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atterns’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 茗芝 Ming Zhi

6月 1, 2022

Ming Zhi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Papa erklärt mir Mathematik,
die Fibonacci-Folge.
Papa sagt,
zum Beispiel Tannenzapfen, Ananas, Blätter,
ihre Muster,
oder die ganz kleinen Zimmer im Bienenstock,
die ganz dünnen Flügel von Libellen.
Sonnenblumen, Rittersporn,
Tagetes, Zwetschkenblüten,
wie diese Blütenblätter entstehen,
das passt alles perfekt
zu dieser Zahlenfolge.
Ich glaube, Papa
erklärt ein Gedicht.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3.0)

 

伊沙推荐:儿童节到了,我忽然意识到:《新诗典》开风气之先推出的小诗星们,已经快要过不了儿童节,赶紧把最后的儿童节送给他们。茗芝这一首,典型性"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爸爸在讲一首诗》:多年前也曾听人说过数学的诗意,我一直不太信(虽然我高考的数学分还可以),诗人大多数数学都不大好。但从本诗观之,江湖海显然是个例外,能通过自己的讲解让女儿感受到数学之美,这对父女真是有福。不过这福气,我还是坚持认为,首先得益于他们都是诗人。

【亚坤评诗】
爸爸在讲一首诗
作者|茗芝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音乐评论中有一句很常见的话——“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虽然我不认为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我认为它依然是一种流动的音符,但这句话我却很小就记住了。阅读这首诗时,突然想到这句话。从数学的角度讲,我一直也认为“精美的数学结构和符号”本身就是一种优美的音乐。它完整的层次和丰富的内部细节,看起来绝对是一首绝妙的诗!
更何况,现在数字诗已经是一种很常见的“审美存在”。
说这些,是因为这首诗就是在写这个内容。
你看作者的阐述语言,我相信应该不是她爸爸的原话。这里面一定加入了作者的文学创造。
全诗语言非常自然、松弛、可感!通篇都是口语,就像说话一样。但我们读后,又觉得这就是诗。质感和色彩都很独特的诗!
她语言背后的“真诚”和读者之间的距离非常近!感觉就像一个小姑娘站在我们面前。她非常真实地在朗诵。
这种诗就是基于“心灵真纯”基础上的,一种活着的诗!
是的,作者的爸爸就是在讲诗。

(马亚坤.2022.05.31.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