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January 2022’ Category

ZUFLUCHT – 李振羽 Li Zhenyu

5月 20, 2022

Li Zhenyu
ZUFLUCHT (Buddha, Dharma, Sangha)

Ich nehm am Einheitsfronttreffen teil,
einer neben mir fragt:
“Von welcher Religion kommen Sie?”
“Konfuzianismus.”
“Was ist die Adresse?”
“Konfuziustempel.”
“Welche heiligen Schriften?”
“NPC: Neues Buch der Lieder.”

2022-01-17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振羽#(10.0)

 

《新诗典》小档案:李振羽:1970年生,有著作和诗集多种。有包括《李振羽诗文集》(4卷本,含诗歌、散文随笔、评论、中国先锋诗人访谈录各1卷)《中国先锋诗歌典藏导读》《外国先锋诗歌典藏导读》等在内的谷熟来禽书系待出版。

伊沙推荐:读此诗,我未当作性情之言,而是看作很硬的道理。不是有人云:口语诗是世界观吗?大事一来,别说世界观,观世界都做不到了,立马回到盘峰中的知识分子:首先是知识分子(还要加上"公共的"),其次是诗人。对我来说,除了诗人还是诗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振羽《皈依》:貌似哪儿都不挨着,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对于一部分现代诗作者而言(至少我算一个),孔孟著述(不是后人的阐释)所代表的上古中华文化精髓、鲁迅(可能还包括胡适脱俗的一小部分)、十九世纪萌发自欧美的现代诗,乃至汉语中具备现代性的优秀作品,构成当代活体诗歌的一个传承。多数诗外的人会看不明白(无妨),一部分诗内人表示不同意(尊重他们的不同意),但道理就是如此。不讨论,不解释。

【亚坤评诗】
皈依
作者|李振羽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1.这首诗不太好评。诗中牵涉出的文化宗教问题比较复杂。更重要的是诗中所隐含的诗观问题。它引出的是一个复杂而深刻的现代诗学问题。几句话很难说清楚。

2.它不光有诗观问题,我甚至读出了一种个人的“价值观问题”。诗歌最后一句“现代诗经”,在我看来,它不光是一种现代性诗歌观念的阐述,更是一种朴素的,人本化的现代性文化观念的“宣誓”。

3.标题起得好。我们都知道“儒家思想”在中国文化史中,虽未形成“宗教”,但因其强大的文化和精神影响力,以及厚重的历史及现实意义,它几乎已经成为了中国人的“精神宗教”。尤其是历史及现实语境里的知识分子。
那么,站在“文庙”这个大堂里,读书人(诗人也是)究竟应该以怎样的“精神姿态”面对眼前的现实?很显然,这首诗,作者给予了自我的回答。那就是——“现代诗经”。

至于,“现代诗经”究竟有哪些所指,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

4.最后要说一下,这首诗不光有个体精神和价值观的阐述,还隐藏着深刻的批判性。通读诗歌,内容里面藏着一种不卑不亢的“反讽意味”。读者自己可以去体会。

(马亚坤.2022.05.20.上海)

 

ZOOLOGIE & BOTANIK – 南人 Nan Ren

4月 21, 2022

Nan Ren
ZOOLOGIE & BOTANIK

Die Tiere der Erde
gehen jeden Tag hin und her für die Pflanzen.

Die Pflanzen der Erde
halten jeden Moment die Erde fest für die Tiere.

2022-01-04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南人#(24.0)

 

伊沙推荐语:南人在4.4云诗会上另有订货,发货时发来一组,我觉得本诗更好便推荐本诗,那原先的订货呢?就作废了一一《新诗典》这个催你奋进为你更好的规距到现在还有很多老典人不知,而有心人早就很好地用于己身,谁都知道《新诗典》是舞台,可你知道它还是诗钟吗?本诗,一首开放的富有质感的纯诗,是上品。

况禹点评《新诗典》南人《动植物学》:南人机锋依旧,短短四行,语意无限,留给读者的想象巨大。高级的现代口语诗对读者的思维是具有推动作用的,本诗就是这样。

STUCK IN TIME – 被时间捆住

4月 19, 2022

《被时间困住》

我被时间困住,
人们被时间困住,
因为病毒,
因为有人
不能失控。
他们无法控制
两年多前,
还有19年前
2003 年。
让我们假装它没那么糟
那时一切很好,
所有一切都很好
但反反复复
现在人们
还陷入了战争。
多么精彩的一年!

水央 译

STUCK IN TIME

I am stuck in time,
people are stuck in time,
because of the virus,
because someone
cannot lose control.
They lost control
over two years ago,
also 19 years ago
in 2003.
Let’s pretend it’s not that bad
worked so well back then,
worked so well everywhere
again and again.
Now people are
also stuck in a war.
What a wonderful year!

MW April 2022

请看本来的问题等等!
https://mp.weixin.qq.com/s/NsgPyF2xHROX7SuYa3VEQQ

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WINTERABEND – 图雅 Tu Ya

4月 19, 2022

Tu Ya
WINTERABEND

Ein Vogelnest steckt in den Zweigen
wie ein Schädel
Über ein Dutzend Vögel besetzen den Baum
als hätt sie der Schädel hingespuckt
wie die Sterne

2022-01-06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图雅#(29.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0日(谷雨),4033首,1246人。第29个图雅(天津)日

伊沙推荐:图雅在4.4之夜云诗会上读了首猛诗,我虽然当场订货,但也在会后开私窗告诉她:我不打算推荐它,觉得不吉利,并嘱她收起来,不再示人。随后她在来稿投了其他诗,我从中选中本诗。《新诗典》主持人又不正确了?还讲迷信?这么土鳖?没错,老子身为语言天才,又在语言王国里浸淫了四十年,比尔等更懂得语言巫术的力量,在这一点上,去你的现代文明正确!本诗依然不错,是一首可感的富有内力的意象诗,在4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属上品。

【亚坤评诗】
小寒傍晚
作者|图雅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的精神气质太“肃杀”了。整首诗所释放的“能量”很契合这首诗的标题——《小寒傍晚》。

站在我个人的感觉上,这首诗有两点很有必要说一下。

1.诗歌的“精神场”问题。

任何一首诗都有自己的“精神场”。这是作者在写作前就应该“内化”,并在写作中气贯全篇的。
如果从写作策略上讲,你选择什么样的“精神场”(写作者的内心调动和提纯),基本就会带来什么样的“诗歌气质”。
坦诚讲,一首诗的“精神场”基本就能决定这首诗的好坏。
比如:你写亲情诗,是“隐忍的精神心理”还是“情感释放的精神心理”。你是冷色调起句,还是暖色调起句。你是用反讽还是用幽默来“钩沉”你的诗句等等。
这里面其实包含非常深刻的诗学问题。

就本诗来讲,它是一首“意向化的纯诗”(个人看法)。整首诗的“精神场”非常“冷”,甚至有浓烈的“肃杀感”。所以,我们读它时,整首诗歌精神内质是“冷色调”的。
这种感觉增强了这首精神纯诗的“内部能量”。

2.诗歌内容的延伸是“智性”和“现实”问题。

这首诗虽然是一首只有五行的“意向诗”。但它和传统“意向诗”根本不同。它更多想表达的是基于“心性”和“智性”基础上的“现实批判”。(个人感觉和看法)

我不知道这首写于年初的诗作,是否隐含“年初的现实语境或社会内容”。但它最后两句“吐沫星子/沾了一树”(吐实为唾,在诗中这么说,也没问题),确实有很明确的“现实指向” 和“当下意义”。

在当前这个舆论环境下,在当前这个“唾沫星子乱飞”的现实环境里,这首诗的“现实意义”、“隐喻的部分”和“评价的部分”,毫无疑问,具有“深刻的智性”和“反思意味”。最起码,我的感觉是这样。

作者写这首诗时,情感内质应该是偏“冷”的。她的“冷静”和“内观”,必然也是一个成熟诗人必备的“心性素养”。

(马亚坤.2022.04.19.上海)

IN DEN BERGEN – 沈浩波 Shen Haobo

4月 18, 2022

Shen Haobo
IN DEN BERGEN

die fünf leute im wagen
sind in schweigen verfallen
niemand weiss mehr
wohin er fahren wird
wann wir wieder halten
vorher haben wir
noch debattiert
um drei uhr hat jemand gesagt
vielleicht haben wir uns verfahren
aber er hat entschieden erwidert
keine sorge, kein problem
um vier war es dann schon ein streit
aber er hat sich mit beiden händen
festgehalten am lenkrad
dadurch ist unser streiten
völlig sinnlos geworden
jetzt ist es fuenf
es wird schon dunkel
die dichten wälder
machen die bergstrassen
sowieso nicht heller
wir vier wissen alle
er hat sich verfahren
wir wissen auch
dass er es schon weiss
und er weiss auch sicher
dass wir es wissen
niemand macht mehr den mund auf
es bleibt still im wagen
wie wenn es gar keinen fahrer gäbe
und wir fahren weiter

2022-01-15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5.0)

 

伊沙推荐:中国内地第一次引进美国电影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在电视台播放了一部公路片,国人不觉其好。80年代中后期,罗伯特.伯莱一首写火车的诗让我等诗人开心胸。现如今,如本诗,我们可以从容、耐心、细致、微妙地写出在途中在车上人的心理,这便是中国现代诗在过往三、四十年取得的巨大进步,诗与时进,时不亏诗,我坚决捍卫的就是这个,它不是谁恩赐于我们的,是我们自己拼出来抢出来的。集中国现代诗之大成,本诗在4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获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在山中》:旅途中的汽车自带神秘感。比如山路、险路,又比如迷路。我记得有次出行哭笑不得的经历——司机驱车驶在浩瀚无边的原野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看着让人忐忑。有心急的同伴儿问:“下个目的地啥时能到?”司机说:“快了快了,二三十分钟就到”。而且谁问他都这么答。结果活生生走了三四个钟头,有人终于恍然大悟:“看来司机的口头禅就是’快了快了,还有二三十分钟’……”本诗当然没那么喜感,它出色地写出一种另类的尴尬,带了神秘——而这神秘的一部分来自于尴尬情境下微妙的心理博弈。

ORIGINAL PROBLEMS – 本来的问题 – PROBLEME, DIE DA WAREN

4月 16, 2022

ORIGINAL PROBLEMS

The pandemic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War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and even faster
economy problems
society problems
relationship problems
ordinary people
what can they do?
we need
to help each other
that’s clear
for all to see
what else can we do?
we thought
society as it was
economy as it was
relations as they were
would go on like that
nothing could stop it
well, we were wrong

MW April 2022

PROBLEME, DIE DA WAREN

Die Pandemie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Der Krieg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und zwar noch schnelle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Was können die Leute
da tun?
Wir müssen
einander helfen,
das ist auch ganz klar.
Was kann man noch tun?
Früher haben wir geglaubt,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das geht immer so weiter,
das hält niemand auf.
Das ist gar nicht so,
da kommt man halt drauf.

MW April 2022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上面头一张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SCHAM – 程继龙 Cheng Jilong

4月 14, 2022

Cheng Jilong
SCHAM

Ich schau in mein WeChat
und ruf aus dem tausende Meilen entfernten Süden
meinen Vater an.
“Bei Euch ist es so schön,
alles weiß,
wie als ich klein war,
möcht gleich zurückfliegen!”

“Dein Großonkel ist gestern abend gestorben,
gefrorener Boden, die Strasse ist eisig,
es ist niemand da, um den Sarg zu tragen.”

Stille Klause in Zhanjiang,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伊沙推荐:其实,程继龙是位颇有成就的青年诗评家,一直不事声张地专研专论中国口语诗,这令我忽略了他作为诗人的存在,感谢他多年为艰辛而有效的口语诗鼓与呼,感谢他主动投诗予我,我始终认为:会写诗、诗写好,做论者,更优秀。

​况禹点评《新诗典》程继龙《羞耻》:欣喜与悲痛,分属情感的两极。在诗中,它们也并不构成因果,难得在于作者照亮了对生命的自我觉悟。

 

 

 

GEBRÜDER ZHOU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3月 18, 2022

Zhang Jingcheng
GEBRÜDER ZHOU

Ich habe einige Bücher gesammelt,
von Lu Xun
und von seinem Bruder Zhou Zuoren.
Zuerst in einem kleinen Teil des Bücherschranks,
dann in einem großen Rahmen.
Ich hab die zwei Brüder
niemals getrennt.
Ich glaub ihre beiden Seelen im Himmel
haben auch nichts dagegen.

Alles in Rauch und Wolken verstreu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8.0)

《新诗典》小档案:
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伊沙推荐:有意思!在当前国际形势国内舆情下,特别有意思。汉奸身份,不该也并未影响二先生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但是终究成不了大先生这般的"民族魂",历史公正,文学有道。此诗对作者本人来说,属于另辟蹊径,十分可贵。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周氏兄弟》:本诗写出了不少现代文学读者+书虫的共有体验。周大+周二,这兄弟俩的书就该放在一起,互为映衬,互为对照。同理——概念人儿写不出这首诗。这也恰是大先生和二先生的生平与作品留给今人的启迪。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周氏兄弟》:背道而驰的周氏兄弟,却在诗人的书柜里相依相偎:“从来没有让他兄弟俩/分开过”,诗中毫不掩饰对两位文学大师作品的尊敬与喜爱,足见诗人内心对他俩最终分道扬镳的遗憾和惋惜,只想尽一己之力帮助他俩“复合”,并设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在诗人看来,所有的恩怨情仇,在时间的长河里早该“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短短十行里不仅涉及文学与历史、还有自我意识的彰显,以及特立独行的诗歌精神与素养。

【亚坤评诗】
周氏兄弟
作者|张敬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坦诚讲,这首诗不太好评。

原因在于:这首诗涉及到的内容比较复杂。
最复杂的是:本诗涉及到一个史观问题。

历史是当下的历史!当然也是非当下的历史!历史是发生的历史,当然也是书写的历史!历史是活着的历史,更是死去的历史!

这里面的复杂性和特殊性问题,搞史学研究的人,应该深有体会。

从我的史学观角度讲,作为一个后学,审视前人的观念、行为、作品等内容时,我会尽力回到“事件本身”,直接呈示,而不会做价值评价,更不会做史学评判!

这倒不是说我本身没有观念或价值标准,而是自我进行“个体悬置”了!这也许是一种相对冷静的史学研究策略!

这首诗说的核心问题,其实就在这里。不管是文学史意义上的,还是政治观念上的,还是生活和情感上的,先不说对错,用作者的原话讲——“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是否真的烟消云散了,我们暂且不讲。但,历史的真实性(发生史)影响逐渐弱化,历史的书写性(评价史)影响逐渐增强,这倒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只从文学史的角度看,二周在自己的系统中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个基本没有争论!

如果从时代行为的角度讲,这兄弟俩的选择差别可就大了。这里面牵涉到政治、价值观、时代处境、个人思想、命运等一系列问题。非常复杂!

但周作人亲日,并在伪政府工作这是事实!
这当然是致命的“污点”!

如果从生活和家庭的角度讲,周家兄弟,唯有周作人处理的最好!也做的最到位!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不管怎么讲,本诗最终给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本人也很认同。
那就是:
“从来没有让他弟兄俩/分开过/我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我想他们如能看到今日之国运,应该感到欣慰!

(马亚坤.2022.03.18.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TESTAPPARAT – 蔡喜印 Cai Xiyin

3月 15, 2022

Cai Xiyin
TESTAPPARAT

Die Dampfbrötchen-Verkäuferin
kommt vorbei an unserer Tür,
fragt uns,
ob wir welche wollen.
Mutter wedelt mit der Hand,
das heißt nein.
Als sie weg ist,
sagt die kleine Schwester,
“Ihre Mantous sind nicht gut.”
Ich werde neugierig,
“Woher weisst du das?”
“Mama hat einen schlechten Magen,
wenn etwas nicht stimmt mit der Qualität,
wird sie sofort krank,
gleich nach dem Essen.
Das ist genauer
als jeder Test.”

2022-01-04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蔡喜印#(4.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6日,3999首,1243人。第4个蔡喜印(湖北)日

《新诗典》小档案:蔡喜印,生于1966年10月,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勘查地球物理专业,工程师,有诗作入选《葵》、《新世纪诗典》、《1991年以来的诗歌》、《口语诗年鉴》、《先锋诗歌年鉴》等。

​伊沙推荐:本诗写的是贫困、艰辛、苦难吗?是,但是我们中国人不这么课题化,变成了眼前这首诗,不光这些,还包括忍耐、坚毅、苦中生趣,这才叫丰富,这才是中国人三观与诗学的高级。

况禹点评《新诗典》蔡喜印《检测仪》:久未读到蔡喜印,葵论坛时代的老朋友,再读新作,果然又厚重了许多。本诗写出一个事实——欧美人鉴别食物和养分多靠仪器,我们呢,多靠身体——此生吃的不靠谱东西太多了,于是自身的痛感也就成了另一种更精密的鉴别仪器,带着苦难和艰辛的光泽。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蔡喜印《检测仪》:如果说检测仪对食品质量的检测靠的是经验,那么人的身体对它的检测完全靠的是体验,往往更直接更有效。如本诗所写的这种体验很多人都有,但如何将其转化为诗歌考验的却是诗人的功力。本诗滋味厚重,有对底层百姓的艰辛所动的悲悯之心,亦有亲人之间的关爱与呵护,还有种源自生活的冷幽默。相信不同的人读到这首诗时,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触动,这便是好诗的力量。

​韩敬源:俄乌战争掀起中国先锋诗人们的头脑风暴,比疫情掀起的还强,今天授课讲到情感态度、个人经验和生命智慧在诗中的作用,但忘记了其局限性,经验使人追求“正确”,本诗真是一反常态,切入被遗忘或者本没有的死角,可引发新的启示。

​【亚坤评诗】
检测仪
作者|蔡喜印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又是一首带有中国文化属性的,体现生命幽微质感、生活细节画面和精神丰富肌理的好诗。
这几天新诗典推送的诗,已形成了一个“小组合”。即:深入中国传统文化内部,立足民间、乡土和历史,深挖民族心灵史背后的内容和精神。

这种拨开面纱,直达精神本质的诗(不管是精华的,还是糟粕的),在当前的语境下,都很有意义。也很及时!

就本诗而言,有三点可以说一说。

1.标题“检测仪”,很显然,在诗中,它是一个精准“意象”。指向的内容是诗中作者母亲的“胃”。老母亲的“胃”,从本质上讲,它指向的是一种“民族之胃”、“生活之胃”,更是一种“生命之胃”。

诗中母亲的“胃”不好,它像检测仪一样,精准预测着“食物”的好坏。

你要明白,“胃”这个概念,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深厚的“精神况味”。它是很复杂的。既可以是功能上的,也可以是文化上的,更可能是精神上的。

虽然诗中只写的是食物,但通读之后,我还是体会到了更复杂和幽微的“味道”。
这是由“胃”的广阔空间感和强悍生命力所带来的一种感受。

2.本诗除了是一首文化诗之外,它明显还具有生命的质感!这是一首活出来的诗!一切的“生命况味”都存在诗核——母亲的胃里。

同时,要特别强调的是:它还是一首批判诗。

作者通过写“卖馒头女人”做的馒头质量不行,进而指向了一个“中国胃”的反应。在这里,我明显读到了作者的价值判断。

这样看,本质上,它又是在“批评”,如果基于文化的意识,它也是在“批判”。

一个具有无限空间、无限容量、无限内容,更具有复杂情绪、复杂情感、复杂文化的“中国胃”。这真是“检测仪”一般透析的“胃”!

(马亚坤.2022.03.15.上海)

 

WO KANN ICH WEINEN? – 柏君 Bai Jun

3月 11, 2022

Bai Jun
WO KANN ICH WEINEN?

Daheim sind die Mama,
meine Frau, mein Sohn,
im Büro sind Kollegen,
auf der Straße
gehen lauter Leute hin und her.
An dem Tag bin ich im Keller,
einfach beim Stöbern,
komm drauf, die große Schwester, letztes Jahr
krank geworden, gestorben, hat mir den Pullover gestrickt.
Halts nicht mehr aus,
meine Augen werden feucht und warm,
ein Schluchzer
und draußen wirds hell,
die klangempfindliche Lampe.

2022-01-05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柏君#(9.0)

 

伊沙推荐:一首优秀的口语抒情诗。用口语诗抒情,与传统抒情诗最大的区别在于:抒情主人公必须回到个体从个体出发(小我),抒情这个动作必须有"止动",而不是惯性延伸或无端放大一一这个概念,我是从一代乒乓名将庄则栋先生大著《闯与创》中借鉴来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柏君《哪里能让我大哭一场?》:亲情是核,声控灯是亮点。千古的亲情,被现代的光源再次映照。这也是正是现代的口语诗该做的事,以自身的、当下的体感,赋予永恒的主题以全新的视角。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柏君《哪里能让我大哭一场?》:泣血的文字,忍不住令人泪眼潸然……世界真的很大,可当你要大放悲声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安放这突如其来的悲伤,因为你不想让你的情绪影响到别人,哪怕是最亲近的家人;也不想让别人以讶异的目光看待自己,这时就连声控灯都不允许你的感情恣意汪洋。个人情感经验地真实再现,永远是诗人诗思不竭的源泉。读了这样的文字,眼里再也容不下那些假大空的矫情,就如同眼里容不得沙子。因为能清晰地感受到这首诗里的每一个字符,都能与灵魂碰撞出耀眼的火花,这灵魂的震颤便是诗歌无与伦比的魅力之所在。

 

EINES TAGES, EINE JÜNGERE SCHWESTER – 丁小琪 Ding Xiaoqi

3月 8, 2022

Ding Xiaoqi
EINES TAGES, EINE JÜNGERE SCHWESTER

Eines Tages hat eine jüngere Schwester
ein leuchtend grünes Kostüm getragen,
grün wie eine Melone. Ich frag warum,
sie sagt, mein Mann hat mich betrogen,
und ich geh so zu seiner Familie,
ich will, dass das allen bei ihnen auffällt,
was er aus mir gemacht hat.

Übersetzt von MW am 8. 3.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丁小琪#(3.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9日,3992首,1243人。第3个丁小琪(河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 丁小琪,女,南阳人,60后。声乐教师,诗人,历史文化随笔作家。出版有诗集《花儿开在月光下》《爱情伸长了手》等。

伊沙推荐:继续过三八,推荐一位中国女诗人,本诗属于女人写、写女人,算是女性诗歌。祝《新世纪诗典》全体女诗人节日快乐!这是丁小琪的3.0,她从1.0到2.0,用了五年;从2.0到3.0,用了四年一一以往我要列举出来,一定是带批评的,今天不,在经历了开年以来公共话题密集期中国诗人(包括少数外国诗人)相互强迫症式的自虐之后,我意识到不强求一律才是人性,才是尊重,才是美德,每个人请按自己的节奏来!

​况禹点评《新诗典》丁小琪《有一天,一个妹妹》:女性不容易,以幽默来这样表现愤怒的女性更了不起,同样,意识到捕捉这样的情节入诗的作者同样具备了现代诗的大心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丁小琪《有一天,有一个妹妹》: 一个被老公背叛了女人,只能以一身绿衣去婆家表示抗议,不免令人心疼又心酸。本诗反映的是现代人婚姻家庭中并不鲜见的实际问题,并有一定代表性,同时也带给人启发与深思:虽然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可经营一段婚姻的难度却提升了。

【亚坤评诗】
有一天,一个妹妹
作者|丁小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哈哈!太好玩了,我读笑了。
曾几何时,我们读现代诗,更多的是沉重、悲伤、反思、批判等偏内化的情绪。现在,随着口语诗的发展,越来越多偏向“智性”、“幽默”和“解构”的诗开始进入我们的视野。应该讲,这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试问:
如果你觉得一个人站在黑暗中哭泣是一种“深度情感”释放,那么当一个人给你讲一段脱口秀,你开怀大笑,而他笑着笑着,却流泪了,这是不是一种“深度情感”?

试问:
当你聆听贝多芬音乐的“沉重命运”或肖邦音乐的“极致抒情”时,你觉得这很艺术。那么当你聆听莫扎特的“松弛”、“纯净”、“幽默”和“含着眼泪欢笑”时,请问这是不是艺术?

归根结底,现代诗的发展,不会因为一种思潮的影响,或者一种诗歌审美的“凝固”与“偏见”而停止“自我内部更新”的步伐。它一定会站在“诗歌身体内部”不断推陈出新!

回到这首诗,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1.这首诗的标题是整首诗的第一句。
我的写作经验告诉我:一首诗的标题、起始句和收尾句是最难整的三个部分。

其中标题尤其难搞!很多写作者,当标题难以确定时,他会直接选择诗里的一句或第一句作标题。这个很常见!这首诗就是。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2.这首诗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很松弛、很口语、很生活、很幽默、很简单。

但我想问的是:在现代快餐文化盛行的现实环境里,你觉得这首诗真正的“情感本质”和“内核指向”是什么?
你觉得它的本质轻松么?幽默么?它真正的现实意义是深刻的,还是浅薄的?

(马亚坤.2022.03.08.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FRISCHES FUTTER – 袁源 Yuan Yuan

3月 6, 2022

Yuan Yuan
FRISCHES FUTTER

In der Nacht freigelassen
aus der Quarantäne.
In der Früh aus dem Bett,
in der Wohnung sind Menschen
und Sachen ok,
aber das Futter für die Kaninchen
ist aufgebraucht.
Im untersten Regal
sind die “Sternstunden der Menschheit”
und die “Gedichte von Gary Snyder”
schon ganz
angeknabbert,
zwei richtige Löcher.

2022-01-0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袁源#(20.0)

 

伊沙推荐:同城诗人,我特别注意在一个月的封城期间写的诗,虽说人在幽闭空间里的抗压力和忍耐力有差异,但也能够看出诗人的道行。袁源也没有以头抢地嘛,其实兔子咬出的豁口比怨声载道怨气冲天更有力量,这是诗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袁源《新粮》:重大题材,尤其是带有公共话题性质的重大题材前,保持自控力是非常难的,诗歌恰恰需要一定程度的冷凝作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袁源《新粮》:两本经典的文学名著成了饥饿的兔子的“新粮”,这是疫情期间真实的文字记录,读来不免有些心疼又心酸。所幸的是“人、事安好”,这应该是最大的安慰。没有捶胸顿足,没有大放悲声,只是精妙的语言、内敛的情感加之具体而微的细节,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后疫情时代对人们的生产生活造成的影响,生动而又深刻。这些都令本诗显得卓尔不群,成为近期读到的最好的疫情诗,没有之一。

马金山|读袁源的诗《新粮》的十一条:
1、关怀力,也是一种力量;
2、后口语的妙处在于,让事物自己表达诗意;
3、袁源,男,1984年11月12日生于陕西宜川。2003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职于西安交大附中兴庆校区教科研中心。2013年6月9日《新诗典》推荐的《饥饿史》一诗,为首次发表诗歌作品;
4、袁源的诗,具有独特的现代感,对事物的观察细微而通透,且不乏机智的东西,不仅带有明显的中国元素,还深谙世事的无常与现实,幽默风趣之间,凸显时代特征;
5、本诗以记录生活的方式,将疫情下的事物呈现出来,而其中的细节却在不惊意之间,已道出丰富的情感和疫情对生活的影响,背后是一种态度和力量;
6、诗的前半部分,是对人所处环境的细节描述,以及具体事物的细微感受,这不仅是一种细节的表现,还是真实生活的写照;
7、后半部分,落实在一只兔子上,落在两道豁口上,而这个细节,诗人却赋予它鲜活而生动,让某种独特的感受,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了;
8、诗中描写,是对现实生活的再现,更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与关怀,在本身封闭的环境中,写出了一种生动的状态,着实让人心动;
9、诗的标题用得很是巧妙,让诗歌的内容更加丰富,且充满了意味,这是本诗的另外一个亮点,精准而徒增质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也是种诗写的能力”;
11、疫情之诗、关怀之诗、记录之诗。

 

 

EINSIEDLER AUFGESUCHT, NICHT ANGETROFFEN – 梅花驿 Meihua Yi

3月 6, 2022

Meihua Yi
EINSIEDLER AUFGESUCHT, NICHT ANGETROFFEN

Wir gehen in die Berge, Hundertjährigen-Suche.
Ein alter Mann sitzt vor der Tür
beim Körbeflechten.
Wir fragen ihn nach seinem Alter.
Der alte Mann sagt, 97.
Als er erfährt, warum wir kommen,
sagt er, ihr seid ein bisschen zu spät.
Seit ein paar Tagen gibts keinen mehr.
Kommt in drei Jahren,
vielleicht könnt ihr dann einen sehen.

2022-01-27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梅花驿#(24.0)

 

伊沙推荐:古题新写,也是口语诗的一类,但并不一定通向新古典。广西巴马村的阴影不散,这年头啥不造假?连寿星都造假,所以别当真,而本诗用一种轻松调侃的口气在写,恐怕也是没当真。

况禹点评《新诗典》梅花驿《寻隐者不遇》:“隐居”和鼓吹长寿,似乎是这二十年的俗尚。承平日久,人想长生,可以理解。像此刻正满腹心思、一团乱战的“熊大”“熊二”的国民肯定是没心情作此想。国人好福气,国人同时也好无聊,幸好作者借高龄老人之口幽上这一默,赋予了城乡接合部时代以智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梅花驿《寻隐者不遇》:题目来自古诗名,扑面而来的古风既神秘又吸睛。内容完全是现代感十足的口语诗,将“寻百岁老人”的过程写得富有戏剧色彩,虽然我国人口的平均年龄已达七十岁左右,但真正要找到一位百岁老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许寻找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这一过程当中的乐趣。结尾处那位九十七岁老人所说“三年之后再来/没准能见到百岁老人”,这既是对寻访者给予善意的心理安慰,也流露出自己能长命百岁的自信。看似写人记事,实际上也是对人的观察与思考,“失望”与“希望”交织,也令本诗滋味醇厚,如品醴酪。

【亚坤评诗】
寻隐者不遇
作者|梅花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脸上不自主露出会意的微笑。这可能就是“诗歌整体气质”带来的一种心理感觉。

就我个人而言,本诗可以说两点内容。

1.诗歌的标题为:寻隐者不遇。从我的阅读经验上看,“古题新用”在现代诗写作中,还是比较常见的。也许,从一定意义上讲,它能满足诗人向中华诗歌本源进行“追溯”和“应答”的“内在期待”。

即使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已经处在非常当代的诗歌环境中。我还是认为“那遥远的回声”是一种“诗歌基因”,它一直都活在每一个诗人的精神本体中。这甚至形成了一种“当代招引”!
虽然现代性诗人已经普遍不再写古体诗,但它一定在!最起码它一直存在我的体内,而且还在一直起作用!

本诗标题用得很巧!标题的“古典空间”和作者写的现代性内容非常“同和”。它们基本没有突兀感!很和谐!
我的体会告诉我:“古题今用”,或者更深一步“古诗今译”,其实并不容易操作!很容易适得其反!这里面牵涉到很复杂的“语言、语境、内容等诠释和转换的问题”。这个问题以后可以再讨论!

2.现代诗写作,想写得很松弛、很幽默,甚至产生一种“智趣”,其实很难。这首诗恰恰就有这样的优点。语言看似“漫不经心”,好像既没有发力,也没有太多情绪和情感释放,但就是在这种平实的语言中,诗歌内核已经推进完成了。这就是“释放的好”!“化而无觉”!

我个人的诗歌写作,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掉在“沉”和“重”里,想飞,但飞不起来。一直到现在,其实还有一些!这其实就是“习惯性发力”的问题。本质上,跟“心性”和“成长”有关!

本诗语言松弛,非常生活化,带着一种智性和幽默感。尤其值得学习的是:诗的幽默不是作者硬加入的,而是依靠一个九十七岁的老人之口自然阐述的。这种松弛和幽默的质感巧妙地增加了“生命的厚度”!

一种当代生活意义上的“生命禅诗”!

(马亚坤.2022.03.05.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7——3.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7——3.5)

 

WARUM NICHT TANZEN – 唐欣 Tang Xin

3月 3, 2022

Tang Xin
WARUM NICHT TANZEN

Neujahr Da sollt man was schreiben
Aber Was eigentlich Der Heimatort ist
von Mikroben erobert Was soll ich reden
Das ist schwer zu sagen Und die großen Länder – Beziehungssorgen
Die schauen nicht so schlimm aus
Wie die von den Nachbarn Die über
90jährige Tante seufzt Schon so lang
war nichts mehr da das einen freut Auf
einmal im WeChat sagt einer Warum
nicht tanzen? Hm, gute Frage Stimmt
Eine gute Antwort Warum nicht tanzen
Also Probiert man Die alten Glieder
zum Tanzen zu bringen Aber die Tochter
sagt dazu Das ist richtig schrecklich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am 3. 3.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唐欣#(34.0)

《新诗典》小档案:唐欣,1962年生于陕西,现在北京石油化工学院任教。新诗典资深诗人。

伊沙推荐:在集体无意识的洪流中,更能看清唐欣的价值,他是最具个人性的中国诗人之一,在其诗中有一个活生生的唐夫子,浮躁年代读书则明的典型,恶意误解者不管,善意者不要误解我的意思,老唐的存在可以此联句概括一一躲进小楼成一统,窗含西岭千秋雪一一正是当前最好的存在。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何不跳舞》:年初岁尾,市井和官媒都最易热闹,但于敏感者,却又往往是心情黯淡感慨时。读本诗发现老唐和我一样,也有着近似的感受。“何不跳舞”是亮眼一问,心情为之一振。“太可怕了”是女儿之口自黑,但对于清醒者,自黑也未尝不是另一种自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唐欣《何不跳舞》:是啊,“何不跳舞”?如果跳舞能让人忘却烦恼和忧愁,能让人开心快乐,何乐而不为呢?可现实是,当你真正“舞动起自己的老胳膊老腿”,却让你最亲近的人都难以接受,在她(他)们看来“太可怕了”,于是乎就如同当头被泼了一瓢凉水,顿时兴味索然。现实就是如此,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快乐也变得越来越少,施展个人的喜好也不得不考虑他人的感受,这便是现实生活的矛盾。本诗道出了“他”日常生活与写作中的困惑与冲突,袒露的是真实可感的内心世界,委婉细腻却不乏幽默风趣,语言的纵深感值得反复学习与品味。

​【亚坤评诗】
何不跳舞
作者|唐欣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昨天和今天,新诗典推送的都是成熟诗人。成熟诗人的作品都有很强的自我特征。他们往往能给后学一种“启示”!
随着我自己逐渐进入诗歌内部进行诗评,这种感受变得越来越强烈。

我评诗,除了会针对诗歌本身说一些个人体会外,还想依据诗歌内容,适度拉深,说一些延展性的问题(只对个人有效的问题)。这里面必然充斥着我的局限性、独特性和偏见性。

就本诗来讲,我想说三点体会。

1.一首好诗,它往往具有时代的“预见性”。诗人需要训练一个核心能力,即:“个人心理能量”容纳“时代能量”的能力。这看起来,好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我本人观点讲,其实不然。有很多诗,它的指向其实都是“超时代的”。也就是说,它们的“诗核”能量是超前的,往往具有前瞻性和预见性!

这首诗,如果结合写作日期看(作者标注的是一月,也许是一月底,丰县事件已发生了),再结合今年一月底(丰县事件)和二月(俄乌战争)发生的事情看,我们就能明白。它其实是一首“预言”。

2.本诗的情绪,其实是偏“内收”的。甚至,有一点点“颓丧”(这是由本诗的内部精神决定的)。一定意义上讲,也是由新年期间,作者的“内部情感”决定的。弥漫在诗中的“低情绪”,甚至其内容的“反讽”意味,一直持续到结束(尤其是结尾)。

这种感觉,已经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荒诞感” 。它基本把新年之下,群体心理的“病症”给解构了!

3.这首诗的形式也很有意思的。我以为:当前环境下,诗歌的结构和形式是一个很值得讨论的问题。

就唐欣老师的诗歌形式讲,他特别喜欢用空格。这种方式也许有的人不喜欢,但它很容易造成一种内部节奏的跳跃感。有时甚至是“断层感”。我甚至认为这几乎已经形成唐欣老师的“诗歌标签”(虽然也有不少人这么用)。
这首诗的分段和空格,很讲究,很有意思!有心的人,自然会细细体会。

(马亚坤.2022.03.02.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EDGE OF HISTORY – 游若昕 You Ruoxin

2月 19, 2022

You Ruoxin
EDGE OF HISTORY

My desk neighbor,
to get ahead of me next term
at the history exams,
bought a roll of toilet paper on Taobao,
printed with the main points of history.
One day when she didn’t pay attention,
I ripped off a square
and ran to the bathroom.
Just when I returned to class,
she who would never leave the room,
flew at me, chasing me
all through the corridor.

1/21/22
Tr. MW in February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6.0)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五,NPC2022年2月20日,3975首,1241人。第26个游若昕(福建)日

《新诗典》小档案:游若昕,女,2006年出生,2012年开始诗歌创作。现就读于福建省宁德市高级中学。曾获第四届李白诗歌奖入围奖(2015)、第七届李白诗歌奖金诗奖(2018年),2021年获评《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国十大女诗人。系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在《诗歌月刊》《作品》《诗潮》《青春》《读诗》《边缘艺术》《雨露风》《鹿鸣》《新大陆诗刊》等海内外刊物发表诗作,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俄语等。

伊沙推荐:游若昕是《新诗典》所推出的最有才华、实力与成就的少年诗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不可避免地来到了蜕变期。在诗上给人的印象:感觉上的新鲜感少了,知性在增强,但还远远没有多到能够制造新的新鲜,这个蜕变期一定不会在短时期结束,甚至会带来困惑与痛苦一一这一切我都经历过,我的建议是在以学习为主的正常生活中自然解决问题,学习最忙(譬如高考之年)时可以暂停写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若昕《历史的一角》:有喜感。喜感背后起支撑的,仍是我们熟悉的内地学校教育所特有的气息。只是这次镜头太近,已近乎“偷拍”——这就是“诗人卧底”所带来的效果。本诗属于纯写实,与作者以往那种想象力跳脱式的写法不太一样,但游若昕就是游若昕,即便写实也还是比旁人多出不少生趣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游若昕《历史的一角》: 这是若昕版《同桌的你》,虽写的是求学的日常,细细品味,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它不是一般的酸甜苦辣,有着青苹果的清甜与纯净;满是纯真无邪的少年情怀与深挚的同窗之情,也许若干年后回想起来嘴角依然会微微上扬。这样的记录不仅仅是当年的情景再现,更是自己一段青春岁月与生命情感的密码,在漫漫的人生长河中的尤显得弥足珍贵。

 

 

QUARANTINE DAWN – 庞琼珍 Pang Qiongzhen

2月 17, 2022

Pang Qiongzhen
QUARANTINE DAWN

Snow has fallen,
the compound is clean and still.
A cat slinks out
along the wall
looking for something.
It is very light,
but the sound-sensitive lamp
above the door
goes on.

1/22/22
Tr. MW in February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庞琼珍#(20.0)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三,NPC2022年2月18日,3973首,1241人。第20个庞琼珍(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庞琼珍:诗人,法律人,知识产权研究人。1966年生于四川南充,现居天津。

伊沙推荐:这是一首教科书般的后口语诗,像冬奥会上运动员所穿的优质羽绒服,极度保暖但又十分轻便,不会影响体形,变成冰墩墩。本诗是这半月中的上品之作,想起作者是从重口味的泛抒情诗起步的,人还特别体制化欠诗意,到今天能写教科书,我只能说:诗无定律。

况禹点评《新诗典》庞琼珍《清零的拂晓》:最近看到的负面喧嚣有点多,读本诗,倒读出一点治愈系的感觉。小猫呆萌,声控灯带感,这种反差透出一点惊喜。联系到诗题,和春节前后天津疫情清零的反复与艰难,诗中显现的温暖,可谓极为珍贵。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庞琼珍《清零的拂晓》:  极简的语言,如汝窑中刚烧出的瓷器一般干净漂亮。一双慧眼将生活中极易被人忽视的小细节捕捉并提纯后,立体而又清晰地再现。一只轻巧的猫让声控灯亮了起来,这是下雪天冷与暖的交织,画面温暖而又宁静,结合诗题《清零的拂晓》,不难看出诗人内心难掩的喜悦,以及对未来可期的生活满满的自信,于无形之中让人深受感染。加之对历史、日常与生活的体认,宏大的叙事被个人化的视角所取代,这些都令本诗闪烁着诗性的光芒。

 

 

GRILLENZIRPEN IST EIN GERICHT – 李子远 Li Ziyuan

2月 15, 2022

Li Ziyuan
GRILLENZIRPEN IST EIN GERICHT

Grillenzirpen,
das sind lauter grüne Erbsen,

die bratet der Wind,
wirft sie hin und her den ganzen Sommer
in der großen Pfanne der Sonne.
.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5日(元宵节),3970首,1241人。李子远(湖南)日

伊沙点评:身为解封的长安人,我发誓要过好这个年,过好包括过完整,过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叫过完整,过好还包括做好《新诗典》的日常推荐,十二年来它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往逢年过节推荐的都是一些热门种子选手,今年改革了,元宵节由一位10后"新人"担纲,因为蝉声这道菜,因为春天到了,夏天还会远吗?本诗来自于图雅的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子远《蝉声这道菜》:禅声如豆,这种联想已经很奇,放到大锅里一炒,就进到了夏天。这种想象即便是到了古诗中,也是毫不逊色的。这首少年作者的诗揭开了一个大话题——当代人其实在想象力上并不逊色古人,只要开掘得当,并找到合适的语言方式。

【亚坤评诗】
蝉声这道菜
作者|李子远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短,我把内容抄录于此。

“蝉声
是一粒粒绿色的豆子

一个夏天
风都在太阳这个大铁锅里
炒来炒去”

读完这首诗,当我看到作者竟然和我儿子一般大,只有十岁时,我震惊了!
这首以想象力取胜的干净的“纯诗”写得实在太好了!
真得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位十岁孩子之手。“少儿诗人现象”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很普遍的“地域诗歌现象”。由此可见,现代诗的发展纬度之深、之广、之博。
它似乎已经远离学校教学和体制内容,以家庭化为单位,结合民间现代性诗歌土壤,掺杂丰富的时代因素,一骑绝尘,朝自我诗歌之路狂奔!

就本诗来讲,“以蝉声入菜”,并把“蝉声当菜来翻炒”,这种写法,尤其又是结合夏日烈焰当空这个整体语境的写法,真是没见过!精彩至极!

这首诗,作者想象力丰富,通感无边!

他由炎热夏季联想到蝉,由蝉联想到闷热天气下的蝉鸣,由颗粒化并自带附点节奏的蝉鸣声竟然能联想到“绿色的豆子”,由“绿色的豆子”(其实也是意向化的汗珠)又联想到“太阳这口大铁锅”。
由此,进一步拉深诗性空间,他没有直接写“绿色的豆子在这口大铁锅里炒来炒去”,也没有写“蝉声在这口大铁锅里炒来炒去”,那样都太平庸了。

他笔锋一转,直接来了一句“风都在太阳这个大铁锅里炒来炒去”。这可真是神来之笔!
这样写不仅与第一段“蝉声是一粒粒绿色的豆子”形成了“内部呼应”(风都在被炒,何况豆子乎),还进一步加深了夏季的闷人感!让这首诗的主题(这首诗就是以蝉鸣的视角来写炎热夏日)进一步得到深化!真是精准、形象、可感!
读完,蝉鸣绕耳,汗流浃背,如临夏日炎热之境!

小作者凭借丰富的联想,敏锐的“通感能力”,把一个“炎热夏日主题菜谱”写得“色香味”俱全!真正写活了!

(马亚坤.2022.02.14.上海)

马金山|读李子远的诗《蝉声这道菜》的十一条:
1、事物的魅力在于想象;
2、任何事物都有多面性,至少有光,有影,有明暗交界地带,于诗而言,也是如此;
3、李子远,男,2012年7月出生,就读湖南省长沙市枫树山莲湖小学三年级。2岁开始读绘本和诗,6岁开始写童诗。作品入选《透明的拥抱》《童诗日历》等诗歌选本;
4、本诗通过“豆子”这个意象,把蝉声写得生动有趣,充满了浓厚的生命气息,既有事物本真的状态,又有想象的奥秘,且不乏对生活的揭示,多么惊心;
5、第一节,描述的事物,所充满的色彩,即可独立成诗,因为其本身的意趣和想象力,已足以达到并且支撑一首诗的意境;
6、细细品读,由声音,到颜色,形状,再到具体的物体,这是后现代典型的艺术表现手法,却在一位少年的笔下呈现出来了,值得称道;
7、第二节,转化为一个季节,以及自然景观,融进鲜活的生活之中,既有新奇的体验,又有丰富的内涵和通透的事物,质感、生动;
8、整首诗写得老道而巧妙,老道在语言的节制与鲜活,巧妙在奇特的想象空间与本真的事物融合;
9、诗的标题就是一首诗的眼睛,看到“蝉声这道菜”,不禁让人想到台湾诗人管管的同题诗,童趣十足,妙不可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奇绝的想象力就是一首好诗”;
11、生活之诗、想象之诗、生命之诗。

 

OHNE TITEL – 吴欣蕊 Wu Xinrui

2月 4, 2022

Wu Xinrui
OHNE TITEL

In diesem Winter
ist Xi’an ein Märchenland,
kalt und still.
Menschen werden zu Höhlenbewohnern,
verkriechen sich brav in warmen Löchern,
draußen ist Schneesturm.

Vor jeder Höhle steht ein Eisbär
unter einem Schirm
und verschmilzt mit dem Hintergrund.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伊沙推荐:王允老师不但自己写出了长安封城抗疫之佳作,还为自己的学生助攻。恕我直言,本诗是在我自创的诗外,我所读到的最好的一首长安封城抗疫诗篇,出自于13岁的女中学生之手。这一次,为什么会是年轻年少诗人多出佳作?因为他们入行浅未入圈不了解尔等的套路与预期,尚无观众意识,便没有表演一一是的,尔等入戏太深拿诗表演。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欣蕊《无题》:怎样表述生活和源于生活的感受,对任何一个作者来说,都是一个可能绵延一生的问题。否则,诗歌史上也就不会有叶芝的“中年变法”一说
。有人讲叶芝后期的诗风焕然一新归功于庞德,有道理,却又简单化了,关键还是叶芝的主动求变。新作者当然无须考虑这个,但他们可以启发成熟作者去做更深层次的自我悟道。吴欣蕊《无题》里的这只大白熊出现得让人惊喜,它来得没有任何道理,貌似也跟“避疫”的主题没有写实逻辑上的联系,但却有着一种艰难情境下的自我治愈效果,让我想起宫崎骏的那只龙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欣蕊《无题》:疫情诗写出了童话诗的味道,源于少年纯净透明的水晶心,诗中所写真如”冬天的童话”般的“寂静而清冷”,文字不事雕琢所以清新俊逸,对比的手法凸显了西安封城后的真实状态,视线由远及近,由面到点聚焦到”大白熊”上,颇耐人寻味。同样的历史在不同诗人的笔下呈现出不同的面貌,这样的历史才更丰富真实,这样的诗歌才是构成诗史的基本元素。

【亚坤评诗】
无题
作者|吴欣蕊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解读这首诗前,先来介绍一下作者。
吴欣蕊,13岁,家住西安,目前是一所中学八年级的学生。
之所以在诗评中先介绍作者,是因为要想充分理解这首诗,就必须先了解该诗的写作背景。这是理解这首诗的关键。

此诗出自西安疫情严重时期,一位中学生之手。
明白这个背景以后,再来看这首诗。它的“干净”、“剔透”、“童心”与“爱”就可以理解了。
关于本诗,说两点。

其一是干净。甚至可以说,它完全没有经过“污染”(技巧的烂熟就有可能是油与俗)。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诗。
标题是“无题”。本来,小作者可以选择N种诗歌标题。但这首诗,她却选择了“无题”。这绝不是随意为之。

因为诗歌内容写的是作者对疫期封闭在家,精神孤岛上(西安)人们的一种“童话般的爱意和悲悯”。在这种大疫面前,在这种精神困境面前,在这种生死存亡面前,一切的“文学主旨”都是多余的。唯有“爱”能给人宽慰!
所以,“无题”不是无言。它是一种情绪积满状态下的“无声”。它是一种“寂静的雪意”!这是一种“心灵的大爱”!

其二是内容。“这个冬天  西安像童话  寂静而清冷”,第一大句是很平静的陈述。非常干净!它指向了疫情期间,西安封城后的冷寂。
我甚至感觉只有孩子写出来,读后才能有这种感觉!气息才能这么纯!换一个成人,同样的语言,感觉一定会弱化!这可能就是“心灵纯度的问题”。

“人们开始了穴居生活  静静地躲在温暖的洞里  外面是漫天风雪”,这一大句交代了疫情封城后,全城百姓居家状态。“满天风雪”喻示疫情严重。

最核心的是第二段。
“每个洞口都有一只大白熊  撑着伞  和背景融为一体”
这一段是诗意内部生成的核心段。你看,作者还是个孩子,她多么善良!她希望每一个家庭门口都能拥有一个遮风挡雨的“英雄”。那就是一只大白熊!很显然,“大白熊”就是这个小女孩内心的“天使”!它指向了“爱”。

这真是人间之诗!这真是大爱之诗!这真是一首纯诗!
一首真正的“疫期童话”!

(马亚坤.2022.02.04.上海)

 

ENDE – 莫言 Mo Yan

2月 3, 2022

Mo Yan
ENDE

ich geh bis ans ende der sprache
und verstehe die sprache der vögel
ich ​geh bis ans ende der farbe
und sehe​ das wesen der blüten
ich geh bis ans ende des lebens
und träume vom neugeborenen kind
ich geh bis ans ende der liebe
und treffe die mutter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言#(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31日(除夕),3955首,1236人。第2个莫言(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莫言,本名管谟业,男,1955年2月17日生于山东省高密县河涯乡平安庄(现为高密市东北乡文化发展区大栏平安村),中国当代作家,中共党员。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国际写作中心主任,河北大学特聘教授。2012年10月,成为首位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伊沙推荐:莫言获得诺奖后,其文学选项增加了诗歌与戏剧,去过世界级殿堂的,其见识就把同类项甩开了。本诗是从其公开发表的第二组诗中所选的一首,感觉没得说,甚至还大有潜力可挖,但是必须写短,能说半句不说一句,思维也需要转换:无须画圆,画个半圆或直线即可,不要叙事而要叙述。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言《尽头》:文学家在中年以后以诗人的身份发表作品是需要勇气的,因为小说讲求平衡,散文讲求从容,诗歌则要求极致(哪怕是最讲求平衡的诗篇也是站在极致一线的平衡),从这一点来讲,在文学史上功成名就的莫言,显然比太多同龄作者野心要大。本诗的最大亮点是“遇到了母亲”,有了这一句,感知便进入到了最贴心的层面。

【亚坤评诗】
尽头
作者|莫言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今日新世纪诗典推送中国作家莫言的新诗。考虑到近两年文学舆论界的现实情况,再结合这首充满哲学深意和人间大爱的诗作,我个人要向新诗典表达我内心真诚的敬意!

先看标题部分:
这首诗的标题是“尽头”。“尽头”从词义上看既可以理解成非常具象的终止点,比如:某个具体道路的尽头。也可以理解成非常抽象的“终止点”,比如:灵魂的尽头,爱的尽头等等。从哲学意义上讲,抽象的“终止点”是无尽的,本质上并没有尽头。

这样再来看这首诗的标题,“尽头”之深意就很阔远而无尽了。如果你再仔细看内容,就会发现标题的深意与内容的指向是遥相呼应的。这正是这首诗成功的关键。

再看内容部分:
全诗总共八句,两两对应!每两句中第一句是动势的“因”,第二句是静势的“果”。也就是说每两句之中,第一句是作者行动化的“自问”,第二句是作者思辩性的“自答”。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这两句之中都包含着深刻的内在矛盾性和哲学思辩力。这是该诗内部精神力量冲突最核心的部分。也是它成功的关键。

试举一句,比如:“我走到语言的尽头 听懂了鸟的鸣叫”。语言的尽头是什么?恐怕谁也说不清楚。但作者却回答他听懂了鸟的鸣叫。很显然“鸟的鸣叫”是精神化的“所指”。它所意味的内容是完全开阔的。从“物性”的角度讲,人类语言的尽头并不可能听懂鸟鸣。这就上升到了“神性”的部分。也就是“诗化”的部分。
全诗中,两句之间,这种内部哲学化的深刻对答和矛盾冲突一直持续到结束。从而给该诗带来了深度的哲学意味和精神冲击力。

“语言尽头——听懂鸟鸣;颜色的尽头——花的本质;生命的尽头——初生的婴儿;爱的尽头——母亲”
请你仔细看,每两句都有矛盾与统一。每一个内部对立都是一种哲学和社会学的深度沉思!

该诗还有一个巨大的优点:节制。
这种对立只运用四次,见好就收!我甚至感觉再多一次,它就是败笔!形式化控制非常好!
最后一句点题升华:爱的尽头是母亲。体现了作者落地之后内心深含的人间爱意!

为生于五零年代,主写小说,而又能持续贡献精彩现代诗的莫言老师高兴!真是一首精彩的现代诗!

马金山|读莫言的诗《尽头》的十一条:
1、世间万物,皆为诗,源自于一颗平常心;
2、任何事物都有关联,哪怕是再不起眼的,需要诗人做的,除了发现,就是呈现和坚持呈现;
3、莫言,本名管谟业,男,1955年2月17日生于山东省高密县河涯乡平安庄(现为高密市东北乡文化发展区大栏平安村),中国当代作家,中共党员。现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国际写作中心主任,河北大学特聘教授。2012年10月,首位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4、莫言,已然是当代中国无可替代的享誉世界的大作家,不仅声誉卓著,而且作品里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以特殊的历史特征和社会背景,写出了伟大的作品,在世界面前,挺起了中国人的脊梁;
5、回到莫言的诗,褒贬不一,不管怎样,只要活着,只要写着,不停地写着,这还不是一首漂亮而伟大的诗吗?
6、回到本诗,以现代的艺术形式,表达自己的体验、情感和思想意识,本身就是一种智慧与力量,更是一种多元的文化底蕴,自带哲思的功能与作用;
7、诗中分别以语言,颜色,生命和爱的四个方面,来诠释人类的生存状态与成长过程,这是一种有效的总结,也是一种有力的呈现,构成了饱含情感的世界;
8、而与之相对应的,是鸟鸣,花,婴儿和母亲,使得每一层的观念与认识,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和活力,既揭透出事物的本质,又达到了思想的高度,简洁而大气;
9、如果在这首诗里,真的要提出一点什么的话,我觉的,如果每两行为一节,就显得更加明晰,直观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语言的高度凝练,和人生经历的有效提炼,也是写好诗的重要内容”;
11、思想之诗、人生之诗、情感之诗。

 

 

SÄE ERBSEN, ERNTE SOLDATEN – 王云 Wang Yun

2月 3, 2022

Wang Yun
SÄE ERBSEN, ERNTE SOLDATEN

All die Schätzchen
haben gehen gelernt,
als die Leute im Winterschlaf waren.
Ein paar Frühlingsstrahlen
und alle Kleinen der Wohnhausanlage
springen aus ihren Windeln,
aus dem Kinderwagen,
aus den Armen der Mutter.
Sie treten ins Licht
und rennen herum.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允#(3.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4日(立春),3959首,1236人。第3个王允(陕西)日

​伊沙推荐:封城中的人们,确实是在"冬眠",解封当然是"春光"。好的抗疫诗,都不太像抗疫诗(已经形成套路和预期的所谓"抗疫诗"),它是日常的,又是永恒的;它是生活之歌,又是生命之歌。又出自90后诗人之手,好样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允《撒豆成兵》:对于成人,尤其是初为父母的人,没有比见到新生儿下地走路,更让人感到惊喜的了。但是疫情告诉你,有接近那种惊喜的——因疫情进入封禁的人们迎来全城解禁。至于“撒豆成兵”,好像国人生来就知道这类词语所表达的神奇之意,但我读时多接入了一重联想——孙悟空拔下一把毫毛,天地间无数小悟空随风起舞时的那种欢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允《撒豆成兵》:本诗一扫众多疫情诗低沉、悲伤的基调,有如春风拂面,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活力,读之格外轻松令人精神一振。它既是世界的也是时代的,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们仿佛能听到诗人心灵深处的喜悦的和鸣,这是生命的最强音,也是人类的希望之所在。

​马金山|读王允的诗《撒豆成兵》的十一条:
1、诗的角度,关乎诗的意境;
2、好诗,往往是不经意间的产物,甚至在有的时候就连诗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也或许,一但写就,就给诗人自己强烈的震撼,并欢喜不已;
3、王允,男,生于1990年,陕西咸阳人,中学语文教师;
4、本诗以简洁明快的风格,以熟悉的生活场景,以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为主线,将细微的生命变化,转化为现实世界中诗意的存在;
5、如果抛开疫情的大背景,本诗仍然充满了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生活日常化的细节呈现,足以见得,本诗还是一首优秀的日常作品;
6、把疫情诗写出日常的味道,但不缺少诗意的挖掘和力量,这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体验,更是一种高级的写作;
7、诗中动静极小,通过孩子的成长,以及其中的变化与反差,将“冬眠”与“春光”两者的本真状态,呈现了出来,却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效果;
8、诗的底色为暖色柔光,饱含着现实与时代的色彩,让强大的人生力量,强烈而明澈起来;
9、标题很有意思,不只是一个成语,还是一个历史典故,而正是这些典型的与特殊时期的生活,表现出别有一番滋味的东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层次感与丰富性,是一首诗的血脉”;
11、生命之诗、生活之诗、现实之诗。

​黄平子读王允《撒豆成兵》

——《新世纪诗典》3959

撒豆成兵

王允

所有宝宝
都在别人冬眠时
学会了走路
春光一照
满小区的宝宝们
都从襁褓
从婴儿车
从母亲的怀里跳下来
踩着白光
跑来跑去

黄平子读诗:王允,男,生于1990年,陕西咸阳人,中学语文教师。撒豆成兵是有典故的,据说是施法以黄豆为载体,让每一粒黄豆承受施法者一息灵气,告祭天地之后画符召请地府阴兵现身阳世。阴兵现身之后抢食黄豆,吞入黄豆的同时也吞食了黄豆上承载的灵气,由此接受施法者的神识控制。如果成语本意果真如此,那么用在这里是不太恰当的。王允这首诗想表达的意思是:经过一个冬天(这个冬天可以是自然的冬天,也可以是疫情的冬天),那些不会走路的宝宝们,一下子学会了走路。王允想用“撒豆成兵”来表现宝宝们突然学会走路的神奇,但是忽视了道士召请的是地府阴兵这一层意思。抛开这一层意思,本诗是非常活泼有趣的,还有很点神话色彩。
2022年2月3日19点23分

 

 

TORWÄCHTER – 孩子的游戏 Haizide Youxi

1月 28, 2022

Haizide Youxi  [Kinderspiel(e)]
TORWÄCHTER

Ein Mensch   sitzt aufrecht   vor einer Kanne Tee.
Ein Hund   liegt auf dem Bauch   im Passivrauch.

2021-10-23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诗典》小档案:原名吴冬梅,70后,现居大连。从上世纪90年代末写诗至今,人比文字新。现为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语:现代绝句,不是一味泥古,堆砌词藻,而是首先要有现代人的志趣与洒脱,本诗正是如此。诗人们写得宽,本典最欢迎。

​况禹点评《新诗典》孩子的游戏《门卫》:好玩儿,又不止步于好玩儿。一壶茶、二手烟,似乎都有丝丝缕缕的烟雾腾出,但一有害,一无害,人与犬的处境反差,却由此可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孩子的游戏《门卫》:  极好!“一人”、“一犬”、“一壶茶”,一根烟,便活画出我们眼中所见的多数门卫或保安的形象。文字极简而张力无限,在恰当留白的基础上我们甚至还会主动为其形象添枝加叶 : 比如再“翘个二郎腿”、或者“刷个抖音”啥的,显得就更丰富灵动了。加之“人”与“犬”二者的相映成趣,又为诗歌增加了某种欲说还休的意味,也可见诗人于寻常之中发现非寻常,但又不止于日常表面的一颗诗心。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28诗人孩子的游戏《门卫》
祝贺孩子的游戏上典,真不容易,仔细想想看,谁又容易呢。显然,这首诗里写的不是孩子的游戏,而是成人的游戏。尽管我相信诗人题目中的门卫更多地指那条伏地犬,但其实诗自有它的精彩呈现。成人坐在一壶茶前,守着岁月这般滋味,人与茶何尝不可视为互为门卫。狗吸着二手烟,守着那份忠诚与踏实,人与狗相守,人与狗何尝不可视为互为门卫。你从中读出岁月静好也行,读出一种颓废和无望亦不为过。

【亚坤评诗】
门卫
作者|孩子的游戏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评这首诗前,先说一点题外话。我因弹古琴,经常会接触不同类型的琴曲。几乎所有的琴曲都有一个中国古典意向的美学空间。大部分琴曲的标题其实就是一首很完整的诗。

这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即:中国古典诗歌,特别是具有深度音乐性的琴诗,是否可以运用当代活着的生活语言(口语)来进行二次创作?毫无疑问,答案是很肯定的。它可以!

说完这点题外话,我们再来看这首诗,答案就更加肯定了。这首诗甚至都不是古典诗词的转译,它完全是古典诗形式和内容的当代新造!

这样看,新诗典推送这首诗,它的现实意义甚大。确实如伊沙先生所讲这首诗是一首“当代绝句”。

诗的内容是写一个门卫的工作状态。全诗就两句“一人 端坐 一壶茶前  一犬 伏地 二手烟里”。
请问这首诗的语言是否精准?再问这首诗的画面是否鲜活?又问这首诗的内容是否现代?更问这首诗的现实意义是否有效?

毫无疑问,作者采用具有古典意味的两句对仗诗(并非完全对仗),精准、高效、世俗、活泼、幽默、现实、可感地把一个门卫的日常工作场景写活了。

如果你认为“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魏晋)《归园田居·其一》”是好诗。那你又凭什么会认为“一人 端坐 一壶茶前  一犬 伏地 二手烟里”不是描述当代世俗生活的精品好句呢?何况它那么的精准而鲜活!

毫无疑问,对于大众而言,现代诗的审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亚坤.2022.01.28.上海)

 

 

STILLE – 程宇琦 Cheng Yuqi

1月 28, 2022

Cheng Yuqi
STILLE

manchmal sehn ich mich nach der stille in amerika
zum beispiel möcht ich gern zum vergnügen auf einen friedhof gehen

ich möcht was von einem fernen nachmittag sagen
nicht von einer gefährlichen expedition
stille wie sonne auf gesichtern von armen leu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伊沙:我做翻译比较注重译出外语之美,所以并不反对汉语欧化,但要有度,要化得好,化得美。本诗语言就很欧化,但化得不错,来自于湘莲子的助攻。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8日,3952首,1234人。程宇琦(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程宇琦,男,1998年生,二十出头,三十不到,好多事情都没有做好,写诗是比较规律的事情,希望能够调整好自己平时的状态。

​况禹点评《新诗典》程宇琦《寂静》:本诗有文化,更难得是,文化后对全诗起支撑作用的是——有来自生命的内涵。

马金山|读程宇琦的诗《寂静》的十一条:
1、情境诗,在于景由境深;
2、每时每刻,每事每物,每个人的感觉,都不尽相同,而诗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写下每一刻,每一种深入骨髓的体验与感受;
3、程宇琦,男,1998年生,湖北武汉人。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写诗歌、写小说。现在北京当编辑谋生;
4、读本诗之前,搜索作者相关资料时,看到有关其访谈,这才了解到,程宇琦是一个内心深处真正自由的人,甚至有点自由过度,因为他所回答的,都太过真实了,而这些,恰恰正是写出好诗最重要的东西;
5、本诗的语言表达,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极具陌生气息,尤其是蕴含着丰富而独特的个体化生命内涵,既言之有物,而又意味深长;
6、诗的前二行,先对内心的描述,再到具体的地域,凸显事与物的微澜,这种情状不仅奇特,而且有种莫名的感觉;
7、后三行,可阐释性更为丰富与辽阔,既有对场景化的呈现,还有对人的关切,更有对时光的觉察,揭示出与众不同的饱满色彩与质地;
8、本诗写出的,是一种感觉,是一种状态,是一种心境,还是一种人生感悟与智慧;
9、以言化语,声入人心,也是语言之声,更是一种语言之美;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任何事物自己都会说话,都会发出它们自己的光”;
11、感觉之诗、生命之诗、化境之诗。

【亚坤评诗】
寂静
作者|程宇琦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第一感觉是语感比较陌生,非本土性诗感。第二感觉是不太好评。因为这首诗的节奏比较陌生,同时诗核也不是常规性路数,而是深度意向兼口语化表达。

我的个人感觉:既然作者的这首诗是感觉型写法,兼有西化的内质。那从评论者的角度讲,我也会运用感觉型方式来评。

这首诗的标题很有意思,叫“寂静”。从国内目前写作环境讲,现代性诗人的日常写作,据我目力所及,已经很少有人会这样写标题了(诗歌爱好者除外)。
由此,这首诗的“寂静”并非是词语意义上的寂静,而是一个内部空间很大的,深度精神化的,哲学化的,意向化的“寂静”。
所以,这首诗,其实是一首“大诗”。

它的指向性,据我的感觉,最起码有两个核心点可以谈。
第一、对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冲突和生命存在的思考。这层意义在第一段中尤其明显。
“有时我也思念美国的寂静 譬如我常想去墓地呆着”这是原诗第一段,只有两句。这一段很显然,作者已经站在不同族群,文化冲突的角度来思考当代人类学问题了。
作者的这首诗是汉语写作,我不知道作者是否长时间生活在国外,或者本身就是移居民。但就这首诗而言,很明显,它带有浓厚的文化冲突体悟和个人思考。

第二、对历史的沉思和族群的回望。这层含义主要体现在第二段。
“我想说出一个久远的午后”,这一句很明显地指向了“时间”。历史的虚无和沉重往往就在一瞬间。“危险地试探”则更加印证了我的感觉。这是人类学意义上的不同文化价值的冲突。
而最后一句“寂静如阳光下的穷人面孔”,诗歌终于回到了人,回到了本心,回到了现实。它充满悲悯和良善,兼具本土性的,很浓郁的个体反思和自我追问。
最后我想说,汉语一直都在,这块土地也一直都在,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欢迎回家!

(马亚坤.2022.01.27.上海)

 

 

BRACHFELD IM WINTER – 亚亚 Ya Ya

1月 26, 2022

Ya Ya
BRACHFELD IM WINTER

Eine wilde brache Fläche
bleibt in den Feldern.
Nachdem die Pächter geerntet haben,
sind die Stoppeln
im Wind verdorrt.
Vor über 20 Jahren waren hier
500 Hektar wogender Weizen.
In den hohen Pappeln am Graben
sind immer noch Vogelnester ganz oben.

2021-01-07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诗典》小档案:亚亚:本名黄亚梅,湖南常德人,60后。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一幅速写,画得干干净净,啥都有了。有人带着对付低级语文老师的意识写诗,以为多做功就好,用字难就好,手法多就好,这样的意识上世纪80年代还可以混一混,现如今是要多low有多low。傲夫诗社成员接连入典,价值观相合使然。

况禹点评《新诗典》亚亚《冬天的田野》:既是冬景,也是凭吊岁月,两者合到一起,复合成不一样的韵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亚亚《冬天的田野》:“枯败的草杆”与“二十多年前的/十里麦浪”形成鲜明的反差,而“高耸的鸟窝/还在原地”,似乎这是一片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田野,其中的“变”与“不变”,道出的是世事沧桑与岁月变迁。“鸟窝”的出现让一切变得鲜活起来,是满目的荒凉中难掩的一线生机。丰富的情感欲说还休,恰到好处的留白使诗意越发深邃,富有质感的语言令画面立体而又清晰,闭上眼睛仿佛一切尽在眼前。

读亚亚《冬天的田野》|雪也

亚亚这首诗,是写当下农村凋敝的现状。很自然地想到鲁迅《故乡》的开头——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亚亚本诗选取的季节,也是冬天。鲁迅用的是萧索,亚亚用的是“荒凉”。诗人在本首诗里,只聚焦了两个意象——“草秆”和“鸟窝”。草秆,在风中枯败。显然这里存在隐喻。鸟窝,前面有四个定语——沟渠边、高高的、白杨树上、高耸的。这里的鸟窝,也有很多的象征意味。可指家、田园、家园、故乡、人类的家园和人类的归宿等等。鸟窝还在原地,与之前的“不复存在”形成对比。

随着时代的发展,农村的青壮年大都到城市打工,乡村只剩下老人和儿童,也叫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还有少数的老人进城,少数的儿童随着父母进城就读农民工子弟学校。乡村,也可以说“没有一些活气”。农村的很多土地被承包,还有的耕地随着城市化推进逐渐变少。所以说,作者用荒凉来概括现在的田野和农村,是恰当准确的。现在的田野,早已不是过去歌曲里所吟唱的“希望的田野”了。何时可恢复“二十多年前的十里麦浪”,不可推知。

就手法而言,整首诗,是简笔勾勒,属于美术的写意画,而不是繁复的工笔画,让人想到郑板桥的书斋联:“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马金山|读亚亚的诗《冬天的田野》的十一条:
1、写下,即是活出;
2、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统一起来。是诗的极境;
3、亚亚,本名黄亚梅。60后。湖南常德人。傲夫诗社成员;
4、亚亚的诗,语言简练生动,充满了浓厚的烟火气息,且蕴含着深刻而复杂的社会性,层次感分明,空间感十足;
5、本诗以干净的场景化描述,将冬日的田野风物,通过时光的流逝与变迁,把事物呈现得质感十足,立体感超强的现实景物,清晰明了,韵味悠长;
6、季节,是诗歌的永恒主题,而写出新意,则需要微妙的感觉与变化;
7、把记忆犹新的东西,以充满生活气息的方式呈现出来,貌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因为这种表达,更加需要生活经历与智慧;
8、诗里行间,没有一丝情感的东西,但不同角度、不同时期的景象描述,却表达出浓郁的感觉与现实;
9、此诗既是对过往岁月的眷恋,还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情感铺陈,尤其是“草杆”、“麦浪”和“鸟窝”,这三种景物,显现出极富艺术气息浓郁的风物图景;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事物自己说话,是写好诗的技艺,也是写好诗的要诀之一”;
11、风物之诗、画面之诗、记忆之诗。

​【亚坤评诗】
冬天的田野
作者|亚亚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西方音乐中有一种常见的音乐题材:田园牧歌。读这首诗,我的第一感觉这是一首中国式的“田野挽歌”。

“挽歌”这个词,从现代诗的当代性上看,它似乎有些陈旧。但通读该诗后,它确确实实想表述的内容就是一首“田野挽歌”。

诗歌通过对农村田野非常写实化的呈示,进而给读者展现了一种乡村生活的变迁、衰败和消融。
从心灵层面讲,它还揭示了时间的虚无和流逝。往大了看,通过一首诗的内部精神流动,它还书写了一部乡村变迁的个体“心灵史”。

这首诗的标题“冬天的田野”是很传统的。但通读全诗后,又非常合理。“田野”在这首诗中明显具有更深更广阔的空间性。从第一句“田野一片荒凉残存在田里”就很经典地体现了出来。

本质上讲田野和田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毫无疑问,随着田地的消融,田野在作者的心灵中也是有残缺的。“望乡”带来的心灵残缺,是一种生命化的绝对诗意。

这首诗最后还有一个核心句“高耸的鸟窝还在原地”。这种生命化的陈述基本印证了我上面的说法。我其实更想问作者的是:鸟窝里还有鸟么?

全诗朴素、干净、完整。虽无大动作,但很好的诠释了一幅乡村心灵田园图。
正所谓:中国式田园挽歌!

(马亚坤.2022.01.26.上海)

 

 

LADEN ABZUGEBEN – 四面来峰 Si Mian Lai Feng

1月 26, 2022

Simian Laifeng
LADEN ABZUGEBEN

Am Altwarenmarkt
vor dem Won-Ton Laden aus Fujian
mit dem Schild Laden Abzugeben
zwischen den Resten von Zuckerrohrstangen
liegt ein Paar Krücken
die ganze Nacht
und wartet vergeblich
auf seinen Menschen.

2021-1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四面来峰#(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5日(北方小年),3949首,1231人。第2个四面来峰(江西)日

伊沙推荐:我是在重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时接触到一个词:衰变之美。本诗大抵写的就是这个吧?生死兴衰,属于自然规律,所以有美(诗意)可书,如同秋叶赢得人间多少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四面来峰《店面转租》:我也一直好奇拐杖的主人去了哪里?也许是得了一副新拐杖,也许不再需要拐杖,也许主人就是寻求铺面转租的主人……这是一首以悬疑唤起爱心的诗,无论是否出于作者的初衷。也许在读解时还可以提醒我们这一点——诗中的景象发生在新冠疫情降临人间之后。

马金山|读四面来峰的诗《店面转租》的十一条:
1、让事物说出更多的东西,这是值得深入思考的一个问题;
2、对于每一位诗人的评论文字,我都将以最好状态和方式,写出最深刻而又精彩的一面,甚至于期望这些文字能够出现在每一位诗人的每一本书的封面上,既是自我勉励,还是自我要求;
3、四面来峰,本名龙剑锋,60后,江西高安市人。作品散见《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等。傲夫诗社成员。主编诗歌公众号《四面来峰不是四面来风》;
4、每天都能在一些微信群里,看到四面来峰推荐出来的诗,有时候有我的诗,有时候没有,有时候我会看,有时候我不会看,但无论如何,选诗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对此乐此不彼的行为表示认同,因为这也是读诗的一个过程与方式;
5、四面来峰的诗,给我最大的惊喜与感触就是诗里行间给人带来的空间感,这好像是他的拿手绝活,而这种对事物,对描述过程中关于度的把握,不只是有好的文字表达能力就可以做到的,更需要心里面对这一切的思考和节制,值得总结;
6、本诗看似简单,实则极其难写,因为写这类诗,需要去掉所有的杂念,才能够达到极具层次而又充满奇特的状态,让文字的力量自己显现出来,真实而绝妙;
7、诗中描写,首先引出一个具体的情景,然后在此基础上,缓缓打开微妙的感觉,让事物自己发声,达到一种效果,这是一种高级的写作;
8、把看到的,以细腻的笔触,将本真的场景还原出来,显现出颇有深意的气息与味道,既是口语诗写的奥秘,还是后现代诗典型的现象;
9、第四行和第五行,在细读的时候,总感觉有点绕口,如果是“一对拐杖/躺在一地甘蔗尾部中”,会不会更加好呢,这权当我的个人感觉吧;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物当人来写,事实上不是一个拟人手法这么简单,而是内心的有无”;
11、画面之诗、现场之诗、现实之诗。

【亚坤评诗】

店铺转租|四面来峰

总体来讲,这是一首疫期之诗。虽然诗中没有出现疫情,但写作时间仍可以确证这是一首疫期之作。

全诗的聚焦一直向下,角度很小,从旧货市场到馄饨店,从馄饨店到门前地上,从门前地上到甘蔗,从甘蔗到甘蔗尾部,从甘蔗尾部开始指向本诗的内核,一个比喻,一个诗化的空间,即:人间拐杖。

全诗朴素悲悯,带着良善,视角很低,一直盯着活着的众生。最后一句“等了一晚,也没有等来它的主人”指向了疫期悲情的结局。

全诗深刻揭示了疫情之下,普通人的生存状态。诗有很多功能,但我以为一个诗人,当他有所选择的时候,应该首先选择向下,回到人,回到基本的人性。这是现代诗之所以存在的一个核心基础。
很显然,这首诗,做到了。

(马亚坤评.2022.01.24.徐州)

 

 

NESTER – 雪也 Xue Ye

1月 25, 2022

Xue Ye
NESTER

nach dem schnee
fällt das laub langsam herunter
vogelnester werden ganz sichtbar
in den platanen am strassenrand
da sind drei oder vier
ungefähr gleich grosse künstliche nester

gläser hochgestreckt

ohne gäste

2021-12-31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4日,3948首,1231人。第2个雪也(江苏)日

伊沙推荐:好一个无人之境、无我之境,仿佛脱胎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唐诗,真正的新古典主义,还是口语诗玩得好,因为口语诗心思密招数多写得活,有人想把口语诗拴死在杜二的后腚上,那是痴心妄想自误。

况禹点评《新诗典》雪也《鸟巢》:树间露出的人工鸟巢,如举起的酒杯,非常出色的联想。至于是敬天、敬人类,还是敬虚无?此刻在想象力面前,都已不重要,即便有,也不过是蛇尾。

​兰象戎评雪也兄的《鸟巢》:前四行以动写静,呈现出一副雪后叶落,空街孤寂现鸟巢的人文写意画卷,现代与古韵交织,顿生诗意;中四行几笔细描,工笔稀疏间,见法桐,小巢大同,诗人的静与定也入画了。尾两行一飞,画龙点睛,情感也入画了,那“客”是鸟也是人,梦里不知身是客,万物生灵都是客,且举杯迎,“你”来与不来,“我”都举杯,时代落寞,“我”有情。见空相,见禅意。《鸟巢》是雪也兄的精品近作,有时代感,有古韵;有写意,有工笔。行行都是诗意,也写出了“悲欣交集”的超然物外的情怀。

马金山|读雪也的诗《鸟巢》的十一条:
1、景物化境,至心境,自然;
2、写诗和生活一样,持续的写,好好的活,因为不写,它们就不会自己蹦出来,因为不活,写更加无从说起;
3、雪也,男,70后,江苏宿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有诗在《新世纪诗典》等平台发表。诗歌公众号《雪也飘诗》主编,傲夫诗社成员;
4、雪也的诗,以平实的生活为题材,将体验到的东西,充满温度的文字,把事物交给了充满诗意的生命之羽,情境幽深,内涵丰富;
5、本诗以极妙的形式,描绘出冬之雪境,且将事物与人之间达成高度一致,将诗意拓展到一种独特而自然的佳境,饱满且辽阔;
6、前一节,作者以白描式的手法,将目睹到的景象,一一呈现出来,既有季节的变迁,还有现实的事物,暗含着自然与人的关系;
7、后一节,由一个举杯的动作,表现出某种身体行为和内心活动,最后一行,则给人以无限的联想空间,尤其是与前一节,构成了某种复杂与微妙的情感融合和内在联系;
8、写出第一节不难,但是写出第二节却不易,这需要诗神的眷顾,且把它完美地呈现出来了,这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境界;
9、本诗好,还好在干净,而至境;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以简单的心境去写,就会达到真正的极境”;
11、画面之诗、现场之诗、极境之诗。

​【亚坤评诗】

​《鸟巢》|雪也
古典诗境,在当代都市事实物象上的口语再现!

口语诗,或者说这首基于事实语言陈述感觉的诗,完美诠释了古典主义的情境感!

这首诗真的带来一个很好的启示!
我们完全可以用现代通用语言,生活化的语言,即口语来诠释当代的“唐诗意境”。

后两句的类古典手法,不但没有突兀,反而还升华了。

“酒杯举起,无客来饮”
拟人化的情感递进,把鸟巢的诗性空间从基础动物拉到了高等动物——人。

情感空间一下子变得十分开阔。甚至暗含一种浓郁的都市孤独感!

真是好句,真是神来一笔!
喜欢、好诗!祝贺!

(马亚坤.2022.01.23.徐州)

 

 

VOR DEM TEMPEL – 馬亞坤 Ma Yakun

1月 23, 2022

Ma Yakun
VOR DEM TEMPEL

Der alte Mönch
trägt seine Schale
kommt heraus
stellt den Reis
vor einen streunenden Hund
beugt sich hinunter
hebt ein Blatt auf
nimmt den Hundekot mit
und geht.

2021-12-28, Shanghai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亚坤#(2.0)

 

伊沙推荐:诗可以说不,也可以说是。一部分人知道后者,不知前者;一部分人知道前者,又忘了后者。有人会说,这是一个和尚,做了他该做的,不,我把他看作人,做了便值得说是。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亚坤《寺外》:前五行是传统禅诗意境,后四行一加入,就成了现代诗—有厚度的当代禅悟—人间诗里的佳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亚坤《寺外》:质朴从容的语言勾勒出意境清幽的佛门之景。从老和尚熟门熟路喂养流浪狗并顺手做好保洁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普通人遇见流浪狗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更何况是慈悲为怀的出家之人,这个自不必多说。重要的是,诗人不是简单地将所见仅仅去呈现,而是通过个体的感悟去透视某种现实的物象和宗教、历史的文化形态,亦增强了关于人情人性方面的张力,在这人情凉薄的世间透出阵阵暖意。

​马金山|读马亚坤的诗《寺外》的十一条:
1、诗不在壮观的景象中,而在朴实的生活里;
2、对世间万物,怀有一颗悲悯之心,是做好人,写好诗的重要品质;
3、马亚坤,青年古琴家、诗人。1986年生于江苏邳州。2008年开始文学写作,2012年开始诗歌写作。著有诗集《古风操》。现居上海;
4、马亚坤的诗,善于从身边的事物,呈现出事实中的诗意,尤其是对看见的和经历过的,能够写得细致而又通透,这是诗的味道,也是诗的奥妙;
5、本诗以描述场景化的手法,简洁明快的方式,呈现出饱含人性的一面,而发生的地点亦颇显质感,达到一种极地之境;
6、诗里行间的情境进入感极佳,既是电影画面镜头式的纵深,还是通往禅心之道的一种境界,巧妙融合,自然天成;
7、不得不说,诗中每一行里,所运用的动词,生动形象,绝妙搭配,三种景致,通往现场,直面生活,还人以心;
8、一种表象,数个动作,朴实无华之间,已透出现实与本质,意境深远,内涵丰富;
9、标题《寺外》,明确了位置,联系到内容,可谓禅意十足,情景交融;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是一种能力,而写出来则是一种实力”;
11、画面之诗、意境之诗、禅意之诗。

 

 

MEIN VATER SCHLÄFT AUF MEINEM BETT – 周芳如 Zhou Fangru

1月 23, 2022

Zhou Fangru
MEIN VATER SCHLÄFT AUF MEINEM BETT

Seit ich verheiratet war, ist er in meinem Zimmer
und schläft in meinem Bett.
Ich hab den blöden Kerl unbedingt wollen,
deswegen hat mein Vater sicher in meinen Polster geweint.
Und bei meiner Scheidung
ist er dort gelegen, unter Lachen und Tränen.
Wegen meiner Krankheit
hat er in meinem Bett geseufzt bis zum Morgen,
unzählige Nächte.
Ab und zu komm ich auf Besuch,
jedesmal geh ich in mein Zimmer,
also in sein Zimmer,
und sitz still eine Zeit.

2021-08-13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芳如#(9.0)

0121况禹点评《新诗典》周芳如《父亲睡在我的床上》:父女情也是亲情诗中极常见、又极不易写好的。本诗没有过多沉溺于情感的宣泄,而是从具体的器物入手,揭开成长与人生的大幕,回看岁月沉淀下的亲情。落笔克制,信息饱满。

读周芳如《父亲睡在我的床上》|雪也

这首诗,是亲情诗,写父爱,很感人。全诗十三行,可分为三小节。前两句,是第一小节,是具体阐释题目,是出嫁后,“父亲”到了我的房间,在我的床上睡了。第3到第9句,是第二小节,也是全诗最突出的中心部分。三个场景,三个细节,但都是作者的想象。虽是想象,但比事实更动人,更真实。因为遇人不淑,因为离婚,因为病痛,那么作为父亲,一定会泪湿枕头,一定会笑了又哭,一定会叹气到天明,因为父女心心相通。第三节,就是余下四行,宕开一笔,写“我”的一个小细节。那就是,“我”偶尔回家,每次都会到我曾经的房间,“他”现在的房间,什么也不做,就是“静静坐一会儿”。这也是一种留白吧,这个房间也是父女心心相通的空间所在,也是父女之情的明证,也是全诗第二节想象的落脚之处。正如伊沙先生所言,本诗的确是很高级的一种写法。遂想到白居易的那首诗《邯郸冬至夜思家》最后两句“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和本诗的主要手法,大体是一致的。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芳如《父亲睡在我的床上》: 没有一个大词,没用一句比喻,却将父女之情写到了极致,亦不乏内心的自省与审视,让人深受感染。这样的深情不需任何夸张的言辞,父女之间这一言一行便足以说明一切。诗人直面情感,直面生活的勇气,亦为本诗增色不少。一张小小的床,是身心栖息之地,是诗人与生命的约定,更是两代人之间情感的载体,读完禁不住泪眼婆娑。

​马金山|读周芳如的诗《父亲睡在我的床上》的十一条:
1、在阳光下,把看见的,体验到的,黑暗的部分,写出来,你不会想到吧!它们也会闪闪发光;
2、我的一首写孩子跳楼的诗,有人是这样评论的,“好扎心,不提倡写这样的诗”。这是写社会现象的,写他人的,如果写自己的,会怎么样呢?
3、周芳如,生于1979年,广东茂名人。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选本。有诗作被译成韩语、英语、德语等语种;
4、第一次见到周芳如,是在深圳,不过具体的时间忘记了。第二次,是去年六月,绵阳诗会,前后两次的感觉,可以说是大相径庭,或许,这与其接触“新诗典”有关,这充分体现了一个平台的伟大和重要;
5、周芳如的诗,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敢于直面自己的情感,敢于直面自己的身体,敢于直面自己的人生,而这一切,于口语诗人来说,就是一种能力,就是一种先锋性;
6、本诗通过对“睡在我的床上”的父亲,关于“我”所遭受到的人生境遇,以干净而细腻的语言,呈现出震撼人心的父女情状,沉重而痛切;
7、诗一开头,即直铺真实的生活,将个人的经历还原本貌,不带任何的形容词藻,却已抵达了现场,透彻、质感;
8、诗里行间,因为“要嫁”、“离婚”和“曾经的病”,三种重大的人生经历,来诠释人世的无常和残酷,直击现实,痛击人心;
9、诗的结尾,仍然以直击现场的冷笔触,回到了具有强大诗核的部分,没有一丝情感的东西,却已让人泪目,这就是文字真实的魔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就是诗意本身”;
11、命运之诗、生活之诗、残酷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16——1.2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16——1.22)

SPRITZMITTEL – 茗芝 Ming Zhi

1月 21, 2022

Ming Zhi
SPRITZMITTEL

bringt nicht nur
die krankheit weg und die schädlinge
nimmt auch
in den dörfern
tief in den bergen
die leben mit
der verzweifelten
verkauften frau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1日,3945首,1231人。第12个茗芝(广东)日

伊沙推荐:对于一位诗人来说,恐怕难有一生的平台,但会有一个阶段相对稳定的平台一一在过去11年间,对于中国最优秀的现代诗人来说,《新世纪诗典》正是这样一个存在。毫无疑问,茗芝是本典土生土长的00后诗人的重要代表,她成长得很好:创作、学习两不误,以自己的节奏在前行,我当然希望年轻有为的诗人为本典添砖加瓦,但我更希望他们的人生充满规划整盘皆赢,天知我用心良苦!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农药》:一首思维横向跳跃的少见佳作,从农药杀虫,到人在无奈绝望下求助于农药来解脱,呈现出的视野跨度极广,崭新且凝重的诗意,也由此而形成。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茗芝《农药》:世上很多事物就像一把双刃剑,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这便是事物的两面性。小诗人茗芝以自己洞察世界的双眼,对社会初心不改地关注,准确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农药既能“带走/农作物的病虫害”,又能夺去“对生活绝望的/妇女的生命”这一事实,加之先扬后抑的写法,尽现生活的残酷与辛酸,诗虽小却如投进湖中的石子,一样会激起阵阵涟漪,令人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马金山|读茗芝的诗《农药》的十一条:
1、诗是诗人最好的代言;
2、很多时候,把诗写出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悲悯之心和关切之情;
3、茗芝,2007年冬至生,出版诗集《茗芝童谣》(九州出版社)、《茗芝诗歌》(现代出版社)两部。诗作入选《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获奖若干。作品被译成多国语言;
4、2016年2月,在珠海参加完伊沙的诗歌活动,送江湖海兄回惠州,首次见到其女茗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她不仅文静礼貌,而且大方得体,还对小动物极有爱心,眼睛里充满了光。祝福茗芝,祝福她们一家;
5、当时,送给我的诗集《茗芝诗歌》,仍然在我的书架最显眼的位置,经常取下来翻看,依然会给我无限的惊喜和意外,这就是好诗的魅力所在;
6、初读本诗,让人膛目结舌,只要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会颇有感触,尤其是萦绕耳边的“毒药”,即诗中的“农药”,以及一个骷髅头图案,不由让人心颤;
7、本诗并不因为其短,而否定是一首大诗,其中所揭示出来的社会性问题和人类的命运,以及一部分特殊群体,在进入小康社会的21世纪的今天,仍然需要关注与重视,或许,这也是该文本的重大意义;
8、诗的前半节,对病虫害一笔带过,而后半节,关乎生命的部分,诗人则深入细致的描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诗意的东西自然的,真实而残酷的,悲惨的,现实的社会现象,倾泄而出;
9、而诗人把它们写出来了,且写得深刻有力,很多时候,用诗的方式写出来,即是一种关怀。本诗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的统一,必将成就出好文本”;
11、人类之诗、关怀之诗、残酷之诗。

 

AUF DEM LANGSAMEN GLEIS BEIM BAHNHOF HUANG SHAN – 邢昊 Xing Hao

1月 20, 2022

Xing Hao
AUF DEM LANGSAMEN GLEIS BEIM BAHNHOF HUANG SHAN

Mehrere Fans des Dichters Haizi
[er hat sich vor einen Zug geworfen]
stehen direkt auf dem Gleis,
es sind Dichterinnen in hohem Alter.
Sie bringen Gedichtbände,
halten Blumen hoch, die sie gepflückt haben,
sie tanzen mit Tüchern,
erheben die Köpfe in schrillen Schreien.
Sie werfen ihr Haar kokett in die Luft.
Sie klappern und hören nicht auf.
Die Bahnarbeiter
rufen sich heiser,
es hilft einfach nichts.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6.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0日,3944首,1231人。第26个邢昊(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邢昊,原名邢少飞,1963年2月,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诗人、画家。著有诗集《房子开花》《人间灰尘》《蛇蝎美人》《苦役之舟》《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伤风吹》《白日梦》《怀乡记》。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亚洲诗人奖。
邢昊诗观:新诗典诗人,都是冒着枪林弹雨,一仗一仗打过来的。每次新诗典诗会,诗人们都在憋足力气拼杀。有的人一炮打响,有的人打出一颗哑弹,有的人子弹打光了,战争如此惨烈。我可以给你撂句狠话:新诗典就是一个残酷的战场。

伊沙推荐:此诗显示的是立场,不是两种风格之间的抉择,而是对流行诗歌说不。海子也可怜,用死亡换来了流行,在其生前,与流行毫不沾边,在诗歌界也是辨识度很低的存在,在泛第三代中,属于二流甚至三流。祝贺邢昊,终于修成正果:荣获今届李白奖特别奖。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黄山火车站一段慢行道上》:本诗极棒,写出了中国文学(不止是诗歌)特有的一个症候——错爱!海子死在山海关,跑到黄山的铁轨去怀念,显然是哭错坟了。
海子生于1964年,要是活到今天,已经接近花甲。而时光如果倒转,诗中的“大龄女诗人”恐怕多数会跟“糊涂的四姐妹”一个年龄段。我一直觉得海子弃世与诗歌的关系有限,情欲得不到宣泄,倒可能关系更大一点。而那时,正值青春的大龄女诗人们恐怕正忙着崇拜国刊编辑或大小文坛干部呢。本诗很好地揭示出了生活对艺术充满反讽的一面。

邢昊:刚获李白诗歌奖特别奖,今天又迎来我的入典日,可以说是双喜临门。感谢感激感恩《新世纪诗典》!从诗江湖、太行诗人节的典前时代,到新诗典时代;从我的第一首诗作《囚》入典,到第二十六次入典。我走的坎坎坷坷。每个新诗典诗人,都在憋足力气,拿出自己最好的诗作拼杀。“战争”如此惨烈,我当继续“备战”!你说也真就奇了怪啦,我家很久未开的蝴蝶兰,今天它居然就开了!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黄山火车站一段慢行道上》的十一条:
1、一首诗,能用十二行的,坚决不用十三行;
2、一首诗,如果有很多种解读性,毫无疑问,那一定是一首好诗;
3、邢昊,原名邢少飞,1963年2月,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诗人、画家。著有诗集《房子开花》《人间灰尘》《蛇蝎美人》《苦役之舟》《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伤风吹》《白日梦》《怀乡记》。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亚洲诗人奖;
4、在我的印象中,即使不是诗歌圈里的人,都对海子非常的熟悉,甚至对海子的人生始末了如指掌,这些道出了文化圈里的一种奇怪现象,即对于某些人来说,其价值在诗之外;
5、邢昊的诗,言简意赅,生动鲜活,视角独特,充满生活的质感和层次感,且不失批判主义精神,构成了“邢昊式”的写作风格;
6、本诗仍然是诗人一贯的风格,干脆直接的表达方式,将生活中最具特点的东西,以白描的手法,细致入微地把看见的,生动而又简洁明快地呈现出来了,诙谐有趣,立场鲜明;
7、诗一开头,即以一种在场的形式,将目睹到的,以镜头式的方式进行细致入微的描述,而这一情景不仅产生了强烈的喜剧效果,还流露出极为悲情的感觉,让人觉得痛切而莫名;
8、尤其是四个排比句,四种场景,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崇拜和入迷,透露出已经深入骨髓的状态,无不让人叹息;
9、诗的结尾,更加惊心动魄,竟然在铁轨上劝不走,涉不涉及到违法暂且不论,至少已将海子的诗和死的那部分深入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的确恐怖而荒谬;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事物有力的揭示,既需要心里面有,更需要有效的描述与呈现”;
11、反讽之诗、情景之诗、荒诞之诗。

 

EIER WÄHLEN – 左右 Zuo You

1月 19, 2022

Zuo You
EIER WÄHLEN

im supermarkt eier kaufen
sie glaubt immer ich kanns nicht
erinnert mich jedesmal
ich muss die eier wählen
die auf der schale
hühnerscheisse haben
dann brauch ich mich nicht sorgen
dass die eier schlecht sind

obwohls zehntausendmal zuwider ist
aber ich halt mich immer daran
was sie gesagt hat
und bring einen sack
kotverschmierter eier
heim

2021-08-22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0.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9日,3943首,1231人。第30个左右(陕西)日《新诗典》小档案:1988年9月16日生于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自16岁写作至今。自我爆料:我以前户口上的名字叫左长盼,小名盼盼。诗观:有人为“新诗典”写作,有人为“好诗”写作,有人为“经典”写作,有人为“冒犯”写作,我为“挑战上帝”写作。伊沙推荐语:左右在北京鲁院高研班学习三个月,避开了长安封城之困,他所在之小区属于高风险的重灾区,他这种单身独居听力不便者注定会受困,我对老G说:这是此人长期以来与人为善积德行善修来的一一我现在更加确信这一点。本诗所写之逼真细节,似乎是封城中某一事件的确凿证据:超市里所买鸡蛋是沾鸡屎的!史失,可以求诸诗一一当然,也只有后口语诗可以求。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挑鸡蛋》:听说过有类似的挑选法。还有一种说法是,沾血的更好(大约属于鸡的头胎)。不过管它呢,大疫情之下,有鸡蛋可买,能自由地买,便是幸运,便值得庆贺。能写出挑鸡蛋的诗(其实是写对“她”的在意),更值得高兴。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左右《挑鸡蛋》: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纵使心里有所怀疑,有一千个不愿意,事到临头时仍会犯嘀咕之后还是听从别人当初的建议,因为不愿怀疑别人的好心,更何况是他人多年生活经验的总结,至少对自己没有什么损害,姑且听之信之吧。本诗写得诙谐俏皮,无奈又苦涩,满是喜感和画面感,读完许久眼前那一袋“沾满屎的鸡蛋”仿佛还在眼前晃动。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8诗人左右《挑鸡蛋》诗里写到的生活经验,”专挑带屎的鸡蛋下手“,每个人或许都曾有过,尽管完全照着经验去做的少之又少,顶多偶尔为之。但作为一首诗这样抓住不放去写却是非常具有典型性的,给人以深意和启迪。口语诗某种意义上就是无畏的苍蝇,专挑生活中有缝的蛋去盯。这首诗盯的是鸡蛋,写出的是万象。​马金山|读左右的诗《挑鸡蛋》的十一条:1、细节就是诗的咽喉;2、在评一首好诗时,我总会花很长的时间,去不断的完善或者补充已经写出来的,也像是在写一首诗,直到自己满意了为止;3、左右,1988年9月16日生于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自16岁写作至今。曾参加《诗刊》第32届青春诗会,出版作品集《命》等十部,编有诗歌绘本《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等。现居西安;4、每一次和左右见面,都会聊到诗歌,都会有所启发,这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因为他能够看见很多人看见了,却进不到心里的东西,不得不说,这就是一种能力;5、我一直在关注着左右的写作,尤其是他近期的三个月在北京鲁院学习,看到其对自己的以往已经被人认可,且已然成为经典的诗歌作品,进行再次修改,有的仅仅是断行的改变,有的仅仅是三两字的修改,但是,这种对诗歌态度的严谨态度和观念,值得大加赞赏与学习;6、左右的诗,敢于直面自己的身体与内心深处,在其细腻入微,干净利落的诗行里,能够让人感受到其真实、纯粹的生活与精神世界,这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呈现在诗歌作品里,还是一种境界;7、本诗看似是在描述诗人所经历的,事实上是在以细微的动静,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有效的挖掘,以及对不同角度的人的内心探究,极具生活化,且饱含情感的浓度和事物的呈现力度;8、诗中的挑鸡蛋细节,在平实的语言中,凸显生活的质感,不仅场景明澈,而且激起读者丰富的思想与想象,还有诗人对生活的态度;9、除了以上的阐述之外,本诗还让我联想到社会的发展与变化,尤其是现实世界的巨变,以及农村人与城里人的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差异,也是一种文化的不同;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想要表达的,表达清楚,对于口语诗人来说,至关重要”;11、生活之诗、现实之诗、态度之诗。

 

GEBORENE YUAN – 沈浩波 Shen Haobo

1月 19, 2022

Shen Haobo
GEBORENE YUAN

Als ich lesen gelernt hab,
hab ich Omi gefragt,
“Wie heißt du?”
Omi hat Kreide genommen,
auf die Wand geschrieben: Geborene Yuan.
Die zwei Zeichen, die Striche
sehr schön gemalt.
Omi hat halt
nur ein paar Zeichen schreiben können.
Die zwei Zeichen für Geborene Yuan
haben dabei die meisten Striche,
sind am schwersten zu schreiben.
Omi hat diese zwei Zeichen
für ihren Rufnamen gehalten.

2021-12-1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4.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8日,3942首,1231人。第34个沈浩波(北京)日

伊沙推荐:初选毕的心声:此诗从体形看,就是好诗。喊一万声女权,不如写这么一首好诗!如此之佳作,此次未入半月前二的原因在于:在典史上,在多年前,梅花驿写过一首同类型的佳作。

0117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袁氏》:家中老奶奶,有姓无名,以“氏”当“名”。这好像也是现当代文学中的一个母题了。而惟其关于家人,每一次进入文学,都会带给读者不一样的贴身之疼。传统之可怕、绵延,并没有因当年《狂人日记》的疾呼而戛然终止。这恐怕是比“女权”概念更大、更发人深省的话题。我不知道《袁氏》会不会是该母题下诞生的最后一首名篇,希望是吧。毕竟,我们希望自己的土地,多少能再进化一些,哪怕是一小点。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7诗人沈浩波《袁氏》
袁氏,一个姓袁男人的女人,本不是名字,但奶奶当成了自己的名字,一方面是因为识字不多,更深层次的原因往往是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年代里,女人往往是男人的附庸,本应有的名字也淡化不提,只称为某氏,比如这首诗里的”袁氏“。尽管这两个字在奶奶的识字里,”笔画最多/最难写的“,但她依然”一笔一划/写得很好看“,这个细节加深了命运的景深,亦可看作一种情感的流露。

马金山|读沈浩波的诗《袁氏》的十一条:
1、诗是万物的肉身;
2、写好一首诗,与用不用力无关,和是否写出了事物本身的内涵有关;
3、沈浩波,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出版有诗集中文诗集《心藏大恶》、《蝴蝶》、《文楼村记事》、《命令我沉默》、《向命要诗》、《花莲之夜》等,西班牙语诗集《下半身》,韩语诗集《理想国》。 现居北京;
4、才气,是沈浩波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在他的身上,才,不只是诗,还在于强大的感染力与表现力;而气,则主要表现在他的精气神与气场,每每让人感到活力满满,激情四射;
5、沈浩波的诗,先锋、厚实、温情,而且层次分明,逻辑性强,能够把平实的事物写得通透自然而又明澈,且不乏极强的探索精神,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力与生命感;
6、本诗以记录的方式,将存留于记忆与内心深处的故事,以个人化的表达,干净的语言,把一个时代女性的社会地位和教育背景展现无疑,而其中所揭示出来的东西,即为史;
7、对于一个人来说,名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一生,而本诗正是以文字的载体,很好地记录了下来,并构成一个时代独具特色的中国姓名史;
8、诗中微妙的细节,在于诗人以问的方式,来寻求心中所想要的答案,而不识几个字的奶奶未回一言,则以写出的“袁氏”二字作为回应,既是一种情感交流,还是一种独特的表达;
9、本诗给我了巨大的共鸣,因为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虽然情节不同,但是足以震撼到我;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萦绕在心中的记忆,以个体的语言,细致地把它们记录下来,那可能就是最好的诗”;
11、记录之诗、时代之诗、残酷之诗。

SAG NICHTS MEHR – 图雅 Tu Ya

1月 17, 2022

Tu Ya
SAG NICHTS MEHR

Ich sag ihm ich fühl mich nicht gut.
Er sagt, der Mensch isst Körner und Bohnen, jeder wird einmal krank.
Nachher sag ichs ihm nicht mehr.

Ich sag ihm, im Büro hat es jemand auf mich abgesehen.
Er sagt, fang bei dir selber an.
Nachher sag ichs ihm nicht mehr, wenn was passiert.

Nachher klagt meine Mama, sie fühlt sich nicht gut.
Ich sag, Menschen essen Körner und Bohnen, jeder wird einmal krank.
Meine Mama sagt mir nichts mehr.

Nachher sagt mir meine kleine Schwester, sie wird in ihrer Ehe gekränkt.
Ich sag, du musst bei dir selbst beginnen.
Meine Schwester sagt mir nichts mehr.

Enttäuscht sein, Verzweiflung lassen mich spüren,
dass sie von mir enttäuscht und verzweifelt sind.
Aber ich kann nichts machen, es wird halt nicht wärmer.

Und so hab ich ihm vergeben.

2021-12-30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图雅#(28.0)

 

《新诗典》小档案: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新世纪诗典》(2011—2021)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十大60后诗人、中国十大女诗人之一。2017年在韩国获得亚洲诗人奖。2020年获得“2020中国天津摄影周”优秀奖。现为《新世纪诗典》活动策划,主持过四场百人大型云诗会。代表作:《母亲在我腹中》。

伊沙推荐:在总推荐数相等的情况下,半月冠亚军的数量积分决出了今届李白诗歌奖金银诗奖,图雅两个冠军积4分,韩敬源无此纪录得0分,图金韩银。现在,图雅又可加1分,本诗在一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图雅的诗自带尖锐,自背悬崖,是典型的现代主义属性,常进半月前二及现场诗会前三,不是新闻,恭喜她苦修十载终于修成正果,拿下金奖!

读图雅《不说了》|雪也

全诗六个小节,讲述的是和亲人或爱人之间语言的交流。前两节,是我和他的交流。他,或是“我”的爱人。我和他说,我的身体不舒服,我在单位被人欺负。我其实需要的是一种安慰,或是一种心理的倾诉。但是,语言如球撞击了墙壁,被反弹了回来。他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他说,先要检查自己。于是我不再和他诉说。

第三节,是母亲向我述说,她的身体不舒服。第四节,是妹妹讲述她婚姻里的委屈。我就用他的回答,来分别回复母亲和妹妹。他们也不再向我诉说。

第五节,是我的自省或反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曾经感受过失望和绝望,也就能够完全理解母亲和妹妹的失望和绝望。进一步坦陈,我只能冷漠。

最后一节,呼应前两节,也是画了一个圆,“于是我原谅了他”。亲人之间,是不设防的,所以也是最容易受伤害的。

本诗,就是触及亲人或爱人之间的交流,说的都是一竿子到底的话,说的都是最容易伤害人的话。如果是朋友之间有如此的询问,一定会有语言的理解和安慰,虽然可能是敷衍,虽然可能是虚以委蛇,但亲人之间却忽略了。还好,毕竟是爱人,毕竟是亲人,血浓于水,“真”是爱,“冷漠”也是爱。

​周洪勇读《新世纪诗典》图雅的《不说了》:

图雅触及的是一个哲学命题——孤独。你的孤独,还要你自己承受,连爱人亲人也无能为力。余华在《在细雨中呼喊》中写道:“我不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孤单之中,我们以前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最后却发现,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家庭里的日常生活,就这么平淡,平淡得近乎冷漠。明白这个道理后,诗人选择了——体谅对方。有这样的体谅,进一步的爱,才有可能。

————
君儿读诗: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7234026&promote_id=957250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图雅《不说了》:读完“心有戚戚焉”。我们很多人都是如此,把最好的脾气和最大的耐心都给了别人,对自己的身边人就只剩下冷漠和无情,而我们自己却浑然不知。家本来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可以用温暖来包容你所有的不幸,你还能安心地卸下所有伪装。然而有时亲人之间彼此传递的不是爱和关怀,而是失望和绝望,冷漠的话语就像锋利的刀刃,将感情一点点地消磨殆尽。感觉说什么都毫无用处,只能徒增伤感,还不如“不说了”。本诗为我们呈现出当代人家庭与亲情所面临的困境,人性的复杂与弱点,典型性与代表性兼具,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与反思,可谓功莫大焉。

马金山|读图雅的诗《不说了》的十一条:
1、文学充满意外,这是作品最具价值的东西;
2、写作是生活的再现与解构,还是内心的又一次激荡和建设;
3、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新世纪诗典》(2011—2021)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十大60后诗人、中国十大女诗人之一。2017年在韩国获得亚洲诗人奖。2020年获得“2020中国天津摄影周”优秀奖。现为《新世纪诗典》活动策划,主持过四场百人大型云诗会。代表作:《母亲在我腹中》;
4、首先,祝贺图雅荣获2021年度李白诗歌奖金诗奖,同一天推荐其诗,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肯定与褒奖;
5、图雅的诗,锋利、真实而又深刻,在此基础上,以尖锐的声音,阐释着个体的生命与现实生活,敢于写出自己内心的东西,这些恰恰正是写好诗的重要部分;
6、本诗的结构严谨,层次分明,在日常生活中常见,尤其具有代表性的问题的一问一答之间,既形成了鲜明的特点,又还原了当代家庭本身的生活面貌;
7、诗中所阐释的话题,是一种亲人之间的相处与关系,而这些具体而日常的内容,其本身就带有一种独特而真实的存在,不仅仅是一种体验与心境,还是一种自省和成长;
8、尤其是个体的生活感受,到收获的反馈,再将反馈的东西转达出去,是因果循环,也是人生百味,给人以共鸣的同时,表现出一种个人的态度;
9、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事实上就是最重要,而且最好的写作表达方式与能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于写作者而言,把生活中自己的遭遇写岀来,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11、生活之诗、对话之诗、自省之诗。

 

BIN BIS HEUTE KEIN MÖNCH UND BEREUE ES NICHT – 李岩 Li Yan

1月 16, 2022

Li Yan
BIN BIS HEUTE KEIN MÖNCH UND HABS NICHT BEREUT

Als ich 36 war,
wollte meine Mutter, dass ich ein Mönch werde.
Ich hab Frau und Kind nicht verlassen können
und hab der Alten den Wunsch nicht erfüllt.
Ich hab auch gar keinen Antrieb gehabt.
Für Mutter wär es das Höchste gewesen.
Sie war damals 58
und grad vom Qigong des Dorfes der Schwebenden Kraniche
zum Buddhismus gekommen.
Den ganzen Tag hat sie die Hühner aufgescheucht
und erklärt,
sie wird gehen und Nonne werden.

2021-12-0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岩#(24.0)

 

《新诗典》小档案:李岩,1960年农历七月十四生于陕北佳县白云山二姨家,米脂县人,1983年陕西师大中文系毕业。长期在陕西榆林文联工作,前西安《创世纪》杂志编辑部主任、原地方读物《陕北杂志》主编(副乡级)、纯文学美术民刊《沙漠之花》《沙漠之花副刊》主编,已退休。诗人,编辑,美术爱好者。非各级作协、美协会员,无党派。《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新世纪诗典》常青藤诗人。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6日,3940首,1231人。第24个李岩(陕西)日

​伊沙推荐:李岩呆在陕北,非要转型为口语诗人,转着转着便转成了更有口语意味的纯口语诗人。昨日我在上《现代诗写作》云课时说:写口语诗,一要心思活泼,二要用语灵活,最忌机械、呆板、认死理儿。如今的李岩,正是正面的例子,当获一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岩《我至今还没有出家也不遗憾》:汉语的现代诗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和之前岁月的的其他诗一样,它也是从泥土挣扎出来的,所以它自带了一种纠结的土腥,以及先天复调的后现代属性(当然只是对自觉者而言)。老李这首诗,活生生地反映出了这一复杂。

湘莲子:​简直就是我母亲!

马金山|读李岩的诗《我至今还没有出家也不遗憾》的十一条:
1、诗神在每一个诗人的心中;
2、诗无定法,唯有写,才是一切的可能;
3、李岩,1960年农历七月十四生于陕北佳县白云山二姨家,1983年陕西师大中文系毕业。长期在陕西榆林文联工作,前西安《创世纪》杂志编辑部主任、原地方读物《陕北杂志》主编(副乡级)、纯文学美术民刊《沙漠之花》《沙漠之花副刊》主编,已退休;
4、去年六月,绵阳诗会,在首场的欢迎晚宴上,李岩老兄坐在我的右边,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仍然能够感受诗人之间的简单与纯粹,其言语不多,但每碰一杯酒,就有一杯的滋味与美好;
5、李岩的诗,充满人生的感觉与地方性文化底蕴,在一行行的文字里,蕴藏着无限耐磨的东西,凸显事物的质感和诗意的质朴;
6、本诗以诚实的语言,自然的生活状态,在朴实而真切的体验里,构成极具现代气息和两代人不同的信仰观,有对比,有排比,还有难以言说的东西;
7、诗一开头,即以时间刻度来叙述自己的人生经历,且将每一种内心世界里的东西描写得真真切切,并由此道出一种真相,是“我”的,也是现象的;
8、诗中可贵之处在于真实,既是对个人经历的再现,还是对那个时代的生活状态,以及复杂信仰的有力揭示,纯彻、活性;
9、而题目,也是一首诗,且是诗较为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其表达的不仅仅是一种,或者两种状态,更是多种内涵的搭配与融合;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经历和记忆于写作而言,就是一座座宝矿”;
11、人生之诗、生活之诗、记忆之诗。

 

 

FÜTTERN UND PRESSEN, DIE POESIE – 许梓璞 Xu Zipu

1月 15, 2022

Xu Zipu
FÜTTERN UND PRESSEN, DIE POESIE

Vor vielen Jahren in Bangkok
hab ich in einer Autowaschanlage gejobbt,
und ein dunkelhäutiger Kollege, alt wie ein Stein, hat mir gesagt:
Poetische Künste bedenken,
das ist etwas für Studenten
der Humanwissenschaften,
das hat mit uns nichts zu tun,
wir sind draußen vorm Tor.
Ich hab stumm zugestimmt.

Nachher
schnaubt neben mir der alte Esel,
vor mir ist der Nebel sieben Jahre später.
Hinter den sieben Bergen, den ganzen Tag
im grauen Regen, unterm Blech
alle möglichen Körner und Bohnen
ins Dunkle schütten,
in die endlosen Mahlsteine,
wie unter wütende Kriegselefanten.

Und so
press ich mich den ganzen Tag aus,
möglichst ruhig sein innen beim Füttern der dunklen Elefanten:
Dann wird mir die Kunst
die rollenden Mahlsteine
mehr und mehr vertraut,
der Saft
von den Mandeln ist endlich
so bitter und taub wie der Mond.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5日,3939首,1231人。许梓璞(广东)日​伊沙推荐:以诗观诗,并不好写,须见才华,须见功力。一位00后"新人"却写得如此之好,口语携带意象,意象用得精妙。00后大部队来了,以往所见不过是小部分早熟者。​况禹点评《新诗典》许梓璞《喂养,与榨取诗歌》:一个人认真写诗,终归会在每个人生阶段不停地追问诗歌与自身的内涵,答案每次都未必一样,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追问、你面向自己的冥思。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许梓璞《喂养,与榨取诗歌》:一段令诗人难忘的回忆,引出一个关于诗歌的有趣话题:“琢磨诗艺”这件事到底和谁有关?和“门外汉”无关吗?诗中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从自身的生活经验出发,婉转地告诉我们诗歌是需要像“驴拉磨”那样付出时间和耐心;又要像“喂养那头黑象”那样,“终日榨取自身”且要“尽力静心”,也许才可以水到渠成,令诗艺精进,尽管如此仍不乏些许的苦涩。叙述上口语与意象有机结合并相互浸润,自然而巧妙,提高了诗歌的可读性和趣味性;诗歌给人带来的有益的思考,发散思维的同时也使诗歌的张力得到了加强。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4诗人许梓璞《喂养,与榨取诗歌》如果按住作者名字,以我以前的阅读经验,这种澄明的表达,含混的语调,巧妙的切换,说这是一首外国诗人比如自白派诗人写的诗也不奇怪,国人一般极少如此书写,但这就是国人而且是年轻人写的一首现代诗,显得从容不迫,真的如诗中所说“那推动石磨/的技艺/愈发纯熟”。零零后,才二十出头,写诗两年,写出这样延绵推进之诗,意象生殖能力惊人,的确令人刮目相看。马金山|读许梓璞的诗《喂养,与榨取诗歌》的十一条:1、对于写作者而言,热爱是最好的老师;2、现代诗的写作理念,不仅仅是情感的表达,还是思想与思维能力的体现;3、徐承志,本名许梓璞,广东潮汕人,2000年生,写诗两年半;4、在读许梓璞的诗之前,我先搜索了一下许梓璞,和想象的一样,一无所获,也好,今天这首诗将构成了我对许梓璞的印象;5、读完诗,再看简介里许梓璞的年龄,很难得,也很意外,这么年轻的诗人,写出了如此深刻而复杂的诗,且如此的老道,无不叫人动容;6、作者通过个人的经历和感受,以极富感染力的语言,把生活与诗歌紧密地联系起来,构成了鲜活而丰富的写作观念,引发人们对诗的思考;7、诗中的细节和词汇的运用,极为耐品,相互之间的事物和诗性的碰撞切换自如,巧妙而自然融合,这是一种高级的体验与写作风格;8、诗题即饱含深意,既有传统的生活状态,还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这就是成熟写作者的表现;9、本诗既含浑、生动而又深彻,自成一格,诗人可以坚定地写下去,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就是写出好诗的基础;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歌的表现形式,不只一种”;11、自省之诗、诗人之诗、写作之诗。

 

 

TO KILL LIVING THINGS – 王科峰 Wang Kefeng

1月 13, 2022

Wang Kefeng
TO KILL LIVING THINGS

Offering to our ancestors, killing a chicken –
mother is a vegetarian,
doesn’t want to take life.
Father picks up the kitchen knife with his right hand,
he knows how to bleed out an animal.
His left hand never leaves his pocket.
“My left hand has turned prayer beads all my life,
can’t stand to see blood.”

Translated by MW in January 2022

伊沙推荐语:佛系反讽诗,在《新诗典》形成了一大现象。金斯堡说,写你看到的,别写你想到的一一做到这一点,可真不容易,譬如我此刻被封城在家,我看到的并不比你更多,我通过"听说"写诗写日记写网文,对你就是欺骗,而你以为我在现场,特别好骗。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科峰《杀生》:一半儿守约,一半儿从俗。貌似茅盾的东西,构成了某种幽默性,这后面隐现的,当然是人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科峰《杀生》:不忍杀生,却偏偏要杀鸡;不想见血,却偏偏要放血。人性便是如此地复杂与矛盾。国人是讲究孝道的,人们把祭祖也看作是尽孝,来表达怀念与追思。各地祭祖的以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祭祖要杀生,有些地方却不杀生。一般来说信佛的人信因果,所以不会杀生祭祖,在他们看来祭拜祖先而杀生是非常大的罪业,通常会奉上瓜果、香花,或诵经、吃斋念佛之类。诗人作为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只是将眼前之景加以呈现,就已充满“事实的诗意”,而其中宗教、传统、以及丰富内涵的叠加,又无形之中增强了反讽的力度和诗歌的张力。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3诗人王科峰《杀生》
这依然是一首表现中国人特性的诗。实用主义往往导致功利性和机会主义,而与真正的信仰无关,这也就有了左手转菩提不想见血,右手却很诚实很熟练地拿刀给鸡放血,两者并行不悖。当然你理解成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也行,但这种智慧有时是要付出极高代价的,从杀鸡这件事上看得还不明显,但一脉相承。

​马金山|读王科峰的诗《杀生》的十一条:
1、写到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也不少,是一门高难度的技艺;
2、写作,对事物的描写越具体,就越容易震撼心灵,直抵灵魂;
3、王科峰,90后,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入选浙江省“新荷计划”人才库,浙江文学院青年作家诸暨班学员,绍兴市作家协会会员,曾获浣纱文学奖;
4、本诗作者年龄不大,却写得如此老道,不只是一个好字可以概括的,因为诗里面流溢出来的东西,太过真实和强大了;
5、本诗通过祭祖,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并将本真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呈现出来,其中还隐含着幽默风趣的意味,甚至于只可意会,且滋味幽长;
6、两种文化,两种表达,或者两种不同事物的反差,必定会成为诗意的人生,并道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人性话题;
7、此诗很好,好在诗人没有一丝杂念,只是把所看见的事物,一一细细道来,让它们自己发声;
8、诗的标题,也极其的够劲,不是信仰,也不是杀鸡,而是杀生,将诗的空间完美地展现出来了,这是实力诗人当有的表现;
9、在此必须补充一行,那就是,每一行诗里,都有至少一个动词,在发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简约的诗行里,的、地、得,尽可能的慎用”;
11、信仰之诗、敬畏之诗、人生之诗。

 

 

DER TURNLEHRER HAT DIE SCHLECHTESTE GESUNDHEIT – 匡鸿羽 Kuang Hongyu

1月 11, 2022

Kuang Hongyu
DER TURNLEHRER HAT DIE SCHLECHTESTE GESUNDHEIT

Der Mathe-Lehrer sagt:
“Heute hat der Turnlehrer Kopfweh,
wir machen jetzt Mathematik.”

Die Englischlehrerin sagt:
“Heute hat der Turnlehrer Fußschmerzen,
wir machen jetzt Englisch.”

Der Sachkunde-Lehrer sagt:
“Heute hat der Turnlehrer Hüftprobleme,
wir machen jetzt Sachkunde.”

Unter allen Lehrkräften
hat der Turnlehrer
die schlechteste Gesundheit.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匡鸿羽#(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1日,3935首,1227人。第2个匡鸿羽(浙江)

《新诗典》小档案:匡鸿羽,男,2010年6月出生,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吴镇小学六年级学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发表诗歌140余首、作文40多篇,散见于《诗刊》《诗潮》《中国青年作家报》《中国少年儿童》等70多种报刊,诗歌被收录《新世纪诗典》等10多本诗集。主持“鸿羽之光”微信公众号“每周小诗星”专栏,主编《每周小诗星诗选》2020年卷、2021年卷。出版个人童诗集《蟠桃味的筋斗云》。
荣获:嘉善县第十一届文学艺术“红杜鹃新苗奖”,第一届“母语时代杯”全国童诗大赛一等奖,第二届“长嘉”全国少儿诗歌大赛一等奖,第九届白天鹅诗歌奖“最佳童诗奖”、《艺术界·儿童文艺》2019年度“最佳作品奖”、《少年诗刊》星光小诗人等30多个全国性奖项。

伊沙推荐:幽默感之于孩子,太重要了!长安封城之中,我们教师上云课,学校交给了心理疏导的责任与义务,冥冥之中我直觉,一个富有幽默感的孩子一定不会抑郁、暴躁,并且在成长中更有可能长成一个聪明、智慧的人,不是体育老师真的身体不好,而是这个孩子很幽默,写的是现代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学校对师生而言,就是缩微的世界。本诗写出了课堂下的真生活。对于年轻作者,这本就是太难得的一件事。更难得的,是作者抓住生活本身呈现出的幽默。

高歌:让人会心一笑、举重若轻的好诗。众所周知,我们的中小学到底有多么重视体育课,体育课几乎全部占去,我打小上的体育课更是屈指可数,坚强的体魄全是操蛋职场练出来的……所以体育大赛的争金夺银,和国人的整体身体素质真是不挨着,唐欣老师的《奥运会》基于这个语境,是完全成立的。

川江点评《新诗典》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这是一个事实,我也经历过。犹其我父亲当年既是数学老师又兼体育老师,经常发生挤占体育课的情况。但我们当学生时没有悟出诗来,紧张的学习,也没心情多想。匡同学发现了,估计这一发现还缓解了紧张的学习氛围,不简单!整首诗语言朴实流畅,朗朗上口,感觉匡同学就在我跟前,很真实。所以事实的诗意,既要有事实,更要提炼出诗意。缺一不可。

丁玲爱(匡鸿羽的语文老师)点评《体育老师身体最差》:体育老师和数学老师同时追求一个英语老师,结果英语老师嫁给了体育老师,原因就是体育老师把课都送给她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哈哈,不是体育老师身体最差,是体育老师的课被其他教主科的老师以各种莫须有的借口给占用了。在中小学阶段,音体美等课程本来是学生们最喜欢的科目,然而主科老师们为了教学成绩常常占用这些科目的课程,来完成自己的目标。小诗人以诗歌的形式,从侧面反映这一学校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含蓄表达出内心的无奈与不满,很有代表性。类似于归纳法的诗写方式,条理清楚逻辑分明;语言诙谐而又俏皮,却不乏反讽的力量, 真相也不言自明,彰显出优越于同龄孩子的成熟与幽默。令人会心一笑的同时,忍不住击节赞叹。

雨兰点评《新诗典》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体育课是一门经常被语文课等主课侵占的“副课”, 体育老师经常和学生们一起运动,应该是体格健壮身体棒棒的,小诗人没有直接揭示这一现象,而是以儿童的视角和思维,如实写来,层层铺垫,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在所有老师中,体育老师身体却最差,让整首诗又有了一种反讽意味。小诗人可谓独具慧眼,角度美妙。

 

 

TANGSHAN ZUR JAHRHUNDERTWENDE – 后乞 Hou Qi

1月 10, 2022

Hou Qi
TANGSHAN ZUR JAHRHUNDERTWENDE

Über 20 Jahre nach dem Beben
ist der Schatten nicht weggegangen.
Viele viele Alarmübungen,
der primitive Alarm
gewährt genug Zeit, dass die Familie
mit Decken und Thermoskannen
auf den kleinen Versammlungsplatz kommt.
Ich war damals ein Kleinkind,
Camping mitten in der Nacht war ganz toll neu.
Ich spring dauernd zwischen den Beinen
der Erwachsenen hin und her
und hör sie sagen:
Uroma kommt nicht heraus,
sagt, wenn ich erschlagen werd,
werd ich erschlagen.

2021-07-1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后乞#(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0日,3934首,1227人。第2个后乞(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后乞,1995年生于唐山,毕业于四川大学。诗人,编辑。现居北京。作品刊登于多个网络平台。

伊沙推荐:一次大的灾难,对于当事者及其后代的影响有多大?大学时代,我认识一位体育系的同学,对于毕业分配,只有一个要求:打死不回原籍唐山,最终如愿分到首钢附中教体育(首钢后来是否又搬到了唐山?)。这位同学生于1964年,唐山大地震中亲眼目睹了全家的死亡。后乞是生于1995年的唐山的孩子,完全没有经历那次灾难,但通过本诗你可以看出其心理的阴影。诗如一面幽幽的镜子,照出岁月照出山河照出人心。

​况禹点评《新诗典》后乞《世纪之交的唐山》:此诗来得及时。刚才在等候核酸的队列里还听家长们提及,这两年学童们的不易。灾难留给人的伤痛和震撼是很难挥之而去的。津京唐大地震在我的记忆里始终是清晰的,那些残垣断壁、临建棚、人们为两根柳杆一捆油毡几罗秫秸秆奔忙的情景……不时会随意识的流动浮出岁月的水面。它们一方面承载着我们的亲情与怀念。一方面又构成了我们坚强面对日后灾变的经验和精神支撑。(写于等候本市全员核酸检测的队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后乞《世纪之交的唐山》:提起唐山人们会自然而然和“大地震”三个字联想到一块儿,因为当年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带给人们的惨痛记忆可以称得上刻骨铭心。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灾难留给人的阴影往往影响其一生,甚至几代人。本诗给人们呈现的就是“震后二十多年”,也就是世纪之交的唐山的真实写照,地震带给人们的阴霾还未完全散去,幸存的人犹如惊弓之鸟,随时要做好逃生的准备。虽是童年的记忆,却无比清晰而深刻;这样的记录是个人史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构成民族史与国家史的不可或缺的内容。

 

 

ALL DIE ZEICHEN, DIE JAHRE – 王小龙 Wang Xiaolong

1月 9, 2022

Wang Xiaolong
ALL DIE ZEICHEN, DIE JAHRE

Das Notebook vom Anfang des Jahrtausends,
irrsinnig teuer, irrsinnig schwer.
Über zehn Jahre unten im Bücherschrank
praktisch vergessen.
Beim Bücherordnen entdeckt, bisschen schlechtes Gewissen.
Schnell den Staub abgewischt von der Tasche,
aufgestellt, angesteckt, grumbelnd wirds hell.
Er lebt noch! Leben in Dokumenten!
Nacheinander aufgemacht, wie war Xiaolong?
Nicht viele zweifelhafte Stellen,
Aber viel Mist.
Er brummt und vibriert,
gefrorene Erde fängt an zu schmelzen.
Uralte Viren wachen auf,
kriechen aus dem Dunkel, es steht auf dem Schirm
die Armee des Khan in Reihen um Reihen.
All diese Zeichen, diese Jahre,
all die Zeit
in meinem Leben.

Nov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小龙#(9.0)

 

《新诗典》小档案:王小龙,1954年生,在上海。

伊沙推荐:​两大元素聚合在一起,令本诗达到一种至高的纯度,产生了奇特的魅力,那便是:上世纪80年代特有的清洁之气+一位口语诗老战士的历尽沧桑。本诗在一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12月合辑)
https://mp.weixin.qq.com/s/35MC5MBJezg9GHZpehF9zw
本期诗人:
吴雨伦、陈庚樵、刘傲夫、马非、韩敬源
黄海兮、游连斌、梅花驿、张小云、白立
苇欢、任意、陈铭华、苹果皮、庄本铁影
赵小北、周洪勇、张韬、默问、周献
张敬成、刘一君、海青、庄生、陆福祥
海菁、湘莲子、西娃、小虾、维马丁
伊沙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AUF DEM WEG ZUM GEFÄNGNISBESUCH – 第一闲人 Diyi Xianren

1月 8, 2022

Diyi Xianren
AUF DEM WEG ZUM GEFÄNGNISBESUCH

Im Warteraum
schaut mich eine Frau lange an,
auf einmal kommt sie zu mir.
Großer Bruder, eine Frage, kennen Sie mich noch?
Ich schüttle den Kopf. Die große Schwester von Soundso Ping, sagt sie,
vor über 20 Jahren bin ich zu Ihnen gekommen,
mein kleiner Bruder ist, wie Sie wissen,
dann statt zum Tod zu lebenslänglich verurteilt worden.
So viele Jahre sind meine Eltern und ich
die ganze Zeit auf dem Weg zum Gefängnisbesuch gewesen.
Die Fabrik daheim ist auch schon weg,
verkauft worden, wir haben Geld gebraucht.
Papa ist auf dem Weg zum Gefängnis gestorben,
Mama auch bald danach.
Ich selbst bin immer noch allein.
Mein Bruder war verrückt und hat jemanden umgebracht,
aber er lebt noch, nur unsere Familie ist schon gestorben.

Ich will sagen, hätte man ihn gleich zum Tod verurteilt,
wärs vielleicht besser gewesen.
Aber ich halt mich zurück.

2021-08-29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第一闲人#(5.0)

 

伊沙:仿佛日片或韩片的调调儿,现实残酷的调调儿,说明的是中国文艺的差距,以及中国诗歌(主要是口语诗)之入时。如第一闲人般在《新诗典》崛起的60后诗人,大大强化了60后诗人队伍,无代可与之争峰。

况禹点评《新诗典》第一闲人《探监路上》:确是有如日韩等邻国的电影,不过毫无疑问,同胞们拍不出来,准确说自打杨德昌时代过去后,中文电影这方面仅有的基因就褪掉了。但是不要紧,中文现代诗——口语诗,为当代艺术补上了这个空缺。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8日,3932首,1227人。第5个第一闲人(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第一闲人,男,1964年生人,本名吴宁洲,当过兵打过仗,做过公务员。办了提前退休 ,或游泳或云游。喜欢写点东西。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第一闲人《探监路上》:虽说世上的道路千万条,唯独这“探监之路”最凄苦最漫长。一如诗中所写那位妇女的弟弟:“他神经病杀人没死/我们家却死了”,患精神病的弟弟杀了人判死缓,害得一家人终年奔波在探监的路上,直至家破人亡。这不是小说中的情节,类似的家庭悲剧也许我们身边每天都在上演,这也是个人的悲剧和伦理的悲剧。最后“我”的那句“当时判死刑也许更好”,终于没有说出来,这种欲言又止的情态恰是“我”复杂心理的一种表现,也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明白流畅的叙述语言没有丝毫炫技的成分,却能于无形之中深入人心,而其深刻的社会意义应是诗人无心的赋予。

​读第一闲人《探监路上》|雪也

这是一首叙事诗。地点在候车室,主要人物是一位妇女,主要内容是这位妇女的诉说。这位妇女,到底认识“我”吗?我看未必。要么是她认错人了,要么是她太痛苦了,需要找一个人诉说,就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二十多年了,他们一家一直在探监的路上。家里的工厂,为筹钱,转手了。父亲,死在,探监路上。母亲,不久,也死了。她,也是,孤单的,一个人。
然后她总结说,“他神经病杀人没死,我们家却死了。”无疑其弟弟的杀人,造成了一家的命运悲剧。第二节,可以看作是心理描写,是作者内心的真实反映。是的,如果当初其弟弟被判死刑,也许全家三口的结局,就不会如此。作者忍住了,还是没说,又担心对这妇女也是一种打击。在作者平静的叙述中,展示了一个家庭的悲情。读来让人唏嘘不已。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WARTEN AUF DEN BUS AN DER KREUZUNG BEIM DORF – 独化 Du Hua

1月 8, 2022

Du Hua
WARTEN AUF DEN BUS AN DER KREUZUNG BEIM DORF GAOCHENG ZHAI IN KREIS JINGNING

Mit Frau
und Kind
auf Besuch im Heimatort.
Fertig besucht,
nachher
warten wir auf den Bus.
Ein Bauernhof hat ein einziges Schaf
in einem Pferch.
Das Schaf blökt
monoton und verzweifelt.
Der Rufer hat keine Absicht,
der Hörer hört etwas
und weint bitterlich.

2019-06-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独化#(9.0)

 

伊沙推荐:11年,独化来到了9.0。他是一个薄产者,他的诗靶心与我有出入,双方交的是相切的部分,他从无怨言,还动用自己全部的资源为《新诗典》贡献了一场至今难忘的崆峒山诗会,我俩堪称君子之交!我向来不惧随时翻脸的小人,但也还是希望多交君子。

况禹点评《新诗典》独化《静宁县高城寨村路口等车》:想起了意大利大诗人萨巴写羊的那首诗。两首不同在于,萨巴的诗由羊联想到“闪族人的脸”,本诗则因其欲说还休的语意,让人联想到古诗。(评于注射第三针新冠疫苗日,轻度反应中。)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独化《静宁县高城寨村路口等车》:刚读到诗的前三行,不禁让人想起一首老歌《常回家看看》,感觉明快而轻松。随后诗人写到与家人短暂的相聚之后,迎来的便是离别的怅惘,恰在此时一只被主人囚禁的羊发出悲苦的咩叫,也许是触景生情,也许是联想到了与之相关的某些人或事,不由得“潸然泪下”。这种情绪上先扬后抑的变化,实际上更是一种思想的变化,也是对心灵的结构。而每四字一行的诗歌形式,显现出诗人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与呈现方式,达到了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统一。令“等车”这样无聊的事情平添了几缕生活的诗意。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DREAM OF AN INJURED BICYCLE – 维马丁 Martin Winter – TRAUM VOM VERLETZTEN FAHRRAD

1月 8, 2022

Photo by Lu Hangang

Photo by Lu Hangang

Martin Winter
DREAM OF AN INJURED BICYCLE

Dreamt of an injured bicycle,
or was it a deer pulling a vehicle?
Or something in between,
brown, very beautiful.
I want to pull it out of a fence.
Have to be careful, of course.
Seems to be female, probably.
She is quiet, must be in pain.
I think someone has hurt her.
Body and bicycle buttoned together,
I see there are buttons.
Brown leather with metal,
not strange at all in my dream.

July 2021, written in Chinese in a train in Italy.
English version January 5, 2022

 

Martin Winter
TRAUM VOM VERLETZTEN FAHRRAD

hab von einem verletzten fahrrad getraeumt
oder war es ein reh, das einen wagen zieht
oder etwas dazwischen
jedenfalls sehr schoen
ich wollte es aus einem zaun befreien
das war nicht einfach
wahrscheinlich ein weibliches reh
es ist ganz ruhig, trotz seiner wunden
da ist sicher ein mensch schuld
koerper und fahrrad sind eine einheit
aber es gibt knoepfe
leder mit fell und metall oder so
im traum bin ich nicht sehr erstaunt

MW 3. Juli 2021, zuerst auf Chinesisch geschrieben, im Zug nach Rom.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6.0)

从2019年新世纪诗典每月冠军、亚军诗

实力榜第54位

实力榜第54位

张敬成:前两天我给学生说一定要学好中文,长大以后发现外国人中文比你学的好,会羞愧的。你说你很爱国,连自己的母语都没学好,情何以堪!!!现在看到维马丁写中文诗写的这么好,还有啥说的呢?坚持努力呀,别让自个羞愧!!

伊沙评:真正的有梦味儿的写梦的杰作,在12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一个外国人,将中文运用得如此精心、娴熟、艺术,值得我们中国诗人扪心自问:我们对自己的母语,可曾有如此的态度?

​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物—我—他(或她/它),许多梦呈现的无非是这三者(或三个层面)关系的纠结与扭曲。在本诗里,物是“自行车/鹿”,它/她不确定,好像一会儿是篱笆,一会儿又是女性。而按照题目的提示,女性好像又是自行车,与篱笆无关。超现实的氛围由此在纠结中铺展开来。写梦境忌讳拖泥带水,本诗恰恰叙述得很干脆。这种清晰,与梦本身的含混形成了反差。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一个奇特的梦,而又梦得合情合理。梦里有自行车,拉车的鹿,篱笆,纽扣,棕色的皮和纽扣等6种事物,生动离奇。在诗里,我似乎看见诗人维马丁着急的样子,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量词。量词在外语学习,尤其是孤立语和黏着语的学习中,是最难的,数词太简单,量词的匹配最难。我读到诗人的敏感,担心,伤害,疼痛,然而是不确定的,就如火车行进中的动静。意大利的火车,我在20年前坐过,很舒适,愉悦,场景适合做梦。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以梦为题材进行写作的诗人何其多,可是能够写好的却是少之又少。今天读到维马丁老师用汉语写成的这首诗,除了惊叹之外,更多的是折服。一个给诗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梦境,诗人以诗歌的形式将其“情景再现”,“一匹受伤的自行车”、“也许是一头拉车的鹿”,是梦中的主角也是意象,梦境里的一切多多少少是现实的变形,却不乏理性的分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扩大了书写的叙事空间。诗人以自己娴熟的汉语语言组织能力以及卓越的诗歌表现力,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梦中世界,虽然是在梦里情感依然丰富:有赞美、有思考、有担忧,还有同情等等,读到这样的文字,无形之中我们的心灵会不同程度地受到某些感染和触动。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29诗人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
进入梦,也就进入了一个超现实的境地,不管看到什么事物,总和现实中是有些许区别的。这首写梦的诗,写了一辆自行车与一头鹿子的纠葛,要么是有人将鹿子与自行车缝扣在一起,要么是鹿子要把一辆自行车从篱笆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无论是哪一种,都感到是诗人在梦中睁开眼睛看到了现实向梦境坠落时伤感的一幕,都饱含着人对世界的观察和内省,而这一切在“梦里一点儿都不奇怪”,梦让不可能的成为了可能!整首诗有着强烈的隐喻味道,但写得通透明澈,仿佛梦中有无数的灯照亮了现场。坐在火车上是否有助于做梦,无从考证,但这首诗让我想到一点,火车上做的梦极可能让梦境也具有有更多的行动。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梦见受伤的自行车》的十一条:
1、写作是诗人的事情,诗歌的命运交给上帝就是了;
2、一首好诗是怎么写出来的,不想写之外的任何私心杂念,只管写已经想好的,一口气把它写完,然后再大声地读一遍两遍三遍,把多余的枝蔓,全部裁剪;
3、维马丁,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曾经住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
4、维马丁的诗,以汉语的写作风格,表现出强大的精神力量,既随性自然,而又真实有感,且颇具文化观念与意识,有对这个世界的独特体验与感受,还有对人性的有力揭示,总能给人们带来新鲜的惊喜与感动;
5、本诗以极富想象力和艺术性的方式,将几种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使得其既互相达意,而又互为转化,绽放出口语化新鲜的诗意人生;
6、一个个场景,在细致化的描述下,是梦幻之种种,而事实上,何尝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又一种再现或折射呢;
7、诗中每行里都有奇妙的东西,既有含糊其词的效果,还有一瞥惊鸿的感觉,因为一旦醒来再回想梦中的一切,的确会有清晰的内容,以及记不起来的地方,这种状态正好构成了梦之风貌;
8、尤其是诗中溢出的种种情绪,无不体现出诗人对事物的领悟能力和诗性的繁殖能力,读来无不令人动容;
9、对于此诗,哪怕再写上十一条,还远远不够,因为它的可阐释性实在太强,换言之,这就是好诗的样子,让你深刻感受到它的丰富性和艺术价值;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想象力是花,只有让它任意地绽放,才是正果”;
11、梦境之诗、现实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

——《新世纪诗典》3923

梦见受伤的自行车

维马丁

梦见一匹受伤的自行车
也许是一头拉车的鹿
不知道应该​用什么量词
棕色的,非常漂亮
正要把它从一个篱笆拉开
当然需要小心
好像是女的,母的,不确定
她很安静,应该很痛苦
我觉得有人伤害她了
身体是跟自行车扣在一起,
有纽扣
也许是棕色的皮跟金属
梦里一点儿都不奇怪

2021.07.03  早晨,在意大利的火车上

黄平子读诗:维马丁, 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教过书, 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梦见一匹受伤的自行车/也许是一头拉车的鹿/不知道应该​用什么量词”,维马丁不知道该用什么量词,不是不懂语法,是梦产生了错位:不知道梦见到是自行车还是鹿。梦总是荒诞到的,这是证明。“棕色的,非常漂亮”,这是颜色和观感。“正要把它从一个篱笆拉开”,这是位置。“当然需要小心”,因为受伤了。“好像是女的,母的,不确定”,这是性别。鹿才有性别,自行车没有。“她很安静,应该很痛苦/我觉得有人伤害她了”,再写受伤。“身体是跟自行车扣在一起,/有纽扣/也许是棕色的皮跟金属”,在这里,梦又将鹿和自行车扭结到了一起。“梦里一点儿都不奇怪”,梦里可以天马行空,所以不奇怪。梦醒之后再看就奇怪了。因为梦太过天马行空,所以没有必要谈主题。虽然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维马丁将诗题命名为《梦见受伤的自行车》,在他到潜意识里,这个怪物的自行车成分还是要多一点。
2021年12月31日17点53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SEHR SCHWER – 伊沙 Yi Sha

1月 7, 2022

Yi Sha
SEHR SCHWER

An dem Tag als mein Vater starb,
hab ich auch ein Gedicht vorgestellt.
Den Autor
vergess ich mein Lebtag nicht.
Nächstes Mal, wenn ich sie seh,
frag ich, ob sie mir ein Essen spendiert,
oder eine Zigarette.
Denn das war
wirklich sehr schwer.
Ich hab die allerkürzeste
Präsentation
aller Zeiten geschrieben.
Ein kleiner Satz mehr
war einfach nicht möglich.
Obwohl
es eine Dichterin war.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2.0)

 

伊沙推荐: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怕引起大家身心不适,当时推荐诗的时空环境我就不讲了,这也是我在疫年之中的终极体验,致命时刻!个人之诗,泣血之作,且为内出血,当得起半月冠军!叫人五味杂陈七窍生烟的2021年,再见!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太难了》:确实太难了。读诗的此刻又何尝不难!当全国为西安的疫情突然吃紧而震惊、叹息和鼓劲儿的时刻,本诗的作者却和往常一样,继续他十年如一日的创作、教研,以及为新诗典选诗、评诗的历程!太难了,在最难的时节,在全世界最难的艺术人生里矢志不渝,这就是我这一代作者中最杰出者为中国文学树立的地标!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伊沙《太难了》:确实难!十年如一日地、没有一天间断地推荐好诗和诗人,即使在至亲离世这样痛彻心扉日子里也要咬牙坚持,没有超常的毅力和高度的责任感是很难做到的:这边还沉浸在悲伤里难以抑制,又要处理许许多多相关的事宜;那边又要按时推荐好诗,因为职责所在。所以在两难的情形下,“我写了史上/最短的/推荐语/多一句/都写不出来”,这绝不是找理由敷衍或搪塞,这一细节让我们看到诗人和所有面临相同变故的人一样,这是最正常的反应:大脑昏沉,连思维似乎都停止了……真实的经历,真实的心态,一字一句都是从艰难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一滴血、一行泪,或者是一声哽咽或叹息;又如同一记记重锤,敲在诗人的心里,响在读者的耳畔,心头的敬意便油然而生。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太难了》的十一条:
1、写吧!写你心心念的东西,准没错;
2、写作这种事,只要你写,它就有,不写,再说什么它也没有;
3、伊沙,原名吴文健,文学家,以诗名世。1966年生于四川成都,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任教至今。现已出版著、译、编作品一百余部。获国内外数十项诗歌奖及其他文学类奖项。应邀出席国内外众多诗歌节、文学节和其他交流活动。代表诗集有《车过黄河》《鸽子》《蓝灯》《无题》《唐》《白雪乌鸦》等;
4、不可否认,在不知不觉之间,伊沙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哦,这样描述他还不够准确,因为无论是在小说,评论,还是翻译方面,都表现出非凡的能量和成就,不得不让人敬重,他就是精神的贵族;
5、对于伊沙主持的《新世纪诗典》,已然成为当代最重要的一个诗歌推荐平台,而且已不仅仅是一个诗人平台,更是一群志同道合者的天堂,以及无可替代的社交载体;
6、近些年,和伊沙见过一二三四五次面,每次见面的感觉都会不尽相同,但是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第一次是2014年,从容主持的“第一朗读者”活动上,虽是首次见面,但倍感亲切与美好;第二次是2016年,参加“饿死诗人”伊沙诗歌分享会,从他口中让我记住了诗性的智慧与生活的诗意;第三次是2017年,由江湖海主办的新诗典惠州诗会活动中,让人看到了一个激情燃烧的伊沙;第四次是2018年,沈浩波的磨铁诗歌活动中,没有交流,但感到了他对诗歌的严谨态度;第五次是2020年,新诗典绵阳诗会,他的一份责任和使命感,扑面而来;
7、读到本诗,首先在我脑海里出现几个关键词:一是责任,二是命运,三是真实,四是残酷,而这些不仅构成了现实中的生活,还是五味杂陈,矢志不渝的人生;
8、诗里行间,结合疫情的背景,融合进推荐诗的情节和状况,呈现出来的是诗人的博大情怀与终极体验,是含泪的撕心裂肺的记忆,还是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而作为诗人,以最好的方式把它写成了诗;
9、一句“太难了”,一语多关,在这个大疫环境下,又有几人没有共鸣呢,而背后又有多少无奈与痛苦呢,只有遇到的人才能够真正的体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诗就是毫不掩饰地把真实的东西真诚地写出来”;
11、命运之诗、现实之诗、泣血之诗。

黄平子读伊沙《太难了》

——《新世纪诗典》3924

太难了

伊沙

父亲去逝那天
推荐的诗人
我将永生难忘
下次见面
我会向她讨吃一顿饭
或讨要一条烟
因为当时
太难了
我写了史上
最短的
推荐语
多一句
都写不出来
虽然
她是位女诗人

黄平子读诗:伊沙,1966年生,男人。中国当代写诗最多、著作最丰的诗人,量大而质优,全能文学家,最具专业性的写作教授。力争成为中国文学界最老的踢球者。“父亲去逝那天”,这是人生生活中的大难。“推荐的诗人/我将永生难忘”,伊沙十几年如一日,每日推荐一首诗,这种坚持,是执着中的大难。在这种关键时刻的推荐,肯定永生难忘。“下次见面/我会向她讨吃一顿饭/或讨要一条烟”,“讨吃”,“讨要”,说得非常谦恭。伊沙是个豪爽的人,敌人满诗坛,朋友更是满诗坛。在这个物资极大丰富的时代,一顿饭,一条烟,这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当时/太难了/我写了史上/最短的/推荐语”,回顾当时具体的难。其实好的推荐语当然不在长短。“多一句/都写不出来”,这两句诗让我想起了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虽然/她是位女诗人”,女诗人心思更细腻,估计更能体谅推荐者彼时的心情。
2022年1月2号19点44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FAHREN OHNE FÜHRERSCHEIN – 赵克强 Zhao Keqiang

1月 7, 2022

Zhao Keqiang
FAHREN OHNE FÜHRERSCHEIN

Hast du meinen Fuehrerschein gesehen?
frag ich die Freundin, sie kocht in der Küche.
Schlafzimmer, Wohnzimmer, Bibliothek und Büro
hab ich schon ganz durchsucht.
Ohne Führerschein, wenn mich ein Polizist erwischt,
muss ich Strafe zahlen!
Nicht gesehen, sagt die Freundin,
und fügt hinzu,
du und ich,
wir fahren bald drei Jahre ohne Schein,
es ist noch kein Polizist kontrollieren gekommen.

2021-08-14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克强#(12.0)

 

伊沙推荐:这是一位幽默的诗人,幽默也属于智性。写《李白》时,我大胆地以今川人的幽默来写唐蜀人。昨日上云课,还以川震中川人面对灾难的幽默豁达疏导封闭中的孩子们。口语诗为不幽默的民族注入了幽默,中国现代诗中的幽默十有八九来自于口语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无证驾驶》:女友幽默,但也透出幸福中的小埋怨。赵爷爷要留意了。本诗妙在现场感,“无证驾驶”显示出口语的传神。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5诗人赵克强《无证驾驶》
诗人的女友由现实中寻找驾照联想到男女关系中的无证驾驶,前者无证驾驶违规,因为可能影响公众安全,后者无证驾驶却体现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涉及的只是个人的隐私,当然诗中也有女性意识的觉醒。口语诗捕捉到生活中有趣的点滴并形成诗作,让人们读后从紧绷的现实中幽默一下,轻松一下,也是功德一件。估计这首诗出来后,诗人和她的女友领证的速度应该加快了,想到这儿,不由得笑出声来。

​藕的丝点评:赵大爷的诗看起来幽默、轻松,实则尖锐、深刻。赵大爷不正经,我早有耳闻,其女友这般幽默,倒是出我意料,看来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啊!读了这首《无证驾驶》,才知道赵大爷喜得“香车”了,我得先祝贺一下,不过作为一名资深交警,今天我还得管管“无证驾驶”这事,敲一敲赵大爷那光秃秃的脑瓜子——老赵啊,试驾都三年了,走合期早都过了,该领证就领证去,还磨叽个啥?罚款你不心疼是吧?扣下你的“香车”试试,看你心疼不心疼?(2022.1.5)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克强《无证驾驶》:万事万物都是讲究“磁场”的,人和人之间也是如此。有些人磁场相吸,就会自然而然走到一起,也就是所谓的“缘分天注定”,想分也分不开。本诗的作者赵克强就是一个幽默风趣的人,相伴三年的女友应该也不乏幽默细胞,即便本身缺少点幽默感,耳濡目染这些年也熏陶得差不多了,所以才会说出“我和你/无证驾驶快三年了/警察也没来查嘛”这样俏皮风趣的话语,很有川妹子快人快语的特点,虽然也包含有嗔怪的弦外之音,但更多的是安于现状的自得和满足。人生得此佳偶,人生一大幸事!可以想象得到,这样的一对磁场相吸的活宝生活在一起是多么地合拍,再平淡的生活也能过得有滋有味,传说中的“神仙眷侣”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马金山|读赵克强的诗《无证驾驶》的十一条:
1、安静下来,把生活中最细微的东西记录下来,即为诗;
2、让生活,让生命,在诗里面还原它的本来的面目,不仅是一种境界,还是一种能力;
3、赵克强,60后,属虎。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中国口语诗年鉴》。有诗集《我告诉你什么叫穷凶极恶》《假牙》。荣获2019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
4、去年六月,参加绵阳诗会,首次见到赵大爷,深切感受到,现实中的赵大爷和网络中的赵大爷一样,不仅幽默风趣,而且豪爽大气,诗如其人,人如其诗;
5、尤其是在他粗犷豪放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是洒脱的性格,以及细腻而富有活力的诗,不,应该是魅力四射的光芒,滋润生活,滋润生命;
6、赵克强的诗语言平实,内容丰富而又不失内涵,时而现场,时而现实,其中既有智性的锋利之光,还有一种由内而外的生活质感,又有一种独有的“赵克强式”的幽默与智慧,因为他的诗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
7、读此诗的第一念是,赵大爷,还是抽时间尽快完证,才是当前最重要,也是最迫切的事情,既是一念,还是期盼;
8、诗中由我问她答的对话,将日常的细节,展现的活色生香,有关生活,有关生活,还是有关生活,既有画面效果,还有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与变化,更渗透出淡淡的幸福感觉,一切都在其中了;
9、无证驾驶,一语双关,诙谐风趣,滋味浓郁,这是一种生活的态度,还是真切而炙热的情感,引人发笑,而又思绪万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和小说一样,也可以是对话的艺术”;
11、生活之诗、对话之诗、记录之诗。

 

 

 

EINSAME INSEL – 南人 Nan Ren

1月 5, 2022

Nan Ren
EINSAME INSEL

Die Expressboten
kommen im Ruderboot
und bringen Nahrungsmittel
zur ​Insel.

Auf dem Meer
schwimmen lauter
weiße Schachteln.​

2021-1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南人#(23.0)

 

《新诗典》小档案:南人,男,江苏泰州人,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创办先锋诗歌网站诗江湖。作品入选《中国先锋诗歌档案》《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中国新诗年鉴》《中国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舌尖上的诗》等;出版有诗集《最后一炮》《黑白真相》《致L》等。获磨铁诗歌奖2017年度十佳诗人奖;获新世纪诗典第十届李白诗歌奖特别奖;《致L》获《诗参考》杂志第二届十年优秀作品奖、中国诗歌30年优秀长诗奖。现居北京。

伊沙推荐:南人是我两天之内推荐的另一位智性诗人,不过这回他玩的不是智性,而是意境,"郊寒"般的意境,来自于"白色餐盒"的刺目意象,展示了现代诗的丰富性。

况禹点评《新诗典》南人《孤岛》:本诗可作现代禅诗来读——当然,其内涵和想象空间又远超禅师。首先快递小哥划船送餐便有时代感,泡沫餐盒漂满水面,无疑又加入了环保的思维元素。再回到题目——《孤岛》,既有意象展示的意味,又有一点指向灵感来自的时代背景——大疫情人们被迫隔绝的生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南人《孤岛》:一座被“白色餐盒”包围了的“孤岛”,闭上眼睛仿佛眼前这画面就在脑海里浮现,且挥之不去。这如同灾难片中的场景,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有些人可能正在亲历,如果任其继续发展,相信这就不仅仅是梦魇,而会成为我们大多数人难以摆脱的生活现实:在“孤岛”上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与白色垃圾为伴,终日得过且过……诗中时代的印记,诗人的思想和意象,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关注与发现,完美融合在一起,同时振聋发聩的警示作用亦不可小觑。

 

 

IN HAILAR IM WINTER – 西娃 Xi Wa

1月 5, 2022

Xi Wa
IN HAILAR IM WINTER

die karte zeigt
meine tochter und ich gehen
auf einem hahnenkamm

ich komm mit zur heiratsverhandlung
meine tochter mein einziges kind
wird vielleicht hierher verheiratet
und für immer hier bleiben

bei jedem schritt
geht meine sorge mit
in zögernden tritten
jede falsche entscheidung
kann dazu führen
dass die zukunft meiner tochter
vom hahnenkamm runterfällt

entweder nach russland
oder in die äussere mongolei
oder gleich in den fluss
in den eisigen irgun

2021-10-07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西娃#(30.0)

《新诗典》小档案:西娃,70后生于西藏,长于李白故里,现居北京,玄学爱好者。2016年出版首部诗集《我把自己分成碎片发给你》获得首届“李杜诗歌奖”贡献奖,曾出版过长篇小说《过了天堂是上海》、《情人在前》、《北京把你弄哭了》;《外公》、组诗《或许,情诗》入选台湾大学国文教材。“李白诗歌奖”大满贯得主。《中国诗歌》2010年十大网络诗人,《诗潮》2014年年度诗歌奖。2015年获“骆一禾诗歌奖”,《诗刊》首届“中国好诗歌”奖。2017年磨铁年度10大最佳诗人奖。诗歌被翻译成德语,印度语,英语,西班牙语,俄语等

伊沙点评《在冬季的海拉尔》:好诗。在12月下半月推荐的诗中属于上乘之作。愚以为:有志于"女性诗歌"研究者,盯住西娃最有收获,因其女性意识从头到脚,每个汗毛孔都能渗透出来,这一首洋溢着母性,以反女性求女权的诗人、文学人是荒谬的。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黄开兵手书新诗典(2021年11月下半月合辑)

黄开兵手书新诗典(2021年11月下半月合辑)

 

 

IS IT LOVE? – 小虾 Xiao Xia

1月 5, 2022

Xiao Xia
IS IT LOVE?

I accept myself when my business fails with a mountain of debts.
I accept myself when my marriage fails and I’m hurting all over.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insulted, accused, hiding in tears.
I accept myself when I am sick, when I’m down on my last breath.
I accept myself when I lose all restraint, when I love, I am free.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confused, I smoke and I drink.
I accept myself when I flee, I shrink back, I am stubborn as hell.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wilful, go back on my word, when I’m bad.
I accept myself when my temper breaks out and I’m walking alone.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stupid, selfish, not perfect at all.
But why
is it so hard
when I can’t write a good poem?

Translated by MW in Dec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小虾#(5.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9日,3922首,1227人。第5个小虾(广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小虾  女,广西来宾人,80后。

伊沙推荐:本诗是《新诗典》国庆云诗会亚军作品,在十二月下半年推荐诗中属于上乘之作。感觉上,女诗人被男诗人压了一年,到年底几员猛女将挺身而出扬眉吐气了一把。本诗最大的优点是贴身,距自身贴得很近、很紧,说真话,最感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小虾《是爱吗》:写作与生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或者说——写作者与自己的生活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这类疑问,无论写诗与否,人们一直都在好奇和追问。答案因人而异。本诗就是建立此类追问基础上的自我设问。这一问问得不错,问出了具象的生活,也问出了挣扎的自我。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KINDER MÖCHTEN SICH KÜMMERN – 君兒 Jun Er

1月 4, 2022

Jun Er
KINDER MÖCHTEN SICH KÜMMERN

Kinder möchten sich kümmern, dann ist niemand mehr da, heißt es bei Konfuzius.
Mama, nach so vielen Jahren,
können wir uns endlich versöhnen,
einander lieb haben.
Mit 40 Mutterliebe genießen ist auch nicht zu spät.
Draußen kracht es, schon wieder Neujahr.
Lass uns aus dem Haus gehen,
lass uns umherstreifen,
umherstreifen und nah beisammen bleiben,
verbunden in Leben und Tod.
Mama, ich hab schon Angst, Du gehst fort, eines Tages.
Du bist der einzige Mensch auf der Welt,
der weiß, wie ich empfangen worden,
wie ich auf die Welt gekommen bin,
die ersten schlimmen Sachen überlebt hab.
Heute, Mama,
seh ich in der Früh, wie Du aufwachst,
am Abend ess ich was du kochst, obwohls nicht gut schmeckt.
Du stellst meine Unterhosen aus am Balkon,
die sammle ich sonst die ganze Woche
und wasch sie am Sonntag.
Aber Du findest sie immer früher
in einem Eck von meinem Bett.
Dann wäscht Du sie mit der schmutzigen Jacke,
die ich ein paar Monate angehabt hab.
Ich kauf Dir einen Buddha mit dickem Bauch,
er bringt Dir vielleicht ein friedliches Herz.
Ich kauf Dir Mittel für Herz und Kopf,
dann kannst Du besser schlafen als früher.
Ich kauf Dir mit Melanzani gefülltes Huhn,
und zwei lebende Hasen, um die kannst Du Dich sorgen.
Ich kauf Dir einen kleinen modischen Spiegel,
Du entdeckst mit ihm drei kleine Wimmerl am Mund.
Sehr oft keifst Du noch unerbittlich,
aber Mama, ich bin schon zufrieden.
Weil Du jetzt froh sein kannst,
zauber ich auf einmal drei Weihrauchschalen herbei,
für die Guanyin mit tausend Augen und Armen,
die einzige Göttin, die Du gut kennst.
Ich will, dass Deine Wünsche weit aufsteigen können.
Ich will, dass Du merkst,
Glück ist, wenn Leute zusammenhalten
ohne Fremdheit dazwischen.
Ich bring Dich ins Gasthaus, ins Restaurant,
Du kriegst jeden Tee, isst nur, was Dich freut.
Mama, wir haben die dreifache Sichuan-Suppe gelöffelt,
was kann uns noch fehlen?

2010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3.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3日,3927首,1227人。第33个君儿(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君儿:1968年生。有诗集《飞越太平洋的鸟》等10种和评论随笔集《诗在写我》。居天津。

“第一次见伊沙/记得是在徐江家里/南开大学举办穆旦诗歌节/伊沙参加完北京诗会/转道天津/是诗歌节受邀嘉宾/那时伊沙大概有180斤/走路铿锵有力/像个将军//第二次见伊沙/是在我住的滨海/伊沙,唐欣,徐江,李伟/从东北诗会回来/我接他们到家中小聚/伊沙下了出租/提着沉重的箱子上六楼/180斤的体重/行走如飞/像个战士//这世界上有将将军和战士/完全融合的合体吗/觉得伊沙便是/多年里一直有这个感觉/这个攻城掠地的将军/其实自己就是百万兵(初见伊沙)”。

伊沙推荐:​我原来读本诗的感受是:君儿是个本色的抒情诗人,这些年一心一意转型,也把女子憋坏了(照陕北话读),这一首放开了好好抒把子情,酣畅淋漓地抒情。就在刚才,下载手稿,才见稿末所署写作时间:2010。心说:难怪!顺便对自己读诗的纯粹性又膜拜了一下下。这对其他人倒是个提醒:《新诗典》不是年度诗选,它面对不断扩张的新世纪!

况禹点评《新诗典》君儿《子欲养》:也许是人种的特点,中国人,每个儿女心里都有一些话想对父母说,却又永远无法直接面对时说起,只能默默写在纸上,或是让心里的另一个自己对着想象中的父母来倾诉。本诗就是这样,说了很多,都是琐事,但又到都牵动着亲情和自身的成长。诗末的“三巴汤”是一个梗,没听作者提过,我查了一下,貌似是出自古时巴国的三个地区,用牛唇、牛鞭和牛尾配合药材熬制的汤汁。不知与作者所说的是否一致。

马金山|读君儿的诗《子欲养》的十一条:
1、每一个诗人,都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独具一格的人;
2、大多数时候,最终成为一个伟大作家的,不是他的作品本身,而是有关他的一切,比如他的语录、访谈、书信,或者其他记录下来的只言片语,所揭开的较为完整的传奇;
3、君儿,1968年生。有诗集《飞越太平洋的鸟》等10种和评论随笔集《诗在写我》。居天津;
4、说实话,我对读长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不是讨厌这种作品,而是这种作品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解读它,全面而精准地去理解它,不是给作品减分,而是加持,这就是我评诗的标准与自我要求;
5、读了君儿一些诗,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她敢写,敢于坦露内心深处的东西,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与想法,反过来想,这不正是诗歌作品的基础和生命嘛,顿时让人心生敬意;
6、君儿的诗,带有一种独特的女性特质,将生活的日常鲜活地呈现出来,既是现实的印记,还是对残酷人生的有力批判与揭露,以唤醒生命的力量,这就是诗歌作品的生命力;
7、诗一开头,即交待出复杂的母女关系,并套用了孔子家语的主要内容,把传统的风格色彩及元素,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深刻、深情;
8、诗中以抒怀的形式,把日常中的生活琐事娓娓道来,悉数将亲人之间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有力地展现出来,既是一个女儿对母亲的内心声音,还是深切体会的人生点滴;
9、看到此诗,写于十多年前,说真的,作者由优秀的抒情诗人,活生生转变成了一个口语诗人,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最终,一切只有时间才能够给出答案;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状态的微妙变化和内心的有趣记录,即为诗”;
11、生活之诗、亲情之诗、记录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DORF AN DORF – 蒋涛 Jiang Tao

1月 4, 2022

Jiang Tao
DORF AN DORF

Im Flugzeug
seh ich dicht an dicht Dörfer
und bin beruhigt.
Unser Land hat überall Leute.
Ich seh sogar
die Strasse für Heiratsvermittlung
von einem Dorf
zu einem anderen.

2021-11-14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涛#(27.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4日,3928首,1227人。第27个蒋涛(北京)日《新诗典》小档案:蒋涛1969年2月出生于西安市。诗人、作家、编剧、导演。现居北京。1990年在西外上学期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第四届亚洲诗人奖大奖得主。《新世纪诗典》十大60后诗人,常春藤诗人、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伊沙推荐:今明两天,连推两位智性诗人,智性乃后现代主义之显性,它也是一种硬碰硬:我诗人就是比你们聪明,就是来给你们开脑洞的,不服你们也聪明点儿啊!你能想到连接两个村庄的是"相亲之路"吗?你不能。况禹点评《新诗典》蒋涛《村庄与村庄》:蒋涛是能在诗中让读者瞬时灵魂出窍的奇人。这次又来了。但好像又不是过去那个踩着感性台阶表演灵魂出窍的蒋涛,这一次,他的立足点是理性。其实在近几次的入典作品里,他一直偷偷在自己的诗思中强化理性成色。这样的状态让人惊喜。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涛《村庄与村庄》:居高临下,以俯视的角度可以看见“村庄密布”、“祖国处处有人家”,然后由面到线洞悉了村庄与村庄连接的秘密——相亲。在农村大都是方圆三里五村联姻的居多。这也是农村一直以来的习惯使然。村子距离的近,人际关系才能够更加的了解,也多了一些中间人在其中牵线搭桥,于是更加利于促成婚姻。极简的文字蕴含着丰富的信息量,“所见即所得”,人口的现状,现代与传统的交织,叙述充满智性与诗性,诗人独特的个人风格亦十分突出。​马金山|读蒋涛的诗《村庄与村庄》的十一条:1、诗是生活的再现,还是生命的延续;2、好的结尾,决定着一首诗,到底是一堆垃圾,还是一座宝藏;3、蒋涛,诗人、作家、编剧、导演。1969年2月生于陕西西安。1990年在西外上学期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第四届亚洲诗人奖大奖得主。《新世纪诗典》十大60后诗人,常春藤诗人、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现居北京;4、蒋涛的诗,无厘头、智性,而这种纯粹性,就是蒋涛独有的特色,语言新鲜,或者鲜活,这是蒋涛的诗歌正确,也是蒋涛的生活的偶然出离,更是蒋涛的灵魂的力量,以及诗性本身;5、读到本诗,先闭上眼睛,再一次先联系上自己坐飞机的经历,只觉人间点点灯火,以及莫名的安静,因为手机可以毫无顾忌的关机了,也会有灵魂出窍的时候,但是都太过于感性,却从来没有把在飞机上的所见写出一首代表作,甚为遗憾;6、而蒋涛,切换到另一个角度看世界,却收获了不一样的体验与诗思,不得不让人赞叹的同时,就是奇妙的感受与惊喜;7、诗中描写的场景,既是现实中的状态,还是想象中的状态,但是用到了“祖国”这样的大词,使得整首诗的状态与层次完全不同了,不只是境高,意味则更深;8、结尾好一个“相亲之路”,不仅联系实际,而且还饱含生活的样子,让通俗的东西,更加贴近生活,丰富多样;9、此诗精练,简约,诗里情景相通,可阐释性极强,有画面效果,更有人间烟火气息,隐秘的东西,在文字之间凸显出来;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不按正常的套路出牌,也是牌的另外一种,或者多种打法”;11、智性之诗、生活之诗、想象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