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idse Laugesen’

SEHEN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9月 24, 2021

Sidse Laugesen
SEHEN

ich sitz im zug,
seh die leute ringsum:
kopf unten, schauen in ihr handy.
nur ich seh draussen den ermordeten
wald, muss aufspringen, schreien.
alle heben den kopf, schauen mich an.
und in den augen ringsum
seh ich nur
stumpfes
ewiges
war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劳淑珍#(3.0)

伊沙推荐语:坐在火车上看窗外的景物一一曾几何时,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是通过美国现代诗一一具体为美国20后诗人罗伯特勃莱的一首诗,学会了诗可以这么写一一现代诗就该这么写。现在,我读到丹麦70后女诗人劳淑珍的这首诗:同样写的是在火车上看窗外的景物,只是已经有了手机,我感到亲切,我觉其好一一我的判断是靠谱的,因为近四十年过去了,我已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劳淑珍《看》:“看车外被屠杀的树林,忍不住跳起来尖叫”,引起我的同感。此时,劳淑珍不再是远在丹麦的诗人,而好像近在身边。我两个月来为窗前的一棵巨大的核桃树心痛,它被虫害啃光了叶子,枝丫上只剩下虫子啃不动的核桃在风中悲鸣。也不知这些核桃还能不能长大成熟?在劳淑珍的诗里,我也读出了同样的无望:“而在周围的眼睛里/我只能看到/迟钝的/拖延的/等待”。看到同样的景物,人和人的反应竟如此不同。诗人清晰痛彻地写出了这种差异。@Sidse 劳淑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劳淑珍《看》:漫长的旅途真的是寂寞又无聊,在没有手机的年代里很多人都会盯着窗外的风景发呆;而现在人们坐在火车上沉浸在手机里,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漠不关心,只有“我”看着窗外,并且为“被屠杀的树林,忍不住跳起来尖叫”,才暂时使得众人的目光被我吸引,但他们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说是一脸迷茫。此时悲天悯人的“我”,显得是如此地与众不同,好像来自另一个星球。本诗从周围的人看手机开始,到我看窗外并跳起来尖叫,再到大家抬头看我,叙述流畅清楚,内在联系层层加强,一个“看”字,写出了世人各自关注的有所不同,以及我与众人的疏离感,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将现代人的孤独感写到了极致。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4劳淑珍《看》
这首诗题目是看,写了三重看:火车里的乘客在看手机,这是第一重;诗人在看窗外,看到树林被屠杀,还“忍不住跳起来尖叫”,这是第二重;在诗人像异端一样呈现时,诗人从人们的眼睛里看到“迟钝的/拖延的/等待”,这是第三重。在这三重看里,第二重非常重要,也非常庄严,甚至有些恐怖,如果没有第二重,这不会有第三重。第三重看投射出来的等待,不禁让人联想:人们在等待什么?这里的人们可能包含着我们绝大多数人。我们可以自问,在那样一个情境里,我们会等待什么。诗人就是应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劳淑珍看到了非常突兀的一幕,有些超现实或隐喻的意味,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这首诗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梦,写出了梦境的冲突与惨烈。

马金山|读劳淑珍的诗《看》的十一条:
1、一波三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对事物的本真呈现,还是对写作中诗意的充分体现;
2、文字本身的魅力,在于思考力,因为这可是诗的精神状态和力量源泉;
3、劳淑珍,翻译家、诗人 。1975生于丹麦奥胡斯。毕业于奥胡斯大学比较文学系 (主修中国当代诗歌);
4、劳淑珍的诗,写得大胆,诗感极佳,能够把生命里最细微的东西写出深刻与质感,而这些正是诗人的先锋观念和自觉意识,透析出一股股锋利的光;
5、回到本诗,由一个场景里的三连看,将生活中在全世界都熟识的画面,勾勒出现代的本来面貌,深陷于内心深处的心理世界,语言明彻而又纯粹利索;
6、诗一开头,即以平铺直叙的方式,描绘生活现场,将现代人的真实状态以及景物写得轮廓分明;
7、而诗中的一个看字,简直就是神来一字,无不透射出复杂的人生境遇和形象之境,比喻事物的句子锋利而且明澈;
8、就是这个鲜活的诗行,才使得事与物颇具震撼力,且掷地有声,决绝而又痛切,狠辣、自然;
9、最后部分,则将场景呈现的内容,引申到了人的身上,而“我”的发现与感受,更加令人无以言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生活中微妙的变化与感觉,并把它写出来,即为诗意”;
11、情景之诗,现场之诗,现实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19——9.2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19——9.25)

ATOMBOMBE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3月 8, 2021

Sidse Laugesen
ATOMBOMBE

Sitze vorm Grab der Urgroßeltern.
Trinke Limo, sehe Flugameisen rauskrabbeln,
ungeschickt auf den Grabstein klettern,
sich in die Luft schwingen, torkelnd fliegen.

Süß!

Mama, was ist wenn heute
hier jemand eine Atombombe runterwirft,
wirst du dann wegrennen?

Ob ich dann wegrenne?

Kleiner, wenn heute jemand
hier auf diese Kapelle eine Atombombe abwirft,
kann wahrscheinlich gar niemand wegrennen.
Wenn es passiert,
sitz ich weiter neben dir,
schau wie die Ameisen
sich bemühen zu flie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劳淑珍#(2.0)

伊沙推荐:少拿什么”女权”说事,我和《新诗典》从来都尊重女性热爱女性,我们的信念是:是女性创造了我们!国际劳动妇女节,本来准备推荐一位女诗人,现在扩大成一个”女诗人周”,从一位丹麦女诗人开始,她的诗感好极了,对汉语的运用也是相当娴熟。愚众群氓认为中国现代诗死了,好吧,那让外国友人救下命如何?

况禹点评《新诗典》劳淑珍《原子弹》:战争的阴影对同胞来说,曾经貌似遥远,但伴随自川普开启的“美国(或西方)更年期时代”的到来,似乎人类、尤其是离中文读者更近了。政客发神经,诗歌和文学怎么办?没错,“他打他的原子弹,我扔我的手榴弹”,诗歌和文学最致命的武器,依然是爱。

默问点评劳淑珍的《原子弹》:从磨铁认识劳女士,用震惊不能代替内心感受的十分之一,在女性视角,尖锐,深刻,敢于直面。有的人说什么这个那个,我能懂的就是,好诗,带给人的震撼,有时是心灵层面,有时是灵魂层面。你说不出来做的出来的,你做的出来说不出来的,你想到了不敢写的,你写了写不好的,诗无外乎如此,谁打动了自己,谁打动了众人,谁在做自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劳淑珍《原子弹》:一首语感极好,促人反思的好诗。诗的第一节“曾祖父的坟墓”、“喝汽水”、“可爱的飞蚂蚁”,一派春意盎然、岁月静好的画面,儿子的一句:“如果今天/有人在这里投下原子弹/你要不要跑?”如同在平静的水面扔进一块石头,瞬间打破了这暂时的宁静:是啊?要不要跑?能跑得了吗?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围绕着利益、冲突、及信仰等等,大大小小的战争就没有真正结束过,战争的危险时刻都存在。一旦发生战争,或者敌人投下了原子弹,我等小民又能藏身何处呢?在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我”的回答是:“好像没法逃跑/如果这样/还是继续坐在你旁边/静静看蚂蚁/努力飞行”,这样智性的回答应该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心声:是啊,既然跑不了,那么只有珍惜眼前、珍视和自己所爱之人的每分每秒,哪怕是一瞬,也将成为永恒。

    君儿读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劳淑珍的诗《原子弹》的十一条:
1、把事情,或者事物说清楚,是诗的骨血,是呼吸,是诗的命;
2、诗的活力与张力,在场性,以及诗意的再造,于诗而言,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因为它们在自然生长诗人,以及灵魂的强壮与丰盈;
3、劳淑珍,丹麦人,翻译家,诗人。1975生于丹麦,奥胡斯。毕业于奥胡斯大学比较文学系 (主修中国当代诗歌)。译作有余华小说多部。残雪 《苍老的浮云》(合作)。王小波《黄金时代》、《似水柔情》,孙频 《无极之痛》、《万兽之夜》,于坚《0档案》、《拒绝隐喻》等;
4、劳淑珍的诗,以独特的节奏感和自然性,直面现实与生活,直击人性与生命,描绘出事物的直觉体验,打通内心与内心,人与人之间的边界,直触现场和现实;
5、回到本诗,以日常化的态度,细腻的情感表达,揭露出诗人对生命的鲜活写照,在语气、语境、语感方面,均有异于常人的创新力,还有对现场感的有效集采,思想和语言共通融汇,巨有内心的相互震荡;
6、诗中的一问一答,显现出诗人的心境和人生态度,与此同时,还写出了世界的当下性,尤其是人类之大变局,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而诗人的淡然与超脱,构建出诗意人的精神境界;
7、其诗的纹路与维度,思维和思想,完全有别于汉语写作者,不仅视觉和画面感均具有强大的冲击力,而且生命的力量感十足,在有限的诗里行间,达到多重通感;
8、写自己,做自己,此诗还通向教育观、人生观和世界观,通达了一种生命的智慧,于感受渲染于汉字之间;
9、诗的标题,《原子弹》,直面物体,宛如野草一般,疯长诗意的源体;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节奏感,节、奏、感,就是这样,于诗,一切皆为众神”;
11、生活诗,生命诗,教育诗

 

 

DÄNISCHE NACHT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9月 26, 2020

Sidse Laugesen
DÄNISCHE NACHT

Die kleinen Tiere die sterben:
Eine Maus? Ein Schwan? Ein Hase? Eine Krähe? Eine Katze?
Immer ein Schrei am Rand des Todes
der langsam verhallt oder jäh abbricht.
Mein kleiner Hund und ich sitzen im Bett,
wir rühren uns nicht,
wir hören den Fuchs
der schlägt sein lebendes Instrument,
presst schrille Klagelieder heraus.
Mein Hund wird ungeduldig,
er will ein Wolf sei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