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June 2022’ Category

DER ERSTE – 黄平子 Huang Pingzi

10月 10, 2022

Huang Pingzi
DER ERSTE

Vater
ist der erste aus Zhusha
in der Stadt
auf dem Friedhof.

2022-06-20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伊沙:本来就想说黄平子的写作存在问题:方向太明确(乡土?),意义太清晰,他又夫子自道地给我提供了证据:"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一一我想说的是:诗是文科、是艺术,跟编码解码不是一个思维,探寻规律没问题,把规律简约简单化,问题就大了。

【亚坤评诗】
第一
作者|黄平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极短诗。全诗只有四行,其实就是一句话,而且还是一句完全叙述性的话。这就带来一个现实问题:这首诗是如何成立的?

顺着这个思路,下面,我们来仔细看看这首诗。

最核心的一点,我个人认为这首诗的“空间”是打开的。也就是说它不仅仅止于是一句话,更重要的是这句话背后的“诗性空间”是开阔的,有精神性。
简单来讲,它最起码指向了三个纬度。
其一是在特殊时代背景下,中国人的“个人生死”和““幽微心理”问题(本诗主要是死亡身后事问题)。
其二是对传统丧葬文化,特别是对乡村丧葬文化的关照和思考。
其三是借“亡人在城里住公墓”这个角度折射了“活人在城里住商品房”的问题。也就是国人牵肠挂肚的“房子问题”。
你看,短短四句诗,国人三座大山,指出了其中两个。诗歌背后的意味不可谓不“宽”。

这首诗,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那就是它没有发力。轻描淡写,一句话,就说出了作者的心中事。至于,面对“父亲是朱砂第一个在城里住公墓的人”这个现实,作者内心究竟是怎样一种“况味”,外人无法感知。这也促成了这首诗的产生。
总之,这是一首滋味比较复杂的诗!

(马亚坤.2022.10.10.上海)

 

AM FUSS DES BERGES – 彭晓杨 Peng Xiaoyang

10月 10, 2022

Peng Xiaoyang
AM FUSS DES BERGES

Die Affen auf dem Berg
merken, dass sie alleine wohnt
und stehlen immer geopfertes Obst.
Früher war da ein Schäferhund,
der war wie ein Wächtermönch.
Leider ist er am Fuß des Berges
von Hundejägern erschlagen worden.
Sie hat das erzählt,
sie hat niemand verflucht.

2022.6.13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伊沙推荐语:以本诗为例,完整地呆板地叙述一件事,属于现实主义新诗之大小叙事诗;片断地跳脱地叙述一件事,采取冰山原则,属于后现代主义口语诗,本诗正是后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彭晓杨《山脚下》:一种境遇,一重人间。诗当然可以表现这些,但要像本诗这样,惜字如金。

 

SCHWACHE LIEBE – 张来春 Zhang Laichun

9月 25, 2022

Zhang Laichun
SCHWACHE LIEBE

Herr Wang hat seiner Katze die Krallen entfernt,
dann ist sie abgestürzt.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来春#(3.0)

 

伊沙推荐语:在今夏绵阳诗会上,我对本诗的现场酷评是:犹如足球场上,一脚蛮不讲理的爆射,进球了!踢者爽,观众看着爽!我指的是诗写的即兴性。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来春《溺爱》:俗世的精明主张“看破而不说破”,诗则相反——“看破即要说破”“点破方为看破”。本诗说出了人与宠物的可怕关系,“以宠物为本”,估计多数人并不能完全做到,“以人的理解为中心”,那则意味着悲剧。怎么办呢?

 

WOHNEN AUF DEM BERG ZHONGNAN – 左右 Zuo You

9月 20, 2022

Zuo You
WOHNEN AUF DEM BERG ZHONGNAN

Auf dem Berg Zhongnan
sind die reichsten Wohnungen
nicht die Häuser im europäischen Stil,
nicht die herrlichen Villen,
nicht die einzelnen Höfe mit frischen Blüten,
nicht die tief versteckten Tempel und Klöster,
auch nicht die Einsiedler-Strohhütten und Pavillone.
Sondern
die Nester
der Finken hoch in den Ästen.

2022-06-0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2.0)

 

《新诗典》小档案:左右,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现居西安。新世纪诗典成长起来的诗人,为“新世纪诗典写作(侯马语)“。一直坚信:新世纪诗典的方向是值得信赖和坚守的。

本诗系今年端午节,与伊沙、李海泉同游终南山,在伊沙与深山里的主人家相谈甚欢时,发现了独院上空的鸟窝,因此而作。鸟窝,是终南山里的山居天花板。

​伊沙推荐《终南山居》:在两年刷新一次的《新世纪诗典》代际排行榜中,左右继续雄冠80后十大诗人榜首,想起他初入典时我的预言成真:这个85后,将打乱80后的秩序。我也时常看走眼,我也时常话成真,百分比的问题。本诗是我们一起进终南山采风的成果,有发现,有理趣,我痛心的是那片山林并不像终南山一样久长,不过是1986年退耕还林的结果,反倒更有价值。

​0918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终南山居》:创富与狂欢过后空虚,将一些过来带往了封建时代的山居趣味(真隐假隐并不重要),本诗带来一味药——鸟窝为代表的真实与自然。

 

DIE LETZTE KLASSE – 唐欣 Tang Xin

9月 16, 2022

Tang Xin
DIE LETZTE KLASSE

Die letzte Klasse. Daudet. Seine Muttersprache. Chinesisch.
Aber keine Invasoren. Es ist nur.
Er muss in die Rente. Mit seinem Handy
Online-Klasse für Völker in China.
Mit Uighur*innen, Kasach*innen, Hui, Yi und Mongol*innen sprechen. Über
Joyce und Die Toten. Nicht erwähnen,
dass das der Endpunkt ist. Für seine Laufbahn als Lehrender. Nur dass
am Ende der Erzählung Schnee fällt. Dass sie darauf achten.
Schnee fällt überall. Auf die Lebenden und auf die Toten.
Das ist so gut, das will er immer wieder lesen.
Jedesmal spürt er, dieser Abschnitt ist ein Gedicht.

Jun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伊沙推荐:唐欣上一轮推荐写的是想象最后一课,这一轮推荐写的是现实中的最后一课,退休之年写退休之事,连出好诗。本诗既是今夏绵阳诗会单场冠军,也是9月下半月冠军,还确保老唐继续满额,实力使然,退休跟写诗没关系。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最后一课》:看了诸多同感,唯一的不同是——老唐现在已步入逍遥游的状态,我还暂时只能心向往之。但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享受好眼前的一切,认真过好它,庶几无悔。

【亚坤评诗】
最后一课
作者|唐欣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太复杂了!在这么短小的诗评中,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语言”和“阐释”的无力。
这恰恰也暗和了这首诗深含的“存在主义的虚无和自证”。(乔伊斯的《死者》部分也是探讨这个问题)
写这首诗时,唐欣老师的心境是多么“内省”和“肃杀”。他借着乔伊斯短篇小说《死者》结尾的精彩名句把自我心境和哲思阐述得淋漓尽致。真是迷人!
这首诗内部体量真大。简单点讲,就是内容延展和精神表达太宽阔。甚至,可以看成是一首直面时代、命运、文化和自我的“绝笔”(此绝笔非绝笔,他是一种回望和自证)。

诗歌给的信息点太多,虽多,但紧扣情绪和主题,都很恰当。

你当然可以把它看成是一首文化诗。事实上,它更多的是建立在文化基础上的“哲学沉思”。前两句出现了”母语”和“侵略者”这两个核心词句。它明显折射了一种“文化价值”思考和史学意义上的“追问”。
紧接着,诗歌出现了“多民族”现象(回、彝、蒙、维吾尔、哈萨克等),这显然也是一种精心安排。它深含“文化本体论”(个体)和“无中心主义”(整体)的沉思。这其实恰恰是“存在主义哲学”问题。也是乔伊斯短篇小说《死者》想探讨的问题。
最后,作者还是回到了他个人。“最后一课”很显然不仅仅指向“课堂”这个纬度。它要宽宏很多。
所以你看最后三行,作者借《死者》原文诗性的小说语言,完成了一次自我精神的“诗化”!
这其实是一种极致的“个体抒情”!

(马亚坤.2022.09.15.上海)

 

 

FLUT – 周芳如 Zhou Fangru

9月 4, 2022

Zhou Fangru
FLUT

Spät am Abend nach zehn kommen wir
auf den Mangrovenwald-Holzsteg am Meer.
Die Flut war schon lange zurück gegangen.
Der Schlamm am Ufer
stank nach fauligem Fisch.
Wir gingen ein paar Kilometer den Steg entlang
und bemerkten, unter unseren Füßen
kam wieder die Flut.
Der Schlamm war weg und der Gestank.
Wir schauen nach der Zeit, schon Mitternacht.
Qinqin sagt,
das war nur ein Spaziergang,
und wir haben Ebbe und Flut erlebt.
Ich sag, es ist vierter Tag nach Neumond,
da steigt sie sehr hoch.
Drei Tage nach Neumond oder Vollmond
steigt das Wasser am höchsten.
Sie dreht den Kopf, schaut mich an.
Du heiratest bald,
da hast du in der Nacht
hoffentlich auch
gute Flut.

2022-06-0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芳如#(11.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9月5日,4172首,1281人。第11个周芳如(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周芳如,生于1979年,广东茂名人,女人,诗人。读书,写诗,云游四海;煮茶,温酒,无问西东。

伊沙:本诗是今夏绵阳诗会单场亚军诗篇。什么是女性诗歌?这就是女性诗歌。我本来不是太承认这个概念的存在,但是这十二年来,我在《新诗典》看到了一种现象:不是不做女人了,才意味着女性意识的觉醒,而是唤醒女性的所有感觉。女性诗歌是女性在这个领域内的专业发声。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芳如《潮》:一首纯女性视角的诗。感觉此诗或许未必合近来各色爆炒的“女权”概念思维者的喜爱。说也奇怪,概念思维者多为教条主义者,而类似波伏娃这样“女权”思想先驱,以及像索德格朗、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普拉斯这些个性及其鲜明的诗人,作品反而不是教条的,都有着性别独有的特点与魅力。

 

DIE VÖGEL AM MORGEN – 沈浩波 Shen Haobo

9月 1, 2022

Shen Haobo
DIE VÖGEL AM MORGEN

In Kanton, Besuch bei einem Handelskonzern.
Das Gespräch kommt auf gutes Essen,
da reden Kantonesen am besten.
Der Vorstand sagt,
bevor das Fleisch vom Schwein in den Topf kommt,
darf es erstens kein Licht sehen,
zweitens darf kein Wasser dazu,
nur dann wird es köstlich.
Ich lass den Mund offen stehen.
Der Generaldirektor sagt,
kein Wasser aufs Fleisch bedeutet,
die Innereien werden nicht gewaschen,
sie kommen direkt mit dem Blut in den Topf,
so schmeckt es am besten.
“Und was ist das, Fleisch darf kein Licht sehen?”
Der Vorstand sagt, das Schwein wird in der Nacht geschlachtet.
Der Generaldirektor ergänzt: in der Nacht geschlachtet, und gleich in den Topf.
Wenns gar ist, dann hört man die Vögel am Morgen.

2022-06-3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6.0)

 

《新诗典》小档案:沈浩波,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

1998年发表《谁在拿90年代开涮》一文,这篇文章后来成为引发1999年中国先锋诗界“民间立场”和“知识分子写作”大论争(盘峰论争)的导火索。并成为该诗歌论争中“民间立场”一方的中坚人物之一。

2000年7月和一些朋友一同发起创办《下半身》同人诗刊,并写作《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掀起了对中国诗歌影响深远的“下半身诗歌运动”。

出版有诗集中文诗集《心藏大恶》、《蝴蝶》、《文楼村记事》、《命令我沉默》、《向命要诗》、《花莲之夜》等,西班牙语诗集《下半身》,韩语诗集《理想国》。

曾获得2000年《作家》杂志诗歌奖;2008年御鼎诗歌奖;2010年《人民文学》诗歌奖;2011年中国首届桂冠诗集奖;2012年首届“新世纪诗典”金诗奖等;2012年第三届长安诗歌节. 现代诗成就大奖;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2013年《十月》诗歌奖。2016年度王维诗歌奖等。第八届李白诗歌奖成就奖。

2016年12月3日,在微信朋友圈发表《关于各种诗歌奖》一文,宣布从此不再接受任何国内诗歌奖项。

2015年创办“磨铁读诗会”,致力于传播、推广、出版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和世界范围内的优秀诗歌。

诗歌被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丹麦语、韩语、荷兰语、波斯语、阿拉伯语、印地语等在海外发表约100多首。

 

NIEMAND FRAGT MICH – 绿鱼 Lü Yu

8月 22, 2022

Lü Yu
NIEMAND FRAGT MICH

Niemand fragt mich,
obs mir gut geht.
Das ist der Anfang
von einem Lied.
Aber mich fragt wirklich niemand,
obs mir gut geht.
Wenn mich einer fragt,
obs mir gut geht,
werd ich ihm sagen,
mir gehts nicht gut.

2022-06-1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绿鱼#(5.0)

《新诗典》小档案:绿鱼,1990年1月生,本名程逊,安徽涡阳人,现在北京工作。有诗集《这是我在北京养成的坏毛病》。

PANZER DEMONTIERT – 刘不伟 Liu Buwei

8月 18, 2022

Liu Buwei
PANZER DEMONTIERT

Kann nicht an die Front,
mach im friedlichen Wohnpark
das Notizbuch im Handy auf,
nehm einen Panzer auseinander.

PAN
Z
E
R

Die Waffe bleibt stehen,
die Ketten verrosten.
Angreifer und Verteidiger,
diese jungen Soldaten,
gehen alle nach Hause.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伊沙推荐语:
有的人,平时挺强调诗的代性、先锋性的,可只要重大时事题材一来,便一夜回到解放前,将中国现代诗这四十余年的发展成果拱手相让,将其新诗嘴脸暴露无遗。刘不伟这首写得好,这是后现代的战争,这是后现代的诗人,也给了我们一个必要的警示!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不伟《拆坦克》:老牌帝国主义死而复活,战火的威胁无处不在,全球的睁眼瞎们在各国政客的拨弄之下一片,这时候,诗人站出来,发出对和平的清醒呼唤。这一次,刘不伟将他走哪儿“拆”哪儿的语言行为艺术的炮口,对准了邪恶的战争。本诗让人素然起敬。

14 JIAO – 木匠 Mu Jiang

8月 8, 2022

Mu Jiang
14 JIAO

Pasta gegessen, Zeit für die Rechnung.
Die kleine Tochter der Wirtin
malt etwas in ihr Aufgabenheft.
Ich neck die junge Dame:
“Du hilfst deiner Mama schon mit der Rechnung!”
Die Wirtin wischt sich den Schweiß ab und lacht.
“Ich glaub, wenn sie mit Yuan rechnen kann,
dann kann sie helfen.”
Ich nehm das Heft,
da steht ganz schief:
9 jiao + 5 jiao
9 jiao + 5 jiao = 14 jiao
[90 Cent + 50 Cent = 140 Cent]

2022-06-1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伊沙推荐语:木匠是体育专业出身,所以在运动场上、生活之中,做什么动作都显得很帅,英姿飒爽,其实,她与口语诗的关系也是如此一一写到这里,言已尽,只是短了点,怕被误读为不认真,那就多写些字:话虽短,含金量高,恐怕是又一次从另一个角度触及诗的身体性。

​张敬成:当时听这首诗时,一愣,真是别出心裁,推出再次细读,更觉其好,祝贺木匠眼光独到,写出好诗,再联系体育专业出身,想不到心思这么细腻,写出这么好的诗,更觉的是奇迹[强][强][强]

高歌:​孩子的认知——人类童年的认知,在成人看来,在知识满脑的成人看来,多有“差错”之趣,天真之趣……本诗就呈现了这种趣味。

 

ABGESCHLOSSEN – 梁园 Liang Yuan

7月 7, 2022

Liang Yuan
ABGESCHLOSSEN

Die Sachen von unserem Sohn
hat die Uni alle
zurückgeschickt.
Das heißt,
er war nur daheim
und hat absolviert.
Heute ist online live
die Master-Abschlußfeier 2022.
Der Sohn seufzt und sagt,
schon 2020 beim Bachelor-Abschluss
haben wir
überhaupt kein
Foto gemacht.

2022-06-1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2

 

伊沙推荐:没有角度,就没有智性,也就没有现代诗。"正面强攻",说起来好听,也可能是黔驴技穷。那么角度在哪里?本诗告诉你:在人们的亲历里,在诗人的留心里。

 

KATZE BORGEN – 梅花驿 Meihua Yi

7月 2, 2022

Meihua Yi
KATZE BORGEN

Früher gab es viele Mäuse.
Wenn ein Haus befallen war,
borgten die Leute unter den Nachbarn
eine Katze von ihrem Besitzer.
Sie brachten die Katze nach Haus,
nahmen sie auf,
gaben ihr Leckerbissen und gut zu trinken.
Die Katze brachte dann 100 Prozent,
in ein, zwei Tagen
waren alle Mäuse im Haus vernichtet.
Die Katze war so mit dem Haus vertraut,
sie kam auch später
immer wieder
in der Nacht vorbei,
um zu patroullier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梅花驿#(25.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7月3日,4108首,1264人。第25个梅花驿(河南)日

伊沙推荐:你相信吗?美国通过禁止堕胎法案,咱们的老梅同志已经写诗表过态了,我感觉当年的诗江湖培训了一支时事应急反应部队,哪里出事了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针对抒情诗人、知识分子的不及物,口语诗人替现代诗过了现实关,本来是好事,变成条件反射甚至由此生发成道德优越感便是危险的了。拿老梅的写作来说,面面俱到的打卡不解决问题,你缺的是爆发力和诡异性,所以保常春藤易,夺冠亚军难。本诗好在抓了一个独特的生活现象。

况禹点评《新诗典》梅花驿《借猫》:人与宠物的关系,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人往往以自己的世界观和行为方式看待宠物,殊不知宠物也以它的方式看我们眼前的一切,偶有视线重合,才能皆大欢喜。比如本诗反映的——人在以雇佣的方式看到猫的替人捉鼠,而猫呢,捉鼠完全是出于食物链关系和自己特有的领地意识。

【亚坤评诗】
借猫
作者|梅花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诗,我的第一反应是喜欢看诗歌背后的东西。这种对文本和内部精神的“过度阐释”,真是有利有弊。
比如本诗,我读第一遍,脑海中闪现的就两个字——“人性”。
我们都知道:从中国文化和国人心理这个纬度上讲,猫和老鼠具有远超动物学属性的“现实意义”。
它们太具有典型性了。同时它们背后的“折射意味”和“荒诞感”共同构成了一幅具有典型文化意味的“精神地图”。
如果站在我刚刚提到的这个“诗歌空间”里来看待本诗,它就有了“人性”和“人味”。
当然,即使不站在这个纬度里,只站在诗歌呈示的“画面”里。猫和老鼠在本诗中,依然具有“故事性”和“生命质感”。
另外,这首诗的叙述和画面感都特别好。尤其最后部分,这个节奏的转折,是真正的“惊蛰之声”!

(马亚坤.2022.07.02.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26——7.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26——7.2)

 

 

ZUCKERPALMENBLÜTE – 笨笨 s.k Ben Ben S.K

6月 30, 2022

Ben Ben S.K
ZUCKERPALMENBLÜTE

Sie blühen in den Hügeln am Stadtrand, in Wäldern und Tälern.
Sie blühen an den Straßen, wo du vorbei gehst.
Gelbe Malven, goldener Buddhaglanz!
Hängen von allen Zweigen, ein Duft, der dich fortträgt,
mit Jasmin, Bisamstrauch, Tuberose…
Wenn du auf sie triffst, ist die Luft voll davon,
wie etwas von Schubert, eine kleine Nachtmusik.
Käfer, Schmetterlinge, Rehe…
sie pilgern in Richtung des Dufts
deiner Blüten.

2021-04-06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本诗到最后三行出现以前,只是一般好,最后三行补齐就不得了了:达到了史蒂文斯田纳西的坛子(我译的是罐子),并且更不露痕迹,大雪无痕。毫无疑问,本诗是七月上半月冠军,甚至是第12季以来,冠军中的冠军。​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山棕花》:几十年的阅读文字生涯,得到了一个总的印象:许多中文写的号称是“文学”的作品,过于粗糙,精神粗糙、感知粗糙、表达也粗糙,宛如停留在半坡和山顶洞时代。本诗属于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感知的精微,观察的细致,表达的丰富,都有了。文学为什么叫文学?它必须有属于“文明”的那一面,必须丰沛,然后才能由繁化简。由简到简是反文学的,这也是近几十年来中文写作的弊端,大家都应该警惕起来。

【亚坤评诗】
山棕花
作者|笨笨.s.k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毫无疑问,这是一首女性之诗。
通读本诗,“山棕花”在文本中明显具有一种超越植物学范畴的“深意”。
说实话,我不能对其过度阐释。因为这是诗,本质上,重在感受。
有一个核心点,读者必须要抓住。那就是本诗是在写人,尤其是女性。诗歌最后三句,确证了这一点。
这首诗的叙述和描写都非常好。它的内部气息非常平静。甚至,弥漫着一种诗意的宁静。
所有幽微的细节和生命的悸动,都在血管中暗流涌动。作者压制得非常好!

这种显微镜般的心灵、情感和人性的揭示和聚焦,通过自然的书写和指认就完成了。
很有味道!
透视之美、独特之美、内省之美、幽微之美。总之,女性之大美!

(马亚坤.2022.06.30.上海)

楚河汉界

6月 29, 2022

楚河汉界
维马丁

楚河汉界
都可以去死
可是老人家
大都可爱
年轻人下棋
都比较无辜的
何况跑来跑去小孩

我们二十多年前
到十四年前
在北京左家庄
所住的院子
都有人下棋
还有麻将等等

下棋无辜的
都坐在外面
不像麻将
有时候有暴力

我下得很差
每次都忘记
怎么走好
所以下得很少
有几天
跟老朋友下围棋
他只有那几天在北京
他下得还可以
我刚刚学会
几天以后
打败了他
学会他下的样子
他有点不高兴

维也纳没人跟我下
有一段时间下国际象棋
跟画家朋友
有咖啡馆不让我们下
怕我们赌博
一直觉得他画画很棒
可对现代诗
也许不感兴趣

在心里当诗人
写诗这个够了
不过其他时候
多么希望
有人感兴趣

也许作艺术
都是孤独
何况在国外
跟朋友下棋多么好
很久不见面了
虽然都住维也纳

画画讲技术
哪怕现代画
写现代诗
一直凭感觉
跟楚河汉界有什么关系

以前住重庆
也住过武汉
为什么说
楚河汉界去死

昨天读了一篇文章
中国几个大学某几个人
都写乌克兰战争
好像不说战争
所以很无聊
有人翻译成英语
希望在国外有人赶兴趣
第一篇就开始谈罗马帝国
文章最后谈楚河汉界

中间谈中国近四十多年
跟着西方新自由主义
就把这个
当世界大规则
相当国际法

不过最近
二零一六年以后
川普要大家都分离
而且美国一直很霸气
所以现在俄国
不顾规则
中国为啥不跟他做朋友

反正他们领导
像罗马恺撒
过卢比孔河
不顾现存规矩

在这种情况
因为西方的霸气
中国跟着那俄国沙皇
没啥不合理
谁都先估计
自己山河

读这篇文章一直觉得
作者很年轻
显出他知道卢比孔河
并希望世界
知道楚河汉界

这个到底有什么可恨
不是很好吗

我觉得问题
是有国际法
有联合国
有八十年前
二战中间
中国抗战
和七十多年前
二战以后
所建立的规则

你觉得因为近四十年
跟着西方新自由主义
富裕了
就可以
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乌克兰
本来在院子里下棋的老人
跑来跑去的孩子
现在
在哪里

四十多年前
1970年代开头几年
有非常霸气的几个人
开始实行新自由主义
推翻智利民主社会主义政府
让军队独裁者
实行新规则

那个霸气的美国政府
就是去北京建交的政府
同时在越南
打最残忍的战争

我觉得历史
尽量尽能
不看西方
不看中国
看小点的地方
也许更有意思

你没有被轰炸
还可以下棋
欧洲等等
知道楚河等等
很好很好

只是说战争
对我们很近
你如果连这个词
跟着那沙皇都不能说
有谁跟你下

2022.6

WAS FÜR EIN DUFT! 咸淡味儿 Xiandan Weir

6月 29, 2022

Xiandan Weir
WAS FÜR EIN DUFT!

In den 80er Jahren
fahr ich mit Arbeitskollegen
auf dem Fahrrad
den Berg Helan hinunter.
Das Rad ist kaputt, ich hab keine Bremsen!
Ich muss meinen Fuß verwenden,
mein Fußballschuh kriegt ein großes Loch,
die Sohle wird ganz heiß.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诗典》小档案:咸淡味儿,本名李红彬,男,60后西北汉子,居住宁夏银川,自由职业,喜好诗歌、散文,2021年初加入傲夫诗社。

伊沙:细节!细节!两个准确的细节描写,彻底将我们带回到那个年代,逼真感十足。写口语诗,必须具备全面的文学才华。

况禹点评《新诗典》咸淡味儿《那样芬芳》:八十年代以前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但是且慢——这么说似乎又有些粗放。有些体验,当大家都去写,它便成了群体话题或集体记忆,当大家忘记了,或是出于审美观念放弃写,那就是作者个人发掘的宝藏。本诗便属于后一种情形。脚刹、鞋底子磨得发烫,这就不仅仅是自行时代的普遍记忆了,它们专属于那些骑没有挡泥板的简易加重自行车,或是用水管自行焊接的土制自行车(天津人管它叫“铁驴”)的特定群体。

高歌:令人激动的好诗!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不知道下什么坡,远没有本诗激烈,动感十足而那样“芬芳”!

​【亚坤评诗】
那样芬芳
作者|咸淡味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诗无定法。越评诗,越感觉每个人的感觉和写法都不一样。
这首诗看似很短、很简单,但实质上,却是一首大诗。它本质上就是在写一个时代。更确切地说是写一个特殊时代下的人和人心。

写时代和时代人心,最终肯定要落到具体事件或具体细节上。你看这首诗,它最厉害的就是细节。这个细节还不是静物化的,它是有温度的,是建立在生命体验上的一种精神质感。

一个破车(没闸),一个脚刹(球鞋底磨个大洞),一个脚掌热乎(我感觉要冒烟),你看这几个细节,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具有温度的时代之象。
虽然在诗中,作者没有什么情感流露,但我还是读出了深度的“人味”和“情味”。
标题“那样芬芳”正是对那个时代最精准的抒情!

(马亚坤.2022.06.29.上海)

 

 

UNTERM HIMMEL – 农家旺 Nongjia Wang

6月 28, 2022

Nongjia Wang
UNTERM HIMMEL

Den Berg Lu hinauf neben der Lotushöhle
Sieben, acht Mönche kommen vorbei
Vielleicht Spaziergang nach dem Mittagessen
Sie reden beim Gehen
Ukraine
Russland
Kaiser
Militärischer Angriff
Raketen
solche Wörter
hab ich ungefähr
von ihnen gehört

2022-02-25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农家旺#(2.0)

 

伊沙推荐:本诗读来不简单,是对红尘之外僧人六根不净的小调侃吗?标题之正却有肯定之义。那就只是客观表现,懂点佛理就好理解了:普度众生者,如今生灵涂炭,不是你们该关心的吗?

况禹点评《新诗典》农家旺《天下事》:近些年,穷疯了的美国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穷的)好像一直在努力拆散地球村,安栅栏、挖壕沟,搞些“大房懒婆娘”闹分家的把戏。问题,地缘意义上的地球村可以用强权或形形色色技术划分边界,但人们意识中的地球村,你是没法分割的。比如诗中的和尚,信息时代,已是拿工资的他们,没法六根清净,也不必清净。和尚也是人,“胸怀天下”不是他们的错,而恰恰是政客们的贡献。

【亚坤评诗】
天下事
作者|农家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本诗读后,我喜欢其相对冷静和克制的态度。虽然,从诗中,我无法看出作者的具体观念。既看不出他对战争的态度,也看不出他对“僧人议论战争、政治和国际时事”的态度。他只是选择了呈示一个很平常的画面。

这其实是个很大的优点。说实话,站在诗的角度上,这种冷静和克制肯定是一个可靠的诗写态度。

其次,谈谈佛的入世。我认识不少道门和佛门朋友。如果认为僧人都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家人,那可真是大错特错了。这对佛的传统也是一种误读。

恰恰相反,我看到的僧人都是“入世”的,这个“入世”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
僧人不“入世”,在我的思想里,“佛相缺失”,难成大道!
越是高僧,越通透,毫无挂碍,出入自如,来去自由。
所以,谈论国家大事,谈论战争,讨论国际局势,这太正常不过了。
本诗很好地抓住了这一点!

(马亚坤.2022.06.26.上海)

 

TEMPEL. GLOCKE:喵小咪 Miao Xiaomi

6月 28, 2022

Miao Xiaomi
TEMPEL. GLOCKE

Im großen Tempel im Dorf
liegt ein langer Buddha.
Eine Hand ist verschwunden.
Die andere grüßt vor der Brust,
da stecken Kinder Blumen hinein.
Buddha sagt nichts,
Buddha bleibt still.
Unter den milden Kurven der Brauen
hängen die Ohren bis auf die Schultern.
Mit Obstkernen drin, damit spielen die Kinder.
Sie hören
die Glocke.
In den Seitengebäuden
haben sie Unterricht,
lernen
schreiben,
nehmen Kultur auf.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语:好!这才叫佛系,这才叫丰富一一我不认为有些平台的无标准叫作丰富,在有艺术标准、诗学追求、质量底线的前提下,丰富才有意义。至于文学应该批判还是歌颂,让外行去讨论吧,专业人士只管写。

​况禹点评《新诗典》喵小咪《寺庙·钟声》:一幅当代乡俗生活的切片,安静的场景,却又静中有动。唯其有动,也才在近似题材作品里显出不同。

​【亚坤评诗】
寺庙·钟声
作者|喵小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我觉得你可以看成是一首宗教诗,也可以看成是一首具有禅思性质的文化诗。
通篇具有“内省”、“反观”和“呈示”的意味。

一般情况下,当一首诗进入某种宗教思考,某种文化沉思,或某种“内观之境”时,好多写作者就会不自觉地想去说理。
我看到好多文本都是这样。写作者的“主观意志”总想进入到“诗歌文本内部”,进行发声或评价。按照我个人看法,这其实很有问题。(当然,有些诗它必须要有“我”在场。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你看这首诗,它写佛,佛就在那里。作者完全没有主动跳出来干预诗歌本身。它就是靠眼中的细节和直接呈示的“实相”来完成的。
你看这些细节多么具体、可感。它构成了“佛相”的一部分。

一首宁静的“禅画”!

(马亚坤.2022.06.25.上海)

NOTIZ ZUM UKRAINEKRIEG – 莫高 Mo Gao

6月 23, 2022

 

Mo Gao
NOTIZ ZUM UKRAINEKRIEG

Als der Krieg ausbrach
sah ich in den Nachrichten
so viele Ukrainer
aus ihrer Heimat flüchten.
Sie hatten Eines gemeinsam:
Sie nahmen nicht viel Gepäck mit
(Es ging einfach nicht).
Jeder Mensch einen Rucksack,
so wie wir auch oft auf der Reise.
Ich sag zu Mu Jiang,
wir müssen unbedingt
solche Rucksäcke gut aufbewahren
und bereit haben.

2022-03-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7.0)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现在企业供职,相信唯有口语诗能表达和写出日常生活状态。

伊沙:莫高算是我近年所交的新朋友,俄乌开战百余日了,我们还从未交流过立场问题,我也从不会去打听什么,更不会去说三道四地干预,我以为这是做人的基本涵养:别人的立场与我无关。而作为诗人、《新诗典》主持人,我只需要保持专业的专注与敏感:这是一首好诗,好在由一个细节生出的共情,让全篇充满代入感和感人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俄乌战争纪实》:人同此心。每看灾变新闻,都禁不住会设身处地,绝望地想自己会怎么办。本诗便极好地还原了这一层。善良的人,谁不是天生的和平主义者呢——除了那些欺压过和正在欺压我们的人类败类。

高歌:​本诗印象深,以至于逛商场时想起它,也想买个逃难时用的双肩包……也许需要给不熟悉诗人的读者解释一下:诗中的木匠系诗人的妻子,也是一位诗人。

【亚坤评诗】
俄乌战争纪实
作者|莫高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全诗总计十二行。前九行如标题所写,它是战争的画面纪实。
当然,这里有一个很核心的点,也是这首诗的精彩点,需要说明一下。
应该讲,这个纪实的视角,是一种转述的视角,它是一个第三视角。说实话,我们也不可能有第一和第二视角。这里的所有人并不在这场战争里直接受难,且也无法如战地记者一样身临现场。
这里就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诗中占据主体性的我,究竟应该怎样去表达战争的问题。这真得很重要。
如果只是依据材料去阐述战争现场。那么它其实是有问题的。自战争开始,这种诗实在太多了。
让我惊喜的是:当我读到这首诗的最后三句时,诗的主人翁出现了。这是最重要的一个转折。一个精彩的“细节提纯”!
它把我们无法直接触摸到的战争带到了一个人的“个体感受里”。由此,诗的内部精神终于链接上了。我们能很直观地感到:战争一点都不远,它其实距离我们很近。
此时,作者幽微的心理状态,是可感的,是现实的,更是落地的。
这首诗除了具有浓厚的“现实反思”意识之外,我还读出了深刻的悲悯、无奈和良善!

(马亚坤.2022.06.23.上海)

 

 

EINE HUNDEKETTE – 原音 Yuan Yin

6月 22, 2022

Yuan Yin
EINE HUNDEKETTE

Spontan kauf ich die beste Hundekette.
Churl geniesst zum ersten Mal eine solche Behandlung.

Der Tiergeschaeft-Mensch legt ihm die Kette an,
gibt sie mir in die Hand. Churl fängt an,
schrill zu jaulen und zerrt nach hinten.
Das ist eine Würgekette.

Churl kriegt keine Luft, würgt.
Würgt noch einmal, Churl
ist ganz anders als vorher, ich hab
mich für seinen Erlöser gehalten.
Ohne mich wär Churl längst gestorben.

Ich sag, ruhig! Keine Angst! Brav!
Der Tiergeschäft-Mensch sagt mir,
jeder Hund, der zuerst angeleint wird, reagiert so.
Ich zieh an der Kette, Churl springt brav ins Auto.

Ohne diese Hundekette
hätt ich nie gewusst, Churls Freiheit,
das ist meine Freihei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原音#(8.0)

 

《新诗典》小档案:原音,70后,诗人,《摘星楼》《脸谱诗刊》主编,星语诗社发起人,少儿诗歌教育研究者和践行者。

伊沙推荐:狗是人类的老朋友,狗是诗咏的老对象,旧瓶子,生价值,一定要装新酒,本诗搅出了一点新意思,从新买的一条狗链侧写,反而比正面强攻更有效果。

​况禹点评《新诗典》原音《一条狗链》:宠物里,只有猫狗是真正与人伴生的。人的问题,猫狗身上都会隐现。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12——6.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12——6.18)

 

 

WEISSE WAND – 蒋彩云 Jiang Caiyun

6月 22, 2022

Jiang Caiyun
WEISSE WAND

Für die Inspektion
wird auf beiden Seiten der Straße
jedes Haus gleich angestrichen.
Herr Ma nimmt zwei Kübel
Gratis-Gipsfarbe,
streicht den über zehn Jahre leerstehenden Kuhstall.
Sieht ganz milchweiß aus.
Aber nach dem Regen
sind auf der weißen Wand
Berg und Fluss, Bach und Tal.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彩云#(10.0)

 

伊沙推荐:本诗结尾大好,是个经典,标志着作者升段。诗人都知道大手笔,绝大多数不知道大手笔也须大雪无痕,这就是大雪无痕中的大手笔,当然也只能由口语诗人写出。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彩云《白墙》:我们总是难免在生活中遭遇愤怒或哭笑不得的一面,地方管理的形式主义就是其中之一。但一个写作者,任何情境下,都不要忘记艺术的首要任务在于发现,不能让环境和群小破坏了心情。本诗体现出了这样做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亚坤评诗】
白墙
作者|蒋彩云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在当前现实语境中, 一首难以言说的好诗。
这是一首正宗的现实主义批判诗。
问题就在于:它并没有批。它选择了直接呈示画面和细节。这首诗写得很聪明,很有“巧劲”。整首诗,作者完全“隐掉了自己”。
它让你找不到破绽,但“反思之刀”已经出手了。这其实比愤世嫉俗高明很多!
这里面有两个极为闪光的点。
“把闲置了十几年的牛棚/也刷上了一层乳白色”是其一。
它是这首有内力的批判诗反思和关照的一个方向——“个人”。
“下雨后/白墙上显现出/山川河流的模样”是其二。
它是这首时代之诗回望和反思的另一个方向——“整体”。你也可以理解成历史或国家。

尤其这最后几句,我甚至读出了浓重的历史沉思之感。

(马亚坤.2022.06.21.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12——6.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12——6.18)

 

 

 

VATERTAG – 孙德琪 Sun Deqi

6月 18, 2022

Sun Deqi
VATERTAG

Als Vater gestorben ist,
hats keinen Vatertag gegeben,
hab von keinem gewusst.
Heute, was soll ich am Vatertag machen?
Ich schau ins WeChat
und jetzt kapier ich:
Wenn der Vater da ist,
gratulieren die Freunde.
Wenn er nicht mehr da ist,
dann wird seiner geda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诗典》小档案:孙德琪
生于1961年,天津人
创新驱动教育科技研究院副理事长
IRIET文化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

伊沙推荐语——
​       父亲节,又是各平台的诗比拼,本典推出一位60后的老"新人",真是什么年龄写什么诗,只有活过了活到一定岁数,才能写出如此平实、朴素而本质的诗。

【亚坤评诗】
父亲节
作者|孙德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淡淡的叙述中,隐含着非常复杂的人生况味。在平静的诗歌语言中,人生感悟融于心底,想诉说,却欲言又止。虽没明说,但情感和沉思已然都有了。

读这首诗,确实像一个已经看透生命的,上了年纪的过来人点到为止的“情感流露”。
这种“回望”、“思考”和“流露”,只有很克制的“一点”。但,这一点已经足够。

本诗让我感动的是其思考力。最后四句把这种“人生”和“生命”的沉思带到了一个很深的“现实环境里”。它不光有反思和回望,也不光有疼痛和怀念,更有对当下现实的一种“批评”和“揭示”。

(马亚坤.2022.06.18.上海)

 

ASCHE – 洪君植 Hong Junzhi

6月 17, 2022

Hong Junzhi
ASCHE

Meine kleine Schwester hat mir gesagt,
die Asche unserer Mutter wird am Heimatort im Fluss verstreut.
Im siebenten Jahr nach Mutters Tod
schickt mir die Schwester aus Seol eine Schmuckschachtel für Ringe,
mit einem kleinen Rest, der nicht pulverisiert ist.
In der kleinen Schachtel
ist meine Mutter.
Ich sitz 13 Stunden starr am Schreibtisch,
nehm das Bisschen Asche in den Mund,
lutsche vorsichtig,
kau, bis das Blut kommt,
schlucks langsam runter,
schrei wie verrückt
Mama –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语:六月下半月推荐诗中的上乘之作,洪君植写诗有一个鲜明的优点:爆发力强,爆发点有变化,这是一名真正的诗人身体上所携带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洪君植《骨灰》:爆发力太强了,堪称情感的核爆!而且是反技术的爆发力——它来自生命,和对亲人的爱。

 

 

AUF WIEDERSEHEN – 唐欣 Tang Xin

6月 17, 2022

Tang Xin
AUF WIEDERSEHEN

sein berufsleben geht wirklich
mit online-unterrichtet
zu ende er hat nicht erwartet dass
jemand anmerkt hab viel gelernt danke herr professor
hoffe nächstes semester hab ich sie wieder
er weiß nicht wie ernst das gemeint ist
sagt auch nicht im juli geht er in pension
er schickt nur ein emoji mit fäuste zusammen, gruß nach dem kampf oder so,
das kann man so und so interpretieren

Ma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不知道此轮唐欣提供的照片是否他的光荣退休照,我只是作为同行算他正在站最后一班岗上最后半月课,本诗是他向他的学生他的学校他的职业生涯的告别辞,看起来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说了,祝贺唐老师平安到站功德圆满!这一轮推荐和一个半月亚军就是《新诗典》为你举行的欢送会:从此祖国的教育事业不需要你了,但文学事业更需要你!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同学们再见》:老唐退休,又一个好老师告别讲席了。这是学生之憾,也是教育之憾,但对诗人,或许倒是复归健康和大自由的一个契机。本诗一如既往地克制,再次显示出了“唐氏口语”节制、意蕴无限的魅力。

 

《喊口号》

6月 15, 2022

《喊口号》

维马丁

如果说不能一面挺和平一面挺俄,是口号吗?应该怎么说话你才觉得可以?我觉得对我喊文革不对。你觉得我喊口号,还有人叫我红种,也许是你们长大在红肿时代。因为目前的战争,欧洲也有很猛烈的讨论,尤其是作家诗人们,比如在德国。德国笔会刚刚分裂,在柏林建立了新的笔会,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必须支持乌克兰,必须很快,其他都是次要的。我觉得他们对。另一方说德国和北约千万不能跟俄国直接打,这是最重要的。两方都不说俄国对,欧洲没有人觉得欧洲有理由开始打战,也许除了一些塞尔维亚人之外。欧洲近三十年是欧洲当代历史,中国人在中国没资格说出简单的判断。尤其是诗里就是很可笑。有时候倒有点道理,从外面看有可能看到里面看不到的。伊沙去过欧洲多次,自眼看到,还听到了些。

 

西方的逻辑
伊沙

那年去马其顿
出席斯特鲁加诗歌节
诗歌节的司机大哥
谈起该国的生存之道
彻底倒向西方
同时申请加入北约与欧盟
到现在
北约早早批了
欧盟迟迟不批
我想:西方的逻辑大概是
穷人入伙难
其家可架炮

2022.6.12

 

我当欧洲人一读就觉得有道理,哪怕最近跟伊沙吵架了多少。伊沙这首也许还有一点类似我从外面写中国出现疫情那一刻。

 

新型肺炎
维马丁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先写了中文,还有德语版。英语以后写的,也许第二天。这首在中国不能发表,网上能看到已经不错。这两年贴了几次,没有人说诗里的批评有什么不对。就是不能发表。同时候写了另一首可以发表的:

 

相信魔鬼
维马丁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魔鬼循环,很多国家都有,疫情这几年都是魔鬼的时代。那么哪一首更重要?也许两种都是好诗,自己不好说。两种批评都很有用,这个可以自己说吗?第一首“据说”包括多年尤其在中国之外的媒体对中国社会的单独看法。
诗人对当代当面的社会问题反应不一定是直接的,也不一定需要很明显的反应,因为艺术需要以后也认得出来,大家都忘了当面细节以后,看到或听到作品就可以认出来某种情况,就是艺术的魔力。几百年,几千年以后还听得出来。不过具体情况也很重要,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互相补助。说这些当外国人说也许不用,你们都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说得更好。只是要认定,诗人有很多种。这就是伊沙推新世纪诗典的成功,纳入了那么多完全不同的声音。一开始还纳入了完全不属于任何跟伊沙有接触的圈子,了不起。新诗典是非常开放的东西。可惜这两年有一些很好的诗人不参加了,比如秦巴子,比如西安最出名的口语诗人们除了伊沙都不参加。非常可惜!不过也可以说,有了新诗典,持续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贡献,是一个非常大的,杰出到成立。大家的成立,还包括老外!
那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很难?因为伊沙喜欢写政治。诗人有很多种,伊沙写诗也写很多完全不同的形体,同时候写梦,写鸟鸣,写日常生活,写自己家庭,写动物,写小区,写上课记录。所以不能说伊沙必须写政治,只是说长期免不了。不是每个人,每个诗人都这样,有的一辈子都写比较间接的,写得非常好。伊沙第一个代表作是1988年写的《车过黄河》。诗里有一个我隐身到厕所里,厕所里才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地盘。这首诗讽刺一切伟大的期待,一切跟黄河、历史、伟人、民族联系的严肃的期待。伊沙可以讽刺一切,包括诗人自己。整个九十年代都这样,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新世纪也有不少讽刺自己的诗,也一直继续说到世界一切,说到中国和世界各种严肃的问题和现象。说到这儿都没有回答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不容易。也许是脾气。跟我相处有时候不容易,就是因为脾气。还有其他的问题,但脾气肯定很明显。骂人很快,很厉害,很粗鲁。伊沙和我都有这个现象。一般看不到,否则哪有可能有了多年的友谊?哪有可能合作那么好?不只是我,如果伊沙脾气每天都这样,可以成功吗?新诗典可以成功吗?
四月份一首拙作说出了本来的问题。不是伊沙一个人,不是我一个人,不是中国或奥地利等等任何一个地方的单独的问题。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写了以后在微信给湘莲子看,她马上说你怎么那么清楚说到了上海?写的时候我当然想到很多别的,完全没有具体想法写上海。那时候上海还没有完全封城。写的时候主要想奥地利!还想到资本经济。为啥写中文?想想吧,资本经济哪里最厉害?是先写了中文,一开始都知道说法不完美。问题显出来,也许是口语吧,但是中国有口语诗人这样写诗吗?一开始感觉到这个,还是没办法。以后图雅说就这样写才能写得出来。五月份我们维也纳家有从德国来的客人,德国著名犹太女作家 Esther Dischereit。她曾经在维也纳当教授,2015年跟其他不同大学的教授邀请伊沙、郑晓琼来奥地利。Esther 住在我们家里,杜鹃和我有机会听到她念出诗,就是她十几年前或者更早写的,音乐性非常强的,都是比较短的,说到孩子长大的诗歌。都是她随时能背的。非常好!然后有一天我也给她念自己的最新的作品,《本来的问题》,先读了德语版。她马上说像一个老人家活到老才能说出的判断,有一点讽刺。就是讽刺,谁有资格说整个世界本来的问题?我觉得也许自己从中文翻译成德语不够好,不能翻译出本来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问题。英语 original problems, 德语 Probleme, die da waren。这个很口语,翻译出来了口语的日常语言的味道。只是没足够翻译出来原文显出的尴尬。而且毕竟我和 Esther 是完全不同的诗人,虽然都关心政治,尤其是当面的社会问题。她因为有这个关心,而且是国际的,开放的关心,才接触到中国的诗歌。
伊沙最近只可以随便说西方的问题,其他的不能随便说了,比以前严格的多。结果开始自己说别人批评清零措施就是诗怨,要不是诗冤吗?好像是前者。别人可以写当面的问题,伊沙不能写了?受不了!必须可以怪其他的诗人。因为伊沙就是比较直接反应当面社会情况的诗人。就是写涉及到政治的诗人,中国的和国际的现象都有。这两年世界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严重的问题。像 Esther 或像伊沙的诗人,就是虽然背景完全不同,但都是关心社会和政治的诗人,在这样的时代必须有反应。那么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反应都是限制的,怎么办?本来已经写比较间接的诗人还比较容易。可以说不一定需要写铁链女。只是因为伊沙以前写社会问题写了非常成功,所以现在不写有点尴尬。我当外国人也许最容易,完全不公平。

 

铁链女
维马丁

铁链女
在哪里?
解封了吗?
有没有阳性?
铁链女
永远
隔离
吗?

镇压女人
奥地利也有
有过极大极荒谬的案子
被镇压的女人
消失了吗?
至少
没人禁止你
谈这件事

2022.5

 

就是不公平!不过我这个老外男人写出来这样的中文诗,有人想读吗?也许不可以发表,除了网上之外。春树喜欢,春树给肯定很难得!就是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厉害。她的诗可以发表吗?这个题目除了网上也许都不能发表。不过春树有她的小说。写诗重要,一直写诗,但还是主要因为写小说才得到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作家的位置。

 

寻找

春树

有一个人被抓走了
下落不明
我们寻找她
就像寻找森林里消失的小鹿

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总会还在哪里藏着
我们关注她
就像关注清晨的露水
开放的花朵

她被谁摘走了呢?
叶子上的露水
也要被阳光晒干了

她们在哪里呢?
还有人一直在寻找她们呢
她们的名字是什么呢?
她们自己知道
造物主也知道

2022,4,16

 

非常厉害!但愿伊沙可以在新诗典推荐这样的诗!以前好像可以,有时候。反正觉得,写了这首诗,春树都不用写战争。已经写了世界级的非常难得的杰作。
好,现在写到哪里?喊口号,湘莲子说喊口号好,友谊万岁!是的,玩玩岁岁,岁岁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伊沙,谢谢徐江,谢谢所有的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朋友!

2022.6.14 – 2022.6.15

 

 

VERSCHIEDENE SACHEN: GEGENMITTEL – 徐江 Xu Jiang

6月 15, 2022

Xu Jiang
VERSCHIEDENE SACHEN: GEGENMITTEL

Schönheit des Flusses der durch die Stadt geht mit hohen Häusern am Ufer
Schönheit der Wolken die langsam vorbeiziehen vor Fensterwänden im leeren Cafe
Schönheit von Baumkronen im dichten Wald egal ob von oben oder von vorn
Schönheit des Verkehrs in der Nacht auf der Brücke
Schönheit der Sterne auf dem Bildschirm auch auf dem Bildschirm der Himmel ist schön
Schönheit des Windes den du nicht siehst im Frühling von vorn von oben im Herbst
Schönheit des Regens der prasselt auf Köpfe auf Autodächer der vor den Wischern rasch zurückweicht
Schönheit wenn Ketten am Hals an den Händen im Kopf aufgehen
Schönheit die schwankt vom Licht in der halbvollen Teetasse oder natürlich
auch manchmal im Whiskey
Schönheit der Zeichen die vom Pinsel fließen oder die springen von der Tastatur
Schönheit wenn Poesie verschwindet, und du der Wiedergabe nachjagst
Schönheit von abgeriebenen Holzschüsseln
Schönheit im Traum im Traum sich winden egal in welchem Traum dann steigst du auf und fliegst wieder zurück
Schönheit von Zigaretten die brennen im Nichts und ihre einzelnen Schreie
Schönheit von Katzenspuren im Schnee oder von anderen kleinen Tieren
Schönheit des Kriegs der alles vernichtet
Nein! Scheiß auf den stinkenden Krieg in dem alles nicht mehr exist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5.0)

《新诗典》小档案:徐江,1967年生。著有诗集《徐江的诗》《黄昏前说起天才》《杂事诗》《杂事与花火》《我斜视》、诗学专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等20多种。

伊沙推荐:4.4《新诗典》十一周年云诗会冠军,6月下半月推荐诗冠军。我之所以如此欣赏这首诗,就在于开年以来强大的现实将大把诗人搞得方寸大乱时,本诗是现代主义的。后现代主义口语诗不等于机械写实主义和传统现实主义,我的同志哥们,警醒吧!

况禹点评《新诗典》徐江《杂事诗·反对时事的诗》:诗人没有不关心时事的,但他不能够为时事所累,尤其是不能被所有正的/反的主流喧嚣所裹挟。如果一个艺术家对时事的理解,和随便哪个地区的首相、外交部长和电视新闻主持人近似,那你还是别写了,同时还要反省——自己怎么被魔鬼摄去了魂魄?

【亚坤评诗】
杂事诗·反对时事的诗
作者|徐江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面对徐江老师这首诗,我一下子有点“哑火”。
尤其是面对一个资深诗人,一个三十多年来一直身处中国诗歌一线的诗人。
尤其是面对一个抒情、意向、口语、后口语等都可以自如写作,古典诗境、文化阐释、知识分子理数等都可以“自由进出”的现代诗人。
我原来不想仅就一首诗来评一首诗。我希望看到一个诗人的全部。所以,在新诗典推送的诗人中,我都会去看他的全部推送。

在读诗和评诗的过程中,我总想从中拆解出一些独属于自我的“独特意味”,这其实是有问题的。
追寻意义的过程,也许就是消解意义的过程。何况是面对一首好诗。何况是面对其他人的一首好诗。更何况这是评论。也许,理性退后,我更应该重视感受。
只针对一首诗的精准感受。
以后,也许应该多几种花样评诗。比如:

请看这首诗的文学修养。它每一句都有独立的“诗点”,每一句都有一个独特的“诗性画面”。

请看这首诗的感觉。它每一句都有聚焦和精微的透视。诗歌质感可以抵达“一滴水的内部”。

请看这首诗的形式和节奏的变化。它的形式形成了一种铺陈的“绵密之美”。它长线条的“乐句”中,每一句都有节奏的转折。
而最后一句,恰是一个惊天的节奏变化。
一个完满的“诗核爆破”!

(马亚坤.2022.06.15.上海)

WUNSCH – 张舒琪 Zhang Shuqi

6月 15, 2022

Zhang Shuqi
WUNSCH

Am Eingang zum Angelteich Jiang Taigong
ist ein Wunschbrunnen.
Ein Wunschstein kostet zwei Yuan.
Der Verkäufer sagt,
man schreibt seinen Wunsch auf den Stein,
dann wirft man ihn dorthin auf den Felsen,
und der Wunsch geht in Erfüllung.

Mein kleiner Bruder sieht, dort sind viele Leute,
er will sofort hin,
lässt seinen Snack fallen, stürmt los.

Der Verkäufer fragt meinen Bruder nach seinem Wunsch.
Mein Bruder sagt etwas wie “Hier Leben ohne”.
Mein Vater kriegt auf einmal leuchtende Augen.
Er nimmt meinen Bruder an der Hand und schreibt mit ihm Strich für Strich
die beiden Zeichen für “Das (menschliche) Leben.”
Meine Mutter zückt ihr Handy
und nimmt die wichtige Szene auf.
Der Verkäufer seufzt erstaunt.
Die Leute ringsum schauen alle auf uns,
sie sagen, aus dem Kind wird etwas Besonderes.

Eigentlich hat mein Bruder gerade eine Birnenmelone gegessen
und wollte “Birnenmelone” sch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有其师必有其生,作为《春天的事件》《致命的错别字》的作者,作为头一个在中文诗中玩后现代谐音字技巧的人,在多年以后看到自己的学生这么玩自然是很开心的,关键在于玩得很自然。本诗是我《现代诗写作》课第二届学生中的第八首入典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舒琪《许愿》:家长总是出于一厢情愿,过度诠释娃娃们的意图,这是中国式秀娃狂们的通病。它的背后是爱,同时也是在无望人生里的郁郁不得志。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我小时让长辈们惊讶的事不多,只有去去几件:说话晚走路晚;话还没说利索自己发明一种古怪的语言,真事儿似的和鸟“对话”;提前一周预言了我家一个朋友家小哥哥的死。幸好没给大人们留下什么雄心壮志的传说。

【亚坤评诗】
许愿
作者|张舒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好玩。我认为好玩是当代诗的一个重要品质。
读这首诗,如同在看一幕有趣的现场版“脱口秀”。
君不见现在脱口秀市场如此火爆,年轻人如此热衷于它。其实不光年轻人,我的观察是全民市场,老少通吃。
这就说明,在“焦虑”、“压抑”、快餐”、“沉重”、“奔波”、“内敛”、“沉默”等为主流的“现实生态环境”中,我们还是很渴望身心灵真正打开之后的“现代性”的。
从诗的角度上讲,如果今天,我们依然选择回避它,真的是不敢想象。
我有一个观点:好的段子跟好诗一样难写。甚至更甚。

如果你把这首诗只看成是一个有趣的段子,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它是一首很可靠的现代诗。你看本诗的“叙述语言”,你再看它的“语言细节”和“人物描写”。
尤其重要的是:你再看这首诗背后的诗性空间,尤其是建立在时间(人生)和生命(人参果,喻示长生不老)基础之上的“诗性空间”。
然后,你再看建立在“许愿”(诗歌标题)基础上的反讽意味!

一首非常好的现代诗!

(马亚坤.2022.06.14.上海)

DUFT – 任萌 Ren Meng

6月 15, 2022

Ren Meng
DUFT

Eine Mauer in der Mitte der Strasse,
lauter Glasscherben oben.
Jemand will auf die andere Seite,
er sagt, es riecht von dort nach Brot,
außerdem Blumenduft und frische Luft.

Schüsse brechen die Stille,
der Kletterer fällt auf den Boden.
Der Himmel wird hell.
Die Lebenden werden hinaus getrieben,
ihre trüben Blicke gehen herum.
Da ist ein Haufen verbrannter Leichen,
der einen “Duft” verbreite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本诗是我《现代诗写作》课第二届学生中的第七首入典诗,第一届的教学成果已经成书问世,第二届已经走入了最后的一个月。作者自供诗的灵感来自于获奖影片《钢琴家》,异国电影对中国现代诗的影响已经载入史册(王寅《想起一部捷克电影想不起片名》),产生过良好的影响,读本诗我却有强烈的现实感。

​况禹点评《新诗典》任萌《香味》:代入感极强。灵感来自电影(文艺),却能映射真实的世界。这就是现代诗歌的复杂性。这种复杂性不是技术的,而是感知的,是心灵对外在世界的敏感回应。

【亚坤评诗】
香味
作者|任萌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人性之诗。
我也愿意把它看出是一首战争反思之诗。
如果结合最近的战争来看,这首诗的内部意味就更加深刻、可感。战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离我们这么近。
“一堵墙”堵住了人心,也堵住了人性,更堵住了文明。
在火炮和枪口下,真正考验人性的时刻就到了。
而这首诗带给我们的思考,是很现实的。虽然它是电影镜头,却有极强的“现实指向性”。
首先它的标题好。“香味”具有多重质感。
你看诗中,“面包的香味”,它喻示着食物,也是人性最根本的考验,即生存权。
你看诗中的花香和清甜的空气。它喻示着生活和自由。
你再看最后结尾句的“香味”,那可是全诗最核心的部分。
它是精神和人性中最“裸露”的部分。它更是一面镜子!
焚烧的尸体,散发出的一种“香味”。这究竟是怎样一种“香味”。这突破人性极限的“香味”,是一种黑暗的“毒药”。
它可以让人在现代文明中现出原形!

(马亚坤.2022.06.13.上海)

 

SCHWARZWEISS – 菩提根 Puti Gen

6月 14, 2022

Puti Gen
SCHWARZWEISS

Mein Vater kommt aus einer armen Familie,
es gibt kein Kinderfoto von ihm.
Erst von der Arbeit
kommt ein Schwarzweiß-Bild.
Als er in Pension ging,
hat er ein strahlendes Farb-Foto geschossen.
Voriges Jahr hab ich dieses Foto genommen,
daraus ein Schwarzweiß-Bild gemacht,
für sein Grab.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感觉+事实的诗意,好!感觉型的诗,阐释尤其显得多余,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感谢图雅的助攻。

MÄRZ – 晓静 Xiao Jing

6月 11, 2022

Xiao Jing
MÄRZ

Tante Fünf
sitzt im Hof
unterm Marillenbaum,
kaut Zuckerrohr.
Zu ihren Füßen spuckt sie
einen Haufen
weißer Brösel.
Der Marillenbaum spuckt zu seinen Füßen
auch weiße Brösel.
Tante Fünf hat ihr Zuckerrohr
schnell fertig gekaut.
Aber im Himmel über dem Baum
strömen lauter weiße Wolken
wie Soldaten
zusa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晓静#(2.0)

 

伊沙:作者在我微信朋友圈里,诗感很好,出手太快,太轻率,不少诗让人觉得只差一步的可惜,4.4云诗会上朗读的这一首很好,一幅普通人家的生活画卷。

况禹点评《新诗典》晓静《三月》:平凡日子,写得巧。汪曾祺写小说,妙处也在这点上。“白渣”用得好,点睛之笔。

【亚坤评诗】
三月
作者|晓静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的感觉非常微妙,轻描淡写,云淡风轻一般,好像没讲什么特别内容,但仔细读后,似乎又意味深刻。仅凭这一点,这首诗就已经立住了。
就本诗来讲,我觉得有几个点可以说一下。

其一,诗感好。尤其是语感好。我最明显的感觉是“轻”和“松”。哪怕它写的是一首“生命重诗”。整体给我的感觉还是“踏雪无痕”。
这其实需要很好的控制!

其二,抓点好。本诗有两个核心诗点——“白渣”和“白云”。
这两个“诗点”在本诗中都具有很强的“生命意味”。尤其是“白渣”,指向了一个人生命的“存在”和“消融”。
其中一句“五婶的甘蔗很快吃到了头”,明显喻示了“生命的结局”。
在这片土地上,有无数个“五婶”这样的普通人,他们最终都是“吃”自己,把生命化成了“白渣”,并很快消融在这块土地上。

令人惊喜的是结尾四句。一个精彩的修辞,“军队”产生了。这一对比和转折,不但承接了上句,还把本诗的“现实痛感和生命意味”进一步拉深,直接进入到一个更广阔的现代性空间里去了。

(马亚坤.2022.06.11.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5——6.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5——6.11)

 

 

 

ZUM GRAB:一兵 Yi Bing

6月 10, 2022

Yi Bing
ZUM GRAB

Am Totentag zum Grab,
Opfergaben hingestellt,
aber da war ein Haufen Totengeld,
was sollen wir machen?
Anzünden –
und wenn wir erwischt werden?
Nicht anzünden –
und die Vorfahren enttäuschen.
Mein großer Bruder, Schwerarbeiter,
sagt, eure Jobs gefährden wir nicht,
ich zünd es an.
Auf dem Rückweg
hat mein großer Bruder, der sonst wenig sagt,
den ganzen Weg geredet.

2022-03-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语:疫年之困种种,流于诗人笔端,再正常不过了。但一经写出,便格有高下之分,事有真伪之别。本诗写得很正、很真,作者之心在于文学在于诗。况禹点评《新诗典》一兵《上坟》:生老病死,皆是生命要经历的阶段。唯其人人必经,对作者才尤其残忍——一不留神就容易写俗、写水。本诗胜在题材跨界,场景是在悼逝者,诗核却有一多半着落在大疫情下生者的不堪处境。读后一叹。

 

 

 

JEDEN NACHMITTAG UM 4 – 杨森君 Yang Senjun

6月 10, 2022

Yang Senjun
JEDEN NACHMITTAG UM 4

Jeden Nachmittag um 4
erklingt pünktlich die Melodie
zur Zeitansage in der kleinen Stadt
seit über 30 Jahren
weiß nicht warum
um diese Zeit
weiß auch nicht wer das festgelegt hat

Die Zeiten sind anders aber nicht die Musik
es gibt andere Chefs die Musik ist nicht anders
woher der Klang kommt
hat mich nie gekümmert
Ich glaub es weiß kaum ein Mensch

40 Jahre in der kleinen Stadt
30 Jahre die Zeitmelodie
an jedem Nachmittag um 4
Ab jetzt an den Nachmittagen um 4
egal ob du sie brauchst oder nicht
wenn sie jemand brauchen kann, wird sie erklin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杨森君#(5.0)

 

《新诗典》小档案:杨森君,宁夏灵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梦是唯一的行李》《上色的草图》《砂之塔》(中英文对照)《午后的镜子》《名不虚传》《西域诗篇》《沙漠玫瑰》《石头花纹》等。诗作获宁夏第五届、第六届文艺评奖一等奖,银川市首届贺兰山文艺奖成就奖,首届《朔方》诗歌奖,《飞天》十年诗歌奖,第五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

伊沙推荐:对于口语诗人,如上发现并不称奇,但对于抒情诗人,这是转换诗维的信号,当为之鼓掌!毫无疑问,杨森君是一位优秀的抒情诗人,还是我心目中宁夏首席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森君《每天下午四点》:下午四点报时确实奇怪,构成了诗的一个梗。背后是什么?应该是人对权利的某种滥用吧。

​【亚坤评诗】
每天下午四点
作者|杨森君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初读这首诗,我一下没找到头绪,感觉有点懵。一直在揣摩作者的用意和这个“报时音乐”的所指。因为这牵涉到这首诗的内部底色和“诗歌基本逻辑”。我必要要弄明白,否则,不好评诗。
事实上,当我晚上处理完各种工作,夜深人静,再次读它时,突然恍然大悟。
这首诗,按照我的理解,它的指向其实非常清楚。
它是一首批判诗,更是一首反讽诗。
它内部指向的其实是一个很常见的现实问题。
那就是基于权力或既定规则上而产生的一种“盲态”现象。
我造了个词——“盲态”。
也就是一种大家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或者大部分人默认无声的“潜规则”。或者是一种臃肿的形式化“毒瘤”。大家常看到的一种睁眼“盲”现象。
不管是基于何种原因,仔细想想,诗中质问的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
这样看,这首诗的“内部力量”就很可观了。
一首骨头里散发着“批判力”的现代诗。

(马亚坤.2022.06.09.上海)

 

和平和戰爭 – Frieden und Krieg, Peace & War

6月 8, 2022

和平和戰爭
維馬丁

俄國侵略烏克蘭
大規模侵略烏克蘭
現在一百多天了
歐洲在二戰以後
有哪些戰爭?
南斯拉夫戰爭,
差不多整個九十年代,
非常殘忍,
非常可恥。
還有現在
俄國在烏克蘭
的侵略戰爭
我是歐洲人
十八歲左右才開始學中文
一開始學繁體字
比簡體字早
那時候在維也納
有台灣女朋友
台灣留學生
一直都說中國
幾乎每次說的是台灣
國民黨教育
1988年到1990年
我在台灣
女朋友留在維也納
她很容易吃醋,
太容易相信人家跟她說
我在台灣怎麼樣怎麼樣
其實沒什麼,真的
在台灣發現了很多當代歷史,
台灣和大陸
都需要找民間的資料
台灣1988年雖然剛剛解嚴
可是相當自由,
外國人都自己找房間
我的房東很巧就是歷史學者
以後也是文學專家,
閩南話文學
他因為不屬於國民黨
不能在大學工作,
對我沒關係
我們幾乎每天晚上交談
我的中文因為他進步,
還有自己喜歡北島等等,
還有崔健
跟女朋友的愛情散了,
主要是她不能相信我。
跟房東,跟台灣,跟一些同學
的友情
一直繼續
關注當代現實,
從台灣和大陸的文學、音樂、朋友
找歷史和現實
也不會停止
我是歐洲人
奧地利人
為什麼寫詩?
為什麼學中文?
一直覺得沒具體的答案
也許有才能,其他的
都是偶爾出來的
不過感情,上面說的一切
無論發生什麼
和平和戰爭
也就是這樣

2022.6

湘莲子制图

湘莲子制图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IM FRÜHLING – 刘德稳 Liu Dewen

6月 8, 2022

Liu Dewen
IM FRÜHLING

Unterm Zwetschkenbaum
im Tempel Gaofeng sitzt mein Sohn.
Er bückt sich,
nimmt ein paar abgefallene Blüten
und ruft:
“Schneeflocken sind tot!”
Ich deute ihm,
er soll leiser sein.
Der kleine Kerl steht vom Boden auf,
reißt die Maske runter
hängt sich an meinen Hals
und flüstert:
“Hast Du Angst,
dass der Berggeist
hört, wenn ich zornig bin?
Und diese Leute,
die immer knien,
warum können sie nicht
einmal heulen und klagen?”

2022-02-0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好!有灵性,有痛感,在6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属上乘之作。口语诗最怕写干,写成干棍。写怕过了,也怕未达,有无事实的诗意便是最好的衡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德稳《春天里》:沉重的诗意,以轻灵的方式表达出来,值得许多作者处理类似题材时借鉴。

【亚坤评诗】
春天里
作者|刘德稳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既有禅思意味又有现实指向的诗。
通读本诗,有几个核心感受可以说一下。

1.这首诗有禅意。它的发生地点是在高峰寺的梅树下。而且,诗歌内容是通过父子对话方式来进行推进的。
大家都知道寺院“梅下问答”,本身就是一种典型的“古典禅意”。事实上,父子之间对话所表现的“禅意”在本诗中也显现得非常清楚。
当儿子坐在梅树下抓起一把落花大声呼喊“雪花死了”时,作为父亲的作者,赶紧示意他要压低嗓门。这表明“父亲”作为本我的社会性,这时,他并没有入禅,还在红尘中。
而恰恰相反,作为儿子,小家伙蹭地站起来,趴在父亲的耳边道“你是担心/山中的神仙/听见我的愤怒码……”。这生动体现了孩子本心中具有“禅意”。他是信的。同时,也是忘我的。从这个角度讲,孩子的本心,毫无疑问,比父亲(成人)要纯粹。

2.这首诗同时也是一首现实之诗。或者说,是一首生命守望之诗。它的“内里”既有对现实的反思和批判,同时又有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和确认。
你看它的标题——“春天里”。这本身就有生命生发和喷薄的意义。但它诗歌内容里的“叩问”又指向了生的背面——即“死”。(诗中“雪花死了”这个意向,以及最后面“那些长跪不起的人/为什么/不能痛哭一场”的惊天诘问)

可见,这首诗除了禅意的弥漫,还有生死的沉思。既有现实的困顿,又有精神的超脱。
其实,诗人始终在问佛,但从本诗看,佛没能给他答案。

(马亚坤.2022.06.07.上海)

 

IF THE WORLD BELONGED TO WOMEN – Wutong Zi 梧桐紫

6月 6, 2022

Wutong Zi
IF THE WORLD BELONGED TO WOMEN

In second grade
I had a fight
with a boy in our class.
Don’t remember now
what about exactly,
just that I said,
if the world had no females like me,
there could be no boys like him around.
He answered,
without us males
you couldn’t even have daughters.
This retort
had me baffled.
Even now
I still haven’t found
any weapon against that.

3/6/22
Translated by MW in June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吾桐紫#(9.0)

 

《新诗典》小档案:吾桐紫,1983年生,福建宁德人。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中国口语诗选》《中国口语诗年鉴》等。

伊沙推荐语:说理是诗之一义,说理的最高境界是富含理趣,当理趣出现的时候,读者就忘记了作者是在说理,本诗就是如此。

况禹点评《新诗典》吾桐紫《假如世界是女人的》:少年逗嘴,牵出来的生命奥秘。从趣味出发,抵达生的思索。

【亚坤评诗】
假如世界是女人的
作者|吾桐紫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典型的直接依靠叙述而产生的诗。“叙述出诗意”,或者更进一步,“说话出诗意”,在这首诗中显露无疑。
虽然,在此诗的结尾部分,我们仍能看到“口语化背后诗性的生发和精神空间的延伸”,但它仍然在作者的直接言说中。那是直接言说和陈述带来的诗意。它并没有用“非言说”的诗歌技巧。比如冷抒情、想象、解构、修辞、渲染等等。
这其实很不容易。

尤其令人赞叹的是结尾句的“致命一击”。那是这首口语诗能否成功的“关键”。如果把最后三句删掉,剩下的部分完全就是“陈述”,它无法构成“诗”。一旦加上最后三句,整首诗的“哲理空间”和“生命质感”就全有了。

如果我们再加上标题,这个诗性意味就更足了。本诗标题与内容遥相呼应,内部哲思贯穿全诗,是一首很好的“哲理诗”。

(马亚坤.2022.06.06.上海)

 

 

TOTENTAG – 从容 Cong Rong

6月 6, 2022

Cong Rong
TOTENTAG

Ich schaus mir an: Ein Frauenleben.
Denk an dich, nimm einen Schluck
und sag: Geh sterben!
In der Brust tuts auf einmal weh,
dann sag ich: Ich vergeb dir,
Lieber.
Das ist mein Schicksal,
nachdem ich dich abgelehnt hab,
lässt du das Fahrrad stehen, an der Sungang-Brücke.
Ich hab Angst, dass du wütend wirst,
Angst, dass irgendwer wütend wird.
Das ist meine Ahnungslosigkeit,
die ich von meinen Eltern hab.
Ja, ich war feig.
Wir haben geheiratet,
wir haben beide ein Zuhause gebraucht,
besonders hier,
wos keine Wärme gibt.

Wie Hund und Katz,
verschiedene Leute.
Du magst Fleisch,
ich Gemüse.
Fleisch und Gemüse gemischt,
passts oder nicht?
Man pickt was heraus
und füllt sich den Bauch.

Jetzt riecht die Wohnung
ganz nach Likör.
Ich geh dem Geruch nach,
beim Buddha-Altar
der selbstgemachte Pflaumenwein,
da fehlt der Korken…
Du hast gesagt, das sei kein richtiger Wein,
als du noch gelebt hast.
Jetzt seh ich dich nicht,
aber willst du mir sagen,
du magst ihn jetzt, bist mir nah?
Ich find den Verschluss nicht,
in der ganzen Wohnung.
Mein Lieber,
ich muss das fertig kriegen,
nicht mehr auf dich angewiesen sein,
und zwar ohne dich.

2022-04-05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从容在清明发我此诗并附言:"孩子他父亲往生",我过了很久才敢问:"此诗可以推吗?",得其应允,今日推出,已是芒种。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已能更强烈地感觉到:人生就是一场盛大的迎来送往!便能够更豁达更超脱地看待生死。这是一首优秀的悼亡诗,是6月上半月推荐诗中的上品。

况禹点评《新诗典》从容《清明》:单纯的悼亡诗对于作者的价值要远大于读者,我们甚至可以说:作为亲情诗的一个极端,一般的悼亡诗也有着绝大部分亲情诗的特点——私人化。除非作者在悼亡的过程中还加进了点儿什么——无关生死,但需要关乎生命、成长……这样才能使文本真正进入文学的行列。从容此诗做到了。厚重,但诗的核心仍能固守住个人视角。这才是对人生真实的诗写。

【亚坤评诗】
清明
作者|从容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实在是太重、太痛了。实在是太难了!
谁又能说得清楚每个人的生活、情感、命运、婚姻、家庭等具体问题呢!这真是千古难题!实在是太痛了!

作者把情感、伤痛、生活、夫妻关系、爱意,甚至大半生都揉进了这首诗里。
尤其最后的“敞开”,更让人心痛和深思。
作者如此地敞开和真诚,在这时间的“阴影”里,在这“生活结局”的背后,我作为一个读者,真的只能选择沉默!
尤其在这首“挽歌”面前,评论似乎失去了“意义”和“效能”,唯有天地与作者同在!

这真是一首“生活史诗”、一首“情感史诗”、一首“婚姻史诗”、一首“时间史诗”、一首“人性史诗”!说再大,都不为过!
祝福作者。

(马亚坤.2022.06.05.上海)

 

IM GEHEN ANGEFANGEN, VOM KRIEG ZU SPRECHEN – 李东泽 Li Dongze

6月 4, 2022

Li Dongze
IM GEHEN ANGEFANGEN, VOM KRIEG ZU SPRECHEN

Meine Tochter fragt, wenn Krieg ist,
sind wir hier sicher, in Daqing?
Ich sag, Daqing hat Öl.
Hast du vergessen, warum Japan
Pearl Harbour überfallen hat?
Sie denkt nach, fragt: Ist Xi’an sicher?
Xi’an ist eine Kaiserstadt, “an” heisst zwar Frieden, aber das hilft nicht.
Und Beijing?
Das politische Zentrum.
Shanghai?
Finanzzentrum.
Kanton?
Im Süden am Meer, auch nicht weit von Taiwan.
Meine neunjährige Tochter denkt nach und sagt,
dann sollt ich ein Testament schreiben.
Aber an wen? Ich hab noch keine Kinder.
An den kleinen Cousin? Der wird ja auch sterben.
Nehmen wir 100 Heliumflaschen
und steigen in den Himmel?
Und wenn wir eine Rakete erwischen?
Dann sind wir alle nur Müll.
Auf einmal bin ich traurig.
Liebe Tochter, wir können nichts tun,
außer
beten, im Stillen.

2022-03-07
Übersetzt von MW am 4. Juni 2022

伊沙推荐:真是咄咄怪事,有人已经异化成啥样了,以提祖国、国家为耻,所以面对眼前的战争,你不能提"从国家安全意识出发"一一那好,"本体安全意识"总可以提吧,本诗所写正是一位正常的合格的父亲对自家女儿所上的本体安全教育课,非常可贵,在6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东泽《走路的时候聊起战争》:动荡的年代,哪里能放一张平静的书桌或课桌呢?好像我们过去从书中读到的祖辈童年经受的恐慌,又跑到了我们的眼前。人类爱折腾,今天在全世界作恶的人就是七八十年前祖辈感念过的解放世界的人,这种诡异的转变不是哪个善良单纯的人所能解析的。但危机却始终如一地横亘在我们眼前。本诗以父女对话的形式,如实地传递了这种危机感。我认为它是世界级的——而且超出了文学的局限。如果把作者名字遮住,把地名换成国外哪个地名,它像不像出自一部得大奖的外国电影,或是某个当代名家的长篇小说?这些够水平的文艺作品我们现在都没有了,但汉语诗人不用遗憾,因为口语诗替它们完成了时代的召唤。

马金山|读李东泽的诗《走路的时候聊起战争》的十一条:
1、对话里充满了思想,是诗歌充足的素材;
2、把当下的生活状态写出来,也意味着忧患意识;
3、李东泽,70后,男,诗人,媒体人,黑龙江生人。诗作入选多种重要选本。现居大庆;
4、李东泽的诗,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丰富,不仅仅是事物的层层叠叠和多重视角,更在于其中所饱含的生活环境和思想内涵,总能够很自然的即已抵达到了诗意的深处;
5、对于本诗来说,与孩子聊这些话题,本身就是一件残忍的事情,而诗人却写出了极为深刻且重要的忧患意识,这一方面尤为珍贵;
6、本诗通过与女儿的对话,详尽的描述并记录了面对战争所带给人们的精神状态,既贴近现实生活,而又饱含着复杂的况味,不由得让人细思极恐;
7、对于诗中女儿的年龄而言,这个极其重要的信息,全然被诗人交待清楚了,读到此处时,瞬间有种莫名的感觉,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8、诗中既有历史的记载,还有时代的分析,而这些都是作为父亲的教育内容,同样传递出浓烈的亲情和强烈的忧患;
9、读完全诗,我不由得想,如果再发生战争,日本侵华战争的状况还会重演吗?说实话,对于当下的人们来说,我不敢想象;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个体化的生活,即意味着公众性的状态”;
11、战争之诗、亲情之诗、时代之诗。

 

FISCHE FÜTTERN – 喂鱼等等

6月 3, 2022

FISCHE FÜTTERN

Letztes Jahr hat Yi Sha
zum Drachenbootfest
geschrieben,
wenn er seine Verwandten in Amerika bittet,
Brotstückchen in den Mississippi zu werfen,
würden die das nicht machen.
Aber wenn er mich bittet,
geh ich sofort zur Donau
und füttere die Fische und Schwäne.
Ich hab gesagt, ist mir eine Ehre,
ich mach das sowieso
die ganze Zeit mit den Kindern,
egal woran man in China gedenkt.
Vielleicht wars vor zwei, drei Jahren,
jedenfalls vor meinem Streit mit Yi Sha.
Werd ich noch zur Donau gehen
und Semmelbrösel reinwerfen?
Die Kinder sind schon groß,
also wahrscheinlich nicht.
Aber das Gefühl
wird nicht verschwinden.

MW 1. Juni auf Chinesisch, 3. Juni auf Deutsch

喂鱼等等
维马丁

去年伊沙
在端午节
写诗说
如果请他在美国的亲戚
把面包屑​
扔进河里​
他们不会答应
如果请我在奥地利
我会去多瑙河
喂天鹅和鱼
我說是,非常荣幸
我带着孩子
一直这样做
无论中国纪念什么
也许不是去年
前年大前年
在伊沙和我
吵架之前
那么我还会去多瑙河
扔面包屑吗?
孩子长大了
大概不会
不过感情
不会消失

2022.6.1

TOOTHACHE

toothache is the best state
to write a poem
you are more careful
just kidding
you go to the dentist
they make you comfortably numb
you go home again
the state is still there
in the background
you know​ it will come out
to bite you
quite soon

MW 6/2/22


​56

fifty – six
sechsundfünfzig
sex & fifty
德语说五十六
就是 sex & 50

五十几和做爱
whatever
其实什么时候有爱
什么时候有光明
和阴影就好
liebe haben
licht & schatten
actually to have love
to see the sun
to be warm
to have light and shade
whenever is fine

2022.6.2

威尼斯

每次到威尼斯
都觉得谢天谢地
威尼斯还在
没有被拆掉
有的小路很像喀什
以前的喀什
意大利当然有装修
但大部分建筑就很破旧
有古老的味道
去年秋天还要戴口罩
威尼斯都是走小路
有时候很拥挤
戴口罩合理
现在不用了
渡船上也许还要
虽然冒险大概也差不多
现在威尼斯
差不多已经像三年前
意大利差不多已经恢复
可以住古老建筑看地中海
可以去游泳
只是
新闻里有战争
欧洲的战争

2022.5.29


BREATH

every breath
of any animal
including you
each drop of water
that nourishes
a tree
or anything​
nourishing
giving shade
is worth more
than a poem.
what is poetry for then?
maybe
among other things
to remind you

MW Mai 28, 2022​

呼吸

每个生物的,也包括你的
每一次呼吸
滋润一棵树,或万物的
每一滴水
能够滋养和
庇护
似乎比一首诗
更有价值
那么诗歌何用?
也许
其价值之一是
提醒你

维马丁5 28, 2022

5/28,2022 石见 水央译

梦见马斯克

这两天妻子做梦碰见马斯克,
埃隆•马斯
他正在吃一种萨拉卷饼​
妻子杜鹃从人家的食品
吃了一口
人家有点不高兴
他还拿着卷饼
周围是杜鹃的家人
他们请马斯克先生吃饭
家人非常不好意思
和生气

2022.5

人品
怎么品出来?
写首诗吧,
如果你会

人品不是那样品得出来
那到底怎么知道?
需要
你需要
你需要的时候
你的朋友
希望他有​

2022.5.28


WAS

was bin ich
was sind wir
was sind wir vier
oder fünf
was ist dieser zug
europa afrika
leben ​
was immer
morgen früh
wenn gott will
wirst du wieder geweckt
oder halt an der grenze
und morgen ist urlaub
oder halt in der früh
wenn du viel glück hast

MW Mai 2022

 

 

维马丁2022年5月诗选

Poems from May 2022

 

旅途想当代历史

中国到底是什么?
奥地利到底是什么?
欧洲到底是什么?
奥地利是什么
在二战前
其实不清楚
在二战中
也许更不清楚​
二战后
也许慢慢清楚起来
不过也是
故意忘记很多
到了八十年代
才慢慢可以记得更多
记得更全
八九年以后
他们说冷战结束
奥地利到底是什么
可以做什么
应该做什么
并不完全​清楚
排外问题
九十年代更明显
同时因为南斯拉夫战争
难民来了
人口多些
从一百年历史来说
都可以是奥地利人
到了新世纪
整个欧洲
其实都有同类的问题
2015年因为叙利亚战争
难民又来的多
除了右派没多大问题
不过还是有
不少不安全感
欧洲各地区
情况都不同
现在有新的战争
新的不安全感
奥地利也许还可以
欧洲也许还好
希望各地
世界各地
不会更坏
不会更糟
虽然知道
预报一般来说
并不好

2022.5

 

 

 

 

SAIGON, 30. APRIL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6月 3, 2022

Chen Minghua
SAIGON, 30. APRIL

Aus welchem Grund werd ichs vergessen?

Sie kamen aus allen Himmelsrichtungen im Unterleib der S-förmigen Gestalt in diese katholische Schule. Am Vormittag auswendig lernen von “Pfaue fliegen nach Südosten”, am Nachmittag Rezitieren aus dem Truyện Kiều. Sie aßen Fladen aus Fujian, tranken Coca-Cola mit Eis, Salz und Zitrone. Sie schauten Lady Chatterley’s Lover und hörten “Heute kommst du nicht heim” von Yao Surong. Sie lernten für die Matura und waren verliebt.

Aus welchem Grund würd ichs vergessen?

Tränen fließen entlang der immer wieder nach Süden begradigten Fronten des Unterleibs. Der Fluß rauscht ganz nah an den Straßen der Stadt. Ein Kampflugzeug fliegt den Nachbarn ins Wohnzimmer. Ein Panzer bricht durch den Bildschirm des Fernsehers. Ein Stahlhelm ohne Gesicht nach dem anderen hebt sich fragend zum Himmel. Eine Uniform ohne Glieder nach der anderen lässt die M16 sinken. Ein Flachboot ohne Pulverdampf nach dem anderen. Ein Mädchen winkt und wird getrennt.

Aus welchem Grund werd ich 2022 den Jahrestag des Falls von Saigon vor 47 Jahren vergessen?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陳銘華#(8.0)

 

伊沙:也许需要对下一代人加个注释:西贡就是今天的胡志明市,作者还私信告诉我:"南越當時的教育制度高中畢業後考上秀才才能選大學"。这是一首大好之诗,读完心中五味杂陈,作者陈铭华代表着《新诗典》散文诗(或曰"不分行诗")的顶流,他老而弥坚越写越好。本诗是6月上半月推荐诗中毫无争议的冠军之作,特置于中国诗人节一一端午节推荐。

​庄生点评《新诗典》陈铭华《4月30日.西贡》:在学生课间休息时,我读了一遍,每次看到繁体字就有亲切感,从小就读繁体字的诗文,没有隔。诗的第二节可以说写学子的岁月静好,而诗的第四节写出了战争的残酷,连续用“我以什么理由忘记”贯穿全诗,撼人身心!在诗人的心中,西贡是淹没了47周年。我不知道诗人是否是1975年的时候去的美国,但看诗人简介是1979年定居美国洛杉矶。人类也没有理由忘记那些过往的惨痛,但诗人唯有以诗记之,告诉后人发生了什么,此诗让人唏嘘!

马金山|读陈铭华的诗《4月30日·西贡》的十一条:
1、分行,或者是不分行,诗,就是诗;
2、人生的经历,即是写作的宝贵财富,不仅暗含着现实的生活,还蕴含着事物的本真面貌;
3、陈铭华,祖籍广东番禺,1956年12月生于越南嘉定,1979年9月定居于美国洛杉矶。中学时期开始写诗,1990年12月偕诗友创办《新大陆》诗双月刊,任主编。著有诗集《河传》等;
4、在陈铭华的诗里,很多次出现过西贡这个地名,可见这个地方对诗人的影响有多大,与此同时,作为诗人,这个地方也成为了他最重要的写作素材;
5、陈铭华的诗,语言厚重而内含丰富,长句子与不分行的文本,既带有典型的时代背景,还具有明显的文化特征,每一首诗,一经发布,即成为经典的诗歌范本;
6、以独具一格的形式,写历史的长河,不容忽视的记忆,不仅告诉我们思维模式的重要性,而且还告诉我们经历对人生的深远影响与意义,本诗即是例证;
7、而第二节(段)不分行的文字里,写满了多重文化信息的内容,字里行间跳动的脉搏,就是历史的文化底蕴与时代符号;
8、诗中以三个独立成行的句子,“我以什么理由来忘记”,既有承上启下的作用,还有某种情绪的诠释,且饱含着莫名的滋味;
9、而第四节,则布满了战争的痕迹,描述的各种细节深入浅出,而又不免让人有点黯然神伤;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动词,以及文化的信息都是诗歌丰富的内容”;
11、文化之诗、历史之诗、厚重之诗。

【亚坤评诗】
4月30日.西貢
作者|陈铭华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大诗!一首内容含量非常丰富的大诗!

首先,这是一首深含“生命况味”的时间回望之诗。从个人角度讲,本诗是作者对自己早年生命旅程和生活记忆的一种深度“回望”和“反哺”。
从历史的角度讲,本诗是作者对西贡那段历史的深度“提纯”、“回望”和“反思”。诗中所展现的“丰富情感”和“幽微情绪”,深刻揭示了作者“个人成长史”中的“暗疤”。
不管是个人的生命痛感,时间记忆,还是历史的“烟尘”,作者内在的“感受”毫无疑问是复杂的、深刻的、厚重的、难忘的。

其次,这也是一首文化之诗。你看诗中第一段提供的“素材”,皆有明显的“文化因素”。我在想:也许是西贡这个地方原本就是一个复杂的“多文化”、“多民族”、“多种群”的集合地。这才给作者“原乡之心”带来了不同的“生命质感”和“文化反思”。

另外,这也是一首反战之诗。你看诗中第二段提供的“内容”,对战争和战争背后的遗留问题,明显具有深度的“思考”和“伤痛”。

全诗素材非常丰富,内容深刻,心灵空间里深含着“善意”。
诗歌形式采用散文化的方式进行推进。很有特点!
两段内容都用相同的主题句来做“引子”。最后还留有“尾声”作为呼应。
诗歌情绪一直贯穿到结尾。情感饱满、思想深刻、意味丰富!好诗!

(马亚坤.2022.06.03.上海)

 

 

 

SCHAUKEL – 刘子瑜 Liu Ziyu

6月 1, 2022

Liu Ziyu
SCHAUKEL

wenn sie niemand
antaucht
kann sies nicht
aushalten

schaukelt von selbst

Übersetzt von MW am 1. Juni 2022

伊沙推荐语:诗之魅力何在?没有公式,没有定律,永远靠感觉,永远讲灵气,永远吸引着创作者去做形形色色的创造。这便是张敬成助攻来几个学生,我一眼看中这一首的理由。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子瑜《秋千》:这是一首刻意忽略逻辑和自然常识的诗。没有人的时候,秋千因何而动?所有人当然都知道。但如果你非要那么去看待一件事,生活就会变得乏味无趣,而诗歌恰恰是反对乏味和无趣的。所以在诗人眼里,秋千必须能够凭空“晃了晃”。这样去感知,才是诗的正途。

【亚坤评诗】
秋千
作者|刘子瑜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短,我抄录在此。请各位读者自己细看。如下:

秋千 | 刘子瑜

没有人
推它的时候
它自个儿
忍不住

晃了晃

如果读者对这首感觉型兼具心理运动特质的纯诗还是没有感觉,那我就再说一个细节——“作者只有13岁”。

如果读者对13岁这个概念,无动于衷。那我就由本诗再提出一个老问题——“诗感的天生触动和后天培养”。这首诗的感觉,我认为是天然的。

如果读者对诗中“秋千”这个意象,只能从实物形象和平面化视角来看待,那我就再说一种感觉——“请试着把一个人的命运放在秋千上”。

“秋千”这个意象在本诗中,毫无疑问被赋予了“生命细节”。这种拟人化的“律动感”,本质上看,是一种生命的“悸动”。

诗中天然散发的,幽微的心理细节,使这首诗具有了不可言说的“生命质感”。

(马亚坤.2022.06.01.上海)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 茗芝 Ming Zhi

6月 1, 2022

Ming Zhi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Papa erklärt mir Mathematik,
die Fibonacci-Folge.
Papa sagt,
zum Beispiel Tannenzapfen, Ananas, Blätter,
ihre Muster,
oder die ganz kleinen Zimmer im Bienenstock,
die ganz dünnen Flügel von Libellen.
Sonnenblumen, Rittersporn,
Tagetes, Zwetschkenblüten,
wie diese Blütenblätter entstehen,
das passt alles perfekt
zu dieser Zahlenfolge.
Ich glaube,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3.0)

 

伊沙推荐:儿童节到了,我忽然意识到:《新诗典》开风气之先推出的小诗星们,已经快要过不了儿童节,赶紧把最后的儿童节送给他们。茗芝这一首,典型性"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爸爸在讲一首诗》:多年前也曾听人说过数学的诗意,我一直不太信(虽然我高考的数学分还可以),诗人大多数数学都不大好。但从本诗观之,江湖海显然是个例外,能通过自己的讲解让女儿感受到数学之美,这对父女真是有福。不过这福气,我还是坚持认为,首先得益于他们都是诗人。

【亚坤评诗】
爸爸在讲一首诗
作者|茗芝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音乐评论中有一句很常见的话——“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虽然我不认为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认为它依然是一种流动的音符,但这句话我却很小就记住了。阅读这首诗时,突然想到这句话。从数学的角度讲,我一直也认为“精美的数学结构和符号”本身就是一种优美的音乐。它完整的层次和丰富的内部细节,看起来绝对是一首绝妙的诗!
更何况,现在数字诗已经是一种很常见的“审美存在”。
说这些,是因为这首诗就是在写这个内容。
你看作者的阐述语言,我相信应该不是她爸爸的原话。这里面一定加入了作者的文学创造。
全诗语言非常自然、松弛、可感!通篇都是口语,就像说话一样。但我们读后,又觉得这就是诗。质感和色彩都很独特的诗!
她语言背后的“真诚”和读者之间的距离非常近!感觉就像一个小姑娘站在我们面前。她非常真实地在朗诵。
这种诗就是基于“心灵真纯”基础上的,一种活着的诗!
是的,作者的爸爸就是在讲诗。

(马亚坤.2022.05.31.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