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ime’

ALL DIE ZEICHEN, DIE JAHRE – 王小龙 Wang Xiaolong

1月 9, 2022

Wang Xiaolong
ALL DIE ZEICHEN, DIE JAHRE

Das Notebook vom Anfang des Jahrtausends,
irrsinnig teuer, irrsinnig schwer.
Über zehn Jahre unten im Bücherschrank
praktisch vergessen.
Beim Bücherordnen entdeckt, bisschen schlechtes Gewissen.
Schnell den Staub abgewischt von der Tasche,
aufgestellt, angesteckt, grumbelnd wirds hell.
Er lebt noch! Leben in Dokumenten!
Nacheinander aufgemacht, wie war Xiaolong?
Nicht viele zweifelhafte Stellen,
Aber viel Mist.
Er brummt und vibriert,
gefrorene Erde fängt an zu schmelzen.
Uralte Viren wachen auf,
kriechen aus dem Dunkel, es steht auf dem Schirm
die Armee des Khan in Reihen um Reihen.
All diese Zeichen, diese Jahre,
all die Zeit
in meinem Leben.

Nov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小龙#(9.0)

 

《新诗典》小档案:王小龙,1954年生,在上海。

伊沙推荐:​两大元素聚合在一起,令本诗达到一种至高的纯度,产生了奇特的魅力,那便是:上世纪80年代特有的清洁之气+一位口语诗老战士的历尽沧桑。本诗在一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12月合辑)
https://mp.weixin.qq.com/s/35MC5MBJezg9GHZpehF9zw
本期诗人:
吴雨伦、陈庚樵、刘傲夫、马非、韩敬源
黄海兮、游连斌、梅花驿、张小云、白立
苇欢、任意、陈铭华、苹果皮、庄本铁影
赵小北、周洪勇、张韬、默问、周献
张敬成、刘一君、海青、庄生、陆福祥
海菁、湘莲子、西娃、小虾、维马丁
伊沙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1.2——2022.1.8)

 

 

SEHR SCHWER – 伊沙 Yi Sha

1月 7, 2022

Yi Sha
SEHR SCHWER

An dem Tag als mein Vater starb,
hab ich auch ein Gedicht vorgestellt.
Den Autor
vergess ich mein Lebtag nicht.
Nächstes Mal, wenn ich sie seh,
frag ich, ob sie mir ein Essen spendiert,
oder eine Zigarette.
Denn das war
wirklich sehr schwer.
Ich hab die allerkürzeste
Präsentation
aller Zeiten geschrieben.
Ein kleiner Satz mehr
war einfach nicht möglich.
Obwohl
es eine Dichterin war.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2.0)

 

伊沙推荐: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怕引起大家身心不适,当时推荐诗的时空环境我就不讲了,这也是我在疫年之中的终极体验,致命时刻!个人之诗,泣血之作,且为内出血,当得起半月冠军!叫人五味杂陈七窍生烟的2021年,再见!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太难了》:确实太难了。读诗的此刻又何尝不难!当全国为西安的疫情突然吃紧而震惊、叹息和鼓劲儿的时刻,本诗的作者却和往常一样,继续他十年如一日的创作、教研,以及为新诗典选诗、评诗的历程!太难了,在最难的时节,在全世界最难的艺术人生里矢志不渝,这就是我这一代作者中最杰出者为中国文学树立的地标!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伊沙《太难了》:确实难!十年如一日地、没有一天间断地推荐好诗和诗人,即使在至亲离世这样痛彻心扉日子里也要咬牙坚持,没有超常的毅力和高度的责任感是很难做到的:这边还沉浸在悲伤里难以抑制,又要处理许许多多相关的事宜;那边又要按时推荐好诗,因为职责所在。所以在两难的情形下,“我写了史上/最短的/推荐语/多一句/都写不出来”,这绝不是找理由敷衍或搪塞,这一细节让我们看到诗人和所有面临相同变故的人一样,这是最正常的反应:大脑昏沉,连思维似乎都停止了……真实的经历,真实的心态,一字一句都是从艰难生活中提炼出来的一滴血、一行泪,或者是一声哽咽或叹息;又如同一记记重锤,敲在诗人的心里,响在读者的耳畔,心头的敬意便油然而生。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太难了》的十一条:
1、写吧!写你心心念的东西,准没错;
2、写作这种事,只要你写,它就有,不写,再说什么它也没有;
3、伊沙,原名吴文健,文学家,以诗名世。1966年生于四川成都,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任教至今。现已出版著、译、编作品一百余部。获国内外数十项诗歌奖及其他文学类奖项。应邀出席国内外众多诗歌节、文学节和其他交流活动。代表诗集有《车过黄河》《鸽子》《蓝灯》《无题》《唐》《白雪乌鸦》等;
4、不可否认,在不知不觉之间,伊沙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诗人,哦,这样描述他还不够准确,因为无论是在小说,评论,还是翻译方面,都表现出非凡的能量和成就,不得不让人敬重,他就是精神的贵族;
5、对于伊沙主持的《新世纪诗典》,已然成为当代最重要的一个诗歌推荐平台,而且已不仅仅是一个诗人平台,更是一群志同道合者的天堂,以及无可替代的社交载体;
6、近些年,和伊沙见过一二三四五次面,每次见面的感觉都会不尽相同,但是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第一次是2014年,从容主持的“第一朗读者”活动上,虽是首次见面,但倍感亲切与美好;第二次是2016年,参加“饿死诗人”伊沙诗歌分享会,从他口中让我记住了诗性的智慧与生活的诗意;第三次是2017年,由江湖海主办的新诗典惠州诗会活动中,让人看到了一个激情燃烧的伊沙;第四次是2018年,沈浩波的磨铁诗歌活动中,没有交流,但感到了他对诗歌的严谨态度;第五次是2020年,新诗典绵阳诗会,他的一份责任和使命感,扑面而来;
7、读到本诗,首先在我脑海里出现几个关键词:一是责任,二是命运,三是真实,四是残酷,而这些不仅构成了现实中的生活,还是五味杂陈,矢志不渝的人生;
8、诗里行间,结合疫情的背景,融合进推荐诗的情节和状况,呈现出来的是诗人的博大情怀与终极体验,是含泪的撕心裂肺的记忆,还是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而作为诗人,以最好的方式把它写成了诗;
9、一句“太难了”,一语多关,在这个大疫环境下,又有几人没有共鸣呢,而背后又有多少无奈与痛苦呢,只有遇到的人才能够真正的体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诗就是毫不掩饰地把真实的东西真诚地写出来”;
11、命运之诗、现实之诗、泣血之诗。

黄平子读伊沙《太难了》

——《新世纪诗典》3924

太难了

伊沙

父亲去逝那天
推荐的诗人
我将永生难忘
下次见面
我会向她讨吃一顿饭
或讨要一条烟
因为当时
太难了
我写了史上
最短的
推荐语
多一句
都写不出来
虽然
她是位女诗人

黄平子读诗:伊沙,1966年生,男人。中国当代写诗最多、著作最丰的诗人,量大而质优,全能文学家,最具专业性的写作教授。力争成为中国文学界最老的踢球者。“父亲去逝那天”,这是人生生活中的大难。“推荐的诗人/我将永生难忘”,伊沙十几年如一日,每日推荐一首诗,这种坚持,是执着中的大难。在这种关键时刻的推荐,肯定永生难忘。“下次见面/我会向她讨吃一顿饭/或讨要一条烟”,“讨吃”,“讨要”,说得非常谦恭。伊沙是个豪爽的人,敌人满诗坛,朋友更是满诗坛。在这个物资极大丰富的时代,一顿饭,一条烟,这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因为当时/太难了/我写了史上/最短的/推荐语”,回顾当时具体的难。其实好的推荐语当然不在长短。“多一句/都写不出来”,这两句诗让我想起了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虽然/她是位女诗人”,女诗人心思更细腻,估计更能体谅推荐者彼时的心情。
2022年1月2号19点44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TAU – 梅花驿 Meihua Yi

12月 7, 2021

Meihua Yi
TAU

ein tropfen tau
überwindet gebirge
er reist tag und nacht
nur um einmal
die sonne zu sehen

2021-11-26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梅花驿#(23.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8日,3901首,1224人。第23个梅花驿(河南)日《新诗典》小档案:梅花驿,原名秦学昌。生于1965年。中原诗歌节同仁。《新世纪诗典》常青藤诗人。著有诗集《孤独的火车》《云潮集》。现居河南平顶山。​伊沙推荐:这是口语诗人写的意象诗一一这是《新诗典》自开办以来形成的特有现象之一:由口语诗人写出更正宗更庞德更玲珑更剔透的意象诗,而不是晦涩化浑浊化浪漫化新诗化杂语化的土特产意象诗。这就叫正本清源。况禹点评《新诗典》梅花驿《露珠》:最简单的笔法,能写出最复杂的况味,这就不是简单了,而是由繁入简。口语诗的厉害,“立足人生而写”的厉害,也正在于此。韩敬源:黄海兄这种“呆呆”的发问中有种“人的瞬间的出神”,这种出神不可分析但可感知——得物忘形,“存在”的感知,依我的个人经验而言,这种感知越多诗歌越灵诗和人越有现代感,这也是口语诗高级之所在。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梅花驿《露珠》:这是一颗有信仰的露珠,明知道为了“看一眼太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依然“翻山越岭/日夜兼程”而在所不惜。在这里“露珠”不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意象存在,更是一个有着执着追求、不屈不挠的追梦者的形象,与传统文学作品中“露似真珠月似弓”、“清露坠素辉”、“夕露沾我衣”中唯美脆弱的露珠不同,诗人赋予其强大的精神内涵和蓬勃的生命力,这种化抽象为具体的写法,使原本美丽的露珠更加光彩夺目,也表现了诗人对不断超越自我、不断自我完善的更高人生境界的追求。

 

致 西毒河殇

12月 1, 2021


西毒河殇

脸书告诉我
你今天不惑,
祝贺你!
去年你写诗非常好,
写了长篇小说,
看起来很棒!
脸书拿出来
我们当时合影,
在王维墓,
那棵大树之前
在那棵树下
我们多小!
我们都玩得很好,
都写了诗。
两年过了,
好像十年了,
时代不同了。
那棵树
估计还在,
我们几个人
大家都活着
却感觉到
失去了什么,
不只是岁月。
希望你好!

2021.12.01

 

 

FIVE YEARS AGO

11月 29, 2021

FIVE YEARS AGO

5 years ago
the world was different.
The sky was open
in front of our windows.
All these houses had not been built.
You could look east
and see the sun rise
right from the railways.
Actually I don’t mind the houses,
I don’t mind the bridge,
I don’t mind the garbage disposal,
although I liked the trees and the weeds
and the wild roses that were there before.
Our house is new, too.
There are still rabbits or even hares
behind and between.
The world has moved on
in terrible ways.
For us in Vienna
here in this house,
here in this quarter,
we can feel privileged.
First of four Sundays
before Christmas.
So today we light the first candle.
People do it for Chanukah, too.
It’s Thanksgiving weekend.
Take care now, y’all.

MW November 28, 2021

 

 

 

 

GRAB A STAND – 张致臻 Zhang Zhizhen – STAND SCHNAPPEN

11月 25, 2021

Zhang Zhizhen
GRAB A STAND

Two people
fight back and forth.
Each wants to snatch
the spot
out of the sun.
They shout for five minutes,
then city security comes.
The two of them run
along with the others.

Translated by MW in Nov. 2021

Zhang Zhizhen
STAND SCHNAPPEN

Zwei Leute
streiten hin und her
jeder will den Stand
der keine Sonne hat.
Sie argumentieren fünf Minuten.
Die Stadtwache kommt
und die zwei
rennen
mit allen anderen.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致臻#(4.0)

 

《新诗典》小档案:张致臻,2006年12月生于北京,现就读于厦门五中初二年级。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小诗人诗选》、《春天不会迟到》、《城市被按下暂停键》、《孩子选孩子的诗》、《人间最美好的故事》等。伊沙:事实的诗意,又构成了寓言。自古诗人出少年。总觉得有张小云这样的父亲,张致臻的成长叫人放心。成长吧,少年!况禹点评《新诗典》张致臻《抢摊位》:不动声色,干净利索,张致臻的这首诗是不是他这个年龄段的作者里写得最好的,我不敢武断,但之一是绝对没问题的。岂止他这个年龄段,就是跟他老子张小云那个年龄段的老炮儿们比起来,也不见得逊色。诗歌作为艺术的希望,和对一代又一代作者的诱惑,也正在于此。​高歌:让人哑然失笑之作……闷声做生意,千万别惊动上面。张小云:读张致臻《抢阳光》中秋诗会儿子被订货这令我体会到另一种欣喜比自己被订货更充实也更踏实充实的是看到他“自食其力”踏实的是感受到他渐渐写稳了当初刚放暑假被我索要诗作他貌似急就缴交的“作业”居然有点味外之味在选参赛诗时我跟儿子说“这回你估计能抢到阳光”2021.11.25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致臻《抢摊位》: 本来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都是挣扎在底层的苦命人,本应相互扶持与尊重,却为一个小小的摊位互不相让,结果城管一来,谁也没捞到好处,还连累了其他摆摊的同行一起跑路。这种生活中常见的凡人小事,看似毫无诗意,却逃不过我们小诗人观察世界的“法眼”,寥寥数行,人物的形象与关系一目了然,诗人对其命运的同情和怜悯,更多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奈与遗憾。也许读者还能从中读到更多、更深层次东西,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而诗人小小年纪已有对世事如此的洞察力与驾驭文字、情感的能力,实属难能可贵,更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和未来。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25诗人张致臻《抢摊位》两败俱伤,还殃及池鱼。召来渔人,渔人看似得利,实际上渔人也失利,整个微缩的事件中没有赢家。这是中国式难题,不懂妥协的艺术解不了这个难题,克服不了低端内斗解不了这个难题,不懂国人性格及成原解不了这个难题,即便懂了无法改变仍无解。希望下次这两个抢摊者都能及时止损,别吵了,制订一个合理规则,至少可以轮换着享用“没太阳的那个”摊位。读张致臻《抢摊位》|雪也这首诗,都是短句,极具画面感。前六句,是一个画面,写两个小商贩,要争抢没有太阳的摊位,所以争吵,而且吵了5分钟。从作者所写的时间来看,应该是夏天,太阳毒辣。第二个画面,是城管来了,他们两个和其他摆摊的,一起跑了。所以这又是一个城管和摊贩的故事,还好没有暴力冲突。重点落在摊贩之间的矛盾,而城管却一笔带过。那个摊位最后谁也没争到,白白吵了5分钟,最后因为城管,都灰溜溜地跑了。作为15岁的少年,看到这样的画面,不知内心有何感想,他只是忠实地记录下来。不是学校作文,还可以精雕细琢,还可以兴之所致,发点感想。城管,是当下中国城市化发展而诞生的特殊组织和群体,不好藵贬,但时有暴力事件发生,大多是城管和打游击的小商贩之间的矛盾。虽然作者,在这首诗里把城管一笔带过,但城管又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社会的某种阴暗或荒诞,就这样走进了小作者的笔下。伊沙推荐语写得很好,可以看出爱才惜才之意。15岁,但诗典已经4.0,前途不可限量。祝福好少年!​马金山|读张致臻的诗《抢摊位》的十一条:1、语言上的先锋,不是真先锋,而思想性,才是真先锋性;2、把作品写成生活本身的样子,就是好作品,但是只是还原生活本身,还远远不够;3、张致臻,2006年12月生于北京,现就读于厦门五中初二年级。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4、久违的诗人,我没有在诗人前加上一个小字,是因为其已经写得足够成熟,如果不看诗人简介里的年龄,你是无法想象这是一位05后诗人的作品;5、张致臻的诗,既有生活,有内涵,有细节,还有时代的基调与现实的寓意,在平实的语言里,充满了鲜明的特点与浓厚的气息;6、诗一开头,即直面现实,把本真的一个画面,一种现象,以矛盾冲击矛盾,以冲突消解冲突;7、诗中描写的场景,诙谐幽默而又不失细节的呈现,且不乏意味深长的情节,弹跳出让人回味不已的东西;8、而结尾的“一起跑了”,禁不住让人破涕而笑,而又决绝极致;9、标题《抢摊位》,又加重了一重内容上的变化,让趣味性又浓重一重,使“抢”的角度,又有新的一重;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现实即荒诞,荒诞即真实,而写出这些真实,就是时代的诗史”;11、现实之诗、现场之诗、荒诞之诗。

 

 

LIEBE – 毛姐 Mao Jie

11月 23, 2021

Mao Jie
LIEBE

Spätsommer 1996
in Kaifeng am Busbahnhof:
Ich will mit ihm nach Xuchang fahren.
Er kann sich vom Kind zuhause nicht trennen.
Ich kann mich von ihm nicht trennen.
Wir stecken fest, am Fahrkartenschalter.
Nachher sagt er, ich denk nicht an seine Schüler.
Inzwischen sind viele Jahre vergangen.
Ich denk immer noch nicht an seine Schüler,
ich denk nur an ihn.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毛姐#(5.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4日,3887首,1220人。第5个毛姐(江苏)日《新诗典》小档案:毛姐,原名毛瑞红,70后女诗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君儿读诗》等选本。伊沙推荐:​貌似很传统,实则很经典。让我直感叹,这么多年过去了,学生更不值得放在心上,老公还是好老公!又一位自己写得让同行老公写起来很有压力的女诗人一一这是《新诗典》特有的一大现象,欢迎对号入座。况禹点评《新诗典》毛姐《爱情》:几重滋味,娓娓道来。在那并不遥远的二杆子年代,人们一度痴迷去砸烂“师道尊严”。他们几乎就得逞了。但——真砸得了吗?这首《爱情》给出了婉约但响亮的否定。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毛姐《爱情》:难得!能够这么多年来始终如一地爱着自己的爱人,无怨又无悔的女子,在这人心浮躁的时代已是屈指可数。在“我”的眼里只有“他”,“他”就是“我”的全世界,“我”的心就这么大,挤不下太多的人和事,自然“心里没有他的学生”,这一点即使过了二十多年也并未改变,确实执着得令人心疼。因为“我”的心里“只有他”,这样的爱情告白真是朴素又深挚,远比说一万句空洞的“我爱你”,更让人心灵震颤,女人的爱就是这么痴傻,作为她的爱人,这难道还不够吗?有妻若此,夫复何求?如果真的懂她,就别要求太多、太高,只需好好珍惜,多一些理解和宽容,便胜过一切!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23诗人毛姐《爱情》这真的是一首爱情诗,但不同于我们常见的那些爱情诗,这种不同在于口语化的爱情叙述留驻的那些美好的细节。如果不是口语诗,可能很难在诗中表现出这种质朴的力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还是没有他的学生/只有他”,这样的诗句简洁含蓄,令人怦然心动,教人难以忘怀。读毛姐《爱情》|雪也这首诗共十行,可分为两个层次。前六行,是回忆。第七行,是承上启下。后三行,是总结。开头,就是追忆,诉说一个小故事。时间,是1996年夏末。看来作者记得很清楚,从内容来看,作者也无法忘记。地点,是开封长途汽车站。人物,是我和他。此处,没有交代他是谁,从全诗来看,是作者的爱人和老公。“我要他和我一起去许昌”,“他放不下家里的孩子”然而,“我放不下他”,于是矛盾凸现,结果是“我们僵持在售票处”。那么僵持的结果,是什么呢?作者没有说。“后来他说我心里没有他的学生”,从前文来看,有他的道理。“后来”,说明事件过去没多久。“这么多年过去了”,指的是现在。“我心里还是没有他的学生,只有他”,从作者的心态来看,爱情是自私的,作者没有记挂爱人的学生,也是可以理解的。就整首诗歌而言,题目为“爱情”,只写了作者的爱,而没有谈及老公的爱情。爱情和师生情,看似有点矛盾,其实并非水火不容。我们理解作者的爱,我们也同样要理解“他”对学生的爱。从朋友圈得知,作者的爱人,就是《脸谱》公号主编原音。原音老师,真的是老师,真的是好老师。从其发的朋友圈,就可以看出。在学校成立“星语诗社”,经常给学生开诗歌讲座,经常给爱好诗歌的学生制作朗诵视频。由此我们应该有这样的结论,那就是——他爱学生,学生也爱他,作者爱他,他也爱作者。马金山|读毛姐的诗《爱情》的十一条:1、植物需要出来晒太阳,字词需要晒太阳,诗也是一样的,晒晒更漂亮;2、写下的每一行,都不仅仅是诗的,而是人的,那么文字就会充满灵性与灵魂;3、毛姐,原名毛瑞红,70后女诗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君儿读诗》等选本;4、去年六月,在北京参加磨铁组织的诗歌活动,首次见到毛姐,同是河南人,能够深切感受到其标准的河南人气质与教师形象,且不乏纯朴的典型特征;5、毛姐的诗,纯粹度极高,既融于生活,而又内涵丰富,且充满情感的变化,通达于生命的智慧与人生的深刻感悟,给人以无限回归事物的真实感;6、本诗通过不同的切面写爱情,写个体的爱情,写不同于他人职业的爱情,那就是自己最好的爱情,也是永远值得记挂的爱情;7、短短十行,却有很多重滋味,关乎生命的,也是关乎时间的,历史记忆的,而这些都将会是人生永驻的宝藏;8、诗中层次分明,有具体的时间、地点与人物,有明确的细节,尤其是作为教师身份的一部分,值得人们回味的东西更多;9、爱情这个标题,有效升华了情感的意味,将某种感觉,以及细节的东西,全部都流溢出来,这就是好诗的样子;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个人的感觉与生活,就是世界的诗”;11、记录之诗、再现之诗、情节之诗。

 

 

DIE FLUT STEIGT SO SCHNELL – 王清让 Wang Qingrang

10月 23, 2021

Wang Qingrang
DIE FLUT STEIGT SO SCHNELL

Steh auf in der Früh,
vor der Haustür
fang ich einen Fisch,
werf ihn ins Aquarium.
Am Nachmittag
schwimmt er stolz
zurück auf die Straß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4日,3856首,1212人。第7个王清让(河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王清让,男,1976年8月生。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潮》《绿风》《汉诗》《读诗》等偶有发表,有诗歌收入《新世纪诗典》《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集《那年》。现居河南新乡。

伊沙推荐:这是一位中原诗人对河南水灾的反映,这是一位当代诗人社会责任感与艺术责任感的双重体现(大疫之年这应该得以加强而不是减弱),这是洪水之上的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清让《洪水涨得也太快了》:肆虐了一年多的新冠疫情,让人被迫“忽略”了一些同样夺人性命的灾变,洪水便是其中之一。难得诗可以记下那些惨痛的瞬间——当然,这种记录最好还是通过诗歌特有的思维。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3人诗人王清让《洪水涨得也太快了》
确实,洪水涨得也太快了,先是涨过家门口,很快着又涨过家里的鱼缸,逮住的鱼得而复失,这水真够狠的,诗题呼之而出,准稳地把整首诗托举起来,形成了事实的诗意。本诗不过六行,却细节逼真高清,把大的洪水写得动静如此之小,令人赞叹。以轻松甚至有些俏皮乐观的口吻说出了人在洪水面前的无助与无奈,构成冰山一角,折射出洪水背后更加沉重复杂的现实,发人深省。从上古至今,洪水作为一个古老话题,也是世界级的话题,给人类带来的冲击一言难尽,原因在于水是生命之源,人离不开水,又常常为水所困。随着时代发展,人们愈加认识到,水不仅仅是自然问题,也是复杂的社会问题,人与水的关系,城市与水的关系,土地与水的关系,往往既亲切又锋利,既温情又冰冷。从视觉上看,我甚至觉得这句横躺的诗题就像那尾大摇大摆地游回大街的鱼!为鱼高兴,不过也别为鱼高兴的太早上了,它只是游到了大街上,并未游回大河,命运难测。那么人呢,洪水中的人呢,河南诗人王清让没有多说,我们也能从中感受到很多,唯愿苦难退去,阳光普照。

​读王清让《洪水涨得也太快了》|雪也

诗人何为?诗人要有爱心,要有悲悯之心,要关注现实,要讴歌,要赞美,要批评,要鞭挞,要嘲讽。诗人可写小诗,可写一己情感和思想,可悲秋叹月。诗人可写大诗,关注国家社稷和黎民百姓。河南大水,来得突然,来得猛烈。既是天灾,也有人祸。不少诗人,都拿起笔,写出了内心的焦虑和惶恐。也有人认为,面对如此惨象,诗人怎忍心书写?那诗人不写,又能何为?既然书写,就有不同的写法。网络媒体平台,可看到很多。河南诗人王清让的这首诗歌,就独出机杼,很有自己的特色。标题,就是口语化,并有自己的感情色彩,一个“也”字,流露出作者的担心和不安。诗歌共六行,按时间,可分为两层。前三行,有人物,有地点,有事件,但缺少时间。从第四句来看,前面发生的时间,应是早晨或上午。水很大,所以作者在家门口,就逮到一条鱼。水涨得很快,下午鱼就从鱼缸游回了大街。大摇大摆,说明鱼很从容,说明水涨的也足够快足够大。另外,大摇大摆一词,我认为,还是有一定的影射。鱼的自由自在,反衬着人们悲苦的水深火热生活。这首诗,就是写了洪水中一条鱼的故事。切口很小,几乎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但诗人的家国情怀寄寓其中。

 

 

ON THE MOON – 伊沙 Yi Sha

10月 14, 2021

Yi Sha
ON THE MOON

when you’re very low down
writing on the moon
is putting together beautiful words
or smart little phrases

a little less low
you think writing the moon
means romantic imagination
of a shallow disposition

when you start to go up
you realize the moon
the eternal waste land
ten thousand lonely generations
in your human heart

you step on the moon

September 2021
Translated by MW in October 2021


《关于月亮》||伊沙

最low的时候
以为写月亮
是整几个靓词儿
或小修辞

次low的时候
以为写月亮
是浪漫的想象力
是轻浮的小性情

开始走高的时候
懂得月亮
是亘古的荒凉
是万世的寂寞

是人心的登陆

TRAURIG ZORNIG – 王爱红 Wang Aihong

10月 11, 2021

Wang Aihong
TRAURIG ZORNIG

Heute auf dem Weg hinaus
einer alten Dame begegnet
Eine Hand ausgestreckt vorm Autofenster
bebend, schwankend
leer und nur leer –
Eine gestrige Bettelmethode
sie hat keinen QR-Code
ich hab nur mein Handy
Sie entfernt sich enttäuscht
ich drück auch noch
auf die Hup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爱红#(3.0)

 

伊沙推荐:现在不容易遇见乞丐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位,又无法满足别人,于是悲愤交加,捶响喇叭。在同题材诗中有所刷新,如我在课堂上所讲:先不提创造,从创意开始。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爱红《悲愤交加》:这几年自从手机支付的方式悄然兴起,的确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方便,于是很多人身上都不习惯携带现金了。这就如同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方便的同时也有不便,在偶尔需要用现金的场合就不免会尴尬,一如本诗中所遭遇的:先进的付款方法遇见了落后的乞讨方式,空有助人为乐的热情和一颗悲悯之心,口袋里却掏不出一毛钱,悲愤交加、捶胸顿足之余一记拍大腿的动作,“我却竟然锤响了/喇叭”,让人不由唏嘘感叹。虽然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而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读来依然会让你的心灵有所触动、有所思考,这恐怕便是作者的无心之得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张小云:
“捶响喇叭”让“悲愤”
有了高分贝的形象
至于
悲愤交加为哪般?
是没能帮上那位老太的自己?
是让行乞都颤颤巍巍空空荡荡的空气?
读的人尽管想

2021.10.10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0诗人王爱红《悲愤交加》:悲愤交加的似乎是,对于弱势群体,我们的社会救助和保障水平仍不足以令人放心,而技术进步带来老年人(包括这位老太乞丐)的不适应确实需要改进,但似乎不会令人悲愤交加吧。最后两句把悲愤推向高潮,但不是强指,而是事实的诗意,内心的情绪影响到肢体变化,“我竟然捶响了/喇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王爱红的诗《悲愤交加》的十一条:
1、要相信,在生活面前,诗意会随时发生;
2、细节,是摄入诗的灵魂,而日常的真实,就是想象的写照;
3、王爱红,1963年生,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等,曾多次获奖。现居北京;
4、此前未读过作者的诗,今天这一首,作为有过同样经历者,唯一的不同是没有后面的“捶响喇叭”,没有把这一切写成诗,而这些,更加重了我强烈的共鸣感;
5、本诗的在场感与真实性极强,笔触细腻,语言清晰、明快,内容又凸显现实性,其中所包含的情怀纯澈而幽深,给人以无限的触感和回味;
6、尤其是诗里所显现出来的生活底色,与本身的社会情状形成差异,特别是行乞者没有微码这件事,是“活”的诗眼点,还是诗维的过渡,既巧合,又绝妙;
7、诗中两个不同身份人的立场,同样有的失落感,注入了鲜活的生命质感,并透析出人性无限的遐想与光辉,擂动人心;
8、结尾部分,是一个情节,或者动作的描述,还是内心情绪的一种表达,却正是这个细节,进一步升华了全诗的意蕴和内涵;
9、标题由一个成语构成,既直面现实,又直击内心,可谓与诗的内容相得益彰,还是事物本真的投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你所经历的,给你心颤的瞬间,务必精准的记录下来,因为它是诗”;
11、现实之诗,人性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新世纪诗典》3843

悲愤交加

王爱红

今天出门
我遇见一位老太
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
颤颤巍巍
空空荡荡
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
她没有微码
我只有手机
看着她失望地走远
我竟然捶响了
喇叭

黄平子读诗:“今天出门”,时间,背景。“我遇见一位老太”,人物。写人用“位”,这是表尊敬。“老太”是行乞之人,“我”能尊而敬之,非常了不起。比给她钱更了不起!“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颤颤巍巍/空空荡荡”,动作描写,细节描写,强调其老,其空。“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她没有微码/我只有手机”,行乞也要与时俱进。“看着她失望地走远/我竟然捶响了/喇叭”,点题:“悲愤交加”。悲的是“老太”,愤的是自己。看多了各种乞讨,看多了各种“筹”,经常“被乐捐”,我早已麻木,难得王爱红还有一颗想给而不得的“悲愤交加”之心。捶喇叭是一个有趣的细节。
2021年10月11日16点11分

 

 

MOND – 魏诗童 Wei Shitong

10月 6, 2021

Wei Shitong
MOND

In der Nacht
auf dem Heimweg
streckt mir der Himmel
die Zunge heraus.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Oc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2.0)

 

伊沙推荐:不知道"双减"之后,小朋友们的国庆长假,是否会玩得多些更快乐些?推荐一位小朋友的诗,祝孩子们长假快乐!这个道理一小部分家长懂了:得不到爱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爱的;没有快乐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快乐的。童心未泯就等于诗心未泯。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月亮》:成年作者往往感叹,有的小作者是天生的诗人,接着又会说写不出那样的诗,因为小朋友的诗不太合成人的诗理。其实小朋友们的诗也是有诗理的,那就是趣味。趣味是最大的诗理,只是成人作者往往忽略这个。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七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7日,3839首,1209人。第2个魏诗童(甘肃)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魏诗童《月亮》:我向来不敢小觑孩子的发现力和创造力。今天读到魏诗童这首小诗,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一点。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而诗人笔下的天空和月亮却各具情态。本诗中小诗人将月亮比喻成“天空的舌头”,真是一出手便不同凡响!天空不再是孩子眼里常见的冷冰冰、毫无表情的铁青着脸,这舌头一吐,分明就是一个做了错事的调皮孩子,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意象存在,是成了与小诗人可以对话、可以相互倾诉的同龄人;寥寥数语不仅写出了其微妙的心理,还兼具惟妙惟肖的表情和丰富的情感色彩,瞬间将天空写得鲜活可感,充满了异质感与无限的意趣。读来令人浮想联翩的同时还有会心的一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6诗人魏诗童《月亮》:
月亮在吐舌头,这是这首小诗发现的事实的诗意,感觉真好。为什么要吐舌头?吐舌头在这里有着一种调皮、可爱,也可以是反讽、甚至反抗的意味,它让我们从正儿八经的现实重新审视生活、生存,给人一种新的启示。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写出让成人都欣赏的诗,这的确是本事,更大的本事是,成人不仅仅会欣赏,还会惊讶,还有思考,这就更好了。就我本人而言,我想起了爱因斯坦古稀之年吐舌头的画面,那幅照片也成为20世纪具有影响力的一张形象符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AFFEE-ZEREMONIE:蓝色妖姬 Lanse Yaoji

9月 28, 2021

Lanse Yaoji
KAFFEE-ZEREMONIE

Herr Wang im Dorf
hat erfolgreiche Kinder,
er trinkt nicht mehr Tee
aus grossen Teeblättern,
sondern Kaffee.
Nachbarn und Freunde
kommen öfters und trinken mit.
Aber wenn er Kaffee macht,
nimmt er dieselben Sachen
wie früher für Tee.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蓝色妖姬#(1.0)

 

《新诗典》小档案:蓝色妖姬,女,70后,本名李慧君。山西省长治市人,有诗作入选《2019口语诗年鉴》和《山东诗歌》以及多个网络平台。

伊沙推荐:越保守越落后的诗歌环境,对诗越求全责备,反之则反,譬如本诗,只要有趣就够了,别的已不重要。赵立宏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蓝色妖姬《别样咖啡》:很特别的场景。其实把有些日常细节反过来想也就明白了——比如茶缸子泡速溶咖啡、拿雀巢咖啡瓶子当日常水杯……生趣吗,本来就是多姿多彩的。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8蓝色妖姬《别样咖啡》

这首诗写得意味深长,太妙了!喝的茶叶变成咖啡,但茶具没有换成冲泡咖啡的工具,给人一种没有同步跟上来的感觉。茶叶是中国传统文化,鸦片战争其实就是茶叶战争,本质上就是英国人想喝茶不够喝,要求清廷开放通商口岸却不开放导致的一场贸易战争。咖啡是舶来品,一定程度上象征着现代文明。二者相遇,有四种可能:茶叶装茶杯、茶叶装咖啡杯、咖啡装茶杯、咖啡装咖啡杯。显然,王某在不差钱的前提下选择了第三种混搭风格。这本来无可厚非,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喝咖啡用茶杯,倒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可以说他可爱恋旧;如果“他的邻居和朋友/也时不时地到他家蹭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几个人一起可爱恋旧,但如果放大到一个地方,一个国家,事情也不是茶杯装咖啡那么简单,那就真的令人担心了,可能真的会是“别样咖啡”,甚至端起一杯“苦咖啡”。

 

马金山|读蓝色妖姬的诗《别样咖啡》的十一条:
1、我所想的,就是心里油然而生的,诗篇;
2、未完成,既是一首作品的命运,还是一个人的命运;
3、蓝色妖姬,女,70后,本名李慧君。山西省长治市人,有诗作入选《2019口语诗年鉴》和《山东诗歌》以及多个网络平台;
4、毫无疑问,长治是一块挖之不竭的宝地,近期,在诗人赵立宏兄的不断推助下,越来越尤显重要与珍贵,更加打开了一个全新的长治诗群;
5、本诗在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存在与区别,将人情事故融入其中,由现代性的场面与背景展示出农村生活的冰山一角,在日常化的细节描述中,勾勒出妙趣天成的滋味人生;
6、诗里行间,短短九行,除了交待了人物、情景和关系之外,在茶与咖啡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极大的反差,质感、透彻;
7、而趣味正是蕴含其中的事理,一个产物是中式的,而另外一个则是西方的,这样的融合,构建出了现代式的文明;
8、最后一行,简直就是神来之笔,既是事物的本来面貌,还是诗味的又一道风景;
9、诗中内容意味丰富,精彩纷呈,而诗的标题,则直面诗核,滋味十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与事物的差异化,自然之间皆有意趣”;
11、趣味之诗,事物之诗,现实之诗。

 

 

 

WAS VATER GEDACHT HAT – 夏微 Xia Wei

9月 27, 2021

Xia Wei
WAS VATER GEDACHT HAT

Vater war Armeearzt.
Er war in Hebei stationiert,
in der alten Stadt Xingtai.
Nur wenn er Urlaub hatte,
kam er zu Mutter zurück nach Beijing.
Ich war drei,
wir wohnten in der Qianmao Hutong,
Xinjiekou.
Meine Mutter war im Xiehe-Spital,
sie hatte meine Schwester geboren.
Vater ging sie mit mir zusammen besuchen.
Wir nehmen den Bus,
auf einmal drückt er
ganz fest meine Hand.
Die ganze Fahrt ist er bedrückt,
er ist mir sowieso fremd.
Und dieses finstere Gesicht.
Im Spital sehen wir Mama,
die ganze Bedrückung muss jetzt heraus,
ich fang laut an zu heulen.
Mama weiss, Papa weint mit,
weil sie mir
keinen kleinen Bruder geboren hat.

Ue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赵立宏组稿推荐过来一组山西长治诗人的诗,成功入典四位。地方诗人欲使其影响扩大到中国诗坛乃至中文诗坛,我想不出比《新诗典》更便捷有效的跑道了。夏微这首在其中比较突出,信息丰富,丝丝入扣,叙述颇有韵味。

​况禹点评《新诗典》夏微《父亲的心思》:人心的变化,说快也快。转眼已是生儿子,被解嘲为“赔钱货”的时代了。诗中所写的主人公的微妙心思,恰好可以留作几千年中华农业文明下性别价值观的一个较近标本。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高校声乐教师,现居山西长治。喜爱诗词和诗歌写作,主要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漳河文学》、《潞州文学》等发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夏微《父亲的心思》:父亲的心思如果不说出来,当子女的不一定能猜中,而和父亲生活多年的母亲应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场合里,“我”和“母亲”同样是委屈地“哭”,又都是因“父亲”而起,但哭中包含的原因却并不相同。诗人不疾不徐娓娓道来,虽是一段久远的回忆,但读来犹如身临其境;时代感、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以及丰富而细腻的情感交织在一起,都令本诗有着厚重而绵密的质感,显得如此卓尔不群。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6夏微《父亲的心思》

母女都哭了,母亲因二胎没有生下带把的对丈夫感觉亏欠而哭,女诗人作为长女,因父亲一路没好气委屈而泣。诗中父亲的心思,有着从传统承继来的重男轻女的心思,有着毕竟时代有所变化重男轻女也变得含蓄隐忍起来的心思,当然也有着父亲内心难以名状的矛盾。这位父亲本身是医生,而且还是军医,他的职业使得他的表现当然与一般父亲有所不同,虽然并无本质不同。我想这位父亲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他又得一女的消息,这对他来说肯定不是那么好的消息,人往往可能就是这样,事情要久不来,要来就一起扎堆,父亲坐上公共车,“不知道他怎么/把手给挤了”,透过语言的车窗,那分明就是一个时代的力量把他的手给挤了!这一细节的呈现,加上最后母女两人一起哭的爆发力,让我们一下子记住了这首诗。

马金山|读夏微的诗《父亲的心思》的十一条:
1、写作是蠢人的事业,太过精明的人,写不好耐人寻味的东西,至少耐力是一个考验;
2、于写作者而言,无论何种题材,都不能搁置过久,否则就会有流产的可能;
3、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等。现居山西长治;
4、山西的整体诗坛环境并不好,不好在众人对口语诗的不屑与排斥,而长治的诗坛则不然,不仅生态良好,且在一批好的口语诗人不断的成长过程中,影响着整个长治诗坛的阵容在更大范围内的影响力;
5、回到本诗,将过往的记忆,又重新唤起,在平铺直叙式的描绘里,把细节之处写得生动形象,语言通俗而又极富感染力,并绕有滋味;
6、诗一开头,即交待出父亲生前的职业身份,以及工作状态情况,并将家庭住址和生活信息予以描述,呈现出人生的背景与底色;
7、笔触一转,勾勒出记忆深处最为深刻而复杂的现实生活,在细腻的情景带入下,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沉实而且饱满;
8、诗中流露出来的传统观念,在自然的气息里,显现出复杂而微妙的情感,其中暗含着无以名状的本真状态;
9、结尾点亮了整首诗,也回应了现实的问题,将一个时代的问题揭露了出来;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忆犹新的事物,就是鲜活的生命力”;
11、观念之诗,记忆之诗,时代之诗。

父亲的心思
夏微

父亲生前是军医
部队在河北古城
只有探亲假时
才回北京和母亲团聚
那年我三岁
家住新街口前帽胡同
母亲在协和医院
生了妹妹
父亲带我去医院探望
乘坐公交车时
不知道他怎么
把手给挤了
一路没好气的
本来就对他陌生
脸色又那么重
到了医院一见着母亲
所有的委屈瞬间爆发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母亲知道,父亲是
因为她生的不是弟弟
和我一起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LAND OHNE FRAUEN – 第一闲人 Diyi Xianren

9月 23, 2021

Diyi Xianren
LAND OHNE FRAUEN

ich krieg den anruf,
hab mich noch nicht gemeldet,
da unterbricht sie mich schon:
bruder, du kriegst kein kindermädchen,
du kriegst keine frau auf dem land.
weißt du wie alt mein sohn ist,
er ist 29,
hat noch keine freundin.
nicht dass er nichts besonderes wär,
nicht, dass es daheim nicht so gut wär,
es gibt einfach keine frau
auf dem land.
auch eine wie ich in meinem alter
kommt nur zum frühlingsfest für ein paar tage
und ist dann wieder weg.
so eine alte mama
kann ich ihn auf jeden fall nicht
suchen lassen.

2021-02-18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诗典》小档案:第一闲人,男,属龙,本名吴宁洲,当过兵打过仗,做过公务员。办了提前退休 ,或游泳或云游。喜欢写点东西。

伊沙推荐语:在本典以军事题材引人瞩目的第一闲人,换成其他题材也不错,阅历抑或生活的积淀使然。我说过,口语诗让诗回归了文学,它的写作完全合乎文学原理,让有劲儿的诗人使得上劲儿了,而不是瞎折腾。

况禹点评《新诗典》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几十年前的国人,盼望着城市化;今天的城里人,却又开始向往过往记忆里的农村。淳朴、低成本劳动力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我们不适应,全世界也跟惊讶,可生活——就是这么推进的。本诗以对一段电话转述,侧写出了这个大时代。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是啊,除了老人和小孩,“乡里没了女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不要说29岁的好小伙在乡里找不到女朋友,就连找个保姆都如此的困难。本诗没有直接去表现农村暴露出来的人口和社会、经济等方面的问题,而是巧妙地通过“我”和“她”对话的方式,将隐藏在文字背后残酷的现实浮出水面,不但节省了诸多笔墨的铺垫,令诗歌简洁明晰;并且由当事人直陈其言,也更加地使内容真实可信。有责任和担当的诗人从来不会缺失,而诗的功用和价值也由此得以体现。

黄平子读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

——《新世纪诗典》3826

乡里没了女人

第一闲人

电话接通
我才开口
她就打断我道
大哥,找保姆
不能在乡下
你知道不
我儿子29岁了
没谈女朋友
不是孩子不优秀
也不是家里条件差
是乡里
没了女人
也就我这年龄的
过年回来几天
过完年就走了
总不能让我儿子
找个妈吧

2021.02.18

黄平子读诗:“电话接通/我才开口/她就打断我道”,打断别人说话当然是不礼貌的。“她”会打断“我”的话至少说明:“她”和“我”比较熟;“我们”先前讨论过这个话题;“她”知道“我”要说什么。“大哥,找保姆/不能在乡下”,这应该是“我俩”争论的焦点。“我儿子29岁了/没谈女朋友”,这是要给儿子找临时保姆吗?看起来像要找女朋友。“不是孩子不优秀/也不是家里条件差/是乡里/没了女人”,点题,现在很多乡里不仅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连孩子也没有了,都去了进城。大人进城务工,小孩子进城读书。“也就我这年龄的”,这是走不了的留守女人。“过年回来几天/过完年就走了”,这是“儿子”的情况。“总不能让我儿子/找个妈吧”这不是给“儿子”找保姆,是找临时女朋友的节奏。“儿子”难得回家一趟,做母亲的是要通过找保姆让“儿子”接触一下女人吗?“乡里没了女人”,城里找到的保姆,大多也是“出口转内销”的吧?
2021年9月23日17点50分

 

 

OLD PAPERS – 莫高 Mo Gao – ALTE ZEITUNGEN

9月 21, 2021

Mo Gao
OLD PAPERS

I have begun to write with a brush,
and to save paper,
found a big heap of old news.
They call it old news,
actually it doesn’t look like anyone read it.
I think I haven’t read papers in over ten years.
While I’m writing,
I am reading some headlines.
These great thick characters,
they’re influencing me.

Translated by MW in September 2021

Mo Gao
ALTE ZEITUNGEN

In letzter Zeit schreib ich gern mit dem Pinsel.
Um Papier zu sparen,
hab ich einen Haufen alter Zeitungen gefunden.
Alte Zeitungen,
sie schauen aber gar nicht gebraucht aus.
Hab auch über zehn Jahre keine Zeitung mehr in der Hand gehabt.
Beim Üben mit dem Pinsel
schau ich ein bisschen die Schlagzeilen an.
Diese dicken, groben Zeichen,
die haben Einfluss auf mich.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5.0)

伊沙推荐:很有意思很有趣,习书者体会犹深。什么是诗?如果说破便不存在的东西,即诗。这便是阐释学的诗评模式,弄不好便成为诗之敌。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旧报纸》:本诗揭出了报纸时代生活的一奇——除了输送资讯,报纸还有以下三大用处——练书法、卷烟叶、上公厕。本诗貌似着重落笔于前一种,但又不全是,它在有意无意之间隐含的信息量极大,关乎精神,也关乎个人的认知。没有执着于讨论,而且恰到好处的呈现。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近五十,说人话,写口语诗!

新世纪诗典,NPC9月22日,3824首,1205人。第5个莫高(四川)日

 

VERSTORBENE ANGEHÖRIGE – 沈浩波 Shen Haobo

9月 15, 2021

Shen Haobo
VERSTORBENE ANGEHÖRIGE

in einer nacht letztes jahr im august
ruft sie mich auf einmal an.
sie heult und klagt am telefon,
ihr älterer bruder war gestorben.

am nächsten tag flieg ich nach kunming,
ich halte totenwache mit ihr,
nehme an der verabschiedung teil,
stehe an ihrer seite.

vielleicht wenn wir zusammen
einen letzten abschied erfahren,
vielleicht wird unsere beziehung
dadurch ein bisschen wärmer?

ich hab natürlich zuviel erhofft,
es war einfach nicht möglich.

die leute glauben oft,
die toten hätten geheime kräfte,
sie könnten lebende menschen beschützen.
wenn es so wäre,
ihr bruder hätte es sicher gern,
wären wir noch beisammen.

aber die verstorbenen
haben gar keine solchen kräfte,
sie sind hilfloser als sie je waren.

2021-08-22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3.0)

伊沙推荐:四位硕果仅存的满额诗人中的两位率先继续保持满额,用实力宣示:我们不但有量,还有质,包揽九月下半月冠亚军。今天推荐冠军沈浩波,感谢众选家承让,将沈近期整理诗作中最好的一首留给了《新诗典》,事实是:我们先选时也与众选家不一致。本诗动了真气、元气,投入成本高昂,欲发死者之功以挽留生者而不如愿,哀莫大焉!实为抒情大作,当夺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死去的亲人》:本诗撼人。它表现出了生活凌驾于生、死之上的强力,并有着某种对东方神秘主义的祛魅——后者并不让人舒服,但惟其如此,更反映出了生活的残酷性。是作者非有超强的控制力,才能驾驭好的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沈浩波《死去的亲人》:只要两个恋人当中有一个人放弃了坚持,一段感情基本上就等于宣告结束。而另一个不愿放弃的人仍会抱有各种幻想,甚至于寄希望于死去的人能有所保佑,而残酷的现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至此才会幡然醒悟:“”他们比活着时/更无能为力”。本诗六个小节,环环相扣层层递进,聚焦当下人们的情感生活,还有对生死的思辨,对社会伦理的认知;情动于衷却又没有任其如江水泛滥,写得极为克制隐忍。虽是个人性的情感经验,但感性与智性的完美结合,反而极易唤起读者的共鸣。“死者长已矣”,活着的人懂得放下,并继续努力地活着才是王道。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 曲有源 Qu Youyuan

9月 4, 2021

Qu Youyuan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Vom Kaiser bis zu einfachen Leuten,
von alters her bis heute,
niemand entgeht dem Lauf der Zeit.

Auch wenn ich mich verkrieche
in meine Jahresringe,
am Ende
komm ich auch ins Krematorium.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曲有源#(13.0)

 

 

《新诗典》小档案:曲有源,1943年生,男,汉族,吉林省怀德县人,祖籍山东蓬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居家写作,每日笔耕不辍。著有诗集《爱的变奏》、《句号里的爱情》、《曲有源白话诗选》、《曲有源绝句体白话诗集》、《删繁就简》。诗歌《关于入党动机》获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1979-1980);诗集《曲有源白话诗选》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伊沙推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曲老就是我们《新诗典》的宝,40后以上的诗人还能战者,目前只剩他一人,本来,鲁迅奖第二届就撸上的他,不在我给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他老人家这个创作劲头,看来非得来个李白奖成就奖加冕不可了。老年写作就要有老年写作的样儿,就要包含历尽人生大彻大悟的智慧,本诗正是如此。

简评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雪也

诗的题目,其实是两句话,基本是两节诗的最后一句,或者说也概括了两节诗的内容。第一节,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岁月。在时间年前,帝王和平民是平等的。岁月没饶过任何人,又有人说,“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第二节,诗人回到自身,来谈生死。虽然躲进年轮,但最终难免被火化。古人云: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为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八十耄耋。由简介可知,作者已七十高龄,由诗也可以看出,诗人已看淡生死,看透生死,以淡泊宁静之心,对待未来,对待时间,对待生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是啊,“岁月没饶过一个人”。遥想当年多少帝王为求得“长生不老”,费尽心机结果依然未能如愿。正如曹操所言:“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没有谁能逃脱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本诗对生死看得极为通透,诗人坦言“而自己躲进年轮/最终/也难免被火化”,惧怕、躲避都不能逃脱死亡,谁会一直长生呢,恐怕只有文学作品里的仙人妖怪罢了。人到老时,身体会变得虚弱,精力也会变得不那么充实。老了其实不可怕,怕的是心态出了问题,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至关重要,既然无法躲避,何不笑对人生?亦是超脱于生死。只不过是死有所归,如是而已。

黄平子读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新世纪诗典》3807

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曲有源

从帝王到平民
从古到今
岁月没饶过一个人

而自己躲进年轮
最终
也难免被火化

黄平子读诗:这是一位78岁老诗人写的诗。“从帝王到平民”,这是从人物身份的角度看。“从古到今”,这是从时间的角度看。“岁月没饶过一个人”,这是点题目的前半句:“岁月不饶人”。“而自己躲进年轮”,这是拟物,把自己比作一棵树。“最终/也难免被火化”,这是点题目的后半句:“自己也难免火化”。先前,火化是树的命运。现在,火化是人的命运。借用伊沙老师的话说:“这是活出来的诗”。
2021年9月4日20点14分

 

 

BIRDS NEED TO SING – 伊沙 Yi Sha – VÖGEL WOLLEN SINGEN

8月 30, 2021

Yi Sha
BIRDS NEED TO SING

Last night the birds
have all slept in.
They were watching
the opening of the Tokyo olympics.
Nor to partake in the humans’ carnival
after their great calamity,
but to help the origami pigeons
they folded for peace
with their songs.

Translated by MW on August 31st, 2021

Yi Sha
VÖGEL WOLLEN SINGEN

Diese Nacht haben die Vögel
alle lange geschlafen.
Sie haben sich die Eröffnung
der Olympischen Spiele in Tokio angeschaut.
Nicht um teilzunehmen an diesem Karneval
nach dem großen Unheil unter den Menschen.
Aber um für die Papiertauben,
die für den Frieden gefaltet wurden,
zu singen.

Jul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Yi Sha
VOGELRUF

Gott sagte, es werde Klang!
Und es war Klang,
und die Vögel sangen.

August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鸟鸣》

上帝说要有声
于是便有了声
有灵则鸣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1)

《新诗典》小档案:伊沙,男性中国公民,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五十五岁,写诗逾两万,出书百余本,中国口语诗之中兴者、大成者、光大者,近三十载始终影响着中国现代诗的发展态势,对中国现代文明进程有着积极的贡献。

​伊沙推荐语:奥运会与世界杯,原本就是年代标记,延后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一定会成为大疫之年的重要标记,《新世纪诗典》应该以诗做出反应,别人没选出,那我自己来,而这是必须达到的目标: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爱诗者中体盲多,我来普及一个历史知识,是本诗利用的软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本诗当居八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鸟欲鸣》:奥运一奇景,它源自另一则奥运逸事,体现了人的进步,文明的进步,且在全球大疫之下,更具震撼和警示。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伊沙《鸟欲鸣》:一首净化心灵的好诗。汉城奥运会飞入圣火的鸽子被烧死,这次东京奥运会以纸鸽的形式复活,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为了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只是纸鸽毕竟不是活物,它永远不可能发出鸟儿的鸣叫。于是一群围观的鸟儿便想替纸鸽“发出鸣叫”,所以这些不是普通的鸟儿,鸟欲鸣而必鸣,只因它们有悲悯的情怀,以及向往和平的心愿,这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处在一个幸福祥和的大环境中,耳边听到的天籁,是天空传来的真正的和平鸽的鸣叫(而不是由别的鸟儿替其发声),相信那才是你我想要拥有的幸福生活。本诗聚焦当下残酷的现实,紧握时代的脉搏,体现了一个优秀诗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当然这也是内心的需要和时代的要求。

简评伊沙《鸟欲鸣》|雪也

“昨夜”,指的是东京奥运开幕时。“鸟儿睡得都晚”,这是诗人的主观判断。鸟儿为何睡得都晚?因为“他们在围观”,注意此处诗人没有用“它们”,而是用“他们”,也就把鸟儿和人平等看待。鸟儿的围观,不是参与人类的狂欢,而是替和平纸鸽发出鸣叫。为何是纸鸽呢?且看诗人自荐语提到的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鸽子被烧死,多么惨烈的场面,虽然是无意而为之。其他诗人没有注意到,但伊沙觉得必须要写,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这也是诗人应该达成的一致目标。鸟鸣,大自然中美好的天籁之音。毋庸讳言,本诗作者站的更高,想的更远。这是一首大诗!关乎人与自然,关乎世界和谐。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鸟欲鸣》的十一条:
1、诗的共情力,也是一种境界与能力;
2、把一首诗写透之前,首先要先写通亮,那么它所蕴含的意义和价值将超乎想象;
3、伊沙,原名吴文健,1966年5月19日生于四川成都,当代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西安,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4、伊沙其人,越来越是一位精神贵族,这不单单仅靠其写了多少诗,出了多少本书,编了多少人的诗,或者就一句对于文学的热爱所能够阐释清楚的,更是一种信仰;
5、伊沙的诗,从题材的角度出发,既包罗万象又丰富多姿,而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具有良好的语言质地和细节抓取,且深入思想内涵与现实生活;
6、回到本诗,在一连串的现实生活中的鲜活事物,所标注出来的内容留下了时代最重要的痕迹,有知识的凝思,还有对生命的悲悯情怀,以及对和平的有效诠释;
7、短短九行,从时间到空间,从大事件到人类文明,再从自然到和平,无不透着精神与力量,有责任坦露,还有胸怀宽广,更有时代之光;
8、诗中描写的事物层层叠叠,不仅饱满细腻,而且厚重有力,不鸣则已,一鸣即歌,是意识和观念,还是热爱与聚焦;
9、尤其是诗的最后部分,把整首诗提升到极致,个中奥妙无穷魅力,散发出迷人的弦外之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汉语的博大精深,自身所包含的东西,丰富而又精彩;
11、时代之诗,情怀之诗,人类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ECHO – 嚴力 Yan Li

8月 29, 2021

Yan Li
ECHO

Kleine Wege im Wald sind kompliziert.
Alle gehören zu ihrem Teil im All.
Ich glaub, was ich gesagt und getan hab,
bringt sicher viele Arten von Echo.
Darunter sind auf jeden Fall
Parolen, Gebete und Heulen,
aufsteigend und niederfallend.

Apropos Echo,
jedesmal, wenn die Menschen metaphysisch
Vorfrühling als Idee ans Jahr übergeben,
kommt hehres Rezitieren von Versen zurück.
Es ist nur,
der physische Stein, den sie vor unserer Zeitrechnung
in die Tiefe geworfen haben,
ist 2021 noch ohne Echo.

2021-03-21, Internationaler Tag der Poesie
Übersetzt von Martin Winter am 29. August 2021

新世紀詩典作品聯展:嚴力(26)

伊沙推荐:为什么诗人作为文学家的那一面是需要反复强调的?而作为思想家的这一面则强调得少?因为后者大诗人才需要。尤其是当"事实的诗意"确立之后,当代诗人们的综合思辩力集体下降了,严力又一次凸显出来,形象的思辨本来就是他的强项,本诗在思考疫年之中诗歌存在的意义,在8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严力《回声》:思辨型作品通常分为两种:一种是装在语言的套子里,看着挺深奥,实则空话一堆;一种是用明白话思考、辨析道理。严力的作品属于后一种。他的诗还有一个特色——能把抽象的词语、术语当作形象来写。这在当代汉语诗里,也属于别无分号。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严力《回声》:关于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关系,汉唐以来的哲学家们展开了长期的争论,王弼派玄学家和宋明时期的理学家都认为形而上的东西先于并决定形而下的东西。而在文学界却很少有这样关于二者的思辨,本诗从诗人的个人经验出发,进行了纵深的思考,这也必将引发更多人的关注和反响。无数的事实证明,形而下的东西随着的时间流逝迟早会灰飞烟灭,哪怕就是坚如磐石也会化为沙砾。而形而上的东西作为人类的意识对物质的反映,如同大山里喊了几嗓子总是会不断有回声传来。诗人以形而上的诗歌产生的回声,与形而下的坚硬石子“公元前扔进深度洞的/2021年依然没有回声”进行对比,印证了只有诗歌才有回声,这“回声”便是诗歌存在的意义与价值,它不会被时间冲淡,只会代代相传历久弥坚,而创造这一奇迹的就是诗人及他们的创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简评严力《回声》|雪也

第一节诗人设置的环境是林中的小径,“我”的言行举止,传来回声,这回声包括“口号”“祈祷”和“嚎叫声”。第二节,由个体的“我”上升到人类。人类把初春递给岁月,会传回“诗歌朗诵”,这是形而上的。公元前某日某人扔的石子,直到2021年依然没有回声。这是形而下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所以第二节诗人又运用了对比的手法。整体来看,作为画家的诗人,又带来很鲜活的画面感。在2021年国际诗歌日,诗人来写“回声”,注定隐藏了诗人的喜好、思考和一定的张力。

黄开兵:写字,难在克服惯性书写。写诗应该更是!天天训练,目的在于写得更好,但形成惯性,又容易写得油滑。主持人所说:思辩,乃行家言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严力的诗《回声》的十一条:
1、诗歌照见到了另一个自己,另一个自己又是无数个人;
2、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拥有诗歌与善良的心灵,还有真正的三两个知己;
3、严力,诗人、艺术家,1954年生于北京。1985年留学美国并于1987年在纽约创立“一行”诗刊,任主编(2000年停刊),2020年6月复刊为一年两期的上、下半年刊。2018年出任纽约“法拉盛诗歌节”主任委员,同年出任纽约“海外华文作家笔会”会长;
4、严力,是一位老诗人,是足见格局和才华的大诗人,而且通过各方面的关注,其还是一位值得珍视与尊重的人,更是一位颇具实力与素养的艺术家;
5、严力的诗,是时代的声线,是生命的强劲之力,是思想的重要表现,还是深刻而饱含情感纯度的存在,淳厚且足见功力;
6、诗中语言通感十足,浑厚有力,所包含的内容和精神状态全部集中其中,是行为本身,还是内外相间的弦外之音;
7、诗里行间,此起彼伏的声响激荡着的除了思维的碰撞与交融,丰富而多彩的人生经历,既是时代的强劲之音,还是世间的本真之情;
8、从形而上,到形而下,皆构成了由时间到空间,再从现实到精神层面的延伸,传递出浓烈的思辩力和智慧性;
9、无论是从思想的纵深推进,还是诗艺的横向延展,都透着浓浓的内心感受,是意识的觉悟,还是人性的坦露;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的丰富性,在于形象与本真”;
11、智慧之诗,时代之诗,思辩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ÜSSIGE KLASSE – 曾涵 Zeng Han

8月 26, 2021

Zeng Han
MÜSSIGE KLASSE

Mama Liu
lebt von Mindestsicherung,
sie kauft Kirschen,
nimmt eine nach der anderen in die Hand,
kauft 50g
Sonnenblumenkerne,
wählt jeden Kern
einzeln.
Sie streitet mit jemandem
ebenso gründlich,
stößt ein Wort
nach dem anderen
heraus.

Die junge Kassierin sagt,
seit Mama Lius
Sohn im Gefängnis ist,
ist seine Frau mit dem Enkel weg,
hat einen anderen geheiratet.
Onkel Liu ist
in den Fluss gesprungen.
Sie hat jetzt viel Zeit,
die kann sie sich
vert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曾涵(5.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_曾涵(5.0)

伊沙:不要说"底层关怀",而要说"平民精神",后者是《新诗典》的主流,类似于《诗经》中的国风,也是口语诗天然的精神基石。

况禹点评《新诗典》曾涵《有闲阶级》:节奏很稳,于不紧不慢中讲述了一个沉甸甸的“性格与人生”的故事——不仅仅是故事,还有生活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曾涵《有闲阶级》:本诗中“刘妈”这一形象,与真正的“有闲阶级”是有出入的,可以说这个人物典型性中又有着特殊性。生活中像这样吃着“低保”,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慢节奏地混吃等死的人不是个例,可怜、可恶又可悲。虽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有很多,甚至也很值得人同情。但要如何去生活、怎样待人接物完全在于个人的选择。诗人对”刘妈”的言行不予置评,只是通过倒叙与补叙的方式展现其生活细节与态度,有一定的讽刺意味,但全凭读者自己去做客观或主观的判断与思考,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

黄开兵:乍一看,恶人!读毕,可怜人!又应了那句俗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常做可恶之事。诗中刘妈,着墨不多,却写得形象立体,呼之欲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曾涵的诗《有闲阶级》的十一条:
1、空间即诗意,而生动的现实更是诗意的一部分;
2、静夜里的诗,多半能够抵达事物的本质,人性的极致,以及岁月的痕迹;
3、曾涵,70后,男,满族,内蒙古鄂尔多斯人。现从事电影工作,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发起人。爱好诗歌、书法,诗词作品散见于国内诗歌期刊;
4、曾涵的诗,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荒诞的气息,是现实中的荒诞,也是荒诞中的真实,其平实的语言里面生动有趣,而且信息量巨大,并饱含人生的积淀;
5、回到本诗,从题目到内容,都有一种平实的味道,更有一种嵌入生活的质地与气息,浓烈而又极富感染力,与此同时,诗里行间,还平添几分悲伤的感觉;
6、第一节,由物及人,把事物变幻成人事,且里面的动词鲜明有力,拨动人心,无不透视出现实的抖颤之声,衔接得结实而自然;
7、第二节,从超市小妹的嘴里,再次无缝衔接上第一节里的故事,显得更加丰富和完整,不仅如此,还在时间的流逝中,构成了本真的诗意;
8、诗的语言细腻而富有活力,满满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味道与感觉,还不乏体感,并借他人之口,巧妙地融合于一体;
9、诗的最后一句,升华了整首诗,也将悲伤的东西推到了极致,还给人留下了深刻而复杂的想象空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密有致的语言表达,都会是诗意的大小因子”;
11、悲剧之诗,质感之诗,故事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简评曾涵《有闲阶级》|雪也

开篇“吃低保”,为刘妈所处的阶层或阶级,定了调。正因为吃低保,所以买樱桃和瓜子,都是一颗颗地挑。也正因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刘妈和人吵架从容不迫,不疾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崩”,说明有力度。

诗的第二节,是进一步阐释刘妈为何吃低保。可以说是和首句相呼应,原因出自超市小妹之口,就显得更加可信:儿子坐牢,儿媳改嫁,刘叔跳河。原来是如此一个悲情人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么第一节人物的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虽然有大把的时间,但她是孤独的,痛苦的。

黄平子读曾涵《有闲阶级》

——《新世纪诗典》3796

有闲阶级

曾涵

吃低保的
刘妈
买樱桃
一颗一颗地捏
买一两
葵花籽
同样一颗一颗
地挑
跟人吵架
不急不徐
一个字
一个字地
往外崩

超市小妹说
自从
儿子坐了牢
儿媳带孙子
改了嫁
刘叔就
跳河了
她有大把的时间
可以
消磨

黄平子读诗:“吃低保的”,是身份。“刘妈”,是人物。人而用“妈”,说明其年纪也不小了。“买樱桃/一颗一颗地捏”,细节一。可怜的樱桃。“买一两
葵花籽/同样一颗一颗/地挑”,细节二,无聊的大妈。“跟人吵架/不急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崩”,细节三,可怕的有闲。“超市小妹说”,第三者补叙。连超市小妹都清楚,刘妈的大名可谓鼎鼎。“儿子坐了牢”,子不子。不幸之一。“儿媳带孙子/改了嫁”,媳不媳。不幸之二。“刘叔就/跳河了”,夫不夫。不幸之三。“她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人不人。不幸之四。好可怜的有闲阶级!好讨厌的有闲阶级!
2021年8月26日9点19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JIAOZI KOCHEN: 一丁 Yi Ding

8月 17, 2021

Yi Ding
JIAOZI KOCHEN

Die Zeit vergeht jetzt wirklich schneller,
ich hab in der Küche Jiaozi gekocht,
sie waren
gleich fertig.
Ich war klein, meine Mama hat Jiaozi gekocht,
ich bin ein paar Mal zum Topf gerannt,
jedes Mal hat Mama gesagt,
noch nicht fertig, ein bisschen warten.

2021-06-26 in Beijing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in Wien

Yi Ding, Künstlername von Ding Jianbao, 1971 in einem Dorf im Wanda-Gebirge in der Provinz Heilongjiang. Die Familie kommt ursprünglich aus Shandong. Wohnt in Beijing. Hat viel nachgedacht, viel gesucht, viel gelesen. Glaubt immer noch, NPC repräsentiert chinesische Poesie am besten. Auch wenn er es 77 Mal versucht und nicht hinein kommt.

《新诗典》小档案:一丁, 本名丁建宝,197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完达山脉一山村,籍贯山东,现居北京。
我一直在思考, 我要走的诗歌道路。 不停地摸索,阅读不同风格的作品, 还是认为《新诗典》代表华语诗歌的正源。
即便是发诗77遍没有入选, 也不会对新诗典失去信心。

伊沙:不论是主观感觉,还是客观事实,不论惟心,还是惟物,这都是诗意的,是事实的诗意。多关心点诗意,少关心点意义,关心诗意,就是对人生品质的最大讲究。
韩敬源:浪漫主义诗歌很难有后现代口语诗中这种瞬间出来的神感觉,灵光闪闪。一快一慢的时间感之下是事实的诗意,形成的反差装满了延绵不绝的光影交错的深情。

况禹点评《新诗典》一丁《煮饺子》:似曾相识的瞬间,似曾相识的记忆,谁都有,关键是——如果你是个创作者,你要把它们写出来。

高歌: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马金山|读一丁的诗《煮饺子》的十一条:
1、诗,不仅是一种表现方式,还是一种呈现的形式;
2、写诗,写现代诗,首先要有从内到外的感受力,其次是意味的深刻,内涵与思想的高度集中和呈现;
3、一丁, 本名丁建宝,1971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完达山脉一山村,籍贯山东。现居北京;
4、本诗写出的不只是一个人的生活与经历,更是一代人的记忆和心声,还是一个个人最直观的感受和体验,而且诗里行间的两个细节,也十分的到位;
5、如果将诗分为三个层面的话,似乎读评起来更加的好玩,如诗一开头,即直接描述了个体的感觉,也是一种总结性的句子;
6、紧接着,是诗人就近煮饺子所感悟到的状态与事实,因为饺子一会儿功夫,就煮好了,它不仅是时间上的,还是内心深处的抒发;
7、在这个饱满、形象的重现之下,竖立起一种直观的生活境况,语言紧密结合,逻辑清晰而透彻,诗意之间的断层,干净利落;
8、诗中所言,所述的各个层次,均颇具生活的色彩与温度,还具有非常现实的感觉,三种感受都可触可感;
9、最后一层,瞬间回到自己的童年,即回到了那个充满悸动与物质匮乏的年代,并且落实到妈妈煮饺子的过程,回到了妈妈的味道身上,温暖而温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话说清楚,把事记清楚,是最简单但是最重要的事情”;
11、记录之诗,感觉之诗,生活之诗。

 

 

BERG DES GLÜCKS – 刘不伟 Liu Buwei

8月 15, 2021

Liu Buwei
BERG DES GLÜCKS

1998 war ich im Filmstudio Peking Statist,
es war große Oper.
Zwei Tage, zwei Nächte,
dreitausend Statisten mit dem Rücken zur Kamera
klettern auf den Berg des Glücks.

Im Millieniumsjahr,
auf einmal ein Anruf von meiner Mama:
Sohn, ich hab dich im Fernsehen gesehen!
Mama, wie hast Du meinen Hinterkopf rauserkannt?

Ich bin deine Mama,
deinen Quadratschädel kenn ich auch unter
drei Millionen Hinterköpf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Liu Buwei, geb. 1969 in Anshan, Provinz Liaoning. Lebt in Hohhot.《新诗典》小档案:刘不伟,本名刘伟,诗人,1969年出生于辽宁鞍山,祖籍辽宁辽阳,现居呼和浩特。

伊沙:过七夕,推荐了两首泛情诗之后,我发现手头尚有三首儿子写母亲的亲情诗,准备依次推荐,今天推荐的这首是其中之最佳,来自于诗人侯马的积极助攻。儿子写母亲,最易出好诗,难度最为低,佳作最为密一一由此可见,知识分子和评论家爱说的"难度"是个什么玩意儿!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不伟《幸福山》:只有母亲才能从电视上的背影认出自己的儿子,这不是迷信,而是人类身体的记忆(父亲这方面我怀疑会差一些)。不伟这首写得朴实,也正因此,本诗探入了人类感知最神秘的所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不伟的诗《幸福山》的十一条:
1、艺术本身充满了意外,没有意外的艺术是平庸的,而凸显意外的作品是闪耀的光芒;
2、有人批评两句,不要太在意了,全部说你好,那不成圣人嘛,反过来说,圣人在现在的语境里,好像也是骂人吧;
3、刘不伟,本名刘伟,诗人,1969年出生于辽宁鞍山,祖籍辽宁辽阳,现居呼和浩特;
4、本诗以细腻的叙述方式告诉我们,妈的爱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朴实无华的,与此同时,生活中最细微的情景,都在其中变成了可触可感的事物;
5、诗一开头,即以回忆的方式交待出“我”的工作情境及画面,在具体的行为状态里,构成了那段时期凸显质感的影像;
6、在接下来的三节诗里,内容的关联性极其丰富,思路清晰明澈,表达的干净利落,却从头到尾都跳荡着一颗闪亮的心;
7、尤其是诗中的母亲,一眼就能辨识出来儿子这一点,最为动人心弦,缘于诗意本身的真实与现实,以及亲人之间最敏锐的感知力;
8、诗中作者个体化的经历,透露出亲情、生活、工作,以及时代的印痕,饱含深情与深刻,母亲的话不仅是成就了本诗的点,更加回荡于心;
9、幸福山,这个颇具深意的名字,在本诗中既凸显张力,又尤为珍贵,朴实而独特;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深有感触的点点滴滴一五一十地表达出来,也是一门重要的技艺”;
11、亲情之诗,感知之诗,细节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PUREN – 蓝風 Lan Feng

8月 13, 2021

Lan Feng
SPUREN

diese paar strassen
die bin ich viele jahre gegangen
da sind viele fussspuren
von mir.
in diesen tagen
werden die bauarbeiter
die strassen teeren
und meine spuren
sind bald asphaltiert.​

11. 6. 2021
Ue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Lan Feng,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in Xiangyang, Provinz Hubei. Hat zwei Gedichtbände publiziert. 蓝风,70后,湖北襄阳人,著有诗集《彼岸》《俗世的光芒》

伊沙:好多文学青年(其中不乏诗人),总以为变形、玩虚、浮夸才得诗意,殊不知原形、实在、本质亦生诗意,本诗就是佳例,来自"导演诗人"刘一君的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蓝风《足迹》:老老实实的诗意。不是所有老老实实的诗句都能唤起读者的兴趣,但当诗中住着真实的人生,以及对它的直面,那一切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蓝风《足迹》:布满自己足迹的小路,即将被沥青覆盖,多少有点不舍与失落,也是人之常情。本诗写出了现实之中的某种残酷性,好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好好地活着,被沥青覆盖的路面将会重新留下自己的脚印👣。其实世上本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旧的事物迟早会被新事物所替代,所以生活里总是充满了各种变数,该如何去面对,也许是每一个人都要直面的深刻而艰辛的话题。

 

黄开兵:蓝风的《足迹》,我竟然读出一种幽默感。过度解读反而没意思了。但是,说者可能无心,听者也许有意,误读,也是诗意的某种延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蓝风的诗《足迹》的十一条:
1、勤奋是天才的垫脚石,作品是诗人的硬骨头;
2、现实的生活,饱含着荒诞的一切,这是再丰富的想象力也不可能呈现出来的;
3、蓝风,70后,湖北襄阳人,著有诗集《彼岸》《俗世的光芒》;
4、本诗以一种通俗易懂的语言,平实简约的方式,在不动声色之间,将生活中最不易察觉的事物予以呈现,构成了后现代主义风格迥异的作品;
5、诗一开头,即以一个平面的情景再现所经历的画面,并由此进一步引入一种存在的境遇,将“我”的足迹以本真的姿态予以裸露;
6、紧接着,更进一步的是从时间上,在物理的变化中,显现出另外一种状态,这是形式的发展,也是质地的改变;
7、诗中极为珍贵的,是在同一个场域的不断深入与变化之中,回到了人的身上,构成了现实世界的人文景观和艺术价值;
8、最后一部分,将本质抵达到一种极致,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无言和不舍的感觉,沉实而回味悠长;
9、还有一点尤为重要,那就是本真,此诗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目,并由此带来了生命中所蕴含的不易言说的部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意安静地待在生活中,需要敏感和锐利的眼光去发现,去记取”;
11、本真之诗,平实之诗,复刻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USSBALLMATCH 1914 – 杜思尚 Du Sishang

8月 1, 2021

Du Sishang
FUSSBALLMATCH 1914

Nasskalter Schützengraben,
regennasse Leichen.
Diese Bilder vom ersten Weltkrieg
sind schon über hundert Jahre alt.
Was ich jetzt noch weiß,
das ist der Weihnachtstag,
wo die Soldaten auf beiden Seiten
ihre Waffen niedergelegt
und auf dem Schlachtfeld
Fussball gespielt haben.
Neben dem Match
tauschen sie Zigaretten und Rum.
Sie holen Familienfotos heraus
und feiern die Tore.

Übersetzt von MW am 1.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杜思尚#(9.0)

Du Sishang, geb. 1974 in Nanyang, Provinz Henan, ist seit 1992 bei der Armee. Er hat die Kunstakademie der Streitkräfte abgeschlossen. Er hat zwei Gedichtbände publiziert, seine Texte sind in vielen Zeitschriften und Anthologien erschienen. 《新诗典》小档案:杜思尚,1974年生于河南南阳,1992年从军至今。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诗歌作品发表于《文艺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诗潮》、《橄榄绿》、《读诗》等刊物,入选《新世纪诗典》、《葵》、《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文本。著有诗集《人间》,《我常垂钓于逝水河畔》。

伊沙点评《1914年的足球赛》:八一建军节,又适逢东京奥运会期间,特推荐《新诗典》迄今1193位诗人中惟一的现役诗人杜思尚一首写足球的诗,此诗在8月上半月中可居亚军。本主持呼和浩特推荐。

况禹点评《新诗典》杜思尚《1914年的足球赛》:有些史实细节的记述,宏大的“官史”多数时候不予重视,但往往正是这类细节,才藏着人性和文明的秘密。为世人发掘出它们,也是现代诗不同于以往诗歌的贡献之一。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杜思尚《1914年的足球赛》:残酷的战争时期里一场特殊的球赛,让诗人至今记忆犹新,可见这是一场看似普通却又极不普通的球赛。如果抛开交战双方士兵们战士的身份及各为其主的因素,这些普通人家的孩子是完全可以放下芥蒂,做到和谐相处、友好交往的,诗中那些关于球赛的感人肺腑的细节、暖心的画面便是明证。若世间没有战争,而是多些这样的球赛、烟丝、照片和朗姆酒该有多好!宏大的背景与具体而微的细节、人性的善良与战争的丑恶交织,带给读者内心强烈的冲击与反思,久久难以平静。

马金山|读杜思尚的诗《1914年的足球赛》的十一条:
1、一首诗应该是一颗种子,和一堆燃烧的篝火,更是一颗智慧的内心;
2、于诗于诗人而言,对于那些不是在内心深处真正的怀有一颗敬畏之心的人,甚至于把人当成物品的人,何必要尊重他呢;
3、杜思尚,1974年生于河南南阳,1992年从军至今。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诗歌作品发表于《文艺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等刊物,入选《新世纪诗典》等文本。著有诗集《人间》、《我常垂钓于逝水河畔》;
4、久未读到杜思尚的诗,当然,在这里专指其再次入典的作品,而同为有过军旅生涯的我,读到今天的推荐诗,不由得让人倍感亲切;
5、杜思尚的诗,语言极为厚实而简洁,形式上具有多重角度和力度,内容方面则更加丰富、饱满,而且清晰,在思想意识与深度层面,更加的深刻与沉实;
6、本诗以战争为背景,并以破天荒的足球赛为主题,写出了圣诞节交战双方的精神状态和心理世界,尽管已过去百余年,但诗里行间的层次感和画面感,凸凹有致,色彩纷呈;
7、诗中由三节构成,一节是战场中冰冷血腥的画面,另一节是战场成为足球场的细节挖掘与呈现,最后则是由球回到观众战士的精神层面,令人动容;
8、战争时期的精神文明生活,对于战斗中的人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既可以增加战斗力,更加可以有效改善人们内心深处的紧张情绪与恐惧心理,但此诗却写出了交战双方的“合作”,凸显出人性的善恶是非,值得深思;
9、诗的标题,从时间到故事情节,直面现实而又不失深刻,将二手资料转化为自然的“我”之诗意,绝妙而真切;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现实是残酷的,更是荒诞离奇的”;
11、荒诞之诗,画面之诗,反思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EINÄUGIGER SCHNEEMANN – 周鸣 Zhou Ming

6月 17, 2021

Zhou Ming
EINÄUGIGER SCHNEEMANN

Ich war klein.
Eines Tags hat es groß geschneit.
Ich hab draußen vor der Tür
einen Schneemann gebaut,
mit schwarzen Knöpfen
als Augen.
Am nächsten Tag in der Früh
bemerk ich ein Knopf ist weg,
als wär er ganz von selbst fortgeflogen.
Ich will grad rufen „Einäugiger Schneemann!“,
hab noch nicht „ein“ gesagt,
da halt ich mir schon
den Mund zu.
Denn neben mir
steht
groß und ernst
mein einäugiger Vater.

2021-05-25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5.0)

伊沙推荐:几天前,在绵阳,李白诗歌奖十年大奖颁出了当代诗歌史上空前(希望不绝后)的团体奖一一中国新世纪十大诗歌强省奖。此奖颁发时,不少诗人都在计算自己对所在省的贡献。浙江省幸得第十,仅比第十一名广西多得3分。因此刚才,我看了看实力榜,看看周鸣为浙江贡献了几分?结果是13分,今天是第14分。本诗在4.4云诗会上险些进三甲,这半月险些进冠亚,它好在脱离了反映什么,表现什么,而达诗趣自成。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独眼雪人》:读至诗尾,也有点儿替小时候的作者担心,虽说童言无忌,可那也是要挨揍的节奏啊——而诗(乃至文学)的韵味,就在于传递这种简单却又醇厚的生活感。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独眼雪人》:哈哈,面前是“独眼雪人”,身后是“独眼父亲”,而中间是怕“祸从口出”,紧紧捂着嘴巴的“我”,这搞笑的画面定格在脑海中,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小时候因为乱说话没少挨打,所以不禁为诗中的“我”捏了一把汗,幸好“我”反应灵敏才及时止损,不然恐怕免不了遭受皮肉之苦。这种近似的情感经验很容易勾起读者的回忆和共情,更具生活的质感和诗歌的意趣,实属难得。

 

 

 

DRACHENBOOTFEST – 徐厌 Xu Yan

6月 14, 2021

Xu Yan
DRACHENBOOTFEST

ich mach das bambusblatt auf
krieg keinen bissen runter
ich fühl mich wie diese klebrigen reiskörner
fest eingepackt gedämpft
dass die die satt werden
es gut vertragen
werden sie jahr für jahr
rechtzeitig verschlungen

2018-06-1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厌#(1.0)

伊沙推荐语:60后传奇继续上演,《新诗典》节庆日首次由"新人"担纲,于端午节推荐内蒙古徐厌之《端午节》,应景又不应景,来自于诗人侯马的助攻。本主持四川绵阳推荐。

况禹点评《新诗典》徐厌《端午节》:本诗堪称端午诗中的异类。由粽子联系到个体生命的捆缚。一下子让端午这个题材拥有复调式的景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厌《端午节》:看到本诗前两行我就被深深吸引了:“一口都吃不下去”,为何?我这个粽子控急于从诗中找出答案,原来自己“粘糯”、“被捆绑”、“被蒸煮”,再被“使果腹者
/顺利果腹/一年一年/被如期吃掉”的命运与粽子这传统食品何其相似!人如粽,粽如人……所以谜底一出,“一口都吃不下去”就顺理成章了。将传统食品与自身命运相关联,这种与一干众人写端午及粽子的常规写作迥异的表达,令人耳目一新。不由想起尼采曾说过:“在孤独中,孤独者将自己吃得一干二净,而在群体中,他被众人吃掉。”本诗写出了命运的沧桑感和无力感,至于“果腹者”是谁?读者可以自行去脑补。

 

 

NORDDORF – BEI ZHUANG CUN:一兵 Yi Bing

6月 10, 2021

Yi Bing
NORDDORF – BEI ZHUANG CUN

In der Volksschule
hab ich ein Formular ausgefüllt.
Bei Zhuang Cun, Norddorf.
In der Mittelschule hab ich geschrieben
Gemeinde Ulmenwald, Norddorf,
auf Chinesich Yulin xiang, Bei Zhuang cun.
Als ich in der Stadt war, hab ich geschrieben,
Kreis Xiangyuan, Gemeinde Ulmenwald.
Von der Provinz aus hab ich geschrieben
Stadt Changzhi, Kreis Xiangyuan.
Heute würde ich schreiben,
Provinz Shanxi, Kreis Xiangyuan.
Nach dem Ausfüllen
würd ich manchmal
im Herzen
innehalten, ein paar Sekunden,
und „Norddorf“ denken.

2021-03-1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一兵#(2.0)

伊沙:人之为人的三大命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到哪里去?籍贯关涉对前两个命题的认知。本诗向我们展示了认知的过程。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籍贯可是已经落伍了,于是便出现了这样滑稽的现象:有的人,年纪不小了,却从未去过他的籍贯。如果将籍贯填成出生地,可生下俩月就迁走的人呢?总之,这是一个文化性的选题。

况禹点评《新诗典》一兵《北庄村》:像电影镜头,从一隅无限拉远,拉出一路辽远的岁月,但无论岁月再壮阔、再幽深,它的中心点仍然来自我们降临人世的那个小小的角落,并一次次令我们在不同的节点上回首。生命之旅正是这样。本诗很形象,也让读者想起自己的那一个“北庄村”。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一兵《北庄村》:随着时代的变迁,“籍贯”一词在如今的社会文化中已经价值不大了,但在法律意义上,籍贯仍有严格的定义,也是各类个人资料必填项目之一。诗人以一首小诗将“籍贯”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名词载入“诗册”,也是贯穿其半生个人文化生活的记录,有着独特的历史感,打着时代的烙印。结尾处“北庄二字/有时也会/在心里/停留那么几秒”,面对再熟悉不过的故乡名,它不仅仅是表格上填写的一个地名,更有一种故土难离的复杂滋味,流露出的是淡淡的乡愁,使人“心有戚戚焉”。

马金山|读一兵的诗《北庄村》的十一条:
1、诗界性,有时候就是一个点;
2、记录即诗,无论是对事物的,还是内心变化的;
3、一兵,本名张一兵。山西襄垣人。70后,诗歌作品见于《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山东诗歌》、《中国诗影响》、《角落》等报刊杂志;
4、去年七月,与赵立宏兄和吴涛兄长治相聚,首次见到一兵兄,近一年来对于其写作的关注,越来越有生命的质感和生活的浓稠度,并在不同的向度有新鲜的挖掘,值得点赞;
5、谈及籍贯,尤其是在职场,仍具有极强的实用价值,面对每一个员工,都有必要进行深入的了解,以求服务于管理,所以它的重要性在不同的领域,仍然有用且有效;
6、而本诗中所写到的各个环节,是有不同的触及感,无论是谁都逃脱不掉这个事实,更脱离不掉其中所暗含的情感,更是一个宏大的时代课题;
7、诗开始由两节组成,一个是层层递进,由地名的状态,到心理的状态,而且是极其重要、敏感而深刻的点;
8、诗中由村到乡,再由县到市,并由市到省,由省回到村,这样描写的纵深推进,将籍贯的角色转换,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9、一生能够写出一首关于故乡的好诗,是一件特别值得庆贺的事情,更是一件一生都值得骄傲与自豪的事情,无疑诗人一兵抓取住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层次即逻辑,清晰即细腻的质地,情感的宝藏”;
11、故乡之诗,时代之诗,情感之诗。

 

黄平子读一兵《北庄村》

——《新世纪诗典》3721

北庄村

一兵

小学时
籍贯栏里填写
北庄村
上了初中写
榆林乡北庄村
到了市里是
襄垣县榆林乡
再到省里时
长治市襄垣县
如今我填写
山西省襄垣县
填完表
北庄二字
有时也会
在心里
停留那么几秒

2021.3.11

黄平子读诗:“小学时/籍贯栏里填写/北庄村”,读小学没有出乡。“上了初中写/榆林乡北庄村”,读初中没有出县。“到了市里是/襄垣县榆林乡”,这是没有出市。“再到省里时/长治市襄垣县”,这是没有出省。“如今我填写/山西省襄垣县”,这是出省了。这时可以算是真正离开了家乡。因为离开了家乡,所以对家乡开始了思念:“填完表/北庄二字/有时也会/在心里/停留那么几秒”。那停留的几秒,就是思念,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现代人离乡的概率远比古人大,离乡的时间也不会比古人短,但是现代人很少有乡愁,究其原因,应该是交通太发达,通讯太方便!

2021年6月10日17点14分

 

 

 

NOCH LANGE LEBEN – 伊沙 Yi Sha 《但愿人长久》

6月 4, 2021

Yi Sha
MÖGEN WIR LANGE LEBEN UNTER DEM MOND

Der Geburtstag meines Vaters
an den ich mich am besten erinnere
ist der 5. 8. 1990, er war 55.
Am Anfang der Ferien ging ich nach Beijing,
Kommilitonen wie Xu Jiang und Sang Ke
haben an unserer Uni ein Zimmer gemietet.
Ich hab mit ihnen zwei Poesie-Wochen verbracht,
(wir wollten unsere Uni-Zeit einfangen,
die gerade erst vorbei war).
Ich bin genau an dem Tag zurück gekommen,
um Vaters Geburtstag zu feiern.
Damals war die Alte G noch meine Freundin,
und meine Mutter war noch gesund.
Was sie gekocht hat,
hab ich in diesem Leben
am liebsten gegessen.
Beim Essen hat sie so unendlich froh
zu mir hingeschaut,
als ob die ganze Welt mich verwöhnt,
so wie die Alte G jetzt unsern Sohn anschaut.

2018-08-05
Übersetzt von MW am 4. Juni 2021

 

但愿人长久

伊沙

迄今最难忘的父亲生日
是1990年8月5日
他的55岁生日
一放暑假我就去了北京
徐江、桑克等同学抗分
在北师大占了一间宿舍
我去跟他们以诗度日了两周
(真想留住我们
刚刚逝去的大学时代啊)
这一天刚好赶回来
给父亲过生日
那时老G还是女朋友
那时母亲还健康
她做的饭菜是我此生
最爱吃的饭菜
吃饭时她就那么
无限欣赏地看着我
仿佛全世界都在宠着我
就像现在老G望看吴雨伦一样

2018.8.5

 

Yi Sha
MÖGEN WIR ALLE NOCH OFT DEN MOND ANSCHAUN

der geburtstag von meinem vater
den ich überhaupt nicht vergessen kann
das war am 5.8. 1990
mein vater war 55
ich war in den ferien nach Beijing gefahren
zu xu jiang, sangke und anderen von unserem jahrgang
wir haben ein studentenheimzimmer besetzt
an unserer pädagogischen hochschule
ein dichtertreffen zwei wochen lang
dann bin ich zum vatergeburtstag zurück
damals war meine frau nur meine freundin
meine mutter war noch gesund
was sie gekocht hat war das allerbeste
was ich jemals gegessen hab
während des essens hat sie mich so angeschaut
als ob die ganze welt mich verwöhnen will
so wie meine frau jetzt unsern sohn

August 2018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18

AM 15.AUGUST:伊沙 Yi Sha

 

TRÄUME – 伊沙

6月 4, 2021

Yi Sha
TRAUM 1776

In einer Stadt in Europa
auf dem Stadtplatz,
vor den Springbrunnen
kommen NPC – Dichter.
Ich sag zu Ma Fei:
“Ich bin grad im Traum,
Springbrunnen hab ich
imTraum am häufigsten
gesehen.
Also träume ich!”

Ma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梦(1776)》
伊沙

欧洲某国某城
城市广场
喷泉前
《新诗典》诗人
来也
我对马非说:
"我在做梦
喷泉是我
梦见过的

最多的东西
说明我在做梦"

2021.5

Yi Sha
TRAUM 1780

Preisverleihung 10 Jahre NPC
findet in Beijing statt.
Meine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meine Studentenzeit, 1500 Plätze,
Halle der Wissenschaft und Kultur
Ich bringe Preise mit,
aber drei zuwenig.
Vielleicht daheim vergessen?
Muss sie holen, zurückfliegen,
aber zuerst ruf ich Mama an.
Ah! Damals lebt Mama noch!
Wenn was nicht klappt, wird jemand sagen:
“Nicht gleich aufregen,
wird nicht so schlimm sein.”

Ma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梦(1780)》
伊沙

《新诗典》十周年颁奖礼
似在北京举行
我大学时代的北师大
一千五百座的
科学文化厅
我带去的奖杯
少了三座
是不是落在了家里
我准备飞回去取
还是先打电话问问妈妈
啊!这时候妈妈还活着
出了错有人会对我说:
"先别急
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2021.5

Yi Sha
TRAUM 1781

Auch im Traum
macht mich das
wütend.
An einer Strassenecke
legt ein Dichter
einem anderen
eine Hundeleine an.

Ma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梦(1781)》
伊沙

即使在梦里
这个场面也让我
出离愤怒
在街角
一个诗人
给另一个诗人
拴上了狗链子

2021.5

 

 

BIN EIN KERL – 绿鱼 Lü Yu

6月 3, 2021

Lü Yu
BIN EIN KERL

Meine Frau weiß,
wann ich jeden Monat
mein Gehalt krieg.
Und an dem Tag,
ganz pünktlich,
erinnert sie mich mit einer Nachricht,
ich soll ihr Geld überweisen.
Machmal gehts mir auf die Nerven,
manchmal möcht ichs nicht hergeben.
Von meiner Mama
hab ich ein Lied im Ohr,
das kommt mir dann daher:
„Ehe mit Kerl, Essen, frierst nicht mehr!“

2021-03-0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绿鱼#(3.0)

伊沙推荐:《新诗典》推荐语永远实话实说(是中国新诗批评最高水平的日常体现):在相对显弱的六月上半月里,两位90后诗人脱颖而出,夺取冠亚军。冠军绿鱼胜在生活之重、质感、态度。"也有不想给的时候"一一谁不知道谁啊!在中国当代诗的语境中,连这种实话都不普遍,尤其是传统抒情诗,话不假大空,是不会说出口写进诗的。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绿鱼《我是汉》:读完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只是觉得活着不易,做人更难,做个有责任心、养家糊口的汉子更是难上加难。虽然时代在进步,人们的观念也在改变,可思想里某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是会时时跳出来作祟,虽说男女平等,都有各自的工作和事业,不再像过去“女主外男主内”,但家庭中对男性的倚重还是多一些。一如本诗中,当“我也有烦的时候/也有不想给的时候”,母亲的那句:“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就会冒出来,虽然没有交代到底给还是没给,但答案已是不言自明。口语诗人对内心世界真实的袒露,对生活无所不至的揭示,以及对人性的刻画是如此地深刻,本月上半月之冠当之无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绿鱼的诗《我是汉》的十一条:
1、真实即诗实,即诗的骨核;
2、深刻,是内心的诗意,还是诗性的再次显现;
3、绿鱼,本名程逊,1990年1月出生,安徽涡阳人。2012年毕业于山西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干部学院,目前在北京工作及生活;
4、本诗作者,在北京磨铁诗歌活动中见过,低调、沉浸,还有一次,我在山西工作时,其到离我不远的城市办事,本已约了,但因相互之间的信息未能及时响应而未能相聚,通过关注其朋友圈动态,可以感受到其敏感、真实的内心世界;
5、在诗里说出真实的话,对于很多非口语诗人来说,都会觉得没什么深度,更没有什么可写的,甚至都不认为是诗,殊不知,好诗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这就是观念的本质区别;
6、回到本诗,语言平实而富有活力,且具有生活的弹性,质地细腻而且全部是真实写照,又不乏鲜活的生活之痕,本真而充实;
7、诗中的细节,不仅呈现出生活的底色状态,还溢满亲人之间最本质的元素,而“我妈的话”,使我本来的模样暴露无余;
8、原汁原味的诗性,原汁原味的人性,原汁原味的语境,原汁原味的生活,原汁原味的质感,原汁原味的诗维观念;
9、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对于生活细腻、干净、透彻,就是诗意的另一种境界与丰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的本来面貌即为诗,就从身边开始吧”;
11、生活之诗,本真之诗,质感之诗。

黄开兵:绿鱼好诗!让我心生共鸣。最近直接想瘫平。心绪烦杂,字也慌乱,生存境况,如此潦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绿鱼《我是汉》

——《新世纪诗典》3713

我是汉

绿鱼

妻子知道
每个月
我什么时候发工资
每到发工资那天
她准时
微信提醒我
该给她转钱了
我也有烦的时候
也有不想给的时候
每当那个时候
我妈的话
就从我脑子里
钻出来: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2021.3.1

黄平子读诗:“妻子知道/每个月/我什么时候发工资”,妻子关心丈夫的工资日,这很正常。“每到发工资那天/她准时
微信提醒我/该给她转钱了”,这有一点点不正常:首先,“妻子”为什么每个月都要“我”给她转钱。绿鱼是90后,他的妻子年龄也差不多吧。才30左右的人,自己没有工作吗?还是钱不够用?其次,为什么每次都要提醒,是“我”太健忘吗?第三,为什么要微信提醒?是两人关系不好吗?第四,为什么要那么准时提醒,是怕“我”发完工资乱花吗?“我也有烦的时候/也有不想给的时候”,“我”是烦“妻子”吗?还是烦别人。给妻子的钱难道不是一家人的正常开支吗?“我”为什么会不想给?“妻子”是全职太太还是有工作的人?“每当那个时候/我妈的话/就从我脑子里/钻出来:‘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要靠妈妈的话,要靠一句俗话来维系和“妻子”之间的关系,看来“我们”之间是出了问题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是没有经济独立时代的女人说的话。如果现在一个女人还要靠“汉”来“穿衣吃饭”,肯定会让人瞧不起。我觉得“她”应该去读一读鲁迅先生的《娜拉走后怎样》

2021年6月2日20点1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UTTER TRAGEN, FRÜHLING SCHAUEN 远村之子 Yuancun Zhizi

5月 29, 2021

Yuancun Zhizi
MUTTER TRAGEN, FRÜHLING SCHAUEN

Die Sonne strahlt,
die Vögel singen.
Mutter sagt,
ich war den ganzen Winter im Bett!
Er ist auch schon 70,
weiß genau, wovon sie redet.
Mit der Hand durch den Raps fahren im Wind,
Weizensprossen sehen im Feld,
die Erde riechen.
Also nimmt er sie auf den Rücken,
genau wie sie ihn, als er klein war,
so gehen sie hinaus.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Yuancun Zhizi, Künstlername von Liu Changqian.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im Kreis Feidong, Provinz Anhui. Mittelschullehrer auf dem Land, liest gerne, schreibt ein bisschen. Seit 2021 Mitglied der Aofu Poetry Society. 《新诗典》小档案:远村之子,本名刘昌前,男,70年出生,安徽省肥东县人,乡村中学教师,课余喜欢阅读,偶尔写一点。2021年元月加入傲夫诗社。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远村之子#(1.0)

伊沙推荐:多好!在我看来,即使写母亲,写矫情写滥情了也是罪,更是罪。前几天,袁隆平去世,悼诗一片,又成诗的车祸现场,传统抒情诗长久不变革的下场,就是每写社会公共题材,便是他们丢人现眼的灾难现场。口语特则须独特发现、事实诗意、搅出新意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远村之子《背起母亲看春天》:写得细腻而节制。情在可感,细在日常。这种真切的蕴涵,中文作品里不多见。让我想起山田洋次、木下惠介导演的日本电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远村之子《背起母亲看春天》:一个“懂”字胜过千言万语,所以儿子知道母亲“在床上熬了一冬了”,最需要“摸一摸风中的油菜/看一看地里的麦苗/闻一闻泥土的气息”,这样的默契是几十年相濡以沫培养出来的亲情之花;一个动作“背”,便是对“孝”最好的诠释,光“懂”还远远不够,毫不犹豫付之行动才能让爱落到实处:“像母亲背起自己的童年/他背起母亲/出了门。”这既是角色的互换,也是“他”强烈责任感的体现,更加深了自己对亲情的理解。整首诗虽寥寥数行,却如一杯浓缩的咖啡,散发的是馥郁的生活气息,是诗人对母亲和家人的挚爱,呈现给我们的是人世间最珍贵、最美好的春天,让人不知不觉间被深深感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又一首令人感动的写母亲的诗!诗中句句平实言语平常物事,但呈现出了最真切的母子之情。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UFKLÄRUNG – 南人 Nan Ren

5月 25, 2021

Nan Ren
AUFKLÄRUNG – WASSER UND STEINE

In der ersten Lebenshälfte
steigt das Wasser an,
die Flut steht jeden Tag höher,
du siehst dich mit fallenden Blüten im Spiegel,
von fahrenden Schiffen
fühlst du dich gezogen.

In der hinteren Lebenshälfte
geht das Wasser täglich zurück,
die Flut steht jeden Tag weniger hoch,
die Knochen, die Steine, aufrichtige Worte
werden wie Pflastersteine
nacheinander recht deutlich.

2020-09-04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南人#(21.0)

伊沙推荐:与同行、读者分享一下我作为编选者和诗人的心迹:4.4《新诗典》十周年"十年磨一剑"云诗会上,我初听(读)本诗时,在订不订货的决定做出前,犹豫了五秒,说明有纠结,实话说我不喜欢本诗这种总结的口气,又觉得写得很形象,并未脱诗性。也就是说,本诗留下了理性的痕迹。口语诗的高境界是大雪无痕。

况禹点评新诗典南人《水落石出》:南人此诗,能看出源自活体生活的赐予,有现代禅诗的味道,却又同时是明明白白的实话。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南人《水落石出》:很精微的一首诗。人生确如诗中所写:后半生骨销形瘦,明澈深远。记得曾和一位90多岁的老先生恳谈,他讲早年的故事,用的都是极淡极简的词,但多年后仍能记起。我想来自那些入骨的勾勒。本诗如此。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南人《水落石出》:常读南人的诗,他的诗温和、理性,时时迸溅出思想的火化,他的每一首都不甘于平庸,只要你认真读完,总能发现文字背后潜藏的深意。本诗是诗人对人生独特的感悟,将人的前半生与后半生加以对比,道出了二者心路历程的变化,将生命的真相以“水落石出”高度概括,十分生动形象,也许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等待“水落日出”的过程,潮涨潮落也不过如此:“潮水一天天落下去/骨头,结石,真心话/鹅卵石一般/粒粒显现”,这也不失为人生的另一种风景,但整首诗的基调却并不低沉,有看破世事的通透和坦然,以及铮铮的骨感。诗歌分为两节,句式整齐鲜明,结构上独具匠心,用语干净讲究,是一首文质兼美的佳作。

韩敬源:体制内的口语诗人越来越保守,尤其像南人兄这种高级的——本诗承袭了经典性,但先锋性就钝了,但是会获得大众的认可和喜欢。本诗也确实有种艺术的形象性和生命的通透,能同时在一首短诗里做到这个程度,非常难,这就是新诗典的高度。致敬南人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南人的诗《水落石出》的十一条:
1、诗是一把钢尺,更是灵魂的摆渡;
2、我一直坚信,中国的汉字也是有温度,有立体感,甚至是有气味的,而它在诗里面,就是智慧;
3、南人,男,江苏泰州人,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2000年创办先锋诗歌网站《诗江湖》。获磨铁诗歌奖2017年度十佳诗人奖;获新世纪诗典第十届李白诗歌奖特别奖。现居北京;
4、南人的诗,具有丰富的精神状态,简约的文字表达,现代的先锋意识,又不乏个性的诗理纹路,通透而明亮;
5、本诗通过前半生与后半生的描述,构成了人的完整的一生,以及诗意的张力与现实,形象生动而且极富立体感,语言及口吻个性且深入奇崛;
6、诗的第一节,既有事物的本质加码,又有时光的记忆脉络,而且多是一个填充的过程,暗含人生的深意,文字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力量;
7、第二节,则是在做减法,所有的景物均可触可感,关乎生命成熟的纹理,和第一节形成鲜明的对照,还有颗粒状,何等形象;
8、这是一首活出来的诗,这是一首现代式的禅诗,这是一首打破常规思维的诗,这是一首包含生命体验的诗,这是一首自带生活痕迹的诗;
9、标题别具匠心,以一成语囊括诗的内容,还有某种层次感,可谓骨感、充实;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命是场马拉松,里面饱含诗意的色彩与图案”;
11、思考之诗,禅味之诗,人生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南人《水落石出》

——《新世纪诗典》3705

水落石出

南人

人的前半生
水分日渐充盈
潮水一天天涨起来
落花倒影
过往的船只
搅动心灵

人的后半生
水分日渐消退
潮水一天天落下去
骨头,结石,真心话
鹅卵石一般
粒粒显现

2020-09-04

黄平子读诗:“水落石出”出自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欧阳修用“水落石出”来写大自然的秋季,很形象。现在南人用它来写人的后半生,也很形象。“人的前半生/水分日渐充盈/潮水一天天涨起来”,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条河,这是人生、事业的高潮期。“落花倒影/过往的船只/搅动心灵”,落花和船只是人生中的过客。倒影是相对固定的物事。不管是匆匆的过客,还是长驻内心的物事,它们对心灵的搅动都是相同的。“人的后半生/水分日渐消退/潮水一天天落下去”,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条河,这时已经走到了人生、事业的低潮期。“骨头,结石,真心话/鹅卵石一般/粒粒显现”,这是本诗的诗眼。骨头是“石”,结石是“石”,真心话也是“石”。它们都有是硬度的。正如“涨潮”会让江水变得更加混浊一样,“落潮”也会让江水变得更加清澈。“水落石出”有一个前提:水底必须有石头。如果水底没有石头,就算把水全部抽干,你看到的,也只是一堆烂泥巴!

2021年5月25日20点49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23——5.2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23——5.29)

PLATZ – 邢昊 Xing Hao

5月 23, 2021

Xing Hao
PLATZ

Ein alter Dichter
vermachte zu Lebzeiten seine Sachen
als es ihm noch ganz gut ging
dem Museum moderner Literatur
um rechtzeitig
einen herausragenden
Platz zu erhasch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4.0)

邢昊诗画近作选

伊沙:此事是一则旧闻,那个人我记得是谁,现在是真的死了,代表作早已没有人读。永恒之事,人算不过天,搞点小动作没啥用。前几日看电影《柳青》,他说作品好不好,五十年后再看,他说的五十年已经到了,再往后更没指望一一时间就是如此残酷,你生前就算是绿巨人又能奈何得了它吗?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位置》:看此诗,又学习了一个常识——原来现代文学馆是不展活人东西,只展出遗物的(原来还以为活的死的都一起展呢)。这也是本诗的一个关键前提——“老诗人”过于在意不朽,玩了一手“低级操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新儒林外史!这样的“诗人”,又能写出什么好诗呢?就这个着急劲,最多也只能赶赶“公共汽车”,还是那种喝令年轻人让座的货色!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邢昊《位置》:古语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由此可见,普天之下芸芸众生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劳累奔波并乐此不疲,其中的“利”,不外乎金钱和名望。而文人墨客更看重的是“名留青史”或“流芳百世”,所以才会有本诗中那位“老诗人”,为了在文学馆抢占一个显赫的位置,“人还好好的/就早早把遗物/给送来了”,这种行为在一般人觉得匪夷所思,甚至还认为有些“不吉利”,但对于利欲熏心的个别人来说,为了达到目的,没有什么手段是不可以采用的。作为一个诗人如此执着于名利,真是可悲又可叹。想起臧克家先生在他的名作《有的人》中写道:“把名字刻入石头的,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两相对照,境界之高下立见,有如云泥之别,时间能验证一切,无需多言。诗人现实主义的手法只是呈现,并未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加以评判,相信读者心里自有见地,诗中辛辣的讽刺意味却忍不住令人拍手称快。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邢昊《位置》

——《新世纪诗典》3703

位置

邢昊

一位老诗人
为了在现代文学馆
抢占一个
显赫的位置
人还好好的
就早早把遗物
给送来了

黄平子读诗:“一位老诗人”是人物。“位”暗示了“我”对“老诗人”的尊敬。“老”写“诗人”的年龄。“人还好好的/就早早把遗物/给送来了”,这是事件。“遗物”本来是死者留下来的东西,人还没有死,就把“遗物”给送来了,多么搞笑的行为啊!“好好”、“早早”是叠词,叠词可以使意思更形象,更确切,还有强调的效果。“老诗人”为什么有这么搞笑的行为?原来是“为了在现代文学馆/抢占一个/显赫的位置”。呵呵,这位“老诗人”看来是白活了。文学馆又不是饭店,难道是凭先来后到吗?邢昊的诗让我想起了臧克家的《有的人》。伊沙说这位老诗人已经死了。不知道他(她)的遗物现在摆在现代文学馆的哪个位置。

2021年5月23日19点54分

 

 

SCHNEETAG – 石見 Shi Jian

5月 12, 2021

Shi Jian
SCHNEETAG

Rehe sind wieder da,
in Paaren, in Herden.
Dieser Wald gehört eigentlich ihnen,
ich bin nur eine Zeit lang zu Gast.

2020-11-24

Shi Jian, geb. 1962 in Beijing, ging Ende der 1980er Jahre nach Kanada zum Studium, arbeitete dort, ging Ende der 1990er Jahre in die USA, arbeitet in einer internationalen Firma. Schreibt seit 2020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hat in Tianjin eine internationale Ausstellung von Photographie und Poesie mitorganisiert. 《新诗典》小档案:石见,1962年生于北京,八十年代末去加拿大多伦多留学工作,九十年代末去美国,于跨国企业任职体验设计总监,曾经从事的工作有纪录片编导、翻译、服装设计师及色彩设计师。
2020 年开始写口语诗,并翻译诗作,是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摄影作品和诗作曾经参加2020年中国天津摄影周先锋诗人跨界影展。喜爱旅行、摄影和茶。

伊沙推荐:好!显然是来自于斯奈德、默温们的路数。据说,庞德是发明了中国诗的人一一这是对西方人而言。对于中国人自己,庞德帮我们从现代诗的角度重新认识了自己祖先创造的智慧一一只有这一部分人才能做到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其它顶多成为消费者罢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见《雪天》:有空间,有意境,更要紧的——有一颗对环境、生灵平视的爱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见《雪天》:
诗题是《雪天》,读来却感觉到浓浓的暖意。干净漂亮的四句诗,将人与自然、人与野生动物的和谐融洽的关系立体地呈现了出来。曾经因无序的人类活动,不断侵占、挤压着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使它们几乎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无踪。受疫情的影响,这两年人类的活动范围有所缩减,而动物的活动范围却扩大了许多,数量也有所增加,“偶遇“野生动物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如诗中“鹿又来了”,可见鹿不是第一次来,而且是“成群结伴”,可以看出数量不少,一个“借”字道出了林子的真正主人是“鹿”而不是“我”,对自己处境清醒地认识难能可贵,这样地认识不仅利于动物们的生存和发展,归根结底保护的还是我们人类自己。

李勋阳:最近的东北虎新闻啊,包括我们陕西秦岭,据说有好久都野猪为患了,更有这两年疫情之下,许多动物的生态突然一下焕发起来了,让我们再次正视自己,我们老妄自尊大自己是地球的主宰,但终究是不是呢?恐龙告诉我们不是,病毒告诉我们不是,这些动物也以各种方式会告诉我们不是,也许我们要重拾敬畏才成。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 马金山|读石见的诗《雪天》的十一条:
1、诗意也是寻味而觉;
2、一切事物回到现场,就回到了诗性本身;
3、石见,1962年生于北京,八十年代末去加拿大多伦多留学工作,九十年代末去美国,于跨国企业任职体验设计总监,2020 年开始写口语诗,并翻译诗作;
4、本诗仅仅四行,以超现实主义笔法,简练的语言,触及事物最本真的部分,抵达想象中的世界,诗性内涵丰富,意蕴深厚,既有饱满的思考,还有自然的觉察;
5、前两行是场景,是现场,更是铺垫,犹如一群突如其来的身影,庞然大物;
6、与自然,与动物和谐相处,并怀揣一颗善良、敬畏之心,本来就是生命之间的互动与本身的生活,唯有正视这一切,才能够回归到本心的境界;
7、诗的内容联系上标题,由鹿与雪,形成明显的现实场景和内心互联效果,既互为补充,又相互烘托,并由此激起颇具弹性的想象空间;
8、诗的最后两行,以平常心面对生命中的一切,自然之物,在“我”身上回到心之本身,好一个“借”字了得;
9、与此同时,从旁观者视角,瞬间转换成第一人称,真可谓别出心裁,给人以新鲜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一切的事物皆是平等的,一切的美好都在于一颗敬畏之心”;
11、物物之心,物我之诗,后现代诗。

 

 

AM KRANKENHAUSTOR – 起子 Qizi

5月 8, 2021

Qizi
AM KRANKENHAUSTOR

Ein Geländewagen
mit blinkenden Lichtern,
ein großer Mann steigt aus.
Der ist wirklich hochgewachsen,
sicher über 1-85.
Aus dem Kofferraum
nimmt er einen Rollstuhl,
dreht sich um, macht hinten eine Tür auf,
hebt jemanden heraus.
Ich sehe ein sehr kleines Paar Schuhe,
denk es muss ein Kind sein.
Bis er sich wegdreht,
dann seh ich es ist eine alte Dame,
wahrscheinlich seine Mutter.
Sie ist wirklich klein,
nimmt im ganzen Rollstuhl
nur den halben Platz ein.

2020-10-15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起子#(24.0)

伊沙推荐:今晨确定6.12《新诗典》绵阳颁奖礼十年大奖一一中国新世纪十大诗歌强省奖暨中文诗歌最佳海外地区奖领奖人时,我刚写下:起子(浙江),相信领取团体奖会是一种奇特刺激的体验,因为前所未有特别新鲜。母亲节到了,本典推荐本诗:高大的儿子、渺小的母亲,也可能是:渺小的儿子、高大的母亲。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起子《医院门口一幕》:高大的儿子与瘦小的母亲,医院门口这反差强烈的一幕,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视觉上的冲击,更是心灵上的激荡。就如同一幅书法作品,大与小的比例反差愈大,节奏就愈加鲜明,这与作品的风格气息有着直接的关系,风格越是奔放跳荡,大小的反差就越大。当表现文雅恬静的风格时,一般大小的反差就相对要小。同为艺术作品的诗歌,诗人很好地利用了这样的对比,营造出眼前温暖动人的亲情氛围,给人极其鲜明的形象和强烈的内心感受。尤以诗的最后几句“她真小啊/放在轮椅里/还有一半的空隙”,这一细节令人揪心,不知是母亲是被病痛折磨得愈发瘦小,还是原本如此,不过这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读完本诗后轮椅里母亲的形象久久挥之不去,并愈发高大起来。

起子黄老师,也是个诗“疯子”!记得第一次见面,就是把酒谈诗。因为比较熟了,抄写他的佳作,心情比较放松,字迹也自由自在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ORGEN UND ZURÜCKGEBEN – 苇欢 Wei Huan

5月 6, 2021

Wei Huan
BORGEN UND ZURÜCKGEBEN

Meine Tochter und ich,
wir stehen im Wind an der Station.
Sie nimmt meine Hand,
führt sie an ihre Nase, reibt hin und her,
legt ihren Kopf schräg, sagt:
„Du hast etwas von Omi geborgt.“
„Was hab ich geborgt?“
„Den Knoblauch, nach dem ihre Hand riecht.“
Ich streichle sie am Kopf.
„Keine Sorge,
wenn Omi zu uns kommt zum Frühlingsfest,
geb ich ihr das zurück.“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05-06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苇欢#(15.0)

伊沙:我相信这是真的一一发生在生活中真实的语言游戏、修辞消费、诗意人生一一首先有了这些的发生,成为强大的事实,才有语言文字记录的必要,于是便产生了文本的诗一一这便是"事实的诗意"的前缘后续。

况禹点评《新诗典》苇欢《借与还》:借味道——换味道——亲情,这是意义之妙、词语之妙,但它们来自口语,如果你对口语诗的认知不深入,即便它们在那里,也会写不出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苇欢《借与还》:我相信这是真的,妈妈的味道,妈妈手上的蒜味儿,妈妈劳作的味道,妈妈做的美食的味道,想念妈妈的味道。在母亲节即将来临之际,读到一首写妈妈、写妈妈的妈妈的诗,温馨温暖温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苇欢《借与还》:发生在母女之间的对话,轻松俏皮并漾满了生活的诗意,这一“借”一“还”之间是亲情的流露,是爱的传递;孩子的天真、狡黠,妈妈的温柔、风趣跃然纸上,强烈的代入感让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读来格外暖心,情不自禁莞尔一笑。

黄平子读苇欢《借与还》

——《新世纪诗典》3686

借与还

苇欢

我和女儿
站在风里等车
她拿起我的手
放在鼻边蹭蹭
歪着头说
“你问姥姥借东西了”
“借什么?”
“借她手上的蒜味”
我摸摸她的脑袋
“别担心
等过年姥姥来了
我就还给她”

黄平子读诗:“我和女儿”是人物。“站在风里等车”是背景。“她拿起我的手/放在鼻边蹭蹭/歪着头说”,“拿起”、“放在”、“蹭蹭”、“歪”、“说”是一系列连续的动作,写女儿对“我”的亲昵。“‘你问姥姥借东西了’/‘借什么?’/‘借她手上的蒜味’”这是点题,是“借”。蒜味能借吗?当然不能。“女儿”不过是从“我”手上的蒜味想到了“姥姥”。“我摸摸她的脑袋”,这是“我”对“女儿”的亲昵。“‘别担心/等过年姥姥来了/我就还给她’”这也是点题,是“还”。蒜味能还吗?当然不能。“我”只是顺着“女儿”的话,告诉女儿,等过年姥姥就会来。等“姥姥”来了,就会帮“妈妈”剥蒜了。

2021年5月6日21点07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OLDENE UHR – 沈浩波 Shen Haobo

4月 30, 2021

Shen Haobo
GOLDENE UHR

Ich hab eine Armbanduhr gehabt,
eine goldene Uhr.
In meiner Handfläche
war sie wie eine ganz kleine Sonnenblume.

Als ich sie gehabt hab
war sie eine gewöhnliche Armbandihr,
ich hab sie einfach irgendwo hingelegt.

Viele verlorene Gegenstände
tauchen im Gedächtnis wieder auf
und können dabei etwas zeigen,
was du damals nicht bemerkt hast,
aber es hat schon zu ihnen gehört.

Kurz vor meinem Abschluss an der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ich war Vorsitzender des Literaturklubs,
bin ich zum letzten Mal in den Laden gegangen,
Laser-Phototypesetting,
ganz in der Nähe.

Damals war ich praktisch jeden Monat dort,
für unsere Literaturzeitung,
also für das Layout,
den Satz und den Druck.

Das Geschäft war sehr klein.
Die Chefin war jung,
sie hat oft selbst unsere Zeitschrift gesetzt,
ich hab mich hingesetzt und zugeschaut.

Ich hab sie nie
nach ihrem Namen gefragt.
Am letzten Tag, als ich gehen wollte,
da sagt sie, ich hab ein Geschenk für dich.

Wahrscheinlich war es als Dank
für die treue Kundschaft,
ich hab gar nichts extra gesagt,
sie hat auch gar nichts extra gesagt.

Aber zwischen uns beiden
war dann eben noch eine Uhr,
eine jetzt schon verlorene
Armbanduhr.

Eines Tages hab ich mich erinnert
an diese golden glänzende Uhr,
und an den Ausdruck auf ihrem Gesicht,
als sie mir die Uhr gegeben hat,
als wär es eine beliebige Sache.

Als würde sie mir etwas geben,
das man nicht extra erwähnt,
und ich hab wirklich geglaubt,
ich muss es nicht extra erwähnen.

25. Janua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pril 2021

Shen Haobo, geboren 1976 in Taixing, Provinz Jiangsu, 1999 Abschluss der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im Fach Chinesische Literatur. Lebt in Beijing. International berühmter Dichter und Verleger.

《新诗典》小档案:沈浩波,1976年出生于江苏泰兴,199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

1998年发表《谁在拿90年代开涮》一文,这篇文章后来成为引发1999年中国先锋诗界“民间立场”和“知识分子写作”大论争(盘峰论争)的导火索。并成为该诗歌论争中“民间立场”一方的中坚人物之一。

2000年7月和一些朋友一同发起创办《下半身》同人诗刊,并写作《下半身写作及反对上半身》。掀起了对中国诗歌影响深远的“下半身诗歌运动”。

出版有诗集中文诗集《心藏大恶》、《蝴蝶》、《文楼村记事》、《命令我沉默》、《向命要诗》、《花莲之夜》等,西班牙语诗集《下半身》,韩语诗集《理想国》。

曾获得2000年《作家》杂志诗歌奖;2008年御鼎诗歌奖;2010年《人民文学》诗歌奖;2011年中国首届桂冠诗集奖;2012年首届“新世纪诗典”金诗奖等;2012年第三届长安诗歌节. 现代诗成就大奖;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2013年《十月》诗歌奖。2016年度王维诗歌奖等。第八届李白诗歌奖成就奖。

2016年12月3日,在微信朋友圈发表《关于各种诗歌奖》一文,宣布从此不再接受任何国内诗歌奖项。

2015年创办“磨铁读诗会”,致力于传播、推广、出版中国当代先锋诗歌和世界范围内的优秀诗歌。

诗歌被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德语、俄语、丹麦语、韩语、荷兰语、波斯语、阿拉伯语、印地语等在海外发表约100多首。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2.0)

伊沙推荐:浩波之诗,还得我选。众人总选出一个固化的沈浩波(或者说他们想要固化沈浩波),我却能选出一个位移的沈浩波,前者属于诗坛,后者属于诗歌。本诗正是他今年诗作中被众选家漏选之作,正好入《新诗典》。这是他对学生时代青春岁月的一次重写,却是在更对的一个生命点上:心性不再有青春激情的热,语言却抵达炉火纯青的纯,构成了十分完美的事实的诗意,是其开年以来的经典之作,当得五月上半月冠军,是其刚获荣誉一一李白诗歌奖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奖的新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金色手表》:细腻,且入微。诗中描写的母校和场景读起来令我感到亲切、似曾相识。不止是因为印象中学生时代的沈浩波,还因为我的学生时代——所有中国式文青,我们都曾走过的青年时代。那些岁月,中年以后回看,会大不一样,不仅仅是它余烬中的温暖,还有对以往生活的重新觉醒。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沈浩波《金色手表》:一块金色的手表,关乎一段青春的岁月,关乎再也回不去的曾经,以及那些“你以为的”其实并不真的是“你以为的”;也许只有经历了岁月的沉淀,蓦然回首才会有所顿悟;也许有些东西失去了才会觉得弥足珍贵,但已是“昨日之日不可留”,只能“明朝散发弄扁舟”了,试想谁没有追悔莫及的青春?而能将心中所想、所念述以此文者,则少之又少……冷静凝炼而又余韵绵长的文字,呈现的是滋味厚重的时代感,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青春记忆。诗人对内心世界真诚地袒露,对细节细腻传神地呈现,对情感洞幽烛微地探察,无一不彰显出诗人诗写之风头正劲,活力不减当年,着实令人叹服。

 

黄平子读沈浩波《金色手表》

金色手表

沈浩波

我曾经有过一块手表
金色的手表
放在掌心
像一朵小小的向日葵

当我拥有它时
它是一块普通的手表
被我随意搁在某处

很多消失的事物
会在记忆中重现
呈现出我当时没有注意
但却是它
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大学毕业前夕
作为北师大文学社的社长
我最后一次
走进学校附近的
那家激光照排店

那两年我几乎每个月
都会去那里
给我们编辑的文学报
排版、出片

照排店很小
老板是个年轻女人
很多时候
她亲自动手排版
我坐在旁边看

我从来没有问过
她叫什么名字
那天我走的时候
她说我送你一个礼物

大概是对我
一直以来照顾她的生意
表示感谢吧
我没有多说什么
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我们之间
多出了一块手表
一块现在已经
消失了的手表

有一天我又想起
这块金色的手表
想起她递给我时
脸上有种
看起来很随意的表情

就好像送出了一件
不值一提的东西
而我竟真的以为
它是不值一提的

2020.1.25

黄平子读诗:第一小节点题。“曾经”说明过去。“像一朵小小的向日葵”,说明手表漂亮。第二小节,写“我”对手表的态度。“普通”,“随意搁在某处”,说明“我”对手表不在乎,不重视。第三小节,写由手表的消失引出的回忆与思辨。第四小节是追忆。“大学毕业前夕”,是具体时间。“北师大文学社的社长”,是“我”的身份。“那家激光照排店”,是“她”工作的地点。第五小节,写“我”去“激光照排店”的原因。“两年”说明持续的时间长。“几乎每个月”说明去的频率高。第六小节追忆“我”和“她”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第七小节,追忆送手表的情节。“我从来没有问过/她叫什么名字”,说明“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第八小节写“我”对“她”送表行为的猜测:“我”是北师大的高才生,“她”只是激光照排店的小老板。“我”和“她”身份悬殊,除了“表示感谢”,还能有什么意思呢?“我没有多说什么/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说明彼此心照不宣。“她”的话已经在表里。“我”的话在猜测里。第九小节,写表的出现和消失。“我”和“她”之间,难道仅仅多出了一块表吗?第十小节,再次追忆“她”送“我”手表时的情形:“想起她递给我时/脸上有种/看起来很随意的表情”。“看起来很随意”,其实呢?第十一小节是诗眼。“好像”“不值一提”,恰恰说明礼物珍贵。“以为”“不值一提”,说明“我”年少无知。好一块金色手表,好一段金色回忆,好一段金色年华。

2021年5月1日15点52分于寻乌

 

 

 

DAMALS AN DER PEKING-UNIVERSITÄT – 礼兰 Li Lan

4月 12, 2021

Li Lan
DAMALS AN DER PEKING-UNIVERSITÄT

2015 in den Sommerferien
wollten wir mit den Kindern
die Uni Peking und die Uni Tsinghua besichtigen.
Ich und meine Freundin, beide mit Kind
kommen aus Jiangxi im Süden nach Peking.
Das Hotel ist leider ein bisschen weit weg,
bis wir dort sind, ist es schon zu Mittag.
Vor dem großen Tor der Peking-Uni
steht eine sehr lange Schlange.
Am Nachmittag wollen wir noch zur Tsinghua!
Wir gehen auf und ab links und rechts vom Tor,
bemerken nach einiger Mühe
an der Mauer unten gibt es ein Loch!
Wie ein Hundeeingang!
Wir zwängen uns mit den Kindern hinein
und haben großes Glück
dass uns die Wächter grad nicht erwischen.

2021-03-25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Li Lan, eigtl. Li Guilan, kommt aus Wanzai, Provinz Jiangxi. Mittelschulprofessorin, liest gerne. Begann Angang 2021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zu schreiben. 《新诗典》小档案:礼兰,真实姓名李桂兰,江西万载人,中学教师,喜欢阅读,2021年年初开始爱上口语诗,希望成为文字的朋友。

伊沙:备战《李白》长知识:可怜天下父母心一一不是慈禧太后写的,还是唐人写,前者抄的。但凡一语道破不拐弯的佳句,几乎都出自唐人之手,大唐国风民风使然。从本诗也可以看出:今人超过古人的地方,就是发微词不见得情况很严重,不影响孩子日后考上清华北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礼兰《那一年,我们去北大》:中国孩子的父母是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因而他们对子女的期望值也是最大的。无论是出于感受北大清华的历史、精神也好,还是感受北大清华的学习氛围、激励孩子刻苦学习的目的也罢,带孩子不远千里去参观一些名校就成了很多家长的不二选择,本诗中的“我”和“朋友”便是这样的家长,为了带孩子达成参观北大清华的目标,冒着“险些被值班保安抓住”的危险,即使钻“狗洞”也在所不惜,这么做家长也是做到极致了。让人笑过之后会品出淡淡的苦涩,相信人多家长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会生出“同病相怜的情愫。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10 YEARS – NPC十岁了!NPC德语第一本目录

4月 3, 2021

10 YEARS – NPC十岁了!

10 years ago, Yi Sha 伊沙 began to present one poem each day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This has become a representative collection of new poetry in the new century, aptly named NPC, New Poetry Canon 新世纪诗典.
Eight years ago I began to look for NPC poems each day, translating more and more into German and English. In 2014 my own poetry appeared on NPC for the first time. After two books of Yi Sha’s poetry, I have now published, along with Juliane Adler, the first book of a 4-volume-series of NPC poetry in Chinese and German. Here are the contents: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Gedichte
Chinesisch/Deutsch
Übersetzt von Martin Winter
Herausgegeben von Juliane Adler und Martin Winter
ISBN 978-3-903267-00-8
Lieferbar
€ 24.00

Bestellen 

ORDER HERE

 

 

 

 

 

 

 

VATERS VORBILD – 蔣濤 Jiang Tao

3月 29, 2021

Jiang Tao
VATERS VORBILD

Als ich als Reporter
das erste Mal hinunterstieg,
verstand ich nach vielen Jahren,
dass mein Vater, der Bergarbeiter,
überall hinspuckte und dauernd rauchte,
um den Kohlenstaub aus seiner Lunge
herauszukriegen wie es nur ging.

2021-0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涛#(25.0)

伊沙推荐语:用自己的日常生活写作冲了两次拿不下之后,换成他人经验一把过关,这便是蒋涛在《新诗典》十年最后一轮的遭遇。写作就是这么回事:不停地在"写什么"与"怎么写"这两极想办法,以为真理在握或题材优越而一成不变是不行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涛《父亲的旗帜》:现代诗里,错觉有时会成就一首诗。哪种错觉?瞬间的、顿悟的,背靠着人生沉重、承载着我们对生活、生命努力认知的那一种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涛《父亲的旗帜》:也许这个世上真的很难有感同身受,只有冷暖自知,刀子插在谁的身上,谁才会感觉到痛。“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也许不仅适用于处理他人的关系,也适用于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之间,尤其是存有“代沟”的两代人之间,有些事情的真相,若不去亲身体验和经历,你永远不会了解。本诗中“那随地吐痰和不停吸烟”的父亲,也许在儿子的眼里是不讲卫生、素质低下甚至是缺乏教养表现,也会被受过良好教育的儿子所不齿,如果不是因为有“第一次下井采访”的机会,恐怕永远不会明白父亲的那些行为,完全是出于自我保护,“是源于想把肺里的煤尘/尽力吐出”,以减轻尘肺病的折磨。这样的“旷工父亲”是中国为数众多的旷工中极为普通的一员,很有代表性和典型性;诗歌富有生命感和生活气息,诗人冷峻客观的描述中隐含的复杂情感,读来直指人心,令人动容。诗题如同一首无言的歌,令人想起美国战争题材的同名电影,这是对父亲最大的肯定、褒奖和最深沉的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蒋涛《父亲的旗帜》写出男人生存的一种底色。我在用行书抄写,加入一些我并不善长的章草,生硬而执拗,也许,这样反而和蒋涛的诗意有所暗合……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蒋涛的诗《父亲的旗帜》的十一条:
1、作品震撼力,也是诗人的责任;
2、觉知在一首诗里,不只是读者知道,作者更应该知道;
3、蒋涛,1969年2月出生于西安市。诗人、作家、编剧、导演。西安外国语大学日本语言文学学士。东京都立大学社会学硕士。1990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第四届亚洲诗人奖大奖得主。现居北京;
4、以往读蒋涛的诗,多是幽默风趣,轻松活泼,搞笑好玩中带有深刻的现实意义,而突然来一首沉重的,的确有点让人眼前一亮,而又猝不及防;
5、短短七行,却足有一篇小说的容量,首先由记者身份,到采访,再到个体的联系与感受,沉浸入沉重而鲜活的现实之中,在人称的转换里,自然而不留痕迹;
6、理解与爱,在一次采访后,成为了一切的答案,并由此构成了儿子隐藏于心的沉重的情感,深沉而厚重;
7、诗中带有对生活的气息与色彩,还有对生命的某种关怀和爱,更有对生存的进一步揭示,是同一群体的共同记忆;
8、此诗虽然有想的成分,但似乎又在情理之中,而这一切,正如诗中所言:“源于想把肺里的煤尘/尽力吐出”;
9、标题用得标新立异,大胆而且厚实,以一种人物形象,将思想中的父亲,融合于一体,情境交融,夺人眼目;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一个维度中,将事物呈现彻底,也是一种境界”;
11、生命之重、生活之诗、生存之诗。

UNTERSCHLUPF SUCHEN – 周鸣 Zhou Ming

3月 29, 2021

Zhou Ming
UNTERSCHLUPF SUCHEN

Eine Kuh
grast in den Bergen.
Auf einmal
ein Wolkenbruch.
Ich kriech sofort
unter die Kuh,
such Unterschlupf.
Sobald der Regen weniger wird,
bemerk ich armer
hungriger Hirtenbub,
mein noch nicht ganz
durchnässter Schädel
stößt direkt an den Euter.
Jetzt möcht ich von Herzen
sehr gern bisschen Mil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4.0)

伊沙:《新诗典》十周年增设了中国诗坛首个团体奖项一一中国十大诗歌省区奖,这叫横向比较,如果来个纵向比较一一各个代际诗人间的比较,毫无疑问,60后一代将胜出,十周年大冲刺,剩下7位60后诗人组成一个"60后诗人周"就像是诗神的精心安排。周鸣是本典土生土长的60后诗人,算是大器晚成,本诗是"诗言趣"的佳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躲雨》:绝大多数诗人(我除外),都好像有田园、自然情结。但许多都没脱鲁迅小说里文豪的那一声“田园风光”的底子。现代人写自然性主题,不好写。主要是不贴身、不合体,哪怕你的审美顽固地攥着它们。周鸣这一首不太一样,它写的是牧童与牛在雨中的相依。饿了想吃奶,这一笔是最亮点。背后渗出了时代感,和人在那个唏嘘环境下的处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韩敬源:把我笑惨了!唐有白居易《池上》写一个小娃撑小船去偷白莲,又有胡令能《小儿垂钓》写一个蓬头稚子学钓鱼,晚清有袁枚《所见》写一个牧童骑在牛上想逮知了,今有浙江周鸣写在母牛肚子底下躲雨突然有想喝牛奶的冲动,照此逻辑,本诗可永流传——口语诗人在先锋的路上遇到传统,恢复诗国的荣光,奇怪吗?想不通的用头撞豆腐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躲雨》:突然袭来的倾盆大雨,躲到牛肚底下躲雨的牧童,正饥肠辘辘时头顶着牛乳,自然而然“内心有了/想吃奶的冲动”……诗的内容层层铺开,白描手法的语言不事雕琢,谱写了一首田园牧歌式的小诗,又如同氤氲着淡淡水墨的“牧牛图”,兼具很强的故事性,充满了童趣,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而丝毫没有违和感,快乐中还掺杂有一丝淡淡的苦涩,这大概就是童年的味道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ORGENVOLLMOND – 赵立宏 Zhao Lihong

3月 26, 2021

Zhao Lihong
MORGENVOLLMOND

Im Winter im Januar in der Früh
grad wenn es hell wird
wart ich auf den Bus,
auf den Bus zur Arbeit.
Ich schau nach Westen,
weil dort der Bus kommen soll.
Hätt nicht gedacht,
ganz am Ende der Taihang West-Straße
hängt noch
ein runder Mond am Himmel.
Ich bin so überrascht, dass er sich grad zu dieser Stunde
so voll zeigt,
so einfach,
so süß und so schön.
Wie plötzlich ein Blick auf Anfang April,
ganz klar auf den Gräbertag.
Mir kommt vor als hätt ich
überhaupt keine
Erinnerung,
keine Ideen
oder Gedanken.
Zehntausend Dinge und ich
genießen einander großzügig
in grenzenloser geheimer Stille.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立宏#(17.0)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立宏《一轮晓月》:写秋月、下月不算稀奇,难得写冬月,多了清冷;写晚月、夜月会偏于常态,晓月就不一样了(从柳永时它就属于诗),尤其是冬之晓月,自有一番现代的凛冽。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立宏《一轮明月》:自古以来月亮就是诗人们长盛不衰的写作题材,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眼中或笔下的月亮,带着强烈的个人色彩。一如本诗中诗人在腊月的拂晓邂逅的月亮,这一特定的时间与空间里,它带给诗人的是“圆满/单纯/而又甜蜜的美”,其实月亮还是那枚千年前的月亮,此刻它带给诗人的这种独特的感觉,正是诗人宁静淡泊心态的映照,使日常的赏月具有了诗人主观的审美体验,因而诗意连绵;然而诗人并未就此戛然而止,接下来诗人由与月的“互相觉照”跳脱到“万物和我都在/浩瀚神秘的宁静中/慷慨地分享自己”,这就从狭隘的窠臼中挣脱了出来,展现的是更为广阔的一片天地,此刻人与自然、万物,平等地相互交融、彼此分享,清冷中透着暖意,美哉,快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赵立宏先生《一轮晓月》写得静谧中带着神秘。我抄写此诗,追求那种平静,用平实的笔触去书写,当止则止,剩余的空间就是自然的留白。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LEINE STEINE – 陈庚樵 Chen Gengqiao

3月 24, 2021

Chen Gengqiao
KLEINE STEINE

Auf der Insel der Zeit bei der Blumenbühne
bin ich hingefallen,
mein Körper tut weh,
auch die Knochen tun weh.
Ich heb etwas auf
und komm drauf
alle meine Knochen
sind weicher
als die kleinen Steine
die all die Menschen
hinterlassen haben auf der Insel der Zeit.

2021-01-0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陈庚樵#(3.0)

伊沙推荐:这是广西跨年诗会时光岛现场诗赛中涌现的优秀作品。人类不过是一把骨头(其中一部分也就是一堆皮肉),而时间坚硬如石,这是一场硬碰硬的对抗一一作者的思考力值得肯定。

况禹点评《新诗典》陈庚樵《小石头》:这是一首暗含人生阅历的作品。好在有发现的同时,又处理得很平实,没盲目升华。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陈庚樵《小石头》:摔了一跤,捡了一首好诗,虽然“肉疼/骨头也疼”,值!石头虽小,却让诗人脑洞大开,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是啊,人的血肉之躯上最硬的莫过于骨头,所以人们常把有血性、有气节、坚强不屈的人称之为“硬骨头”。但实际上人类这些最硬的骨头,也无法与一颗经过岁月洗礼的小石头抗衡,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不得不感叹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诗中自然流淌的诗思,远胜于空洞的口号,是人生和艺术的结合,更是诗人对世界的认知和思考,因而充满了智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陈庚樵的诗《小石头》的十一条:
1、生命就是一种感受的过程,诗与意的过程;
2、像卡洛斯·威廉斯一样,写看见的,写听见的,写嗅见的,写梦见的。尽量不写想到的,想象到的。该有多好;
3、陈庚樵,七十年代生,四川绵阳人,小企业主。好诗歌,喜文学,口语诗坚定的学习,和写作者;
4、陈庚樵的诗,多元,多维,多意,但有一个共通的点儿,即口语的表达,口语的语境,现实中的场景,鲜亮、舒缓;
5、本诗最出彩的地方,平实而沉潜,不仅如此,由皮入骨不惊间的窥见,以及物与物之间的碰撞所散发出来的意味,可见一斑;
6、时光岛、骨头和小石头,构成某种程度上的张力,自然的内心独白,以及生命体验,无不洗涤在岁月流转之中;
7、诗中流露出某种觉知,既有切肤之感,还有思想最深彻的东西,暗含其间,带着事物最本真的味道,和英气勃发的豪壮;
8、此诗就如标题一样,简单,平坦却开阔,又像一个握紧的拳头,充满力量感;
9、同题诗,能够在“摔了一跤”中,写出一首如此颇具含义的生长之诗,何以不叫人拍手叫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生命的感受力,以及对生活细微的抓取,也是艺术家的一种境界”;
11、感知之诗,智趣之诗,人生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PRÜFUNG – 韩敬源 Han Jingyuan

3月 21, 2021

Han Jingyuan
PRÜFUNG

In einer Idee ein Held, in einer Idee ein Verräter.
In einer Idee lebt der Vater, die Mutter gestorben, in einer Idee.
In einer Idee, das leere Blau.
In einer Idee, der Himmel ist nicht leer.
In einer Idee kommt der Mond, die Sonne sinkt in einer Idee.
In einer Idee die Ehefrau, in einer Idee die Geliebte.
Der Tempel in einer Idee.
Der Massagesalon.
So bevorzugt von oben,
was kann da noch werden?

13.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韩敬源#(25.0)

伊沙点评《渡劫》:备战《李白》饱读史料方才意识到,《新世纪诗典》系列不仅是当代人选当代的选本,还是当代人论当代的注本,所以从今往后我要把推荐语写得更酷一点,先拿门生韩敬源开刀:江湖早有说法,吾之门生皆不随吾,敬源更似侯马之门生(余说从略),吾观之:敬源欲似其想象中的侯马一般,官做得,诗写得,从容调度,闲庭信步,活得体面,终不可得,屡次冲典,非两三组不能过关,不折腾不能过,本诗便是心里头折腾的结果,不折腾无好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韩敬源《渡劫》:曾遇教条主义诗人给我的某首诗点赞,其实我倒一向是反教条思维的。更热衷于玩自我内心深处的左右互搏、天人交战游戏。人类任何思考及说出,都离不开一个语境,离了语境,便成了“万岁”口号下一锅乱炖。诗道亦然。常听人说强调诗和艺术有极端之美,但极端其实自有其摸高限度,一过绝对会完犊子。所以这才有了强调诗歌中智性的必要。后口语现代诗当然也是一样。敬源此诗,妙在有辩证、思辨、自我博弈之美,同时又接地气,走出了此类素材往往随身自带的书斋限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韩敬源《渡劫》:读完不禁心有戚戚焉。人生在世,是好是坏?是善是恶?是福是祸?是贵是贱?是济是劫?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一切都是考验,只看你认识不认识,接得住接不住。一念之间,哭婆变笑婆;一念之间,天堂变地狱;一念之间,立地成佛。诗歌层层推进,语言充满弹性,明心见性直指人心,透着哲学的思辨,诗的最后诗人发出感慨“上苍如此优待于我/还能怎样?” 淡定知足大概即是如此,也算是诗人的无心之得。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韩敬源《渡劫》:看到过诗人带着家人一起踏春的照片,一双儿女让人羡慕,幸福满满,生活惬意。但创作和生活确实又有不同。本诗写出了创作的困境,恰如诗人自己所称的“心灵的惊涛骇浪”。诗人左突右破,实则是在寻求创作上的突破,诗歌最可贵的独创性表达。一首佳作,得尝心愿。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韩敬源的诗《渡劫》的十一条:
1、诗,即是一切美好!
2、诗,亦必要思变;
3、韩敬源,1980年7月4日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石林县,2005年7月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师从伊沙,后现代主义口语诗人、评论家。出版诗集《儿时同伴》、《谈论命运的时候要关好门》,出版撰录文学论集《观音在远远的山上——伊沙的文学课》,出版诗歌理论著作《后现代主义口语诗论》;
4、韩敬源的诗,一直践行着“事实的诗意”,而且在笔触的世界里,所向之处,无不凸显事物本质的意义,令人动容;
5、本诗与作者以往的作品不同,似乎本诗更加深刻与智慧,去除直抒和叙述,己予渡己,才是人间正道,此诗耐磨,耐品;
6、此诗十行,以四四二分节,在反正之间,在近意之中,在捂心自问自答之中,凸显生命之智性;
7、一组组排对句,在思辨与互动之间,在层层递进式的语境之中,左右相对,极富弹性,直达人心,勾勒无限;
8、从内在的情感来看,有一种强大的奥秘感,似乎可以触摸,还是有形的无形,均在方寸之间,又在心间自渡;
9、诗中不仅具有当下性,还具有思想的画像,一念天地,万物之灵,皆在毫厘之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形式与内容同等重要,形式是貌,内容为魂”;
11、智性之诗,人性之诗,思辨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OPA TROMPETET REVEILLE – 鲁诗语 Lu Shiyu

3月 14, 2021

Lu Shiyu
OPA TROMPETET REVEILLE

Pa-ta-pa-ta!
Opa weckt die Hausschlapfen auf.
Schua-la-schua-la!
Opa weckt die Jalousie.
Di-da-di-da!
Opa weckt den Wasserhahn.
Gu-lu-gu-lu!
Opa weckt seine dritten Zähne.

Peng!
Opa weckt den Kühlschrank.
Ding-dong!
Opa weckt den Topf.
Zisch-zisch!
Opa weckt das Feuer.
Blubber-blubber!
Opa weckt Kochwasser,
Nudeln und Jiaozi.

Ke-teng!
Opa weckt die Schachtel mit Geld.
Kuang-dang!
Opa weckt die Tür,
geht zum Supermarkt, weckt dort Gemüse auf.
Chrr-Pitschipüü!
Ka-bumm-ka-bumm!
Ich stehle noch Zuckerl im Traum.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Lu Shiyu, geb. im Juli 2014, geht in Wenzhou zur Schule. Begann mit 5 zu publizieren, nahm erfolgreich an lokalen und nationalen Wettbewerben teil. 《新诗典》小档案:鲁诗语,女,6周岁,2014年7月出生,浙江省温州乐清市丹霞路小学一(3)班学生。5岁开始发表诗歌 … …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鲁诗语#(1.0)

伊沙推荐:自打十年前开始做《新诗典》,我便很注重了解中国现代诗发展的整体生态,希望《新诗典》成为一个富含真相的窗口。但是,到现在我也不敢说自己很了解,骂诗坛怪象丛生者自己也是怪象之一:仇诗者众,恨诗人者多多,另一方面,却有史上空前众多的家长盼望着自家孩子在诗上早成才、快成才,成为小诗人、成为小诗星,造成了《新诗典》在00后、10后这一快,稿源茂盛,所以这究竟是不是诗的时代,很难一言以蔽之。那咱们就走着瞧吧,拿自己有限的生命来赌一把吧!这不,10后又来了,带着鲜活的诗感。

况禹点评《新诗典》鲁诗语《外公吹响了起床号》:哈哈哈,题目就看乐了。象声词的运用在本诗是一个特色。开头当然仅仅是拟声,但随着拟声的增多,带出了技术性,这让我有点惊讶作者在她这个年龄段所表现出的对文字的耐心。临结尾处“外公”叫醒“小盒子”和“蔬菜”,为全篇巩固住了想象的一致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破二万首 Yi Sha:20.000 GEDICHTE – 20,000 POEMS

3月 12, 2021

Yi Sha
GRAB

Kaiser-Hügel,
Geschwulst in der Erde.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冢》

帝王之冢
大地起包

3月第168首,总第20002首

Yi Sha
RETTET DIE POESIE

die törichten leute
stürmen ins leichenschauhaus
schnappen sich ein paar tote
fühlen ihnen den puls
schreiben ein rezept für ihre rettung
sind dann sehr zufrieden:
“und wenn ich kein gedicht schreiben kann,
hab ich die poesie nicht gerettet?”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拯救诗歌》

愚众冲进太平间
抢下几具尸体
给其把了脉
开了拯救的处方
特有成就感:
“老子写不了诗
还救不了诗吗?”


Yi Sha
EWIGES CHANG’AN

egal wie du heißen magst
ich nenn dich: Chang’an
der name kommt aus der poesie
aus den besten gedichten unter den menschen
da haben sie dir diesen namen gegeben
ich denk mir: im himmel
unter den göttern
ist es auch die stadt
die am meisten erwähnt wird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永远的长安》

不论你叫什么
我永远叫你:长安
因为它来自于诗语
是被人间最好的诗
群起供奉过的名字
我想象:也是在天国
在众神口中
出现率最高的
城市的名字


Yi Sha
TRAUM 1757

Ein Ehemann einer Dichterin
kommt mit einem Messer
aus einem fremden Ort angerannt
und schwört, mich zu töten.
Sein Grund ist,
ich hab Gedichte seiner Frau präsentiert,
das hat sie in ihrem Ort exponiert,
jetzt gibt es zwei Männer,
die rennen ihr öffentlich nach.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梦(1757)》

一位女诗人的丈夫
正从异地
提刀赶来
声称要杀我
他的理由是
我推荐其妻诗作
令其在当地出名
现在有两个男人
公然追求其妻


Yi Sha
GARBE

wenn martin winter
in meine neue poesie aus china
reinkommt ist das wie wenn der japaner,
wie man den ausspricht, in die anthologie
aus der tang-dynastie
reingekommen wäre.
es ist der horizont
des landes der zeit
und die atmosphäre.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点射》

维马丁之于《新诗典》
相当于阿倍仲麻吕
入了《河岳英灵集》
(事实上未入)
事关国家与时代的
胸怀与气象


Yi Sha
EIN DEPPERTER AFFE

heutige dichter sind recht gemein
erste zweite dritte vierte klasse egal
haben sie einen namen
ist das erste was ansteht
sein idol zu meucheln
auf den lehrer schießen
und ihn ausradieren
um deutlich zu machen
man hat keine eltern
und keine geschwister
man springt wie ein affe raus aus dem stein
dummer affe!
in deiner geschichte
fehlt ein gutes kapitel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傻猴子传》

当代俗诗人
无论一二三四流
一旦成个名
首先要做的是
暗自杀死偶像
将师承对象
悄悄抹去
以显示自个儿
无爹无娘
无兄无姊
是从石缝蹦出的猴子
傻猴子啊
在你的正传里
缺了重要一章


Yi Sha
BURST

modernist learning,
post-modernist brains,
resulted in modernist poetry,
when it first came out live,
to refuse the masses;
which led to random attention
and then to misreading.

March 2021
Translated by MW, March 2021

《点射》

现代主义的知性
后现代主义的智性
决定了现代诗
在第一时间现场
对大众的拒绝
偶获大众的关注
起源于大众的误读


Yi Sha
TRAINER

Ich kick den Ball hoch
zur Demonstration
bis zum sechsten Etage.
Sagt der Schüler Ding:
“Der Papa von meiner Mama
schießt ihn zum achten Stock!”
“Der Papa von deinem Papa
schießt ihn dann
bis aufs Dach!”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教球》

踢高示范
我把球
踢到七层楼高
徒儿丁说:
“我外公
能踢到九楼”
我说:
“你爷爷
还能踢到楼顶呢”

Yi Sha
SELBSTACHTUNG DES DICHTERS

wenn du wirklich gut schreibst
tausend leute spucken dich an
es oxidiert und wird leuchtendes gold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诗人的尊严‖伊沙

如果你写的是真正的好诗
千夫唾液吐上去之后
会氧化成灿烂的黄金

Yi Sha
WIE IM NÄCHSTEN LEBEN

freunde sehen
miteinander reden vom letzten treffen
vor der virus-krise
man diskutiert
eine andere ära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恍若隔世》

朋友见面
谈起疫年前的
上次见面
仿佛是在谈论
另一个时代

Yi Sha
GARBE

die existenz von argentinien
kommt vom gefühl her von messi-verehrung
mehr als die hälfte
das hindert die leute dort nicht daran
auf ihn zu schimpfen alle 40 millionen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点射》

阿根廷的存在感
一多半拜梅西所赐
这不影响阿根廷人民
日骂梅西四千万


Yi Sha
DREI ERFAHRUNGEN EINES UNFALLS

Ein Strauß von Scheinwerfern,
grelles Licht.
Ein Mann in der Weste Nr. 13
Es ist Mitternacht,
die Straße wie ein leerer Darm.
Als Zeuge
hab ich eine Vorahnung
als es noch nicht passiert ist.
Als es passiert,
bin ich der junge Mann,
in Panik geraten,
weiß noch überhaupt nicht
wie es ausgehen wird.
Aber ich bin auch
der Fahrer im Pech
den Polizisten wegführen
nachdem es vorbei ist.

1990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Yi Sha
TRAUM 1754

Ein früherer Freund sagt mir:
“Allein von deinem frühen Gedicht her,
DREI ERFAHRUNGEN EINES UNFALLS,
kann man sehen, das Niveau der modernen Poesie in China
war schon sehr hoch …”
“Und zwar so, dass die Springflöhe, die auf mich schimpfen,
auch nicht hinaufkommen!”
Er lacht laut heraus.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梦(1754)》

某前友对我说:
“就凭你早期诗作
《一次车祸的三重体验》来看
中国现代诗所达到的高度
太高了……”
“那些跳蚤跳起来骂
也够不着!”
我说
他哈哈大笑

TIME – 小虾 Xiao Xia

3月 10, 2021

Xiao Xia
TIME

In August 2008,
to celebrate the Beijing Olympics‘ opening,
a bunch of us mountain bike fans rode to Penglai Island
for camping.
There was an old guy in a flower shirt,
bald,
thick lips,
sitting beside a low wall.
He told me his story,
how his former wife mistreated him,
beat him,
cursed him
and I felt sympathy.

Translated by MW, March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小虾#(4.0)

伊沙推荐语:广西跨年诗会时光岛现场同题诗赛冠军之作,当大部分人去思考时光的意义的时候,作者写了某个时间点上很个人化的一个事件,明显棋高一招。当时我已看出这是一首女性诗歌,并非女性所写都是女性诗歌,而是女性意识真正觉醒的诗歌。

况禹点评《新诗典》小虾《时光》:有具体的人和事,最关键的是时间构成的景深,叙述者内心的波动,也由此更有了回味。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小虾《时光》:男人家暴女人,自古有之,人们早已司空见惯。而男人成为被家暴的对象,这在过去几乎是闻所未闻的,这是否就说明女性的地位提高了、社会进步了呢?那倒也未必。关于家暴的各种讨论,网上也是众说纷纭,在此就不赘述了。相信家暴彻底从人间消失的那天,这个世界才真正文明且和谐了。诗人将家暴这一现象予以记录,并启发人们做有益的思索及探讨,足矣。题目《时光》,有历史感,也表明时间的跨度之长,留下的印象之深。也展现出女性的细腻与善良,尤为感人。

马金山|读小虾的诗《时光》的十一条:
1、在场,本真;
2、有的诗,不在当代,活在未来;
3、小虾,原名谢字红。女。广西来宾人,汉族,生于1985年,2017年开始学习写口语诗;
4、小虾的诗,口语、本真、生活,以女性的细腻和敏感,以诗人的深刻与敏锐,以具体的场景为背景,现场、现实;
5、回到本诗,画面真切,场景实在,不仅如此,还十分感人,写出了个人化的本真状态与心境,既有传统的色彩,还有后现代风格的劲道;
6、诗中的微澜与精妙,在于女人对男人的家暴,和多年以后我对另外一个男人的心境使然,在意识形态当中揭起情感的痕迹;
7、结尾好一个“恻隐之心”,构成了全部事实的诗意,这就是后口语诗里的灵魂,仅此一笔,即决定了诗的硬度和成色,还道出了内心深处最深刻的觉性;
8、在“原乡砸诗群”每天砸诗,而且经常会出命题,或者范围性写诗,总是难倒“英雄汉”,导致很多诗人诗穷,而本诗同为同题诗,却写出了场外的感觉,生活的意趣;
9、诗的标题,具有时间的历史性和纵深感,连接上内容的纹理,给人留下深刻的变化与思考,意味至深而幽远;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外之心,在于思想之内,更在于生活之中”;
11、时光之诗,生活之诗,人性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OHLE SCHAUFELN – 严力 Yan Li

3月 3, 2021

Yan Li
KOHLE SCHAUFELN

Über dem Schornstein
ist der Rauch verzogen im Wind
als ob das kleine Haus
gegen den Wind fährt auf der Erde.
So denke ich nach über das Leben
und die Zeit
schaufelt Kohle in den Herd
hinter meiner Stir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严力#(25.0)

伊沙点评《添煤》:《今天》派那代人,目前能有新作经常问世者,似乎只剩下严力一个人了。这便我所说的中国诗人(唐宋两朝除外)易早衰,也形成了我们的最大短板。何以至此?与生命力不够有关,与专业化程度不高有关。严力久长,夫子自道:”而时代/还在往我脑门的炉灶里/添煤”。

 

 

 

CHILDHOOD PALS – 孙锐 Sun Rui

2月 25, 2021

Sun Rui
CHILDHOOD PALS

Back home,
three rounds of drinks,
together we go
to the town bathhouse.
After that we will have
a bowl of mutton soup
like when we were small.
We jump into the bath,
at first we quietly
size up the other,
some places are bigger
some places are smaller
some places are unfamiliar.
Back when we were kids,
we would laugh at each other,
make jokes. Now we pretend
we haven’t seen, so we start talking
all those serious things.
But after the bath we just split,
don’t go for a bowl of mutton soup.
Because we have said
what we have to say.

Translated by MW, February 2021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语

本诗初读时给人感觉是一一如今每个口语诗人都会说的一句话:活岀来的诗!刚才看到作者的小档案(只在这个时段看),才知是发表过几十万字小说的作家,那就不奇怪了,甚至我可以断定其小说含金量不低,一定充满人性的体验。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25日,3615首,1159人。孙锐(江苏)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孙锐《儿时伙伴》:一首记述人成长的诗。初读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首普通中国人版的“某某往事”,里面浓缩了丰富的岁月与人生,犹如塞尔焦·莱昂内拍的那部《美国往事》。

查文瑾评:前两天刚从磨铁读诗会选评了孙锐的《算命》,今天就见其上典,必须祝贺。说起儿时的伙伴,掏心掏肺的时候,谁曾想过长大后竟天各一方,竟人心隔肚皮,谁曾想过那么多童年的星光呓语竟有说完的时候,这之间到底隔着什么?是时光,是经历,还是三观,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比起彼此身体变化带来的陌生感,心灵感应的缺失才是真正的失去,以至于不苟言笑的我们除了说“正经事”,再无童趣可言,哪怕一句没心没肺的取笑也不会再有。这么说来,似乎收获失去才是所谓长大。本诗以不露痕迹的戏谑和幽默,讲述了成长过程中一个沉重的话题,让人怅然若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孙锐《儿时伙伴》:虽然古人曾云:变则通,变则久……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的人和事已经渐渐变得面目全非。即使是儿时的伙伴,也因成人后各自的阅历、生存的环境和状态不同而产生疏离。本诗围绕回家与儿时伙伴的相聚,处处抓住一个“变”字来写,由浅入深、由表及里层层推进,将这一变化写得不动声色又具体而微,极具生活化的场景,相信会唤起很多人的共鸣,因为这当中涉及到的不只是一部分人的记忆,更是一代人珍贵的生命体验。

莲心儿读孙锐典诗《儿时伙伴》

反复读了几遍。
读一遍多一倍苍凉感,读一遍多一倍失落感

因——深有共鸣。

过去时光不再来
,世事沧桑使人与人之间渐行渐远。就在这如静水深流般的文字里尽显。
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充溢胸间。
就像那天读伊沙老师的过年诗中写到吴雨伦没吃饺子却喝了胡辣汤。我在十几年后再喝到时,却再也不是当年味道了。可真是五味杂陈啊!

所以,当极少评诗的我看到此诗,也禁不住浅评一二。

非常喜欢这样的诗,这样的诗,也只有在新诗典得见。

简兮读孙锐《儿时伙伴》:兄弟情义在相互取笑里,生活乐趣在“不正经”里。
变大变小变陌生,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了取笑对方的轻松和谐。就像成年后的闰土对迅哥喊一声“老爷”,让人心变淡漠的是社会评价附加给每个人的身份、地位、经济等的差异。
生活的趣味多在没有意义的事情里,“不正经”才能让人充分放松,让人放下担忧。嘴上有多“不正经”心里就有多深情。

张小云:

读孙锐《儿时伙伴》

儿时伙伴的友谊纯度
哪经得起“不动声色”地彼此“打量”
同样的攀比同样的寻他人过
哪经得起所戴不同眼镜的审视
儿时的眼镜无色透明
现在明显染了杂色且凹凸多角
理智替换了真诚
陌生引发真正的疏离
过程的完整用语的精准
同样“不动声色”地
让孙锐的叙述浸满了人物的心理
未喝羊肉汤便“散了”
最后的“已经说完”
是儿时友谊被这一场小聚
消费殆尽的写照

2021.2.24

马金山|读孙锐的诗《儿时伙伴》的十一条:
1、人世间万物,皆为诗歌的源泉,当下是,以前是,未来也是,皆由心生;
2、写,是通往事物本真的唯一途径。狠下心来写,将爱融入其中,另辟蹊径,继而要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剩下的交给时间;
3、孙锐,男,生于1976年,原籍江苏阜宁县。写诗。曾公开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主要是小说,代表作《桂花街上的小人物》)。现居江苏常州市;
4、上网搜罗一遍有关孙锐的信息,一无所获,除了诗人小档案里的内容,再无其他,但通过这些,可以判断出作者对口语诗的态度,以及已然写诗多年;
5、回到本诗,对事物细致入微的场景描绘,和内心世界的精准呈现,在一首诗里的分量不容小觑,像呼与吸,潜藏于诗意之中,简直妙不可言;
6、诗一开头,由日常化的语言和生活场景,以事物为基调,直接进入到“活着”的现场,在个体的体验中,刻录出成长的状态与变化;
7、诗里行间,作者通过形态特征、身体变化和心理状态,描述出一种清晰、鲜明,以及深度的意趣,尤其是行为举止的微妙感觉,自暴自身,沉实而饱满;
8、而诗的结尾,一句“我们的话/已经说完了”,瞬间有种莫名的失落感,言轻而意重,意犹而味未尽。不由得让我想起,当兵期间的战友,亲如手足,而在多年以后再聚首时,却有了一种莫名的“隔”,正如此诗一样,微妙而意深;
9、此诗标题《儿时伙伴》,很容易让人想到韩敬源的《儿时玩伴》,既有童年的回忆,还有时下的生活,以及对生命的有力阐述,厚实而幽远;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直扑生活与事物本身的存在,是时光的隧道,既穿梭时代,还穿透人心”;
11、成长印记,岁月之痕,生命之树。
《新诗典》小档案:孙锐,男,生于1976年,原籍江苏阜宁县,现居江苏常州市。曾公开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主要是小说,代表作《桂花街上的小人物》)。写了几百首诗,但发表寥寥。尽管如此,我还会继续写下去。毕竟写诗是一件很帅很帅的事情。我以为,诗发展到今天,已成为一种全新的文体,特别是发展到现代口语的阶段,更是可以包罗万象,成为一种表达当下最灵活、最丰富、最有力的文体。

 

BUTTERFLY EFFECT – 王小拧 Wang Xiaoning

2月 22, 2021

Wang Xiaoning
BUTTERFLY EFFECT

I know a person,
at first he was called close contact individual.
I was called individual in close contact with a close contact individual.
Later they just called him close contact.
I was called close contact of a close contact.

Even later
he was still a close contact,
but I was a second degree close contact.

1/15/21
Translated by MW,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小拧#(2.0)

伊沙:第三位80后女将。这要给无知大众看,又傻了:这是干啥呢?这叫语言的陌生化处理。搞陌生了干啥呢?开发语言的功能,展示语言的多面,展现语言的魅力,履行诗歌对于语言的责任一一我当然不会对大众去讲,我对他们惟一的态度就是:切割!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小拧《蝴蝶效应》:通常,这种语言的变换,是构建现代诗幽默感的必备要素,但本诗又不仅限于此——它是大疫情下事实的诗意,言之有物,幽默的背后,又有着对当下人类悲哀境地的描绘。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小拧《蝴蝶效应》:“蝴蝶效应”本是混沌学理论中的一个概念。它是指对初始条件敏感性的一种依赖现象:输入端微小的差别会迅速放大到输出端。猛一看很多人还会有点懵圈,其实通俗点说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蝴蝶效应这一现象,我们充满智慧的古人说得已经很简洁明白:如“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等等。可以说是于经济生活中被广泛应用,比比皆是。本诗是蝴蝶效应在文学创作领域或者文学语言方面的反应,带来的是一种新鲜而陌生的语感,这不仅体现的是语言的魅力,也是生活的智慧,充满机变,令人叹服,更可看作是诗人对诗歌的贡献。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4

3613

蝴蝶效应

王小拧

我认识一个人
一开始他叫 密切接触者
我叫 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
后来他改名叫 密接者
我叫 密接者的密接者

后来的后来
他还是叫 密接者
我改名叫 次密接者

20210115

伊沙老师说,这首诗应用了语言的陌生化处理手法。“陌生化”是由俄国形式主义评论家什克洛夫斯基提出的一个著名的文学理论。这个理论强调的是在内容与形式上违反人们习见的常情、常理、常事,同时在艺术上超越常境。“陌生化”通过化熟悉为新奇,目的是要再次唤起人们的新趣。在这首诗中,王小拧陌生化了两个词,一个是众所周知的“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是自然科学和哲学里的大理论。王小拧将它用到用到人际关系上,也够“陌生化”了吧。另一个是去年的热词:“密切接触者”。疫情下的密切接触者就是指与病毒(新型冠状病毒、非典型肺炎、猪流感……)确诊或高度疑似病例有直接居住生活在一起的成员。本诗被诗人“陌生”得有点绕。我觉得只有用庖丁解牛的方式才容易把这事说清楚。本诗涉及到三个人(嘿嘿,三个人):一个“他”,一个“我”,还有一个神秘的第三者(呵呵,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或她)。一切缘于“他”接触了“第三者”。“一开始他叫 密切接触者/我叫 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我”和“他”本来各有各的名,因为一个“第三者”,于是各自有了一新名字。这是第一次“陌生化”。“后来他改名叫 密接者/我叫 密接者的密接者”,新名字太过通俗,太过直白,太过易懂,所以有了第二次“陌生化”。“后来的后来/他还是叫 密接者/我改名叫 次密接者”,在病理学的意义上“次密接者”和“密接者的密接者”是同一个意思。诗人大可不必做这第三次的名字“陌生化”。但你若心细一点,就会发现,这首诗写的,根本就不是新冠肺炎的那点事。如果“第三者”是个“新冠病毒”患者。这仨人早就被隔离了。哪里还会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密切接触、密接、次密接。哪里有那么多的“一开始”、“后来”、“后来的后来”。在这里,“次密接者”的“次”,是次要的“次”。是“我”的地位在三者中下降的“次”。2021年2月22日21点46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

读王小拧《蝴蝶效应》

撇开专家判定
按照王小拧的“蝴蝶效应”类推
我等都有可能是
密接者的密接者的密接者的…
该叫次次次次次密接者
或再四五六七N级密接者
疫情防控以来
这词就如“死”字一样
司空见惯又距离那么近
这下被王小柠的诗写一惊
她击中了我等可能致命的毛病
危险环身却总是选择性地“陌生”

2021.2.22

 

 

ICH BIN BAI LI – 白立 Bai Li

2月 16, 2021

Bai Li
ICH BIN BAI LI

Familienname Bai, Rufname Li.
Beide Zeichen nicht viele Striche, schön einfach!
Gut zu merken.
Manche Leute nennen mich Li Bai, mit denselben Zeichen.
Klingt wie ein Waschmittel: Stante pede weiß!
Die Dichterin Xi Wa nennt mich überhaupt nur so.
Ich sag: Du nennst mich Li Bai wie Li Taibai, Li Taibo, der größte Dichter.
Aber so vielen anderen passt mein Name sowieso nicht.
Sie sagen, ich stehe ewig nicht auf,
und wenn ich aufstehe, ist es vergebens,
weiß aufgestanden, so heißt es wörtlich.
Also lass mich meinen Namen ändern!
Ich will ewig stehen, ganz gerade stehen, was kann ich tun?
Zhang Li, Wang Li, Li Li, wie kann ich heißen?
Mit einem anderen Namen, steh ich dann wie ein Riese?
Ich heiße immer noch Bai Li,
hab nicht einmal einen Künstlerna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伊沙:白立身上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写得老实,写得实诚,如此一来,便会有趣,便是个体,便是自己,而非相反,这个行当,小聪明者,太聪明者,自以为聪明者,聪明反被聪明误者,太多了。大年初六,请最会做饭、最会爬山、最会生活的白立代表《新诗典》向典中1969年以前出生的”老诗人”拜年!

况禹点评《新诗典》白立《我叫白立》:以自己名字为题材,不止需要有娱乐精神,人还得能活到位。恕我直言,百分之九十九的诗人都写不好,因为太拿自己当事儿(而许多时候大家又太不拿自己当事儿)。白立当然不一样,因为他洞悉这“一”和“九十九”的微妙关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白立《我叫白立》:这首诗可以看作是诗人的自我介绍或自画像,但于我而言更像是他的个人宣言。写得不卑不亢,实实在在,没有任何花招。从自己的姓名入手,叙述了一些与其相关的趣闻轶事,不变的是诗人坚守的原则和底线,洋溢着对自己姓名的喜爱和自豪感,展现出诗人倔强的性格、冷静地思考,以及满满的自信,语言幽默风趣极有感染力和力量感。在诗中诗人任由自己的认知、经验、思想和感觉在自我意识之中来来去去,而真正存留下来的只有自我意识。这就是本体,也是较深层的、鲜活可感的、真实的诗人自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白立的诗《我叫白立》的十一条:
1、灵感源自于这个活生生的世界,更源于每个人丰富的内心;
2、诗人本身就是诗,因为人是奇特的神灵,总会在不惊意间蹦出明晃晃的诗黄金;
3、白立,1963年出生,《秦岭文学》执行主编,宝鸡市作协副主席。作品入多种诗歌选本。有作品被翻译成英语、韩语、俄语、德语等多种文字。跟随“新诗典”诗人团诗旅9个国家。曾获“中国潮”全国报告文学奖、省报刊优秀编辑奖、市政府优秀创作奖等。出版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集《西部之恋——白立抒情诗百首》《一个被漠视的诗人》《诗歌的普及》等;
4、2017年,惠州诗会见到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