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ay’

TRAURIG ZORNIG – 王爱红 Wang Aihong

10月 11, 2021

Wang Aihong
TRAURIG ZORNIG

Heute auf dem Weg hinaus
einer alten Dame begegnet
Eine Hand ausgestreckt vorm Autofenster
bebend, schwankend
leer und nur leer –
Eine gestrige Bettelmethode
sie hat keinen QR-Code
ich hab nur mein Handy
Sie entfernt sich enttäuscht
ich drück auch noch
auf die Hup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爱红#(3.0)

 

伊沙推荐:现在不容易遇见乞丐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位,又无法满足别人,于是悲愤交加,捶响喇叭。在同题材诗中有所刷新,如我在课堂上所讲:先不提创造,从创意开始。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爱红《悲愤交加》:这几年自从手机支付的方式悄然兴起,的确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方便,于是很多人身上都不习惯携带现金了。这就如同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方便的同时也有不便,在偶尔需要用现金的场合就不免会尴尬,一如本诗中所遭遇的:先进的付款方法遇见了落后的乞讨方式,空有助人为乐的热情和一颗悲悯之心,口袋里却掏不出一毛钱,悲愤交加、捶胸顿足之余一记拍大腿的动作,“我却竟然锤响了/喇叭”,让人不由唏嘘感叹。虽然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而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读来依然会让你的心灵有所触动、有所思考,这恐怕便是作者的无心之得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张小云:
“捶响喇叭”让“悲愤”
有了高分贝的形象
至于
悲愤交加为哪般?
是没能帮上那位老太的自己?
是让行乞都颤颤巍巍空空荡荡的空气?
读的人尽管想

2021.10.10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0诗人王爱红《悲愤交加》:悲愤交加的似乎是,对于弱势群体,我们的社会救助和保障水平仍不足以令人放心,而技术进步带来老年人(包括这位老太乞丐)的不适应确实需要改进,但似乎不会令人悲愤交加吧。最后两句把悲愤推向高潮,但不是强指,而是事实的诗意,内心的情绪影响到肢体变化,“我竟然捶响了/喇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王爱红的诗《悲愤交加》的十一条:
1、要相信,在生活面前,诗意会随时发生;
2、细节,是摄入诗的灵魂,而日常的真实,就是想象的写照;
3、王爱红,1963年生,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等,曾多次获奖。现居北京;
4、此前未读过作者的诗,今天这一首,作为有过同样经历者,唯一的不同是没有后面的“捶响喇叭”,没有把这一切写成诗,而这些,更加重了我强烈的共鸣感;
5、本诗的在场感与真实性极强,笔触细腻,语言清晰、明快,内容又凸显现实性,其中所包含的情怀纯澈而幽深,给人以无限的触感和回味;
6、尤其是诗里所显现出来的生活底色,与本身的社会情状形成差异,特别是行乞者没有微码这件事,是“活”的诗眼点,还是诗维的过渡,既巧合,又绝妙;
7、诗中两个不同身份人的立场,同样有的失落感,注入了鲜活的生命质感,并透析出人性无限的遐想与光辉,擂动人心;
8、结尾部分,是一个情节,或者动作的描述,还是内心情绪的一种表达,却正是这个细节,进一步升华了全诗的意蕴和内涵;
9、标题由一个成语构成,既直面现实,又直击内心,可谓与诗的内容相得益彰,还是事物本真的投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你所经历的,给你心颤的瞬间,务必精准的记录下来,因为它是诗”;
11、现实之诗,人性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新世纪诗典》3843

悲愤交加

王爱红

今天出门
我遇见一位老太
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
颤颤巍巍
空空荡荡
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
她没有微码
我只有手机
看着她失望地走远
我竟然捶响了
喇叭

黄平子读诗:“今天出门”,时间,背景。“我遇见一位老太”,人物。写人用“位”,这是表尊敬。“老太”是行乞之人,“我”能尊而敬之,非常了不起。比给她钱更了不起!“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颤颤巍巍/空空荡荡”,动作描写,细节描写,强调其老,其空。“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她没有微码/我只有手机”,行乞也要与时俱进。“看着她失望地走远/我竟然捶响了/喇叭”,点题:“悲愤交加”。悲的是“老太”,愤的是自己。看多了各种乞讨,看多了各种“筹”,经常“被乐捐”,我早已麻木,难得王爱红还有一颗想给而不得的“悲愤交加”之心。捶喇叭是一个有趣的细节。
2021年10月11日16点11分

 

 

REFINED LOVE – 刘傲夫 Liu Aofu

2月 19, 2021

Liu Aofu
REFINED LOVE

Her first
colloquial poem
made it into two important anthologies
of unofficial
avantgarde poetry.
But she doesn‘t write
that kind of stuff anymore.
When you ask her,
she says,
colloquial poems
don’t pay.

10/8/20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0.0)

伊沙:近来在又一轮对当代诗的讨伐中,诗歌愚民+网络暴民列举的所谓”屎尿屁”诗歌中,我的《车过黄河》和刘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是绝对的好诗,内行人看得出来。本诗也好,现象真实,抓得准确,一击即中。大年初九,请刘傲夫出场向典中70后诗人一一至此,春节拜年单元圆满结束。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爱的提纯》:新春伊始,刘傲夫又给新诗—协会体趣味空投下一颗核弹。本诗抓住了一个大题材——而且是只有奋战在先锋第一线的诗人才会警醒的大题材。诗无“用”,诗也无“利”,而这才是诗一直为人类文明所默默奉献的空前大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查文瑾评:如果单纯用稿费来定义诗歌的价值,估计诗圣杜甫就是活该受穷了,想想他的诗有多少能上的了大唐的纸刊官媒呢?又有多少能挣回银子养家糊口呢?有人的地方即是江湖,诗歌也不例外,市场经济时代,不为稿费的作诗和没有报酬的做事,不敢说多么纯粹,起码是相对客观的,就拿作品说话,响当当硬邦邦,有底气。因为多次上过民间刊物或平台,所以常常能看到,他们选出的诗歌,相当一部分并不是来自作者的投稿,而是选者辛辛苦苦挨个群、挨个平台扒啦出来的,仅这精神也令人肃然起敬,同时避免了人情,避免了投了又选不上的尴尬,让选与被选者都自在。最关键的是避免了人情大于诗情的现象,很大程度上保护了文学的生态。此诗写得真实而典型,不禁多说了两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傲夫《爱的提纯》:口语诗写作者中,确实存在如本诗中所提到的这位女作者这一类诗歌投机分子,与口语诗有短暂的交集,见无利可图便抽身而去。若说多年前写口语诗没有稿费,应该比较符合实际;但近几年优秀的口语诗,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也不乏发表的渠道和平台。当然如果指望写诗来丰衣足食也是痴心妄想,虽然写诗的人都抱着不同的初衷和心态,但一直走到最后的无一不是诗神的真正拥趸者、思虑纯正的纯24k的诗歌赤子,即使无名无利亦无怨无悔,“旦旦而为之,终亦成骐骥”,便是他们的态度与精神写照。

韩敬源:新诗典把当代生活展现得透透的,也是时代的风气,古诗国的氛围在新诗典,本诗写时代现象,一是“刺”诗歌环境的恶劣,现象就真是写口语诗没有稿费,饿死诗人时代。二是“刺”部分诗人的玩、混、功利和糊涂,更显谁在担诗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傲夫的诗《爱的提纯》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就是一部非常真实的作品,在诗人这里,只需要还原真实,即是史诗;
2、生活是一面多棱镜,而口语诗就是一面显微镜,一切的事物都暴露在了时代面前,奇妙而真实;
3、刘傲夫,本名刘水发,男,1979年2月出生于江西瑞金。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写诗。作品发表于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多次获奖。其诗《与领导一起尿尿》经《新世纪诗典•第六季》推出后,自2018年7月至今持续引发着热议,在中国大陆和部分海外国家(俄罗斯、新西兰、澳大利亚)具有广泛的影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4、在京见到过作者数面,其略显含蓄,背后却隐藏着一颗强大而又丰富的灵魂,在其先锋的观念里,流行于网络,并在既定的世界里,持续滚烫着,灿烂而夺目着;
5、在特定的诗人那里,估计本诗又会引发波澜,这于诗和人,都将是又一次刷新,在“百诗争鸣”的网络平台中,正看是光,背道无形;
6、本诗不仅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写出了一种深刻而鲜活的现象,揭示出口语诗在当代的冷遇,也是一种尖锐的现代性,而已经写出,既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担当;
7、诗中先由“她的第一首/口语诗”,入了先锋选本,到后来的不写口语诗,而写其他类型的诗,这种转变从根本上,都会是一种精神的再塑,拉伸了思想的碰撞与交融;
8、而诗的结尾,她的回答,既是她的真实,诗的真实,还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当然,无论何种写作形式都值得提倡,只要不抄袭,只要情感有温度,都当尊重;
9、此诗标题用得很棒,在情感层面给诗加持,并含有奇妙的感觉,凝聚成爱本身,提纯则将一切的杂念汇聚于心,精彩;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口语诗生长于生活的方方面面,首先需要一颗日常的诗心”;
11、现实之诗,鲜活之诗,当代诗纪。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1

3610

爱的提纯

刘傲夫

她的第一首
口语诗
就入了民间先锋
诗歌界的
两个重要选本
但她再也不写
该类诗了
问其原因
她答
写口语诗
没有稿费

2020.10.8

“她”是人物。“第一首/口语诗/就入了民间先锋/诗歌界的/两个重要选本”是事件。“口语诗”区别于“非口语诗”。“民间”区别于“官方”。“先锋”区别于“保守”。“重要”区别于“普通”。第一首口语诗能被两个重要选本同时选中,足见其诗之好。“但她再也不写/该类诗了”,这是转折。一个先锋性极强,口语诗天赋极佳的诗人,为什么不写该类诗了呢?“问其原因”是代问。“写口语诗/没有稿费”是自答。“她”的看似简简单单的一
答,实则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内容。一、“她”是为了稿费写诗的。为了稿费写诗不可以吗?当然可以。诗人也要生活,诗人也要吃饭。二、“她”的经济条件应该不太好。如果“她”有宽裕一点的生活或者有稳定一点的生活来源,我想“她”也不会太在乎那一点稿费的。三、“她”的写作水平肯定不低,“她”肯定能通过另一类诗换得稿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四、口语诗是不受官方待见的诗。五、民间掌握了诗歌最先锋的武器,官刊则掌握了最诱人的钱。朝哥VIP8经常教训我:“凡是卖不到钱的,都是狗屁。狗屎还可以肥田,狗屁只有臭!”我听了,唯有诺诺连声。2021年2月19日21点31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IT DEM COUSIN LOHN ABHOLEN – 云瓦

7月 23, 2019

Yun Wa
MIT DEM COUSIN LOHN ABHOLEN

Abzug wegen Materialverlust
Abzug wegen Maschinenschaden
Abzug wegen Verspätung oder zu früh gegangen
Abzug Vorauszahlung wegen Arbeitsunfall
Abzug Übernachtungskosten
Abzug Kantinengeld
Abzug Krankenversicherung
Abzug Sozialversicherung
Abzug Strafe wegen Sicherheitsgefährdung
(In vier Jahren dreimal die Straße oder das Tor blockiert)
Abzug wegen Rufschädigung der Firma
Abzug wegen Qualitätsmängel
Die Wanderarbeiter bekommen
den Lohn den der Elektro-Tiger drei Jahre nicht gezahlt hat
und gehen froh ihrer Wege.
Der Bauträger-Manager sagt:
Schau dir die Leute an.
So dumm dass sie süß sind.

2019-06-09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19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