节,无不闪烁着鲜活的气息,而又反映出现实中极其复杂而残忍的一面,形象、生动;8、自始至终,诗里没有血淋淋的内容,但却已经将现实的残酷表现得淋漓尽致,这就是后口语诗最具代表性与价值的地方;9、诗的标题,用得也极为巧妙,不仅是事实的根源,还是话外弦音,给人以无限的回味与内心的震撼,一语双关,且不乏讽剌的意味;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诗也需要一鼓作气,写尽,写绝”;11、社会之诗、教育之诗、残忍之诗。

 

FEDER – 洪君植 Hong Junzhi

11月 5, 2021

Hong Junzhi
FEDER

in der mittelschule
sieht ein freund
ich schreib nur mit kugelschreiber
und schenkt mir eine feder,
die hat sein vater als preis gewonnen.
eine kusine die neben uns wohnt
sagt ich hab ihre feder gestohlen.
ich weine beim fahrradfahren
zu meinem schulfreund fünf kilometer,
bitte ihn dass er für mich aussagt.
am nächsten tag macht mein freund
die sache in der schule publik.
ich geh nach haus und finde
in meiner schultasche
zwei dutzend federn.
also müssen
mehr als die hälfte der klasse
mir federn geschenkt haben.

eine davon
verwend ich
bis heute.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洪君植#(12.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6日,3869首,1217人。第13个洪君植(美国)日伊沙推荐:60后诗人开始忆同学少年,很好,要忆就要为自己负责,为读者负责,为历史负责,为文学负责:细节准确、质地朴素,不拔高,不贬低,无可辩驳,不可置疑,比最好的现实主义小说家还要真实,惟后口语诗可以胜任。​况禹点评《新诗典》洪君植《钢笔》:读着心里热乎乎,甚至有些泪目。连带着也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童年,似乎没有如此暖人的记忆,大概东北的人情味儿更浓,加上那时天津属于超一线城市,大城市的人情更冷漠吧。班上同学闹唤丢文具的记忆倒还是有的,不过最后也终归成了岁月中的“无头案”。多年后分析“案情”,大约还是那时的小伙伴们家里太穷吧。贫穷足以改变孩子的品行,不变的要么是那时家教(一个没啥家教的年代)的超级成功,要么归功于天性。也惟其如此,本诗所写的委屈,和接踵而来的温情,显得尤其动人。这同样也是口语和日常视角的成功。李勋阳:诗写钢笔,别说作者,就连小一代的我到初高中还盼望自己🈶 一支好钢笔(诗里最后竟然一下有20多支钢笔,真是都有点“小富翁”了啊),到现在我还有浓重的钢笔情结,为数不多的写字机会都使用钢笔——最后赞叹一下,作者的钢笔书法真漂亮啊,用得多写🉐 就好,正如现在人们所说,电脑毁了一代人的书法,80后以降普遍书法不好,就是手写已经都不常用了啊​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洪君植《钢笔》:在我看来,同学情是仅次于亲情的人类情感,不掺杂任何功利性在里面,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代尤觉弥足珍贵,更有许许多多共同学习和陪伴成长的快乐,令人终生难忘。本诗从一只钢笔入手,引出一段少年时代的回忆,后来一只钢笔变成二十几只钢笔的过程,不仅仅是钢笔的量变过程,更是友情、同窗之情的沉淀和累积,水晶般清澈透明;叙述一波三折富有故事性,情感起伏跌宕格外扣人心弦,读来温暖动人极易唤起读者的共鸣。读洪君植《钢笔》|雪也这是一首温暖的诗。是一首有关钢笔的故事,我相信作者没有任何的虚夸,是事实的诗意,是人性的温暖。故事,也是发生在初三。朋友看作者用的是圆珠笔,于是送了作者一支钢笔。而且,是朋友父亲领奖的钢笔。谁知道,邻家的表妹说作者偷了她的钢笔。这样的委屈,年少的作者难以承受,哭着骑自行车到九里外朋友家,请朋友过来澄清。那么这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了。没想到,这位朋友又在学校里把这事公开地说了出去。可能主要目的,也是澄清和安慰吧。但结果是,放学回家后,作者发现书包里有二十几只钢笔,全班半数同学都送了作者一支钢笔。作者啥心情呢?没说。这里就是留白。作者的心情也无需多说。第二节,只有三行。其中的一只,作者一直在用。那作者的内心,读者或可以猜测到了。又是一首回忆之诗,又是一首动人之诗。没有任何的矫饰,只是平静地叙述。让人读来,也倍感温暖。这里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BAMBUSBLÄTTERSCHUHE – 周鸣 Zhou Ming

11月 4, 2021

Zhou Ming
BAMBUSBLÄTTERSCHUHE

im ersten jahr mittelschule mit 12
in der nacht hats geschneit
in der früh muss ich
sechs oder sieben kilometer gehen
den berg hinunter zur schule
ich habe keine gefütterten schuhe
meine großmutter nimmt große bambusblätter,
wickelt die alten gummischuhe,
die ich trage,
wie man reisdreiecke wickelt,
und bindet sie fest mit spagat.
das gehen war mühsam
durch den schnee auf dem berg
aber als ich ankomm in der schule
ist mir den ganzen tag warm.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6.0)

 

《新诗典》小档案:周鸣,1966年8月生,浙江黄岩人。口语诗人,《新世纪诗典》"百名诗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5日,3868首,1217人。第16个周鸣(浙江)日
伊沙推荐:细节、地方性、朴素,是本诗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往昔是贫寒的,回忆是温暖的,文学是最感性的个人史。

高歌:专门查了一下什么是竹箬,然后再想象用竹箬包裹的鞋子,贫瘠时代的美好回忆……稍稍富裕一点,不能作回去啊。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竹箬鞋》:“箬”读ruò,据说是一种叶大而宽的竹子,可编竹笠、包粽子,放在本诗理解,不妨将其理解成一种大粽叶。粽叶包鞋取暖,这一定是贫寒岁月的记忆。记忆欺骗人的地方在于,哪怕是最痛苦的经历,隔着时间的河面回看,都容易让人错解出一丝悠然。其实哪里有,苦就是苦,悠然不过是人类用来自我治愈的马后炮罢了。或者说,再悠然的回忆里,多少都藏了疼痛。​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竹箬鞋》:似乎女性做了母亲以后,身上的潜能都被莫名地激发出来了。为了子孙们总能费劲心力地去做各种别人望而却步的事情,用以呵护他们的成长。一如本诗中的祖母,在寒冬腊月没有棉鞋的情况下,祖母就地取材,用几片竹箬给孙子做成了暖和的竹箬鞋,不仅温暖了那个冬天,也足以温暖一生,令一段本来透着心酸的回忆,充满了亲情的美好。诗中的竹箬鞋,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意象,而是特定年代的特殊产物,更是承载着祖孙三代人情感的载体。诗歌的语言朴实无华,细节处理深挚动人,生命感和时代感交织,自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4诗人周鸣《竹箬鞋》口语诗的一个功能,就是让人对某个地方风物记忆深刻。这首诗里写到的竹箬就是这样的,同时还有着诗人独特的命名:竹箬鞋。竹箬,竹名,也叫箬竹,竹子的一种,其特点是叶片大,质薄,多用以衬垫茶叶篓或作各种防雨用品,也用以包裹粽子。本诗中,祖母就是用生活中显见之物,灵动一机,用来包裹鞋,让普通的胶鞋变成了蹩脚但暖和的“竹箬鞋”,写出了人世间那种永恒的慈爱与心疼。是叙述,也是细节,让这双“竹箬鞋”清晰地走在积雪的山路上,也让这首生发于大山深处的诗作定格为个人不灭的心灵记忆。

UN GRAND ASSEMBLY – 凉风 Liang Feng – GENERALVERSAMMLUNG DER VEREINTEN NATIONEN

10月 27, 2021

Liang Feng
UN GRAND ASSEMBLY

As a temporary resident,
I planted vegetables
in the factory grounds on the river.
To deal with a few thieving birds,
I looked at the methods they had in the village.
Some put up nets around the fields,
and on them dead birds, dried by the wind.
Some put up scarecrows, cloth puppets with scary get-up,
and there were those who hung up garbage bags,
red, white, black and blue,
sputtering when the wind gets in,
fluttering like the United Nations’ Grand Assembly.
In the end, out of humanitarian reasons,
I went with the UN assembly approach.

Translated by MW in October 2021


Liang Feng
GENERALVERSAMMLUNG DER VEREINTEN NATIONEN

Ich hab am Fabriksgelände am Fluss
eine Zeitlang gewohnt, etwas angebaut.
Gegen ein paar diebische Vögel
hab ich geschaut, was sie im Dorf machen.
Manche spannen ein Netz um die Felder,
ab und zu hängen windgetrocknete tote Vögel drauf.
Manche stellen Vogelschrecken auf,
Stoffpuppen, schrecklich zurecht gemacht.
Andere hängen Müllsäcke hin,
rote, weisse, schwarze, blaue,
die knattern im Wind,
die flattern wie die Vereinten Nationen.
Am Ende hab ich humanistisch gedacht,
der Generalversammlung der Vereinten Nationen
den Vorzug gege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诗典》小档案:梁锋,80后,企业务工人员。爱好写诗,满意之作不多。2021年初加入傲夫诗社,承蒙指教甚多。喜欢口语诗于直白中见真性情,想说便说,想写便写,十分惬意。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8日,3860首,1214人。凉风(浙江)日

伊沙:以口语为主的诗,一个关键性的修辞使用一一一个很普遍的比喻,起到了别开生面与深化主题的作用,所以口语诗,也不必"反修辞",你说话时不打比方吗?

况禹《新诗典》凉风《联合国大会》:借宏大来写日常细节,明快而幽默,很出效果,口语的修辞恰到好处,读着舒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凉风《联合国大会》:为了对付偷吃的鸟,“我”想出了“挂死鸟”、“扎稻草人或挂布娃娃”以及“在地两边挂各色垃圾袋”的方法,可谓是煞费苦心。在风的作用下,“稀里哗啦,旗幡招展的/像极了联合国大会”,一句比喻便将生活中的凡人小事,瞬间拉高了逼格,也丰富了诗歌的内涵,主题得到了升华。诗的最后,面对此情此景,既然有了好的想法何不将计就计?于是“在地里头/我也搞了个/联合国大会”,这一本正经地样子实在是霸气侧漏,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无形中会被诗人无处不在的乐观主义者的情绪和气质,所深深感染与折服。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7人诗人凉风《联合国大会》
治理鸟儿偷吃菜,入乡随俗,是诗人面对现实作出的选择,与村里人无异,但在语言中不是这样,他必须以某种方式表明自己的看法,哪怕不能最终改变现实。在这首诗里是修辞让人刮目相看,“像极了联合同大会”,并由此自然伸展到“人道主义考虑”这个范畴,追求平等和相互尊重,实际是向村里人看齐,因为土方法能管用,自己也就在地里头挂上花花绿绿的垃圾袋,等于“我也搞了个/联合国大会”。这里面有讽刺吗?有荒唐吗?有挖苦吗?有狡黠的智慧吗?也许都有,也许都没有,全凭读者的人生阅历。就我本人而言,这种语言风格和叙事技巧还让人想起《格列佛游记》,让人读着舒服,平静中有凹凸感,极具感染力。

UNTER DEN MENSCHEN – 梁园 Liang Yuan

10月 24, 2021

 

Liang Yuan
UNTER DEN MENSCHEN

Nach dem ärztlichen Rat an die Familie,
der Kranke​ solle essen was er wolle,
was eigentlich hieß,
der Kranke hat nur​ noch ein paar Tage,
hat Papa zu seinen Enkeln gesagt,
was ihr jungen Leute gern habt,
das möchte Opa auch.
Wir gehen sofort einkaufen,
Schaschlik mit Meeresfrüchten.
Er kriegt gar nichts runter,
schauts nicht einmal an.
Als ein Krankenpfleger
ihn zum Essen ermuntert,
sagt er, das ist für Sie,
bitte essen!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梁园#(5.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5日,3857首,1212人。第5个梁园(陕西)日

伊沙推荐:梁园诗如其人,人情味足。我在《点射》集中有议论:有些人毫无人情味,却自以为有人味儿,那人味儿岂不又成了一个概念的空壳?有些人的写作就是靠概念在维持。还有一个真相:梁园写首好诗,要比白立容易,就像木匠写首好诗,要比莫高容易。诗被老婆压着写,作为男人应该感到幸福。

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在人间》:人间有无奈,老、病各占其一。置身其间,多有尴尬体验,难得的是在这类时刻,表现出对他人的善意,如本诗所写。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在人间》:看完真是无比心酸,病重到什么都吃不下的老爷子,还劝护士吃儿孙给自己买的食物,老人的纯朴善良让人心疼又感动。举重若轻地叙述,满满都是人间的真情:子女的孝心,对他人的关爱,都让这些人间小事释放出强大的诗意,不仅言之有物,更是言之有情,准确又力道十足地击中人们的软肋,让人久久难以释怀。

黄开兵:那些不懂诗的人,都觉得口语诗冷漠,口语诗人无情。他们永远读不出口语诗那种不动声色之下的真情实感。“于无声处听惊雷”!他们习惯了蹩脚的诗人矫情地表演:啊!悲伤!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梁园的诗《在人间》的十一条:
1、诗是听见,是看见,也是感觉,还是想象的艺术;
2、于诗人而言,黄金在生活中,在生命里,在时间的缝隙内;
3、梁园,本名梁晓英,1968年5月生,陕西宝鸡人,年轻时曾有散文作品发表,新诗典诗人,诗作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文化艺术报》等报刊,入选《与李白对饮》 《人间最美丽的故事》等;
4、诗人的身体里,已经注入诗意的质素,这是与生俱来的气质与能力,在梁园的语言世界里,显而易见,自然而然,也是天然;
5、梁园的诗,生活化浓,在当代口语化写作的过程中,此优点极为凑效于一身,既有活出来的感觉,还有生长于心的力量;
6、本诗通过对病情严重时期老人的情景描写,结合年轻一代喜欢的饮食文化,构成了一种特殊的反差,并在老人身上和话语之间,所表现出来的感觉,塑造出美好的人物形象,散发出幽远的故事与魅力;
7、诗中的动静极小,也似乎只是完成了一位老人在最后时光的记忆,或者生命的一个瞬间细节,但这个细节给人的感觉无限多,而这些多,正是诗意的部分;
8、尤其是老人两次的话语,无论是对己还是对人,都充斥着对于生命的期待和善念,而这种态度就是活生生的生命,以及为人之本;
9、诗的标题,不仅覆盖了诗意的空间和生活,还进一步加强了诗意的味道与力度,宏大叙事中含有丰富的精神内涵与外延生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与老人的对话中,很多时候,都有自然的诗性和智慧,也是诗的重要元素”;
11、生活之诗,生命之诗,对话之诗。

Huang Kaibing

Huang Kaibing

 

ANSTELLEN – 虎子 Huzi

10月 23, 2021

Huzi
ANSTELLEN

Von meiner Familie kommen Fotos,
anstellen zum PCR-Test.
Die Leute sind im Schatten versteckt.
In der Warteschlange sind Namenschilder,
Haarklammern, Ärmelschoner, Schlüssel,
eine Mineralwasserflasche.
Ein Schirm, eine kleine Zwiebel.
Ich seh auch noch einen
flatternden Schmetterling,
weiß nicht für wen
der sich anstellt.

2021-08-07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虎子#(8.0)

 

虎子存谢:我的8.0。感谢伊沙老师,一路走来,每一步的点拨指导,都让我受益,唯有坚持方不负期待。

伊沙推荐:虎子是善写尖诗的选手,拿过半月冠军、现场冠军便是明证,这一轮入典诗比较平常,反倒让我放心,因为永远写尖诗是不可能的,只靠尖诗才能入典怕是给自己挖坑,平常好诗可以蓄厚。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3日,3855首,1212人。第8个虎子(河南)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虎子《排队》:疫事有关的话题,多数都是沉重和灰暗的。偶有一些带着挣脱努力的亮色,会让人生出喜悦,比如本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虎子《排队》:排队做核酸是疫情期间人们的常态,在这种见怪不怪的日常中挖掘诗意,全凭诗人敏锐的洞察力和将发现变为文字的能力。本诗中“胸牌、发卡/袖套、钥匙/矿泉水瓶/雨伞、一把小葱……”凡此种种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都替代它们的主人排起了长队,它们的主人却在荫凉的地方躲避阳光,这一细节写得有趣又画面感十足,如同一幅静物写生。诗的最后一只飞舞的蝴蝶打破了宁静,“不知它在替谁/排队”拟人的手法中有诗人的疑问,诗的意味由此深长而隽永,值得细细去品味。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2人诗人虎子《排队》
这首诗读来有趣、提神!新冠疫情给人带来灾难,但灾难下仍有亮色在闪耀,仍有生活的气息在呈现。反复阅读此诗,我还想到,当疫情使人类从大自然回退,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令人赞叹;而当人们做核酸躲进荫凉,我们平时可能忽略的那些小物件,比如胸牌、发卡、袖套、钥匙、矿泉水瓶,包括雨伞、一把小葱,一样闪闪发光,瞬间就能让人内心涌动温情,我们甚至从一个词能回想起过往的诸多记忆。诗的最后写到那只飞舞的蝴蝶,“不知它在替谁排队”,更是令人浮想联翩,一下子把沉闷的现实激活了。

读虎子《排队》|雪也

核酸检测,是疫情时代有关部门采取的统一措施。核算检测,是有效果的,广大市民也是极力配合的。有时核酸检测,是演练,是预防。有时核酸检测,是查漏补缺。不管怎说,人民是愿意的。而反观西方有的国家,因为民主和自由,有些措施不能一竿到底,致使疫情扩散严重。虎子的这首诗,就呈现了国内人们排队核算检测的现状。虽然是照片,但也是来自第一现场。从诗歌的前半部分来看,因为天热,人们都躲在阴凉的地方,代替他们排队的,是发卡、钥匙、矿泉水瓶和一把小葱等物件。看来组织者,也是人性化,没有强求人们必须排队晒太阳。排队,本来是严肃的。但物件在排队,就显得很轻松,甚至有几许荒诞。如果仅仅这样写,那就不是诗了,那就是简单地叙述一件事情。作者在照片里,竟然发现了一只蝴蝶,于是作者就突发奇想,这只蝴蝶,是代替谁在排队呢?排队的物件,都是不动的物体。飞翔的蝴蝶,却是自由的。蝴蝶不怕阳光暴晒,蝴蝶没有疫情,蝴蝶让人羡慕。一只蝴蝶,使照片或画面灵动起来,和谐起来。因为有这样的一只蝴蝶,于是玉成了一首好诗。(修改版)

​马金山|读虎子的诗《排队》的十一条:
1、生活现场,就是诗的现场,因为它是光,照亮别人,也温暖自己;
2、生活里那些微不足道的琐事,会是很好的素材,无用但滋养诗意与灵魂;
3、虎子,本名周海涛,河南南阳人,1962年出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原诗歌节同仁。著有诗集《时光碎语》;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首次见到虎子兄,我的南阳老乡,战友诗友,倍感亲切,不仅有同样的人生经历,还有精神的共通之处;
5、虎子的诗,虎虎生风,既有生活的浓郁意味,还有生命的质感,更有禅性的奇妙与智慧,以及历史的纵身和现实的世界;
6、本诗由一个疫情期间的情节,以一个具体的排队细节,并将看到的已经日常化的画面,敏锐地捕捉到生活中真实的模样,犹如一幅静物素描;
7、诗里行间,在一系列司空见惯的画面中,展现出作者对身边事物敏感的描述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现场触感力十足,且给人以悠远的感觉;
8、两个细节,一个是排队的描写,另一个是结尾部分的一只蝴蝶的显现,动静结合,鲜明有力;
9、此诗在思想层面,若隐若现之间,是当代社会现象,还是生活常态本身;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约到极致即为上品”;
11、疫情之诗,情景之诗,画面之诗。

 

 

UNMÖGLICH – 黄开兵 Huang Kaibing

10月 21, 2021

Huang Kaibing
UNMÖGLICH

Bei einem Verlagstreffen
werde ich als Dichter vorgestellt.
Dann rückt einer zu mir,
will über Poesie plaudern.
Gu Cheng hat seine Frau umgebracht
und Selbstmord begangen,
was sei meine Meinung dazu?

Ich ignorier ihn.

Nachher sieht er mich schreiben,
kommt wieder zu mir,
will über Kalligraphie reden.
Kang Youwei, auch genannt Kang Nanhai,
habe ich seine Schrift studiert?
Er habe gehört, Kang Youwei
habe als alter Mann
ein junges Mädchen
zur Konkubine genommen,
habe sich die Eier
eines Orang-Utan einpflanzen lassen,
sei zuletzt steif gestorben.
Was sei meine Meinung
dazu?

Ich ignorier ihn.

2021-03-21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黄开兵#(10.0)

 

伊沙推荐:《新诗典》正在建成一种文化,许多诗人的业余爱好、跨界发展正是为这一文化的建成添砖加瓦。《新诗典》文化当与《新诗典》作品相一致,那便是要有专业品质。在此之中,黄开兵以书法耀目,其诗也活,涉文化诗一定要写活才好。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开兵《没法交流》:确实没法搭理。本诗写出了内地近乎独有的风情。其实不止是诗歌和书法,绝大多数文艺门类的从业者,差不多都有过一些近似的际遇。有什么办法规避它们?好像还真没有。只能看开点儿,毕竟嘴是长在对方身上的。

高歌:嗯,我经常犯的错误,就是没法交流的人,也会耐心地试图沟通、达成共识,结果人家不要什么严肃的答案,要的只是过一下嘴瘾,庸俗化地取笑一下他们不理解、不接受的事物。这几年慢慢懂了,如开兵兄本诗一般,不解释,不作答,不交流。与有缘人交可也,无缘对面不相逢。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黄开兵《没法交流》:同感,与三观不同的人打交道,很多事情确实没法交流,我也多次遇到这样的人和事。本诗中的“他”便是那种品味低下、附庸风雅一类人的代表,诗人用极其简练的语言,活画出一个无所事事,专门打探名人的异闻野史的人,貌似征求别人的看法,实则仅是无聊的卖弄。就像一只苍蝇,令人厌恶却毫不自知。对待这种人,诗人用反复的手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懒得理他”,满是鄙夷与不屑,多说无益,不予理睬便是最好的回答。用笔虽轻却很有力度,颇具讽刺和讥诮的味道。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1诗人黄开兵《没法交流》
加入新诗典微信群,印象深的,是开兵每日用漂亮的书法书写新诗典推荐诗、推荐语,而且如此年轻。能感受到,新诗典十年像墨水着纸向周围扩散开来,包括以书法书写新诗典。这首诗又让人看到他在口语诗上的收获,诗题“没法交流”是对两段叙述直接有力的回应,一个有态度、有性格、懒得理那些八卦文人的诗人形象跃然纸上。

 

 

MEISTER ZONG XIAN – 邢昊 Xing Hao

10月 19, 2021

Xing Hao
MEISTER ZONG XIAN

Ein Mensch fragt,
“Existiert Buddha?”
Der Meister sagt, “Ja!”
Ein anderer fragt, “exisiert Buddha?”
Meister Zongxian: “Nein!”
Der dritte fragt,
“Existiert Buddha?”
Meister Zongxian
bleibt stumm wie ein Fisch.

Der erste, der fragt
ist ein Buddhist.
Der zweite
ist ein Atheist.
Der dritte
ist natürlich Beamter.
Er möchte, dass Buddha
seinen Hut mitbeschütz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5.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8日,3850首,1212人。第25个邢昊(山西)日

伊沙推荐:本诗与我的入典诗《智慧》写了同一个人物,那是十一年前我与本诗作者等一众诗人在南岳衡山一座寺庙里做一日修行体验时遇到的宗显法师,换一个角度,可以证明这是一位有智慧的真僧。本诗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宗显法师》:二十来岁开始,对禅宗有些兴趣,于是这些年零敲碎打,中外禅宗和尚的公案、逸事都会翻一翻。本诗中的这位法师是南岳衡山的,观其思路,应是禅宗无疑。我依稀记得任洪渊老师当年有过一个观点,他认为禅宗是中华文明中诗性思维与佛教碰撞后奉献给世界的最重要的贡献,是十足的东方智慧。诗中的场景也印证了这一点。至少是其辩证和观照因具体人而不同的一面。

 

张小云:读邢昊《宗显法师》

既有对机而说的意趣
又明缘起之理
实际邢昊何止于此
功夫啊
好一顶乌纱帽
非典乃至戴冠的
病毒都为之不得不遁逃的家伙
居然借宗显法师的“不吭”
将贪者这一世间最凶毒源首味
“显”于无声

2021.10.17

 

《宗显禅师》
君儿

法师告诉我们
入世是为更好的出世
将来他的心愿是办一所孤儿院
办一座慈善医院
建一座广济小镇
只是广济在山中
不知这个小镇应坐落何处
法师告诉我们
菩萨畏因
众生畏果
并让我们记下来
法师说不同宗教
不同法门
原本清凉一味
法师说他不敢破斋食肉
呵佛骂祖
因他没到此境
还穿不过去
法师希望
这世上多一些信佛的人
那样人间灾难
就可以大大减少
阿弥陀佛
我信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宗显法师》的十一条:
1、诗在诗人那里,就是信仰;
2、诗歌是抒情的产物,是智慧的结晶,是内心的力量,还是精神的艺术;
3、邢昊,原名邢少飞。诗人、画家。1963年生于山西襄垣。现穿梭于晋城、北京、重庆三地。著有诗集《人间灰尘》《蛇蝎美人》《怀乡记》等。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亚洲诗人奖;
4、邢昊的诗,充满先锋的气息,并在精练与极简的语言表达中,显现出非凡的生活质感与生命力量,且张力十足,给人以无限的回味感;
5、本诗由三个人的问,与法师的三种回答,告诉我们,佛既是唯一,也是无限,而正是这种态度,才构成了人世的多种,即真正的“佛”到底在那里,通过一个人物,凸显出来人类的大智慧;
6、诗的第一节,罗列了三个人,和法师之间不同的对话,而同样的问题,因人而异,答案不同,却正是这样的错垫,传递出佛家的博大与精深;
7、第二节,既是对第一节的补充,还是对三个不同身份的人的明确与注解,更是对特定身份的一群人的印象与表达,态度干脆而鲜明;
8、尤其是最后两行,对于“官”的内心刻画,再反观法师的态度,何尝不是一种伟大的智慧表现呢;
9、此诗整体的结构并不复杂,却显现出极为丰富的厚实气息,在字里行间,不仅感受到一种场景感,而且让人感触到一种境界,思想意识的真实,以及背后所包涵的精神世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诗的简单在于,录出现场,升华心理活动”;
11、场景之诗,生命之诗,智慧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邢昊《宗显法师》

——《新世纪诗典》3850

宗显法师

邢昊

一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答:“是!”
另一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答:“不!”
第三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
没有吭声

第一个提问者
是个佛教徒
第二个提问者
是无神论者
第三个提问者
当然是个官了
他只想让佛保住
自己的乌纱帽

黄平子读诗:第一小节,三问三答。三个人问的问题都相同,为什么宗显法师的三次回答却各异?诗人开篇抖出一个老大的包袱。第二小节,解谜。对佛教徒来说,佛是存在的。对无神论者来说,佛是不存在的。对“只想让佛保住/自己的乌纱帽”的官来说,佛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论语》云:“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中说得更通俗:“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看情形办理,文章和演说也是这样。”
2021年10月18日20点44分

 

 

SCHNEELAMPE – 侯马 Hou Ma

10月 18, 2021

Hou Ma
SCHNEELAMPE

An einem Fluss innerhalb der Stadt
auf einer Lichtung in einem Wald
seh ich eine Lampe mit einem Schirm
die ist von einer Freundschaftsstadt im Nachbarland,
ein Geschenk an diese Stadt.
Sie ist schon sehr alt,
geliebt und beschädigt
und nach der Versöhnung,
was wird noch wieder gut?

2021-07-24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侯马#(32.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7日,3849首,1212人。第32个侯马(内蒙古)日

伊沙推荐:口语的说法真好,以这种弱弱的口气透着无奈说出来真好。其他的我就不阐释了,一切尽在诗本身。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稳稳地拿走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侯马《雪灯》:国际话题、时政话题,在口语的处理里,也是可以有体温的,关键看作者的处理得足够细腻,当然还有诗人非同一般的格局。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侯马《雪灯》:游泳回来,站在秋阳下晾头发,读到侯马的这首诗。一种难得的如今天空气指数19的清澈和湛蓝铺开。《雪灯》很轻,很柔,甚至有些空灵。但它写的却是重大的复杂多变的双边国家关系:“深爱过/又伤害过/已经和好了/还怎么再和好呢”,以极其简练的笔触勾画出两国关系的历史。这个邻国,现在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七百多年前却是世界霸主。我曾给该国学员讲课,他们送我一幅牛皮画。在边疆肩负重任的侯马,举重若轻,将千钧之力、万般情绪蕴于笔下,提纯的却是如一盏灯安静明亮的诗。复杂得纯粹,安静得深远。艺术就像那盏自带屋檐的雪灯,可以抵御漫天而降的大雪,超越历史、疆域、民族、文化的局限,散发持久的光芒。诗人也该做世界文明的促进者吧。这首国际关系领域的杰作,让人深思:“还怎么再和好呢”?

马金山|读侯马的诗《雪灯》的十一条:
1、把一首诗写大,写重,需要灵感,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在于胸怀;
2、写作,予生活,是山珍海味;予生命,是血肉呼吸;
3、侯马,1967年生于山西。最新出版诗集《夜行列车》(中国桂冠诗丛第三辑),其他个人诗集有《他手记(增编版)》、《大地的脚踝》、 《夜班》、 《侯马的诗》等。多次获得诗歌大奖。现居呼和浩特;
4、全诗以境为引,以情为本,从物象达到事政的结构与功效,显现出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深刻的感受与情感,高级而又极富感染力;
5、诗一开头,直抵事物现场,且在寥寥数笔之间,已勾勒出景与境的风物,是画面的布局,还是个体参与的景象呈现;
6、紧随着目光的焦点,镜头缓缓向前推进,高清晰度里深触现实的物体,并由此一目,汇聚到一座城,又由一座城聚焦于一盏灯,质感、细腻;
7、诗中以细小的事物,描绘出宏大的世界,并在场域的开阔与宽广度上,均表现出非凡的效果与水平,言简而意趣幽深;
8、“——已破旧了”,此承上启下的一行,既有对前一节场景化描述的过渡与缓冲,又有对后一节情感的表达与阐释,绝妙而进退有度;
9、最后一节,亳不拖沓,直接回到人,回到了人的内心,回到了真情实感的部分,不由得给人以重重一击,见微知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达到化境的效果,不仅需要对事物深入的观察和思考,更需要胸怀与真实的情感”;
11、现场之诗,现实之诗,现史之诗。

 

 

 

VOLLMOND UNTER DER ERDE – 山之光 Shan Zhiguang

10月 14, 2021

Shan Zhiguang
VOLLMOND UNTER DER ERDE

nachdem vater gegangen ist
hat mutter angefangen zu rauchen
fünfundzwanzig jahre später
hat es mutter
an seine seite geschafft
wir kinder
haben an der decke
des kleinen zimmers
unserer eltern
einen kleinen runden spiegel
angebracht
als sei der himmel offen

Mondfest 2021 (20./21. Sep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5日,3847首,1211人。山之光(山西)日

伊沙推荐:继续过重阳节,本诗直面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父母走一般都有先后,从中发现并营建出一个扎扎实实的事实的诗意。态度好,表现佳。

况禹点评《新诗典》山之光《地下圆月》:悠长的思念,又隐隐有圆满之意。这样的思亲诗,读来心有暖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山之光《地下圆月》:本是一年一度的团圆之夜,却是月圆人不圆,只能是“我们子女在父母的/小屋子壁顶嵌入了/一面六寸小圆镜/绽放天空”,用来寄托哀思并表达美好的祝愿,字里行间满是爱情、亲情和思念。本诗写得极为隐忍,读来却依然令人动容。远比那些呼天抢地、捶胸顿足地抒情来得高级多了,动静虽小力道却很大,将“月亮”这一传统的重要意象写得别具一格,充满弹性和张力。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4诗人山之光《地下圆月》
重阳之日读到此诗,感到温暖。当父亲如烟逝去,母亲抽烟,仿佛从中找回一种依靠和踏实。父母在地下团圆,嵌入一面小圆镜,构成了事实的诗意。而这一切,以一种不动声色的叙述呈现出来,时间把失去至亲的悲伤升华为对逝者美好的祝福。最后一句“绽放天空”,接通生死,敞亮人心,让人获得内心更大的慰藉。下午稍迟陪客人游千年秀容古城,登上秀容书院上院,也是忻州古城的制高点。此时,天色渐晚,仰望天上半轮明月,品味地下一轮圆月,想到生生不息,一时之间,恍若隔世。一个难忘的重阳节,心有碎念者的重逢节。

黄开兵:人最后都走到这一步,阴阳两隔,总得有个念想有个寄托,“母亲”寄于烟,最后“我们”寄于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山之光的诗《地下圆月》的十一条:
1、诗,生活的建筑,生命的混泥土;
2、字与字之间,是跳舞的符号。词与词之间,是音律的空白。而符号和空白,就是诗溢出来的诗意;
3、山之光,本名连养臻,男,1960年6月出生,山西省长治市屯留区人,退休公务员,喜欢诗歌;
4、本诗通过对父母的身后事,展开式的进行本真的记录,由此对隐秘的角落予以呈现,并由别样的景致,给人带来了无限的况味;
5、短短十行,以只写事物本身,不强加情绪化的写作,看似简单,动作幅度不大,反倒将丰富的感情表现到了极致;
6、诗中的情感复杂,既关乎生死离别,又关乎贴身心绪,朴实无华的语言当中,蕴含着巨大的人生百态,又有一种谜一般的味道;
7、尤其是诗的最后,“一面六寸小圆镜/绽放天空”,可为诗眼,更可谓独特视角,却会触发人们的无限遐想;
8、诗的落款为中秋节,看似无意之间,却给全诗平添了不少值得玩味的东西,且构成了诗的重要组成部分;
9、如果非要提出一点,那就是诗的第六行中的“我们子女”四字,是否为“我们姐弟”,或者“我们兄弟姐妹”,更为精准一些呢;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以一种角度和视野,拓宽无限种诗味,需要描述的精准和事物的硬核”;
11、缅怀之诗,幽谜之诗,记录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ON THE MOON – 伊沙 Yi Sha

10月 14, 2021

Yi Sha
ON THE MOON

when you’re very low down
writing on the moon
is putting together beautiful words
or smart little phrases

a little less low
you think writing the moon
means romantic imagination
of a shallow disposition

when you start to go up
you realize the moon
the eternal waste land
ten thousand lonely generations
in your human heart

you step on the moon

September 2021
Translated by MW in October 2021


《关于月亮》||伊沙

最low的时候
以为写月亮
是整几个靓词儿
或小修辞

次low的时候
以为写月亮
是浪漫的想象力
是轻浮的小性情

开始走高的时候
懂得月亮
是亘古的荒凉
是万世的寂寞

是人心的登陆

STAMM UND KNOSPE – 韦延敏 Wei Yanmin

10月 14, 2021

Wei Yanmin
STAMM UND KNOSPE

auf dem gehsteig
direkt vor mir
kommt eine alte frau
mit einem kleinen kind
an der hand
auf mich zu
in dem moment seh ich
stämme und frische knospen

August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4日(重阳节),3846首,1210人。韦延敏(重庆)日

伊沙推荐:重阳节到了,对我个人来说,这是有生以来头一个无老人可孝敬的重阳节,更感到生命之可贵,团圆之难得,本诗之有感:生死有轮回,正道是沧桑。

况禹点评《新诗典》韦延敏《树桩和新芽》:老树新芽,生机传承。生活中不时可见的一幕,却又藏了最深刻的感触。还有比这更好的比喻和互文吗。诗歌需要隐喻,也需要明喻、暗喻,只要自然就好。反修辞和刻意掉书袋,都属于智商低的人瞎较劲。还是应该回到诗本身,回到人的感知本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韦延敏《树桩和新芽》:无论是人类社会还是自然界,老旧的事物终究被新生事物所代替,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唐代诗人刘禹锡诗中有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诗人豁达的胸襟由此可见一斑。本诗前半部分,娓娓道来地叙述看似波澜不惊,最后两句一笔宕开:把老婆婆和幼儿比作“树桩和新芽”,将生命轮回、新旧交替这样带有哲思意味的内容写得具体可感,富有趣味性,令人耳目一新。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3人诗人韦违敏《树桩和新芽》
这首诗让人眼前一亮!衰老与新生同时呈现在眼前,诗人的感觉真好,略显灰暗的背影因树桩与新芽的转换一下子明快起来,一幅简洁有力的速写完成了。诗歌的力量之一,就是擦亮司空见惯的事物并使其发出光来。拥有这种能力的诗人是幸福的,至少在拥有的那一刻。

马金山|读韦韦的诗《树桩和新芽》的十一条:
1、写下即活,即为诗的骨肉与生命;
2、诗无定法,能够走进心里面的,还不是诗,能够搅起浪花朵朵的才是;
3、韦韦,本名韦延敏,女,重庆市南川区人,万县师专(现三峡学院)美术专业毕业。2018年开始口语诗写作;
4、首次读韦韦的诗,简约之中散发着浓郁的命理,但映透出内衬的诗质和细腻的情感,却生长出新鲜的风景与深刻的印记;
5、本诗短短七行,却在一景一物之间,已揭透出生命的本相,看似平淡,实则内含丰富的色彩,前有人后有物,构成了强大的呼应,以及内在精神契合;
6、诗分两节,一为造景,直铺生活与人生的细节,二则为生物,将看见的,在寥寥数语之间,即溢于言表;
7、诗中由老婆婆和幼儿对应树桩和新芽,一种是人类,而另外一种是植物,但在后口语之中所蕴含的文化内涵和意义不言而喻,充实着生动与形象;
8、两种“看”的角度,一种只呈现,不表现,一种既言又语,却不尽相同,勾勒出来的生命本源却完全不同;
9、标题仍然延续了诗内的主题,但已经道出了生命的真相,犹如诗内对应的,生死交替,轮回有依;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一闪一念之间,细微的变化,即为诗意的奥秘”;
11、画面之诗,生命之诗,事物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韦延敏《树桩和树芽》

——《新世纪诗典》3846

树桩和新芽

韦延敏

人行道上
我的正前方
老婆婆牵着幼儿
迎面走来
那一瞬
我看到了
树桩和新芽

2021.8.

黄平子读诗:这是由一个比喻撑起的一首诗。本体是:“老婆婆牵着幼儿/迎面走来”。喻体:是“树桩和新芽”。本体是动态的,喻体是静态的。这是画面突然的定格。“人行道上”是地点,说明这是一次路遇。“迎面走来”呼应“我的正前方”。
2021年10月14日14点29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TRAURIG ZORNIG – 王爱红 Wang Aihong

10月 11, 2021

Wang Aihong
TRAURIG ZORNIG

Heute auf dem Weg hinaus
einer alten Dame begegnet
Eine Hand ausgestreckt vorm Autofenster
bebend, schwankend
leer und nur leer –
Eine gestrige Bettelmethode
sie hat keinen QR-Code
ich hab nur mein Handy
Sie entfernt sich enttäuscht
ich drück auch noch
auf die Hup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爱红#(3.0)

 

伊沙推荐:现在不容易遇见乞丐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位,又无法满足别人,于是悲愤交加,捶响喇叭。在同题材诗中有所刷新,如我在课堂上所讲:先不提创造,从创意开始。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爱红《悲愤交加》:这几年自从手机支付的方式悄然兴起,的确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方便,于是很多人身上都不习惯携带现金了。这就如同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方便的同时也有不便,在偶尔需要用现金的场合就不免会尴尬,一如本诗中所遭遇的:先进的付款方法遇见了落后的乞讨方式,空有助人为乐的热情和一颗悲悯之心,口袋里却掏不出一毛钱,悲愤交加、捶胸顿足之余一记拍大腿的动作,“我却竟然锤响了/喇叭”,让人不由唏嘘感叹。虽然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而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读来依然会让你的心灵有所触动、有所思考,这恐怕便是作者的无心之得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张小云:
“捶响喇叭”让“悲愤”
有了高分贝的形象
至于
悲愤交加为哪般?
是没能帮上那位老太的自己?
是让行乞都颤颤巍巍空空荡荡的空气?
读的人尽管想

2021.10.10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0诗人王爱红《悲愤交加》:悲愤交加的似乎是,对于弱势群体,我们的社会救助和保障水平仍不足以令人放心,而技术进步带来老年人(包括这位老太乞丐)的不适应确实需要改进,但似乎不会令人悲愤交加吧。最后两句把悲愤推向高潮,但不是强指,而是事实的诗意,内心的情绪影响到肢体变化,“我竟然捶响了/喇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王爱红的诗《悲愤交加》的十一条:
1、要相信,在生活面前,诗意会随时发生;
2、细节,是摄入诗的灵魂,而日常的真实,就是想象的写照;
3、王爱红,1963年生,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等,曾多次获奖。现居北京;
4、此前未读过作者的诗,今天这一首,作为有过同样经历者,唯一的不同是没有后面的“捶响喇叭”,没有把这一切写成诗,而这些,更加重了我强烈的共鸣感;
5、本诗的在场感与真实性极强,笔触细腻,语言清晰、明快,内容又凸显现实性,其中所包含的情怀纯澈而幽深,给人以无限的触感和回味;
6、尤其是诗里所显现出来的生活底色,与本身的社会情状形成差异,特别是行乞者没有微码这件事,是“活”的诗眼点,还是诗维的过渡,既巧合,又绝妙;
7、诗中两个不同身份人的立场,同样有的失落感,注入了鲜活的生命质感,并透析出人性无限的遐想与光辉,擂动人心;
8、结尾部分,是一个情节,或者动作的描述,还是内心情绪的一种表达,却正是这个细节,进一步升华了全诗的意蕴和内涵;
9、标题由一个成语构成,既直面现实,又直击内心,可谓与诗的内容相得益彰,还是事物本真的投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你所经历的,给你心颤的瞬间,务必精准的记录下来,因为它是诗”;
11、现实之诗,人性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新世纪诗典》3843

悲愤交加

王爱红

今天出门
我遇见一位老太
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
颤颤巍巍
空空荡荡
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
她没有微码
我只有手机
看着她失望地走远
我竟然捶响了
喇叭

黄平子读诗:“今天出门”,时间,背景。“我遇见一位老太”,人物。写人用“位”,这是表尊敬。“老太”是行乞之人,“我”能尊而敬之,非常了不起。比给她钱更了不起!“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颤颤巍巍/空空荡荡”,动作描写,细节描写,强调其老,其空。“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她没有微码/我只有手机”,行乞也要与时俱进。“看着她失望地走远/我竟然捶响了/喇叭”,点题:“悲愤交加”。悲的是“老太”,愤的是自己。看多了各种乞讨,看多了各种“筹”,经常“被乐捐”,我早已麻木,难得王爱红还有一颗想给而不得的“悲愤交加”之心。捶喇叭是一个有趣的细节。
2021年10月11日16点11分

 

 

IM BILD – 江湖海 Jianghu Hai

10月 3, 2021

Jianghu Hai
IM BILD

Auf einmal wisch ich auf eine Nachricht: Laos!
“am 29. 08. in Luang Prabang,
vier neue einheimische Infizierte. ”
Das sind Untertitel, im Bild: ein Mönch
legt Feuerholz nach. Der Sender der Nachricht
kommentiert auf Chinesisch:
“In den Tempeln werden nicht nur
mehr Verstorbene eingeäschert,
die Mönche und Nonnen kümmern sich um Waisenkinder,
sie helfen den Laien bei allen möglichen Sorgen.”
Ich erinnere mich an ein anderes Bild,
das hab ich in Luang Prabang
vor drei Jahren und acht Monaten selbst aufgenommen.
Es hat sich auch in mein Gedächtnis eingebrannt,
als etwas Heilsames:
Sechs junge Brüder in roten Roben,
ein schwarzer Hund, ein fremdes Mädchen in Dunkelblau
scharen sich um ein tanzendes Feuer.
Außerhalb dieses Rahmens sind noch im Bild dabei
ein Haufen Chinesen, das sind wir Dichter von NPC,
wir bringen Poesie. Heuer im Frühling aus China
sind Ärzte gekommen, mit Medikamenten, Masken und Impfungen.

1.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 Oktober 2021

《新诗典》小档案:江湖海,60后,湖南人,居广东。中国作协会员,新诗典诗人。1979年起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1000多首(篇)。出版个人专著20余部。作品入选100余种选本,被译为英、德、俄、法、日、韩等多种文字。获NPC李白诗歌奖金奖、亚洲诗人奖、深圳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井秋峰诗歌奖年度大奖等多个奖项。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4日,3836首,1209人。第29个江湖海(广东)日

伊沙推荐:
整合之诗:将《新诗典》文化与当前疫年文化巧妙有效地整合在一起,令人感慨万千,疫情尚未完全控制,地球的未来莫测,我希望在未来我们想起这些出国的经历时不会说:那是《新诗典》的黄金时代。

况禹点评《新诗典》江湖海《画面》:三四年间,天地翻覆,无论是驴友,还是诗人,还是其他的人群,几乎关于生活的所有,人们都在从头适应,从头学起。剧变固然令人惆怅,但滔天疫情下,诗歌又何尝不是心灵之药呢。

黄开兵:那幅照片,我还有印象,画面很令人深刻!和平温暖,诗人诗歌;疫情死亡,医生药品……画面重叠间呈现出悲悯情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江湖海《画面》:但凡你去过某个地方,在那里留下了自己的脚印,无形中那个地方就与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里的荣辱兴衰也会牵动着你的喜怒哀乐。诗人眼前视频中呈现的悲惨凄凉的疫情景象,与多年前狂欢美好的回忆形成鲜明的反差,令人油然而生淡淡的忧伤,两种画面的叠映中交织的是跨国之谊和诗人之情,还有隐隐作痛的担忧。巧妙的构思,情感的把控,以及文字产生的张力,都彰显出诗人卓越的诗写功力。诗的最后“今年开春之后/前往的是中国医生/他们带去药,口罩和疫苗”,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文化的输出,更有中国医生救死扶伤的人间大爱和国际主义精神,让人温暖又心安。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3诗人江湖海《画面》
直到此刻,老挝的新冠疫情仍在持续蔓延,但总体上并不算严重。截止10月1日,老挝境外输入病例27例、本土病例437例;累计确诊病例24310例,死亡19例。这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诗人提到的中国医生,提到的药、口罩和疫苗。这首诗从现实的画面切入记忆的画面,从疫情时不时的提醒强行返回三年多前此地一派祥和的情景。这种对比是抖动的,剧烈的,也是丰富的,能看出这样一个崇尚佛教的国家对待生死的态度,以及对待人的态度。“火焰”一词既灼心,又照亮了整首诗。灾难下的火焰,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超度亡灵火化遗体,因而是死亡之火、祈祷之火;记忆里的火焰,则是六个红袍少僧、一只黑狗、一个少女围簇一起舞蹈的薪火,因而是希望之火、生命之火。给诗人造成强烈视觉冲击,难以释怀的可能还有一点,那就是两种不同意义的火焰竟在同一座城市点燃!资料显示,2018年2月初,新诗典诗人专门组织过西双版纳-老挝行,其中新世纪诗典第50场,正值新诗典2500首诗之夜,就是在琅勃拉邦举行的。诗中写到的琅勃拉邦,算是老挝比较繁华的城市了。短短几年,今非昔比,物是人非,几多悲欢,令人感叹。所幸这一切,有新诗典诗人见证,这位名字里每个字都蓄满水的诗人把两个画面定格,把诗人和医生定格,显得意味深长。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苦难中的国度,诗人和医生,天然承担着“疗愈”之职,二者皆深怀仁爱之心,二者皆有大造于世,我想,老挝的天空一定会铭记他(她)们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江湖海的诗《画面》的十一条:
1、简洁语言本身的韧性,或者说弹跳力,给诗意注入了新鲜活力的同时,更增添了它的无穷活力与独特魅力;
2、文本是诗人生命的骨头,生活的血肉,呼吸与声音,还是迷人的身材与心跳;
3、江湖海,60后,湖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9年起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1000多首(篇)。出版个人专著20余部。作品入选100余种选本,被译为英、德、俄、法、日、韩等多种文字。获NPC李白诗歌奖金奖、亚洲诗人奖、深圳第一朗读者最佳诗人、广东有为文学奖诗歌奖、井秋峰诗歌奖年度大奖等多个奖项。现居广东;
4、江湖海其人,充满了血性的色彩,这是2015年长安诗歌节第163场(深圳专场)的诗会上,我读了一首《两个小孔》,而受到非口语诗人极度的排斥与讥讽,却受到其仗义执言好诗时我感受到的,与此同时,通过对其日常的关注,能够感受到其对待工作就像对待诗歌一样,充满了期待与热情;
5、江湖海的诗,首先凸显出来的是高产,其次就是对个体生活与经历的呈现,既直击现场,又触动人心,并给人带来巨大惊喜的同时,还给人以强烈的力量感;
6、回到本诗,先由看到网络上的国外事物,再回到记忆里曾经所经历过的种种情景,融合于一体,构成了一幅幅色彩斑斓的世界,一切都在同一个时代,却有着不同的变换莫测的人生故事;
7、诗中从几个角度描述,以细腻的笔触呈现出独特的异域风情,并由此带来了不同的文化元素,还能够深刻感受到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善念,这不仅仅是诗的魅力,更应该是文化的胜利;
8、此诗的诗维虽然复杂,却层次分明,犹如一幅画面上的不同色块,既相互兼容,而又相对独立,这也正是本诗在诗维逻辑上,最值得珍视的部分;
9、就诗的内容而言,生动鲜活的画面,何尝不是一首诗呢,更何况带着现实的残酷与大爱和温暖;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我们所经历的这个时代的一切,正在一步步成为史诗”;
11、当代之诗,情景之诗,融合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ULMENBLÄTTERREGEN – 里所 Li Suo

10月 1, 2021

Li Suo
ULMENBLÄTTERREGEN

Omi klettert auf einen Baum,
Ulmenblätter pflücken.
Ihre Schwägerin kann vor Hunger nicht klettern
und bittet Omi, sie raufzuziehen.
Omi sagt, das schaff ich nicht,
da fallen wir beide runter,
und die Familie ist verhungert.

30 Jahre nach der Revolution von 1911
scheint die Sonne auf Omi, zwölfjährig, mager,
und auf ihre Schwägerin, noch magerer.
Das Mädchen auf dem Baum greift aus ihrem Korb
eine Handvoll Blätter,
lässt auf die Schwägerin, der schwindlig ist,
einen Regen zum Essen niedergehen.

Janua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1.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里所#(23.0)

 

伊沙推荐:小中有大,游刃有余。今夏内蒙草原帐篷诗会订的货。疫年成全诗,里所长了一大块后下不来了,可喜可贺。本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日,3834首,1209人。第23个里所(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现居北京。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出版有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里所《榆叶雨》:记得去年春天,各地防疫任务艰巨的时候,避住在路上空阔少人的郊外,家人摘了不少簇新的榆钱儿,和面做成团子,一面吃一面感慨,此物在饥荒之年,曾救下过多少人命。本诗带读者回到了1941、1942年前后的岁月。那应该是因小说和电影而变得颇为著名的灾荒年代。但诗中所写,却又是来自真实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今天想来,依然是凄楚的。当然,在时间的长河中,又是平凡的。毕竟,还有更痛不欲生的岁月。后人写这些,不止是为了追祭缅怀先辈,更是为了显示人类对这样一种生活的拒斥。愿它们永不再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里所《榆叶雨》:本诗以上世纪四十年代大饥荒为背景,记录了一家姑嫂二人在树上觅食的生活场景,也是当时万千家庭的一个缩影。因时代较为久远,诗中所写让现在的很多人难以置信,只在年龄比较偏大的人群中还有残存的记忆。残酷的现实扑面令人感到窒息,然而即便在这种艰难的生存环境之下,仍闪烁出的人性的光芒。那些从“奶奶”手中下的“可以吃的雨”,是生存的希望和火苗,足以照亮那漫漫长夜,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高光时刻,当载入诗史,足以照亮后世。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里所《榆叶雨》

榆叶,因其外形圆薄,状如钱币,故也称榆钱。这种榆钱,在中国多少代人的记忆里,饥馑时可以当救命之钱,大自然所赐之钱。即便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榆钱仍是众多乡村少年胃袋里最香甜的记忆。这是一首与榆钱有关的回忆之诗,表现的正是饥荒之年,奶奶和她的小嫂子靠榆钱存活下来的真实场景。
这首诗可以理解为三个特写镜头的组合,有小电影的效果。第一个镜头,特写“爬树摘榆叶”,镜头是灰暗的,但仍然有一丝希望;第二个镜头,感觉诗人一下子把镜头后置,用阳光那束光聚光到两个瘦弱的女孩子身上,用“瘦”和“更瘦”特写出了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是一种必要的背景交待。第三个镜头,气氛一下子明亮起来,欢快起来,这得益于这位少女奶奶灵机一动,给树下饿得快晕倒的嫂子“下起榆叶雨”,这一阵“可以吃的雨”,不止滋润了生命,也一扫灰暗的色调,把全诗染得发绿透亮,让人感受到苦难中的温情!
全诗三段高清晰的诗写像素,戳在眼前,仿佛诗人穿越到了现场,甚至就置身在那个现场,亲眼目睹,快速写就。几乎可以肯定,诗人写到最后内心是喜悦的,读者读到最后内心也会是喜悦的,不过仍然属于悲喜交集的范畴。

马金山|读里所的诗《榆叶雨》的十一条:
1、诗歌的绝妙之处在于,用朴素的语言,把事物说清楚;
2、写无定法,能够真诚地打动人心的作品,就是好作品;
3、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出版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现居北京;
4、里所的诗,越来越触及生活的切面,还原并升华事物本身的质感,在生命的细节表达中,凸显生命力,且由此给人以强大的震撼力;
5、一段饥饿史,小人物史,活生生的现实,记忆里最悲惨的时刻,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新鲜的语言里,构成了极富生活质感的时代原貌;
6、诗一入笔,直抵生活现场,引发到奶奶的身上,并在一系列生动的细节内部,还原了一个时代本真的样子,关乎生活,关乎生命,关乎生存;
7、尤其是诗中瘦小的人,形象而鲜活的画面,好像一个高清的摄像镜头,提炼出紧密且疏缓的情节,却渲然出现实生活中最饱满的一面;
8、而榆叶在那个作为粮食的年代,在当下人面前,已经是有钱人在饭桌上的美味佳肴,既是岁月的轮回,还是生活的巨大变化;
9、结尾的镜头,调皮可爱的生动描述,新鲜的比喻,给人带来喜悦感觉的同时,又给人以内心的震撼;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听来的事物,写出鲜活的感觉与真实的画面,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11、苦难史诗,小人物诗,生存之诗。

马金山九月十一条

(本期诗人:赵克强、左右、高歌、摆丢、曲有源、
大九、周芳如、亚黎、范可心、图雅、
香香美食居、喵小咪、万野、暮云平、孙丽珠、沈浩波、徐江、南人、李岩、马金山、君儿、莫高、木匠、第一闲人、劳淑珍、宗尕降初、夏微、霍巧玲、蓝色妖姬、圆白点)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9月合辑)

 

黄平子读里所《榆叶雨》

——《新世纪诗典》3834

榆叶雨

里所

奶奶爬到树上
摘榆叶
她嫂子饿得爬不了树
叫奶奶拉她上去
奶奶说我可拉不动
你要是把我也坠下去
一家人今天就饿死了

民国30年的阳光
照着十二岁的瘦奶奶
和她更瘦的小嫂子

树上的少女忽然从筐中
抓起一把叶子
给她快晕倒的嫂子
下了一阵可以吃的雨

2021/01

黄平子读诗:民国30年就是1941年。维马丁先生问是不是1942年的河南大饥荒。里所说,她的老家在安徽阜阳。这就是不是的意思。1942年的河南大饥荒有两个大背景,一是1938年6月,蒋介石为抵御侵华日军西犯,下令炸开花园口段黄河堤坝,使河南、安徽、江苏三省44个县成了黄泛区。二是抗战进入了关键的相持阶段。1941年,安徽还有榆树叶子吃,当然还没有到最苦的时候。虽然十二岁的“奶奶”很瘦,虽然“奶奶”的小嫂子更瘦。诗中有几个值得关注的细节,第一个是:“她嫂子饿得爬不了树”。爬树本来应该是孩子和男人的事,“奶奶”的小嫂子,一个小媳妇也来爬树,肯定是迫不得已的事。第二个是:“你要是把我也坠下去/一家人今天就饿死了”,一家人的命竟然悬于一个十二岁的小朋友之手,命运之神多么会捉弄人啊。第三个是:“树上的少女忽然从筐中/抓起一把叶子/给她快晕倒的嫂子/下了一阵可以吃的雨”,这阵可以吃的,自然是榆钱雨。这是民国30年唯一的亮点。
2021年10月1日20点33分

 

 

 

 

MEINE MUTTER, MEIN LAND – 谷驹休 Gu Juxiu

9月 30, 2021

Gu Juxiu
MEINE MUTTER, MEIN LAND

meine mutter ist ungebildet
jedesmal wenn wir video-telefonieren
haben wir uns nichts zu sagen
bis wieder corona auftaucht
da können wir noch
ein paar minuten plaudern

früher wars auch so
erdbeben wolkenbruch hitze
ja sogar
schweinefleischpreise
immer wenns probleme im leben gibt
wird unsere beziehung
ein bisschen enger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谷驹休#(8.0)

 

伊沙推荐:谷驹休的8.0,虽然进度不快,但成长十分显著。我印象很深的是2016年夏天在上海,在非本典办的一个诗会上,当时2.0的谷驹休排长队参加观众朗诵,比大部分嘉宾诗人的诗都好,让不明真相者惊叹上海群众的诗写水平,现在比那时又前进了一大块。本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夺冠军,适逢国庆佳节,派出去与各平台国庆诗一较高下。

况禹点评《新诗典》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平易、深沉、滋味复杂,这三者中,每两者集于一首诗,相对容易;三者集于一体,就很难了。本诗交出了一份圆满的答卷。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日(国庆节),3833首,1209人。第8个谷驹休(上海)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同感,越是生活里遇到大灾大难时,家人的联系也更紧密,这种报团取暖的方式更能让人感受到亲情的可贵,而且安全感十足。诗题很大,诗人采用举重若轻的写法,深入到母子之间具体的交流沟通,充满温情且言之有物,有效避免了喊口号式的写作和空洞无物的伪抒情,若诗人的写作不能观照生活的具体,无异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陷于徒劳的无效写作之中。

《新诗典》小档案:谷驹休,本名吴野,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人,现居上海,广告文案策划,从2013年开始写诗入典以来,日常写作断断续续,心有惭愧却又改正艰难,这种状态成因复杂,好在对诗歌始终心有牵挂,以后写多邂逅另外,结合本次上典作品说几句:世界潮流,循环往复,人的意识形态也不会一尘不变,思想认知提升上,多接收多省察自己总归更好,新诗典是一个纯粹的平台,对不同观念的作品,愿大家彼此多一点宽容和友好,谢谢!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30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

把祖国比作母亲是一个古老的修辞,在中外作品中并不鲜见,却也永不过时,究其原因,其中蕴含着人类与孕育生命的土地、河流、天空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到了口语诗人手里,个体体验就显得更加重要。这首诗不是喊口号式的比喻,而是把自己与母亲搁进去体会,把个体面对国家灾难和生活小事(比如猪肉涨价)的反应搁进去体会,体会出了“我们的联系/就会更紧密”。这种体会得出的事实的诗意就是诗题。通读全诗,一种强烈的共鸣油然而生,从个人来说,往往生活中出现了生老病死、物价上涨、限电限水等重要变化时,我们与亲人才会有更多的联系与交流。从国家来说,真的似乎只有出现重大麻烦,比如疫情、地震、暴雨、高温等灾难时,我们与这个国家才凝聚的更紧密。为什么没有出现重大麻烦时,我们与亲人的关系显得那么无趣甚至紧张?我们与国家的关系也不那么紧密甚至冷漠麻木呢?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构成了我们这种境遇,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疏离或剥夺了我们平常爱的能力,这真的是值得中国人思考的一个问题,以我观之,这实在不是一个小问题。胡适说多研究些问题,于我心有戚戚焉。无疑,这是一首有力量的小史诗。

 

 

MITTHERBSTMOND – 伊沙 Yi Sha

9月 28, 2021

Yi Sha
MITTHERBSTMOND

heuer im mondjahr
der mond am 15. 8.
war vor allem gelb
wie eine ganz runde
selbstgemachte torte
mit wirklich sehr viel
ei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中秋月》
伊沙

今年
八月十五的月亮
黄是最大特色
像一块圆圆的
鸡蛋加得过于实在的
自制蛋糕


Yi Sha
TRAUM 1826

In der zweiten Nacht
nachdem ich beim Tor vorbeigegangen bin,
hab ich von meiner Schule geträumt,
der Dritten Mittelschule von Xi’an.
In einer Nacht mit starkem Wind, ohne Mond
kann ich nicht heraus
aus dem Hof,
als wär ich im Horrorfilm
die Hauptperso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梦(1826)》
伊沙

在从它门口
经过的第二天晚上
梦回母校
西安三中
在月黑风高之夜
封闭庭院式的校园
我出不来了
像恐怖片的
主角

 

Yi Sha
BONUS-POESIE

Jedesmal, wenn ich das Hotel seh,
das All Seasons Hotel,
denk ich an Poesie
als Geschenk für die Kunden,
obwohl sie noch gar nicht
mich hergeschenkt haben,
sondern den von meiner Frau und mir
übersetzten Martin Winter.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送诗的酒店》
伊沙

每次看到
全季酒店
我心里都会说:
给顾客
送诗的酒店
虽然还没有
送过我
但送过
我和老G译的
维马丁


Yi Sha
15. TAG NACH VATERS TOD

Jahreszeit ändert sich,
ich acht immer noch
auf das wechselnde Wetter,
merk aber auf einmal,
niemand ermahnt mich.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父亡第15天》
伊沙

换季时节
我还在关心
天气的瞬息万变
忽然发现
已经无人叮嘱

 

Yi Sha
TRAUM 1827

Sternenhimmel,
Fische schwi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梦(1827)》
伊沙

夜望星空
鱼翔浅底

 

Yi Sha
KEINE SCHMUTZIGEN WÖRTER

ich glaub immer,
die beziehung von mensch und natur,
ohne austreten
können die beiden nicht eins werden.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不说秽语你以为我就写不了吗》
伊沙

总是感觉
人与山河大地的关系
不排泻一下
就不算融为一体

 

Yi Sha
MODERNE GEDICHTE: GUT ALS NOTIZBUCH

Gestern frag ich meine Frau:
„Die Tante vom jüngeren Onkel
hat uns letztes Jahr Niangao-Kuchen geschenkt,
zu welchem Feiertag?
„Weiß nicht mehr.“
„An dem Tag waren wir
beim Changning-Palast …“
Sie erinnert sich nicht.
Heut in der Früh
seh ich die Zeitschrift „Masken“
hat ein Gedicht von mir.
In dem Gedicht
steht das mit dem Kuchen war am Nachmittag
vom Heiligen Abend.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现代诗:记事的功能》

昨天我还问妻:
"小舅妈给咱们
送年糕是在去年的
什么节日?"
"记不清了"
"就是咱们
去常宁宫的那天……"
妻还是想不起来
今晨
我见《脸谱》微刊上
选发了我的一首诗
该诗告诉我
这件事发生在
去年平安夜的下午

 

All photos by Yi Sha

All photos by Yi Sha

Yi Sha
3 WOCHEN NACH VATERS TOD

Friedhof Shou Yang Shan,
elf Uhr am Vormittag,
Totengeld verbrennen.
Beim Anzünden, in dem Moment
hört der Regen auf,
der uns das Mondfest
und die nationale Olympiade
die ganze Zeit durchnässt hat.
Aber ich hab schon gehört,
nach dem Nationalfeiertag,
grad wenn wir das Poesie-Kochen machen,
da kommt wieder
der Regen.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父亡三七日》
伊沙

寿阳山陵园
上午十一点
祭奠亡父烧纸钱的火
点燃的一瞬间
自中秋节后开始下
浇透了全运会的雨
住了
但听说
等国庆节后
厨艺诗会举办时
另一场雨
还会再来

 

Yi Sha
TRAUM 1824

Im Nachlass meines Vaters
ist ein Auto,
ein Spielzeugauto.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梦(1824)》
伊沙

在父亲的遗产中
有一台车
玩具车

 

Yi Sha
VATER UND SOHN

In der Mittelschule,
wenn jemand seinen Vater erwähnt hat,
wollt ich nichts davon hören.
Das hat sich geändert,
als ich jemanden hatte
der mich erwähnen kann.
Erst dann hab ich auch meinen Vater erwähnt.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子与父》

记得上中学时
别人提父亲
我是不愿听的
我开始愿意听
甚至自己也开始提
是在我也有人提
之后


Yi Sha
LIVE-UNTERRICHT

meine erste lehrveranstaltung
in diesem semester
wird von studierenden
live übertragen.
aus einem corona-gebiet
hat es jemand nicht hergeschafft.
deshalb macht jemand mit handy
und ständer
die übertragung.
dieses detail
gibt mir auftrieb
und spornt mich an.

15.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上课》
伊沙

本学期
第一次上课
有直播
一个学生
为另一个
因在疫情风险区
而延迟报到的学生
架上手机
做了直播
这个细节
成为我
将课上好的
新动力

 

Yi Sha
AN MEINEN GEOGRAPHIELEHRER

ich hab in PUPPENTHEATER
über ihn geschrieben.
heute hab ich mir plötzlich gedacht,
so alt wie er sein muss,
wahrscheinlich war er noch nie im ausland,
und wegen seiner gesundheit,
wahrscheinlich hat er die welt schon verlassen.
ich denk an damals,
er hat mir so viele orte,
so viele namen,
wo er nie war,
vorgetragen wie verse,
voller gefühl,
extra für mich,
so lernte ich von anfang an
die welt zu lieben
und kein lokaler trottel zu werd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致我的地理老师
伊沙

我在《木偶剧场》中
写过他
今晨我忽然想到
由于岁数的因素
他可能至今未出过国
由于身体的因素
他可能已不在人世了
遥想当年
他把他从未抵达过的
那么多的地方
那么多的地名
朗诵诗一般
充满感情地
讲授给我
让我从根儿上开
学会爱世界
不做土巴佬

Yi Sha 1993, photo by Jiang Tao

Yi Sha 1993, photo by Jiang Tao

Yi Sha
HORROR-EXTREM

geistermofa
geisterauto
geisterzug
geisterboot
geisterflugzeug
geisterraumschiff
geistersatellit
geistermond
geistersonne
geistererdball
geisterweltall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Jacqueline und Martin Winter im September 2021

 

《恐怖至极》
伊沙

幽灵摩托
幽灵汽车
幽灵火车
幽灵船
幽灵飞机
幽灵飞船
幽灵卫星
幽灵月亮
幽灵太阳
幽灵地球
幽灵宇宙

 

Yi Sha
! ! !

Mein Vater ist von uns gegangen,
ab jetzt werd ich vielleicht noch
von Älteren ermahnt und ermutigt,
aber sicher nicht mehr
mit so vielen Rufzeichen!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
伊沙

父亲走了
往后或许
我还会得到
长辈的叮嘱与鼓励
但是再也不会夹杂
那么多的感叹号了

Picture by Xing Hao

Picture by Xing Hao

Yi Sha
IM HERZEN

Warum starr ich die ganze Zeit
auf ausländische Filme?
Weil früher für mich
als Kind und als Bursch
die Filme die Welt waren.
Von diesen Filmen her hab ich
meine ersten guten Gedichte geschrieben.
Heute,
indem meine Zeit alt wird mit mir,
ist es immer noch so.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21

 

《心思》
伊沙

我为什么
死死盯住外国电影不放
因为曾经一度
从童年到少年
它是我全部的世界
并因此而写出过
最初的好诗
今后
当时代与我一起老去
它仍然会是如此

Picture by Xing Hao

Picture by Xing Hao

 

Yi Sha
MILIEU

Vorm Südttor der Uni
an der Straße
ein Lastwagen,
eine Bauersfrau
sammelt Recycling.
Scharf
und grob
ist ihre Sprache,
mit schmutzigen Wörtern:
„Du Schasverkäufer!
Du Furzfabrikant!“
Ich hör das,
für mich klingts
so warm und vertraut,
ich bin schon als Kind
damit aufgewachsen,
und hab es genau
in Romanen beschrieben.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21

 

《环境》
伊沙

校南门外
马路边上
一个拉架子车
收破烂的农妇
尖锐地
粗鲁地
骂出了人间
最脏的话:
"你个卖P货!"
我听着
好熟悉
好亲切
我打小
就是听着
这种话长大的
《中国往事》
所写属实

Picture by Xing Hao

Picture by Xing Hao

Yi Sha
TRAUM 1831

Ich träum von einer Dichterin.
Alle männlichen Dichter im Traum
in Beziehung zu ihr,
das stimmt alles nicht.
Aber sie selbst, soweit sie kenne,
das ist wie in Wirklichkeit.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21

《梦(1831)》

伊沙

梦见一位女诗人
我梦见的
与之有关的男诗人们
都是不对的
但对她的认识
梦与现实无异

Yi Sha
TRAUM 1832

Bin vielleicht noch in Hohhot,
Xu Yan bringt mich in ein Gasthaus,
wie ein mongolischer Palast.
An der Tür zum Separee in einem Becken
schwimmen zwei Schildkröten.
Xu Yan sagt:
“Die essen wir heute.”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梦(1832)》

伊沙

好像还在呼和浩特
徐厌带我去一家
蒙古王府式的酒楼
包间门口的水盆里
游着两只乌龟
徐厌说:
"今天我们就吃它"

Picture by Xing Hao

Picture by Xing Hao

 

Yi Sha
TRAUM 1830

Ein Mensch
bringt Regen.
Wohin er auch geht,
bringt er den Regen mit.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21

 

《梦(1830)》

伊沙

一个人
自带雨季
走到哪里
把雨带到哪里

 

WAS VATER GEDACHT HAT – 夏微 Xia Wei

9月 27, 2021

Xia Wei
WAS VATER GEDACHT HAT

Vater war Armeearzt.
Er war in Hebei stationiert,
in der alten Stadt Xingtai.
Nur wenn er Urlaub hatte,
kam er zu Mutter zurück nach Beijing.
Ich war drei,
wir wohnten in der Qianmao Hutong,
Xinjiekou.
Meine Mutter war im Xiehe-Spital,
sie hatte meine Schwester geboren.
Vater ging sie mit mir zusammen besuchen.
Wir nehmen den Bus,
auf einmal drückt er
ganz fest meine Hand.
Die ganze Fahrt ist er bedrückt,
er ist mir sowieso fremd.
Und dieses finstere Gesicht.
Im Spital sehen wir Mama,
die ganze Bedrückung muss jetzt heraus,
ich fang laut an zu heulen.
Mama weiss, Papa weint mit,
weil sie mir
keinen kleinen Bruder geboren hat.

Ue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赵立宏组稿推荐过来一组山西长治诗人的诗,成功入典四位。地方诗人欲使其影响扩大到中国诗坛乃至中文诗坛,我想不出比《新诗典》更便捷有效的跑道了。夏微这首在其中比较突出,信息丰富,丝丝入扣,叙述颇有韵味。

​况禹点评《新诗典》夏微《父亲的心思》:人心的变化,说快也快。转眼已是生儿子,被解嘲为“赔钱货”的时代了。诗中所写的主人公的微妙心思,恰好可以留作几千年中华农业文明下性别价值观的一个较近标本。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高校声乐教师,现居山西长治。喜爱诗词和诗歌写作,主要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漳河文学》、《潞州文学》等发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夏微《父亲的心思》:父亲的心思如果不说出来,当子女的不一定能猜中,而和父亲生活多年的母亲应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场合里,“我”和“母亲”同样是委屈地“哭”,又都是因“父亲”而起,但哭中包含的原因却并不相同。诗人不疾不徐娓娓道来,虽是一段久远的回忆,但读来犹如身临其境;时代感、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以及丰富而细腻的情感交织在一起,都令本诗有着厚重而绵密的质感,显得如此卓尔不群。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6夏微《父亲的心思》

母女都哭了,母亲因二胎没有生下带把的对丈夫感觉亏欠而哭,女诗人作为长女,因父亲一路没好气委屈而泣。诗中父亲的心思,有着从传统承继来的重男轻女的心思,有着毕竟时代有所变化重男轻女也变得含蓄隐忍起来的心思,当然也有着父亲内心难以名状的矛盾。这位父亲本身是医生,而且还是军医,他的职业使得他的表现当然与一般父亲有所不同,虽然并无本质不同。我想这位父亲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他又得一女的消息,这对他来说肯定不是那么好的消息,人往往可能就是这样,事情要久不来,要来就一起扎堆,父亲坐上公共车,“不知道他怎么/把手给挤了”,透过语言的车窗,那分明就是一个时代的力量把他的手给挤了!这一细节的呈现,加上最后母女两人一起哭的爆发力,让我们一下子记住了这首诗。

马金山|读夏微的诗《父亲的心思》的十一条:
1、写作是蠢人的事业,太过精明的人,写不好耐人寻味的东西,至少耐力是一个考验;
2、于写作者而言,无论何种题材,都不能搁置过久,否则就会有流产的可能;
3、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等。现居山西长治;
4、山西的整体诗坛环境并不好,不好在众人对口语诗的不屑与排斥,而长治的诗坛则不然,不仅生态良好,且在一批好的口语诗人不断的成长过程中,影响着整个长治诗坛的阵容在更大范围内的影响力;
5、回到本诗,将过往的记忆,又重新唤起,在平铺直叙式的描绘里,把细节之处写得生动形象,语言通俗而又极富感染力,并绕有滋味;
6、诗一开头,即交待出父亲生前的职业身份,以及工作状态情况,并将家庭住址和生活信息予以描述,呈现出人生的背景与底色;
7、笔触一转,勾勒出记忆深处最为深刻而复杂的现实生活,在细腻的情景带入下,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沉实而且饱满;
8、诗中流露出来的传统观念,在自然的气息里,显现出复杂而微妙的情感,其中暗含着无以名状的本真状态;
9、结尾点亮了整首诗,也回应了现实的问题,将一个时代的问题揭露了出来;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忆犹新的事物,就是鲜活的生命力”;
11、观念之诗,记忆之诗,时代之诗。

父亲的心思
夏微

父亲生前是军医
部队在河北古城
只有探亲假时
才回北京和母亲团聚
那年我三岁
家住新街口前帽胡同
母亲在协和医院
生了妹妹
父亲带我去医院探望
乘坐公交车时
不知道他怎么
把手给挤了
一路没好气的
本来就对他陌生
脸色又那么重
到了医院一见着母亲
所有的委屈瞬间爆发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母亲知道,父亲是
因为她生的不是弟弟
和我一起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LAND OHNE FRAUEN – 第一闲人 Diyi Xianren

9月 23, 2021

Diyi Xianren
LAND OHNE FRAUEN

ich krieg den anruf,
hab mich noch nicht gemeldet,
da unterbricht sie mich schon:
bruder, du kriegst kein kindermädchen,
du kriegst keine frau auf dem land.
weißt du wie alt mein sohn ist,
er ist 29,
hat noch keine freundin.
nicht dass er nichts besonderes wär,
nicht, dass es daheim nicht so gut wär,
es gibt einfach keine frau
auf dem land.
auch eine wie ich in meinem alter
kommt nur zum frühlingsfest für ein paar tage
und ist dann wieder weg.
so eine alte mama
kann ich ihn auf jeden fall nicht
suchen lassen.

2021-02-18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诗典》小档案:第一闲人,男,属龙,本名吴宁洲,当过兵打过仗,做过公务员。办了提前退休 ,或游泳或云游。喜欢写点东西。

伊沙推荐语:在本典以军事题材引人瞩目的第一闲人,换成其他题材也不错,阅历抑或生活的积淀使然。我说过,口语诗让诗回归了文学,它的写作完全合乎文学原理,让有劲儿的诗人使得上劲儿了,而不是瞎折腾。

况禹点评《新诗典》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几十年前的国人,盼望着城市化;今天的城里人,却又开始向往过往记忆里的农村。淳朴、低成本劳动力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我们不适应,全世界也跟惊讶,可生活——就是这么推进的。本诗以对一段电话转述,侧写出了这个大时代。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是啊,除了老人和小孩,“乡里没了女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不要说29岁的好小伙在乡里找不到女朋友,就连找个保姆都如此的困难。本诗没有直接去表现农村暴露出来的人口和社会、经济等方面的问题,而是巧妙地通过“我”和“她”对话的方式,将隐藏在文字背后残酷的现实浮出水面,不但节省了诸多笔墨的铺垫,令诗歌简洁明晰;并且由当事人直陈其言,也更加地使内容真实可信。有责任和担当的诗人从来不会缺失,而诗的功用和价值也由此得以体现。

黄平子读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

——《新世纪诗典》3826

乡里没了女人

第一闲人

电话接通
我才开口
她就打断我道
大哥,找保姆
不能在乡下
你知道不
我儿子29岁了
没谈女朋友
不是孩子不优秀
也不是家里条件差
是乡里
没了女人
也就我这年龄的
过年回来几天
过完年就走了
总不能让我儿子
找个妈吧

2021.02.18

黄平子读诗:“电话接通/我才开口/她就打断我道”,打断别人说话当然是不礼貌的。“她”会打断“我”的话至少说明:“她”和“我”比较熟;“我们”先前讨论过这个话题;“她”知道“我”要说什么。“大哥,找保姆/不能在乡下”,这应该是“我俩”争论的焦点。“我儿子29岁了/没谈女朋友”,这是要给儿子找临时保姆吗?看起来像要找女朋友。“不是孩子不优秀/也不是家里条件差/是乡里/没了女人”,点题,现在很多乡里不仅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连孩子也没有了,都去了进城。大人进城务工,小孩子进城读书。“也就我这年龄的”,这是走不了的留守女人。“过年回来几天/过完年就走了”,这是“儿子”的情况。“总不能让我儿子/找个妈吧”这不是给“儿子”找保姆,是找临时女朋友的节奏。“儿子”难得回家一趟,做母亲的是要通过找保姆让“儿子”接触一下女人吗?“乡里没了女人”,城里找到的保姆,大多也是“出口转内销”的吧?
2021年9月23日17点50分

 

 

OLD PAPERS – 莫高 Mo Gao – ALTE ZEITUNGEN

9月 21, 2021

Mo Gao
OLD PAPERS

I have begun to write with a brush,
and to save paper,
found a big heap of old news.
They call it old news,
actually it doesn’t look like anyone read it.
I think I haven’t read papers in over ten years.
While I’m writing,
I am reading some headlines.
These great thick characters,
they’re influencing me.

Translated by MW in September 2021

Mo Gao
ALTE ZEITUNGEN

In letzter Zeit schreib ich gern mit dem Pinsel.
Um Papier zu sparen,
hab ich einen Haufen alter Zeitungen gefunden.
Alte Zeitungen,
sie schauen aber gar nicht gebraucht aus.
Hab auch über zehn Jahre keine Zeitung mehr in der Hand gehabt.
Beim Üben mit dem Pinsel
schau ich ein bisschen die Schlagzeilen an.
Diese dicken, groben Zeichen,
die haben Einfluss auf mich.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5.0)

伊沙推荐:很有意思很有趣,习书者体会犹深。什么是诗?如果说破便不存在的东西,即诗。这便是阐释学的诗评模式,弄不好便成为诗之敌。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旧报纸》:本诗揭出了报纸时代生活的一奇——除了输送资讯,报纸还有以下三大用处——练书法、卷烟叶、上公厕。本诗貌似着重落笔于前一种,但又不全是,它在有意无意之间隐含的信息量极大,关乎精神,也关乎个人的认知。没有执着于讨论,而且恰到好处的呈现。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近五十,说人话,写口语诗!

新世纪诗典,NPC9月22日,3824首,1205人。第5个莫高(四川)日

 

MOND KOMMT HERAUS – 君儿 Jun Er

9月 20, 2021

Jun Er
MOND KOMMT HERAUS

der mond steigt herauf
er ist heute sehr klein
viel kleiner als das hochhaus in bau
als das gerüst
sogar kleiner als irgendeines
der straßenschilder
hier unter den menschen.
so ein kleiner mond,
die leute auf dem halben erdball
können ihn alle sehen.
in seinem glanz
nehm ich still und leise ein bad.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2.0)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21日(中秋节),3823首,1205人。第32个君儿(天津)日

黄开兵:本诗在“大”、“小”之间,在现实与想象之间穿梭,转换自如。月凉如水,确实,适合洗个舒服的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 君儿,1968年生于津,居于津,写诗不知其数。被长安伊沙评为“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被青海马非评为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被甘肃李振羽评为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

伊沙推荐语:中秋佳节,对于中国诗坛来说,就是月亮同题赛诗会。本诗代表《新世纪诗典》,与四方平台八荒诗人PK一下,交流一下,切磋一下。

查文瑾评:世上那么大而我们总是被一些看上去微小的事物所感动,不能不说宏大的东西多是些面子货,惟小才会入心,惟美才会动心。(2021.9.20)

明月初临
君儿

月亮初临
看起来很小
比正盖的高楼
比脚手架
甚至比任何一块
人间的路牌
都要小
那么小的明月
半个地球的人
都可见到
在它的光芒里
我悄悄洗了个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VATER – 马金山 Ma Jinshan

9月 20, 2021

 

Ma Jinshan
VATER

Mein Vater
ist 1954 geboren.
In seiner Jugend hat ihn der Blitz getroffen.
Seine Handlinien sind nicht mehr klar erkennbar.
Man hat bei ihm eine Herzkrankheit festgestellt,
aber er glaubt immer noch,
wie ihm der Wahrsager gesagt hat,
er wird mindestens 88.

4.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金山#(14.0)

 


父亲
马金山

1954年
出生的父亲
青年时期被电击到
掌纹已经看不清楚了
在被检查出心脏病以后
他仍然坚信
算卦先生说的
自己能够活过88岁

2021.9.4

伊沙推荐:有意思,有诗趣。掌纹消失,命运线就随之消失了吗?我以为不要理解为父亲的迷信和盲目乐观,人在最不可把控的生命面前,实属无奈。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金山《父亲》:某种意义上说,人生就是我们不断认识自己无知的过程。电能够抹平手上的掌纹?关于自然和生理——从本诗中我们貌似又学习了一课。但诗的重点不在于此,而在父亲对算命先生话的坚信。与其将其视为迷信,倒不妨说这是老人对生命美好愿景的执着,这样解得更唯物些,也更贴近生活本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金山《父亲》:人的一生中往往充满各种变数,一如诗中的“父亲”,一次被雷击到,以致掌纹模糊。而在中国人们是常常通过看手相来预测命运的,至于两者之间是否真有什么关联,就不得而知了,不少人是信以为真的。诗中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多年前算命先生所言俨然成了父亲战胜病魔的希望,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被他紧紧攥在手里。这当然无关乎迷信,是一个倔强的老人不屈服于命运,在与之进行无声地抗争,读来唏嘘又心疼。文字不多,父亲的形象却生动而鲜明,令人印象深刻。惟愿老人的坚持能达成所愿,那是命运之神的眷顾。

黄开兵:老友马金山,写诗精益求精。写身边的人,饱含深情。亲情题材,是他深耕的一个主题。写父亲、写母亲、写妻子、写女儿……都写出过佳作。实属实力诗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马金山的诗《父亲》的十一条:
1、除了活好,作为诗人,还应该活成一首诗;
2、把诗化作史,既是诗的命运,还是诗人的命;
3、马金山,诗人、诗评者、摄影者。1981年6月26日生于河南南阳。1998年曾当过兵。出版诗集《吸引》、《此一歌》(中韩双语版)、《答谢词》、《礼物》。现居深圳;
4、而对于诗的态度,我坚持自己一贯的观点,能用十一行解决的,坚决不用十二行,也就是说,简约是我写作的永恒主题;
5、关于本诗,写下的第一句,并不是诗里的第一行,而是第三行的“被电击到”,至于其他,我只是把真实的东西写出来而已;
6、由时间到受到电击,再由掌纹的隐去到检查出心脏病,并由此引申出算卦先生说出的人生,一连串的点滴,串成了波澜不惊的一生;
7、而诗中的事物,则是我对父亲大半辈子,甚至于是一生的再现,每每想来,仍然让人心存敬畏,是对生命的,更是对生活本身的;
8、生命是一个过程,而这中间的东西,才使它的价值更加丰富多彩,这就是一切人世的本相,是还原,还是本源;
9、标题,是我最后的一行诗,因为对标题我一直保持着三心二意的态度,不是自己拿不准,而是于诗而言,精准才是唯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本身即饱含着命运与智慧”;
11、生活之诗,生命之诗,命运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ISENTEILE – 南人 Nan Ren

9月 17, 2021

Nan Ren
EISENTEILE

Ein Magnet
zieht ganz viel Eisen an,
ein fester
Zusammenhalt.

Er befiehlt den Eisenteilen,
sie sollen sich sputen
und zu Messern werden,
zu Schwertern,
zu Schusswaffen
und in den Krieg ziehen!

Die Eisenteile
haben alles verstanden,
aber keines
von ihnen
kann sich
bewegen.

2021-03-09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南人#(22.0)

伊沙推荐:新寓言诗。总感觉,从诗理上说,南人能够吸引大众读者,但是在一个不讲正常诗理,靠诗或诗人出事故才可吸引大众眼球的时代,甭指望,即便带有大众性的诗人也只须做好自己写好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南人《铁们》:此诗难得。寓言——成人童话——童话,本诗兼有这三重属性,而且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到微观,越品越是那么回事儿。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南人《铁们》:一首带有讽喻色彩的寓言诗。一块带有强大磁性的吸铁石,能吸引很多很多铁,并让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紧密/团结”,可当吸铁石命令它们做成各种武器“赶紧去战斗”的时候,才发现它们却已“全都/动弹/不得”……这时候吸铁石强大的吸引力反而成了铁们施展拳脚的桎梏,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便是充满矛盾的世界里残酷的现实,直达事物的本质。建构的同时又加以解构,先扬后抑的手法,令一首看似极简的诗歌产生了无穷的张力,质感丰盈又耐人寻味。

 

 

 

 

ODD JOBS: WHEN I WAS 24 – 徐江 Xu Jiang

9月 16, 2021

Xu Jiang
ODD JOBS: WHEN I WAS 24

I saw a small monkey
escape from its cage
on Monkey Mountain
by climbing big trees.
He walked for a while
on the perimeter wall,
looking back to the cage.
He saw no other monkeys following,
so he returned
the same way.

Translated by MW, 9/15/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3.0)

 

伊沙推荐语:猴子是最接近人的低等动物,猴子的动物性最接近于人性,所以本诗貌似是在写动物性,实则是在深刻地揭露人性,当获9月下半月亚军。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7日,3819首,1205人。第33个徐江(天津)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徐江《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一首让人读完沉思的妙绝的杰作,经过30年的岁月沉淀写出。绝大多数生物包括人和猴子的特性都是群居和从众,这也是现实和环境的残酷所逼。那只可爱的猴子有了一个难得的契机,溜出了笼子,获得了向往的珍贵的自由。可是,它势单力孤啊,落单的恐惧和笼外生存的未知,让它又顺原路回到笼子。这首诗以极朴素的语汇所披露的残酷性,让人深思。这正是诗歌的迷人之处,可以写成万字长篇科学论文,但诗的开放性却让读者自己去完成,千人千读千解千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二十四岁时的记忆》:一只机灵的小猴,好不容易逃脱了人类的笼子,可还没等我们替它”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举动喝彩呢,结果不知它是因为受不了独自在外的寂寞无聊,还是习惯了在笼子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竟然“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光是这只猴子,在我们的周围又有多少人在关键时刻也做出了如这猴一样的选择,猴性即人性,在这些动物的身上我们能更多地看到人类自身的影子,那隐藏在诗歌语言背后的强大的诗意,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自己去体悟,正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徐江的诗《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的十一条:
1、诗人的信仰就是诗,而诗就是诗人的一切;
2、简约是古代诗歌的魅力,甚至是艺术,而在现代诗歌之中,则更是瑰宝;
3、徐江,1967年出生。1991年创办《葵》。曾五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著有《黄昏前说起天才》《徐江的诗》《花火》《杂事诗》《四季杂事》《雾中杂事》《杂事与花火》《我斜视》《哀歌·金别针》(与侯马合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启蒙年代的秋千》等二十多种;
4、徐江是一位资深的写作者,且是一位对文学有着深厚的个人特点和严谨态度的人,而正是这些,才构成了一位当代重要而又受人尊重的诗人、诗评家;
5、徐江的诗,在平实的语言深处,饱含着丰富的生活和思想观念,不仅如此,还在事物的现场,凸显生命的轮廓和人性的光辉;
6、回到本诗,由笼子里的猴子溜出笼外的一系列场景,在一个往返的回转里,道出了暗含其中的深意,并由此揭露出人性的本貌,读来让人回味悠长;
7、诗中的内容,是以记忆中的画面,进行了在场性的还原和呈现,并由此带来了巨大的视觉效应和内心激荡;
8、尤其是结尾部分,鲜活的场景,既是神来之笔,还是现实的残酷与升华,充斥着五味杂陈的气息;
9、除此之外,此诗还揭透出幽默和诙谐的哲学思考,即真正的自由到底是怎样的,在简洁而朴素的语言里,生动地再现了这个问题;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文字自己说话,自己去生发想象,比直白的表达更加深刻”;
11、人性之诗,哲学之诗,批判之诗。

黄平子读徐江《杂事诗·24岁的记忆》

——《新世纪诗典》3819

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

徐江

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
从猴山的笼子
顺着几颗大树
溜到了笼外
在不远的围墙边儿
走了一会儿
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
没有其他猴跟过来
就又顺着原路
回去了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的题目告诉读者,这是一首回忆之诗。徐江生于1967年,24岁就是1991年。“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从猴山的笼子/顺着几颗大树/溜到了笼外”,这是写小猴子出逃。从“顺”、“溜”等字看,小猴子的这次出逃好像是无意的行为。“在不远的围墙边儿/走了一会儿”,这是笼外。笼外的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没有其他猴跟过来/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笼外如果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没有猴子。没有同伴的世界多寂寞啊,这才是最主要的!笼子算什么!

2021年9月16日20点30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AMM! – 图雅 Tu Ya

9月 10, 2021

Tu Ya
BAMM!

Ich such einen Hintergrund für ein paar Blumen
und hör ein Klopfen, bamm bamm bamm –
von einem Schachtisch, Chinesisches Schach.
Oh, ein kleines Kind!
Ein dickes Händchen
schlägt fest auf das eiskalte Metall.
Die Tante bei ihm sagt, er ist erst eins,
er klopft bis zur Grenze der Han,
wenn er ein bisschen größer ist,
kommt er bis zum Fluss Chu.

2021-04-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图雅#(27.0)

 

伊沙推荐语:中国教师节到了,作为《新诗典》诗人群第一大职业一一教师的节日,我们得有所表示。有请教育工作者、天津女诗人图雅老师出场!至于诗之妙,您品吧。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0日(中国教师节),3812首,1200人。第27个图雅(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 获得过2017年亚洲诗人奖;《新世纪诗典》(2011—2021)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十大60后诗人、中国十大女诗人等荣誉;“2020中国天津摄影周”优秀奖。 现为新世纪诗典活动策划,主持过四场百人大型云诗会。

黄开兵:好诗人,都善于从生活场景中抓取诗意,而且裁剪得体。此诗之妙,在于“道具”,很生活、很中国!

马金山|读图雅的诗《拍》的十一条:

1、当代的写作,新鲜感,也是诗的命;

2、对于冗长的东西,我抱以反感的态度,那怕是长长的东西,我也会把它们切成一片一片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3、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等;

4、几年前,因工作在东戴河,距离天津不是很远,加之对诗歌的热爱,以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并在此期间,多次见到这位真心爱诗且勇于为诗奉献自己光与热的知心姐姐; 5、图雅的诗,独具女性的个体魅力,在身体性与精神层面的双重作用下,构建出鲜活的生命力,且颇显诗意的先锋性和思想的艺术气息;

6、回到本诗,从生活的场景里汲取诗意,由画面和事物中的情节与人物融合于一体,在生动形象中自然地展现了出来,值得思考与玩味;

7、一道亮丽的风景,就是活生生的美,而这些在诗人的角度与视角,则生发出灵巧而精彩的画面,细腻入微;

8、诗的结尾,不仅在文字上充满活力,还在文化的底蕴方面凸显魅力,惊奇而奇趣;

9、诗的标题,一个《拍》字,把诗里的每一个字都带活了,不仅如此,还将一切刻骨铭心的东西推向了极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事物中式微的部分,除了技艺,更是感触”;

11、画面之诗,风景之诗,灵动之诗。 李勋阳:大人看着小孩拔节似的成长,就会有一种不由自主地欣喜感,诗里的阿姨用了棋盘的标尺在欣喜地看着小孩变化,同时也能知道阿姨经常带这小孩在这儿玩,这些已经成了小孩无意识的玩具。

黄平子读图雅《拍》 ——《新世纪诗典》3812

图雅

正在给一丛花儿选景

忽然啪啪啪几声

从不远处的象棋桌上传来 哦,一个小娃娃

胖乎乎的手掌

使劲地拍在冰凉的铁面棋桌上

旁边的阿姨说他才一岁

只能摸到汉界

再长大一点就拍到

楚河了

2021.4.21

黄平子读诗:诗的题目叫做《拍》。本诗一共写了三个“拍”。第一个“拍”,是“我”在拍照片:“正在给一丛花儿选景”。这个“拍”正在准备阶段,被第二个“拍”打断了。第二个“拍”,是“一个小娃娃”在“拍”棋桌:“忽然啪啪啪几声/从不远处的象棋桌上传来/哦,一个小娃娃/胖乎乎的手掌/使劲地拍在冰凉的铁面棋桌上”,“突然”写事件的突兀。“啪啪啪”是声音描写。“小娃娃”写孩子的年龄。“胖乎乎”写孩子的可爱。“使劲”和“小娃娃”形成鲜明对比。“铁面棋桌”写棋桌的结实。棋桌而用铁面,说明这是永久性棋桌。永久性棋桌意味着这里有固定的象棋铁粉。棋桌“冰凉”有两种可能:一是天气冷,二是棋桌在阴凉处。第三个“拍”出自带孩子的阿姨之口:“旁边的阿姨说他才一岁/只能摸到汉界/再长大一点就拍到/楚河了”,阿姨的话里,有满满的自豪。孩子健康活泼,长得很快。一个带孩子的阿姨也知道楚河汉界,说明象棋的普及程度广。不过阿姨可能不知道,楚河就是汉界,汉界就是楚河。

2021年9月9日21点06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图雅《拍》:一首妙趣横生的小诗,在常人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场景,落到正在选景的诗人眼里,于是花朵一般调皮又天真的孩子,对孩子满是宠溺和疼爱的“阿姨”,都成了眼前最美的风景,诗人便成了美的发现者和记录者;由拍汉界到拍楚河,一个“拍”字,寄予了长辈对孩童成长的殷殷期盼。本诗切入的角度、诗语的灵动以及诗思的精妙,都值得细读与品味。 张小云读图雅《拍》: 拉远距离来看图雅的“拍” 她“拍”到的是一个人的成长史 而小娃娃今天他“拍”着汉界 是向着楚河的 那位阿姨所说的“目标” 算不算是个引导? 不管小娃娃怎么个长大 这朵“花儿”从本来的“被”取景 将渐渐成为主角了 尤其是在那位阿姨的心里 而在这首诗里 牢牢控制着快门的 是诗人

2021.9.9

川江十六:图雅老师是我走进诗歌圈子的导师。她的诗经常都是寥寥数句,但诗意却有丰富的人文情感和世间乐趣。比如这首“拍”,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场景,但她用心抓住了,并用诗的语言抒发出了妙不可言的乐趣[微笑]

​况禹点评《新诗典》图雅《拍》:幼儿的一举一动都易带感,不止是由于稚嫩,更因为勾连着生命的成长。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 曲有源 Qu Youyuan

9月 4, 2021

Qu Youyuan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Vom Kaiser bis zu einfachen Leuten,
von alters her bis heute,
niemand entgeht dem Lauf der Zeit.

Auch wenn ich mich verkrieche
in meine Jahresringe,
am Ende
komm ich auch ins Krematorium.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曲有源#(13.0)

 

 

《新诗典》小档案:曲有源,1943年生,男,汉族,吉林省怀德县人,祖籍山东蓬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居家写作,每日笔耕不辍。著有诗集《爱的变奏》、《句号里的爱情》、《曲有源白话诗选》、《曲有源绝句体白话诗集》、《删繁就简》。诗歌《关于入党动机》获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1979-1980);诗集《曲有源白话诗选》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伊沙推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曲老就是我们《新诗典》的宝,40后以上的诗人还能战者,目前只剩他一人,本来,鲁迅奖第二届就撸上的他,不在我给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他老人家这个创作劲头,看来非得来个李白奖成就奖加冕不可了。老年写作就要有老年写作的样儿,就要包含历尽人生大彻大悟的智慧,本诗正是如此。

简评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雪也

诗的题目,其实是两句话,基本是两节诗的最后一句,或者说也概括了两节诗的内容。第一节,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岁月。在时间年前,帝王和平民是平等的。岁月没饶过任何人,又有人说,“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第二节,诗人回到自身,来谈生死。虽然躲进年轮,但最终难免被火化。古人云: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为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八十耄耋。由简介可知,作者已七十高龄,由诗也可以看出,诗人已看淡生死,看透生死,以淡泊宁静之心,对待未来,对待时间,对待生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是啊,“岁月没饶过一个人”。遥想当年多少帝王为求得“长生不老”,费尽心机结果依然未能如愿。正如曹操所言:“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没有谁能逃脱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本诗对生死看得极为通透,诗人坦言“而自己躲进年轮/最终/也难免被火化”,惧怕、躲避都不能逃脱死亡,谁会一直长生呢,恐怕只有文学作品里的仙人妖怪罢了。人到老时,身体会变得虚弱,精力也会变得不那么充实。老了其实不可怕,怕的是心态出了问题,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至关重要,既然无法躲避,何不笑对人生?亦是超脱于生死。只不过是死有所归,如是而已。

黄平子读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新世纪诗典》3807

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曲有源

从帝王到平民
从古到今
岁月没饶过一个人

而自己躲进年轮
最终
也难免被火化

黄平子读诗:这是一位78岁老诗人写的诗。“从帝王到平民”,这是从人物身份的角度看。“从古到今”,这是从时间的角度看。“岁月没饶过一个人”,这是点题目的前半句:“岁月不饶人”。“而自己躲进年轮”,这是拟物,把自己比作一棵树。“最终/也难免被火化”,这是点题目的后半句:“自己也难免火化”。先前,火化是树的命运。现在,火化是人的命运。借用伊沙老师的话说:“这是活出来的诗”。
2021年9月4日20点14分

 

 

EIN BERGWERKCHEF SAGT – Zhao Keqiang 赵克强

9月 1, 2021

Zhao Keqiang
EIN BERGWERKCHEF SAGT,

in seinem Bergwerk
gibt es die Frau von einem Bergarbeiter,
die ist arroganter als er selber.
Am Mahjong-Tisch
stellt sie die Steine auf,
“Was? Ich Alte kann mir nicht leisten,
50 Yuan zu setzen?
Mein Mann fährt hinunter, an einem Tag
bringt er 300 Yuan heim.
Wenn er zum Hundsfott nicht zurück kommt
krieg ich in spätestens drei Tagen
600.000 Yuan Entschädigung
auf die Hand!”

2021-05-17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克强(11.0)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一个矿老板说》:传神之作!口语诗写人必须要带感——刚想说“好的口语”,忽然想不对。在口语诗里,不应存在“好口语”“坏口语”之说,所谓“坏”,那就是非诗了。所以说口语诗对作者的考验和残忍,不是其他语态所能比的,没有中间地带,不打马虎眼,要么是诗,要么非诗。对每首作品都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克强《一个矿老板说》:一个普通矿工的婆娘比矿老板还豪横,无非是仗着其丈夫每天有300块的收入,即便“回不来”了更好,还有“60万赔偿款/最多3天/就到老娘手!”。这每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都是斩钉截铁,掉到地上都能砸个坑,何等的自信!这背后不争的事实就是:这个沉湎于麻将的女人,她把自己那个为了一家老小辛苦劳作、连命都不顾的丈夫当成了赌注和摇钱树,连最基本的夫妻情分都丝毫不讲,更不用说心疼或怜惜了。这残酷的现实令人触目惊心,也真实得让人怀疑人生。四川方言的使用,增强了语言的质感,使人物形象更加地贴近生活,因而愈发的鲜活。至于一个女人为何会堕落成一个丧失人性的赌棍,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湘莲子:一个人的命,一个家庭的运,谁知道呢?面对未知,除了赌,又能怎样呢?恐惧,不过对抗恐惧,越豪横,越恐惧。作为一个给工伤康复患者做了十几年心理治疗的医务工作者,为本诗制卡时,心情格外沉重,乃至失眠。半月冠军,当之无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赵克强的诗《一个矿老板说》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诗意的强大,强过生活本身;
2、作为当代诗人,至少要有两项准则,一个是对生活的敏感,另一个是对生活的热爱,皆藏于人世间;
3、赵克强,60后,属虎。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中国口语诗年鉴》。有诗集《我告诉你什么叫穷凶极恶》《假牙》。荣获2019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
4、赵克强,江湖人称赵大爷,既是一种敬语,还是一种态度。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初次见到赵大爷,其人率真可爱,幽默风趣,大气磅礴;
5、赵克强的诗,是典型的口语化风格与表达,其个人的性格特征,结合现实生活的细节现场,在日常性的世界里,揭露出事物的本质,多维视角,立体环绕;
6、回到本诗,以口语化的语言,用方言的方式表达,在特定的环境与语境下,构成了从个体家庭到一个时代的命运,震撼人心;
7、从标题到内容,虽然仅仅只有一个画面,却把一个深刻而复杂的情景显现了出来;
8、诗中所描述的内容,充满个人化的气息,现实而富有特色,尤其是四川方言的质地,让人倍感亲切,但结合诗行,又令人感慨万千,残忍而悲哀;
9、一个女人的几句话,活脱脱的一个人物形象出来了,生动而具体,鲜活且充满生活的质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回到细节与现场,回到语言的现场,回到诗意的现场”;
11、生命之诗,生活之诗,生存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IRDS NEED TO SING – 伊沙 Yi Sha – VÖGEL WOLLEN SINGEN

8月 30, 2021

Yi Sha
BIRDS NEED TO SING

Last night the birds
have all slept in.
They were watching
the opening of the Tokyo olympics.
Nor to partake in the humans’ carnival
after their great calamity,
but to help the origami pigeons
they folded for peace
with their songs.

Translated by MW on August 31st, 2021

Yi Sha
VÖGEL WOLLEN SINGEN

Diese Nacht haben die Vögel
alle lange geschlafen.
Sie haben sich die Eröffnung
der Olympischen Spiele in Tokio angeschaut.
Nicht um teilzunehmen an diesem Karneval
nach dem großen Unheil unter den Menschen.
Aber um für die Papiertauben,
die für den Frieden gefaltet wurden,
zu singen.

Jul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Yi Sha
VOGELRUF

Gott sagte, es werde Klang!
Und es war Klang,
und die Vögel sangen.

August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鸟鸣》

上帝说要有声
于是便有了声
有灵则鸣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1)

《新诗典》小档案:伊沙,男性中国公民,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五十五岁,写诗逾两万,出书百余本,中国口语诗之中兴者、大成者、光大者,近三十载始终影响着中国现代诗的发展态势,对中国现代文明进程有着积极的贡献。

​伊沙推荐语:奥运会与世界杯,原本就是年代标记,延后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一定会成为大疫之年的重要标记,《新世纪诗典》应该以诗做出反应,别人没选出,那我自己来,而这是必须达到的目标: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爱诗者中体盲多,我来普及一个历史知识,是本诗利用的软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本诗当居八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鸟欲鸣》:奥运一奇景,它源自另一则奥运逸事,体现了人的进步,文明的进步,且在全球大疫之下,更具震撼和警示。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伊沙《鸟欲鸣》:一首净化心灵的好诗。汉城奥运会飞入圣火的鸽子被烧死,这次东京奥运会以纸鸽的形式复活,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为了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只是纸鸽毕竟不是活物,它永远不可能发出鸟儿的鸣叫。于是一群围观的鸟儿便想替纸鸽“发出鸣叫”,所以这些不是普通的鸟儿,鸟欲鸣而必鸣,只因它们有悲悯的情怀,以及向往和平的心愿,这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处在一个幸福祥和的大环境中,耳边听到的天籁,是天空传来的真正的和平鸽的鸣叫(而不是由别的鸟儿替其发声),相信那才是你我想要拥有的幸福生活。本诗聚焦当下残酷的现实,紧握时代的脉搏,体现了一个优秀诗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当然这也是内心的需要和时代的要求。

简评伊沙《鸟欲鸣》|雪也

“昨夜”,指的是东京奥运开幕时。“鸟儿睡得都晚”,这是诗人的主观判断。鸟儿为何睡得都晚?因为“他们在围观”,注意此处诗人没有用“它们”,而是用“他们”,也就把鸟儿和人平等看待。鸟儿的围观,不是参与人类的狂欢,而是替和平纸鸽发出鸣叫。为何是纸鸽呢?且看诗人自荐语提到的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鸽子被烧死,多么惨烈的场面,虽然是无意而为之。其他诗人没有注意到,但伊沙觉得必须要写,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这也是诗人应该达成的一致目标。鸟鸣,大自然中美好的天籁之音。毋庸讳言,本诗作者站的更高,想的更远。这是一首大诗!关乎人与自然,关乎世界和谐。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鸟欲鸣》的十一条:
1、诗的共情力,也是一种境界与能力;
2、把一首诗写透之前,首先要先写通亮,那么它所蕴含的意义和价值将超乎想象;
3、伊沙,原名吴文健,1966年5月19日生于四川成都,当代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西安,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4、伊沙其人,越来越是一位精神贵族,这不单单仅靠其写了多少诗,出了多少本书,编了多少人的诗,或者就一句对于文学的热爱所能够阐释清楚的,更是一种信仰;
5、伊沙的诗,从题材的角度出发,既包罗万象又丰富多姿,而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具有良好的语言质地和细节抓取,且深入思想内涵与现实生活;
6、回到本诗,在一连串的现实生活中的鲜活事物,所标注出来的内容留下了时代最重要的痕迹,有知识的凝思,还有对生命的悲悯情怀,以及对和平的有效诠释;
7、短短九行,从时间到空间,从大事件到人类文明,再从自然到和平,无不透着精神与力量,有责任坦露,还有胸怀宽广,更有时代之光;
8、诗中描写的事物层层叠叠,不仅饱满细腻,而且厚重有力,不鸣则已,一鸣即歌,是意识和观念,还是热爱与聚焦;
9、尤其是诗的最后部分,把整首诗提升到极致,个中奥妙无穷魅力,散发出迷人的弦外之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汉语的博大精深,自身所包含的东西,丰富而又精彩;
11、时代之诗,情怀之诗,人类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MÜSSIGE KLASSE – 曾涵 Zeng Han

8月 26, 2021

Zeng Han
MÜSSIGE KLASSE

Mama Liu
lebt von Mindestsicherung,
sie kauft Kirschen,
nimmt eine nach der anderen in die Hand,
kauft 50g
Sonnenblumenkerne,
wählt jeden Kern
einzeln.
Sie streitet mit jemandem
ebenso gründlich,
stößt ein Wort
nach dem anderen
heraus.

Die junge Kassierin sagt,
seit Mama Lius
Sohn im Gefängnis ist,
ist seine Frau mit dem Enkel weg,
hat einen anderen geheiratet.
Onkel Liu ist
in den Fluss gesprungen.
Sie hat jetzt viel Zeit,
die kann sie sich
vert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曾涵(5.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_曾涵(5.0)

伊沙:不要说"底层关怀",而要说"平民精神",后者是《新诗典》的主流,类似于《诗经》中的国风,也是口语诗天然的精神基石。

况禹点评《新诗典》曾涵《有闲阶级》:节奏很稳,于不紧不慢中讲述了一个沉甸甸的“性格与人生”的故事——不仅仅是故事,还有生活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曾涵《有闲阶级》:本诗中“刘妈”这一形象,与真正的“有闲阶级”是有出入的,可以说这个人物典型性中又有着特殊性。生活中像这样吃着“低保”,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慢节奏地混吃等死的人不是个例,可怜、可恶又可悲。虽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有很多,甚至也很值得人同情。但要如何去生活、怎样待人接物完全在于个人的选择。诗人对”刘妈”的言行不予置评,只是通过倒叙与补叙的方式展现其生活细节与态度,有一定的讽刺意味,但全凭读者自己去做客观或主观的判断与思考,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

黄开兵:乍一看,恶人!读毕,可怜人!又应了那句俗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常做可恶之事。诗中刘妈,着墨不多,却写得形象立体,呼之欲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曾涵的诗《有闲阶级》的十一条:
1、空间即诗意,而生动的现实更是诗意的一部分;
2、静夜里的诗,多半能够抵达事物的本质,人性的极致,以及岁月的痕迹;
3、曾涵,70后,男,满族,内蒙古鄂尔多斯人。现从事电影工作,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发起人。爱好诗歌、书法,诗词作品散见于国内诗歌期刊;
4、曾涵的诗,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荒诞的气息,是现实中的荒诞,也是荒诞中的真实,其平实的语言里面生动有趣,而且信息量巨大,并饱含人生的积淀;
5、回到本诗,从题目到内容,都有一种平实的味道,更有一种嵌入生活的质地与气息,浓烈而又极富感染力,与此同时,诗里行间,还平添几分悲伤的感觉;
6、第一节,由物及人,把事物变幻成人事,且里面的动词鲜明有力,拨动人心,无不透视出现实的抖颤之声,衔接得结实而自然;
7、第二节,从超市小妹的嘴里,再次无缝衔接上第一节里的故事,显得更加丰富和完整,不仅如此,还在时间的流逝中,构成了本真的诗意;
8、诗的语言细腻而富有活力,满满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味道与感觉,还不乏体感,并借他人之口,巧妙地融合于一体;
9、诗的最后一句,升华了整首诗,也将悲伤的东西推到了极致,还给人留下了深刻而复杂的想象空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密有致的语言表达,都会是诗意的大小因子”;
11、悲剧之诗,质感之诗,故事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简评曾涵《有闲阶级》|雪也

开篇“吃低保”,为刘妈所处的阶层或阶级,定了调。正因为吃低保,所以买樱桃和瓜子,都是一颗颗地挑。也正因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刘妈和人吵架从容不迫,不疾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崩”,说明有力度。

诗的第二节,是进一步阐释刘妈为何吃低保。可以说是和首句相呼应,原因出自超市小妹之口,就显得更加可信:儿子坐牢,儿媳改嫁,刘叔跳河。原来是如此一个悲情人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么第一节人物的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虽然有大把的时间,但她是孤独的,痛苦的。

黄平子读曾涵《有闲阶级》

——《新世纪诗典》3796

有闲阶级

曾涵

吃低保的
刘妈
买樱桃
一颗一颗地捏
买一两
葵花籽
同样一颗一颗
地挑
跟人吵架
不急不徐
一个字
一个字地
往外崩

超市小妹说
自从
儿子坐了牢
儿媳带孙子
改了嫁
刘叔就
跳河了
她有大把的时间
可以
消磨

黄平子读诗:“吃低保的”,是身份。“刘妈”,是人物。人而用“妈”,说明其年纪也不小了。“买樱桃/一颗一颗地捏”,细节一。可怜的樱桃。“买一两
葵花籽/同样一颗一颗/地挑”,细节二,无聊的大妈。“跟人吵架/不急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崩”,细节三,可怕的有闲。“超市小妹说”,第三者补叙。连超市小妹都清楚,刘妈的大名可谓鼎鼎。“儿子坐了牢”,子不子。不幸之一。“儿媳带孙子/改了嫁”,媳不媳。不幸之二。“刘叔就/跳河了”,夫不夫。不幸之三。“她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人不人。不幸之四。好可怜的有闲阶级!好讨厌的有闲阶级!
2021年8月26日9点19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LTERSSICHTIG – 隐形鸟 Yinxing Niao

8月 24, 2021

Yinxing Niao
ALTERSSICHTIG

Ich sehe oft
das Wort für Feind:
敌人 [dí-rén]
und les es als
alter Freund:
故人 [gù-ré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隐形鸟#(5.0)

伊沙推荐:妙!妙在真实,不是在那儿硬憋生造出来的。自然是人间大道、诗之大道。有人写一辈子连边都挨不着,人的问题一一假人儿岂能做真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隐形鸟《眼花》:确是生活所赐,身体、岁月所给。但更关键的,需要有心人去捕捉并写出来。“眼花”也是一个出灵感的题材类型,就像疫年里的“口罩”。所不同的,前者更日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隐形鸟,女,原名陈秀銮,1969年12月出生,广东揭阳人,教师。口语诗爱好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隐形鸟《眼花》:不经意的一瞥或者眼花很容易造成误读,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并非如此。本诗正是基于这种真实的生活经验,写出了现实当中的某种残酷:伴着年龄的增长,眼花这一生理现象会随时出现,随手记录下来一首趣诗便这样手到擒来。由“敌人”到“故人”,词语仿佛突破了原有的语意屏障,不但“形似”,更兼“神似”,带给我们一种奇妙神秘的关联,仔细一品,还真的颇有几分道理:多少“故人”变成了“敌人”,多少“敌人”曾经是“故人”。所以生活如此广阔,只要心中有诗,所见即诗,所写即诗。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隐形鸟《眼花》:一首难得的佳作,把那一愣神的错觉,恰如其分地写出来,先是诧异,后是会心一笑,回味悠长,貌似妙手偶得,实是做人胸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隐形鸟的诗《眼花》的十一条:
1、在诗中,深刻的另一个名字叫透彻;
2、把诗写绝,不只在于极简,更在于把它写通透到极致;
3、隐形鸟,女,原名陈秀銮,1969年12月出生,广东揭阳人,教师。口语诗爱好者;
4、从隐形鸟每天乐此不疲地推出《诗快报》,足以见得其是真爱诗,反过来看,也因为每天的诗都是极速推出,也免不了泥沙俱下;
5、回到本诗,不得不说出一个字:“绝”,看似一句话分行,但其中饱含的人与事不可谓不质感,而在另一方面,这也是诗神的眷顾;
6、全诗仅仅十一个字,却深藏着人性本真的部分,而且是在自然而然的状态下发生的,更加显现出汉字一撇的奥秘;
7、诗中关于“敌”和“故”字的一笔,这个发现不容小觑,把两个向度的东西全部深埋其中了,另一方面就是感觉的事情了;
8、从某种意义上说,本诗还是后现代主义的解构之诗,而这细微的变化正在于它激发出无限的况味;
9、标题《眼花》,与诗的内容,达成了完全的一致,构成了人性的复杂,而且由看,到见,又在一个逻辑上形成统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用最少的字,把话说清楚,也是一门技艺”;
11、发现之诗,人生之诗,奥妙之诗。

张小云读隐形鸟《眼花》

都说慈悲没有敌人
隐形鸟又呈现另一种境界
“眼花”没有敌人
眼花不执着
眼花不较真儿
其间何止是逻辑
何止是善解汉语之妙
更蕴含着智慧

2021.8.24

黄平子读隐形鸟《眼花》

——《新世纪诗典》3795

眼花

隐形鸟

我常常

敌人
看成了
故人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很短,连题目一起也只有十三个字,但这首诗的含义却很深,深得每一个词都值得推敲。“我”自然是人物。“常常”不仅指事情发生不止一次,还指时间相隔不久。“把/敌人/看成了/故人”,是事件。原因在题目:“眼花”。“把/敌人/看成了/故人”有两个解。第一个解是:把“敌人”这个词看成了“故人”这个词。“我”“眼花”当然是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这两个词太像了,只有一笔之差。第二个解是:把生活当中的“敌人”,看成了生活当中的“故人”。“敌人”是敌对的人,“故人”是老朋友。把敌对的人看成了老朋友,“我”“眼花”当然是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敌人”太狡猾了,竟然扮成了故人!或者说,“故人”太狡猾了,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敌人。好可怕的敌人!好可怕的故人!好单纯的“我”!愿大家都能擦亮眼睛如擦亮皮鞋!
2021年8月24日20点4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EINE WELT IST KLEIN – 潘洗尘 Pan Xichen

8月 19, 2021

Pan Xichen
MEINE WELT IST KLEIN

Meine Welt ist klein.
Als ich klein war, so klein wie ein Dorf.
Als ich groß war, so groß wie eine Firma.
Als ich 45 war
ist meine Welt wieder kleiner geworden,
so klein wie ein Haus in einer Wohnanlage
im großen Südwesten.

Später ist meine Tochter groß geworden,
in meine Welt ist eine kleine mir unbekannte Insel
im Mittelmeer dazugekommen.
Von heute an
folgt meine Welt meiner Tochter,
steigt über ein anderes großes Meer,
ein mir unbekannter Ort kommt dazu,
der heißt Bosto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潘洗尘#(25.0)

 

伊沙: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是父亲的心头肉,不论母写女,还是父写女,都容易出好诗。老潘以前在这个题材上就出过佳作,今天再添加一首。至此,为期一周的涉情诗小专题就圆满结束了,由此可见出:诗歌的本质还是抒情,只是这抒情的方法、手段再也不止于:啊,大海!

况禹点评《新诗典》潘洗尘《我的世界很小》:老潘一写女儿,诗便显得出奇的温情和从容,这类诗在潘氏抒情诗里堪称上品。本诗亦是明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潘洗尘《我的世界很小》:每个人眼里的世界都不一样,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及眼界的大小而不同,或大或小都是相对而言。诗人的心灵世界因一系列清晰的时间线索“小时候”、“长大后”、“45岁以后”、“后来”、“从今天开始”等等,由面到点变换着着不同的归属:“一个村子”、“一家企业”、“大西南一个居民小区里的/一栋房子”;再由点到点:“地中海上我一无所知的小岛”、“跨过了另一个大洋/多了一个更加一无所知的/叫波士顿的地方”。由本省到外省、由国内到国外;由已知到一无所知,诗人生活经历中这些或大或小的世界,有些只是生命中的驿站而已。后来因为女儿的原因,视野不断延伸和扩大:“多了一个”、“又多了一个”可以安放亲情的地方,这才是诗人心灵及爱的归宿。诗人平静如水的叙述里,抑制不住的父女情如暗流涌动,是思念更是牵挂,即使万水千山也难以阻隔。正所谓爱有多大,世界便有多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孩子即世界!特别是中国人,一切都围着孩子转,自己的世界越来越小,希望孩子的世界越来越大,又整天牵挂……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潘洗尘的诗《我的世界很小》的十一条:
1、写诗和干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找到自己的乐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2、诗歌是一场修行,还是生命的内涵与特征;
3、潘洗尘,当代诗人。1963年生于黑龙江。有作品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教材。先后出版诗集17部。作品被译成英、法、德、俄等多种文字,获得各类文学奖项百余次。现为《读诗》主编,天问诗歌艺术节主席,天问文化传播机构董事长;
4、潘洗尘的诗,毫无疑问是用生命修炼出来的作品,还是用情感融化进去的,更是用智慧堆积出来的,质朴无华而且本真鲜活,透着诗意的旋律和现实的记忆;
5、本诗以质朴的语言为基础,通过丰富多彩的生活状态呈现,构建出辽阔的思想境界和人生轨迹,其中饱含的情感丰富而独特,凸显个性化的生活体悟;
6、诗中由大与小的比较与描述,形成了诗意的无限张力和情感的碰撞,这既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精神境界的魅力;
7、特别是前一节,通过小,通过层层叠叠的逻辑关系,推进了内在的思想意识与观念,是现实,还是事实;
8、而后面一节,则由女儿的世界变化,无形之中扩大了我的世界,这里面当然包括情感方面的,其本质上就是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重要部分;
9、诗里行间,写出了作者自身的生活与本身的样子,并由自身回到了女儿的身上,既是生命的延续,还是世界的不断扩大与展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要么把事物往小里写,具体到很小的一个点上;要么把事物往大里写,大到世界也无法包裹。也是诗的一种要义”;
11、生命之诗,亲情之诗,现实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UTTER KANN NICHT LESEN – 周向山 Zhou Xiangshan

8月 17, 2021

Zhou Xiangshan
MUTTER KANN NICHT LESEN

meine mutter hat uns mit einem obststand durchgebracht.
sie sagt mir nichts, zeigt mir nur,
wie sie mit dem blitzenden messer
schlechte und faule stellen, narben
rausschneidet,
das süße fruchtfleisch freilegt.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向山#(1.0)

伊沙:本诗是口语诗还是意象诗?我认为是后者,庞德式的正宗的意象诗应该理解为富含俚语的清澈意象诗。绝大部分人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比较糊涂呢?他们误以为朦胧诗即中国的意象诗,其实朦胧诗只有一少部分达到了,大部分还是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等,我们以为意象诗的"词咬词"其实是浪漫主义。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向山《母亲不识字》:我也倾向于认为本诗的意象属性,一种更当代化的、活体的意象写法。有一个诗史层面的误会,不少汉语的现代诗作者可能忽视了(早在十几年前所写的《意象之路》里我曾强调过)——庞德等人发起的意象主义诗歌,其初衷是给现代诗注入东方式的感性与灵性(而非对“词”的强调),而汉语始自内地20世纪七十年代的“意象诗”强调的则是借助“词”的象征手段,为汉语的浪漫式写法做一定的理性因素升级,从而达成一种“类现代主义”的诗学和语言状态。后一种意象诗可以看作是对意象主义所做的新诗化修正。它当然是一种本土诗歌事实。但并不意味着代表意象主义诗歌美学的全部。相反,倒更像是汉语在特殊人文背景下为靠近现代意识所形成的一个意象诗支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向山《母亲不识字》:“言传”与“身教”到底哪个重要,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文化背景的家庭有不同的教育方式。教育家叶圣陶先生曾经说过:“身教最为贵,知行不可分,这当中讲究的是“知行合一”,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割。本诗中不识字的“母亲”,是典型的身体力行“身教”的实践者,她深知“实践出真知”的道理,绝不玩纸上谈兵。一个小小的行动,远胜于千言万语空洞的说教,即使这个过程痛苦不堪,如同“专门剜掉/创伤,溃疡,暗疾”也在所不惜,因为要达到“裸露流蜜的果肉”的目的,一切便是值得的。

高歌:​好!提醒每一位做家长者……

黄开兵:平凡人物,平凡生活,平凡举动,因为诗而闪光。好像说反了:好诗,因为发现了平凡人物平凡生活平凡举动的闪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周向山的诗《母亲不识字》的十一条:
1、归根到底,诗歌是心灵的艺术,更是诗人内心深处最本真的反映;
2、写作是终生的事业,和人生的道路是一样的,会有波澜起伏,唯有保持精神的良好状态,是作家基本的素养;
3、周向山,安徽省马鞍山市《马钢日报》编辑,现退休。诗歌曾获全国冶金“铁流文学奖”及报刊奖。有作品入选《中国现代诗巡展》、《磨铁读诗会》;
4、通过本诗作者微信公众号定期推出的《大山选诗》栏目不难看出,其是一个对好诗有着独特的辩识能力的,足见其是真爱诗,这还不算,其还写得一手好诗,明快、味足;
5、本诗短短六行,即写尽了一个伟大的母亲光辉形象,以养家糊口的一把明晃晃的刀,来诠释生活本质的意义,无不透着水果和生命的原味,一切皆凝聚于教育过程的行为之中;
6、诗一开头,以直接铺陈的方式,将一个颇具温度的母亲形象展现出来,在语言层面,则由一个具体的细节一气呵成,瞬间便吸引住了人们的目光与情感;
7、前一节,唤起一代人的共同经历,而后一节,更透出一个“活”字,让那些凸显质感的动作,变得鲜活起来;
8、诗中无一亲情与爱的一个字,全都在写事物,但内容之中所包含的东西,在一连串的具体细节之内,无不透着浓浓的意趣;
9、诗的标题,充满了现代气息,看似不像题目的题目,显得格外的平实而具象;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一个细节进行到底,才是写作者该有的态度”;
11、教育之诗,生命之诗,情景之诗。
黄平子读周向山《母亲不识字》

——《新世纪诗典》3787

母亲不识字

周向山

母亲摆水果摊养家
不言传,只身教
手中闪光的水果刀
专门剜掉
创伤,溃疡,暗疾
祼露流蜜的果肉

黄平子读诗:“母亲摆水果摊养家”,三百六十行,行行能养家。“不言传,只身教”,身教往往胜过言传。“手中闪光的水果刀/专门剜掉/创伤,溃疡,暗疾/祼露流蜜的果肉”。这是在剜水果吗?当然是,因为“母亲”只是一个摆水果摊的,而且还不识字。一个不识字的人当然没法读书,一个没读过书的人当然讲不出什么大道理。“闪光”说明水果刀锋利。“创伤,溃疡,暗疾”,这是水果身上的毛病。“流蜜的果肉”,这是诱人的水果。这只是在剜水果吗?当然不是。水果的身上有“创伤,溃疡,暗疾”,人的身上呢?当然也有。水果身上的“创伤,溃疡,暗疾”要剜掉,人身上的当然也要剜掉。当人剜掉了身上的“创伤,溃疡,暗疾”后,也会“祼露流蜜的果肉”。水果和人的最大区别在于:水果不会喊疼(谁知道呢),人会。人可以轻易地对一个有毛病水果开刀,但是很难对一个人开刀。“母亲”虽然不识字,但是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2021年8月16日20点0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ERG DES GLÜCKS – 刘不伟 Liu Buwei

8月 15, 2021

Liu Buwei
BERG DES GLÜCKS

1998 war ich im Filmstudio Peking Statist,
es war große Oper.
Zwei Tage, zwei Nächte,
dreitausend Statisten mit dem Rücken zur Kamera
klettern auf den Berg des Glücks.

Im Millieniumsjahr,
auf einmal ein Anruf von meiner Mama:
Sohn, ich hab dich im Fernsehen gesehen!
Mama, wie hast Du meinen Hinterkopf rauserkannt?

Ich bin deine Mama,
deinen Quadratschädel kenn ich auch unter
drei Millionen Hinterköpf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Liu Buwei, geb. 1969 in Anshan, Provinz Liaoning. Lebt in Hohhot.《新诗典》小档案:刘不伟,本名刘伟,诗人,1969年出生于辽宁鞍山,祖籍辽宁辽阳,现居呼和浩特。

伊沙:过七夕,推荐了两首泛情诗之后,我发现手头尚有三首儿子写母亲的亲情诗,准备依次推荐,今天推荐的这首是其中之最佳,来自于诗人侯马的积极助攻。儿子写母亲,最易出好诗,难度最为低,佳作最为密一一由此可见,知识分子和评论家爱说的"难度"是个什么玩意儿!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不伟《幸福山》:只有母亲才能从电视上的背影认出自己的儿子,这不是迷信,而是人类身体的记忆(父亲这方面我怀疑会差一些)。不伟这首写得朴实,也正因此,本诗探入了人类感知最神秘的所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不伟的诗《幸福山》的十一条:
1、艺术本身充满了意外,没有意外的艺术是平庸的,而凸显意外的作品是闪耀的光芒;
2、有人批评两句,不要太在意了,全部说你好,那不成圣人嘛,反过来说,圣人在现在的语境里,好像也是骂人吧;
3、刘不伟,本名刘伟,诗人,1969年出生于辽宁鞍山,祖籍辽宁辽阳,现居呼和浩特;
4、本诗以细腻的叙述方式告诉我们,妈的爱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朴实无华的,与此同时,生活中最细微的情景,都在其中变成了可触可感的事物;
5、诗一开头,即以回忆的方式交待出“我”的工作情境及画面,在具体的行为状态里,构成了那段时期凸显质感的影像;
6、在接下来的三节诗里,内容的关联性极其丰富,思路清晰明澈,表达的干净利落,却从头到尾都跳荡着一颗闪亮的心;
7、尤其是诗中的母亲,一眼就能辨识出来儿子这一点,最为动人心弦,缘于诗意本身的真实与现实,以及亲人之间最敏锐的感知力;
8、诗中作者个体化的经历,透露出亲情、生活、工作,以及时代的印痕,饱含深情与深刻,母亲的话不仅是成就了本诗的点,更加回荡于心;
9、幸福山,这个颇具深意的名字,在本诗中既凸显张力,又尤为珍贵,朴实而独特;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深有感触的点点滴滴一五一十地表达出来,也是一门重要的技艺”;
11、亲情之诗,感知之诗,细节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LEINE PRINZESSIN – 蒋涛 Jiang Tao

8月 14, 2021

Jiang Tao
KLEINE PRINZESSIN

Im Erdgeschoß vom Supermarkt
sind nur lauter Sachen für kleine Kinder.
Eine alte Tante mit schwarzen Haaren nimmt ein kleines Röckchen,
sagt zu ihrem weißhaarigen Partner:
kauf mir das Prinzessinnenkleid,
ich bin auch eine kleine Prinzessin.

2021-02-12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涛#(26.0)

伊沙:君不见,中国没有老人电影,目前,也未形成老年文学、老年诗歌。起步晚、商业化所致。好在诗没有商业化这座大山的压迫,只待这一代日常写作者写到老,自然就会有。谁说七夕只属于年轻人?老年人照样也可过,我在课堂上讲过:人间最好的情诗,譬如说《当你老了》,都是未遂的情人在晚年写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涛《小公主》:很吃惊!蒋涛写出了一首极精妙的“七夕诗”,肯定不是刻意为之,但惟其如此,才能如此奇巧,且带有鲜明的当代色彩。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蒋涛《小公主》:外星诗人蒋涛总是出人意外地给人带来惊喜。这不,在七夕之夜,带来一首童话般的爱情诗。人到老年,心境和表达多么重要!诗中的黑发大妈多可爱!她说是小公主就一定是小公主,至少在二人世界里是这样。特别是人到老年,不能老是强调自身的暮气,而是想办法激发藏在深处的生气和朝气。感谢蒋涛带来这么新鲜的好诗。

《新诗典》小档案:蒋涛:

1969年2月出生于西安市。诗人、作家、编剧、导演。现居北京。
1990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
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第四届亚洲诗人奖大奖得主。
《新世纪诗典》十大60后诗人,常春藤诗人、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

韩敬源:写圣诞树上挂羊肉串的蒋涛大师兄又出开脑洞的诗作,他的诗看起来波澜不惊,就是些日常之事,但总是让还敏感的人心一惊,在我们的文学谱系里,正如主持人所说,表现老年人生活和精神的文学,稀缺得就像没有攻克的尖端科技。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涛《小公主》:
有意思!记得有人曾说:无论年龄多大的女人,她的身体里都有一颗少女心。看样子,所言非虚。虽然寥寥几行却妙手天成,既当下又敏锐,极其自然地通过”黑发大妈”的动作和言语,尽显她撒娇卖萌的情态,如同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相信大多数读者读到此处都会报以宽容的一笑。毕竟这样的诗作不是经常能看到的,实在太难得了。

马金山|读蒋涛的诗《小公主》的十一条:
1、有的诗,是从结尾开始写成的;而有的诗,是从一个点写成的;
2、对于优秀艺术家们的影响,真正的作家不必拒绝,更不必刻意的拿橡皮把他们擦掉,即使是一个无名小辈,也不必擦掉,真正的作家应该具有这样的胸怀与雅量;
3、蒋涛,1969年2月出生于西安市。诗人、作家、编剧、导演。1990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现居北京;
4、蒋涛的诗,保持着自己无来由的个性化写作方式,构成了好玩而纯澈的诗歌理念,语言生动且简约,形象而不失生活气息;
5、本诗在日常生活之中,以敏感之心,挖掘出平淡的一面,显现出现实中闪烁的光芒,再联系上七夕这样一个节日,让童话般的美好绽放光彩;
6、诗一开头,把一个画面准确明了地传达出来,并在此基础上,将一个人物形象地表现出来,平实而且直观;
7、在具体化的场景中,诗中大妈活泼可爱的一句话,不只蓄满绵绵的真情,还充斥着纯真的生活质地,纤细而深藏意趣;
8、俏皮灵动的气息,在文字的热气腾腾里,油然而生,诗中的黑发大妈和白发老伴形成鲜明对比,也是其中较为鲜活的一部分;
9、此诗还在于一个妙字,不仅如此,还在于诗意的现代性,令人惊喜而有趣;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日常中最具活力的东西,是值得记取与一再挖掘的”;
11、画面之诗,可爱之诗,生动之诗。

 

 

STATT – 韦笳 Wei Jia

8月 10, 2021

Wei Jia
STATT

Noch im alten Jahr
ist unsere Mama mit einem Schlag
ins Spital. Sie gibt bald den Geist auf,
hab ich mir gesagt. Könnt ich statt ihr
leiden! Ich möcht, dass sie Frieden hat.

Am 28. vor dem Mondneujahr
hab ich einen Schlaganfall,
muss ins Spital.
Am Neujahrstag
kommt die gute Nachricht
aus der alten Viererbande auf WeChat:
die Mama hats überstanden,
sie ist 87, das war eine Schwelle.

Aber später sagt mir meine kleine Schwester,
die Krankenpflegerin hat vor meiner Mama
gesagt, dass ich auch einen Schlag hab.
Dann ist es ihr wieder schlechter gegangen,
am Zwanzigsten des zweiten Monats
ist meine Mutter gestorben.
Mich haben sie am selben Tag
aus dem Spital entlassen.

2020-03-07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韦笳#(2.0)

伊沙:悲不胜悲,在后现代主义口语诗中尤为难得。因为后现代主义会转悲为冷甚至转悲为喜,我觉得大可不必,可从杜工部之现实主义传统,直面悲剧,由是观之:我这个中国诗人中第一位后现代主义自觉实践者之灵活之整合之原创,绝非理论教条的机械执行者。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0810况禹点评《新诗典》韦 笳《替》:悲痛的诗。来自生活和命运的纠缠。读者甚至无法完全责备护工的多嘴(因为事实瞒不住)。本诗无意中还揭示出一个现实问题:许多中年人的健康,已经危及到了他们对老人的尽孝。这一方面是由于这一代人空前的工作和社会压力,另一方面则跟不良的生活作息和食品安全有很大关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韦笳《替》:深爱的人之间常常会产生替人受过,代人受罪的念头,但这往往只是一厢情愿的痴心妄想罢了。可读完本诗你会被诗中感天动地的母爱所震撼,本来“老妈挺过了/八十七岁这道坎“,结果听人“说我也得了脑梗/结果老妈病情恶化”,母亲病逝那天,“我刚好出院”,这当中母亲和“我”之间,那母子连心的一幕幕感人肺腑。与其说是现实空间和时间上的巧合,更像是母亲在替“我”受过,感觉是母亲用自己的死,换来了我的生。这不是什么封建迷信,是爱所焕发出的令人不可思议的、巨大而神奇的力量。诗中流露出的思念与悲恸,不是假大空的伪抒情,而是落实到每一字每一句,具象化于人物和事件,于是情感才有所附着,令人悲从中来,因而极富感染力。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WOLKENLEBEN – 周献 Zhou Xian

8月 7, 2021

Zhou Xian
WOLKENLEBEN

wolken haben
ein flüchtiges leben
wolken schweben
schweigend im himmel
manche können noch traurig sein
lärm machen wenn sie runter fallen
manche lösen sich gleich wieder auf
als hätt es sie nie auf der welt gegeben

Übersetzt von MW um August 2021

Zhou Xian, geb. in den 1960ern. Vater von Xiao Ye. Studierte Chinesisch an der Universität Sichuan, lernte ein Jahr bei Prof. Qian Liqun an der Peking-Universität. Unterrichtet an einer Hochschule. Publiziert Gedichte online am liebsten bei Yi Shas NPC.

《新诗典》小档案: 周献,男,60后,网络用名小也,小夜之父。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师从钱理群先生访学一年。现在某学院副教授。主要诗作发表在伊沙主持的《新诗典》,其它诗作散见《磨铁读诗会》《坏诗歌》《独立》等公众号。

伊沙:"六八一代"都有经典情结,欲写永恒之诗,只是有的人真在做,有的人做给人看。作者属于前者,本诗写得经典。
新世纪诗典11,NPC8月8日,3778首,1193人。第5个周献(四川)日况禹点评《新诗典》周献《云的一生》:一首实实在在、沉甸甸的作品。​

黄开兵:过眼云烟。云的一生,即人的一生。前人之述备矣。此诗其实也没刻意翻出新意,却还能令人心生共鸣,实属难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献《云的一生》:明着写云,实则隐喻人的一生。无论是云还是人,一生都是“短促的”,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有的还可以悲伤 /落在地上响一下”,而“有的直接就飘散了/仿佛没来过这世上”,清晰、深沉的语言,表达的虽是诗人独特的个人感受和思考,却将轻飘飘的云彩写得举轻若重,有着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周献的诗《云的一生》的十一条:
1、在形成铅字前,我的每一个字,都至少经过三次以上眼睛的扫描仪扫过,又有谁不希望自己作品的寿命比诗人更长久呢;
2、诗歌不仅要经过情感的浸染,还要有细节的式微和诗意的深刻;
3、周献,男,60后,网络用名小也,小夜之父。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师从钱理群先生访学一年。现在某学院副教授。主要诗作发表《新诗典》,其它诗作散见《磨铁读诗会》《坏诗歌》《独立》等公众号;
4、周献的诗,有口语的浑浊,有经历的沧桑,有人生的体验,还有思想深处自然的风景,在平常的事物之中,发现并挖掘出谜一样的东西;
5、本诗以云之轻,写出了生命之重,让一切如风一样平淡的东西,沉入其中,呈现出数种云的变化与色彩,更是人生的状态和真谛;
6、一开头,作者从云的表象出发,直观地进行呈现,渐渐的写出类似人类的情感和变化,并在荒漠的情景中,敲出声响,击中人心;
7、诗中纹理清晰,语感质朴,将司空见惯的所见所闻包含其间,抓取的细节,描绘得细腻入微,沉实有度;
8、看到诗题《云的一生》,首先让我想起我的一首《盘子的一生》,同样就是隐藏着拟人化的手法和技巧,且一目难忘;
9、此类题材,把诗写活尤其难,但本诗做到了,而且还做得很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陈旧的观念和思维写新,需要对所写事物有新的感悟或者发现”;
11、隐隐人生,感悟之诗,发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INSAMER KUSS – 刘一君 Liu Yijun

8月 5, 2021

Liu Yijun
EINSAMER KUSS

Die Schauspieler sind längst gegangen.
Die Produzenten sind längst gegangen.
Die Kameraleute sind längst gegangen.
Die bildende Kunst ist längst gegangen.
Die Cutter sind weg.
Die Beleuchtung ist weg.
Die Special Effects sind gegangen.
Die Musik ist grad weg,
der Sound Engineer am Mischpult
wird grad verabschiedet.
Als Letzter
kriech ich lahm zur Leinwand
und geb ihr mühsam
für jeden Film
einen von Rotz und Tränen verschmierten
einsamen Kuss.

5. Jun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伊沙点评《孤单一吻》:八月以来,一周之内,有两大宝贝:惟一的现役军人杜思尚,惟一的电影导演刘一君,之所以宝贝,就在于独一门的职业可能带来诗的独一门,拿本诗来说,堪称"导演心曲"。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一君《孤单一吻》:一行有一行的甘苦。尤其是文艺创作。刘一君用诗清晰写出了电影导演的甘苦,我忽然生出好奇——哪一天,我们能在中文电影里看到以内行视角(迄今没有)反映诗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