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ath’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 茗芝 Ming Zhi

6月 1, 2022

Ming Zhi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Papa erklärt mir Mathematik,
die Fibonacci-Folge.
Papa sagt,
zum Beispiel Tannenzapfen, Ananas, Blätter,
ihre Muster,
oder die ganz kleinen Zimmer im Bienenstock,
die ganz dünnen Flügel von Libellen.
Sonnenblumen, Rittersporn,
Tagetes, Zwetschkenblüten,
wie diese Blütenblätter entstehen,
das passt alles perfekt
zu dieser Zahlenfolge.
Ich glaube,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3.0)

 

伊沙推荐:儿童节到了,我忽然意识到:《新诗典》开风气之先推出的小诗星们,已经快要过不了儿童节,赶紧把最后的儿童节送给他们。茗芝这一首,典型性"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爸爸在讲一首诗》:多年前也曾听人说过数学的诗意,我一直不太信(虽然我高考的数学分还可以),诗人大多数数学都不大好。但从本诗观之,江湖海显然是个例外,能通过自己的讲解让女儿感受到数学之美,这对父女真是有福。不过这福气,我还是坚持认为,首先得益于他们都是诗人。

【亚坤评诗】
爸爸在讲一首诗
作者|茗芝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音乐评论中有一句很常见的话——“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虽然我不认为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认为它依然是一种流动的音符,但这句话我却很小就记住了。阅读这首诗时,突然想到这句话。从数学的角度讲,我一直也认为“精美的数学结构和符号”本身就是一种优美的音乐。它完整的层次和丰富的内部细节,看起来绝对是一首绝妙的诗!
更何况,现在数字诗已经是一种很常见的“审美存在”。
说这些,是因为这首诗就是在写这个内容。
你看作者的阐述语言,我相信应该不是她爸爸的原话。这里面一定加入了作者的文学创造。
全诗语言非常自然、松弛、可感!通篇都是口语,就像说话一样。但我们读后,又觉得这就是诗。质感和色彩都很独特的诗!
她语言背后的“真诚”和读者之间的距离非常近!感觉就像一个小姑娘站在我们面前。她非常真实地在朗诵。
这种诗就是基于“心灵真纯”基础上的,一种活着的诗!
是的,作者的爸爸就是在讲诗。

(马亚坤.2022.05.31.上海)

 

 

DER TURNLEHRER HAT DIE SCHLECHTESTE GESUNDHEIT – 匡鸿羽 Kuang Hongyu

1月 11, 2022

Kuang Hongyu
DER TURNLEHRER HAT DIE SCHLECHTESTE GESUNDHEIT

Der Mathe-Lehrer sagt:
“Heute hat der Turnlehrer Kopfweh,
wir machen jetzt Mathematik.”

Die Englischlehrerin sagt:
“Heute hat der Turnlehrer Fußschmerzen,
wir machen jetzt Englisch.”

Der Sachkunde-Lehrer sagt:
“Heute hat der Turnlehrer Hüftprobleme,
wir machen jetzt Sachkunde.”

Unter allen Lehrkräften
hat der Turnlehrer
die schlechteste Gesundheit.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匡鸿羽#(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1日,3935首,1227人。第2个匡鸿羽(浙江)

《新诗典》小档案:匡鸿羽,男,2010年6月出生,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吴镇小学六年级学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发表诗歌140余首、作文40多篇,散见于《诗刊》《诗潮》《中国青年作家报》《中国少年儿童》等70多种报刊,诗歌被收录《新世纪诗典》等10多本诗集。主持“鸿羽之光”微信公众号“每周小诗星”专栏,主编《每周小诗星诗选》2020年卷、2021年卷。出版个人童诗集《蟠桃味的筋斗云》。
荣获:嘉善县第十一届文学艺术“红杜鹃新苗奖”,第一届“母语时代杯”全国童诗大赛一等奖,第二届“长嘉”全国少儿诗歌大赛一等奖,第九届白天鹅诗歌奖“最佳童诗奖”、《艺术界·儿童文艺》2019年度“最佳作品奖”、《少年诗刊》星光小诗人等30多个全国性奖项。

伊沙推荐:幽默感之于孩子,太重要了!长安封城之中,我们教师上云课,学校交给了心理疏导的责任与义务,冥冥之中我直觉,一个富有幽默感的孩子一定不会抑郁、暴躁,并且在成长中更有可能长成一个聪明、智慧的人,不是体育老师真的身体不好,而是这个孩子很幽默,写的是现代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学校对师生而言,就是缩微的世界。本诗写出了课堂下的真生活。对于年轻作者,这本就是太难得的一件事。更难得的,是作者抓住生活本身呈现出的幽默。

高歌:让人会心一笑、举重若轻的好诗。众所周知,我们的中小学到底有多么重视体育课,体育课几乎全部占去,我打小上的体育课更是屈指可数,坚强的体魄全是操蛋职场练出来的……所以体育大赛的争金夺银,和国人的整体身体素质真是不挨着,唐欣老师的《奥运会》基于这个语境,是完全成立的。

川江点评《新诗典》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这是一个事实,我也经历过。犹其我父亲当年既是数学老师又兼体育老师,经常发生挤占体育课的情况。但我们当学生时没有悟出诗来,紧张的学习,也没心情多想。匡同学发现了,估计这一发现还缓解了紧张的学习氛围,不简单!整首诗语言朴实流畅,朗朗上口,感觉匡同学就在我跟前,很真实。所以事实的诗意,既要有事实,更要提炼出诗意。缺一不可。

丁玲爱(匡鸿羽的语文老师)点评《体育老师身体最差》:体育老师和数学老师同时追求一个英语老师,结果英语老师嫁给了体育老师,原因就是体育老师把课都送给她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哈哈,不是体育老师身体最差,是体育老师的课被其他教主科的老师以各种莫须有的借口给占用了。在中小学阶段,音体美等课程本来是学生们最喜欢的科目,然而主科老师们为了教学成绩常常占用这些科目的课程,来完成自己的目标。小诗人以诗歌的形式,从侧面反映这一学校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含蓄表达出内心的无奈与不满,很有代表性。类似于归纳法的诗写方式,条理清楚逻辑分明;语言诙谐而又俏皮,却不乏反讽的力量, 真相也不言自明,彰显出优越于同龄孩子的成熟与幽默。令人会心一笑的同时,忍不住击节赞叹。

雨兰点评《新诗典》匡鸿羽《体育老师身体最差》:体育课是一门经常被语文课等主课侵占的“副课”, 体育老师经常和学生们一起运动,应该是体格健壮身体棒棒的,小诗人没有直接揭示这一现象,而是以儿童的视角和思维,如实写来,层层铺垫,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在所有老师中,体育老师身体却最差,让整首诗又有了一种反讽意味。小诗人可谓独具慧眼,角度美妙。

 

 

ABAKUS – 张小云 Zhang Xiaoyun

7月 22, 2020

Zhang Xiaoyum
ABAKUS

In der vierten Klasse lernen wir Abakus-Rechnen.
Vater geht mit mir zum Laden der Produktionsbrigade
und kauft mir den größten und teuersten Abakus.
Ich trag ihn heim. Mutter, die Buchhaltung gelernt hat, murmelt:
Jetzt haben wir immer weniger Geld und er kann immer weniger rechnen.
Wer kauft einem Volksschüler
einen so großen Abakus?
Vater wirderspricht nicht, sagt nur trocken:
„So lernt er nicht kleinlich zu rechnen.“

2. Juni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