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September 2021’ Category

STILLE PRÜFUNG – 霍巧玲 Huo Qiaoling

9月 27, 2021

Huo Qiaoling
STILLE PRÜFUNG

eine schule im dorf
im klassenzimmer
drei schüler
bei der prüfung
zwei lehrkräfte
passen auf
noch eine person
patroulliert

2021-05-06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从植物学上说,叫做只要干,不要枝。从动物学上说,堪称只要骨,不要肉。诗有千万种,别以为葱笼或丰满才叫好。赵立宏助攻。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28日,3830首,1207人。霍巧玲(山西)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霍巧玲《考场静悄悄》:我还是更喜欢读语言上有控制力的诗,比如这一首。至于内容,作为曾经教过书的人,读完竟生出一点悲凉——我们的教育怎么了,何至于到如此地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霍巧玲《考场静悄悄》:诗中所写这种情况看似荒诞,其实在各地的乡村已不鲜见,用我们新疆人的话说,就是“放羊的比羊都多”。诗中没有出现一个“静”字,但寥寥“三名学生”、“两名老师”的考场,其安静程度不言自明。本诗虽短,却叙述清晰凝练,反映出农村学校教育教学的真实现状,也让我们看到现实中没有那么多的岁月静好或现世安稳,有时候更多的是沉甸甸的话题和责任,振聋发聩的同时更引人深思。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7霍巧玲《考场静悄悄》
这是一首静悄悄的诗。诗人像一个素描写生者,不动声色,寥寥数笔,勾勒出了空巢化的乡村学校考试的场景,这个场景虽然极简,但有模有样,考场如剧场,三位学生、两位监堂老师、一位巡视老师,上演者一幕哑剧,看似荒诞又很庄重,看似庄重又有几分滑稽,看似滑稽却又想笑笑不出来。这一幕又是令人感慨的:在城里学生不惜花钱挤破头进好校,挑好班,动辄几十人、大几十人扎堆一室的背景下,不少乡村学生竟然还能惬意地享受着一对一的教学,如果我可以把这三位老师中的两位或三位都理解成本校老师的话。我当然不会为此感动,说到底,待在此地的老师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三个学生进不了城也不过是没有能力进城,他们都属于无奈的一部分,被遗忘的一部分,与坚守、崇高等大词没多大关系。尤其,从乡村到城市,无论看起来多么认认真真、挥汗如雨的教室和考场,很大程度上不过是落后的应试应考,与真正的素质教育背道而驰,那我就更没有感动的份儿了。

马金山|读霍巧玲的诗《考场静悄悄》的十一条:
1、诗人的骨头,应该镶嵌在文字的肉体里;
2、写作在于打捞时光的碎银,也在于表达思想,表现生活;
3、霍巧玲,女,长治沁县人,1 971年出生。沁县中学高级语文教师;
4、长治诗群正在一步步显露出其自身本来的面貌与实力,这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存在,相信假以时日,毕定会给人带来更为广阔的视角与惊喜;
5、本诗由数字的变化,到内容的铺展,寥寥数语,即勾勒出教育中较为残酷的一面,不仅显露出课堂上的现象之一种,还给人以无限的悲凉感;
6、诗中以白描的手法,将考场最本真的东西展示出来了,虽是个案,但正是这些刻骨铭心的现实,令人哭笑不得,难以言表;
7、尤其是诗在图片式的展现下,还原并构成了这个时代独特的一景,则更加让人心生感慨;
8、诗的标题也用得极为复杂,大多数人只会用到“考场”,而本诗作者却添注进了“静悄悄”,使得整首诗的况味悠然无限;
9、短短八行,但足足有一部书的厚重感所带来的冲击力,对于从事教育行业的人来说,一定会更有共鸣;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约而不失内涵的丰富,是事物的光芒显现”;
11、教育之诗,现实之诗,残忍之诗。

 

 

 

WAS VATER GEDACHT HAT – 夏微 Xia Wei

9月 27, 2021

Xia Wei
WAS VATER GEDACHT HAT

Vater war Armeearzt.
Er war in Hebei stationiert,
in der alten Stadt Xingtai.
Nur wenn er Urlaub hatte,
kam er zu Mutter zurück nach Beijing.
Ich war drei,
wir wohnten in der Qianmao Hutong,
Xinjiekou.
Meine Mutter war im Xiehe-Spital,
sie hatte meine Schwester geboren.
Vater ging sie mit mir zusammen besuchen.
Wir nehmen den Bus,
auf einmal drückt er
ganz fest meine Hand.
Die ganze Fahrt ist er bedrückt,
er ist mir sowieso fremd.
Und dieses finstere Gesicht.
Im Spital sehen wir Mama,
die ganze Bedrückung muss jetzt heraus,
ich fang laut an zu heulen.
Mama weiss, Papa weint mit,
weil sie mir
keinen kleinen Bruder geboren hat.

Ue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赵立宏组稿推荐过来一组山西长治诗人的诗,成功入典四位。地方诗人欲使其影响扩大到中国诗坛乃至中文诗坛,我想不出比《新诗典》更便捷有效的跑道了。夏微这首在其中比较突出,信息丰富,丝丝入扣,叙述颇有韵味。

​况禹点评《新诗典》夏微《父亲的心思》:人心的变化,说快也快。转眼已是生儿子,被解嘲为“赔钱货”的时代了。诗中所写的主人公的微妙心思,恰好可以留作几千年中华农业文明下性别价值观的一个较近标本。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高校声乐教师,现居山西长治。喜爱诗词和诗歌写作,主要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漳河文学》、《潞州文学》等发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夏微《父亲的心思》:父亲的心思如果不说出来,当子女的不一定能猜中,而和父亲生活多年的母亲应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场合里,“我”和“母亲”同样是委屈地“哭”,又都是因“父亲”而起,但哭中包含的原因却并不相同。诗人不疾不徐娓娓道来,虽是一段久远的回忆,但读来犹如身临其境;时代感、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以及丰富而细腻的情感交织在一起,都令本诗有着厚重而绵密的质感,显得如此卓尔不群。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6夏微《父亲的心思》

母女都哭了,母亲因二胎没有生下带把的对丈夫感觉亏欠而哭,女诗人作为长女,因父亲一路没好气委屈而泣。诗中父亲的心思,有着从传统承继来的重男轻女的心思,有着毕竟时代有所变化重男轻女也变得含蓄隐忍起来的心思,当然也有着父亲内心难以名状的矛盾。这位父亲本身是医生,而且还是军医,他的职业使得他的表现当然与一般父亲有所不同,虽然并无本质不同。我想这位父亲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他又得一女的消息,这对他来说肯定不是那么好的消息,人往往可能就是这样,事情要久不来,要来就一起扎堆,父亲坐上公共车,“不知道他怎么/把手给挤了”,透过语言的车窗,那分明就是一个时代的力量把他的手给挤了!这一细节的呈现,加上最后母女两人一起哭的爆发力,让我们一下子记住了这首诗。

马金山|读夏微的诗《父亲的心思》的十一条:
1、写作是蠢人的事业,太过精明的人,写不好耐人寻味的东西,至少耐力是一个考验;
2、于写作者而言,无论何种题材,都不能搁置过久,否则就会有流产的可能;
3、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等。现居山西长治;
4、山西的整体诗坛环境并不好,不好在众人对口语诗的不屑与排斥,而长治的诗坛则不然,不仅生态良好,且在一批好的口语诗人不断的成长过程中,影响着整个长治诗坛的阵容在更大范围内的影响力;
5、回到本诗,将过往的记忆,又重新唤起,在平铺直叙式的描绘里,把细节之处写得生动形象,语言通俗而又极富感染力,并绕有滋味;
6、诗一开头,即交待出父亲生前的职业身份,以及工作状态情况,并将家庭住址和生活信息予以描述,呈现出人生的背景与底色;
7、笔触一转,勾勒出记忆深处最为深刻而复杂的现实生活,在细腻的情景带入下,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沉实而且饱满;
8、诗中流露出来的传统观念,在自然的气息里,显现出复杂而微妙的情感,其中暗含着无以名状的本真状态;
9、结尾点亮了整首诗,也回应了现实的问题,将一个时代的问题揭露了出来;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忆犹新的事物,就是鲜活的生命力”;
11、观念之诗,记忆之诗,时代之诗。

父亲的心思
夏微

父亲生前是军医
部队在河北古城
只有探亲假时
才回北京和母亲团聚
那年我三岁
家住新街口前帽胡同
母亲在协和医院
生了妹妹
父亲带我去医院探望
乘坐公交车时
不知道他怎么
把手给挤了
一路没好气的
本来就对他陌生
脸色又那么重
到了医院一见着母亲
所有的委屈瞬间爆发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母亲知道,父亲是
因为她生的不是弟弟
和我一起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ELTEN KOSTBAR – 宗尕降初 Changka Gyamtso

9月 25, 2021

Changka Gyamtso
SELTEN KOSTBAR

Poesiefestival, ich komm an im Hotel.
Beim Einschreiben ins Gästebuch
schreib ich schnell und leicht
in grossen Zeichen
‘Tashi Delek’.
Eine Hotelangestellte
jauchzt überrascht.
Ein Haufen von Leuten
umringt mich,
ich bin ganz erschreckt.
Was war denn —
ich hab es auf Tibetisch geschrieben,
in meiner Muttersprache.
In Mianyang, mitten in Sichuan
wirkt das besonders selten.

2021-06-1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宗尕降初#(4.0)

 

 

伊沙推荐:有这么一个事实:抒情诗人参加典会无乐趣,因为不会现场作诗,系列诗会后半程,无现场诗拿不出手。是的,是口语诗人恢复了中国诗采风与口占的光荣传统,令当代诗人与诗的关系回到了唐朝,本诗就是一例。

况禹点评《新诗典》宗尕降初《稀为贵》:内容好!语言感觉好!关键是,这样娴熟的汉语口语诗,它出自一位藏族诗人之手。口语对诗人天赋的激活作用,由此可见。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5宗尕降初《稀为贵》

藏文书写扎西德勒是:བཀྲ་ཤིས་བདེ་ལེགས,对于汉语语境的人们而言,确实亮睛,一定会产生新奇感,加上诗人书写时一定会稍稍龙飞凤舞,就更是好看,以稀为贵也就不怪了。读懂这首口语诗并不难,却让我思考一个问题:何为诗?诗亦稀为贵吗?在女服务员和众人因藏文书写少见而产生兴趣给诗人造成追星之感时,诗人其实是清醒的。我又在想,如果把宗尕降初的这首诗摆在她(他)们面前,人们会“惊奇地欢叫起来”吗?会“蜂拥而至”吗?答案是不大可能,除非诗人用藏文抄写,当然那胜的仍是语种书写本身。由此,现代诗,不止是口语诗仍任重道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宗尕降初的诗《稀为贵》的十一条:
1、写诗就是灵魂四处的游离;
2、永不松懈,于写作者,这四个字,也极为重要与适用;
3、宗尕降初,藏族,90后,有诗歌、小说散见《民族文学》等报刊,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选本。曾获贡嘎山2017年度短篇小说奖、第四届理塘仓央嘉措诗歌节优秀奖;
4、今年六月,在绵阳诗会见过作者一面,没有交流,只是从外表来看,一位高大的藏族小伙,内秀里透露着浓浓的地域化气息;
5、宗尕降初的诗,以口语言的表达,对生活不同的切页进行直白式呈现,并由此揭露出现实中本真的事物,显现出批判的意趣和生活;
6、回到本诗,将参加诗会的经历结合自身的地域文化,由此所繁殖出来的感觉与现场,以及其中所暗含的深意,构成了一首令人回味悠远的后口语诗;
7、诗一开头,以日常化的方式描述了一个场景,并由此情景一步步深入,进一步延伸,在语言的过程中呈现诗意的旋律;
8、诗中将与众不同的东西,有别于他人融于其中时,忽然发现,即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这是个体的经历,还是当下人普遍的价值观念;
9、而结尾的情节,正好点题,把个人所处的位置和状态无一遗漏地描述了出来,是补遗,也是两种文化的碰撞与交融,是白描,还是精神层面的一种升华;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诗人应向自己的生活要诗,你会发现,诗一直都在”;
11、文化之诗,现场之诗,信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稀为贵
@宗尕降初

在诗会入住酒店
题字时
我轻轻挥手
写上四个大字
扎西德勒
一旁服务的女孩
惊奇地欢叫起来
一群人
也蜂拥而至
吓得我一时没恍过神
原来——
我用母语藏文
写下的这四个字
在巴蜀绵阳
显得特别稀有

2021-6-13

 

 

 

 

SEHEN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9月 24, 2021

Sidse Laugesen
SEHEN

ich sitz im zug,
seh die leute ringsum:
kopf unten, schauen in ihr handy.
nur ich seh draussen den ermordeten
wald, muss aufspringen, schreien.
alle heben den kopf, schauen mich an.
und in den augen ringsum
seh ich nur
stumpfes
ewiges
war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劳淑珍#(3.0)

伊沙推荐语:坐在火车上看窗外的景物一一曾几何时,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是通过美国现代诗一一具体为美国20后诗人罗伯特勃莱的一首诗,学会了诗可以这么写一一现代诗就该这么写。现在,我读到丹麦70后女诗人劳淑珍的这首诗:同样写的是在火车上看窗外的景物,只是已经有了手机,我感到亲切,我觉其好一一我的判断是靠谱的,因为近四十年过去了,我已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劳淑珍《看》:“看车外被屠杀的树林,忍不住跳起来尖叫”,引起我的同感。此时,劳淑珍不再是远在丹麦的诗人,而好像近在身边。我两个月来为窗前的一棵巨大的核桃树心痛,它被虫害啃光了叶子,枝丫上只剩下虫子啃不动的核桃在风中悲鸣。也不知这些核桃还能不能长大成熟?在劳淑珍的诗里,我也读出了同样的无望:“而在周围的眼睛里/我只能看到/迟钝的/拖延的/等待”。看到同样的景物,人和人的反应竟如此不同。诗人清晰痛彻地写出了这种差异。@Sidse 劳淑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劳淑珍《看》:漫长的旅途真的是寂寞又无聊,在没有手机的年代里很多人都会盯着窗外的风景发呆;而现在人们坐在火车上沉浸在手机里,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漠不关心,只有“我”看着窗外,并且为“被屠杀的树林,忍不住跳起来尖叫”,才暂时使得众人的目光被我吸引,但他们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说是一脸迷茫。此时悲天悯人的“我”,显得是如此地与众不同,好像来自另一个星球。本诗从周围的人看手机开始,到我看窗外并跳起来尖叫,再到大家抬头看我,叙述流畅清楚,内在联系层层加强,一个“看”字,写出了世人各自关注的有所不同,以及我与众人的疏离感,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将现代人的孤独感写到了极致。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4劳淑珍《看》
这首诗题目是看,写了三重看:火车里的乘客在看手机,这是第一重;诗人在看窗外,看到树林被屠杀,还“忍不住跳起来尖叫”,这是第二重;在诗人像异端一样呈现时,诗人从人们的眼睛里看到“迟钝的/拖延的/等待”,这是第三重。在这三重看里,第二重非常重要,也非常庄严,甚至有些恐怖,如果没有第二重,这不会有第三重。第三重看投射出来的等待,不禁让人联想:人们在等待什么?这里的人们可能包含着我们绝大多数人。我们可以自问,在那样一个情境里,我们会等待什么。诗人就是应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劳淑珍看到了非常突兀的一幕,有些超现实或隐喻的意味,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这首诗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梦,写出了梦境的冲突与惨烈。

马金山|读劳淑珍的诗《看》的十一条:
1、一波三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对事物的本真呈现,还是对写作中诗意的充分体现;
2、文字本身的魅力,在于思考力,因为这可是诗的精神状态和力量源泉;
3、劳淑珍,翻译家、诗人 。1975生于丹麦奥胡斯。毕业于奥胡斯大学比较文学系 (主修中国当代诗歌);
4、劳淑珍的诗,写得大胆,诗感极佳,能够把生命里最细微的东西写出深刻与质感,而这些正是诗人的先锋观念和自觉意识,透析出一股股锋利的光;
5、回到本诗,由一个场景里的三连看,将生活中在全世界都熟识的画面,勾勒出现代的本来面貌,深陷于内心深处的心理世界,语言明彻而又纯粹利索;
6、诗一开头,即以平铺直叙的方式,描绘生活现场,将现代人的真实状态以及景物写得轮廓分明;
7、而诗中的一个看字,简直就是神来一字,无不透射出复杂的人生境遇和形象之境,比喻事物的句子锋利而且明澈;
8、就是这个鲜活的诗行,才使得事与物颇具震撼力,且掷地有声,决绝而又痛切,狠辣、自然;
9、最后部分,则将场景呈现的内容,引申到了人的身上,而“我”的发现与感受,更加令人无以言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生活中微妙的变化与感觉,并把它写出来,即为诗意”;
11、情景之诗,现场之诗,现实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19——9.2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19——9.25)

LAND OHNE FRAUEN – 第一闲人 Diyi Xianren

9月 23, 2021

Diyi Xianren
LAND OHNE FRAUEN

ich krieg den anruf,
hab mich noch nicht gemeldet,
da unterbricht sie mich schon:
bruder, du kriegst kein kindermädchen,
du kriegst keine frau auf dem land.
weißt du wie alt mein sohn ist,
er ist 29,
hat noch keine freundin.
nicht dass er nichts besonderes wär,
nicht, dass es daheim nicht so gut wär,
es gibt einfach keine frau
auf dem land.
auch eine wie ich in meinem alter
kommt nur zum frühlingsfest für ein paar tage
und ist dann wieder weg.
so eine alte mama
kann ich ihn auf jeden fall nicht
suchen lassen.

2021-02-18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诗典》小档案:第一闲人,男,属龙,本名吴宁洲,当过兵打过仗,做过公务员。办了提前退休 ,或游泳或云游。喜欢写点东西。

伊沙推荐语:在本典以军事题材引人瞩目的第一闲人,换成其他题材也不错,阅历抑或生活的积淀使然。我说过,口语诗让诗回归了文学,它的写作完全合乎文学原理,让有劲儿的诗人使得上劲儿了,而不是瞎折腾。

况禹点评《新诗典》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几十年前的国人,盼望着城市化;今天的城里人,却又开始向往过往记忆里的农村。淳朴、低成本劳动力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我们不适应,全世界也跟惊讶,可生活——就是这么推进的。本诗以对一段电话转述,侧写出了这个大时代。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是啊,除了老人和小孩,“乡里没了女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在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不要说29岁的好小伙在乡里找不到女朋友,就连找个保姆都如此的困难。本诗没有直接去表现农村暴露出来的人口和社会、经济等方面的问题,而是巧妙地通过“我”和“她”对话的方式,将隐藏在文字背后残酷的现实浮出水面,不但节省了诸多笔墨的铺垫,令诗歌简洁明晰;并且由当事人直陈其言,也更加地使内容真实可信。有责任和担当的诗人从来不会缺失,而诗的功用和价值也由此得以体现。

黄平子读第一闲人《乡里没了女人》

——《新世纪诗典》3826

乡里没了女人

第一闲人

电话接通
我才开口
她就打断我道
大哥,找保姆
不能在乡下
你知道不
我儿子29岁了
没谈女朋友
不是孩子不优秀
也不是家里条件差
是乡里
没了女人
也就我这年龄的
过年回来几天
过完年就走了
总不能让我儿子
找个妈吧

2021.02.18

黄平子读诗:“电话接通/我才开口/她就打断我道”,打断别人说话当然是不礼貌的。“她”会打断“我”的话至少说明:“她”和“我”比较熟;“我们”先前讨论过这个话题;“她”知道“我”要说什么。“大哥,找保姆/不能在乡下”,这应该是“我俩”争论的焦点。“我儿子29岁了/没谈女朋友”,这是要给儿子找临时保姆吗?看起来像要找女朋友。“不是孩子不优秀/也不是家里条件差/是乡里/没了女人”,点题,现在很多乡里不仅没有女人,也没有男人,连孩子也没有了,都去了进城。大人进城务工,小孩子进城读书。“也就我这年龄的”,这是走不了的留守女人。“过年回来几天/过完年就走了”,这是“儿子”的情况。“总不能让我儿子/找个妈吧”这不是给“儿子”找保姆,是找临时女朋友的节奏。“儿子”难得回家一趟,做母亲的是要通过找保姆让“儿子”接触一下女人吗?“乡里没了女人”,城里找到的保姆,大多也是“出口转内销”的吧?
2021年9月23日17点50分

 

 

wann kommt denn der mond?

9月 22, 2021

Su Shi (auch Su Dongpo, 1037 – 1101,Song-Dynastie)

Melodie: Shui Diao Ge Tou

wann kommt denn der mond? ich trink untertags. im palast am himmel, heut nacht, welches jahr?

ich nähm den wind hinauf, fürcht nur die jade dort – so hoch, viel zu kalt. dann tanz, schatten weicht, nicht bei menschen halt!

roter turm, fenster tief und kein schlaf. wieso der hass, zum abschied erst wird er voll? menschenwelt, freud und leid, mond hat auch seine zeit. es hat nie gepasst. mögen wir leben, die frau im mond sehn!

1076
Übersetzt von MW am 20. September 2021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苏轼 〔宋代〕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何似 一作:何时;又恐 一作:惟 / 唯恐)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长向 一作:偏向)

picture by Huang Kaibing

picture by Huang Kaibing

 

 

MYSTERIOUS DEATH – 木匠 Mu Jiang

9月 22, 2021

Mu Jiang
MYSTERIOUS DEATH

Huangshuigou reservoir in late spring,
green grass in a thick mat, wild flowers bloom.
Trees growing all over.
Fish in the reservoir
swim back and forth as they please.
A kingfisher has stuck its long beak
all the way into
the reservoir message board,
ending its life,
leaving it hanging
in an elegant way
over that sign.

4/13/21
Translated by Martin Winter in Sep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木匠#(4.0)

伊沙推荐语:好极了,很有艺术性,在这个半月的推荐诗中属于上乘之作。虽然才4.0,木匠在语言上和艺术性上的才华是明晃晃的,这么适合写诗的人如果不写诗,那就太可惜了。本典最重要的使命,就是防止这种人才浪费,雪中送炭第一,锦上添花第二。

况禹点评《新诗典》木匠《翠鸟死亡之谜》:物哀之诗。读的时候我也伴随着诗句的推进在问——翠鸟到底是因为什么走向了死亡呢?本诗没有回答。诗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的,主要负责提醒读者注意,有没有一个固定答案,倒不打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木匠《翠鸟死亡之谜》:在一个环境如此优美,食物丰富并适合翠鸟繁衍生息的好地方,“一只翠鸟,细长的鸟喙/深深地扎进/水库公示牌/以决绝的方式/结束了它的生命”,这只翠鸟死得如此惨烈,是自杀还是意外?的确是个谜。环境的美好与翠鸟的惨死,给人强烈地视觉冲击,“并把自己/漂亮地/悬挂在了公示牌上”,“漂亮”一词将又将视觉上的刺激上升到了心灵层面:死得再漂亮,怎么比得上活得漂亮?好死远不如赖活,这是源于所有生命体求生的本能。虽然人鸟殊途,但读完此诗仍不免会有一丝淡淡的伤感。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2木匠《翠鸟死亡之谜》
这是一首悬疑诗,有着事实的诗意。诗题指明是翠鸟之死,翠鸟为什么要赴死?诗人不是福尔摩斯,没必要去破案,破案是读者的事儿。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充满生机的画面,暮春,绿草,野花,林木,鱼儿,清澈可见的流水,这样的美,与死亡可以无关。但悲剧还是发生了,翠鸟一头撞向了水库的公示牌。鸟类的行为有着一定的必然性,查阅资料,对这一案件现场分析,极有可能是,翠鸟一头撞向的是蓝天,那个水库公示牌一般都是蓝色的,或者是蓝天背景的,也就是说,翠鸟误将水库公示牌当成了天空!她以为自己飞往的是蓝天,实际上飞向了死亡!我当然知道,一首诗的意义可以不凭借任何一种阐释而存在,但这样一种阐释依然具有意义,那就是人与自然、人与万物相处之道,如何设计得更加具有常识,如何尽可能减少误判,比如这块人类创设的公示牌,作为极有可能引发翠鸟冲动的元凶,本身也是无辜的。

马金山|读木匠的诗《翠鸟死亡之谜》的十一条:
1、诗意在诗之外;
2、回到内心,就是回到了诗内;
3、木匠,本名王春云,女,70后,2020年开始学写口语诗;
4、今年六月份,绵阳诗会见到过木匠一面,给人留下的印象,一位知性优雅的女性,且不泛四川人的地域爽朗气质,倍觉坦然自若;
5、木匠的诗,在口语化的表达里面,透视出深刻的人生感受,无不契合着女性的柔韧度与真情流露,日常而又绵延出语言的紧密,且不泛事物的意味;
6、本诗在一幕幕鲜活的生活场景与死亡之间,将凸显触感的场景一个又一个地呈现出来,细腻入微的味道,让人既熟悉而又充满活力;
7、在读本诗的时候,我把它分成了三个层面,这样既有助于对诗本身的理解,更加有助于感受诗;
8、第一个即是水库周边环境的呈现,是一个个画面的演绎,是一个又一个镜头的推进,让人耳目一新;
9、而第二个则是对一只鸟的阐述,并由此联系到关于死亡的话题,并将第三个底片亮了出来,尤为深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的细腻描述,是诗的另一种极致”;
11、画面之诗,场景之诗,生命之诗。

Picture by Huang Kaibing

Picture by Huang Kaibing

OLD PAPERS – 莫高 Mo Gao – ALTE ZEITUNGEN

9月 21, 2021

Mo Gao
OLD PAPERS

I have begun to write with a brush,
and to save paper,
found a big heap of old news.
They call it old news,
actually it doesn’t look like anyone read it.
I think I haven’t read papers in over ten years.
While I’m writing,
I am reading some headlines.
These great thick characters,
they’re influencing me.

Translated by MW in September 2021

Mo Gao
ALTE ZEITUNGEN

In letzter Zeit schreib ich gern mit dem Pinsel.
Um Papier zu sparen,
hab ich einen Haufen alter Zeitungen gefunden.
Alte Zeitungen,
sie schauen aber gar nicht gebraucht aus.
Hab auch über zehn Jahre keine Zeitung mehr in der Hand gehabt.
Beim Üben mit dem Pinsel
schau ich ein bisschen die Schlagzeilen an.
Diese dicken, groben Zeichen,
die haben Einfluss auf mich.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5.0)

伊沙推荐:很有意思很有趣,习书者体会犹深。什么是诗?如果说破便不存在的东西,即诗。这便是阐释学的诗评模式,弄不好便成为诗之敌。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旧报纸》:本诗揭出了报纸时代生活的一奇——除了输送资讯,报纸还有以下三大用处——练书法、卷烟叶、上公厕。本诗貌似着重落笔于前一种,但又不全是,它在有意无意之间隐含的信息量极大,关乎精神,也关乎个人的认知。没有执着于讨论,而且恰到好处的呈现。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近五十,说人话,写口语诗!

新世纪诗典,NPC9月22日,3824首,1205人。第5个莫高(四川)日

 

MOND KOMMT HERAUS – 君儿 Jun Er

9月 20, 2021

Jun Er
MOND KOMMT HERAUS

der mond steigt herauf
er ist heute sehr klein
viel kleiner als das hochhaus in bau
als das gerüst
sogar kleiner als irgendeines
der straßenschilder
hier unter den menschen.
so ein kleiner mond,
die leute auf dem halben erdball
können ihn alle sehen.
in seinem glanz
nehm ich still und leise ein bad.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2.0)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21日(中秋节),3823首,1205人。第32个君儿(天津)日

黄开兵:本诗在“大”、“小”之间,在现实与想象之间穿梭,转换自如。月凉如水,确实,适合洗个舒服的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 君儿,1968年生于津,居于津,写诗不知其数。被长安伊沙评为“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被青海马非评为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被甘肃李振羽评为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

伊沙推荐语:中秋佳节,对于中国诗坛来说,就是月亮同题赛诗会。本诗代表《新世纪诗典》,与四方平台八荒诗人PK一下,交流一下,切磋一下。

查文瑾评:世上那么大而我们总是被一些看上去微小的事物所感动,不能不说宏大的东西多是些面子货,惟小才会入心,惟美才会动心。(2021.9.20)

明月初临
君儿

月亮初临
看起来很小
比正盖的高楼
比脚手架
甚至比任何一块
人间的路牌
都要小
那么小的明月
半个地球的人
都可见到
在它的光芒里
我悄悄洗了个澡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VATER – 马金山 Ma Jinshan

9月 20, 2021

 

Ma Jinshan
VATER

Mein Vater
ist 1954 geboren.
In seiner Jugend hat ihn der Blitz getroffen.
Seine Handlinien sind nicht mehr klar erkennbar.
Man hat bei ihm eine Herzkrankheit festgestellt,
aber er glaubt immer noch,
wie ihm der Wahrsager gesagt hat,
er wird mindestens 88.

4. Septem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金山#(14.0)

 


父亲
马金山

1954年
出生的父亲
青年时期被电击到
掌纹已经看不清楚了
在被检查出心脏病以后
他仍然坚信
算卦先生说的
自己能够活过88岁

2021.9.4

伊沙推荐:有意思,有诗趣。掌纹消失,命运线就随之消失了吗?我以为不要理解为父亲的迷信和盲目乐观,人在最不可把控的生命面前,实属无奈。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金山《父亲》:某种意义上说,人生就是我们不断认识自己无知的过程。电能够抹平手上的掌纹?关于自然和生理——从本诗中我们貌似又学习了一课。但诗的重点不在于此,而在父亲对算命先生话的坚信。与其将其视为迷信,倒不妨说这是老人对生命美好愿景的执着,这样解得更唯物些,也更贴近生活本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金山《父亲》:人的一生中往往充满各种变数,一如诗中的“父亲”,一次被雷击到,以致掌纹模糊。而在中国人们是常常通过看手相来预测命运的,至于两者之间是否真有什么关联,就不得而知了,不少人是信以为真的。诗中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多年前算命先生所言俨然成了父亲战胜病魔的希望,如同救命稻草一般被他紧紧攥在手里。这当然无关乎迷信,是一个倔强的老人不屈服于命运,在与之进行无声地抗争,读来唏嘘又心疼。文字不多,父亲的形象却生动而鲜明,令人印象深刻。惟愿老人的坚持能达成所愿,那是命运之神的眷顾。

黄开兵:老友马金山,写诗精益求精。写身边的人,饱含深情。亲情题材,是他深耕的一个主题。写父亲、写母亲、写妻子、写女儿……都写出过佳作。实属实力诗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马金山的诗《父亲》的十一条:
1、除了活好,作为诗人,还应该活成一首诗;
2、把诗化作史,既是诗的命运,还是诗人的命;
3、马金山,诗人、诗评者、摄影者。1981年6月26日生于河南南阳。1998年曾当过兵。出版诗集《吸引》、《此一歌》(中韩双语版)、《答谢词》、《礼物》。现居深圳;
4、而对于诗的态度,我坚持自己一贯的观点,能用十一行解决的,坚决不用十二行,也就是说,简约是我写作的永恒主题;
5、关于本诗,写下的第一句,并不是诗里的第一行,而是第三行的“被电击到”,至于其他,我只是把真实的东西写出来而已;
6、由时间到受到电击,再由掌纹的隐去到检查出心脏病,并由此引申出算卦先生说出的人生,一连串的点滴,串成了波澜不惊的一生;
7、而诗中的事物,则是我对父亲大半辈子,甚至于是一生的再现,每每想来,仍然让人心存敬畏,是对生命的,更是对生活本身的;
8、生命是一个过程,而这中间的东西,才使它的价值更加丰富多彩,这就是一切人世的本相,是还原,还是本源;
9、标题,是我最后的一行诗,因为对标题我一直保持着三心二意的态度,不是自己拿不准,而是于诗而言,精准才是唯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本身即饱含着命运与智慧”;
11、生活之诗,生命之诗,命运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VERSTORBENE ANGEHÖRIGE – 沈浩波 Shen Haobo

9月 15, 2021

Shen Haobo
VERSTORBENE ANGEHÖRIGE

in einer nacht letztes jahr im august
ruft sie mich auf einmal an.
sie heult und klagt am telefon,
ihr älterer bruder war gestorben.

am nächsten tag flieg ich nach kunming,
ich halte totenwache mit ihr,
nehme an der verabschiedung teil,
stehe an ihrer seite.

vielleicht wenn wir zusammen
einen letzten abschied erfahren,
vielleicht wird unsere beziehung
dadurch ein bisschen wärmer?

ich hab natürlich zuviel erhofft,
es war einfach nicht möglich.

die leute glauben oft,
die toten hätten geheime kräfte,
sie könnten lebende menschen beschützen.
wenn es so wäre,
ihr bruder hätte es sicher gern,
wären wir noch beisammen.

aber die verstorbenen
haben gar keine solchen kräfte,
sie sind hilfloser als sie je waren.

2021-08-22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3.0)

伊沙推荐:四位硕果仅存的满额诗人中的两位率先继续保持满额,用实力宣示:我们不但有量,还有质,包揽九月下半月冠亚军。今天推荐冠军沈浩波,感谢众选家承让,将沈近期整理诗作中最好的一首留给了《新诗典》,事实是:我们先选时也与众选家不一致。本诗动了真气、元气,投入成本高昂,欲发死者之功以挽留生者而不如愿,哀莫大焉!实为抒情大作,当夺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死去的亲人》:本诗撼人。它表现出了生活凌驾于生、死之上的强力,并有着某种对东方神秘主义的祛魅——后者并不让人舒服,但惟其如此,更反映出了生活的残酷性。是作者非有超强的控制力,才能驾驭好的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沈浩波《死去的亲人》:只要两个恋人当中有一个人放弃了坚持,一段感情基本上就等于宣告结束。而另一个不愿放弃的人仍会抱有各种幻想,甚至于寄希望于死去的人能有所保佑,而残酷的现实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至此才会幡然醒悟:“”他们比活着时/更无能为力”。本诗六个小节,环环相扣层层递进,聚焦当下人们的情感生活,还有对生死的思辨,对社会伦理的认知;情动于衷却又没有任其如江水泛滥,写得极为克制隐忍。虽是个人性的情感经验,但感性与智性的完美结合,反而极易唤起读者的共鸣。“死者长已矣”,活着的人懂得放下,并继续努力地活着才是王道。

 

 

EMPATHIE – 孙俪住 Sun Lizhu

9月 14, 2021

Sun Lizhu
EMPATHIE

Heuer regnet es viel,
die Dachrinne im zweiten Stock ist verstopft,
ein großer nasser Fleck auf der Mauer.

Der Mann regt sich auf,
Er findet keinen für die Reparatur,
niemand kommt für diese Lappalie.

Die Frau sagt, mach es doch selbst!
Der Mann sagt, der Giebel ist hoch und eng,
ich kann dort nicht stehen.
Die Frau sagt, ich geh schon! Ich bin dünn.

Auf dem Dach sind ein paar Ziegel kaputt, die gehören ersetzt.
Der Mann sagt, da mach ich noch gute Ziegel kaputt.
Die Frau sagt, ich geh! Ich bin dünn und leicht.

Ein Freund lädt zur Hochzeit, man trifft sich davor für Geschenke.
Der Mann hält die Einladung und sagt,
ich geh! Du bist dünn, du isst ja so wenig!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语:虽说口语化不等于口语诗,可口语诗也不能忘记了口语的魅力,本诗很好地体现了口语的魅力。还有就是:喊三万句女权口号,不如来上这么一首好诗。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5日,3817首,1205人。孙丽珠(河北)日

《新诗典》小档案:孙丽珠,河北威县人,威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师,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诗作发表于《清风》《新诗大观》《山东诗歌》《齐鲁文学》《当代诗歌地理》《浩然诗刊》《暮雪诗刊》《文学高地》《朝阳区诗词研究会》等纸刊和网络平台,偶有获奖。2021年9月加入傲夫诗社。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孙丽珠《体谅》:对照诗的内容,再来看题目取为《体谅》,颇耐人寻味。这一对男女之间确实够“体谅”的:家里该干活的时候,男人各种理由找借口,而“女人说我去吧  我瘦”,于是男人成功甩锅;而到了吃喜酒这样的好事,男人一句“我去  你瘦  吃那么少”,将女人一把推开。女人对男人的“真体谅”,与男人对女人的“假体谅”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反讽的意味更加浓厚,人物的形象也更为突出。“雨水大”致使房檐出了问题,同时也通过这雨水观照出了人心。读者对诗中的“男人”有多鄙夷与不屑,就对“女人”有多怜悯与心疼。

 

 

 

 

ALTE GEMÜSEFRAU – 暮云平 Mu Yunping

9月 13, 2021

Mu Yunping
ALTE GEMÜSEFRAU

Im Frostwind hat sie sich eingewickelt
wie ein Kohlkopf,
so hockt sie am U-Bahnaufgang.
In der Hand ein Bund Shanghai Pak Choi.
Sie schreit wie ein Dämon:
“Die letzte Handvoll zum halben Preis!”
Jedesmal, wenn sie einen verkauft hat,
greift sie sich ungerührt
den nächsten aus dem Schlangenledersack.
Die U-Bahnstation sperrt bald zu,
mit Händen und Füßen bewegt sie Gemüse.
Der Sack wird zu tief, ihr Arm wird zu kurz,
zum Schluss verschwindet sie halb in dem Sack,
so wie ein Tier in der afrikanischen Steppe
einem anderen reinkriecht, um es zu erle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诗典11,NPC9月14日,3816首,1204人。暮云平(上海)日

《新诗典》小档案:暮云平,安徽绩溪人,70后,现寓居上海,职业策划人,业余写诗。在《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神》、《散文诗》等发表作品若干。著有个人诗集《沉默与复述》等。个人公众号:暮云客栈。诗观:冰冷的时代需要一块诗歌的烙铁,给虚情假意和麻木不仁上刑。

伊沙推荐:本诗还是存在一点问题:"她又厚颜无耻地"如何如何叫人不舒服,我猜作者是从抒情诗转过来的,还没有转彻底,抒情诗习惯于主观强侵入(大写的"我"云云),口语诗以客观主义为根基。瑕不掩瑜,从整体上说,还是一首好诗。

马金山|读暮云平的诗《卖菜的老妇》的十一条:
1、活得跟诗里的事物一样,带着理想活下去;
2、本真的就是艺术性的,而艺术性最大的力量也就是本真的;
3、暮云平,安徽绩溪人,70后,职业策划人,业余写诗。著有诗集《沉默与复述》等。现寓居上海;
4、本诗以地铁站出入口老人摆摊卖菜的画面,以及过程中的一系列熟悉的手法为线索,呈现出一个鲜活而生动的平民形象,映射出现实生活状态;
5、诗一开头,先交待出季节,而后是明确的位置,和清亮的叫卖声,在深入而细腻的描绘之处,凸显出一位鲜明的人物形象;
6、紧接着,是从蛇皮袋里掏菜的过程,往返如是,而每一次都是以全新的方式,真可谓通透而又细致入微;
7、诗中描写,层层叠叠,动词用得深浅有致,情景交融,妙不可言,这也正是口语诗最精妙之处;
8、诗的结尾,由一个令人作呕的比喻句,构成了令人不耻的生活场景,并由此勾勒出人性的丑恶面目和人物形象;
9、还有一点值得口语诗人的警觉,因为口语诗是“裸露艺术”,所以任何一词一句的狠话都会让事物的本质坦露无疑;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现场,拿高清相机拍下来,就是诗,而诗人要做的,就是呈现”;
11、生活之诗,生存之诗,现实之诗。

 

 

 

SAN PANG – 喵小咪 Miao Xiaomi

9月 11, 2021

Miao Xiaomi
SAN PANG

San Pang war ein Schafhirt.
San heisst drei, das dritte Kind.
Pang heisst dick, er war sehr dick.
Er schlief beim Stall und trieb die Schafe aus für seinen Bruder.
Jeden Tag in der Früh aß er eine Schale Reissuppe und fünf Maisbrötchen.
Zu Mittag auf dem Berg bei den Schafen auch fünf Brötchen mit Quellwasser.
Am Abend bekam er von der Schwägerin nur Reissuppe, wenn er nicht zu müde war.
Aber San Pang war dick.

Ich hab gehört, er hat auf dem Berg die Milch von Mutterschafen getrunk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Miao Xiaomi, eigentl. Li Xiaoyan, geb. 1976 in der Provinz Shanxi. Schreibt erst seit kurzem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publiziert in Zeitschriften. 《新诗典》小档案:喵小咪,山西人,本名李小艳,1976年生,2021年开始接触口语诗。有诗作发表在报刊杂志及《诗快报》、《大山选诗》、《诗快递》《当代文艺》等网络媒体。


伊沙推荐语:写得好,有天趣。我听另一位《新诗典》诗人曲有源老先生讲过的故事:监狱里的犯人因为狱友老把吃不了的窝头分给他,结果吃成了一个大胖子,所以说,要想胖,不在饭的质而在量,诗中三胖胖在一天十个窝头,与鲜羊奶无关。

况禹点评《新诗典》喵小咪《三胖》:像谣曲,却又不是谣曲。这就对了。有了第二节谣传的成分,它就进入了文学和现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喵小咪《三胖》:真是有趣又好玩的诗。猛一看见诗题,自然而然会联想到邻居家的那个“金三胖”,当然彼三胖非此三胖。本事中的这个三胖到底为什么这么胖?到底是一天十个窝窝头喂出来的,还是如别人所说:“三胖在山上抱住母羊的奶吃奶”吃出来的?这也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当然我更愿意相信前者,食量那么大,即便不偷吃羊奶也能轻松长成个胖子。读这样的诗,你千万不要强行去追寻什么意义,只要觉得好玩,并哈哈一笑,这诗就写到位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似乎,每个村庄,都有这么一个人。苛刻的兄长,小气的嫂子。但这么一个“戆居”,却活得肥肥胖胖的,应了一句没心没肺,饮水都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AMM! – 图雅 Tu Ya

9月 10, 2021

Tu Ya
BAMM!

Ich such einen Hintergrund für ein paar Blumen
und hör ein Klopfen, bamm bamm bamm –
von einem Schachtisch, Chinesisches Schach.
Oh, ein kleines Kind!
Ein dickes Händchen
schlägt fest auf das eiskalte Metall.
Die Tante bei ihm sagt, er ist erst eins,
er klopft bis zur Grenze der Han,
wenn er ein bisschen größer ist,
kommt er bis zum Fluss Chu.

2021-04-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图雅#(27.0)

 

伊沙推荐语:中国教师节到了,作为《新诗典》诗人群第一大职业一一教师的节日,我们得有所表示。有请教育工作者、天津女诗人图雅老师出场!至于诗之妙,您品吧。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0日(中国教师节),3812首,1200人。第27个图雅(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 获得过2017年亚洲诗人奖;《新世纪诗典》(2011—2021)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十大60后诗人、中国十大女诗人等荣誉;“2020中国天津摄影周”优秀奖。 现为新世纪诗典活动策划,主持过四场百人大型云诗会。

黄开兵:好诗人,都善于从生活场景中抓取诗意,而且裁剪得体。此诗之妙,在于“道具”,很生活、很中国!

马金山|读图雅的诗《拍》的十一条:

1、当代的写作,新鲜感,也是诗的命;

2、对于冗长的东西,我抱以反感的态度,那怕是长长的东西,我也会把它们切成一片一片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3、图雅,生于1964年,居天津。诗人。绘画、摄影、音乐爱好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创立者。新世纪诗典第四届评论奖获得者,第十届文化奖获得者等;

4、几年前,因工作在东戴河,距离天津不是很远,加之对诗歌的热爱,以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并在此期间,多次见到这位真心爱诗且勇于为诗奉献自己光与热的知心姐姐; 5、图雅的诗,独具女性的个体魅力,在身体性与精神层面的双重作用下,构建出鲜活的生命力,且颇显诗意的先锋性和思想的艺术气息;

6、回到本诗,从生活的场景里汲取诗意,由画面和事物中的情节与人物融合于一体,在生动形象中自然地展现了出来,值得思考与玩味;

7、一道亮丽的风景,就是活生生的美,而这些在诗人的角度与视角,则生发出灵巧而精彩的画面,细腻入微;

8、诗的结尾,不仅在文字上充满活力,还在文化的底蕴方面凸显魅力,惊奇而奇趣;

9、诗的标题,一个《拍》字,把诗里的每一个字都带活了,不仅如此,还将一切刻骨铭心的东西推向了极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事物中式微的部分,除了技艺,更是感触”;

11、画面之诗,风景之诗,灵动之诗。 李勋阳:大人看着小孩拔节似的成长,就会有一种不由自主地欣喜感,诗里的阿姨用了棋盘的标尺在欣喜地看着小孩变化,同时也能知道阿姨经常带这小孩在这儿玩,这些已经成了小孩无意识的玩具。

黄平子读图雅《拍》 ——《新世纪诗典》3812

图雅

正在给一丛花儿选景

忽然啪啪啪几声

从不远处的象棋桌上传来 哦,一个小娃娃

胖乎乎的手掌

使劲地拍在冰凉的铁面棋桌上

旁边的阿姨说他才一岁

只能摸到汉界

再长大一点就拍到

楚河了

2021.4.21

黄平子读诗:诗的题目叫做《拍》。本诗一共写了三个“拍”。第一个“拍”,是“我”在拍照片:“正在给一丛花儿选景”。这个“拍”正在准备阶段,被第二个“拍”打断了。第二个“拍”,是“一个小娃娃”在“拍”棋桌:“忽然啪啪啪几声/从不远处的象棋桌上传来/哦,一个小娃娃/胖乎乎的手掌/使劲地拍在冰凉的铁面棋桌上”,“突然”写事件的突兀。“啪啪啪”是声音描写。“小娃娃”写孩子的年龄。“胖乎乎”写孩子的可爱。“使劲”和“小娃娃”形成鲜明对比。“铁面棋桌”写棋桌的结实。棋桌而用铁面,说明这是永久性棋桌。永久性棋桌意味着这里有固定的象棋铁粉。棋桌“冰凉”有两种可能:一是天气冷,二是棋桌在阴凉处。第三个“拍”出自带孩子的阿姨之口:“旁边的阿姨说他才一岁/只能摸到汉界/再长大一点就拍到/楚河了”,阿姨的话里,有满满的自豪。孩子健康活泼,长得很快。一个带孩子的阿姨也知道楚河汉界,说明象棋的普及程度广。不过阿姨可能不知道,楚河就是汉界,汉界就是楚河。

2021年9月9日21点06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图雅《拍》:一首妙趣横生的小诗,在常人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场景,落到正在选景的诗人眼里,于是花朵一般调皮又天真的孩子,对孩子满是宠溺和疼爱的“阿姨”,都成了眼前最美的风景,诗人便成了美的发现者和记录者;由拍汉界到拍楚河,一个“拍”字,寄予了长辈对孩童成长的殷殷期盼。本诗切入的角度、诗语的灵动以及诗思的精妙,都值得细读与品味。 张小云读图雅《拍》: 拉远距离来看图雅的“拍” 她“拍”到的是一个人的成长史 而小娃娃今天他“拍”着汉界 是向着楚河的 那位阿姨所说的“目标” 算不算是个引导? 不管小娃娃怎么个长大 这朵“花儿”从本来的“被”取景 将渐渐成为主角了 尤其是在那位阿姨的心里 而在这首诗里 牢牢控制着快门的 是诗人

2021.9.9

川江十六:图雅老师是我走进诗歌圈子的导师。她的诗经常都是寥寥数句,但诗意却有丰富的人文情感和世间乐趣。比如这首“拍”,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场景,但她用心抓住了,并用诗的语言抒发出了妙不可言的乐趣[微笑]

​况禹点评《新诗典》图雅《拍》:幼儿的一举一动都易带感,不止是由于稚嫩,更因为勾连着生命的成长。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OSENAME – 亚黎 Ya Li

9月 8, 2021

Ya Li
KOSENAME

mein schwiegervater ist fast 80.
benachrichtigung kritischer zustand,
vormund über seine schwere krankheit,
dann normales krankenzimmer,
wir habens geschafft,
heute kommt er
nach hause.

er liegt im schlafzimmer im bett.
manchmal mit offenen augen, manchmal döst er.
meine schwiegermutter sitzt neben ihm,
ruft ihn Jiang Sancai,
Jiang Sancai,
ich bin deine Alte…

ich hör sie von draußen, ganz erstaunt
es ist das erste mal
dass ich hör wie ihn jemand so nennt
es klingt fast wie in der peking-oper,
die junge frau mit dem jungen man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亚黎#(2.0)

 

伊沙点评《爱称》:生活的况味、语言的滋味,永远是口语诗的最大优势,也是口语诗的最大贡献。

况禹点评《新诗典》亚黎《爱称》:老龄化的时代无可避免地到来,但它的感觉不是单一的,自有其丰富。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亚黎《爱称》:一声声地呼唤,饱含深情和期盼,只为唤醒昏睡的老伴,即使是喊全名,在情感上也丝毫不输现在人们常用的“亲爱的”、“宝贝”“心肝儿”之类的爱称,在他人听来也一样甜蜜而动人。不同时代的人示爱的方式亦有所不同,唯一不变的是真情的流露。本诗写出了老年人真实的情感生活,语言质朴无华却又深挚感人。

黄开兵:夫妻之间,直呼其名,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特别生气时,大声地呵斥;一是关切地轻呼。此诗所写,当是第二种情形。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亚黎的诗《爱称》的十一条:
1、一首诗,就是一段史事,一段印记;
2、于诗而言,内心深处的响动,在于事物的本身呈现;
3、亚黎,祖籍辽宁,1976年生于黑龙江,长于天津。诗歌、散文、文史、哲理小文、摄影等作品散见于各报刊;
4、亚黎的诗,颇有女性的细腻与敏感,汲取现实生活的场景与细节,在平淡的事物里,激发出无限的活力与诗意;
5、回到本诗,有事件,有情节,有画面,有真情,有细节,在层层深入的逻辑内,生发出无尽的况味与意味;
6、在特定的场景下,一个细腻而富有色彩的场景,掺杂进充满生活的氛围与生命的奇妙感觉,构成了意味深长的口语绽放;
7、平实的语言里,一声声的呼唤,以病床前的画面,将老年人的情感生活展现无疑,真挚而饱含深情;
8、尤其是最后一节,形象而生动的比喻,平添了不少诗的味道与气息,浓郁而又散发着生活最本真的样子;
9、一首一波三折的剧情,一首波澜起伏的旋律,一首情深绵绵的故事,一首滋味幽远的好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一个细节容易,写出一连串的细节,且不觉得繁琐难”;
11、生活之诗,爱情之诗,朴实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亚黎《爱称》

——《新世纪诗典》3810

爱称

亚黎

年近八旬的公公
从下病危通知书
到重症监护
再到普通病房
一路闯关
今天出院
回来了

躺在卧室床上
时而睁眼时而昏睡
婆婆在一旁呼唤
姜三才
姜三才
我是你老伴儿……

我在外屋惊奇的听着
这是我第一次听
婆婆这么称呼公公
那语腔语调像京剧里
娘子称呼相公

黄平子读诗:“年近八旬的公公”,人物,年龄,身份。“从下病危通知书/到重症监护/再到普通病房/一路闯关/今天出院/回来了”,概括写“公公”的患病和“闯关”过程。“躺在卧室床上/时而睁眼时而昏睡”,“公公”人虽然出院了,身体状况却不尽如人意。两个“时而”,写“公公”身体状况之差。“婆婆在一旁呼唤/姜三才/姜三才/我是你老伴儿……”重症病人最怕出现意识障碍。呼唤可以让患者保持清醒。诗的题目叫《爱称》。婆婆的嘴里,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姜三才”。这个“爱称”当然不符合年轻人的标准,但是老一辈人能够说出这三个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我在外屋惊奇的听着/这是我第一次听/婆婆这么称呼公公”,称呼自己男人的名字,现在看来再普通不过了。但是先前不。在我老家,我奶奶辈的人,有很多一辈子没叫过他男人的名字,称呼的时候,都是“孩子他爸”。我父亲辈的也不少。“我”的惊奇,源于代沟。“那语腔语调像京剧里/娘子称呼相公”,京剧是京剧,生活是生活。“娘子”、“相公”,这些戏剧里的情话,现实生活中是听不到的。
2021年9月8日11点46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EERWIND IST SALZIG – 周芳如 Zhou Fangru

9月 7, 2021

Zhou Fangru
MEERWIND IST SALZIG

Ich komm zurück vom Meer,
der behinderte Sänger
singt auf dem Damm,
Brennende Liebe, ich mag das Lied.
Er hat lauter Tränen im Gesicht.
Wieviele Geschichten hat er hinter sich?
Ich bleib stehen und warte, bis er fertig ist.
Ich hab auch lauter Tränen in meinem Gesicht.
Wie viele Geschichten hab ich hinter mir?
Ich schau auf den Boden, scan seinen Barcode,
und geb ihm fünfzig Yuan.
Ich zahl die Rechnung für die Traurigkeit.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芳如#(8.0)

伊沙推荐语:如果只能选一位诗人代表广东,我就选周芳如。表面上看其诗有地方性,实则是基因里带出来的。正如,不久前去世的一位诗坛油嘴子曾在某会现场并不友好地说我的诗:一股羊肉泡馍的味儿!我很自豪!尽管我知道这不友好。这也给天下所有的诗人提供了一个扪诗自问的角度:贵诗能代表贵地否?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芳如《海风很咸》:永恒的情感,写出了当代味儿,而且恰到好处,这后一点太重要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芳如《海风很咸》:一首歌确实能唤起很多人的共情,也许是因为歌词,也许是因为配乐或节奏,本诗写出了这种“雅音同赏”的心理,在一定程度上如同命运共同体,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里面,还兼有某种时代感和地域性。此时海风有着淡淡的咸腥味,除此之外还伴着泪水的咸味,以“给他付了五十元/我为悲伤埋单”作结,诗歌虽戛然而止却余韵悠悠:五十元真能为自己的悲伤买单吗?若真能如此,这世上的人个个都会活得开心快乐,而不知悲伤为何物。整首诗虽写的是诗人的个人体悟和感受,却自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

黄开兵:在抄写此诗之前,我先把黄凯芹演唱的《焚情》找出来听一遍,当年,我也很喜欢听黄凯芹,在他的歌声中抄写,分了神,抄错了两个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周芳如的诗《海风很咸》的十一条:
1、还原世间万物本身的色彩,是诗歌对现实的注解,还是梦境的另一种献词;
2、所谓诗,事实上它的真正密码,便是文字背后流露出来的情感与感觉,以及其中给人带来的一种两种三种,甚至于更多种的况味;
3、周芳如,生于1979年1月,广东茂名人,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选本。有作品被译成韩语、英语、德语等语种;
4、虽同在广东,但是直到今年六月,才第一次见到周芳如,一位越写越自信的诗人,毫无疑问,这与同行的赞扬和肯定是分不开的,更与自身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5、周芳如的诗,通过对日常生活的横面,打开生命的本真与密码,语调干净自然,蓄满文字本身所承载的力量,更为可贵的是女性的独特视角,且自带地方文化的弹跳力;
6、本诗在语言方面,仍然保持着作者丰富而细腻的表达方式,而在内容上,则抽离出生活的气息与现实的碰撞,构建出人的共情力,深切而又通透;
7、从大海边的所见所感,引述到自身的情感状态,生长出新鲜的内在枝丫,在层层递进与比较之间,多种值得玩味的东西,瞬间迸发而出;
8、而在诗里行间,加之对作者网络生活的了解,而关于大海的印痕,都镶嵌其间了,构建出了人的生活面貌;
9、尤其是最后的结尾部分,把一切归结于作者自己身上,让诗里的画面,倍感亲切和质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的语言表达,能够让人看到纤维的同时,还能够感受到其中细腻的情感纹理”;
11、共情之诗,生活之诗,故事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周芳如《海风很咸》

海风很咸

周芳如

从海边往回走
那个残疾男歌手
在海堤上
正唱着我很喜欢的《焚情》
他竟然泪流满面
他到底有多少故事啊
站定听他唱完整首歌
我也泪流满面
我到底又有多少故事啊
低头扫了地下的二维码
给他付了五十元
我为悲伤埋单

2021.5.7

黄平子读诗:“从海边往回走”,这是去了海边。为什么去海边?从后文看,当然是因为有伤心事。“那个残疾男歌手”,这是一个卖唱的歌手。“在海堤上/正唱着我很喜欢的《焚情》”,《焚情》是香港流行男歌手黄凯芹的一首粤语歌曲,由黄凯芹作词、作曲并演唱。收录于专辑《没结果的一些感情》中,发行于1989年01月01日。一首歌,透露了“我”的年龄信息。残疾歌手来海边卖唱,也是一个另类了。“他竟然泪流满面/他到底有多少故事啊”,一个卖唱的残疾男歌手,肯定不容易。他为歌流泪,也为自己流泪。“站定听他唱完整首歌/我也泪流满面/我到底又有多少故事啊”,“我”独自一人来到海边,肯定有事。“我”为歌流泪,为残疾男歌手流泪,也为自己流泪。“低头扫了地下的二维码/给他付了五十元/我为悲伤埋单”,“我”为歌中的悲伤埋单,为残疾男歌手的悲伤埋单,也为自己的悲伤埋单。歌是老歌,收费的方式却是新式的二维码。时代在变,悲伤却是永恒的,爱也是。海风很咸,这是海的咸,也是悲伤的咸。

2021年9月6日20点0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VIZEDIREKTOR – 大九 Da Jiu

9月 6, 2021

Da Jiu
VIZEDIREKTOR

Vorher hat er weiße Hemden verlangt.
Jetzt sitzt er links von mir,
er ist der Vizedirektor,
aber er trägt ein graues Hemd.
Nach der Sitzung beim Plaudern frag ich,
warum er Grau trägt.
Er sagt, denk daran,
unser Direktor hat sicher ein weißes Hemd an.
Ich sitz neben ihm
und trag grau,
dann ist er schön weiß.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大九#(8.0)

 

伊沙推荐:本诗所表现的可谓是官场文化之副职文化,假如没有口语诗,这个题材在诗中完全无法表现,抒情诗之分支讽刺诗吗?那不过是一种表现起来严重变形的打油诗,类似于用哈哈镜照人。我早就说过:是口语诗让现代诗在当代文学中有了发言权。

黄开兵:官场多人精,不是人精也难在官场上混。大九此诗妙绝,可当官场教材。然而,学得不好,可能当场被呵斥:谁让你穿得如此灰溜溜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大九《副局长》:哈哈,如同一部微型的“官场现形记”,好一个深谙官场之道的副局长。职场中善于明面上阿谀逢迎的人不在少数,而能暗地里如此工于心计便能起到“绿叶配红花”的讨巧效果的人却为数不多,可谓是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界。短短几行,有情境也有对话,从细节和场景入手,使人物的典型形象呼之欲出,隐含诗人对此类现象不动声色地讽刺和批判,诗中既有诗人个人性的东西在里面,同时又兼具社会性,因而诗歌的内涵非常丰盈和深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简评大九《副局长》|雪也

讽喻诗向来是传统诗歌的一种题材,官场文化也是其中之一。当然,正如伊沙所言,目前的抒情诗和意象诗,是很难做到的。所谓学而优则仕,有人说中国的官场,几乎云集了全国所有高智商和高情商的人才。官场有官场的生态或生存法则。溜须拍马,很常见。如何拍得自然,拍得让受拍者舒服,也是需要一定技巧的。回到这首诗,这位副局长,就是拍马高手,就很有计谋。在大会统一要求穿白衬衣的情况下,还穿灰衬衣,目的就是显示旁边局长白衬衣的白。真是煞费苦心,处心积虑啊。不知那位局长心里是否特别的舒服呢。这首诗,通过一件衬衣,巧妙地反映了官场文化,讽刺了现实。可谓以小见大,亦可见一斑。

 

马金山|读大九的诗《副局长》的十一条:
1、一气呵成的诗,不是流于肤浅,就会成就经典;
2、诗内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一个取决于语言本身,另一个取决于内心的激荡;
3、大九,本名郭彦星,1981年生于陕西神木,2006年起定居内蒙古鄂尔多斯。著有诗集《永远的星雨》《灵书》《肉危机》《七色空》等。编著有诗选集《百年新诗精选》《我们的诗篇》《马兰诗集》等。
4、大九的诗,不仅显现出口语化的气息,更有现代性的效果与先锋性的特质,并保持着一个自觉写作者独特的魅力,鲜活而且鲜明;
5、本诗活生生一幅官场现形记,通过一个具体的灰白色彩的着装细节,刻画出隐含其中的文化,而在诗中人物这里,则表现出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平添了些许让人啼笑皆非的意味;
6、诗一开头,即以后口语的表达方式,呈现出开会着装的具体要求与内容,并由此引发诗意的生活,构成了现场的极大反差与质地;
7、诗中由一个情节,一个鲜明的画面,在一问一答之间,凸显现实的生活,以及内部暗含的社会现象与人性的本质;
8、很多时候,把本真的生活,毫无保留的写出来,就会产生强烈的诗意,正如生活即诗,现场即诗;
9、诗的结尾,一个大反转,仿佛一个谜底,更显现出官场中的一个心计,聚点虽小,但所蕴含的文化却巨大无比;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现实即荒诞,荒诞即真实”;
11、荒诞之诗,现实之诗,批判之诗。

 

黄平子读大九《副局长》

——《新世纪诗典》3808

副局长

大九

会前要求穿白衬衣
坐在我左侧的
某单位副局长
却穿了一件灰衬衣
会后闲聊问他
怎么穿了件灰衬衣
他说你想
我们局长
肯定要穿白衬衣
我坐他旁边
穿灰
显他白

黄平子读诗:“会前要求穿白衬衣”,荒唐,搞笑。“坐在我左侧的/某单位副局长/却穿了一件灰衬衣”,一个另类。副局长带头唱反调。要不要表扬一个?“会后闲聊问他/怎么穿了件灰衬衣”,是“我”问,也是代参会人员问,更是代读者问。“我们局长/肯定要穿白衬衣/我坐他旁边/穿灰/显他白”,果然是另类。不过是另类马屁精。果然要表扬,可以发一张“年度最有创意溜须”奖状!

2021年9月5日20点41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 曲有源 Qu Youyuan

9月 4, 2021

Qu Youyuan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Vom Kaiser bis zu einfachen Leuten,
von alters her bis heute,
niemand entgeht dem Lauf der Zeit.

Auch wenn ich mich verkrieche
in meine Jahresringe,
am Ende
komm ich auch ins Krematorium.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曲有源#(13.0)

 

 

《新诗典》小档案:曲有源,1943年生,男,汉族,吉林省怀德县人,祖籍山东蓬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居家写作,每日笔耕不辍。著有诗集《爱的变奏》、《句号里的爱情》、《曲有源白话诗选》、《曲有源绝句体白话诗集》、《删繁就简》。诗歌《关于入党动机》获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1979-1980);诗集《曲有源白话诗选》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伊沙推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曲老就是我们《新诗典》的宝,40后以上的诗人还能战者,目前只剩他一人,本来,鲁迅奖第二届就撸上的他,不在我给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他老人家这个创作劲头,看来非得来个李白奖成就奖加冕不可了。老年写作就要有老年写作的样儿,就要包含历尽人生大彻大悟的智慧,本诗正是如此。

简评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雪也

诗的题目,其实是两句话,基本是两节诗的最后一句,或者说也概括了两节诗的内容。第一节,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岁月。在时间年前,帝王和平民是平等的。岁月没饶过任何人,又有人说,“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第二节,诗人回到自身,来谈生死。虽然躲进年轮,但最终难免被火化。古人云: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为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八十耄耋。由简介可知,作者已七十高龄,由诗也可以看出,诗人已看淡生死,看透生死,以淡泊宁静之心,对待未来,对待时间,对待生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是啊,“岁月没饶过一个人”。遥想当年多少帝王为求得“长生不老”,费尽心机结果依然未能如愿。正如曹操所言:“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没有谁能逃脱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本诗对生死看得极为通透,诗人坦言“而自己躲进年轮/最终/也难免被火化”,惧怕、躲避都不能逃脱死亡,谁会一直长生呢,恐怕只有文学作品里的仙人妖怪罢了。人到老时,身体会变得虚弱,精力也会变得不那么充实。老了其实不可怕,怕的是心态出了问题,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至关重要,既然无法躲避,何不笑对人生?亦是超脱于生死。只不过是死有所归,如是而已。

黄平子读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新世纪诗典》3807

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曲有源

从帝王到平民
从古到今
岁月没饶过一个人

而自己躲进年轮
最终
也难免被火化

黄平子读诗:这是一位78岁老诗人写的诗。“从帝王到平民”,这是从人物身份的角度看。“从古到今”,这是从时间的角度看。“岁月没饶过一个人”,这是点题目的前半句:“岁月不饶人”。“而自己躲进年轮”,这是拟物,把自己比作一棵树。“最终/也难免被火化”,这是点题目的后半句:“自己也难免火化”。先前,火化是树的命运。现在,火化是人的命运。借用伊沙老师的话说:“这是活出来的诗”。
2021年9月4日20点14分

 

 

ZIGARETTE SCHNORREN – 摆丢 Bai Diu

9月 4, 2021

Bai Diu
ZIGARETTE SCHNORREN

Am Ostbahnhof in Hangzhou
schnorr ich mir eine
von einem, der gerade raucht.
Er sagt: Sie sind der dritte,
der mich um eine Zigarette fragt.
Es ist mir ein bisschen peinlich,
ich sag, keine Zeit, welche zu kaufen.
Er reicht mir eine schlanke Nanking:
“Macht nichts, jedem geht einmal Tabak aus!
Ist ja nicht wie um Essen bettel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摆丢#(23.0)

 

《新诗典》小档案:摆丢,1975年生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口语诗选》《当代诗经》《2011-2012中国新诗年鉴》《东方诗韵》《2017中国诗歌排行榜》《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给孩子们的诗》《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8、2019)《秦岭》《诗潮》《净锋》《读诗》《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2019)《爸爸们的诗》《2019中国年度诗歌》等。被新世纪诗典评为百大诗星、十大70后诗人、常青藤诗人。暂居上海。

伊沙:俄罗斯人,讨烟成性,或许与国民性有关?我是一个从不讨烟的老烟民,只借火不讨烟,或许与个性有关?确如摆丢在本诗中所写:没有人把讨烟等同于讨饭。生活中有很多叫人玩味的东西,用不着给意义下结论,它们属于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摆丢《讨烟》:逼真的场景。烟民们似曾相识。也许不仅仅是跟烟民有关,因为它还让我想起了生活中一些爱张口找作者要书、原本并没有多熟的俗人。也算在无知无觉中潜行的国民性之一种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摆丢《讨烟》:多么熟悉的场景和画面,相信大多数人都遇见过。中国的烟民是大方的,只要手中有烟,无论认识与否,都是有求必应,而绝不会把对方讨烟这种行为与讨饭等同,因为他们深知烟瘾犯了的滋味根不好受;非但如此,见到亲朋好友主动散烟更是家常便饭,也算是一种社交礼仪。本诗写出了烟民们的生活常态,颇有代表性,寥寥数行写尽了人物的情态、性格与处境,以及人性里善良、利他的本质,满满都是人情味。

黄开兵:我还是个烟民时,也不好意思向陌生人讨烟。不过,一支烟,真能拉近两个人的距离,至少,能打破沉默,有了话题。特别是人在旅途时……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摆丢的诗《讨烟》的十一条:
1、画面是诗人心中的影像,是现实世界的剧透,是人性的光辉或丑陋;
2、诗就在生活中,触及了柔软,或者震颤的东西,溅起了些许的浪花,有人发现了,把它写成了诗;
3、摆丢,1975年生于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被新世纪诗典评为百大诗星、十大70后诗人、常青藤诗人。暂居上海;
4、摆丢的诗,不仅具有独特而丰富的特质,还有现实与历史的纵深和滋味,更有民俗文化的传承和延续,且饱含幽默与智性,值得一再品咂;
5、本诗以在车站讨烟的体验,道出一种抽烟群体的世相,并由此凸显出人性与世故,而在生活的现场,更有一种唤起一代人记忆的滋味,承载着时代与历史的印记;
6、细腻而富有质感的情景,对于长期以来的烟瘾者来说,极其熟悉且倍感亲切,尤其是从陌生人那里获得一阵“满足感”,更多了几分精彩;
7、而诗中的对话,既颇具弹性,又充满了生活的气息,字里行间,干净整洁,自然而然;
8、除了诗意本身之外,还有人物的性格特点,在当下社会关系中,凸显人性的光辉与底色;
9、后口语诗是这样,只是呈现了现实场景,关于诗意的部分,由文字自己去说出,也正是这样,一问一答之间,才构成并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世上不乏诗意的瞬间,而缺乏发现并有效呈现的人”;
11、对话之诗,画面之诗,世事之诗。

 

黄平子读摆丟《讨烟》

——《新世纪诗典》3806

讨烟

摆丢

在杭州东站
我向一个正抽烟的人
讨支烟抽
他说:“你是第三个
问我要烟抽的人”
我有些不好意思
说来不及买了
他递给我一支细南京:
“没关系,都会遇到断烟的时候
这跟讨饭不一样”

黄平子读诗:“在杭州东站”,这是地点。“我向一个正抽烟的人/讨支烟抽”,我不是烟民,永远无法理解烟民对烟的渴望。“他说:‘你是第三个/问我要烟抽的人’”,看来讨烟抽的人还真多啊。“我”用一个“讨”字,“他”却用一个“要”字。为后文伏笔。“我有些不好意思/说来不及买了”,这是讨烟的原因。讨烟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啊。“他递给我一支细南京”,递烟。“没关系,都会遇到断烟的时候/这跟讨饭不一样”,递话。呼应上文“要”字。这就是传说中的烟酒不分家吧。小时见过一个人,没钱买烟,天天到处蹭。别人发烟,一般不会空人。就算空了,他也会开口要。大家都讨厌他。这就跟讨饭差不多了吧?
2021年9月3日21点0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FFENKÖNIG – 高歌 Gao Ge

9月 2, 2021

Gao Ge
AFFENKÖNIG

An der Kreuzung an einem Eck
seh ich den Affenkönig,
ein Mensch mit Fell aus dem Fernsehen.
Liu Xiao Ling Tong, “das sechsjährige Kind”,
mit seinem grossen Stab,
er wartet auf die Ampel.
Als es rot wird,
humpelt er auf seinen Stab gestützt,
unbeholfen,
zu einer Reihe von Autos,
klopft immer an die Scheibe
und bittet um Almosen.
Ich bekomm feuchte Augen.
Mein großer Bruder in Buddha
ist hoffentlich genug geprüft
auf seiner Reise in den Wes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高歌#(25.0)

 

伊沙:用喜剧的方法写悲剧,也许才是正剧。并且这还是正宗的华夏文明中国诗。80后者,名为愤青的乖戾之徒不少,高歌能够得以幸存,从身居穷乡僻壤却爱出国、爱足球,就找到答案了。

《新诗典》小档案:高歌,山东滕州人,生于1980年6月9日。《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常青藤诗人、十大80后诗人,曾荣获第三届亚洲诗人奖,唐·名人堂成员,葵同仁,泉同仁。说几句心里话: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个写前妻,把自己写得声名狼藉的男人。三年来由于“前妻诗”和随感论语《断言》(不是诗),感觉自己继蒋涛之后,也成了女诗人公敌。可我们一点都不厌女,恰恰是被女厌受害者。本来都是去中心化、身在边缘的诗人,抒写的也都是个人的遭际与心灵,奈何一遇宏大叙事,就抱团主流话语圈,去攻击真正独立的思考,写个离婚就是不尊重女性,写个代孕就是宣扬剥削思想,难道先锋得就剩下一堆正确了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高歌《大圣归来》:乍一看题目,以为大圣归来必是衣锦还乡,谁料读完才发现这是一首让人悲喜交集的诗,悲的是归来的大师兄“悟空”竟然沦落到“敲着车窗化缘”的境地,让人悲从中来;喜的是这个“悟空”的“照着六小龄童/粘毛妆扮”的模样,着实滑稽可笑,再加上他拿着金箍棒当拐棍,走路“一瘸一拐”的形象,行为举止与大家心目中“孙大圣”相去甚远,更添了几分喜剧色彩。诗的最后对“大师兄”真诚的祝愿,让我们看到了诗人一颗悲天悯人之心,完全不同于那些只是沉浸在关注自我的、“小我”式写作当中的诗人,而是将视线投向了社会,投向了那些需要被关注的,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底层人民身上,这样的作品也定是读者所喜闻乐见的。

简评高歌《大圣归来》|雪也

这是诗人在十字路口看到的现象:打扮成孙悟空的乞丐,在红灯亮起的时候,拄着拐棍,走向一辆辆小车,敲着车窗化缘。金箍棒,本是孙悟空的致胜武器,此处却成了拐棍。这样的一身行头,到底能否乞讨更多的钱,不得而知。但这副景象,却打动了作者,“眼眶一热”,并且还有美好的祝福。不知这样的悟空,是男是女,年龄多大,但要知道,我们的低保和养老机制,要加强和进一步完善。这是一首情怀之诗,但写法不同,诚如伊沙所言,是用喜剧的方法写悲剧。诚哉斯言。

马金山|读高歌的诗《大圣归来》的十一条:
1、在事物之中,力量即一切;
2、在写作过程中,不必追求全方位的写作,只需要有钉子精神,有的放矢,定会有所收获;
3、高歌,山东滕州人,生于1980年6月9日。《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常青藤诗人、十大80后诗人,曾荣获第三届亚洲诗人奖,唐·名人堂成员,葵同仁,泉同仁;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首次见到高歌,既能够感受到生活带给他的沧桑感,更能够感受到他对诗歌炽热的心,透着真实与赤诚;
5、高歌的诗,语言通俗而结实,在现实的事物中,凸显现场的情节,其中蕴藏着丰富的生活,以及绝妙的先锋意识和后口语的质地,还不乏历史的纵深;
6、诗的前面一节,布满了欢快的节奏与氛围,浓郁而又饱满,且平铺着淡淡的生活意味,具体而又形象;
7、而后面的一节,则话锋一转,让人潸然泪下,与前一部分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反差;
8、诗中极其平常的一幕,在作者的笔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细节强大而且细腻,实现了画面和内心的完美融合;
9、还有一点,就是诗里的动作,让诗意成为了一种骨感,也是一种诗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通过另外一种角度或者思维方式,达到更加丰富的诗意,也是一种写作能力”;
11、悲剧之诗,现场之诗,生活之诗。

别名(老健)

新诗典推荐高歌的诗
大圣归来
诗里写有人照着
六小龄童扮的悟空
扛着金箍棒
在路口
敲车窗化缘
为新诗典荐诗
翻译的
远在奥地利诗人
维马丁问
六小龄童
是一个还是六个
六岁的儿童
打扮当孙悟空
一个人去乞讨
高歌回复
中国家喻户晓的
1986版电视剧
西游记中孙悟空的
扮演者叫
六小龄童
维马丁说哦明白
是孙悟空的
别名

黄平子读高歌《大圣归来》

——《新世纪诗典》3805

大圣归来

高歌

十字路口的一角
照着六小龄童
粘毛妆扮的悟空
扛着金箍棒
在等红绿灯
红灯亮起
他拄着
金箍棒的拐棍
一瘸一拐地走向
一辆辆小轿车
敲着车窗化缘
我的眼眶一热
祝大师兄化够
人生西行的盘缠

黄平子读诗:“十字路口的一角”,这是地点。“照着六小龄童/粘毛妆扮的悟空”,这是人物。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是最深入人心的孙悟空。要扮孙悟空,当然要学他的样。“扛着金箍棒”,这是孙悟空的标配。“在等红绿灯”,电视里的孙悟空可是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啊。想不到现实中的大圣被一个红绿灯给挡住了。“红灯亮起/他拄着/金箍棒的拐棍/一瘸一拐地走向/一辆辆小轿车”,红灯停,绿灯行。大圣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金箍棒变成了拐棍,这大圣原来是残疾人啊?孙悟空是猴子,不残疾,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敲着车窗化缘”,解谜。十字路口很危险,这位大圣也是迫于生计吧。“我的眼眶一热”,这是神态描写。“祝大师兄化够/人生西行的盘缠”,这是心理描写。“大师兄”是孙悟空在《西游记》中的排行。网络上说:“人生如西行,妖精真磨人,大圣归来……被尿淋。”想不到电视里上天入地的角,变成了生活中被迫乞讨的主。

2021年9月2日20点06分

 

 

SPALT – 左右 Zuo You

9月 1, 2021

Zuo You
SPALT

hör ich auch nur einen ganz kleinen ton
einen winzigen schlag
auch nur einen moment
hab ich gleich die illusion
die nächste minute
die nächste sekunde
ich kann sofort hören!

das ist das licht des lebens
das aus einer anderen welt
einen feinen spalt heraus bohrt
für
mich

2021-03-17
Übersetzt von MW am 1.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29)

 

《新诗典》小档案:
左右,真名,1988年生于陕西山阳。新世纪诗典外联部主任,自任新世纪诗典篮球队、足球队组织后卫。

以写能够入选新世纪诗典的好诗为业,以结识更多优秀的新世纪诗典典人为荣,以为新世纪诗典奉献余热为乐。

 

伊沙推荐语:莫怪左右又写声音了,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你也会有自己不曾拥有的东西;缪斯面前,人人平等,你也可以写自己不同于常人的独特体验,至于能否写好,看你自己本事了。本诗是绵阳诗会单场冠军之作,在九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裂缝》:对于生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希望。左右的希望是能听见声音——最基本,也是最质朴的需求。而在这长久的期盼里,他显然听到了更多的东西,包括诗。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2日,3804首,1200人。第29个左右(陕西)日

黎雪梅极读《新世纪诗典》之左右《裂缝》:极富个人生命感的一首小诗。让人不由联想起莱昂纳德.科恩的名言:“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对于一个失聪已久的人来说,能听到哪怕“一点声音”,也会引起错觉:“我很快能听见了,”这种错觉恰恰显露了诗人内心强烈的渴望,仿佛一道光照亮了诗人的眼睛,打破了自我封闭的外壳,也搭建了一座通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桥梁,燃起了诗人熊熊燃烧的希望之火。所以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裂缝,它不是不完美的,更不是缺陷,而是让人看到希望的裂缝,即使凿出来的是个“小地方”,也是诗人无比珍惜的的精神寄托和灵魂家园,在历经坎坷挫折之后,仍能对生活充满爱与信心。

 

马金山|读左右的诗《裂缝》的十一条:
1、一个诗人的作品,如果没有自己的体温与呼吸,恐怕就连真正的诗人都不可能是;
2、于诗而言,把一件事物写出极其细微的部分,写出其在常人看来最微不足道的东西,也是一种境界;
3、左右,1988年生于陕西山阳,新世纪诗典外联部主任,曾参加《诗刊》第32届青春诗会,出版作品集《命》《地下铁》等十部,编有诗歌绘本《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城市被按下暂停键》等。现居西安;
4、谈左右的诗之前,首先要先谈一谈左右其人,对诗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与抓取能力,对事有着独特而丰富的思维方式,对人有着个性的真实和热忱;
5、左右的诗,在日常的生活与现实之间,通过对生命的独特体验,纯粹里隐藏着自身的情感,饱满且细腻,并且透着明晃晃的诗意之光;
6、回到本诗,从生命的个体体验出发,由听觉到感觉,再由错觉回到现实,交汇着精神和肉体的关系,通透明亮,而且具体深澈;
7、第一节,在清晰的语境中,是通透的感觉和内心期盼,有一种深刻与迫切。第二节,通过光来诠释声音,而又在另一个面上显现出来;
8、诗中的内心世界与外在环境,构成了精神和身体的紧密相通,还有一种热切期盼的东西在其中映照着现实的残酷与真相;
9、标题《裂缝》,与诗中的听觉感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事关声音的,还是关乎朴素的事物的,透着浑厚的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自己感受最真实,最深刻,最感动,体悟最深入的部分,也是一门技艺”;
11、身体之诗,生命之诗,体悟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d 博主赞过: